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3.15)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15日
节目长度:19分1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188 KB

18,03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新冠疫情报导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武汉疫情:中共特别“透明” 谁能核实?


七年冤狱生命垂危 朝阳市林桂芝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报导,辽宁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林桂芝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警察残暴迫害的家破人亡。林桂芝在七年冤狱中被毒打,饭菜里放药,每日数次昏迷,被迫害致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林桂芝的丈夫张忠权在一次次探监中,亲眼目睹妻子被迫害的惨状却爱莫能助,承受着无尽的精神迫害,最终带着满腹冤屈,于二零一八年九月悲愤离世,年仅56岁。


昆明官渡区法院无理驳回文春福索要养老金请求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文春福,男,一九六零年出生,云南省元谋县人,是云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退休职工。

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文春福因发放全球起诉江泽民的真相资料以及《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等真相资料,遭中共绑架,之后文春福被非法判刑四年,罚金5000元。

云南省社保局从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今停发了文春福的养老金。去年九月四日,文春福出冤狱回家后,向官渡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要求社保补发并按月足额发放他的养老金。

今年一月九日,昆明官渡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文春福本人及他的援助律师都从宪法、社会保险法、劳动法、刑法财产法等法律层面,指出退休人员享有养老金的权利不受任何影响,但本案法官孙劲松仍驳回文春福的合理诉讼请求。

针对不公判决,目前文春福已经提出上诉。


贤妻良母被非法批捕 丈夫瘫痪、儿子无法继续学业

青岛法轮功学员许传梅吃苦耐劳,勤劳善良。她丈夫因小脑萎缩瘫痪而生活不能自理,许传梅修炼法轮功后,毫无怨言的精心照顾丈夫,认识的人无不叹服。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许传梅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在集市上被开平路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因丈夫无人照顾,许传梅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不得不休学在家照顾父亲。

在二零一二年时,许传梅就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期间她被关小黑屋,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澡,被强制灌食,嘴角被撕伤,人被迫害的消瘦到家人都无法辨认。
现在,许传梅被非法关押在青岛普东看守所。


北京大学燕园派出所骚扰大法弟子

今年三月六日,北京大学燕园派出所三名警察伙同居委会成员,到北京大学蔚秀园骚扰法轮功学员申华和申晓,说是上面的命令,在新冠肺炎期间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严打”,并全程由居委会人员张松川做非法录像。法轮功学员善意制止他们,告诉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他们也不听,并且非法搜查,打开学员的抽屉翻找法轮大法的资料。


新冠疫情报导:武汉肺炎 大陆医护死伤惨重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综合报道,武汉肺炎,使大陆医护人员死伤惨重,并伤及他们的家人。中国官方3月6日证实,目前湖北已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省医护人员,也都不是传染科医生。支援湖北省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到目前仍未拿出感染报告。鉴于中共撒谎成性、对信息控制成性,真实数字还有待知情人士挺身公布。

中国的这次新冠病毒瘟疫,从2019年底开始向中国大陆蔓延并扩散到多个国家,因为当时中共政府隐瞒疫情,很多人不知道这次病毒的严重性。从中国大陆微信网络中看到的武汉第一线医生和护士的曝料,当时武汉市有数十万人感染,医院每天死很多人,尤其是武汉封城后,有很多人死在住宅区内。有的医院感染者来不及治疗,医院病人暴满,晚上就用闷罐车拉出去火葬。很多人感到绝望,害怕病魔降临到自己头上,整个武汉市就象人间地狱一般,象到来的末日一样。

去年的12月31日,武汉中心医院转发了武汉卫健委的消息,警告不能对外随意发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因为前一天在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检测报告上标出了“萨斯冠状病毒”字样,并传给医学院的同学,第二天就被医院监察科科长叫去谈话。艾芬说,“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截至到1月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已增至48例,但这期间,从1月12日到1月17日,武汉市卫健委的每日例行通报中均称前一日“本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艾芬很清楚发生了人传人,但是当时院方为了隐瞒真相,甚至不让医生把隔离衣穿在外头。

医生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病人的情况更加糟糕。病区饱和,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病人不断涌入急诊科,一排队就是几个小时,医护人员也无法下班。艾芬说:“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据艾芬叙述,仅她所在的急诊科,就有40多人感染。

艾芬悲愤地说,“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节选)


人心与因果:相信大法好 大车司机两次躲过劫难

作者:一位大车司机

注:由于在中国大陆,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我是个大车司机,我没有修炼法轮功。二零二零年,也就是今年的正月,我从矿山上和山洞里拉石料,前一天,下了一场雪,路面积雪上都扬了一层土。

那天,我装满矿石,车刚出山洞,要经过一个大坡路。刚好坡路有一小块路面有冰,我立刻采取应急措施,可刹车不好使,方向盘也失灵了,车已经无法控制,我想这下可坏了,赶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瞬间,车就翻在那里,把我从驾驶室摔到副驾驶,随着惯力,把我从破碎的前挡风玻璃甩了出去,前后也就一分钟左右。我整个人都懵了,赶紧摸摸身上,哪也没破,当时我就知道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于是我就不停地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是有惊无险啊!那天车要是再往前开一点,就得开到大坎子下面,那就不堪设想。

还有一次在两年前,我在铁矿山洞里拉料,晚上八、九点钟,我开车时看倒车镜有些歪,就开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停车去调整一下。刚开车门,就感觉上面有小石粒掉下来,一会儿又掉下来碎石块。平时在山洞里开车经过,有石粒掉落是很正常的事。我心想,我得离开这儿,这里不安全,刚上车关好车门,手摸到钥匙,还没来得及起车,只听“哐当”一声,一块巨石直接砸在驾驶室上面,我看不好,赶紧喊:“法轮大法好”。随着石头砸落的震荡和弹力,把我从驾驶座位直接弹到后面的座位上;车篓子一下砸扁了,我却安然无恙。

