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2.18)

发表日期: 2020年2月18日
节目长度:31分4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541 KB

29,73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九字真言”是化解危难的法宝
时事评论:谎言本身就是毒素 真相是最好的疫苗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天津市宁河区法轮功学员李景忠、董树香夫妇,被宁河区法院非法判刑,刑期分别是九年、七年。李景忠是出租司机,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一伙警察将他从汽车出租站绑架,然后非法抄家,又绑架了他妻子董树香。夫妻俩人被非法拘留在宁河区看守所,被进一步构陷、非法判刑,具体情况待查。

- 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杨波和妻子肖颖,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和两年。杨波提出上诉,被深圳市中级法院维持冤判,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份被送往韶关北江监狱。目前,韶关北江监狱拒绝家属会见杨波。

-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于占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绑架、非法关押51天,遭刑讯逼供,生命出现危机状况。回家后,身体未恢复,仍被翁牛特旗国保大队长刘彩军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 黑龙江省同江市五名法轮功学员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孙忠玉、白淑琴,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被富锦市检察院和富锦法院在同江市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凌晨四点多钟开始,同江市公安局出动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刘延常、张宝春、牟天菊、刘淑英家中,分别将四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抢劫,非法关押构陷到富锦市检察院。


大陆综合消息

新年期间65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去年年底至今年中国新年(即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期间,至少65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迫害。其中,349人被绑架,302人被骚扰,强制送洗脑班11人。有5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年龄最大的85岁。

另有19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58人被非法庭审,批捕30人,184人被构陷到法院、检察院。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李艳杰、孙凤华、罗丹、刘建英、付景华,和李惠丰。

中共警察、法官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104万元。其中,中共法庭非法判罚金99万元,中共警察抄家勒索现金5万4千元。

二零二零年一月份,中共非法抓捕125名法轮功学员,69人遭骚扰。

一月份,绑架最严重地区依次为:河北省24人、黑龙江22人、山东省16人、江西省9人、辽宁省8人、四川省8人、天津市6人、北京市5人。(信息采集时间: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5日。)


佳木斯郊区警察威胁恐吓控告人 销毁证据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遭警察毒打、掐抠乳房、倒立劈腿、拽头发等酷刑。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吴闯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锦霞一天和半宿。车锦霞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已半年有余,头上的大包、太阳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昏昏沉沉;左手小指已残疾;舌头下有疙瘩,不能独自穿衣服、脱衣服,生活不能自理。

当车锦霞不修炼的丈夫知道了车锦霞被酷刑迫害的细节后,愤怒至极,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将酷刑迫害车锦霞的打手吴彬等九个警察控告到多个相关执法部门,并在网上進行了公开举报。

吴彬得知家属控告了他,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大耍流氓掩盖罪行,抢走证据,对家属进行恐吓。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下午,吴彬带四个警察来到车锦霞丈夫的办公室,抄走办公用的电脑、多份控告警察酷刑车锦霞的法律文书、邮寄控告的单号存根,还把车锦霞费尽周折从看守所传出来的被警察拽掉的头发也抢走了。然后又强行把车锦霞的丈夫绑架到长青派出所,给车锦霞的丈夫做笔录,问他都给谁邮寄控告材料了,在哪寄的,邮多少份。他告诉警察说给市纪检委、检察院、公安局、信访办等10个单位邮寄了。他们还问几个单位回复了。问怎么请的律师,多少钱,现金还是转账,叫什么名字。

车锦霞老父亲,今年八十七岁了,多次步行去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找李爱国局长要人。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老人冒着严寒登上了去往省城哈尔滨市的列车。在省城两天,老人走访了六个相关执法部门,只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受理并接收了控告材料,省信访局只是做了登记。没有接收控告材料。省政法委不受理,说对法轮功案件一律不受理。老人说我们想单独控告刑讯逼供,他们说不行,因法轮功而起的事情都不受理,老人问接待的工作人员,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炼功,他们就可以随意对我们犯罪并且不会受到制裁?他说我没这么说,那是你自己理解的。


广东汕头市金平区警察戴国涛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2020年2月2日,广东汕头市法轮功学员吴佩姗坐她丈夫的摩托车到金砂一小区做客,同时贴了“疫情凶猛,自保妙方”的不干胶,被小区摄像头摄到,出小区门房时被小区门房摄像头摄到她丈夫的车牌号码。

金平区国保警察戴国涛一路查摄像头跟踪定位。因汕头疫情严重,吴佩姗丈夫回家后没有出门。2月8日下午,吴佩姗丈夫推摩托车要出门,戴国涛带两名国保警察将吴佩姗和她丈夫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并将吴佩姗劫持到鮀浦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戴国涛,男,一九七三年九月一日生,工作单位,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住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鮀江街道大学路二四三号七十二套二一一房、身份证号码 44051119730901003X

