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02)

发表日期: 2014年4月18日
节目长度:68分1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167 KB

63,98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四川法轮功学员要求当局公开新津洗脑班信息; 波兰最大媒体报道遭质疑的华沙尸体展
==生命的绿洲: 一个带给人生命转折的日子
==风雨沧桑: “齿轮”、“螺丝钉”与“平庸之恶”
==心灵阳光: 时尚和实惠


==热点追踪==

(女声)习近平访德期间 法轮功要求制止迫害、法办江泽民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在习近平访问德国柏林期间,法轮功学员在他走访的德国总统府和总理府前举办和平抗议活动,要求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即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和刘京等,同时呼吁德国政府正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制止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

据德国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消息,在习近平访问德国之前,德国法轮大法学会已致信德国总理默克尔,要求她在习访问期间向对方呼吁停止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大法学会的信中还提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通过的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的紧急议案。

活动的组织者郑女士表示,习近平首次访问德国,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一直在持续,“我们要求法办所有对迫害法轮功负有责任的元凶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和刘京等人,要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她还表示希望通过活动,能让德国政府正视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能够跟中共提出停止迫害法轮功的要求。

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柏林人弗兰兹(Franz)表示,作为一名西方人他之所以前来参加活动,是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无辜被关押、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能够获得自由,能够得到公正。”他还表示,德国政府不应该只关注经济问题,还是应该正视自己纳粹时代的历史,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此前因中共大使馆试图干扰神韵在柏林的演出被媒体曝光后,柏林三大主流日报和其它媒体都竞相报道,有关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广为人知,这次,有熟悉法轮功学员的媒体记者看到抗议的横幅后,马上过来录像摄影。

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议让负责警戒的一位三星级高级警官感动,他说:“你们是很善良的人,非常好。”


==真相与人心==

(男声)四川法轮功学员要求当局公开新津洗脑班信息

四川成都新津洗脑班长期以“法制教育中心”之名,行违法犯罪之实,多年来对众多法轮功学员犯下了血腥罪恶。近日,四川法轮功学员依法在成都市政府网站上贴上公开请求,要求当局公开违法犯罪中心——新津洗脑班的信息。要求信息公开的正文如下:

申请人:四川省法轮大法学员
被申请方: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

在我们身边,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机构,长期以“政府部门”自居从事严重违法犯罪之行径,它就是“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洗脑班。

该中心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自2003年4月开始无牌经营,至2013年才在大门挂了一个小牌,据说目前正在大修。该中心长期非法拘禁善良公民并实施强制洗脑,恣意残害公民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完全是一个纳粹式集中营。因这里专门从事“洗脑转化”,故被称作“新津洗脑班”。

根据相关证据以及众多受害人的讲述得知,十多年来新津洗脑班打着“办封闭式学习班”、“监视居住”等幌子,已对成百上千的无辜公民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且从未出具任何法律手续。

洗脑班多处安装监视器、窃听器,每个受害人都配有专人全天24小时进行高密度监控,据其内部人员透露,每抓一个公民配两个“包夹”每月要6、7千元钱。

为达到“转化”目的,对不配合洗脑的,洗脑班就采取殴打、侮辱、罚站、不准吃饭、不准睡觉等方式进行迫害。不法之徒甚至在食、水中投放不明药物,破坏受害人的中枢神经,使其出现昏沉嗜睡、心烦意乱、呕吐腹泻、肌肉抽搐、莫名恐惧、严重幻听幻觉、眼球外突等症状,令受害人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并导致受害人有的全身或局部瘫痪、器官腐烂;有的双目失明,双耳失聪;有的内脏功能严重受损,全身浮肿,腹胀如鼓,出现便血、吐血的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有的部份或全部记忆丧失,变成呆痴,有的被虐待致疯;有的因药物发作很快死亡,到目前为止,仅已知姓名的死亡人数达七人。

此外,新津洗脑班还动辄采取野蛮灌食的方式残害受害人。该洗脑班负责人殷舜尧领着手下将绝食抗议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分别固定捆绑在木板床上,在上面插导管、下面插尿管进行灌食,有时持续几天几夜,让受害人痛不欲生。他们还使用开口器灌食,并狠毒地将开口器张开到最大撑进受害人嘴里,灌生鸡蛋、浓盐水又马上灌糖水致其呕吐,故意折磨。受害人詹敏被几天捆绑灌食,折磨出乙肝症状也不放人;受害人李晓君在被野蛮灌食时一口上牙被撬掉;受害人黄敏被五、六个犯罪分子摁在地上灌食,牙齿被撬掉一颗,食道被插出血,黄敏拔掉管子他们又插,还叫嚣:“拔嘛,拔了又给你插,反正痛的是你,只要你不怕痛……”

