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08)

发表日期: 2014年5月29日
节目长度:58分4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024 KB

55,02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加拿大总理、部长贺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二周年; 上海看守所的一幕 改变了我的人生
==生命的绿洲: 一个德国人末世寻道的历程
==风雨沧桑: 大连军队系统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 辽宁女子监狱还在劫持着多少法轮功学员?
==心灵阳光: 我给农民算了一笔账

==热点追踪==

(女声)新加坡学员庆祝大法弘传二十二载

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新加坡法轮功学员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情齐聚芳林公园,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二周年暨师尊六十三华诞,并喜迎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以天国乐团演奏多首振奋人心的乐曲开始。法轮功学员们挺拔的身姿伴着悠扬雄壮的乐音,向世人展现着大法在世间的弘传的气势。

随着轻柔舒缓的炼功音乐,身穿黄色炼功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向公众演示了五套功法,整个场面纯净、祥和。两位主持人向现场的观众们介绍了法轮大法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盛况,及在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

当天途经公园的行人如织,各国游客及新加坡民众纷纷主动了解真相,很多人在“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征签表格上签名。

五十多岁的英文教师劳伦斯.费德里基(Laurence Federici)从法国去澳洲探望女儿,途经新加坡逗留两天。天国乐团所演奏的乐曲,以及法轮功学员身着金黄色服饰的炼功场面引起了她的兴趣。费德里基女士对中华文化情有独钟,她曾习练太极拳二十五年,还学过中医。理所当然的,她问了很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也索取了一些资料。她表示,法轮大法所推崇的是宇宙真理,承载着普世价值,“沒有人会反对‘真善忍’的,除非其想要扼杀和平。”她还说,残酷迫害修炼人的罪行应被曝光,公诸于世。首次接触法轮大法的她表示,回到法国后将会做更深入的了解。


==真相与人心==

(男声)加拿大总理、部长贺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二周年

在法轮大法弘传世界22年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加拿大总理和多位联邦部长再度发出贺信,颂扬真、善、忍;赞扬法轮大法让全世界无数人受益,在加拿大得到广泛的认可,并表彰法轮大法理念对加拿大社会的极大贡献。

法轮大法自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大师传出以来,22年间已经在一百多个国家弘传,令上亿人通过修炼身心受益。每年的5月13日,都是全球法轮大法修炼者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节日。

自2006年以来,加拿大总理斯蒂文•哈珀每年5月都向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出贺信。在今年的贺信中,哈珀总理说:“向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于世22周年的人们致以最诚挚的问候是我极大的荣幸。”

总理在贺信中说:“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教导。法轮大法提倡真善忍的原则,在加拿大已经赢得了认可。我表彰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将这一功法与加拿大人分享。”

哈珀总理在贺信中强调,加拿大一直以来支持宗教自由、人权与法治。他说:“加拿大拥有支持宗教信仰自由、人权和法治的强有力的记录。去年,我们政府很高兴地推出‘加拿大宗教自由办公室’,鼓励保护世界各地的宗教族裔群体,以便所有人都可以实践他们的信仰,而不必担心暴力或打压。在这些努力中,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

哈珀总理最后代表加拿大政府说:“我代表加拿大政府,呈上最美好的祝愿,祝庆祝活动留下难忘的记忆,祝合作与善意持续下去。”

多元文化国务部长蒂姆•厄普尔在贺信中写道:(我)代表总理哈珀及加拿大政府,给所有庆祝法轮大法传世22周年的人呈上最热情的问候。

他说:“自从1992年开始传世以来,法轮大法在全世界迅速传播。在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我们多元社区的所有成员中积极倡导理解、宽容与友好,这对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进步是极大的贡献。”

厄普尔在贺信中说:“我感谢主办方对华裔加拿大人及他们传统的奉献。我要称赞你们对加拿大多元化做出的贡献。 ”

劳工部长凯利•利奇也发来贺信,利奇表示,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我们多元社区所有成员中积极倡导理解、宽容与友好。这些教导对加拿大的进步是极大贡献。