戴国涛自任汕头市金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以来,充当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打手,曾绑架、迫害汕头市金平区法轮功学员吳佩文、郑明辉、彭佩珊、祁秀梅、徐俊彪、吴佩姗等人。


遭六年冤狱迫害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将出狱

大连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曲滨将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中下旬结束六年冤狱。六年中,曲滨多次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的多次达到生命的极限。

四十五岁的曲滨,不管在冤狱和社会上他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他历经魔难,有十四、五年是在中共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度过的,遭受了吊铐、电棍电击等种种酷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曲滨第七次被非法抓捕,多次被大连市看守所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曲滨再遭绑架,妻子探视无门、上诉无路。九月十七日,曲滨家属去姚家看守所存衣服,才得知曲滨已被转走,家属到处查找才得知曲滨已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六年中,曲滨多次绝食反迫害,不配合邪恶的强制转化,身体虚弱的多次达到生命的极限。家属的狱中探视也多次被拒绝在接见室外。

难熬的日日夜夜就要过去,曲滨就要重见天日了。


关于讲真相、方便民众三退的建议

有条件继续发放真相资料的同修,可以在发的真相资料里,夹一个三退声明的单页,告诉人们可以张贴出去,声明三退保平安。虽然真相资料也说明了三退的办法,但是有些明白真相的人,可能就因为没翻过墙、或者一念错过,没有自己写一纸声明,而没有退出。所以我们直接打印好三退声明(正反面打印,纸张最好不要太大或太小,普通书的一半大小比较合适,如果能用彩色纸打印,张贴效果更好),粘好双面胶,为大家做到位,在大家都期望平安度过这次疫情的心情下,可能会有很多人愿意填上自己的名字,随手贴出去,同时可能也会鼓舞路过看到的人更加有正念。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七十二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四十一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我的老乡也在传真相

〖山东来稿〗今年过年去给一位老乡拜年,顺便送点胶东大饽饽。她见到我说:“可见着熟人了!这些天闹武汉肺炎不让出门,憋的够呛。”然后说:“你以前给我讲的真相都对,看这阵势,怕是要应验了。这不,我给几个朋友打电话,让他们也明白明白,让他们受益,躲过这次灾难,我给张哥、刘哥、我大姐等几个人都说了,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们记住这九个字,这次疫情面前能保平安。”

我赶紧说:“你做的真好,真不错!不过打电话要注意安全。”她马上解释:“我说这九个字时是小声说的。”说着就压低声音给我学了一遍:“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大声:“能保平安!真能保命!”

她说,还跟朋友说她明白真相后的受益情况。她说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去年带着几个朋友做生意,别提多顺了,没少挣钱。她自己上半年挣了几十万,全家人做啥都如意。她说,她小儿子最认真,那次听完你讲真相后,自己躲在门后边,双手合十、念这九字真言,还求师父保护,后来考上了非常理想的学校。

我这个老乡活动能力很强,用自身的经历给朋友们传真相。听了这些真为她高兴,也为她明白了真相的朋友们高兴。

希望众生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有个美好的未来!


警察昨天喊着要抓我 今天连连说谢谢我

〖大陆来稿〗前些日子的一天,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领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在路边走。我过去跟他讲真相劝“三退”。

这个男子耍横的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知道,你是警察。”男子说:“你知道,还不快走!再说,我就抓你!”我叹了一口气,惋惜的说:“弟呀,你怎么就听不進去我讲的话呢?我只希望你和家人能平安!”说完我离开了。

巧的是,第二天,我又遇见了这个男子。我主动和他打招呼,说:“弟,我们又见面了。”小女孩一看是我,拼命的往路边推那个男子,可能担心他真要抓我吧。我笑着说:“我希望你们好。大瘟疫来了,赶快‘三退’保平安,我给你用某某化名退出党、团、队吧,你一定要牢记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没想到他大声回答:“好!谢谢!谢谢!”我又给小女孩起了化名退出少先队,问女孩好不好?没等小女孩回答,男子抢先替女孩大声回答:“好!好!谢谢!谢谢!”我心想:得女孩自己同意才算数,就又问了女孩一遍,女孩同意退队。我大声说:“祝你们全家平安健康!”男子再一次大声回答:“谢谢!谢谢!”

我心想:为什么这人只一天态度就彻底变了呢?差别也太大了!我一下明白了:他一定知道大瘟疫爆发的事了。警察一般都能接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劝善电话,告诉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不要给中共当替罪羊!大难来时,不要毁了你和家人。这个警察一定是明白了法轮功学员说的是真的,体会到法轮功学员真是在救他和家人,变化才这么大。


人心与因果:度过劫难的良方

文: 钟言

武汉肺炎疫情延烧,中国已有超过80个城市实施规模不一的“社区封闭式管理”。人类尚未找到彻底根治瘟疫的方法,危急中,希望在哪里?