就在我出事的前几天,离我这个地方二、三十米处也出现过这样的事,当时人就砸死在车里。可我这次停车的地方不应该有石头掉落。事后一看,那块大石头足足有一吨多那么大块,车棚都砸扁了,我却毫发无损,这就是相信大法的奇迹。

我母亲是大法修炼人,她给我一个护身符,我一直带着,即便是换衣服,我也要从那个兜里掏出来,装進换上的衣服兜里。我能躲过这两次大的劫难,就是我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救了我的命。

在这里我诚挚的说声:感谢大法师父!


时事评论:武汉疫情:中共特别“透明” 谁能核实?

作者: 章明

武汉肺炎疫情发展迅速,进入三月份,病毒蔓延全球几十个国家。这时,中共却开始频传“捷报”,许多习惯于中共导向的中国人开始以“海外严重疫情”作为谈资。一夜之间,对比鲜明的信息四处纷飞:比如,中国控制的好,短时间战胜疫情;海外太自由民主,疫情难以控制;中国确诊和死亡人数显著下降,海外确诊和死亡人数超过中国、继续上升等。

国际社会普遍质疑中共数字、指出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迅速扩散,而中共新华社却高调转发《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这种模式性的转变,对于熟悉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人来说,应该很容易识别,不幸,不少人这次却再度回避了识别与核实这样的重要环节。

说一个刚发生不久的故事。一位朋友和他居住在大陆的父母通话。朋友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一样,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朋友说,这次通话中,我爸对美国疫情非常了解,包括最近那艘游轮,上面多少人,多少船员,多少人测试了,多少人确诊了,为什么没有更多人测试,各个外国的游客打算怎么处理,美国游客怎么先处理、怎么后处理、船员怎么处理,为什么要有这么多船员?等等。朋友问他的父亲:“那中国呢?”他父亲说:中国现在非常透明了,都非常清楚。

朋友问:前两天他们以前工作居住过几十年的那个大学的邻居告诉他们,那儿得武汉肺炎死了一个人,没送医院就死了。那个人算在中国武汉肺炎死亡人数里了吗?他父亲闻听此言,马上说他儿子问的是“呆话”——他怎么可能知道呢?于是儿子对父亲说:美国的人我可以打电话,比如,如果你们想知道详情,我可以打电话给那艘游轮。你可以给那个大学的总机打电话,请总机把电话转到去世者的家里,关心一下那家人拿到的单子说没说是确诊了这个病。

他父亲不吭声了。这时,朋友的母亲说,那别人肯定要问我们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了。这位朋友于是对他的父母说,其实你们骨子里知道,哪怕是打这个电话,对于你们自己就有生死威胁了。那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还有“透明”可言?甚至你们连自己其实是害怕打这样的电话都不敢承认,而你们骨子里也知道,我打到美国任何电话上去问,都不可能牵扯到我自己任何安全问题,所以这儿是真正的透明。所以你们说的都是中共在牵着鼻子骗你们,只关心外国而不敢关心自己中国身边的事情。
朋友的父母无语。

十几年前发生过许多类似的事情。比如当时这位朋友的父亲,绝不相信中共迫害死了法轮功学员。朋友就对他父亲说:要是我查出有住在你们附近的有被迫害死的,你们敢去查查真假吗?这位父亲想想说:“敢啊。”过了几天,朋友告诉他父亲:一位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关进去不到十天她妈妈领到的就是骨灰了。而且还威胁她妈妈不准哭……。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更长时间过去了,这位父亲一直没去确认。最后他承认是不敢去,担心自己因此惹上麻烦了,也就很勉强的承认有这样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事了。

我母亲也是,说你们在国外时间长了,哪里知道国内的事。(显然国安事先找她谈话了。)她说,哪有迫害?我怎么没看见啊?都是造谣,污蔑我们中国的。你爷爷是不是共产党,你爸爸是不是共产党,你不要……。我说,请等一下,客观的说,我爷爷是共产党害死的,我爸爸也是共产党害死的;共产党迫害了六四学生,现在又来迫害法轮功。我知道的某某和某某就是你们那个地区的,都是善良的好人,你可以去打听一下,看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你自己亲眼去看。过了一段时间,母亲说,那位老先生的确很孤苦,老伴被抓走了,一直不放,周围的人都知道,悄悄指给我看的,共产党是太坏了……

话说回来。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封城,各地强制隔离,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中国经济就会垮;经济垮了,共产党就完了。共产党对这个非常清楚,他们的第一要务是保住权柄。至于复工造成疫情的二次大爆发可能性很大、会死多少老百姓,共产党根本不在乎。可叹,在中共每日如一日的长期欺骗和洗脑中,很多中国百姓,尽管吃了共产党很多苦头,可还是习惯性地听信中共,真以为共产党已经控制了疫情。

中共内部制定战略,要把武汉肺炎的战场拉向海外,(1)转移国内人民的注意力;(2)借机吹捧自己,吹嘘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谓的制度性优势);(3)推卸责任,要把武汉肺炎的源头嫁祸给美国,大力进行反美宣传。

真心祈盼,在这新的一波考验面前,朋友的父母,我的母亲,还有其他和他们一样身在中国大陆的朋友们,不再抱有幻想,守住理性和善良;记住中共不是中国,不再被中共玩弄于股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