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00)

发表日期: 2014年4月6日
节目长度:57分5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930 KB

54,28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真善忍美展”再次来到亚特兰大; 三个鲜明的对比; 秋收
==生命的绿洲: 忆紫阳夫妇和法轮功的一段奇缘
==风雨沧桑: 云南省安宁市法院非法庭审杨木花; 在瓦砾沙石上被拖着跑
==心灵阳光: 松树与梅

==热点追踪==

(女声)意大利参院通过决议 呼吁调查中共活摘罪行

2014年3月5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意大利政府敦促中共立即释放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并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开全面调查。243号决议中文译文如下:

鉴于:2013年12月18日,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听证会上举证,在中共政权下的中国大陆,存在强摘死刑犯和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大卫•麦塔斯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长期为保护人权而不懈努力。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决议,禁止未经允许从良心犯身上系统地活体摘取器官;

中共每年进行超过一万例器官移植,中国有165个宣称可在两到四周内找到匹配供体的器官移植中心。目前情况来看,中国没有一个有组织的或有效的器官捐赠或分派系统;中国的器官移植制度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要求的器官获得途径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要求。

1984年,中共法律生效,允许强行摘取死刑犯器官。2010年在马德里召开的关于器官捐献和移植的会议中显示的数据说,中国超过90%的器官移植的供体来自死刑犯。这些死刑犯中,据麦塔斯了解到的事实,很多是法轮功学员。中共自1999年以来发动对精神运动--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中共政府刚刚宣布,从2015年开始将逐步停止对囚犯器官的强制摘取;

禁止酷刑的联合国公约委员会对中共活摘囚犯器官的指控深表忧虑,并呼吁中共政府提高对器官移植的问责制度和透明度,惩罚违法者;责成意大利政府:敦促中共政府立即释放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重新考虑意大利医院对中国医生的有关器官移植的培训方案,以及在移植领域与中方的合作研究项目。

通过我们的外交使团,收集有关数据和信息,全面透明地调查在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的情况。

按照意大利已加入的国际公约,起诉贩运器官的国际通道,并按照法律规定,对涉及贩运器官的中介机构处以更为严厉的惩罚。


==真相与人心==

(女声)“真善忍美展”再次来到亚特兰大

从2014年3月7日开始,享誉中外的“真善忍国际美展”再度莅临美国亚特兰大市。美展于亚特兰大郊区谷内司法行政大楼中厅举行。本次美展将持续到3月底。

美展共展出了60多幅美术画作,震撼了前来观看的各界名流。许多人在观展后发出惊叹:在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并纷纷询问在哪可购买到画作。

泰国公主瓦丽妮•桑玛丽也是乔治亚州“亚洲艺术体验协会”的主席,她喜爱书画艺术,她们夫妇俩人一起观看美展后拍下多幅作品留念。这些通过正统艺术表现人类对“真善忍”信仰的坚持的画作深深地感动了瓦丽妮,这位泰国公主当场打电话介绍邀请朋友们前来欣赏这些难得一见的精彩作品。

88岁高龄的亚特兰大中文学校名誉校长赵增义先生已很少参加社区活动,但听说美展的消息后,携夫人欣然前来。他对画作赞叹不已,并感慨表示:“信仰谁也灭不了,无论哪个政府也灭不了!”

(男声)三个鲜明的对比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公开发动迫害法轮功,14年来,中国大陆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劳教所和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甚至被活摘器官、酷刑虐杀;而在香港、澳门、台湾以及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自由地炼功,自由地阅读法轮功书籍,修炼法轮功一直都是合法的,从来都没有被禁止过。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1999年7月20日以前,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在中国大陆供不应求,曾被《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评为十大畅销书。中共公开发动迫害后,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以及其他法轮功书籍,作为禁书大量销毁,不敢让民众看到;而在海外,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38种语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还有更多语种的翻译工作正在进行中,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同根同族的台湾,修炼法轮功人数只有一万多,而现在已有几十万人走入修炼,增加了几十倍。迄今,法轮功已经弘传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者上亿;而在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却在被残酷迫害。这是一个更加鲜明的对比!