这些天,在明慧网一个又一个真实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驱除瘟疫、度过劫难的千金良方。

第一个真实的案例:武汉肺炎 同学念九字真言两日得愈

远在千里之外的法轮功学员,牵挂着武汉的同学,刚刚联系上,就得知同学的妻子不幸染疾,症状和武汉肺炎完全一致。但医院没有床位,就是不给确诊,让在家自行隔离。家里还有不满十岁的小孩,还有两位老人,情况危急。

很早以前,这位法轮功学员已经给同学讲过真相、做过三退。当问同学“九字真言”是否记得,同学说忘记了。学员又告诉他九字真言就是“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嘱咐他不停的念,全家都念,可能会有转机。

两天后的二月四日,联系该同学,同学说,“今早醒来,所有症状消失了,一身轻。”言语中是难以诉说的感激。一个人无论有多少的财富,有多高的地位,在疫灾中都无济于事,法轮大法的九字真言,携带的是宇宙中最正的能量,当一个人心生正念,敬畏大法时,邪僻之气就会退却,疫灾中就会平安无事!

第二个真实的案例:一位武汉肺炎患者的获救经历

Z先生,过年前去武汉。发现疫情严重,并可能封城,他马上决定离开,辗转数次,最后回到家里,并自行隔离,心想:十四天后没事就自由了!

就在第十四天那天,他突然出现高烧、咳嗽、胸痛等“武汉肺炎”症状,人很快就倒下了。然而,“120”无法出诊,推给传染病医院,又推给郊区医院。

惊恐与失望中他打电话告诉七岁的儿子:“爸爸生病了,可能快不行了……”

Z先生的儿子、妻子和岳母都是法轮功修炼人,无法来到他身边,只能替他着急、担心,不过也一直在鼓励他。儿子不断的打电话告诉他:“爸爸,你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一定要念啊!”

他终于想起大法来了,答应了儿子。是啊,自己以前身患重病时,也是法轮功的出现,获得了转机。

全家人都经历了难熬的一夜。

第二天,家人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的高烧已经退下来了,浑身大汗淋淋,目前很虚弱,但已经无大碍了,让家人放心!家人老人禁不住流下泪来。

原来,几年前这位Z先生患了“系统性红斑狼疮”,久治不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看过大法书《转法轮》,结果病好了。但因他受无神论观念影响很深,不信神、不信佛,并不是真相信大法,有时甚至还会说对大法不好的话,甚至还说他的红斑狼疮是吃药吃好的。

在经过武汉肺炎之后,Z先生终于明白了佛法是真实存在的,只要真心实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任何灾劫都可以度过!(节选)


时事评论:“九字真言”是化解危难的法宝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新年前后,山东一位大法弟子的亲属,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化解了历时八天的莫名高烧。说是莫名,是因为他没去医院检测,其症状却很象这次肆虐全国的“武汉肺炎”。这个方法很简单,既不用花一分钱,也不用担风险,只要坚持诚心敬念就可以了。正因为这个方法太简单了,却让很多人不肯相信。

最近,武汉瘟疫肆虐全国。国外一位大法弟子给武汉人打真相电话,给他讲了一个沈阳人用九字真言战胜四天高烧的例子。这个人在新年期间上街购物,回家后从傍晚开始咳嗽、发烧,症状越来越严重,躺在床上起不来,好象内脏都肿了,呼吸困难,咳得很厉害好象要吐血了,全身的骨头都痛,头也痛,还有麻木的感觉,盖着厚厚的棉被还感觉冷!很象疫病的症状。尽管这样,他也没有害怕,就是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持念,坚持念!烧了四天,不烧了,两个星期全好了。说到这儿,对方就接过话茬儿说:“我知道,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事:我的朋友到医院检查,确诊他感染了。我就告诉他念这个(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了,好了。”

念这九个字就能祛病驱邪,这对信神佛的人来说还比较容易理解。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更高的佛法。大法师父赋予这九个字以能量,当然就有了祛病驱邪的作用。关键是心要正,有向善之心;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党、团、队,不要相信中共无限重复的谎言。心不诚,意不坚,一方面迷信、相信共产党,对大法也会不相信,那还想求大法帮助?脚踩两只船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对于无神论者来说,让他接受这个九字真言,就困难一些。因为他们迷信自己的眼睛。眼睛看不见的就不承认,就认为没有。一个无神论者曾这样诘问一位媒体人:“你看见过上帝吗?你看见过神佛吗?”这位媒体人反问他:“你看见过你爷爷的爷爷吗?没看见过,你就没有爷爷的爷爷吗?”如此浅显的问题,竟是许多无神论者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的坎儿。这是中共几十年愚民教育的结果。

