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10.1)

发表日期: 2019年10月1日
节目长度:33分2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978 KB

31,27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世人觉醒
人心与因果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洪维声、侯咪拉、侯艾拉、饶晓萍等,近日被非法判刑:洪维声被非法判刑十年,勒索罚款五万元;侯咪拉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罚款四万元;侯艾拉被非法判刑八年,罚款四万元;饶晓萍被非法判刑七年,罚款三万元。他们四人已上诉到武汉市中级法院。洪维声、侯咪拉、侯艾拉、饶晓萍已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五个月。

-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吴井刚被非法判刑六年。九月十七日,律师给吴井刚家人打来电话表示,法院通知太晚,上诉时间来不及。吴井刚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被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警察非法入室绑架、抄家,七月十九日被赤峰市巴林左旗法院非法庭审,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

- 山西省太原市田慧玲、杨勇、周娜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八日被警察绑架抄家,均被非法关到看守所。这是山西省公安厅指挥,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迎泽分局、万柏林分局、尖草坪分局警察同时实施的绑架案。

- 湖北省监利县法轮功学员李大尧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现在病危、命悬一线。 九月十二日,家属去监狱见没见到人,说人已住院,全身瘫痪,躺在病床上起不来,不能说话,没见到人。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方面依然推说不够条件。


大陆综合消息

善良青年刘紫璇、叶琳琳在北京被非法批捕

今年八月七日晚间,北京西三旗派出所警察闯入四位年轻法轮功学员的租住处抄家,绑架刘紫璇(二十七岁)、叶琳琳(二十九岁)、江珊(二十四岁)、王旭辉到海淀看守所。

叶琳琳和刘紫璇拒绝写“转化书”,警察让她们看别人写的所谓“转化书”,让她们看别人已经把责任推到她们身上了,但是这些没有动摇两位姑娘的正信。检察院的人给她们看监控视频,说看到她们在某个小区进出单元,由此判断她们在散发材料,并把据说从“现场”捡回来的材料凑上。刘紫璇说:“我没有罪!”

九月十二日下午,刘紫璇的爷爷、奶奶惦记孙女的安危,从沧州远道而来。第二天,九月十三日,他们在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见到了负责警察刘正龙,刘紫璇的奶奶洒泪说:“孙女是个好孩子,名牌大学毕业,没有了妈妈,按真善忍做好人,提升自己的道德,大法是被迫害的,希望能明辨是非,送好人去监狱是有罪的。”刘正龙一直“爷爷、奶奶”的叫着,送出门来,但就是不肯答应放人。

刘紫璇的父亲刘泽生坐在外面车里等候,爷爷、奶奶上车后,忽然看到一些穿黑衣的人跑来,挨个看车,最后敲他车玻璃,让他下来,说是沧州驻京办的、沧州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的人,让他下来照个像。刘泽生锁死车门,并说:“我父亲岁数这么大了,身体不好,出了事,你们谁签字负责?”随后开车带父母离开。

后来刘泽生打电话给沧州驻京办的李姓队长,简要说明大法是正法,是被迫害的,希望李姓队长了解真相,并恳请能帮助女儿获救。李姓队长意思是理解家人的心情,但是要想出来,得写“转化书”。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指导修炼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往哪里转化呀?!

直到九月十七日,律师再去会见刘紫璇,才知道她早已被非法批捕,但是没人告诉家人。被非法批捕后,刘紫璇转告奶奶和爸爸:“不要怨他人,不要记恨别人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要善待。”

目前另外两名年轻学员已回家。


武汉当局借军运会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

武汉将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举办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中共邪党一贯做法是:在哪个城市举办大型活动,就利用来加剧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三月份,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湖北省遭绑架的人数排名第三,武汉市十七人被绑架,是绑架人数最多的城市。

自二零一九年五月以来,武汉市东西湖区陆续有社区人员上门骚扰小区居民。从八月份至今,在普通民众已基本没有被上门骚扰的情况下,却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敲门或电话骚扰。有的学员被多次上门骚扰,本人或家人被问话、被录音、拍照。有的学员的住家附近有社区或可疑人员监视、观察等。东西湖区现已知被骚扰的学员至少有二十人次。社区人员还说,要开军运会了,这两个月不要出去。

