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3.10)

发表日期: 2020年3月10日
节目长度:33分2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972 KB

31,24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吉林省德惠市五台乡法轮功学员肖永芬,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在吉林长春兰家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二月一日被火化。肖永芬与丈夫孙桂昌二零一七年九月被警察入室绑架, 都被非法判刑七年,孙桂昌被非法关押到公主岭监狱。

- 辽宁省辽阳市65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永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离世,看守所方面说“突发疾病”。于永满本人生前身体健康,被绑架之前每天都会骑车或步行出门讲真相。现在家属已要求尸检,调看看守所监控,并聘请律师讨公道。

- 河北秦皇岛市北港镇法轮功学员徐秀娟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被非法庭审,遭海港区法院、秦皇岛中级法院冤判七年,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石家庄女子监狱十四监区。徐秀娟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被秦皇岛市北港镇派出所所长杨勇和片警刘哲等二十来人闯入家中绑架。

- 河北保定三位法轮功学员韩俊德被非法判八年六个月,李艳秋和孙丽英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韩俊德、李艳秋、孙丽英在一出租房被绑架。

- 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吕厚芬女士在自家门口被南开区国保、广开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南开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份,她的孩子到看守所给她送钱时,被告知吕厚芬已于九月份就不在看守所了。现在才得知吕厚芬被非法判刑五年半,目前在天津市女子监狱。


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西昌市七名好人被构陷到法院

二零二零年二月,西昌市检察院不通知律师就把构陷六名法轮功学员黄彪、赵军、周先蓉、徐绍琼、罗明春、余洪英和一名家属(老潘)的所谓“案子”移交到法院,有当事人的律师向西昌市检察院投诉,市检察院回应承认这个行为违法,他们要纠正违法行为。

其实,整个案子从国安警察二零一九年七月抓捕开始就是违法的。整个所谓“办案”的过程中,国安警察始终不敢公开自己的姓名和警号,不敢堂堂正正地亮出自己的工作证(即使亮相,也是晃一下,不敢让当事人和家属看清楚),非法抄家时没有穿制服、提审办案时也经常不穿制服。

现在了解到,在检察院移交材料到法院之前,市检察院认为这个案子证据不足,已经把案子退回国安警察两次补充侦查,但是国安警察坚持要起诉。另有国安警察面对家属和当事人的追问时,很无奈地把责任推脱给“专案组”。

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彪十年如一日精心照料瘫痪了十年的病妻,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和好丈夫。二零一九年七月,黄彪被国安蹲坑绑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和几万人民币。当晚,法轮功学员徐绍琼去黄彪家时正遇上警察抄家,被绑架。

七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周先蓉和丈夫老潘被带到外南派出所。周先蓉后被转到小庙州看守所非法关押。

七月十九日上午八点过,西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余洪英,把她非法关押在西昌市小庙看守所。

七月二十三日左右,法轮功学员赵军被国安绑架。第二天赵军的母亲家被非法抄家。赵军的母亲八十岁左右了,身体不好,眼睛看不见,赵军就住在母亲家照料母亲。赵军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弟弟,也要靠赵军操心照料。赵军后被释放回家。

八月十二日,西昌市国保大队和西昌市河东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罗明春。


吉林省通化市通化县张巧蕾被绑架构陷 现已回家

张巧蕾,女,四十九岁。二月二十七日,在通化县政府门口,法轮功学员张巧蕾被快大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

第二天,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通化县公安局出动七、八辆警车拉着戴着手铐张巧蕾 ,带了多台摄像机,上大街上,企图制造假证,构陷张巧蕾,让她说都在什么位置贴真相不干胶了,在什么位置发真相期刊了。不说,警察就强行把张巧蕾弄到一个位置,给她录像,诬陷她说曾经在那里贴过真相。

快大茂镇薄利超市和通化县劳动局中间商铺最密集的小巷道里,他们让张巧蕾对着摄像说自己在这个巷道里发真相了。张巧蕾回避摄像,可这伙人用摄像把她围上了,引来很多人围观。张巧蕾就对着围观的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出来就是告诉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记住了瘟疫来时,就能保住你们的命!”就这样在大街上,张巧蕾见人就喊。警察赶紧把她拉走了。

当天下午一点钟,张巧蕾被“取保候审”回家,派出所警察以“钱保”的名义扣押了抢去的三千块钱。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延期关押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近日拒绝释放已经刑满到期的法轮功学员程幼金。该监狱向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政法委发函,以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监狱与地方相关部门暂停实施“必接必送措施”为借口,继续关押程幼金。

