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9.10)

发表日期: 2019年9月10日
节目长度:21分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91 KB

19,81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七十岁老年法轮功学员马蕴华,被非法判九年、勒索罚金两万。马蕴华要求上诉。马蕴华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马蕴华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遭非法庭审至今近九个月,这期间她多次上书法官,阐述自己的修炼合法,要求无罪释放,索要被克扣三年多的养老金,均石沉大海。

-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李延春与妻子裴玉贤,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在昌黎县法院被非法开庭,所谓的“法官”不让当事人说话,阻挠律师辩护,草草收场。八月二十七日,昌黎县法院开庭念判决书,非法判李延春七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万元;裴玉贤四年,勒索罚金五千元。夫妻俩当庭表示上诉。

- 重庆市江北区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兰太莲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金五千元,随后提出上诉,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不依法纠正冤案、假案,驳回上诉。兰太莲老太太一直处于“取保候审”的状态,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劫入合川区看守所。

- 安徽省合肥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国珍与80多岁的丁子清女士于2019年5月22日在合肥市蜀山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四个月、两年,并勒索罚金。丁子清2018年6月23日与李国珍在肥西县被绑架。


大陆综合消息

河北女青年在北京被绑架 父亲去找女儿被扣留

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李爽,今年二十八岁,在北京一家电子产品公司打工。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半,她乘坐北京121路公交车时,突然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派出所警察拦住了公交车,把李爽劫持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李爽的爸爸李国林和一位亲戚前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派出所打听女儿的情况,从早上九点进去一直没有出来,那位亲戚当晚九点才放回,李国林已被非法扣留至今已超过二十四小时之多,警察已经严重违法。李国林的妻子当晚给派出所打电话要他们放丈夫回家,其中一个警察态度蛮横地说:让他回家?你来接他呀!你在哪?你在家吗?这明显是威胁。

据悉,李爽、刘春爱、闫勇和岳利永夫妻均遭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据悉,李爽被非法提审四次,给警察讲真相,堂堂正正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现在李爽的父亲李国林又下落不明。李爽的妈妈思念女儿、牵挂丈夫,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北京大法弟子在派出所讲真相、否定迫害

8月20日北京丰台区某小区杜姓同修家中,突然被丰台区某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领头的是副所长当场非法抄走多本大法书籍、小收音机、周刊等物品,并将三位正在学法的同修绑架至派出所。

三位同修一直不配合邪恶,保持正念,在派出所一直讲真相,把通告告诉他们,让他们给自己留条退路。其间共劝退八名(两个警察、五个保安、一个世人)使他们明白了真相。

在深夜11点多杜同修的儿子、女儿来到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和他们谈了大约20多分钟,被告知杜同修要被非法拘留14天、王同修是第二次被绑架,因为是70年大庆前夕,所以比平时都严。

三位同修听后都不承认这种迫害,齐发正念一个多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大家的正念中解体了派出所所说的杜同修要被非法拘留14天的说法,于次日凌晨3点左右被家人都接了回家,谁也没被拘留。


举报原深圳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施志刚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这一消息发布后,明慧网陆续收到中国民众的举报信,原深圳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施志刚被民众举报。

施志刚,Shi,Zhigang,出生日期:1958年9月;出生地:湖南省常德市。施志刚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任南山公安分局局长,后被提拔为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起又被升为深圳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第一副局长(正局级),主持迫害法轮功。施志刚长期主抓深圳市国保支队、市公安局610、维稳处工作,是深圳市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所谓“深圳市法制教育学校”(深圳西丽洗脑班)是一个明里打着法制旗号、暗里违法犯罪的黑监狱,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零年已非法关押、迫害过八百多人,至今它共计残害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施志刚及其治下的国保大队对此犯下不可推卸的罪责。有资料显示,二零一二年,迫害一个深圳户口的法轮功学员,深圳洗脑班就可以得到七万元的经费,由深圳市政府财政支出。大力抓捕好人可以捞钱——这与施志刚因貪腐受到公安部党内警告处分的新闻报道高度吻合,可想施志刚属下的国保大队能干出什么事,制造多少冤案。

施志刚及其下属国保、“610“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社会行径至今没有收敛。二零一八年遭绑架和非法批捕的深圳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一人,遭非法庭审(尚未宣判)的有五人。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九十五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零一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中国游客说:再不退党就晚了

(明慧记者伦敦报道)二零一九年八月底,来自欧洲各国的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在英国伦敦,参加一年一度的欧洲法会和包括游行、集体大炼功、烛光夜悼等系列活动。这些活动不仅引起了英国民众的关注,也吸引了大陆游客和海外华人的目光。

