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2.29)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1日
节目长度:15分2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169 KB

14,48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


锦州市黑山县张振才被大连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报导,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晚上十点多钟,辽宁锦州市黑山县东关村法轮功学员张振才、张连荣夫妇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外出传真相,在舒心园附近遭中共非法绑架。

七月二十九日,黑山县法院将张振才非法判刑一年零十一个月,非法关押在大连某监狱。张连荣被非法判刑两年零两个月,被关押到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大连的监狱狱警给家属打电话,说张振才被检查出胰腺癌。两周后,二月七日,张振才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离世。


航空工程师胡林被沈阳市康家山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报导,沈阳市47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在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中共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下午一点,胡林在沈阳市沈北尹家乡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当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沈阳飞机研究所任工程师,工作出色,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修炼法轮功后,更是以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

就在胡林的工作、事业蒸蒸日上之际,江泽民利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残酷的迫害,胡林因坚持信仰,多次遭中共非法绑架,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受毒打、和“约束带”酷刑的迫害。 被称为“约束带”的这种酷刑极其残忍,是用一寸宽的带子将法轮功学员的两腿双盘绑上,再将两只手反背身后,然后把手向头的方向拉至极限,将绑两手的带子从肩头拉过来把四肢和上身捆绑成一体,头扣在两腿前面,面朝地,身体无法动弹,致使呼吸极其困难,而且昼夜不能松绑。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在本溪市桓仁县乡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再次被当地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法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被绑架后,胡林一直绝食反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法库县看守所期间,他的四肢被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看守所指使在押犯人经常殴打胡林。在看守所的最后一个月里,胡林被锁在角落里身体不能动,被折磨的瘦成皮包骨,腿失去知觉,身体器官衰竭,并多次被送医院抢救,家属要求胡林保外就医,遭到看守所的拒绝。

就在胡林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之时,法库县看守所和法库县公安局将胡林送到监狱,联系多家监狱,包括大北监狱,都不接收。最后法库县看守所花钱送礼给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在十月三十日将生命垂危的胡林关进康家山监狱。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晚,康家山监狱打电话给胡林的哥哥胡双,说胡林已被送医院抢救,家属连夜赶去沈阳医院。二月十六日下午一点,胡林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汤原县法轮功学员李秀芹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报导,黑龙江省汤原县法轮功学员李秀芹女士,原是黑龙江省汤原县酒厂工人,曾任车间主任。一九九六年,李秀芹女士修炼法轮功后,曾经非常严重的心绞痛好了。

李秀芹因不放弃信仰,曾四次被中共非法绑架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年底,李秀芹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汤原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之后被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被送监狱后,李秀芹长期受到酷刑折磨,被逼迫长时间坐在高度仅六寸的小板凳上,最长时间从早上五点坐到后半夜二点,一旦坐姿不符合监狱的要求,就会被拳脚相加。李秀芹的臀部坐得血肉模糊,身体出现了糖尿病、肝脓肿等症状。二零一五年七月,李秀芹高烧四十多度。监狱怕人死在监狱里担责任,只好把李秀芹送监狱外的医院做了肝脓肿手术。手术后的三年期间刀口一直在发炎。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李秀芹冤狱期满回家,出狱时的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降到了八十多斤,回到家不到十天就重症复发住进医院,瘫痪不起。出狱后二个半月,李秀芹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2019年武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综述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9年一年内,4名武汉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含冤离世。遭到中共迫害的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0人,至少90人次遭非法绑架;至少57人次遭到骚扰;至少20人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31人、看守所26人、安康医院2人、洗脑班至少30人;被非法判刑18人;另有18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审。经济迫害造成法轮功学员家庭的损失超过百万元。


人心与因果:诚念“法轮大法好” 全身瘫痪人站起来了

作者: 黑龙江大法弟子

注:由于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我是一名护士。两年前,来了一位患者,是一名女性,罹患脑瘤,她丈夫带她来要我给她输液。她曾在哈尔滨的某医院开颅治疗四次,均没有效果,依然没有醒过来。后来由于没有钱再继续医治,便无奈的回家了,靠仅剩的两天药物维持生命。