(女声)秋收

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宁安市一个村子。2013年秋天老下大雪,所有人家的庄稼都收回来了,只有一五保户家的玉米捂在地里没人收,被埋在大雪中。老俩口都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老头身体体弱多病,老伴瘫痪在炕,看着庄稼收不回来,着急上火,仰天叹惜!于是,村长用广播通知党员干部都来帮忙抢收,喊了两天才来了一个。村里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听到消息,放下家里的活,不约而至,都来帮着收玉米了,直到把玉米全收回来。村长本来仇视法轮功,这次,村长改变了态度,说:“我喊谁谁也不来,还是法轮功好,法轮功学员做的好哇!”

(女声)
一天,一网友转给了我这个帖子,上面写着: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八路军打败了日寇,赢得了民族独立;后来发现原来是国军的浴血奋战和美国的帮助才打败了日寇。

我曾相信红军“长征”去陕北是为了打日本,后来发现陕北根本没有日寇,红军去陕北只是为了逃命、为了得到苏联的援助。

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的打土豪分田地是为民除害,后来发现绝大多数地主的财产都是辛勤劳动所得,他们却受到令人发指的虐待和抢劫。

我曾相信饿死4000万人的1959年至1962年大饥荒是天灾和苏联逼账的结果,后来发现那些年风调雨顺,是毛的大跃进、赶英超美、支援所谓“世界革命”而人为造成的。

我曾相信抗美援朝是保卫国家,后来发现联合国军队根本不是要侵略中国,而是阻止战犯金日成吞并韩国。

我曾相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人民勤务员,后来发现那些只是他们贪污腐败的遮羞布。

我曾相信对越反击战是自卫反击,后来发现是因为越南推翻了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一个杀害了本国三分之一人口,其中包括二十万华人的红色高棉恶魔集团引起了中共的不满。

我曾相信人大代表代表人民的意志,后来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中共官员和亿万富翁。

我曾相信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后来发现伊拉克最大的油田合同被中石化拿去了。

我曾相信黄世仁欺压白毛女,后来发现那是杜撰的。原来,南泥湾种的是鸦片,方志敏是个绑匪,刘文彩不是恶霸地主,中美合作所是用来抗日的,半夜鸡叫是假的。……

当发现了这些真相,我震惊了,原来我一直活在谎言之中!

我看了这贴,在回帖中又加了两条:我曾相信央视上播放的“法轮功” 杀人、自焚,后来发现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我曾相信万人围攻中南海,后来发现法轮功是依据宪法,去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提出和平诉求,争取合法修炼的环境,堂堂正正,开历史先河。


==生命的绿洲==

(女声)忆紫阳夫妇和法轮功的一段奇缘

前几天看到梁伯琪阿姨去世的消息,感触良多,与赵紫阳伯伯和梁伯琪阿姨在一起时的一幕幕不时地在脑海浮现。

1996年到1999年期间,赵紫阳伯伯和梁阿姨曾两次来到我所在的城市。他们初次来访时,父亲打电话让我去探望他们,要求我力所能及地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带着父亲的嘱托给赵伯伯打电话,自报家门,随后到他们下榻的宾馆去拜望。

虽然是初次相见,他们慈祥和蔼,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的拘束。我们在一起大多聊些家常、保健的话题,有时我会给二老送一些他们喜欢吃的粗粮。梁阿姨有时也到我家吃点家常饭,我也会去宾馆和他们共进午餐。

有一天,梁阿姨打电话跟我说她要到某某单位去听一个气功讲座,约我同去。我去晚了,没能进去。梁阿姨于是中途出来和我散步。谈到气功,我告诉她,我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个功法非常好,修炼“真善忍”,对强身健体有奇效,我举了些具体例子。她立刻表示也要炼法轮功。后来,梁阿姨到我们炼功点请了《转法轮》、炼功动作图解和其它所有资料,还学会了炼功动作。