以所谓“必接必送措施”无法实施为由,关押刑满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属于多重违法行为。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

程幼金原来是武汉市新洲区第五高级中学教师。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他因为讲真相被武汉市、区两级国保警察绑架,后被非法起诉。律师在庭上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官周杰大发雷霆。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程幼金被冤判四年半。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个被中国媒体称为黄女士的武汉居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从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黄女士原为湖北省宣恩县水利水产局财务股副股长兼出纳,因犯贪污罪获刑十年,后获得减刑,于近日刑满释放。

黄女士二月十八日开始间断性发热五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处于封城状态中的武汉。二月二十二日凌晨两点,黄女士由其北京家属自驾车,离开武汉到京,经体温筛查后入住其家属所在的北京东城区一小区,二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因发热被转运到发热门诊进行排查;二月二十四日被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中国媒体《财新》援引知情人士称,黄女士在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和几任局长关系要好,加之此前单位管理比较松散,她在用钱方面有较大自主性。


河南禹州国保大队中队长王晓伟被举报

河南禹州国保大队中队长王晓伟,近几年来是禹州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尽管大法弟子反复向其讲真相,但王晓伟却利欲熏心、一意孤行,仍旧肆无忌惮的参与迫害。现在王晓伟遭举报。

王晓伟,男,四十来岁,1971年10月生,家住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化肥厂家属院,原是禹州市顺店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因其在邪党打压、迫害诉江民众中表现积极,“成绩”突出(据说因为绑架法轮功学员得力而受到上级的嘉奖,获得所谓“国保卫士”的称号),后来(大概在二零一六年左右)被调到禹州市国保大队,二零一七年任中队长。

近几年禹州国保每次抓捕大法弟子的行动中,王晓伟都冲在前,在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时,他主动、卖力,四下翻找,连面缸都不放过。不仅是法轮功学员的书、炼功用的播放器被抄走,连衣兜里装的默写的大法经书的小纸条他也不放过。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五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三十四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疫情期间村干部们的善举

〖河北来稿〗这几年,我村大法弟子经常给村干部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不要盲目执行邪党上级命令,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一、村书记保护大法真相资料

今年正月,我村两名大法弟子在我村村口贴“肺疫凶猛 自保有妙招”的不干胶粘贴。刚贴两张,当地镇派出所一巡逻人员开车到了跟前,让两名大法弟子把粘贴揭下来,并拿出手机打电话。其中一大法弟子见状,就过去抢他的手机。那人急了,就问是哪村的?那大法弟子理直气壮告诉他:我就是这村的,我们在救人,你不能阻挡,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只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自保。那人不听,就给我村书记打电话。

书记即刻赶到,那人就训斥书记,并让他把粘贴撕掉,之后,巡逻警察看到一大法弟子背的资料包,就让书记把她的包拿掉,那位大法弟子偷偷对书记说:我现在给你,一会儿你还给我,别毁坏大法资料。书记明白后,就故意对她俩大声说:不是告诉你们别出来贴吗?你们怎么不听?现在非常时期,你们还不赶快回家。

就这样,那巡逻人员就走了,两名大法弟子就往回走。书记骑车赶紧追上来,把真相资料还给了她们。两名大法弟子谢谢他,并告诉他:保护大法资料积了大德,我村能有这样的书记,全村人都有福份了!

二、村干部保护了大法宝书

又过了几天,我村一大法弟子因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被夜间巡逻的警察绑架到当地镇派出所。而后,我村书记、公安员及一女村干部也去了。书记想让大法弟子回家,派出所人员不让走,说是第二天送市公安局。

那位大法弟子是我们学法小组得法最晚的同修,平时因她丈夫反对,不让她修炼,看到大法的东西就毁掉,她就把几本大法书经常带在身边保护着。那天晚上,集体学完法、发过正念后,她就去发资料了。本想发完资料,还可以回家再学会儿法,不料出了这状况。

当绑架人员要拿她的真相资料时,她快速将大法宝书揣到怀里藏了起来。就这样,来到了当地镇派出所。当派出所人员说要把她送去市公安局时,她先想如何把大法书保存起来。她就对女村干部说:你把我的大法书想办法带回去吧!事情突然,女村干部不知所措。

这位大法弟子冷静下来后,就慢慢想办法。最后,她借口要上厕所,女村干部也去了,大法弟子就把里边穿的棉坎肩脱下来,把大法宝书包好,交给女村干部,然后走出厕所,回到监控室。

女村干部找到书记,偷偷和他商量后,找个借口,对派出所人员说自己家里有事,让公安员开车先把她送回来,书记在派出所守着。

就这样,在布满监控的派出所里,村干部们一起协商,把大法宝书安全带回了家,又转交大法弟子妥善保存好了。

我村干部们的善举,真正体现了法轮大法好,必将给一方众生带来更大福份。

那位女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在慈悲师父保护下,第二天傍晚,就回家了。


人心与因果

您告诉亲人“九字真言”了吗?

