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9.3)

发表日期: 2019年9月3日
节目长度:25分2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831 KB

23,78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北京法轮功学员陈彦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被石景山法院冤判四年,非法关押到北京市女子监狱。目前家人正准备上诉。陈彦是北京九中初中部化学老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在街上向路人免费赠送新年挂历,因为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信息,被非法关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

- 姜世林是辽宁省庄河市刚毕业的一名大学生,了解法轮大法真相,其实他连法轮功的炼功动作都不会,法轮功的书也没看多少。姜世林出于对法轮功的好感和热心,用QQ在手机上传递翻墙软件和真相,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跟踪迫害,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16监区。现在绝食反迫害已二十多天,要求释放。

-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法轮功学员刘秀荣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被淄川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刘秀荣已上诉。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淄博市淄川区国保大队韦国宁等警察绑架刘秀荣,勒索家人二千元钱后所谓“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四月,韦国宁的多个警察多次到刘秀荣家中骚扰和所谓的“问话”;五月上旬,刘秀荣被非法起诉到法院,六月二十日被淄川区法院非法庭审。

- 广东广州市八位法轮功学员八月十六日被非法逮捕,其中王雪祯79岁,林作英80岁,曾加庚77岁,梁惠婵77岁,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80多岁。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由公交分局黄沙站派出所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非法立案构陷,于七月九日、十日实施绑架。据称警察怀疑他们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要找到所谓的“源头”。


大陆综合消息

人人称赞的善良女士戴礼娟被迫害致死

近日遇到一位女士,她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戴礼娟的。我说看到网上有报道已经被无锡市610人员迫害致死。她说戴礼娟是她的同学,戴礼娟可是个真正的好人,有一天在菜市场看到一位老年人手里拿了一张一百元的假票,老人的手紧张的发抖了,戴礼娟把自己的一百元真票换给了那位素不相识的老人,并把假票当场撕掉。戴礼娟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

这位妇女说,认识戴礼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好。戴礼娟原来胃病很严重,炼法轮功不久,在单位上班连男人干的重活她都抢着干。中共的谎言对我们这些知情者不起作用。

戴礼娟原是江苏无锡第一副食品商店员工,因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遣返后曾被非法拘禁在无锡市精神病院(七院)四个月。二零零三年三、四月份,曾被关在无锡洗脑班、徐州洗脑基地。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戴礼娟在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北塘派出所恶警吴健暴打,被绑架到北塘区公安分局,恶警们对她持续毒打,不得不一夜送两次医院,持续迫害了三天三夜,恶警们见她真的生命垂危,让家人去公安分局接人。当时年仅四十岁的戴礼娟全身瘫痪、肌肉萎缩,说话也很艰难,手指弯曲不能伸直,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这八年中,戴礼娟女士没有说过几句话,生活一直不会自理,全靠七十多岁的母亲照顾。


不符合起诉条件 深圳法轮功学员豆君重获自由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深圳法轮功学员豆君的所谓案子被撤诉。同日上午,被剥夺近两年自由的豆君,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深圳南山区看守所的大门。

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上写道(大意):经过几次退侦,补充侦查,南山区检察院认为,深圳南山区公安分局认定的豆君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按《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规定,决定对豆君不起诉。

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也出示了《刑事裁定书》,准许南山区检察院撤回该起诉。

六十五岁的豆君,原籍甘肃兰州,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深圳南山公安非法抓捕。同日被抓的七位法轮功学员中还有杨波、肖颖夫妇。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杨波、肖颖、豆君被同堂非法庭审。

与此同时,豆君被撤诉了,而杨波却遭重判八年,杨波的妻子肖颖则遭冤判两年。杨波七十五岁的老母亲耿女士,近两年来奔波劳顿于南山看守所和南山法院等各个公检法机构,为儿子鸣冤,急出脑血栓来。耿女士拖着病弱之身,还要照顾杨波的幼女,一老一小不知流了多少泪水。

有道是“善恶必报终有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但害人而且害己,如果及时醒悟还有将功抵罪的机会;如果不能及时醒悟,等待自己的绝不会是光明的结局。


辽宁省政法委持续作恶

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二零一九年上半年,辽宁省至少有16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年龄最大者83岁;有4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年龄最大者81岁,刑期最长的达7年,被勒索罚金共8万3千元。还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

自新任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于天敏二零一九年初上任后,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五月份,辽宁省绑架法轮功学员44人,是全国绑架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二零一九年七月份,辽宁省多地警察借口“七十年大庆”维稳,绑架法轮功学员。七月十日的一天内,沈阳市就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七月二十二日,辽阳县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七月份辽宁省绑架法轮功学员91人,沈阳市有41人,仍排在全国绑架迫害的前列。

据《辽宁日报》消息,2019年4月13日,辽宁省委政法工作会议在沈阳召开,于天敏以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书记身份作报告。

于天敏,1964年1月生,2004年5月任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副院长、2005年5月任重庆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2017年1月调任辽宁省检察院检察长、中共党组书记,2019年3月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恶人恶行:成都青羊区法院李波枉法重判法轮功学员

