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3.17)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17日
节目长度:39分2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0,600 KB

36,92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辽宁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林桂芝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警察残酷迫害致家破人亡。林桂芝在七年冤狱中被毒打,饭菜里放药,每日数次昏迷,被迫害得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 湖北省襄樊市51岁的善良女教师刘伟珊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市女子监狱备受摧残,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被秘密押回襄樊市航宇系统364医院所谓的“治疗”,被治成瘫痪,最后一道黑令,要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她送进殡仪馆……幸而操作人员发现人还活着,拒绝火化。刘伟珊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大陆综合消息

2020年1~2月51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自去年十二月以来,武汉肺炎传播迅猛,威胁中国人、威胁着人类,已经波及至少75个国家。众多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感到救人的迫切,纷纷打电话到武汉,告诉面临危机的民众真正救世的灵丹妙药,就是法轮功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退出中共邪党组织。接到电话的民众感谢法轮功学员的真诚相救。

然而,就在这救人的时刻,中共自去年的十二月份(12月份16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今已经把21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送入监狱迫害。中共的政法委、610、国保、公检法司部门的人还在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指令,还在制造冤假错案。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一至二月份有51名(其中,1月份判刑36人,2月份判刑15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有11人被判七年以上重刑,天津市宁河区法轮功学员李景忠被诬判九年。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被利川法院诬判一年二个月。非法判刑案例分布于15个地区。

二零二零年二月份中共非法判刑15人,批捕3人;构陷到法院、检察院20人。

非法判刑的地区依次为:河北省5人,吉林省3人,山东省3人,天津市2人,辽宁省1人,上海市1人。

迫害案例包括:

传播真善忍 河北保定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八年以上重刑
天津市李景忠、董树香被分别诬判九年、七年
河北沧县法轮功学员张振伟、庞慧霞夫妻被非法判刑


中国法轮功学员用真相贴传播避疫良方

目前,武汉肺炎疫情愈演愈烈,特别在中共邪党封城、封小区的形势下,小区内每户人家,两天才准许一人出小区买菜、购物一次,还规定两小时内返回小区。回小区要测体温并在出门证上销号。大街两旁很多商家关门,行人很少,瘟疫给大陆大法弟子救人造成了一些困难。虽然有难度,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忘记自己的誓约——救人。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还利用出小区卖菜的机会,在小区外墙、电线杆、路灯杆、公园墙壁以及小区单元门框等处粘贴“九字真言”,告诉民众避开瘟疫的良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大疫面前命能保”。


贤妻良母被非法批捕 丈夫瘫痪、儿子无法继续学业

青岛法轮功学员许传梅是一位吃苦耐劳、勤劳善良的妻子、母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因传播大法真相在集市上被绑架、非法关押。她丈夫因小脑萎缩瘫痪而生活不能自理,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不得不休学在家照顾父亲。

许传梅的儿子多次去开平路派出所要人,每次都被派出所用各种理由推脱,见不到负责人。有一次,一位姓林的警察引见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警号020008),谈话间以许儿子不提供联系方式和所谓依法办案为由将之应付出去。再以后,派出所都是采取各种推诿或避而不见,问及所长以及办案警察姓名及联系方式都不给。

许传梅被绑架后的第二个月被非法批捕。


河南省禹州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刘娉婷被举报

刘娉婷,女,河南省禹州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出生日期:1962年4月,家庭住址:河南省禹州市书院后街6号。

自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刘娉婷一直任禹州市检察院副院长一职,主抓批捕和起诉,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构陷起诉、枉判入冤狱。刘娉婷是禹州市少有的几个女强人之一,仇视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置之不理。二十年来,对禹州市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冤判,刘娉婷都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九十三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五十六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大疫中觉醒 三退保平安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整理〗二月十日,刘辰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声明时这样说:“本人现在就在武汉,这场瘟疫中,大量的病人无法得到救治,无比凄惨,整个武汉沦为人间炼狱,邪恶的中共不配成为这片土地的执政者。”

中共隐瞒疫情真相,百姓苦不堪言。当人们为求得一张病床而苦苦哀嚎;当武汉人走在街头突然倒毙街头;当身边的亲人突然离世而不能安葬;当五千多医护人员因防护及物资不够而被传染,人们想要象以前那样在清晨平静的醒来中,家中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已经成为梦想……

中共的宣传喉舌仿佛在另一个世界,在国难当头,上下推责招惹民愤之时,却仍能把中共包装得如此“伟光正”,使民众对它的幻想彻底泯灭,“给十四亿中国人一个交代”成为共同的心声。

