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3.31)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31日
节目长度:37分4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0,160 KB

35,37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河南法轮功学员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回家一个多月,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1岁。陈孝民的两位哥哥陈跃民、陈少民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

- 四川绵阳市年仅46岁的未婚女音乐教师张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十年来累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五年、解除公职等种种迫害,被非法拘禁2208天,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 宁夏银川市75岁的法轮功学员蒋红英老太太,已被劫持到宁夏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这是老人第三次遭冤狱迫害,老人何时被非法判刑及刑期均不详。蒋红英老人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共四年,被非法判刑两次,一次四年,一次两年三个月。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蒋红英老人再次被绑架,被中共公检法人员合谋构陷入狱。

- 山西汾西县法轮功学员刘记香二零一五年三月在上海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上海市南汇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被迫害失明。

- 辽宁省辽阳市辽阳县法轮功学员于飞,被非法判刑九年,被沈阳监狱迫害致不能自理,已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省峨眉山市法轮功学员被入室骚扰、抢劫

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市政法委610秘密开会布置打压措施,从二零二零年二月中旬开始,对峨眉山市境内的法轮功学员跟踪调查,然后挨家挨户的进户骚扰。

一大群人非法入室,拿着小型摄像机,有社区主任带队(村主任),派出所警察,政府综合治理人员,一般都在六人左右(农村上门3人左右)。凡是进户的都要搜查大法资料,墙上贴的年画,门上的福字、对联,家里的台历挂历,见啥抢啥!有的是下午去,有的是晚上去,把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真相资料等,全部抢走。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上街贴不干胶,被摄像头监控,当地派出所直接到单位绑架,非法抄家,抢走了全部大法书籍和《九评》等,还抢走了二百多元现金,并绑架到派出所审讯室戴铐审问,24小时后放回家。

目前骚扰行动还在进行中。


北京法轮功学员左艳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经过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十三日,北京丰台区成寿寺派出所警察,在没出示合法警察证、搜查证、逮捕证的情况下,非法侵入法轮功学员左艳住宅,抄家、绑架,并恐吓威胁左艳八十多岁的父母。

自从左艳被绑架后,左艳八十多岁的父母每天写信送到成寿寺派出所去要求无条件放人,跟警察讲不要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都是在救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样对自己和家人不好;并告诉警察所触犯的法律、面临的下场。

左艳被劫持到丰台区看守所后,三月十九日晚上,左艳父母给北京市政打热线12345和警察执法热线12389,反映北京成寿寺派出所警察四次非法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左艳。三月二十日,左艳平安回到家中。


原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副局长于洪君被举报

黑龙江省桦南县法院纪检组组长于洪君,在任桦南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跟随中共邪党疯狂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在他的授意指使下,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多名。就连残疾人他都不放过。

于洪君遭恶报患脑血栓已多年,现病退在家。出生日期:1961年 10月5日;身份证号:230822196110057852。妻子:李秀荣。儿子:于子晨,单位:黑龙江省佳木斯畜牧局


中共在唐山以“智慧社区”之名加紧对民众的监控

有资料显示,从2019年夏天开始,河北省唐山市就已经着手建设所谓的“智慧社区”,其实是打着服务民众的名义进一步加紧对民众的管控。目前,该计划已在唐山部份社区开始实施,相关设备已经开始安装调试,据说有的小区还要求居民自费安装监控设备。

该项目的建设单位是唐山市各区的公安分局,项目建设地点涵盖了各区的所有居民小区。实现以下目标:

1)对进出小区的流动人员监控到位;

2)实现人脸布控、报警推送;

3)对进出单元门的人员监控到位;

4)更新小区单元门人脸智能门禁系统,安装防尾随摄像头,完成与公安系统对接,实现人员控制,实现门禁授权开关门,实现多人进入的异常行为进行统计、记录及后台报警;

5)实现社区实有人口以及出入口大数据挖掘;

6)通过社区动态人脸、人脸视频门禁的人员、刷卡记录、人脸照片、能耗、等数据的汇总,根据不同的应用管理对数据进行的专项分析挖掘,建立流动人口动态数据库,为公安工作提供各类预警分析,为各政府部门提供强力的数据支撑。

该项目一旦实施,将实现“对黑名单人员、关注人群、高危人群、异常出去等情况,及时进行预警通知”。

该项目中的电子围栏系统可实时无感知收集电子围栏内的手机硬件信息(IMEI/460码、出入时间、位置、设备号)。通过转译技术将460码实时转换为相应手机号码,并串联出号码归属地、归属地电话区号信息,为管控平台电子围栏功能提供数据支撑。

