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9.29)

发表日期: 2019年9月29日
节目长度:17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581 KB

15,94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


武汉当局借军运会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报导,武汉将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举办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武汉当局以此为由,加剧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份,湖北省遭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在全国排名第三;武汉市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是遭绑架人数最多的城市。

自二零一九年五月以来,武汉市东西湖区陆续有社区人员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被多次上门骚扰,本人或家人被问话、被录音、拍照。有的学员在住家附近被社区或可疑人员监视、观察等。东西湖区现已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十人次。社区人员还说,要开军运会了,这两个月不要出去。


八旬母亲探视女儿 石家庄女子监狱剥夺会见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报导,法轮功学员王玉玲女士,家住河北省泊头市,原在泊头市烟草专卖局工作。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王玉玲女士在泊头市郝村镇侯庄村告诉村民们法轮大法好,讲真相,泊头市郝村镇政府副镇长于跃指挥郝村镇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王玉玲女士在河北省任丘市法院被非法开庭。两位律师依法一一驳倒公诉人的所谓“指控”,公诉人无言以对。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下旬,王玉玲被任丘市法院枉判两年,送至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六号,是石家庄女子监狱的接见日,王玉玲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和王玉玲的两个儿子赶几百里路,到了石家庄女子监狱。监狱却不让会见,剥夺老百姓最基本的人权。理由是:快十一了,不让接见。


湖南科大高惠芳被剥夺退休金累计二十万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报导,今年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惠芳女士,是湖南科技大学退休职工。她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患疾病都不药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江泽民与中共迫害法轮功,实施“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学校领导和保卫处翟庆国等人,曾多次利用工资和职务威胁湖南科技大学的法轮功学员,明确规定:或放弃修炼或自动离校。

二零零三年五月,高惠芳外出发放有关法轮功真相的资料,被学校保卫处和湘潭公安局,以保卫处处长陈立新、“610”副主任翟庆国为主,无任何手续抄家,高惠芳被非法拘留十天。从此,学校经常上门,派洗脑班人员刘玉清长期监视高惠芳,给高惠芳家人造成很大压力。

二零零三年,一位法轮功学员来高惠芳家串门,被监视人员知道,于是办洗脑班迫害高惠芳,从此她的退休金被剥夺,至今已十六年。

十六年中,高惠芳至少被剥夺退休金二十万一千三百元,还没有包括各种福利待遇在内,如节日慰问、年终奖等等。


张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折磨 丈夫控告凶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报导,辽宁丹东东港市女法轮功学员张伟,在二零一五年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非法判刑八年半。张伟的妹妹张小平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六年春天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张伟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四年多了。在辽宁女子监狱,她因为拒绝放弃修炼,坚持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而遭受到种种令人发指的折磨。监狱还非法剥夺了张伟写信和打电话的权利,并以多种理由阻挠家属探视,现在已连续六个月都不让家属探望。

在这期间,家属亲自找过辽宁省沈阳市城乡检察院、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司法局、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办、以及司法局信访办等等,这些部门都无作为。直到目前,张伟仍然天天戴手铐,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拿下来。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张伟的丈夫孙丰昌向检察院提出控告,控告女子监狱狱警刘宇、李婷婷等狱警,体罚、虐待、侮辱、殴打或者纵容犯人殴打、以及将监管的职权交予犯人行使等,涉嫌犯罪。


李大尧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报导,湖北省监利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大尧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 九月十二日,家属去监狱接见没见到人,说人已住院。李大尧全身瘫痪,躺在病床上起不来,不能说话。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方面却推说不够条件。现在李大尧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家属子女心急如焚。


人心与因果

读一遍《转法轮》 外甥女苦尽甘来

作者: 大陆大法弟子

(由于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了,我有一个姐姐,我们的关系很好,姐姐现在也在大法中修炼。

姐姐的大女儿今年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七,长的很漂亮,工作也很出色。她处了个男朋友,虽然各方面条件不如她好吧,但是人不错,她很是喜欢,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相处了一年多后,外甥女失恋了,是男孩子提出来的,而且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原因据说是外甥女太粘人了。

这下可坏了,酸甜苦辣,啥滋味都有了。外甥女上班强装笑脸,下班哭哭啼啼,茶饭不思,迅速消瘦。本来以为过几天就好了,可是情况越来越严重,怎么开导都没用。后来她说,她好象抑郁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来我家让我陪她出国散心,走的越远越好。

我想这也解决不了问题呀,心上的问题,还得从心上解决呀。姐姐也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能说的都说了,咋样都不行。思来想去,只能求助于大法了,只有大法的法理能解开孩子的心结,把孩子从痛苦中解救出来。能接近大法,都是有福份的,剩下的事顺其自然就好。