武汉中共人员以“开军运会”为由迫害法轮功学员部分案例,此处略(全文见明慧网)。


青岛周明兰身陷囹圄 律师依法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上午,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在普东公安监管所对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周明兰开庭。律师依法为周明兰作了逻辑清晰的无罪辩护,周明兰的丈夫作为亲属辩护人也当庭递交了无罪辩护词。

宣布开庭后,法官王德成首先问:“周明兰,你认不认罪?”周明兰大声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无罪。”

接下来,公诉人对周明兰散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为由,依据《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进行指控。

周明兰当庭辩护说:“我修炼法轮功之前,得了多种病:风湿病、妇科病、胃病、乳腺增生、乙肝,我的腿有伤残,医院都治不好。在二零零九年修炼法轮功后,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与人为善,不长时间我的腿好了,我身体其它的病也好了。我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周明兰的丈夫作为家属辩护人说:“我老婆是好人,没有罪。”并当庭递交了辩护词。

律师当庭辩护指出:公诉人对周明兰的指控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周明兰的行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是周明兰不认罪,是周明兰根本就没有罪。公诉人是错误适用法律。

有些人认为:国家已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其实国家根本就没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邪教”之说是江泽民个人的诬蔑之辞。然而,个人讲话和媒体报道并不是法律。中国《宪法》第八十条、八十一条规定了国家主席的职权。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是没有权力作这样的认定的,这只是江泽民的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国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这是中国唯一一部认定邪教组织的文件,这其中没有法轮功。在迫害法轮功十五年后的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晚报》又公开重申了公安部的这个通知。这个通知实质上否定了江泽民和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辞。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发布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公布《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该决定第99项、第100项分别明确废止了一九九九年发布的两项关于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也就是说出版法轮功书籍在中国是合法的,那么,周明兰散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天赐洪福》、《明白》等,也是合法的。

最后律师说:我知道各位,法官,检察官,警察你们工作繁忙,希望你们把有限的精力惩治贪污腐败的,打击黑恶势力的刑事犯罪,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秉公办案。

辩护律师从始到终声音洪亮,正气十足。在场的法官、检察官、警察及旁听者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律师有理有据、铿锵有力的无罪辩护。就连庭外执勤的警察听到辩护律师那句句掷地有声的精彩辩护,都时不时的从门外探进头来聆听一会儿……

庭审结束后,周明兰的丈夫佩服的竖起大拇指说:“律师讲的太好了,太精彩了。”

今年五十七岁的周明兰是四川库区到山东来的移民,现住青岛市胶州市北关耿家庄村,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前,家庭破裂,身体伤残;修炼后,家庭重圆,四级伤残的腿好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师父救了我这个苦命人。二零一九年三月十日,周明兰被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看守所。


湖南岳阳市冷雪飞起诉人社局非法停发养老金案开庭

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冷雪飞起诉岳阳市人社局非法停发养老金行政诉讼案,于2019年9月19日在岳阳市君山区法院开庭,律师依法指出,养老金本质上是原告的合法财产,被告无权停发及要求原告返还服刑期间养老金。

原告律师依据《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立法法》等法律质辩了岳阳市人社局凭劳社厅函[2001]44号文件和湖南省的一个相关文件,扣发原告的退休养老金是违法的;被告的所谓“法律依据”违法规定的“享受基本养老金人员服刑期间不发给基本养老金”是无效的。

双方律师按程序质辩后、法官没有当场宣判结果,只说合议后择日宣判。但是在开庭完毕,旁听等人散后,有人无意中听到法官跟人闲聊说:这个案子政法委、610老给他施压。

早在在2019年5月初,原告律师带上相关资料到法院办理了立案手续,不久,法院审判长毛学文打电话给原告律师:要求给原告做工作撤诉,还说反正不会判你赢的,这是政法委的意思。原告不同意撤诉,直到2019年6月中旬才正式立案。

冷雪飞,女,五十六岁,原湖南岳阳市城陵矶粮食仓库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二十年来,冷雪飞遭受了共产邪党非人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两次,身心受到很大摧残。丈夫无法承受这种精神、名誉、经济上的压力,与她离异,她既没有住的地方,生活也无保障。二零一八年六月至今,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她的退休养老金,她多次找岳阳市社保局协商无果。年近花甲之年的她只得寄人篱下,孤独飘零。