作为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刑庭的负责人之一,李波仇视法轮功,作为审判长,不知枉判了多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仅今年六月十二日这天,先后开了两庭,非法判法轮功学员易文君八年刑期,勒索罚款一万元;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谭顺碧被非法判八年半。

李波,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刑庭副庭长、对多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的审判长,1972年9月30日出生,电话18780288033,住址:成都市青羊区光华东三路401号2栋902号。

作为庭长、审判长的李波一再违法,规定这天开庭不准外人进入法庭旁听,家属只能进一人,不敢公开、透明。庭上当事人易文君用自己修炼大法后的事实证实法轮大法好,为自己做无罪辩解,李波多次敲槌阻止,不准说下去。律师为当事人辩护中,也被敲槌阻止。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六十七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二百一十八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学生家长们说:“谁来迫害你都别想过我们这一关!”

〖大陆来稿〗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秋天,我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举报,乡文教部执行教育局的决定把我调到离家五十多里地的偏僻小山村任教。

这里只有两个教学班,四个年级全是复式。我教的是二、四年级班,学生成绩最差,在全乡排名倒数第一。面对这样的情况,我用一周时间走访了学生家长和村干部,向他们了解情况。他们都说孩子们不差,可没有老师认真教。

晚上我静下心来想,不管我的工作安排在哪里,我都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尽心尽责的把工作做好。我的一切都有师父安排。师父让我来到这里,我就来救这里的有缘人。

我在学校的日常工作中把“真、善、忍”贯穿在课堂教学中,教导学生们按真、善、忍做人。为尽快提高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在征求了学生家长们的意见后,我安排学生们每天上早晚自习。孩子们确实很好,進步都很快。我自费买来本、笔等文具奖励每次测试成绩提高的学生,把学生们学习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一切走向了正轨。

山区的用水很不方便,必须从山下把水担到村里使用。别的老师都让学生们担水给他们吃,我不但自己担水吃,还给村子里的孤寡老人担水吃。每天我都给学生烧开水,灌满暖瓶,让他们随时都有热水喝。

一个星期天的傍晚,我骑车刚到家,市六一零人员和本地派出所恶警们就到我家来了。出示搜查证后开始在我家翻找,结果一无所获。他们强横的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在看守所里我接触了不少有缘人,让他们了解了大法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人还说出来以后他们也要学法轮功。

从看守所回来第二天,教育局就来电话通知我去上班。到岗后,村干部和村民们都来看我,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我们都很想念你,可把你给盼回来了。”

第二天在课堂上学生们看着我,象孩子见到久别的母亲,眼里含着泪水。下课后学生们团团把我围住,拉着我的手说:“你是我们的好老师,我们离不开你!”年终第一次统考,我班学生的成绩大幅度提高,学生家长对我的工作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都夸我是位好老师。

第二年开学,学生家长们热情的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我都一一谢绝了。他们又端着饺子、面条、蔬菜、熟肉等食物送来给我,我也劝说他们拿了回去。村里拉回救济粮,村干部专门把粮食扛到学校给我吃,我说什么也不要。他们说:“你不要我们过意不去,你是咱们村考虑的第一户!”

二零零二年春天,恶人不断干扰,企图把我带到洗脑班去。学生家长们听说了,跑到学校跟我说:“老师你别害怕,一切有我们给你顶着,你这么好的老师我们上哪儿去找?谁来迫害你都别想过我们这一关!”

村里的村干部们坐车到乡政府把我的工作情况和学生家长们的意见反映给乡长和书记,然后对他们说:“群众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咱乡里可别弄出什么事端来。如果你们一意孤行,出什么事后果由你们自己负责。”结果邪恶迫害的阴谋没有得逞。

每年六一前学校都要让高年级的学生们加入少先队成为少先队员,我班学生无一人加入。我不断的给学校师生讲真相,入队这工作在我校慢慢就淡化了,原先入过队的学生们都退了出来。


良知醒悟 “610”头目接法轮功学员回家

〖大陆来稿〗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在广东某城市,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到市郊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发资料,在车站附近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男子发现,抓住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手,并打电话举报。另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赶紧走了。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强行把老年法轮功学员推上警车,带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几个警察翻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袋子,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警察(可能是所长)问老人,你叫什么名?住在哪里?这些真相小册子是从哪来的?老人什么也不说,只说:“我是大法弟子。”无论警察怎么问,老人什么也不说,警察很气、很凶,打电话找到当地“610” 头目。

下午,当地“610”头目来到派出所,一看是面带和善、多次被迫害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就说:“又是你,和你一块来的那个同修呢?你们觉的好,就在家炼就行了……我们也不想抓你。”然后,“610”主任对派出所的警察说:“我们是以教育为主”。派出所的几个警察也不那么恶了。

他们打电话给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儿子说:“我们一个小时到你家”。一个小时后,几个警察到了老人家,坐了一会儿,叫老人的儿媳妇去把她接回家了。

此“610”头目,一年前,经过当地法轮功学员到他办公室当面给他讲真相,又给他寄真相信后,他有所醒悟,包括公安局分局局长,警察多数都认同法轮大法,从警察内部传出一句话:“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现在这个公安分局基本不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人心与因果