新津洗脑班人员的言行,简直是令人发指的残忍,可它的诸多罪行一直被某种邪恶势力刻意庇护掩盖,直到受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纷纷揭露,其罪恶才逐渐暴露。

鉴于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脑班)不经法律程序长期非法拘禁无辜公民并酷刑虐待,猖獗实施犯罪,残害公民身心健康,严重践踏人权;鉴于公民对该中心的性质、职权等情况一无所知,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规定,特申请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公开以下信息: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设置依据、职能权限,包括成立和行使职权的行政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编制、组织结构、人员资质以及办事流程,包括各成员的主要职责范围、权责分工、应具备的资格及收费项目、依据和标准;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十年来的年度工作报告、财政支出报告等相关信息。

我们要求在规定的十五个工作日内通过政府公报、政府网站、新闻发布会,或报刊、广播、电视媒体等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主动公开以上信息。

(女声)波兰最大媒体报道遭质疑的华沙尸体展

2014年3月12日晚,波兰最大的报纸《选举报》网站以《备受争议的尸展 第一天即遭质疑》为题,报道了当天在华沙市中心化工研究所内举办的人体尸展第一天就遭到民众质疑的新闻。

报道说:研究所内展出的尸体有二百多具,都来源于中国,这种展示中国人尸体和器官的展览,开展第一天就引起波兰华人愤怒,与此同时,波兰法轮功学员质疑这些人可能是被中共谋杀的不同政见者。

报道说:这些尸体的持有者为美国第一家展览公司,来华沙主办展览会的是捷克JVS集团有限公司,波兰华沙化工研究所提供展览场地。展览时间从3月12日至6月结束。

报道说:捷克JVS集团有限公司虽然持有合法开办展览的文件,但是他们无法回答这些被剥皮的人都是谁?他们发生过什么?是如何死亡的?他们也没有这些死者捐献自己身体的证明。

报道说:这些文件应该保存在美国总部。但经查证发现,美国第一展览公司网页上有如下声明:这些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原始身体遗骸都来源于中国警方,中国警方有可能从监狱中获取这些尸体。但是(美国)第一展览公司不能独立确认展览中的哪些尸体是来自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人。本展览中展示的整个人体或部分人体、内脏器官、胎儿和胚胎均来自于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但对这些尸体和内脏器官、胎儿等组织,第一展览公司只能接受中国合作伙伴的承诺,却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是在中国监狱中被处决的死刑犯人的尸体与组织。

报道最后说:这些尸体极有可能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传出后的七年时间里中国的修炼人数已高达上亿,对提高人们的身心健康和道德水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但是这却引起中共及其党魁的恐慌,在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前提下,于1999年7月以莫须有罪名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有确凿证据证明,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出售牟利。法轮功学员注意到,在中国大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附近就建有尸体塑化工厂。法轮功学员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被活摘器官的尸体经塑化后可能被再一次出售,这是中共魔鬼对人类道德底线的挑战。

波兰法轮功学员表示,他们强烈要求波兰政府调查这些尸体来源,要求对尸体取样做基因检测,要求事实真相,坚决反对打着“科普”的名义实施犯罪行为。波兰法轮功学员认为这种展览不仅应当关闭,而且应以法律形式被永远取缔。

尸展的真相震惊了波兰各界人士和媒体,法轮功学员受到波兰人权组织和波兰议会的支持。


==生命的绿洲==

(女声)一个带给人生命转折的日子

1999年4月25日前后,我正忙于学校运动会,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后来通过我们天津金玉琴和金玉萍姐妹一家的经历,我对“四•二五”事件有了较深的了解,我的人生道路也随之而发生了巨大改变。

当时金家开着一个工厂,俩姐妹和金玉琴的儿女都在修炼法轮功,金玉琴的丈夫赵光很忙,没修炼。对于妻儿炼功,到处弘法,因妻子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邻里关系也特好,丈夫觉得反正有百利而无一害,从不反对,也没做太多了解。

4月25日那天,因为天津有四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抓,天津政府对上访的学员说抓人的命令是北京下的,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于是金玉琴要去北京上访,赵光就开车送她去北京。

上访的地点在中南海附近的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到那儿一看,人多得看不到头看不到尾,却秩序井然,就像是到了另一世界,就那场面一下就把赵光给惊呆了!他是60年代出生的人,一直就处于那种斗争的状态,他原本想自己媳妇肯定也是去慷慨激昂地喊口号,打标语啊,去抗议什么的。可结果,他说他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和平、理智与祥和,一个人、两个人那么静静地可以做到,可上万人,这么大的群体都那样,离开的时候地上连个烟头都没留下,电影里没见过,生活中也没有,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企及,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整个人一下子就改变了。

回来以后,赵光就开始如饥似渴地了解法轮功,“四•二五”使他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同年的7月20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公开的迫害,刚刚开始修炼的他就去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他们夫妇俩,连妹妹一块儿都被抓了,丈夫被劳教了2年,家中就剩下一双14岁和11岁的儿女。

那天我去他们家看孩子,因为我是老师嘛,我就担心他们因为父母被关押,受到歧视,问他有没有很大的压力呀?可这个刚上中学、本该受父母呵护的男孩却说:“我们没有什么压力,也不怕什么,我们父母没有偷、没有抢、没做任何有害国家和社会的坏事,他们不就讲句真话吗?如果连说真话都被禁忌的话,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这出人意料的话令我惊叹!