切身之痛,亦让人醒悟。武汉方舱医院的一名刘姓女医生,二月二十六日在大纪元网站发表退党声明时说:“在救援武汉疫情的过程中,亲眼目睹方舱医院内的种种乱象。我们前线的医务人员缺乏防护物资,明知道物资被扣也不允许我们发声,我们也是血肉之躯呀,可是共产党没有给予我们女医生哪怕半点尊重。我曾经于半年前入党,今特此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武汉疫情犹如切尔诺贝利核泄漏的翻版,已无法隐瞒。“山居人”(化名)在三退声明中表示:这几年来因为一些原因接触了翻墙,才开始慢慢看到大陆的问题根源就在于中共。这次疫情死了那么多人,这个政权还在那里骗人,就真的很象切尔诺贝利的情况。我就是个人,我连做人的权利和利益都要变成少数人的肥料,我现在醒了。够了,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在骗人。这个政权只有死了我才会有活路。我以前看不懂你们的《九评》,我现在全明白了。我就在这里退党、退团、退队,彻底抛弃这个魔鬼。

对中共七十余年来的种种恶行,世人终于看清。化名“崇山峻岭”的人二月二日在“三退”声明中写道:通过贸易战,(中国)国内外新闻,报导的对比,我愈发认识到靠谎言、欺骗来谋取自己利益的一撮人,把整个国家和民族带到今天这个悲哀的境地。今天通过武汉肺炎,我看到了魔鬼在荼毒生灵,酿造劫难,这和文化大革命,所谓的三年灾害饿死几千万民众有什么区别?!通过隐瞒疫情,不作为,封城,红会拦截救援物资,春晚强行插入武汉诗歌,却是为了(恶)党表功绩。我深刻意识到这是民众的麻木养出的邪恶,酿出的灾难,现在应该灭掉这个邪恶,和这些年麻木所付出的惨痛代价。

疫情之惨触动了很多人的心。声明人一方表示:“不想与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的共产党为伍。他们视老百姓为草芥,这样的党不该存在。”


人心与因果

现世现报案例

〖中国大陆来稿〗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初期,因我公公和邻居发生了矛盾,邻居就把我构陷了,说我把“法轮大法好”五个字写在他家墙上。过了三年,这人(60岁)就得了不治之症,花了四十多万元也没治好。我和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又过了一年多他就去世了。

我认识的一位同修说,她们村里有一个人在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把法轮功学员挂的真相救人条幅搆下来做了几个兜,还和同修说,婶子给你一个兜使。这个人第二年到城里去打工,结果半只胳膊因意外而锯掉了,现在安上了假肢。

在二零零九年,同修和一个开着大三轮车卖水果的俩口子讲真相,当时和他讲真相的时候他也没反对,给他真相小册子也收下了。可是同修没走多远时就上来一辆警车,拦住问包里装着什么。同修说,包里装什么关你什么事。

过了一年,同修到百里地外办事,同修又跟在路边卖水果的人讲真相,那人自己说:在某地你和我说过,你忘了吗,我还把你举报了,那会儿听说举报一个法轮功给五百块钱,结果钱也没给,收摊回家的路上开着三轮车还蹿了沟里去了,一车水果全赔了,幸亏没伤着人,还亏了不少钱,以后再也不敢干这种缺德事了。


家属说:相信法轮功好 有佛保护

文: 一位大陆大法弟子的丈夫

一九九六年,我的妻子开始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头迫害法轮功,妻子到北京上访,被当地作为重点迫害,多次被绑架、洗脑、劳教。每次妻子被绑架,我首先想到的是赶快转移大法书和大法师父的法像。警察来抄家时,我挡住门,不准他们进家,就大声喊: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是执法犯法,迫害好人,我绝不会让你们进门的……

我妻子炼法轮功,多年来,只要听到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说:法轮功非常的好,我妻子就是炼法轮功的,二十多年她没吃过一粒药、没进过一次医院,而且对我父母特别孝顺,这是有目共睹的。我非常支持妻子修炼,我家就是她们的学法小组。我妻子与她同修还经常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晚上她们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不放心,就与她们一起去,帮助发大法真相资料。

多年来妻子劝我与她一起修炼,但是我放不下抽烟、喝酒、打麻将,所以至今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中,但是大法师父一直保护着我。