该项目在“研判分析”中提到,通过以上措施,“利用设置对关注人员(如前科人员、违法犯罪人员、受控人员等)定时出入行为分析,对其进行异常活动预警,利用关注人员的人脸、车辆、手机号等信息进行轨迹研判,并分析形成研判结果。”

中共邪党打着为社区安全的幌子,正在干着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恶行,同时也会影响大法弟子之间的相互联系,给大法弟子做正事增加安全隐患。所以,在此提醒并呼吁唐山大法弟子,发出强大正念,坚信并如意使用大法赋予我们的神通,解体邪恶的监控计划,正念正行。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二百三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五十八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在中共病毒面前国人醒悟

〖大陆来稿〗

*老者說: “应验了!应验了!真应验了!”

在一家大超市门口,我去给一位站那儿的老者讲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我刚一提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者立刻兴奋的竖着大拇指对我说:“应验了!应验了!真应验了!天真要灭共产党了!真好!真好!”

老者非常清楚这次“武汉肺炎”是针对共产党来的,所以那么高兴的重复说“应验了!”

他告诉我:“五、六年前法轮功的人就帮我退党了!”

看到老者高兴的样子,我想:中共作恶多端,老百姓已经看透它了,已经不得民心了!

* “护”党大叔退党

在超市门口看到两个大叔在聊天。一个是方脸,一个是长脸,看样子都是退休的。我问他们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方脸大叔马上说:“你说共产党不好,你就是反党!”我说:“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中国的钱大多数被共产党贪腐了。你说共产党杀人好?共产党腐败对?……”

长脸大叔点头认同。方脸大叔说:“你说现在什么最重要?”我说:“保命最重要!”方脸大叔马上又说:“现在共产党多强大,要是没有共产党,这个武汉肺炎……”我马上说:“要是没有共产党,这个武汉肺炎瘟疫还不能传染到全世界,武汉也不能死那么多的人!这个武汉瘟疫本来就是共产党招来的。当初武汉刚刚出现这个瘟疫的时候,八个医生发出信息提醒要防护,共产党为了所谓的‘维稳’,对这八个医生训诫,封他们的口。共产党利用御用专家和记者出来说这个武汉瘟疫‘可防可控’、‘不会传染人’,捂不住了,武汉死人太多了才开始防控,多少无辜的老百姓被害死了!现在反过来它又自吹成防疫‘英雄’了!”

方脸大叔不再“护”党了,而是认真的听我讲。

我问长脸大叔:“您三退了吗?”他说:“早退了!”我问方脸大叔说:“您是党员?用‘永强’给您把党、团、队退了吧!希望您永远身体强壮,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永远保平安!”

这回方脸大叔高兴的大声喊:“感谢!感谢!非常感谢!”

*老阿姨气愤的说:“共产党把神得罪了!”

我给一位老阿姨讲共产党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嫁祸法轮功,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讲人无德就会出现天灾人祸,天灾是人惹的祸,是人的道德不行了,老天要淘汰坏人;讲“中共病毒”就是江泽民、罗干操纵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首先编造谎言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而造成的天惩;讲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讲共产党把还没有咽气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患者推進焚尸炉等等灭绝人性的罪恶!

这时老阿姨气愤的说:“共产党太可怕了!”她说:“共产党把神得罪了!”意思是现在是神在惩罚共产党了。


人心与因果

诚念九字真言 中共病毒消除

〖河南来稿〗一位河南省大法弟子在武汉读研究生的女儿在这场疫情中出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症状,真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恢复健康。为了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她特意写了一份亲身经历,她也衷心希望众多的朋友们在疫情中、在任何灾难的环境中,诚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定能走出魔难。

我是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七号从武汉学校返家的,当时的武汉还没有封城或发生疫情的通知,只是道听途说的知道一些风来言去,当然也不在意,我和大部份人一样,也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也算安全地回到了家中。

回家后仅几天的时间,武汉人传人瘟疫的消息像暴风骤雨一样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互联网上的消息和各个村里那些吓人的广播喊话,使人的灵魂都飞出了七窍之外,保命成了首选项。因为我是来自武汉肺炎的前线,按照当地的规定和学校的通知,成了隔离和监督的对象。