〖中国大陆来稿〗昨天上班,和一个刚从四川老家来的女同事说起到处封城、封村、封路口的,还要量体温,添了许多麻烦。我说:“那些量体温的也很危险,来往那么多人。我们这儿还好,没什么事儿,有些地方就吓人了。那要一被感染,一圈人都危险,都要隔离。”她说:“那倒是真的。我有个表妹夫在政府上班,天天给人家量体温,晚上都不敢回家,住在外面。”

我问她:“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吗?”她说:“知道。你不说倒忘了,你一说想起来了。老家有个长辈叫姑的以前给说过,不过不相信,觉得有点迷信。”我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管用呢。天天在外面跑,真的有危险的。”又给她讲了我亲戚念“大法好”受益的事情,告诉她:“也不是非要你怎么样,只是多一种方法,多一个选择。你想现在身处武汉那个环境的人,哪个不希望多一个方法保命保平安哪,怎么会听不进去这样的话呢。”她说:“那也是。又不用花线,又不费力,就是念一念。”

稍过一会儿,我听到她打电话,接听的是个女声,应该是她表妹了。她说的是家乡话,我听不太懂,只听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几个字,应该是让她表妹告诉她表妹夫要记住,要念一念。听她打完了电话,我称赞她:“你对你表妹可真关心!”

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多少人的疾病得以缓解、消除,使多少人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也给多少人带来福报和平安。明慧网上十多年来的事例不胜枚举,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这样的亲身体会或亲耳听闻这样的真人真事。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朋友,大瘟疫当前,亲人朋友都是我们身边最重要的人,都是我们至亲的人,您能念诵,您能打电话、面对面传送九字真言,就是对“真善忍”的认可,就是对法轮大法的认可。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九字真言当然带有佛法的威力,护佑众生,福佑良善。


一家三口发热后

〖中国大陆来稿〗自企业复工后,我儿媳自我防护意识很强:上班戴口罩,勤洗手,自己带午饭,下班回来后,身穿的衣服从上到下全部消毒,洗头、洗脸、非常有耐心。

可是在二月十五日(周六),儿媳下午下班回来后就感觉身体不舒服,发热,体温37度8,浑身疼痛,没劲儿。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儿子和四周岁的小孙子也出现了此症状,儿子还伴随着咳嗽呕,小孙子也发蔫了,不爱吃东西了,趴在沙发上,叫他起来玩,孩子说他累。他们怕我担心,没有告诉我。

下午三口午觉后,趴在被窝里不起来了,我看见儿子惊恐的样子,我觉的不对劲,就问:怎么了?儿媳才跟我说出实情。我说:别害怕,都起来,别趴着了!咱家五口在心里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没事儿,放心吧!

我叫小孙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他看大法小弟子歌曲视频等,孩子很喜欢看,还不断的跟着唱:“大法小弟子,心随莲花笑,合十捧真心,问声师父好!”我把大法书《转法轮》捧给儿媳看,儿媳静心的看完了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一节。

到了晚间睡觉前,小孙子就完全好了,有精神了,欢蹦乱跳的玩了。隔了一天,儿媳就去上班了。儿子逐渐的也好了,身戴大法真相护身符安心的去工作了。

过后,我问小孙子你咋这么快就好了?孩子说:师父管我啦!我没吃药。还说:咱们有师父管多好啊!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大法师尊保护下,度过了险情。


周口市45岁副市长刘建武履职两天遭恶报死亡

〖河南来稿〗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十四时十六分,河南省周口市副市长刘建武遭恶报突发心梗死亡,年四十五岁。刘建武二月二十六日刚刚被任命为周口市副市长,正式履职,仅仅二天,成了中共最短命的副市长。神目如电,善恶有报丝毫不差,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下场是一样的,没有一个能逃脱的。刘建武作为新郑市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曾在明慧网多次被曝光。

