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03)

发表日期: 2014年4月25日
节目长度:53分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357 KB

49,79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幼儿园”咋成了“药儿园”
==生命的绿洲: 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
==风雨沧桑: 建三江恶警嚣张 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律师
==心灵阳光: 马航失联后


==热点追踪==

(女声)瑞典最大健康展上 法轮功受欢迎

瑞典最大的健康展于2014年3月29日、30日在斯德哥尔摩市北部的索拉那举行。法轮大法以其高效改善身心健康的神奇功效,深受民众喜爱。

瑞典教师丽娜说:“一走近这里,感觉就不一样,这里让人感到宁静祥和,我要在我的研讨会上介绍法轮功。”

一位中年男士曾是美国电视台科学频道的主播,现在瑞典做记者。他详细询问了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表示要学习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一位中国女留学生特意赶来看法轮功功法演示,她的故事很令人寻味。5年前的她,脑中灌满了中共谎言,来瑞典后才了解到真相。在她急需帮助时,是法轮功的书籍使她从困境中走了出来,这令她很感动。

她还讲了这样一件事:刚到瑞典时,她住在一对善良的瑞典人家里,这对瑞典夫妇很喜欢中国。一次,当他们批评中共暴政时,她气得哭了。她说:现在明白了,自己把中国和中共混淆了,中共不代表中国。她希望中国人不再被中共欺骗,要多问几个为什么。


==真相与人心==

(男声) “幼儿园”咋成了“药儿园”

近期,陕西、吉林、安徽、湖北多处幼儿园给学童喂药事件曝光,全国各地反响强烈。陕西被喂药的很多小孩已出现身体不适,有的出现肾积水。愤怒的家长堵路,堵校,向政府讨说法。有家长质问:“幼儿园咋变成了‘药儿园’?”

给孩子喂药,幼儿园称是为增强抵抗力。其实是为提高出勤率,因出勤率与幼儿园及幼师的收入挂钩。

喂药事件和去年的“黄浦江漂死猪”事件很类似:都是喂药。养殖户为了让猪长得快、卖相好,在饲料里添加抗病毒药、激素、砒霜等。由于猪没有及时卖出,毒猪自动死亡。养殖户不想花钱埋葬,把死猪投到江河里,造成上万头死猪“漂游”黄浦江。那次喂的对象是猪,这次是人。

这些年来,民众发现:中国每一次大的社会事件,如果追查下去,幕后总有一只黑手——中共集权。

中共腐败治国,官员一方面昧着良心大搞钱权交易,一方面忙吃喝嫖赌,没时间也没心思做正事。仅以几例涉及孩子的事件来看:

这次西安涉事幼儿园自2008年11月到2013年10月,冒用其它医疗机构的名义先后购进“病毒灵”54600片,枫韵幼儿园一次就批发了10000粒。外界置疑:“病毒灵”是处方药,能随便卖吗?这么多年,监管哪里去了?

“黑砖窑”摧残孩子,触目惊心。后来人们发现,“黑砖窑”背后的“保护伞”全是中共政府官员,不少公、检、法人员是里面的股东。

山西“毒疫苗”2007年就已曝光,但一直没停止。2010年出现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致死致残事件,“问题疫苗”再度引起广泛关注。3年多来,对山西疫苗案举报不断,尽管证据确凿,却总是不了了之。最终外界发现: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卫生部部属企业是同一根利益链条。

早在2008年1月,与三鹿公司合作的新西兰奶粉公司就告知中国方面:奶粉有问题。后来又多次告知中共政府。但中共为了所谓的维稳,无视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危害,直到奥运结束后的9月才处理。那些因毒奶粉致死的宝宝和结石宝宝无人过问。

由于中共历次运动对正义的打压,老百姓被打怕了,渐渐地都成了“沉默的大多数”,默认中共的犯罪行为:

毒疫苗出现了,我的孩子没打;
毒奶粉出现了,我买进口奶粉;
黑砖窑出现了,我孩子不在那;
黄浦江漂死猪,我没住上海……

最令人痛心的是,当中共自编自导“天安门自焚”假案栽赃法轮功、煽动仇恨时,当中共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时,很多人被中共欺骗与洗脑,麻木地沉默着。

社会就象一块田,你不种庄稼,它必然长满杂草。正义不能伸张,邪恶必然猖獗。到最后,受害的是所有人。

乡下有句话:“犁不着你也要耙着你”,只要中共存在,恶人就肆无忌惮。如果有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你能在心里发出一念:“别抓他,他是好人!”每个善念善行都是正气的累积,它会使邪恶遁形,使自己和他人受益其中。


==生命的绿洲==

(女声)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

叶浩,1937年出生于福州,195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公安部担任要职。叶浩先生于1978年开始秘密研究和学练气功,1986年开始公开宣传气功,1992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从青年时代就接受共产党政治干部教育的知识分子,一个把政治生命、政治灵魂看得高于一切的公安部高级官员,为什么敢涉足被共产党指责是封建迷信的气功研究呢?在探索了至少8个不同领域,深入研究了中国文化之后,叶浩是如何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呢?我们来听听叶浩的心声。