从元月二十六号(大年初二)开始,我在家中不准出门,按照当地的规定每天上报体温。元月二十九号,黄历正月初五,在测量体温时发现体温有些偏高(37.2度),本来也就惶恐不安的心情促使我吃了些退烧药,体温恢复正常。

二月一号,身体感到有发热的迹象,量体温发现是37.5度,此时的心情成了一锅粥,害怕的心情已不能自主,一来我是从武汉来的,二是我已经得知我的辅导老师已确诊是武汉肺炎病例,为此我也十分担心自己。

当时我想起了妈妈,妈妈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可妈妈又不在身边,我急得两眼含泪把我的体温和害怕的心情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告诉我:“闺女别害怕,你就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消除了。”

听了妈妈的回答,我当时并没有采取,虽然在以前我也从大法中受过益,但我从小就生长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中,无神论、党文化、伪科学观念在我的心目中还占有一定的地位,把科学和医院当成了唯一的靠山。在我的要求下,父亲陪我到医院進行了排查,得到的结果是没有被感染,悬着的心情落了地,感到浑身轻松,和父亲欢快地回了家。

可是好景不长,从医院排查回家不到一周的时间,一天我感到喉咙发痒,咳嗽,呼吸感到不畅,又陆续出现了拉肚子,浑身肌肉酸痛,骨头都是疼的,和中共病毒的症状非常相似,突如其来的变化,使我才放下的心又起空了,武汉肺炎我可能真的“中招’了,可怕的后果在等着我,想想我家里的人,和我接触过的人……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加上身体不适的折磨,夜里我不能入睡。父亲说我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可我心里有数,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只是不敢大的声张而已。

经过反复思虑,还是采取妈妈教我的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加了法轮功师父在《洪吟四》中的“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真念法轮大法好万劫即变”这两句法,可是我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心里一直是武汉肺炎的情形,一直在执著我的事情该怎么样怎么样,甚至又想到再去医院排查,或者到医院治疗。明的来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是那么诚心,但还是在念,身体的症状也是不重不轻。

姥姥也修炼法轮功。姥姥也得知了我的消息来看我,顺便还带来了一本《天赐洪福》的小册子让我看,姥姥问了我的病情,也告诉我要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躲过这次灾难。我说:我也一直在念呀,好几天了也没好转。姥姥说:法轮大法是佛法,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师父绝对会帮你,就怕你念得不真心,咱想想,咱是让师父给咱解难的、救命的,如果自己念一句“法轮大法好”都不能诚心的去念,那对得起师父吗?病会好吗?

姥姥的几句话刺激了我的心,使我茅塞顿开,脑子一下清醒了:对啊,自己是求师父救命的,自己连求师父都不诚心的求,那不是在欺骗师父吗?我觉的一下找到了自己病不好的根本原因:自己根本没有诚心,自己的行为是在骗师父,最后骗了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突然觉的心情很畅快,有一股暖流通便全身,于是我在姥姥和妈妈面前保证:请姥姥、妈妈放心,我一定诚心的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姥姥、妈妈听了微微一笑说:只要你有诚心,以后你就知道了。

从此,我不再执著我的身体状况,一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走路、吃饭,有空就从心里念。两天后,我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我心里也知道是法轮功师父在帮我,到第三天晚上,我浑身感到热的不行,烧的比前两次更严重,可我没有害怕会怎么样,也没有再去量体温。我想,既然我相信法轮大法,我就不三心二意,病情好了,是师父的慈悲;不好,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只管一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着念着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早上起来我突然觉的身体很轻松,不正确的状态完全消失了,我高兴啊!我心里的那股舒服劲头真是无法言表,我洗了手脸后,向大法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上了一炷香,以此表示我对大法师父的感谢。


2019年河北省43人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河北来稿〗刚刚过去的2019年,河北省又有43人遭恶报情况被曝光,其中36人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7个家人被殃及。统计显示,公安局包括看守所、派出所遭恶报人员最多,达19人,占总恶报人数的44%。保定阜平县原国保大队长范振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突发脑溢血,随后丧命,年三十八岁。

秦皇岛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孙玉斌,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直接参与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对法轮功学员左洪涛、刘长富、吴文章、李国爱等人的绑架以及之后的构陷。孙玉斌于二零一八年十月遭恶报死于肝癌。

叶宪锋,男,石家庄深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便衣。此人不穿警服,经常骑自行车到处转,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粘贴大法不干胶和真相资料;十几年来,多次参与非法抓捕深州市大法弟子。二零一八年夏天,叶宪锋摔折一条腿,手术截肢,五十来岁,就成了残疾人。