举报黑龙江省应急管理厅厅长赵中超

赵中超,从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分别任鹤岗市公安局局长、双鸭山市公安局局长、大庆市公安局局长、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其所在部门均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属单位。据明慧网报道,赵中超任职期间至少有一百六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赵中超多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提供他的背景资料及犯罪事实。

赵中超(Zhao,Zhongchao),一九六四年四月生(日不详),原籍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现住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现在工作单位:黑龙江省应急管理厅,职务厅长。

二零一四年,赵中超任双鸭山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双鸭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有密谋的绑架15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对17人非法抄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孙淑杰在被绑架几日内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公安局仍拒不放人,后孙淑杰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五年,赵中超任大庆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有至少110名法轮功学员因依法“诉江”被绑架,大多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还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事拘留。

二零一七年,赵中超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期间,仅在一月十八日一天内,哈尔滨市有1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八月三十一日至九月二十二日,哈尔滨市依兰县、桦川县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二月,哈尔滨依兰县13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法院。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七十五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八十九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水果摊贩说:下次一定来哦,我等着你

〖大陆来稿〗八月十五前的一天,我去集市水果摊买了一个大西瓜,一共十六元。我给了摊主两张十元的,又拿出一个一元的硬币递给他。他没接,一手拿着两张十元的钱,一手把斜挎在身上的钱包的拉链全都拉开,钱包里满满的、乱七八糟的钱马上象要掉出来似的。他扒拉了一会儿,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十元的递给我。

我说:小伙子,你找错了,这是五十的,我给你的是两张十元的,你找给我五元的就行了。我是修大法的,大法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让我们事事为别人着想,做个好人。你看你给我五十元,还搭上个西瓜,你一天能挣多少钱啊?干买卖多不容易呀!

小伙子举起手看了看五十元的钱,又举起另一只手看了看那两张十元的钱,不好意思的说:大姐,我心情不好,中午喝酒喝多了,心里难受就喝多了。说话间就把手里的钱装進包里,从包里另抽出一张五元的递给我,也不去接我一直递向他的那一元的硬币,我把一元钱放到他的手心里,然后接过了五元的钱。

望着小伙子,我微笑着说:把钱包拉好,钱别掉出来了。又接着说:小伙子,别不开心,高兴点。生活本来就是应该幸福美好的!你看你有这么个水果摊不挺好的吗?当你不开心时,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开心的,就会帮你解除烦恼!小伙子,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入过党团队吗?我帮你取个化名退了好吗?

小伙子问:我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我告诉他:那是因为江泽民出于妒嫉心而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而共产党讲的是假恶斗,你看自打江泽民打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假货遍地,无官不贪,没人敢说真话,没人敢做好人,就是有人在大街上摔到了也没人敢去扶吧?

小伙子深有感触的说:嗯,是没人敢扶,怕被讹呀!我说:是呀,若在迫害法轮功前就没有这样的事,那时在中国大陆就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功,人人都在做好人,与人为善,社会风气在提高,道德在回升,人心在向善。而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社会道德在败坏,人人为近敌,不敢行善。而我们法轮功学员却一如既往的行善做好人,做为别人着想的人。我修炼之前,别说你给我五十元,给一百元我也接着了。他很认真的听着、沉思着。

我问:小伙子,你姓什么?你入过党团队吗?他说:我姓王,小时候戴过红领巾。我说:那好,我给你起个化名叫王幸福把你入过的队退了吧?希望你以后生活幸幸福福的。他一听,有些激动的大声说:我叫胜利!王胜利!就叫胜利!我真叫胜利!我的真名就叫王胜利!我听后笑着说:好,那就用王胜利给你把队退了。你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和不高兴的事,一定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了解了解法轮功,看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要明白真相。