眼看大火要蔓延开去……

〖辽宁来稿〗我是辽宁人,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开始学法轮功。自从修炼法轮功,我受益不浅。我是农家妇女,我们农村各家都有果树园,树底下都长满了杂草,秋后都到果树园里放荒(烧杂草)。

有一天,我带着孩子到果园去,看到杂草又多又高,我就点火烧杂草,火烧起来呼呼三响,一下子就控制不了了。这时我可害怕了,那天是北风,而我家果园南面有几百棵果树,火烧起来会把别人家的果树都得给烧掉。这可坏了,烧别人家的果树,我不但被罚款,还得坐牢。

这时我忽然想起大法的威力。赶紧双手合十喊:“师父,弟子错了,我不应该象常人那样去点火,请师父救救我吧!”我话音刚落,北风马上变成南风。我们果园北面是路,没有草,火烧到道上就灭了,我得救了!

还有一次是秋后,我赶毛驴车带孩子到地里去打柴。天黑了,我想装车回家,一看毛驴不见了,没法套车,更不能装车。我老伴儿出门在外不在家,我叫孩子回家三趟,也没有毛驴的影子。怎么办?天黑了下来,到处找也没有。这时我又想起师父了,我双手合十喊:师父帮帮我吧!一会儿,我家的毛驴在很远处就叫了起来,因为我能听出我家毛驴叫的声音,这样我叫孩子把毛驴拉回来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七十多岁了,村子里的人都说我面相年轻,面色好。我这个年纪按照常人早就老眼昏花了,可我学大法后,竟然不老花了,看字清清楚楚,有时字还带颜色,五颜六色,有时书中的字还是立体的,都凸出来。真是说不出的神奇。

我庆幸自己修炼了法轮大法,受益很多很多。


吸取教训 不要步徐邦利的后尘

二零一九年中国新年期间,湖北省麻城市实验二小副校长徐邦利因癌症死亡,撇下妻女而去。

二零零七年,实验二小教师彭静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麻城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教育局绑架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教师程学开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绑架到麻城市看守所关押。校长戴大明、副校长吴思权被株连迫害,就地免职,全市教育系统通报批评,大会作检讨。其后,徐邦利被调到麻城实验二小任副校长,先后分管教学和德育工作。

慑于中共邪党的淫威,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徐邦利和妻子不听真相,与邪党保持所谓高度一致,积极执行麻城市六一零(后改称综治办、防邪办)和教育局的邪恶指示,迫害大法弟子,灌输谎言,毒害广大学生、家长及教师,犯下了很大的罪业,致使自己在任期内(二零一八年)得了膀胱癌,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去武汉大医院手术治疗。

但现代医学终究没能挽救徐邦利的生命,手术后癌细胞迅速扩散,他受尽病痛折磨,终于二零一九年初离世。

徐邦利是一个对邪党愚忠的典型。在工作中,他尽职尽责,兢兢业业。如果是在正常的社会制度下,应该是位好老师,好校长,但在中共邪党统治的中国大陆,他不听真相,自觉洗脑,将真相资料扔进垃圾桶。颠倒黑白是非,沦为中共毒害学生的黑手。徐邦利不让炼法轮功的优秀教师上讲台;要求各班班主任在教室内张贴麻城市610印发的反邪教挂历;年年给学生发六一零和教育局印发的所谓《安全手册》,里面有诽谤大法的内容;在校园内设置诽谤法轮大法的展板,等等,这样的“工作”,做的越认真,造业就越深重。

象徐邦利这样的受害者还很多,基本上每个单位都有。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广开言路,兼听则明,了解大法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


“法轮大法好!” 呼声回荡在协和医院大厅

〖大陆来稿〗 我是因身体不好,为了治病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修炼后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伴看在眼里,心里知道是大法使我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但他始终没有走進来。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老伴突然感觉身体有点反常,不太舒服,之后到哈医大、北京协和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都一样:前列腺癌。当时他的心情可想而知,经常和我发脾气,我就耐心和他讲:只有学大法,才会有好的转机,只有真心相信大法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师父才会帮你。

在老伴手术前,我与他一起学法,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周后做手术,过程很顺利,术后一个月复查,各项指标都比较好,当时老伴的心情非常激动,流出了眼泪,可能是求生的欲望吧,一直:感谢医生!谢谢医生!出来后,我对他说:“你只感谢医生?你知道吗?是师父看你真心相信大法,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帮你去掉了这么大的病,都是师父为你承受的,这些你是看不到的,你都不感谢师父?”老伴随口说:“谢谢师父!”我说:“不行。”他说:“那怎么说?”我说:“你喊法轮大法好!”

当时协和医院大厅候诊的人相当多,特别是外地到北京看病的患者特别多,就象大商场一样,他说:“行!”接着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在北京协和医院这个大厅回荡!

我真的感受到他是发自内心的呼喊。想必大厅内听到喊声的人,明白真相的人一定会想到是法轮大法救了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