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突然我心绞痛,好象心被人抓住往外拽,疼痛难忍,就叫妻子赶快送我去医院,说我疼得受不了了。妻子说:如果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要不信师父,我马上打120送你去医院。我连声说:我信、我信,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妻子也大声与我一起念,求大法师父救我。一会儿,就不疼了,我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

还有一次,我连声咳嗽的很厉害,一口气没上来,就昏死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过后妻子说:“当时在场的侄女与我一起叫你,都叫不醒你,突然想到师父,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才醒过来,大法师父又救了你的命。”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自从一月二十三日“武汉肺炎”大爆发后,因为我身上带着九字真言的护身符,心里知道有大法师父保护,我心里没有恐惧与害怕,很平静。


不为外界所动

〖山东来稿〗这个真实的故事在我心里隐藏好多年了,本想用一幅画将其表述出来,可是我一直没有构思出来,总觉的怎么画都不能完整的表达出来,今天就直白的将其表述出来吧!

那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不断升级的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洁玉女士带着女儿小珊高高兴兴去汽车站坐上了公共汽车,要去看望离某市一百公里外的父母。

当车行進在文登与乳山两市的交界处,站在公路中间的两个警察拦住了汽车。要全车乘客都下来排着队,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大幅(半身)照片上践踏过去,然后才能上车通过。

一车人很不理解,也不情愿。但由于中共舆论工具滚动式对法轮功的造假抹黑宣传的影响,被中共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还是陆续的下车了,麻木的做了泯灭道德良知的傻事。只剩下洁玉和女儿还坐在车上,而且很平静。

警察上车问:“为什么不下去?”“我为什么要下去!?”“那你就是法轮功。”“凭什么说我是法轮功?”“因为你不下去踩!”“我为什么要下去踩?”“你必须下去踩!”“我就不下去踩!”

嗔视、僵持。小珊紧紧的依偎着洁玉,洁玉护着女儿,神态自若。

警察无奈,就叫另一个警察把李大师的照片拿到车上,让洁玉在车上踩。洁玉目视着车窗外一动不动。

这时,乘客们也陆陆续续的回到车上,有的说踩一下就踩一下吧;有的说不踩算了,就赶快开车吧,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全车人都坐下来了,洁玉还是安静的坐着,任凭警察的怒视、催逼。

全车人七嘴八舌的嚷起来,催着司机赶快开车赶路。这时一个乘客说:看来共产党真是黔驴技穷了,竟用这种下三滥手段愚弄群众。一个警察狠狠瞪了一眼,一个警察抿嘴偷偷笑了,在众怒难违的情势下,他们卷起照片下车了。

司机转向全车人,伸出大拇指:“如果你们每个人都象她一样,警察他也没咒念啊!”

车子开动了,车上的人都向洁玉女士投去敬佩的目光——不随波逐流,不为邪恶的无理而动。

如今,洁玉女士在单位评上了高级职称,当上了科副主任,丈夫也提升科主任,女儿名牌大学毕业并找到了称心的工作,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正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啊!


时事评论:祸源、共性、希望

文: 章明、清音

武汉肺炎这场瘟疫,来的让人措手不及。有人走在路上就倒下了。有人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家里。有人在医院的急诊室,来不及确诊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一张床位,一根输氧管,一个呼吸机,都显得那么宝贵。这时才明白,无论贫富贵贱,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一、祸源

现在的局面,正像前苏俄流亡作家索尔仁尼琴所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900万武汉人乃至14亿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被打破,人们也有时间安静下来多看些东西、多想些事情了。最冲击人心的,最令人悲哀的,是中共在这场疫情中隐瞒真相——从始至终的隐瞒信息、推卸责任、转移目标、压制舆论。

很多老百姓,心知肚明,只是不敢发声。

也有很多老百姓,虽然也深知中共假恶暴成性,却仍然习惯性的被中共误导着。

当武汉疫情突然来临,面对系统的信息控制、维稳暴力,绝望痛心的亲身经历让世人开始清醒。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在视察武汉某小区的时候,党领导下的物业管理不让小区居民下楼,还假装让志愿者给居民送菜送肉。下不了楼的居民们从楼上打开窗户,高声喊出:“老百姓买的都是高价菜!”“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全是假的!”

然而,谁能说这喊声中不再有对中共的幻想呢?比如,到如今还错把中共当“包青天”、把“中共”当成“中国”的朋友,总爱说坏事都是素质不好的个别人干的、党中央不知情。君不见共产党员的党性和党员行为,从来都是受党中央指挥和掌控的。既然已经开始清醒了,就索性挣脱党强加的思想枷锁,让自己大彻大悟吧!

