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3.29)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29日
节目长度:16分5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544 KB

15,79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共迫害善良人 三兄弟含冤去世
二表姐诚念大法好 武汉肺炎消
时事评论:武汉肺炎三大真相


中共迫害善良人 三兄弟含冤去世

明慧网三月二十二日报导,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东宋乡陈家三兄弟:老大陈跃民、老二陈少民、老四陈孝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提升道德、做好人,他们三人相继被中共警察绑架构陷而迫害离世,现在家里还有七十多岁老母亲和老三相依为命。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致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仅五十一岁。

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贾子刚、刘天勋、徐水旺三人亲自“上绳”折磨,用电棒电击全身。“上绳”刑罚极其残酷,是拿细尼龙绳将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绑,把两手反背捆起来,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绳子紧得勒到了肉里,一动也不能动。一次半小时,不断地紧绳子,半小时后松开,紧接着再绑,绑一次为上一绳。此酷刑可导致绳子深勒进肉,致使双手失去知觉,难以恢复。

大哥陈跃民,在中共迫害开始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两年后,大约是在二零一零年离开人世。

老二陈少民,二零一六年六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遭酷刑迫害,出现生命危险状态后,二零一八年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据医生检查,陈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烂完。


邯郸市曲周县实验中学优秀女教师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报导,邯郸市曲周县实验中学数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高九云女士,在2月18日晚上粘贴告诉人们大瘟疫中如何保平安的方法,被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宾带领二、三十人绑架。第二天高九云被劫持到邯郸市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曲周县公安局仍不放人,并企图对高九云非法批捕。

高九云老师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工作踏实,不争名,不争利,全身心扑在教学与班级管理上,教学成绩突出,多次受到县、局表彰。很多家长都争着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高九云老师曾因告诉学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2006年被非法关押在邯郸洗脑班一个多月。


北京法轮功学员左艳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十三日,北京丰台区成寿寺派出所警察,在没出示合法警察证、搜查证、逮捕证的情况下,非法侵入法轮功学员左艳家,抄家、绑架,并恐吓威胁左艳八十多岁的父母。

左艳被劫持到丰台区看守所后,三月十九日晚上,左艳父母拨打北京市政热线12345、和警察执法热线12389,反映北京成寿寺派出所警察四次非法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左艳。三月二十日,左艳被释放回家。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振芳两次被警察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报导,北京法轮功学员刘振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小红门派出所人员监视居住,最近两次被非法侵入住宅骚扰。

租住在空军干休所的刘振芳女士,今年六十八岁,是北京十里河居民,因家中装修在外面暂时租房。小红门派出所的刘洪学、顾山峥和干休所物业人员非法侵入刘振芳住宅,非法搜查。刘振芳遭到威胁恐吓,让她必须马上搬家,否则会不断找她房东的麻烦。

北京市朝阳区空军干休所物业人员冯蕊,在三月十二日非法闯入刘振芳家卧室搜查,说:你必须放弃炼法轮功,否则派出所要求你马上搬家。后来,空军干休所所长李虎直接打电话威胁刘振芳的房东,逼迫刘振芳和家人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马上搬家,否则追究房东责任。


人心与因果:二表姐诚念大法好 武汉肺炎消

注:由于在中国大陆,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中国大陆来稿〗

二零一九年底,中国大陆发生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传播凶猛,造成大量人员感染和死亡,人心惶惶。

我二表姐在乡政府工作,平时受邪党毒害较深,家里亲人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她却置若罔闻,给她讲法轮功真相也似信非信,似听非听。 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她去小区药店买药,期间与服务员面对面攀谈了三十多分钟(后证实该服务员感染了武汉肺炎),回家后第二天,她出现发烧,干咳,胸闷,全身疼痛等症状。

这样情况持续了大概四、五天,天天低烧,体温37.5度,吃药也不见好转。二表姐自己偷偷跑去医院做了 CT透视,显示肺里都是白色斑点,这可把她吓坏了,心想,完蛋了,染上瘟疫了。

正在这时,我修炼法轮功的五姑打电话来,告诉她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即可遇难呈祥,消灾解难;并一再叮嘱她要诚心念诵。

二表姐照做了,开始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 念“法轮大法好”当天就不咳嗽了;第二天憋气、难受的症状消失了;第三天退烧了,体温恢复正常了。