小伙子说:记住了,咱们下次再聊啊!下次你回娘家时再来买我水果!大姐,下次一定来哦,我等着你!我说:好,一定来。

走时,回头向他竖起大拇指并做了一个要坚强的动作,他笑了,也竖起大拇指向我回了一个一定坚强的动作。


中共“老区”退党潮

〖大陆来稿〗我们村的东边自古就有两座高高的土崖:一座是黄土崖,一座是红土崖,村里老人说这是老天爷给的两座宝山:用黄土崖的土打土坯,十分坚固,修房盖屋;用红土崖的土掺上煤粉和煤泥、做煤球,烧炉子做饭取暖。

一九七七年,中共邪党公社书记说是上面指示,要在山区炸山造地,要把我们那里的两座土崖炸平,造一块平原出来。当时爆破人员在两座土崖上打好眼儿,装上雷管炸药,土崖上一声巨响,烟尘遮挡了天幕。只见烟尘之中,两座土崖纹丝不动,却有一块锅盖大小的黑东西飞了起来,像炮弹一样冲过山沟,向着村庄疾射而去。村东邪党村支书家院子外面有一棵老榆树生得高大,那被炸起来的一块硬土块砸在老榆树的树干上,然后一块变成两块,一左一右,同时打在了路边俩个正在卖猪的外乡人身上,俩人当场死于非命。发生了这样的惨事,“战天斗地造平原”现场会只好灰溜溜收场。

在中共邪党搞暴力革命夺权的时期,中共党魁曾经在这一带山里躲藏,夺取政权后,就把这里视为给它带来能量和好运的所谓“革命老区”。不惜巨额资金,在这里大兴土木,修建了大型洗脑教育的基地,搞红色旅游。后来,当地各乡各村为挣钱,也都发展旅游。但民间集资甚至地方政府修建起来的都是道观、寺庙之类,甚至把几十丈高的整座悬崖雕刻成巨大的观音菩萨像,香火竟然很旺盛。那些寺庙还都雇请了和尚道士,住在里面,与那些红色的东西分庭抗礼。显然,一旦中共的高压控制稍微放松,正常人信仰神、依赖神的传统文化就会自然回归,即使经过“文革”的彻底破坏依然如此。

正因这个道理,令人道德高尚、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在九十年代一传出,很快就传遍了全国,而且在世界各地受到普遍欢迎。那时,我已经从家乡的政府机关调到市里来工作了,有幸较早修炼了法轮功。山里出来的人比较看重乡情,互相来往比较密切,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变的健康乐观的情况,很快被乡亲、家人、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们知道了,他们也都来修炼法轮功;大家修炼后也都把自己得法受益的喜悦和别人分享,于是越传越广,法轮功就开始在我们山里老家广泛洪传,越来越多兴盛。

即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旷日持久的高压和残酷迫害,也未能让山区的乡亲们放弃修炼,相反,因为大法教人提高心性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修炼的人不仅自己坚持,而且不停的传播弘扬。所以即使面临着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也已在大山深处生根开花,悄悄令人和社会发生着改变。

二零零四年海外大纪元编辑部发表《九评共产党》后,国内掀起了退党大潮。我们本地法轮功学员也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自己凡所遇到的人都想办法去讲,我的同乡亲朋,包括过去在乡里县里结识的领导、同事,不管现在当了多大的官,发了多大的财,绝大多数都表示相信法轮功,欣然同意“三退”;有人胆子小,诚心相劝多了也都退了。

我回到家乡讲真相,所到村庄寨子,不论新老村支书、村长、小学校长、大队会计、民兵等等,几乎没有不同意“三退”的。普通村民那就像等着来退党一样,退的就更多了。有的人还说:“你给我用真名实姓退,我不怕!早看明白了,谁跟着共产党都会遭天打五雷劈,我就信你们法轮功!”