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清晨,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康复街派出所副所长赵亮,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年31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桃城分局康复街派出所警察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赵亮是康复街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负责人。

曹宏艳,廊坊香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自任副检察长以来,她分管检察院的立案监督、批捕工作,主管非法批捕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高达八年,二零一六至今,香河县先后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曹宏艳都是主管。二零一七年底,曹宏艳遭恶报,其在国外留学的年仅二十几岁的独子周某意外死亡。


时事评论:从苏共到中共——当人们反思历史

文: 仁心

苏联解体之前也是乱象丛生:每年发生流血事件近二十万起;维稳经费和国防经费基本持平;热衷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史无前例的自然生态灾难;贪污腐败横行;年轻人热衷于当公务员;GDP不断升高,国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苏联克格勃的监视、监听无孔不入,人们对苏共已经丧失信心。不仅如此,连特权阶层也丧失信心,只不过为了保住他们的特权而维护统治。

一、勃列日涅夫说:共产主义是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曾揭示,在苏联,国家上层和特权阶层根本不相信共产主义,勃列日涅夫对自己的弟弟说过:“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前苏共书记戈尔巴乔夫上台后,鼓励人们揭露历史真相,以前的禁书得以出版,影射斯大林的电影《忏悔》在全国公映,以“填补空白点”为特色的“历史热”在苏联兴起。史界和社会各界对内战、新经济政策、大清洗、工业化、集体化、饥荒、第二次世界大战等重点领域补充了150多个历史空白点。在真相面前,人们发现,苏联的现行教科书中充满了谎言,一九八八年六月,羞愧使有关部门取消了那一学期的全国中小学历史考试。

这些历史真相使苏联人极为震撼,他们在从新反思历史,从新认识苏共的历史。苏联解体之前有一千九百万党员,公开退党的就有五百万人。

二、一场旨在赶戈尔巴乔夫下台的军事政变

苏联“八一九”政变前,提倡改革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尽管对斯大林的批判认识继承了赫鲁晓夫的观点,但仍无意于解构国体,他极力想促成的是各加盟共和国与自治共和国的新联盟条约,保持一个没有中央集权的完整国家形态。但是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等人的秘密会晤,被苏联克格勃窃听,他们因在新联盟里找不到自己有利可图的位置而担忧和愤懑,密谋了一场旨在赶戈尔巴乔夫下台的军事政变。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上午九点,数百辆装甲车涌进莫斯科市中心,包围了俄罗斯联邦议会和政府大厦“白宫”。保守派们成立了八人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接管国家全部权力,取消新闻自由。但是,“白宫”周围迅速聚集了几万名叶利钦的支持者们,市民将坦克和装甲车团团围住,青年们与士兵对峙。

全国各地开始声援支持叶利钦,空军和海军司令发表了“不用武力反对人民”的声明,也做了不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表态。第二天,克格勃的军队想强攻“白宫”,但是克格勃军队的军官们犹豫了,这样会导致里面的警卫人员及俄罗斯领导人流血和死亡,“接下来将怎么办?”最后他们决定拒绝执行上面的命令,苏军不想再为共产党担负任何永远都无法清洗的罪责,政变失败。恢复自由的戈尔巴乔夫最终将苏共解体。

很多党员公开与共产党决裂,人们在大街上焚烧党员证。许多人呼吁对共产党进行类似纽伦堡审判一样的大审判。

三、中共因苏共解体而指摘美国

中共一直把苏共的解体解释为“美国和平演变”的结果,戈尔巴乔夫在中共的字典里仍是个“变节”的反面典型。认为苏共解体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党“放松了党的领导,放松了意识形态工作”。甚至,中共还在国内抛出舆论,认为苏联“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阻止共产党的垮台。

这种论调仍然是共产党的自我解嘲和颠倒黑白的一贯洗脑术。苏联的百姓、官员都觉得这个政权不值得去挽回,这个政权早应该结束,军队也不想再为这个政权卖命去残害百姓了,谁又能挡住历史的车轮呢?