(男声)
我19岁读清华电子系三年级,当时逢“整风反右”,清华、北大是“右派”最密集地区,清华好多系的“党组织”、整个“政治教研组”都“倒了”。我们那时候3个班,100人,学生会主席、团书记都在我们那儿,全“倒了”。

我在同学中年龄最小,1957年当清华大学的政治辅导员,接受共产党政治干部教育,并跟其一起“打右派”。但这些“右派”都是我的师兄,是引导我“前进”、引导我认识共产党的,而现在我却得说:你是“反革命”!

我当时把北京所有的大字报都看了,我的思想整个就糊涂了。因为这些“右派”的观点,都是我的观点;我的每个观点,都是他们教我的。现在,我却得去批判他们。我说这根本是不合理的。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彻底失眠——良心责备,真理渺茫。

我1957年毕业,开始在清华当助教,1960年就到了公安部。1963年,我得了一种病:不能吃任何东西,一吃就吐。我不能吐出来,那我就全完了,我必须把吐到嘴边的泔水再吞下去,吞下去再吐,吐了再吞,一顿饭得吐几百次。

因为我单位是文化大革命的“引子”,我们就被送到东北“下放劳动”,后又回到老家浙江。我当时病得很厉害,为了活下去,我就学中医,没有用;又学针灸;后来针灸也不行了,就开始做各种健身运动。最后什么办法都治不了,就研究食疗、食补、药补。

1978年,我通过各种渠道回到北京。当时气功热,我坚决不学。那时候是“政治高于一切”,叫“政治灵魂”、“政治是生命”。气功被叫作“封建迷信”、“反革命”。让自己“高贵的政治生命”去搞“封建迷信”,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

但是我身体越来越垮,支持不住了,已经没路可走了。我就在马克思主义里寻找,看政治干部可不可以学气功。看到书中说“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游荡”,就是说,幽灵是有的,灵魂是有的,那有灵魂就可以研究气功了。

当时,我的工作是可以自己开辟新研究领域。毕业后,我已变换了8个专业,不断找科学新道路。于是,我泡在北京图书馆研究气功。从宇宙学、天文学、系统学、控制论、信息论……从所有的科学体系中证明有这么一个“生命科学”,但是实证科学又解释不了。

我又看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中有没有这方面的路,基督教、佛教、道教,所有能够列入气功研究道路的,我都去看。我明白了:真的有“修炼”这条路。

开始,我是在秘密的状态下广泛地学。但是许多人也知道了我在学,当时中国有名的气功师都来找我(要我帮忙,提供方便),我们之间成了朋友,他们也把他们的好东西教给我,让我见证了许多神奇。但我有许多问题不明白。直到1992年,这一大堆的问题,法轮大法都给我解答了!我才知道了法轮大法和那些气功的差别。那些是皮毛,这个才是宇宙的真理。

谈到法轮大法,叶浩说:法轮大法就是修炼。什么叫修炼呢?修炼就是追求生命更高级的一种升华,按释迦牟尼说的,就是追求“涅槃的彼岸”。法轮大法是属于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修炼方法,按宇宙最根本的道理——“真、善、忍”去修。

每个人可能都想过:人生宗旨是什么?有人因为找不到更明确的答案,他就觉得,结婚、生孩子,有个幸福美满家庭最重要;有的说钱多一点,财富更重要;有的人认为追求科学最重要;有人说我为人类创造幸福,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最重要……各种各样的人,他就在他的理解、他追求的目标上努力去做。

但是,所有人可能都想过:人到底怎么来的?到底人活着为什么?只不过这个问题算是人类很高的秘密,所以这答案很难找。佛家也在讲,道家也在讲,为什么那个真理和这个真理不一样?因为是不同层次的真理,还有一个更高的真理。法轮大法告诉了人们,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宇宙怎么来的,怎么发展的,人从哪里来的,神怎么安排的人类。把更高深的东西,最完整、最系统、最彻底地展现给了人,这真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的根本的真理,所有人都会非常感兴趣。但是,这是很难得到的,佛家讲,有缘才能得,你没缘得不到。


==风雨沧桑==

(女声)建三江恶警嚣张 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律师

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有一个神秘的院子,对外称“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实为一个违法犯罪窝点,这里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和少数教会人员和上访的人,进行精神与肉体折磨,强迫放弃信仰,因此得名“洗脑班”、“黑监狱”。这个黑监狱,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罚站、罚蹲、扇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还有残酷的“抻刑”。这种刑罚是把法轮功学员的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两臂一高一低被抻直,人站不起,蹲不下,长时间抻铐,能导致人休克。