一家从美国来旅游的华人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后,觉得很好,说在美国也见过法轮功游行。一对刚从中国大陆到伦敦的母女不停地给法轮功学员游行队伍拍照,与学员交谈后,她们很高兴地用化名退出了中共组织。之后,她们表示回去会告诉亲朋好友。母女俩很愉快地跟法轮功学员告别,表示还要继续观看游行。

一位六、七十岁的大陆游客遇到法轮功学员后,学员跟他讲什么都爱听,提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以及中国百姓的迫害,他说,“现在看得特别清楚,我老早就盼着它(共产党)完了,现在它真的时日不长了。你讲的我都明白。”他说,“我比你体会还深,我就在它眼皮底下,在那生活,所以共产党什么样,我非常清楚。”

法轮功学员跟他提到退党的事,他说,“如果现在要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晚了。要不退出来就晚了,再不退就晚了!”法轮功学员问他,“您已经感到这个紧迫感了?”他说,“我早就感觉到了。我早就盼着它完,它老不完,我有点着急。现在您看这形势,(中共)说完就完了。”

刘先生带着很明显的大陆北方口音,他看到法轮功学员感觉很好,觉得人应该有正义。他说自己的大姨就是法轮功学员,“她没干什么,就是出去发个传单,就被抓进(监狱)去了。”

对于中共迫害法轮功,不让人修炼“真、善、忍”,刘先生说,“那你说它(中共)还能行吗?我不给它党费。”学员建议他退出中共,告诉他用化名就可以,他很高兴地同意退出中共,并谢谢法轮功学员。

刘先生还说:“我们在内地公园里都不敢说这些,陌生人盯着你,如果说了什么,一提溜就给你提溜走了,把老百姓都当成牛鬼蛇神。坏人早就横行了,老百姓叫它(中共)给收拾苦了。”

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如果人人都修炼“真、善、忍”,世界就安宁了,他也赞同,“真和善,都是好的,你得善良,不善良得折寿哇。人图个啥,不就图个乐呵点儿,长寿点儿。”他认为中共不让人修炼“真、善、忍”,假恶暴就横行,“现在(中共)就是横行。内地老百姓象我这个岁数的,是凡退了休的,六十岁以上的人,都象我这样(的想法)。”法轮功学员请他代向他的大姨、国内的法轮功学员问好,他高兴地答应了,并跟法轮功学员愉快地告别。


看真相故事片 解决了工程安全隐患

文: 大陆大法弟子家属

我的妻子是修炼二十年的大法弟子。最近我萌发出想修大法的念头。妻子鼓励我把最近发生在工作中的事情写出来,感谢大法教我做个有益于他人的好人,同时也要把希望的种子传给他人。

我是做建筑结构设计的高级工程师。二零一九年三月的一天,一家建筑设计公司临时紧急委托我单位,私下帮助设计一栋楼(图纸上不用签我们的名)。因为这家建筑设计公司在做一片住宅小区的工程,工期紧、干不完。我负责画这栋楼地上部分的图纸,另一位工程师负责计算的工作和画地下部分。那家建筑公司给出了计算模型与画图的标准。

我画到顶层时,发现有些问题。把对方公司的计算模型找出来看,发现他们的计算模型有问题。这个坡屋顶的起坡点有些特殊,他们那么计算显然不对。

我提醒我单位负责计算的工程师,告诉他对方的计算模型不合理。但是这位工程师并没有理会,对方公司的这片住宅小区那么多栋楼都是这么设计的,他懒得管。另外,他整天忙着炒股票,闲暇时在网上看电影,觉得设计一栋楼没多少钱,又不签自己名,没责任。按常理,我是不负责计算的,更没有我的责任了。

晚上回家,妻子在看法轮功真相故事片《为你而来》,我也跟着一起看起来,影片真实感人,讲的是一个自私霸道打骂妻子的混混变成一个戒烟酒、有责任、为他人着想的法轮大法修炼人。法轮功学员为说一句真话,放下生死走上天安门的故事,深深的震撼我的心。我知道这都是真实的,因为妻子就是从中共这场迫害中走过了二十年。

影片中高层生命为救众生下走人间。我在梦境中也出现过这种场景,梦中我是有翅膀会飞的,可是越来越沉,飞不动了,一层一层往下沉,和我一起下来四个人,最后都降到人间,我非常渴望回归。我也要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我跟妻子说:“等我干完这个工程,单位没啥事了,我也想看《转法轮》。”

第二天上班后,面对这个工程,我不再认为“这没有我的责任、不是我该管的”,还突然感觉到买这片房子的老百姓很倒楣。这个工程在辽宁省的一个三线小城市,老百姓买一套房子可能要用一生的积蓄。更严重的是安全问题。设计人员懒惰不负责,再加上施工时的偷工减料,问题叠加在一起很可能出现安全隐患。在中国大陆,不断曝出房屋没盖完,就出现安全事故的新闻,而且还是很大的房地产开发商。都是因为整体社会道德水平下滑,人人都向钱看,抢工期不负责造成的。