我教了18年的书,一直是我高高在上地教育学生,今天孩子们真给我上了最好的一课!我惊讶,因为从没见过一个中学生能这样遇事不惊,我说你才多大啊?怎能说出这样的话啊?他说:“我是修炼人,按师父教的‘真善忍’处处做好人,不怕别人歧视。”

尽管我当时也已修炼法轮功两年多了,但我有26年的党龄,受共产党的所谓“教育”多年,我也知道它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可那“与党保持一致”的党性还死死地拽着我,当时天津市长在中央电视台说“天津没抓一个人”,我知道他们在跟全国人民撒谎,我们区的学员就被抓了,我却没站出来说真话。孩子的那句“连说真话都被禁忌,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那一刹那,那个操控我半生的“党性”开始被冲破,我发现了远远超越它的力量。


==风雨沧桑==

(男声)“齿轮”、“螺丝钉”与“平庸之恶”

汉娜•阿伦特在她的著作《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中说:“极权政府的本质,在于把人非人化,……使之完全变成行政机器上的齿轮。”这句话不仅道出了极权统治邪恶的实质,还揭示了被其操控的人的真实状态。

阿伦特的这段论述源于纳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艾希曼是犹太人大屠杀中的“最终方案”执行者,负责将整个欧洲的犹太人送往集中营,对几百万犹太人的死负有重要责任。艾希曼在法庭上说,自己是在“执行上级命令”,“只不过是齿轮系统中的一支,只是起到传动的作用罢了。”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艾希曼在沿袭纳粹高官统一的狡辩,但阿伦特却看到了艾希曼和“齿轮”之间的实质关联。

阿伦特发现,艾希曼是个没有思想、没有正邪判别能力的平庸之人,除了服从命令以获得晋升外没有其它的动机,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然而正是这种没有思想的平庸和顺从,使他“成为那个时代最大犯罪者之一”。为此她提出了“平庸之恶”的概念,就是:没有思想、思考的平庸之人,会对权力顺从而行恶。她还指出,这种恶之危害远甚于人类所有罪恶本能加在一起所能产生的危害,甚至可以毁掉整个世界。阿伦特所说的这种“平庸”,正是人异化为“齿轮”的要素;而服从,则是“齿轮”的特性。

阿伦特的“平庸之恶”的观点被著名的“米尔格兰姆实验”(后来又被称为“艾希曼实验”)所证实。实验结果表明,当人服从于一个来自权威的命令时,会做出意想不到的残忍的事情,甚至是在正常情况下人的心理感情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事情。事后了解这些实验对象的心理发现,服从时的人会把自己看作是不用担负道德责任而行的人,仅仅只是外部权威的代理人,从而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在犯罪。这种顺从和麻木,显然就是“齿轮”的另一种表述。

不得不说,正是因为这些麻木的“齿轮”,纳粹屠杀机器才得以转动起来,于是有了集中营、毒气室、焚尸炉,象制造产品一样有计划、高效率地生产尸体,大屠杀之类的邪恶念头也就得以变成现实。纳粹头目当然知道“齿轮”们对于大屠杀的意义,所以除了用自上而下的命令,还有意运用洗脑术,打乱人的正常思维,打造出更多更纯粹的“齿轮”。

由“齿轮”一词,中国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螺丝钉”,现在很多人都不再怀疑,中共当初提倡人们“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实质是为了让人们永远成为它的傀儡,成为它手中驯服的工具。

“螺丝钉”有个更赤裸的说法:“党叫干啥就干啥”,这句话,一上来就把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天理要求和善恶标准给取消了,把最高的指挥权和裁判权全盘移交到了中共的手上,这样人们也就不会想到这是对中共的盲从和迷信、是一种荒唐与悲哀,反而有无上的光荣感。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这一点,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的人,以充当中共的马前卒为荣,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什么坏事都一马当先,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这无疑印证了“米尔格兰姆实验”告诉人们的另一个结论,那就是,如果服从的人再被灌输自己的行为是“高尚”的,就会毫不犹豫、欢快地作恶。中共用洗脑术催生“平庸之恶”、精心培养艾希曼式的作恶工具的险恶用心由此可见。