利奇在贺信中说:“在你们庆祝法轮大法传世22周年之际,我要赞扬法轮大法学会所有成员,与所有加拿大人分享他们的功法和传统。”

利奇表示,感谢你们以你们的理念、传统和价值观丰富我们伟大的国家。

国税部长:法轮大法修炼者在生活中注重真、善、忍国家税务部长克里-林恩•芬德利在贺信中代表三角洲里士满东区(Delta—Richmond East)选区的加拿大人表示,在庆祝法轮大法传世22周年的整个5月里,我很高兴地对法轮大法学会,以及加拿大所有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她说:“法轮大法在全球已经有超过一亿修炼者,每位修炼者都在日常生活中注重真、善、忍原则。加上五套柔和、宁静的动作,法轮大法修炼者努力获得健康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升华。”

与世界其他许多国家和地区一样,加拿大总理以及各级政府官员多年来,持续不断地表彰和赞扬法轮大法对社会的贡献。与此同时,也在持续不断地谴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加拿大政府是国际上第一个公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国家。

(女声)上海看守所的一幕 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爸是法轮功学员,2001年5月份在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传单时,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7年。当时我还没有成年,中共不间断地反复诬蔑宣传,使我对法轮功和我爸不理解,认为我爸给我们家带来了伤害。

2009年3月份,我经人介绍到上海打工。谁知干了3个月,老板不给工资,还派人打我。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自卫还击,后来死里逃生,连夜从上海回家。第二天上海警察打电话说:“你的工资给你解决了,你到上海来拿工资。”结果一到上海,警察就把我关进了普陀看守所。我问警察:“你们不是叫我来拿工资的吗?”警察说:“你把你老板叫来呀。”我说:“你们把我关起来我咋叫老板来?”关了一个月后,我妈给上海警察送了5千元才放我出来。出来后我去找我老板,把老板带到警察那里,警察什么话都没有说,当着我的面,当场就把老板放走了。

我被关押在普陀看守所期间,亲眼看见看守所恶警暴打一位六、七十岁的炼法轮功的老太太,用手铐铐住老人的双手吊起来毒打3天3夜,恶警边打边骂:“老不死的,打死你白打死,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不打刑事犯,专打炼法轮功的……”恶警骂了很多脏话,三伏天不给水喝,不给饭吃,折磨了3天后,就没有老太太的任何动静了,老太太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我被看守所关押的一个月里,警察没敢碰我一个指头,我指着他们的脸跟他们对着干,公开扬言出去后要报复他们,他们都没有打我,可是他们对一个善良的炼法轮功的老人竟然如此残暴!

因为我亲眼所见中共对善良民众的残暴,改变了我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改变了对我爸的态度。也因为从此我支持我爸修炼大法,我得到了很多福报。2009年,我到武汉做生意赚到钱,买了房子和小汽车。

现在,我相信法轮功善的力量必定能战胜邪恶的中共。


==生命的绿洲==

(女声)一个德国人末世寻道的历程

柏林中共使馆对面的亚诺维兹桥上,蓝眼睛高个子的法轮功学员法兰兹背着小广播,微笑着迎向中国游客,他做出各种手势,表达自己对中国客人们的欢迎和友好。

有着30多年坎坷求道经历的法兰兹,最终选择了法轮大法。其实,要让法兰兹相信什么理念,遵从什么道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早在十三、四岁的时候,他就曾不顾父母和所有人的反对,坚决不再去教会。从那时起,他开始执着地追求真理,也就是中国人说的求“法”、求“道”。那么,他为什么最终选择了法轮大法?他到底要向中国人讲述什么呢?