我的外孙女刚上初中,她原来和弟弟的保姆住在一起。后来保姆走了,她自己住一屋,总说害怕、害怕,让姥姥陪她住。姥姥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每晚睡前都要打坐炼功。外孙女说,姥姥一打坐,她就感觉很舒服。姥姥就教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几晚,她跟姥姥说,不用陪她了。她已经不害怕了。是什么东西让她害怕?为什么一念九字真言就不害怕了呢?这些用常人的肉眼是啥也看不出来的,但小女孩由害怕到不害怕的感受却是真真切切的。

佛家认为“万物皆有灵”。疾病、灾祸都是有不好的灵体在作怪,其实都是自己现世或往世有不好的言行招来的。这些负面的阴性的东西,只有正面的阳性的高德大法才能将其镇住、驱除或解体。而法轮大法及其“真、善、忍”的理念就是这样的高德大法。这是全球亿万法轮大法弟子用二十多年的修炼实践反复证明了的(在明慧网上可以查到浩如烟海的修炼体会)。法轮大法弟子们冒着生命的危险给世人讲真相、送福音,为的是在劫难到来之前,使更多的人得到救助。

劫难就在眼前,切莫因为贪图眼前的利益而固守中共邪党所灌输的邪恶理念,進而丧失被救助的机缘!(节选)


时事评论:谎言本身就是毒素 真相是最好的疫苗

文: 石辰

一九八六年五一节的乌克兰,当看不见的辐射尘埃雨点般落下时,穿着衬衫的孩子们走过了游行检阅台,那通常是苏联领导人的坐席,但这次却空空荡荡,孩子们的注目礼看到是空空的一排排坐椅。

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所释放的核辐射是二战时期广岛原子弹的四百倍以上,堪称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悲剧之一,上万民众因放射性物质长期受到感染,土地被污染,一夜之间切尔诺贝利成为废城。

当时苏联官员们在做什么呢?首先是隐瞒消息,最早的消息都是外国人披露出来的,但苏联并不承认核辐射。为了害怕人民骚动,防毒面具不敢发给民众,连图书馆里有关辐射的书籍都被撤走,通往切尔诺贝利的电话被切断。

与此同时,当地官员把家人迁出乌克兰,把孩子早早疏散,但民众却被蒙在鼓里,没有采取预防措施,按照上级命令继续游行。他们被要求用铲子清除被辐射污染的草坪,但并不给他们防毒工具,也不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医生在诊断书上也不能使用“急性辐射综合症”这样的字眼。苏联政府表示这里的水和空气是安全的。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会议的一份报告称这种虚假信息“几乎达到邪恶的程度”。当时,核电站的反应堆是开放的,并在持续释放放射性物质,而工作人员未有指令不能撤离。

一名苏联当时的核能研究所所长说,这是一个威权的国家,不是人民的国家,国家永远排在第一位,而人民的性命轻如鸿毛,几乎没有任何价值。人民对上级领导的畏惧远胜于对原子(辐射)的恐惧。

切尔诺贝利事件对苏联的影响是巨大的,人们认识到这个体制无法弥补的漏洞,互相推卸责任,都让某一个环节承担罪责,谁也不想让自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原苏共书记戈尔巴乔夫事后说,切尔诺贝利灾难是往苏联这一巨棺上钉的一颗大钉子。数年之后,一九九一年圣诞夜,苏联轰然解体。

有评论称,谎言已经成为苏联体制的母语,甚至在苏共高压下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从每年“创纪录”的粮食丰收到卡廷森林大屠杀,从古拉格到大清洗……这个体制就是一个黑洞,谎言本身就成为放射性毒物。

苏联堪称人类历史上最碾压人心的政权之一,苏共虽然解体,但共产主义的毒素在中共体制下继续发酵。中共制造的谎言与苏联何其相似:从粮食亩产上万斤到所谓的“文革”,从“六四”没有开枪到非典中隐瞒真相,而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使用上百种酷刑,其惨烈程度超过当年的苏联古拉格集中营……

这次,武汉肺炎从“可控”发展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公共事件,从“没有人传人”到三万多人被确诊,举国抗“疫”但连急救物资都不能及时发放,以及中共各级官员、各类机构推卸责任的丑态令人作呕,同时也让很多人开始反思。

一位九十岁的武汉母亲,为了让已经确诊的六十五岁儿子住上医院,在医院独自守候五天五夜,饿了吃点方便面。许许多多让人心痛的场景,一个个被夺走的鲜活生命,让我们思考,是天灾还是人祸?举国体制为何漏洞百出?中共为何一再隐瞒真相?

二战之后,德国人纷纷睁开了闭上的眼睛;赫鲁晓夫时代,苏联人也纷纷从对斯大林的顶礼膜拜中醒悟过来。中共上台后造成了数千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难道中国人还不应该从它的谎言中清醒过来吗?还不应该从这些生命的代价中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