二表姐高兴地告诉五姑,念“法轮大法好”救了她的命。经过这一次生死劫难,她由衷的感谢大法,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时事评论:武汉肺炎三大真相

作者: 年仲

庚子年,短短的一个中国新年,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就由一个繁华大都会迅速变成一座人间地狱。一场突如其来的中共病毒袭击,转瞬间已导致近两千人命丧黄泉,有些家庭甚至满门尽亡。

官媒莺歌燕舞,两会歌功颂德……一片升平之下,那致死的病毒悄然传入千家万户。中共官方信誓旦旦地告诉国民,疫情可防可控,未见人际传播……说到底,根子上在于维护中共权柄最重要,人民的性命连数字都不算。

一、瘟疫凶猛惨烈,民众辛酸绝望,谴人祸要自由

武汉封城后,现居武汉的一位女作家方方在大陆微博写下了封城日记,记录当地民众在疫情下的真实生活,被许多网民转发。她的微博因此被禁言。

方方的中学同班同学因感染武汉肺炎去世了。她2月15日写道:“今天的中学同学群,都在为她哭泣。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2月16日她写道:“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有)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一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2月9日她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但这一次灾难,对于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着的绝望……他们死前的痛苦和绝望感,比深渊更深。今天跟朋友说,天天听到这样的信息,心情怎么可能不压抑不难过?‘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二、武汉肺炎蔓延 国际社会追查毒源

美国财经博客网站“零对冲(ZeroHedge)”刊文,指中共通过科技间谍盗窃了加拿大科研项目中的病毒样本,用于生物武器研发。

加拿大媒体报道,2019年7月14日加拿大情报机构将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博士夫妇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理由是“违反相关条款”。

邱香果博士是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P4级病原疫苗与治疗研究室主任,2019年3月秘密将埃博拉和希尼帕病毒样本运往中国。被情报机关带离后,邱香果博士夫妇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安全访问的权限已被撤销。

2020年2月4日加拿大国家安全P4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的首任科学总监弗兰克•普莱默博士(Dr.Frank Plummer)突然死亡。弗兰克•普莱默博士是开发埃博拉病毒治疗团队成员之一,其团队包括被带离的中国生物学家邱香果博士。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引述说,印度媒体质疑普莱默博士的死因并不单纯。

美国媒体《商业内幕》引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科学家特纳(EricToner)的报导说,到2月4日,仅武汉的感染人数会达到13万至27万人之间。到今年4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会蔓延全世界,到2021年4月,中共病毒可能导致6500万人死亡。

2月7日,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凯尔文•德罗格迈尔(Kelvin Droegemeier)向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致信,要求科学家们“迅速”调查中共病毒的来源。

2月10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认为,有关这个病毒起源的问题必须得到回答……中国(中共)将必须对这个病毒是如何开始的负有责任。”

就在美国要求调查病毒来源的同一天,大陆媒体表示,生化部队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少将被派往武汉坐镇,称陈薇全面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

2月14日,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接受美国战情室的疫情话题采访时,公开质疑这次中共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询问习近平是否知道全部的内幕。

香港萧若元先生用平均6.2天翻一倍推算,5月份广州、深圳、重庆等大城市会到达染病顶峰。萧若元认为最终全中国的感染数字会达到大约1800万,而死亡人数会达到100到200万之间。

三、疫情虽凶猛 自救有灵丹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爆的瘟疫,用中国古老的医学理论来看,属于“邪气”;修炼界看,就是亲共、追共而产生的邪气。古人是如何防范瘟疫的呢?《黄帝内经》中《刺法论》称,岐伯告诉黄帝,不被感染的人,通常正气存在体内,邪气感染不上。

佛家认为“万物皆有灵”。疾病、灾祸都是有不好的灵体在作怪,这些负面阴性的东西,只有正面的阳性的高德大法才能将其镇住、驱除或解体。而法轮功是佛家的高德修炼大法,教人们按照“真、善、忍”处事待人。提升人的道德,健康人们的身体。

明慧网在非典瘟疫期间,刊登了民众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化险为夷的真实事例。明慧网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期间,又刊登了感染病毒的民众通过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痊愈的案例。

只要人正气尚存,以德为本,天佑善德。所以,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的身体可以产生出《黄帝内经》中所说的正气!

有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危难中传福音,让有缘者能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