四、中国人心渐明:中共“向内隐瞒、向外抹黑”

中共和当时的苏共一样,一直在用谎言和暴力统治国家。在武汉肺炎中不断地制造一个又一个谎言,但却不断地被清醒的民众戳穿。

武汉封城后各级官员推卸责任,多位从事病毒研究的网民发文称,早在十二月就做出了病毒基因测序,是一种类似SARS的病毒;国家卫健委为了推卸责任,在官网上发出一月十四日召开会议部署抗疫工作,谙熟互联网的网民查到这篇文章是二月二十日才挂到网上的;当国内水军攻击美国抗疫时,也有公众号发布美国抗疫的真实信息,称美国的应变能力、政府与市场结合的做法,是其它国家抄不了的。张狂的谎言与默默的真相时时都在发生着较量。

中共隐瞒疫情酿成世界灾难,近日中共官媒却大肆宣传中国各地“疫情趋缓”的消息,激起许多中国媒体人的公愤。他们罕见地群起反击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渠道发布政府掩盖疫情的内幕。

一面是人们对于中共隐瞒疫情的揭露,另一面,是对于境外疫情的抹黑,人们也不断地给出真相。

五、中共灌水军的造假操作

最近网上流传这样一段话:“日本疫情已经失控了,我从日本医院的朋友那里打听到,每天无数人问诊,但是没有试剂检测,只能把患者打发回家。日本老年人多,无数患者就自己死在家里,没有确诊,就不算得病,所以日本才保持那么低的增长,太可怕了。我已经买好回国的机票,关键时刻还得集中力量办大事呀!”

单独看这段话,可能人们还会信以为真。但是,当网民们搜索到很多同样的信息,只是把日本换成加拿大、澳洲、美国、瑞士等等,其他一个字都不差,人们就明白了,这无非是“(灌)水军”的操作。

网民们把这些信息挖掘出来,公之于众,将中共操纵舆论的拙劣曝光于天下,然而中共又出花招,说这几个发送消息的人,自己注册了公司,发这耸人听闻的消息是为了流量。很多人却不想再上当,他们认为,如果是中共主动公开的秘密,一定不是真相。

中共建政以来,灌输“假恶斗”,标榜“伟光正”,以假治国,以警治国,压制舆论,不顾人民死活,却让人民感恩,这样邪恶的政权难道不是祸国害民吗?当人们明白真相,唾弃邪恶,远离邪恶时,邪恶就没有了立足之地,反而要被吓跑了。如今已有3.5亿中国人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不与邪恶为伍,人心的觉醒必将使邪恶无处遁形。


时事评论:打手们的下场

文: 清音

一、苏联党内“大清洗”高级打手死前说:“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

苏联党内“大清洗”从一九三三年开始,号称是为根除腐败,被清洗人数达两千万人。斯大林的打手亚戈达领导了“大清洗”的前一半。一九三六年,亚戈达的势力达到了顶峰,捞到了相当于元帅的头衔。然而,随着苏共罪行被曝光,舆论压力之下,到了一九三七年,亚戈达的手下们,主要是各部门的领导,都被逮捕了。斯大林把亚戈达推上被告席,宣称亚戈达“恶毒的暗杀”。当时亚戈达在被告席上的出现轰动了世界。

其后,斯大林新培植的打手叶若夫、贝利亚领导了“大清洗”的后一半。可想而知,人杀的差不多了,打手的使命已经完成,他们不得不承担了“刽子手”的恶名,而叶若夫、贝利亚接连被秘密枪决。

根据《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一书记载: “这个工作尚未给任何人带来殊荣。其中有5人遭枪决,另外一些人蹲了监狱或长期失宠。”

任何人做了恶都要偿还,这点,斯大林的高级打手亚戈达死前的醒悟也许更能说明这个问题。

一天,当亚戈达的前下属例行探望他、正打算离去时,亚戈达突然说:“你在给叶若夫写报告时,能否为我捎上这么一句话: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亚戈达解释道:“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仅仅给了我嘉奖,其它什么也没给。我本来就应该受到上帝最严厉的惩罚,因为我屡屡破坏他的戒律。现在,你看看我这下场,自然就能判断出,上帝在还是不在。”

这正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中共这条沉船上干坏事的人,谁又能逃脱呢?

二、剩下的机会越来越少

中共的政法委、“六一零”组织、国保等公检法人员,充当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自一九九九年迫害至今二十年,无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六一零”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曾以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但最终没有好下场。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六一零”主任李东生纷纷落马。

据明慧网对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七月整理的数据,在十九年中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者达两万余人,均为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公安等公检法人员,有的精神抑郁、有的因贪污被判刑,有的因得绝症遭报,有的牵连家人尝恶果。

对于那些曾经迫害过法轮功,但现在什么事也没有的人,或许就是留给他的机会,如果继续跟随中共行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剩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本文节选自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