法兰兹出生在德国中部小镇上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每个周日他都随父母去做礼拜。慢慢地,他感到忏悔后没有了那种轻松、心灵上获得自由了的感觉。终于在复活节的时候,他拒绝随父母去教堂做弥撒。这在小镇上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法兰兹成了唯一退出教会的人。

告别了教会,法兰兹继续他的寻道之路。他尝试了不同的法门,坚持打坐。可是,打坐中出现的一些人体特殊现象没人向他解释。26岁那年他学习了一个印度的新法门。当时他正在柏林自由大学学习心理学,后来他中断学业,飞去印度,但半年后,他的身体出现问题,被送进医院手术抢救。

手术后他回到德国,转学企业经济学。断断续续地,他还在坚持打坐。在法兰兹要写毕业论文以前,他又一次中断学业,转而自己开了个公司。每天工作紧张,事务繁忙,时不时地,他还会打坐,只是和那个师父心灵上的联系好象越来越淡,最后就完全没有了。

“2005年我的公司破产了。我没有觉得天要塌下来,这不过是个幻影破灭了。现在我又回到了现实中来。”法兰兹接着说,“那段时间我又有时间思考,打坐的时间增多了。体内有各系统的运转,这个现象又产生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双眉中出现的那个很亮的白点,是什么?打坐中人体到底在起什么变化?”越来越多的问题堆积起来,但没有人能给他解答。

法兰兹天天在网上找这类问题的答案。“我从一个通灵人士那里得知,在各个宗教和古老传说中提到的末法时期最后的救世主已经来到人间了。我当时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定是有什么途径可以找到这位觉者。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和我讲过,末世的那个神会来救我们。我必须找到这个神!”

二零零八年初,一次法兰兹在网上想搜索关于人体“第三只眼”的信息时,被链接到了法轮大法的一个网站。当法兰兹从法轮大法网站上看了大法书籍后,几十年的迷茫一扫而光。大法师父的讲法,理白言明,把历来冥想打坐中没说清的地方,讲得清清楚楚,并让人明白了有关神的领域的根本答案。

“‘哇,天哪’,我边读边感觉全身的细胞全部张开。背脊上一阵冷一阵热。我非常强烈地意识到,我找到了真正的法。”“很快我就明白,这不同于我过去所学过的任何一个法门。在那个印度师父带领下,我们也许可以修到某一层次,在那时的我看来已经很高了。现在,看了大法书籍后,我才明白那不过还是一个很低的层次。”

回忆起当年终于找到法轮佛法时的快乐,他开怀大笑。

当法兰兹得知,在亚诺维兹桥桥上、中共使馆对面,能找到当地法轮功学员时,他就直奔那里,他激动极了,大力拥抱一个学员。从此,他也成为了法轮大法真相点的一员。

“我喜欢走出来和别人说话,告诉人法轮大法有多美好。我想对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说,请你们相信,我们对中国人民丝毫不反对。我们很高兴看到中国经济繁荣,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我们也不会因为揭露中共集权对我们的迫害而贬低中国人民为了得到幸福生活而付出的劳动。请记住,这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在我们心中分得很清。中共迫害法轮佛法的罪恶人神共诛。中国人民能得到神佛的眷顾,有个美好未来,这是让我们深深牵挂的。”


==风雨沧桑==

(女声)大连军队系统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

大连地区是驻军最多的城市之一,1999年7月20日之前,军队系统中,上至将军,下到士兵,有成百上千的人修炼法轮功。据说,当时的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就有二百多人修炼,其中有大校、上校军衔的师团级军官和学员;军队干休所离退休的老干部也有修炼法轮功的,有的一家多人修炼。炼功后,他们很快就把“药篓子”扔了,成了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人。

1998年2月21日,《大连晚报》报导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法轮功学员袁红存救人的事迹。98年2月14日下午,袁红存从大连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一名掉进冰窟窿的儿童,学院为他荣记二等功。当时袁红存已经修炼法轮功2年。

象袁红存这样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例子,在法轮功修炼群体中是普遍存在的,这是法轮功的理念“真、善、忍”决定的,做事先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

然而,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军队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也经历了巨大磨难,甚至多人被迫害致死或非法判刑。

丁翰将军,终年77岁,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19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病都好了,身心健康。丁翰将军修炼前后的变化,让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在他的影响下,据说有上百人走入大法修炼。

丁翰将军,一生研究“马列理论”,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法轮功修炼者,在军队内外影响很大,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大连老虎滩干休所连开三次党小组会,对丁翰实施高压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导致丁翰出现脑血栓,于同年11月含冤离世。