唐吉田等4位律师近期到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过程中,遭到中共绑架并被酷刑折磨,引起国内外关注,其中张俊杰律师被警察殴打,脊柱横突被打断3根。德国法学家托马斯•魏劳赫博士一直关注中国人权,他说:“这些警察的迫害行为严重触犯了刑法。”

2014年3月20日,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与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30人,前往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3月21日,4位律师与7名法轮功学员被建三江警察绑架。其中多人遭野蛮殴打。法轮功学员吴东升、丁惠君和孟繁荔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被送医抢救。

对此,民间自发组建了“失踪公民营救团”,很多中国律师与公民亲赴建三江救人。从3月25日起,“营救团”在寒冷的七星拘留所前静坐守夜并连续绝食抗争,要求合法会见。29日一早,“营救团”发出“紧急关注”的呼吁,包括3位律师在内的23人又被警察绑架。

3月27日,张俊杰律师被释放,他讲述了恐怖经历。当他要求审问他的警察出示证件时,被警察于文波扇了七八个耳光,随后于文波随手拿起装有大半瓶矿泉水的瓶子,猛砸张律师头部。接着,于文波和另一名警察把张律师踹倒,拳打脚踢,暴打3分钟后,张律师腰部疼痛难忍,无法坐起。张俊杰律师被释放后去医院检查,经医院诊断,脊柱横突被打断3根。

法轮功教导“真、善、忍”,这对德国法学家托马斯•魏劳赫博士来说并不陌生,他说:“这个功法让人向善,修炼自己,法轮功在中国非常流行,导致了共产党产生妒嫉,并迫害修炼者。我有很多中国朋友,其中很多修炼法轮功。他们非常亲切、平和。他们不是疯狂的人,也不是头脑发热。他们安静,有分析能力,会思考。这样的人,我很愿意接触。”

托马斯•魏劳赫博士一直在关注中国人权,他表示:绝对反对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他说:“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法律可循,它违反了国际法,也违反了中国的宪法以及刑法,还有刑事诉讼法。”

魏劳赫博说:“‘610办公室’在1999年6月成立,为的是迫害一群用‘真善忍’的信念去生活的民众。中共政府至今也没有为此感到抱歉。”

对于中国律师在残酷的体制下,坚持为无辜者辩护的勇气,魏劳赫博士说:“我希望能带去我的敬意。他们的勇气对世上的人们有着宝贵的价值,因为有勇气的人才能带动社会进步,当然中国也是。”

魏劳赫博士说:“中国警察打律师,严重违反了法律。这样的事不只一次,而是多次发生。”

中共警察绑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早已是长期、大范围存在的事实。如今,中共的暴力被延伸到维权律师身上,警察殴打律师并非首次。

2012年4月,60多岁的程海律师去大连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被包括“警号为202297”在内的警察殴打20分钟致伤。此事被BBC英国广播公司和德国之声等海外媒体报道。

熟知民主国家法律的魏劳赫博士说:“这些(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警察、610办公室的人员,他们的迫害行为严重触犯了刑法。如果他们到德国来并因此被起诉,他们现在就能得到惩罚。”

魏劳赫博士说:“我们无法指望中共严肃对待法律。我们面对的是彻底的法庭暴力。法官不是独立的,中共政府毫不理会法律,最突出的例子就是610办公室了。”


==心灵阳光==

(女声)
马航失联后,有人说:“人一上飞机,自己的生命自己说了也不算了”。由此我想到,不仅是飞机,就连去饭店、医院和乘坐交通工具,都存在着这个问题。

在小事上,人似乎能自己“说了算”,在涉及生命安危时,这“说了算”就有大的内涵了。我们来看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4年3月1日晚,昆明居民大勇在昆明火车站候车厅等车,准备出远门,不知为什么,他在候车厅里怎么都坐不住了,就想上厕所,于是他去了厕所。几分钟后,他听到外面传来了惊叫声、跑撞的杂乱声、哭喊声……

他从厕所出来时,被面前的景象吓呆了:尸横遍地,血流成泊!刚才和他坐在一排座位上等车的人,没有一个幸存的!

大勇找到给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激动得泣不成声:“你说的是真的!法轮功说的是真的!”

原来,大勇在3.1惨案前几天,遇到法轮功学员,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并声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对方还告诉他:明白真相能得福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非常接受。

我们身边,这样的事很多。像大勇这样因为明真相而躲过生死劫的人,心中再也没有了“好就在家炼,为什么出来发资料、告诉人退党是不是在搞政治”的疑问了。

法轮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指导的佛法修炼,法轮功学员修的是慈悲。当人们顺应了宇宙的特性时,生命就会得到上天的庇护;而中共一贯战天斗地,迫害善良,为天理所不容,而作为它的一员,包括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也跟着面临危险。

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人活在世上,要顺应宇宙的特性。记住“法轮大法好”的人们,顺应天意的人们,生命就会由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