从二零一四年二月至二零二零年二月,刘建武整整七年任新郑市市长、书记。刘建武任职期间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指令,并以“扫黑除恶”的名义,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刘建武任职期间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河南新郑市法轮功学员乔向阳,残疾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被新郑市警方以“扫黑除恶”的名义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

新郑市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丙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就被秘密非法判刑两年。

赵留柱,八十二岁,男,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赵留柱因营救女婿史润山(给公安局送撤案申请书)被新郑市公安局人员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郑州市法轮功学员徐谢洽和新郑市法轮功学员李巧玲,去看望被释放的赵留柱,当晚被国保大队队长樊红彬指使蹲坑的警察绑架,徐谢洽被非法关进新郑市看守所九个多月,李巧玲被非法判刑三年多。

组织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润山(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因此升官做国保大队队长,参与迫害赵留柱、徐谢洽、李巧玲等法轮功学员的樊红彬,没有想到他的生命也因此进入了倒计时,加速度走向生命的终点。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二十一时许,樊红彬在驾车返回派出所途中车祸死亡,终年四十七岁。

作为新郑市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时任新郑市市委书记的刘建武继樊红彬恶报死亡一年后,突发心梗毙命。这就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因果报应。


时事评论:武汉肺炎 中共防控的八大骗术

文: 山河清

中共在新冠肺炎防控中,仍然使用了其在历史上屡试不爽的骗术。不过,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它防控人和信息是主要的,胜于防疫。

骗术一:隐瞒疫情 维稳优先

早在2019年12月8日,武汉就出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而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上发表论文指出,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者发病日期可以追溯至12月1日。

近日,大陆《财新网》重磅报导,早在12月底之前,武汉多家医院已经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样本,送交给基因测序公司检测,得出结论:发现了一种和SARS类似的冠状病毒。此结果立刻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

蹊跷的是,2020年1月初,湖北省卫健委、国家卫健委分别下达通知,要求停止进一步检测,已有的病毒样本一律销毁,不得对外发表相关论文和数据。

12月31日,当地政府通报表示不会“人传人”,来武汉的专家也表示“可防可控”。

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市召开地方“两会”,当局未作疫情通报;武汉大型聚集性活动仍在进行。

当1月20日中共防疫喉舌钟南山在央视采访中说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的时候,返乡潮已开启,疫情从武汉向全国蔓延,感染人数到1月21日突增超过300人,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这距离疫情出现已有40多天。

17年前(2002年)的SARS也是,直到实在瞒不住时,中共才公开疫情。

17年后,2019年2020年之交,中共没有任何变化,在生命与“维稳”之间,中共的大小官员眼中只有“维稳”。因为“稳定”关系到他们的乌纱帽,而万民的性命则连数字都不算。

骗术二:死亡数字

武汉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现在都是一个无法清晰的数字。武汉殡仪部门回答:只有38%来自医院,其他是从社区等处直接拉过来的。

很多患者无法得到核酸检测就已经死亡,而中共为了压低确诊数字,甚至控制核酸测试试剂。

据武汉殡仪馆人员反映,武汉火葬场以前是早晨工作4个小时就足够了,而2020年1月下旬已24小时工作,是6倍数字,而且出现一炉多尸的情况。

一个人死了不是问题,几十万人死了也只是个数字,中共只看重它政权的存活。中共对于生命的漠视,由来已久,从三反、五反、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难以计数的生灵被中共戕害。

骗术三:封锁信息 扼杀舆情

疫情爆发初期有八人因称“出现萨斯(SARS)”,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训诫。而最这八人被证实都是医生。

随后,不断有人因发出疫情真相,而被中共国保威胁或拘留;多名去现场采访报道的公民记者被失踪、遭破门而入的绑架;大量公众号、微博、微信等被封号。

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传播真相的人。文革中,任何有微词的人,二十年来,任何敢讲出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也都被批斗、禁言、判刑、劳教等。

日前,辽宁省卫健委的内部文件,下令要求下级部门销毁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数据。

山东省疾控中心的全省统计日报表显示,内部上报的“当日检测标本阳性数”,即确诊病例,是官方发布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骗术四:隐瞒信息 制造光鲜

疫情爆发初期,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仍照办4万多个家庭的“万家宴”——一场配合政府的表演秀,有居民申请取消万家宴,无果。