杨玉山,终年76岁,大连市军队离退休干部第一服务管理中心的离休干部。1994年7月,杨玉山开始修炼法轮功,他的糖尿病痊愈,无病一身轻,身体非常健康。老伴修炼法轮功后,多年产后风、贫血、低血压等疾病都好了,为个人、单位节省了大量医药费。他们每天读《转法轮》、炼功,一家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杨玉山和老伴多次被绑架、抄家、罚款。在桂林街派出所,恶警抓着杨玉山的头发往墙上撞击,打耳光,一直把他打倒在地,鼻子鲜血直流,那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

2007年,大连达沃斯会议期间,杨玉山被软禁8天,不能大便,回家后,经常摔跤,精神恍惚,吃不好,睡不好,导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2008年9月5日,杨玉山含冤离世。

(女声)辽宁女子监狱还在劫持着多少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上键入“辽宁女子监狱”,跳出来的文章令人触目惊心:《孙丽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多次病危》;《张杰被迫害命危 辽宁女子监狱拒不放人》;《丈夫被害死 盖秀芹遭八年冤狱丧失劳动能力》;《十二年冤狱 大连刘俊鹭遭非人折磨致残》;《辽宁女子监狱:螺丝刀扎、开水烫、树枝插阴道……》——仅从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可得知辽宁女子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多么令人不寒而栗……

在“明慧资料馆”键入“辽宁女子监狱”,是一长串的遇难者名字。据统计,辽宁女子监狱是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监狱之一。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51岁,2009年10月22日被绑架,2011年7月被非法判刑4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到残忍的“抻刑”、噪音折磨、饭菜中下药、频频抽血……不到半年,刘志就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2013年3月8日,昏迷不醒的刘志被送医抢救室,医生不知如何处理,拒收住院,刘志得以回家。刘志说,抻刑用的绳子,狱警都要她自己付钱。


==心灵阳光==

(男声)我给农民算了一笔账

一次跟农民聊天,听他们讲:现在种地不交税了,还给补助;到老了,还给零花钱;不管怎么说还是共产党好啊!

我问一位80岁的农村老大爷:“土改时您家划的什么成份啊?”“中农。”“那时您家有多少土地呀?”“50亩。”“那时您家有几口人呢?”“6口。”“那时生活的怎么样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吃的,有住的,有穿的,温饱没问题。”“有在外边挣钱的吗?”“没有,都是土里刨食,自给自足。”“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吗?”“是,就靠这几十亩地养活着。”

土地是广大农民赖以生存,繁衍生息的唯一来源。

“您家这50亩土地什么时候变没了呢?”老大爷想了想,“我家有土地证,现在还保留着。从1950年成立互助组,后来到合作社,到1958年人民公社,土地就都成了国家的了,我们从此失去了土地,不再是土地的所有者,而成了单纯的劳动者了。”

“您知道现在一亩地值多少钱吗?”“不知道,起码得卖几万元吧。”“一亩地是667平方米,现在1平方米的楼价在我们当地是6000元到20000元,平均就按1平方米1万元计算,1亩地的平面房价就是667万元,盖10层就值6670万元。50亩地要都盖成10层楼房,就值33亿元,就是盖成5层楼,也值16亿元,50亩地中拿出1半搞绿化、公共设施等,其余25亩搞房地产,至少也值8亿元。”

“即使不搞房地产开发,50亩地都租出去,从1949年到现在,这60多年,您也早成了百万富翁了;而且您家可以世代相传,永远享受不尽。”

老大爷顿时明白了:“我现在祖孙三代,都加起来也超不过20-30万元。”
“您是中农,要是把您划成地主,那就更惨了,经济上掠夺,政治上剥夺,名声扫地,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甚至肉体上直接消灭,还让你子孙后代永世不得翻身。世界上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才干得出来。”老大爷也举了几个亲身经历的典型例子,听起来都令人毛骨悚然。

“是共产党把我们搞穷了,是社会主义制度把我们一步一步搞垮了。”这就是老大爷的结论。

“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体制差别不是自然形成的,都是中共人为制造出来的。”老大爷点了点头,欣然同意我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