一位网友评论:医生冒着丢工作的风险接受采访,记者冒着造谣罪的风险写文章,平台冒着整顿的风险发布稿件,读者冒着炸号的风险传播链接。身在大陆,能看到一篇讲真话的文章都“惊心动魄,一字千金”!

中共谎言成性。通过这次武汉肺炎瘟疫,很多人看清楚了:共产党不仅不是指望,反而是中国和全世界的祸源。

二、共性

目前“武汉肺炎”疫情使武汉和大陆遭受重创,全球几十个国家也相继发生了疫情。疫情还在持续蔓延。确诊和死伤人数还在增加。这场惨痛教训中的个案,除了去武汉旅行、从中国归来、聚集、免疫力低,还有其它共性吗?找到了所有的主要共性,就能找到制止瘟疫蔓延的良方!

有悉心人士在默默的观察、信息收集和分析研究中,发现了另一个共性:在这场瘟疫中不幸丧生的个人,或者是共产党员,或者是亲共的;目前疫情不幸很严重的国家,都是过去这些年明显亲共的。

比如,意大利就是在欧洲配合中共搞“一带一路”的主要国家。所谓“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or B&R),是中共于2013年推出并主导的以经济统治全球的计划,他们试图涵盖历史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行经的所有国家。2013年9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宣传“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于印度尼西亚国会宣传“海上丝绸之路”;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战略。2015年3月中共在亚洲和欧洲推广“一带一路”,并将其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一带一路”对中共的重要性,由此可略见一斑。

一个人紧跟中共,比如中共党员,不但能害了自己的性命,还会连累自己的亲人。一个国家亲共,到头来只能危害该国的国计民生。问题是,这些人是真的看不清中共本质呢?还是道德底线放的太低,为利而选择了亲共?

三、希望

科学抵挡不了病毒,更抵挡不了变化无常的冠状病毒。如果科学能战胜一切,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不治之症?为什么还有生老病死?为什么还有中共?

财富也抵挡不了病毒。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遗孀在疫情中捐赠了250亿美元,财富对逝去的乔布斯而言只是一个数字,对中共则是攥紧权柄的资本。

财富靠不住,科学靠不住,共产党更靠不住。希望在哪里?

笔者注意到,武汉肺炎疫情中,明慧网上刊登了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案例。

比如,一位化名“求生”的人说,“我是在武汉打工的,现在出现了发热咳嗽,腹泻已经两天了,去医院找不到医生,只好在药店里买一些药物治疗。看到很多的病人在痛苦中也没有医生给治疗,我不甘心这样死去,就给一个同学打了电话。同学说,退出党团队能保平安,详细的也不敢在电话里说。这里已经无法上网,只能委托我的同学发表退团声明。”

退团之后,“求生”的症状很快消失了,转危为安。不管你认为这是巧合也好、上天的惠顾也好,设身处地,如果是你,你希望自己遇难呈祥吗?

另一则事例,讲的是被封城堵在武汉的大学生的经历。这名大学生在武汉上大学实习,因不知疫情扩散,没有及早离开,一月二十三日 被封城令堵在了武汉,没法回家过年。得知这个情况,这名学生的亲戚告诉孩子父母,让孩子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两句话,在心里念。

这名大学生孤身一人在武汉,呆在租住的宿舍,没有同伴,只有手机,每天听着街区有人病倒被抬走,恐怖时时笼罩。不敢出门,只能隔几天出去买一些青菜、面条。出去时面戴多层口罩防护,回宿舍后立即对全身衣服消毒并洗澡。就这样凑合着过了一个多月。随后的二月二十九日晚,他打电话说自己在发烧,摄氏三十七度多。这时他的父母立即提示:念那两句话!这位大学生以前就知道这个九字口诀,马上意会,照做了。三月一日早晨醒来,他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发烧了,体温为正常,三十六度多,化险为夷。

别人的事,听起来简单,可仔细想想,在中国大陆这样道德早就失却了底线的社会中,只有善心犹存、善念够强的人,才可能在危难时刻听取九字真言,并且真心念诵、从善如流啊!

这样的事例远远不止两例,足以引起智者的注意。同时,这些事例也让笔者想到《刘伯温碑记》。这篇古代预言开篇便说,“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同宗同族,台湾民众反共,离中国那么近也没有感染。香港民众反共,港人没有感染,感染的都是从大陆过去的。

或许,在今天这个末世之末,虽有万恶并存,但亲共却能招来万恶之最。只有远离中共,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善良人,远离瘟疫大劫。

中国已经存在五千年了,中共不是中国;不把性命和国运交到中共手里,就都有希望!