由于意识形态的破灭,中共现在很少再赤裸裸地提这些话了,但这并不是因为它改变了,而是它知道,“螺丝钉”的改造已经完成,屠杀机器随时可以运转起来;或者说平庸之恶的转基因种植已经成功,需要的时候只要稍加诱导就可奏效。

在迫害法轮功中,经常就有人一面行恶一面叫嚣:“共产党给我钱,我就听它的”、“共产党说不准练就不能练”、“共产党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我们不讲法律,只讲政治”等等不一而足,其见利忘义、自甘为奴的小丑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与之配套的就是一系列丧失人性的罪恶行径,如洗脑转化、酷刑折磨、刑讯逼供、造假陷害、枉法裁判,把人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无不将“平庸之恶”发挥到极致。

这些中共和纳粹党徒的变异心理和变态行为,充分验证了阿伦特关于极权之恶的观点,即极权政府将人变成“齿轮”、“螺丝钉”的过程,就是摧毁人性、毁灭人的道德良知的过程,是一个非人化的过程。


==心灵阳光==

(女声)时尚和实惠

你是否接到过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资料?是随手弃之,还是装进包里?你是否对这些文字进行过认真阅读?是不太理解,还是点头赞许?她是否打开了你的心锁,帮你明白真相后作出了正确的抉择?对真相资料的形式和内容,你有你此刻的态度和看法,这是你的权利。然而,当你了解了制作这些真相资料的资金来源和它的真正价值的时候,你也许会有新的定位和思考。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刊登了东北一小城市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她写道:“我可以让你来看一看我手头做真相资料的钱是怎么来的。十块、二十块的钱,有的皱巴巴的,辗转到我这里,有的是下岗职工卖酸菜、卖豆腐积攒的一点钱,由于人数很多,所以一次可能有二、三千块;也有些同修以前有一点积蓄,关键时候就拿出来,买机器之类的。”

一位法轮功学员生活并不富裕,夫妻俩双双下岗,婆母因病住院多日后刚刚去世,孩子又患病住院,全家靠妻子做保姆每月四百元的微薄收入,艰难维持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她找到做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从兜里摸出来一百元钱,塞到该学员手里。她诚恳地对该学员说:“这是我们的一片心!”要知道,这一百元钱可是他们全家每月生活费用的四分之一呀!

许多农村的学员大多是泥里刨食,积下的都是血汗钱,平时自己的生活都非常简朴,一件衣服一穿就是多少年,咸菜、大酱一凑合就是一顿饭,花一块钱都要掂量掂量,能省就省,可是为了不明真相的人们,他们毫不犹豫地把这些钱拿出来。

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是位农民,靠种地、靠大棚卖菜过日子。现在种地的费用很高,粮食不值钱,大棚也多,菜价也贱。学员家中三个儿子,大儿已婚,二儿结婚不久,三儿也已经到了成家年龄,家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困境下,他为了能多印几张资料,多让一个人明白真相,每次卖菜时,就私下攒个一块、两块的,最后攒了一百多块钱的硬币送给其他学员做资料。

有这样一对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欠下一万多元的外债,二人顶着烈日冒着风雨上山,到别人摘完了茧的蚕场一粒一粒的拣漏掉的大茧,拣了许多天,卖了三百块钱,没舍得给才几岁的孩子买一点儿小食品、一件玩具、一件新衣服,这三百块钱全部拿出来做了资料。

当然,也有少数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有能力拿出更多钱支撑资料印制费用的。

看过上面这几个小故事,你可能知道法轮功学员做真相资料的钱是怎么来的了吧?

你是否还会有这样的疑问:法轮功学员这么苦着自己讲真相究竟图个啥?因为中共对修炼真、善、忍好人的打压是在迫害佛法正信,是对人类道德与良知的践踏,将把国家与民族带入无道德底线的毁灭性深渊,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据《圣经》记载:上次人类的毁灭性劫难是大洪水,为了救人,耶和华命诺亚制作方舟。其实,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资料,不就是今天救人于危难的现代版诺亚方舟吗?只有明真相,做三退,才能度过即将来临的生死劫难。说白了一句话,法轮功学员是齐心合力在救人哪!无数个真相资料组合在一起,就是法轮功救人于危难的大法船。

这些出自于千千万万个小作坊式的家庭资料点出来的真相资料,太袖珍,不起眼;论尺幅,没有正式刊物气派;论面貌,没有花花绿绿的杂志漂亮,论内容,没有吃喝玩乐男欢女爱的媒介时尚;论市价,纯粹免费赠送,不收大家一分钱。它与名不相干,与利不搭界,与钱不沾边,与这些身外之物相去甚远。然而,这些真相资料却是你生命中的希望。请你好好珍惜每一份有缘送到你手中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