我去给她输液时,见到她,让我非常震惊:她身上三处插着管子,分别是鼻子、喉咙、尿道,双眼上翻,眼神失焦,毫无意识,一动不动,就连扎针的时候也依然没有反应,类似于植物人。

她的丈夫焦虑万分,导致脖子僵硬,说话不太流利,甚至说要卖房子来给妻子治病。我对她的丈夫说: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转危为安,并告诉他多念,鼓励说诚心诚意的念,他的妻子就一定会醒过来,他自己的病也会好起来的。他很感谢我,说一定会照着我说的办。

过了几天,我再去给这位女士输液时,发现她已经有了意识,扎针疼的时候,会缩胳膊,眼睛也能动了,再以后,渐渐的四肢都可以活动,并且还可以说话了。

现在她可以拄着拐杖去超市买东西,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了。

她的丈夫非常感激我告诉了他法轮大法的真相,感谢大法救了他们一家,并且向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书,每天都读,也开始打坐炼功。

这是法轮大法创造的奇迹!我为他们一家感到高兴,也让我明白了一定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相,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更多的人能从疾病和痛苦的生活中走出来,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


时事评论:武汉肺炎与“制度优势”

作者: 欧阳非

武汉肺炎疫情汹涌,封城堵路,举国动员,人民战争,铁腕无情。于是,不少人感慨这就是共产党的制度优势,要不然,这疫情如何得以控制住。

其实,野蛮封城不算制度优势,能够不隐瞒疫情才是制度优势。

照说经历过“非典”教训,谁敢再隐瞒疫情呢?事实上,地方、中央、专家组都在撇清责任。那么,这场悲剧是如何造成的呢?正如一位前往武汉调研的专家组成员对记者说的,处理这次疫情的时候有点“轻敌”。酿成如此大祸的罪魁就是“轻敌”,听起来是不是太过于轻描淡写了?是,也不是。如果轻敌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那么这个轻敌的背后,就有着更深刻的原因。

中共为了维护其政权统治,就必须证明走共产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就要展示所谓的“制度优势”,有了这个优势,才有政权的合法性。为了这个优势,就必须要包装出绝对光彩艳丽的正面形象,禁止任何负面消息的冲击。可是,自己没有优势的东西,如果越要去彰显,就越会变成一个沉重的负担,于是时时刻刻都在防着负面消息,以至于号称“厉害了,我的国”还要打造防火墙来防止自己的人民看到真相。掩盖真相就成为了共产党的日常工作了。共产党社会报喜不报忧的深层原因就在于此。所谓轻敌,就是这种报喜不报忧的习惯造成的。就算是天灾,共产党也要掩盖,为的就是营造出歌舞升平的盛世,以此凸显所谓的“制度优势”。

“非典”赶上开“两会”, “武汉肺炎”正赶上全国人民过大年。本来这些时刻都是中共渲染“伟大成就”、彰显“制度优势”战果的大好时机。如果瘟疫在这个时候来,那就来的不是时候,自然被轻敌了。就算瘟疫没赶上这些敏感时期,一样会受到冲击,因为任何时候的所谓负面消息都是对党的“制度优势”的抹黑。

不出预料,党会一如既往地宣传“抗疫故事”,展现抗疫的所谓“制度优势”,用所谓的“正能量”控制国内舆论,把这场国难涂抹成取得伟大胜利的又一个传说。一场惨痛的瘟疫,又成为了党给自己贴金的道具,好象病毒不是来夺命的,而是来为党服务的。

瘟疫终将过去,关键是人们从中学到了什么教训。只要共产党这张皮还套在中国人民的头上,为了彰显“制度优势”而带来的让人民替中共陪葬的悲剧就会一直上演。

要蜕去共产党这张皮,不需要上刀山下火海,找法轮功学员做个“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声明那举着拳头发过的毒誓作废,就能把自己从中共的魔掌中解脱出来,就是不再给中共输血打气,就不会再做中共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