时事评论:为了一次地震 冥界准备了五十年

在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牛树梅先生担任宁远府知府,为官清廉勤慎,政绩显赫,民众一致称颂。忽然有一天发生了大地震,全城房屋倒塌,死伤人数无算,府衙也损毁多处。先生的儿子不幸遇难,他自己的足跟也受伤了,行走很不方便。

牛先生感到很愤懑,就写了一篇疏文,来质问地府城隍神。他的大意是指责城隍神享受万民香火,却不加以保护;全城这么大,难道都是恶人吗?就连自身为官也是问心无愧,而儿子竟然死了,自己也受了伤;难道真的是天道不足凭信?神明鉴察也有差错吗?

到了夜里,先生梦见城隍神请他前去,按照宾主之礼坐下,对他说:先生以文字相指责,理直气壮,可惜不能明了鬼神之道,所以请君前来一谈,以解释猜疑诽谤。凡是浩劫之成,都是由于众人积孽所导致的,绝非偶然。

此次地震灾难,冥冥之中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记录;凡是不应遭受灾祸的,都已移到別处;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又将其移过来;即便是临时也会有出入变化,绝不会漫不加察、置人民生命于不顾。

先生说:既然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善人?我和我儿子也要遭到罪谴吗?

城隍神说:还有三家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现在都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一家是某医生,生平不卖假药,有请他看病的,即使是深夜下雨、道路泥泞,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全都没有遇难。先生回去查访就能找到,不会欺骗于你。

先生的儿子前生业重,是无法逃免的。就连先生本来也在劫数之内,因为居官廉慎,所以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足跟。总之,神天赏罚,慎之又慎,决不偏私。既无无妄之灾,亦无幸免之理。先生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会升到“陈臬”(按察使的代称)的官职。

牛先生听了之后,向城隍神辞谢并致以歉意。他醒来之后到处查访,果然找到了节妇和医生。他们都是全家安然无恙,只不过因房屋矮小,被两侧的房屋遮挡住,所以没有发现。只有卖油糍的老妇人,经过多次查找,才在房屋椽子支撑形成的角落里发现。牛先生向她询问,她说平时在这里做生意,凡是遇到老弱残疾的,即使钱不够也卖给他们,偶尔也会施舍,不要一文钱。

在地震前一两天,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于是带着她的小孙子夜里做油糍以备出售。地震发生后,祖孙二人被盖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就用油糍充饥,因为压力太大自己无法出去,没想到现在得以重见天日。

牛先生听了大为惊奇,从此以后深信鬼神因果的道理,更加勉力做好官,后来果然升到为四川按察使。

【按】关于牛树梅,历史上确有其人。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曾任四川彰明县(今江油市)知县、茂州直隸州知州、宁远知府、四川按察使等职。

《清史稿》称其“决狱明慎,民隐无不达,咸爱戴之”,当地百姓称之为“牛青天”,还为他修建了一座“德政坊”,此牌坊目前尚存,位于今四川江油市青莲镇,距今已有150余年的历史。牛树梅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担任宁远府知府。当时的宁远府属四川省管辖,府治西昌(今四川省西昌市,为凉山彝族自治州政-府驻地)。

关于此次地震,正是发生于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间的西昌地震,震级约7.5级。

据《清史稿》载:“寻署宁远知府。地大震,全城陷没,死伤甚众。树梅压于土,获生。蜀人谓天留牛青天以劝善。树梅自咎德薄,不能庇民,益修省。所以赈恤灾黎甚厚,民愈戴之。”

当时的四川总督徐泽醇在向清廷呈递的奏稿中说:“接据署西昌县知县鸣谦奏称:八月初七日夜亥刻,县城忽然地震,簸摇动荡,屋宇倒坍。阖城号呼鼎沸,因黑夜霖雨,无从往救。及至天明,遍城木石倒塞,不辨街巷,庙宇、城楼、文武衙署及监狱、仓库尽行倒坍……军民被压身死者不计其数。”

牛树梅本人也写了一首《西昌地震纪变》诗,描绘了大地震后的情形:“坤维夜半走奔雷,山岳震荡海波颓。床榻如舞人如簸,万家栋屋枯叶摧”,“迟明一望满城平,欲辨街衙谁能晓”。

位于泸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对此次地震亦有详细记载。

(故事取材自《觉园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