一个星期七天,第一天,接人,听她诉说。第二、三、四天,我和外甥女商量在家跟我学一遍《转法轮》。孩子同意了,用了三天学完了,外甥女也没说什么。第五天,我带她去了一个海岛散心游玩。第六天,我带她逛街、吃东西、买衣服。第七天,送她去机场。

外甥女走的时候,跟我说:“小姨,我看书看到一个地方,明白了一个道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这话你都说过,但是这次我是真明白了。人生很长,不能只为了(恋爱)这一件事。现在,我心里不难受了。”

过了几天,姐姐打电话来跟我说,外甥女跟她说:“妈,也真是神奇。我一开始去我小姨那,她让我跟她天天呆在家里看书,我挺不愿意的,心里就想,请了这么几天假,我小姨也不带我出去溜达溜达。一看书我又困,困了我小姨也让我睡觉,等我睡醒了,又跟我看书。可是等把一本书都看完的时候,我的心咕咚一下就放下了,一下就想明白了,一下就不难受了。然后,我小姨又带我出去玩儿,逛街、吃东西、买衣服,时间安排的那么有条理,啥都没耽误。”

又过了几天,我发现外甥女很安静,也不打电话给我了,我就问她心情怎么样,她不好意思的笑了,说:“小姨,我们和好了!”


时事评论:对“群”的感悟

作者: 归正

有一天,突然对“群”这个字有了新的感悟。当今随着互联网和通讯业的迅猛发展,QQ聊天、微信的出现,“群”这个字已经成了下至十几岁的孩子,上至八十多岁的老人的口头禅,每个人可以根据不同的经历和兴趣爱好建立几个群甚至更多。人们生活在虚拟的“群”中消磨着大量的时光,真是忙的不亦乐乎。

有的朋友可能还不知道,中共也在给中国人分群,而且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首先在QQ聊天、微信、微博、自主网页和电话通话等各种监控中搜索信息,从而区分出哪些是敏感人群,哪些是相对安全的人群、哪些是维护中共的人群,然后再利用电子眼、人脸识别、声音识别等,实施進一步监控、跟踪、甚至抓捕。

中共不同于民主国家的民选政府,它是一个恐怖、独裁、邪教政权,它把老百姓看作是敌人,处处提防,所以它才耗费大量纳税人的钱,买监控人民的器材设施,建立屏蔽海外网络消息的无形的高墙。收买“五毛”搞网络监控,制造假信息,假舆论导向,还设网络警察,监控百姓的言论,所以中共对百姓的分群肯定和正常国家不一样。

那么中共把什么样的人设为敏感人群,需要密切监控呢?他们是不与中共妥协的宗教信仰人士,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民运人士等等。

相对安全的人群包括哪些人呢?就是知道中共不好,但又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放弃抗争、不用“鸡蛋碰石头”的所谓聪明人,他们只顾挣钱,然后吃喝玩乐。他们觉的这才是最现实的。

还有一类是受中共洗脑毒害最深的、自觉维护中共的人群,这些人只要听到有人说不利于中共的话,他会马上说你“反党”,只要有人说有个好事,他马上说:你看某某党多好。中共对这些人是最放心的。

可是,你知道吗?神对人类也有分群。在当今社会将要发生巨变的关键时刻,神对人类共分了两个“群”,一个“群”是被神保护的,另一个“群”是要被淘汰的。你知道你在哪个“群”中吗?

被神保护的一定是信神的人,一定是没有兽印或已经做了三退抹去兽印的人,什么是兽印?就是人加入中共邪党组织时对着血旗宣誓,要把生命交给中共,为共产邪恶主义奋斗终身。这就等于对神说:我不信神了,我要加入邪教组织。那个红色恶龙就在发了誓的人的前额打上兽印,这些人就是它的人了,就归它管了,当灾难来临神要救这些人时,恶龙红魔会对神说,他们是发了誓自愿跟我走的,你不能管他们,神就没有办法,因为神是尊重人的个人意愿的。所以当你自愿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邪恶组织时,神就给你抹去兽印,你就可以得救了。

那个已经被神定为将要淘汰的人群,首先都是中共邪教诽谤、迫害法轮功的魔头江泽民及其邪恶集团头目,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并拒绝退出中共的人,以及所有仍带着兽印或仇视法轮功的人。所以当神淘汰中共时,那些追随者就成了它的陪葬品。

西方国家也有听信中共谎言仇恨法轮功的人,也有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也有被中共迷惑、被金钱收买、被恐吓镇住而维护中共的人。这些人同样是要被淘汰的。

中共的背后是邪灵,它是兽,是妖怪,是魔上之魔,谁要还把它当作人与其“同群”,那一定被其所害。全球拒绝中共的时候到了,把它从人“群”中清理出去,清理中共的过程就是自救的过程,上天正在等待还有能力自救的人,当天灭中共开始后,人再想逃离就没有机会了,切莫错过这个万载难逢的机会呀!让我们共同等待那个没有邪教中共的纯正人“群”的到来。那将是一个美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