随后疫情在社区内爆发,百步亭被直接封闭,一天只给一个确诊名额,社区居民被中共放弃。

进入2月份,当疫情仍在扩大,病例和死亡数字还在不断攀升,中共高层也承认拐点未到的情况下,中共为了保住政权不垮台,强推“大跃进”式的复工复产。官方媒体为此美化疫情数字曲线,营造不断向好的假象。

北京、上海等地旅游景点或市场出现高密度聚集的场面,就是看央视新闻联播的结果。自2月10日中共强令复工后,北京、重庆、广东、山东等地已发生14宗群聚感染事件。中共是在拿老百姓的命赌博,不知情的民众以为瘟疫大势已去,会付出惨痛的生命代价。

疫情严重的韩国,政府宣布补贴居家隔离人士;日本建立一项基金,补贴在家照顾停课子女的上班族;台湾政府拨款10亿台币补贴无薪假劳工,最长期限可达3个月。而在中国,无薪员工得不到政府补贴,返城的农民工,隔离费还得自己掏腰包。

骗术五:转移视线 煽动民族主义情绪

酿成大疫之后,中共高层、卫健委、专家、地方官员相互推卸责任,内斗激烈。近日,喉舌钟南山又代党推卸责任和嫁祸别国,称“病源不一定来自中国”——中共又玩起了转移民众视线,嫁祸国外“反华势力”,煽动民族主义“爱国”情绪的把戏。

骗术六:拒绝捐赠 贪污物资

很多公司和个人捐助武汉的急用物资,只有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才能送达。捐助本身是社会力量的互助自救,为什么还要国家垄断?根本上是中共不希望民间的力量发展起来,哪怕是做公益服务。

中共对内控制,对外排斥。美国卫生及人文部部长阿扎尔透露,1 月6 日、27 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国提出派遣医疗小组救援,均被拒绝。

60 年代大饥荒时,对于苏联提出的粮食援助,毛泽东的回应是:“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视人命如草芥,仅仅就为了自己的面子。

国难当头,中共的官员们却大发国难财。有民间捐赠的大批N95口罩积压在武汉红十字会,因为捐赠者无力支付6-8%手续费,就不把口罩发给医院。各地互相拦截医疗物资的事件频现。网上流传着把捐助的新鲜蔬菜倒掉的视频,网民评论:制造紧缺,才能卖高价配送菜。

骗术七:“举国体制”、“中国速度”

中共对疫情带来的生灵涂炭无感,且没有一丝道歉,反而不遗余力地吹嘘数日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展示所谓“举国体制”的优势,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创造“中国速度”,并以此嘲笑他国。流氓成性的中共,一贯把丧事当喜事办,把百姓的灾难变成给自己庆功,这得有多么的厚颜无耻才能做到?

有人质问,封锁信息导致瘟疫大流行,不正是中共“举国体制”造成的吗?

中共在防疫上错过最佳时机,可是极权封堵倒很有“中国速度”。封城、封路、封村、封户,极端强制隔离;大批逃离武汉的民众在外省遭到围堵、驱逐、抓捕,染病的人被用木板、三角铁把门钉死;来武汉务工的外地人因封城被困,露宿街头,靠捡食剩饭为生;没有口罩的人上街被打倒在地、拉去游街;弱智儿童因父亲被隔离,活活饿死在家中;居民因长久囚禁而崩溃、因得不到救治而绝望,选择了自杀……一幕幕人间惨剧、人道灾难,在“举国体制”下发生。

历史上,中共集中力量办了不少“大事”:1960年代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造成数千万人饿死;1966-1976年,举全国之力制造了“文革”十年浩劫;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集中力量办的最大的事,就是迫害法轮功,导致数百万人失去了最起码的人权与尊严,甚至生命;今天,中共又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成功输出了前所未有的病毒。

骗术八:病毒为党服务 炮制“暖新闻”和“正能量”

不出预料,中共会一如既往地宣传、编造“抗疫故事”,用所谓的“暖新闻”“正能量”控制舆论,给国人洗脑,把这场国难涂抹成取得伟大胜利的又一个传说。一场惨痛的瘟疫,又成了党给自己贴金的道具,好象病毒不是来夺命的,而是来为党服务的。

从1998年特大洪水,到汶川地震,直到这一次的武汉肺炎,每一次灾难都成为中共“伟光正”的背景与陪衬,谎言大行其道,继续绑架十几亿中国人。

从围绕疫情的欺世谎言可以看出,中共系统制造和输出谎言;善良、道德与这个流氓极权体制,有如冰火难融。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让民众替中共陪葬的悲剧就会一直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