更多的人表示:过去爷爷奶奶都无私支持共产党,听信共产党的宣传灌输,几十年不停,经历它搞荒唐的运动、整人、迫害人,战天斗地,祸害咱老百姓,被祸害了也不动脑子,就以为这个党是好的,干这么多丧天良的坏事是因为它里面有了坏人了。现在看《九评共产党》了,知道这个党本质就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邪灵;要不解体它,咱老百姓不会好,中国也不会好。即使那些一时得了利益,当了官发了财的,不定啥时候也会被共产党祸害,家破人亡,就像当年的卖猪人,一块土坷垃飞来就要你的命。

现在我们那一带山村,无论在田间、街巷、集市,还是乡镇机关、学校、农家小院,你遇见的人别看他嘴里说什么,十有八九他是让法轮功学员悄悄给做了“三退”的。被中共视为根基命脉的所谓“革命老区”其实早已名存实亡,不复存在了。


人心与因果

邻居说:“我为你们点赞”

〖辽宁来稿〗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上午十点左右,我在家附近桃园里干活,忽然听见家那边啪啪作响,一看原来我家房西头的电线杆上的主线与接电表箱的电线混线,蓝色的火苗顺着电线杆的电表箱飞速闪过,只听“嘭”的一声,电表爆炸,之后,黑烟越来越大。

心想坏了,是邻居家西院的草垛被引着了,我快速往家跑,和儿子一起放好水袋,一推电门,没电了,这才意识到,电表箱的几户电线都被烧毁,火已过了房顶。

我说,快拨打119,儿媳妇打了119。这时后院大叔家库房窗下的另一堆豆秸也被引着了,由于当时这户人家都不在家,去市里送货了。来看热闹的人真不少,可没一个想办法的。

儿子着急的说,窗子都烧着了,房顶还是草蓬盖的,怎么办?我说:“你快回家打水来,我翻墙進去。”進去后,看见农用物资都在里面,到窗口,见窗下还有一堆豆秸,火苗直往屋里窜,屋里烟雾弥漫,喘不过气来,我便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帮我!

话音刚落,只觉一股风呼的一下,窗外大火离开库房一米多远,向东边扑去。屋里的烟雾也小了许多,我一边拍打窗上的火苗,一边用力打开铁丝拧的窗户,儿子打来水浇灭窗上的火,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两辆消防车才赶到,灭完了火,一名消防员对我说:“你家的火灭完了,你检查一下。 ”我说:“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我不是主人,主人出去送货了。”他问:“你是亲戚。”我说:“我是邻居。他说:“你这样的邻居很少见的。”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他说:“对了,我在市里遇到修炼法轮大法的大姨,心地也很善良,法轮功真了不起。”

送走了消防车和围观的人,后屋的邻居刘老师过来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我为你们点赞!”


四川省会理县检察员易昌桥遭恶报身亡

在四川省凉山州“火把节”放假期间,会理县检察院公诉科人员易昌桥在巴中溺水身亡。

易昌桥生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有法轮功学员给他当面讲:不要参与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却说:“不管你是威胁我,还是劝我,我做的事,我自己负责。”没想到一语成谶。

易昌桥死前买车又买房,准备好好过他的小日子时,不想厄运降临,他用自己的生命做了代价。作为修炼人,我们深感惋惜和遗憾,惋惜他受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了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牺牲品,遗憾的是我们没能使他明白真相,没能救了他。

易昌桥,男,汉族,一九七八年九月出生,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人,二零零九年一月参加工作,本科学历,生前任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易昌桥在任职期间,至少对八位法轮功学员进行诬陷起诉:

经检察院易昌桥的起诉,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会理县五位老太太被法院冤判:马凌仙一年零四个月;罗继平、董秀琼、郑琼三人各一年;沈佳凤一年,缓期一年执行,并因此二零一八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会理县国保大队、派出所将花晚霞、崔德利、张惠琼三位老太太绑架到公安局后,抢走她们的私人物品,并把她们关押在看守所。经会理县检察院易昌桥的非法起诉,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会理县法院对崔德利非法判刑三年,对花晚霞、张惠琼分别判刑三年零三个月。

案子还在检察院时,律师到检察院见到易昌桥说:“这个案子是冤案。”他说:“我是依法办案。”律师对他说:“按现行法律法轮功并没有违法。”并强调易昌桥做的事是违背宪法的。易昌桥却说:“上级叫干的,我也要吃饭。你们认为我违法,你们可以去告我。”因为他的强硬坚持,跟随江氏集团诬陷好人,给数个家庭带来创伤,造成母子分离,古稀之年的老太太被送进监狱承受刑罚之苦。

古人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万事皆有因果。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益的好人。与大法为敌是危险的。诬陷、迫害好人,是要遭天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