于是,我自己重新建了计算模型,结果发现那家建筑设计公司的计算模型问题很大。他们计算的坡屋顶下的梁,是四百毫米高。其实换成六百毫米高的梁都有问题。而且那个位置的集中力很大,如果发生事故,会没有预警的突然断裂。

我再一次和我单位负责计算的工程师提出这个问题,并把计算模型和结果给他看,讲明利害关系。现在的人,对于给自己提意见,大多很反感。但是我不能怕自己给人提出问题之后招人烦。我得替买房子的老百姓考虑。

他听后,没有生气,拿起电话,与委托我们设计的公司联系。对方的负责人认识到问题很严重,说要重新考虑怎么解决,还说:那片小区的图纸,都经过施工图审查机构审查通过了,竟然谁也没发现问题!

我回家跟妻子说:“我得感谢大法师父,我只是有了想修炼做好人的愿望,师父就帮助我解决了工作中的问题,让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那片住宅小区的百姓解决危难于未然。”


人心与因果

诚念“法轮大法好” 肿瘤消失

〖大陆来稿〗半年了,上中学住校的外孙女经常肚子疼,吃东西经常吐,不得已,她的妈妈只好天天晚上把她接回家:吃药、吃热乎乎的饭,早晨又把她早早送回学校。几次三番找医院看大夫,疼痛时轻时重,孩子的身体每况愈下,功课落下不少,家长急孩子更上火。地区医院、二院、四院都去检查了,检查结果,三个医院三个结果。

孩子的爸爸只好带着孩子到省儿童医院,经过系统检查,确诊为卵巢囊肿。瘤子6.3cm x 4.9cm,必须得动手术了,但省儿童医院病号太多了,要动手术还得有一段时间。没办法,孩子的爸爸只好托关系找门子到了省二院,复查后,熟人大夫说:“下星期五做手术,下星期三来再来复查吧!”

看到从省城回来的外孙女,又黑又黄的小脸满脸透露着无奈消沉与痛苦,我感到很心疼。我告诉孩子:“孩子,许多有大病的人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得到了神佛的护佑,病好了。你就诚心敬念吧!”我让孩子的母亲也跟她一起念。

说来真是神奇,念着念着,外孙女的肚子不那么疼了,念着念着疼痛消失了。六月十四日左右,他们又来到省二院,复查完八项时,大夫带着几分诧异与兴奋的说:“第九项检查完,你们可以回家了。”

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肿瘤就没了,这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但这确实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不争的事实。六月十五日左右,外孙女一家人满怀对大法的感恩回到家乡,外孙女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返校上课了!


曾经行恶未忏悔 合肥市汤道宏遭报瘫痪

〖安徽来稿〗汤道宏,男,原安徽合肥市原皖江机械厂保卫科科长,现已退休。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瘫痪。

皖江机械厂原来是军工企业,一九九三年军转民,从大别山搬迁至合肥市,但军工的编制还保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当时的厂保卫科科长汤道宏与“610办公室”配合多年,积极参与迫害该厂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进行绑架、抄家、关押、折磨、强制洗脑。

汤道宏的妻子在七二零前也炼过法轮功,邪党迫害后,汤道宏就阻止妻子继续修炼。

二零零零年,汤道宏对去北京上访的皖江厂法轮功学员实行抄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皖江厂法轮功学员曹越秀、何永生、张武顺、卞茂林等在户外炼功,汤道宏参与对他们的绑架、关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汤道宏带领“610”人员上门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武顺,导致张武顺被迫离家,流落在外。

二零零二年底的一天晚上,皖江厂保卫科人员伙同“610零”办人员、110警察、七里塘镇派出所警察包围了张武顺的家,先将他绑架到鸿兴宾馆洗脑班迫害,后勾结法院,对他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四年以后,汤道宏又多次配合“610”,抓捕法轮功学员曹越秀、郑述存、孔德文、郑亦华、李云、汪运珍、杭霞、陈元兰等。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数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多年,其中孔德文在劳教所被迫害致双眼近失明、行动困难;李云的父母、弟弟、丈夫因迫害而遭到巨大伤害,先后失去生命。

从古至今,诽谤佛法、迫害佛法修炼人的罪恶极大,必遭天谴,谁也逃脱不了。在二零一八年九、十月之间,汤道宏在一次饭局中喝醉,下饭店楼梯时一脚踏空,摔坏大脑,送医做了脑部手术,至今还在深度昏迷中,住院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