有一天,我去她那里一起读《转法轮》、交流修炼体会。赵伯伯坐在旁边听,他不时插话说:“这个问题你们老师是这样讲的……”我觉得很奇怪,就问:“您怎么知道?”他说:“我看过书,书上就是这么讲的。”我又问:“您怎么记得这么清楚?”他说:“我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我高兴地说:“书上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修炼真、善、忍不仅对强身健体有奇效,也有益于社会安宁、稳定……赵伯伯,您也一起炼吧!”当时他没有马上表态,说要考虑考虑。后来不久,他也开始炼功。有一次提起炼静功,我说自己打坐入不了静,赵伯伯说:“我打坐时什么也不想。”

他们返回北京后,我也曾去北京富强胡同看望他们。我也向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北京时,我曾经和梁阿姨一起去参加集体读书。那段时间我们感到身心愉快,一片祥和。

后来,赵伯伯和梁阿姨又来过一次我所在的城市。当时对他们的限制是:不许出国,不许到沿海城市。

赵伯伯和梁阿姨身体不是太好,炼功就是为了祛病健身,赵伯伯患有纤维肺等疾病,炼功后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赵伯伯很高兴。但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赵伯伯停止了炼功。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修炼人也没能幸免。7月20日早上6点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派出所,我一头雾水,感觉到气氛非常紧张。当时我只知道讲法轮功是多么好,因为那是我唯一的真实感受。上午10点,他们让我们看“取缔法轮功”的电视公报并让我们写对法轮功的认识。那种形势让人感到又一次文化大革命来临了。下午,警察到我家非法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而且没给清单。我一直被关到半夜12点。12月份又把我骗去参加所谓的“学习班”,无限期非法关押,集中“学习”,其实是强迫洗脑。

2000年元月,我要回北京为耄耋之年的父亲过生日,“学习班”竟然一直不同意。我父亲给单位党委写信,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让外地子女都能参加这次家庭聚会。即使如此,单位还是不准假。我丈夫是军人出身,脾气火爆,对于这种无理迫害忍无可忍。他到各级部门去评理、上访。最后允许我在警察“陪同”下入京看望老父亲。

这次在京期间,我设法去看望了赵伯伯和梁阿姨。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们。

赵伯伯和梁阿姨都走了,他们把正直和善良留在了人间。愿他们与大法结下的这段善缘能给他们生命的未来带来美好,愿他们的在天之灵得到神的护佑。


==风雨沧桑==

(男声)云南省安宁市法院非法庭审杨木花

云南省安宁市法院以传播法轮功真相为由,于2014年3月6日对云南居民杨木花进行非法庭审。杨木花当庭表示:传播法轮功真相、弘扬中华文化无罪。辩护律师也指出,如果社会真要稳定,就要像法轮功学员这样。

杨木花的丈夫李直新在今年1月22日给安宁市法院写的《请求对杨木花取保候审意见书》中表示:“我的妻子杨木花1999年开始信仰法轮功,原来身体非常虚弱,手脚冰凉,精力不够用,看过很多医生也不起作用,身体不佳就脾气暴躁,常与我吵闹,为此我曾写过离婚协议。炼功后,她身体上的病全没了,精力也充沛了。人也不发脾气、温和待人,还主动关心我父母,辅导孩子学习,如今孩子品学兼优,全家生活幸福。我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信仰或修炼法轮功不但没有危害家庭和社会,反而有益于家庭和社会的稳定。”

当安宁市检察院公诉人李永宏说“国家不准炼,已经定为邪教”时,律师明确指出:这是江泽民1999年10月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首次提出来的诬陷之词,《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随后跟进,江泽民的讲话和评论员的文章不能作为司法审判的依据。律师并告诫李永宏不要随意乱说,口出无凭,以免贻笑大方。

律师说,公诉人的指控行为本身就是违法,因为没有在法庭上出示任何能成立的证据,所提供的证据都是非法的。早在去年9月份,律师就向安宁市检察院提出了“对杨木花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的辩护意见”,然而,安宁市检察院李永宏等人无视事实与法律,仍然对杨木花非法起诉。

律师还指出,前几天震惊中外的昆明“3.1惨案”发生,引起人们的思考,这个社会真的要稳定、要和谐,就要像法轮功学员这样,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这么多年受到不公的对待,却没有一起暴力案件。

最后杨木花及辩护律师一致要求当庭无罪释放。面对正义论理,法庭人员无言以对,只好称择日宣判。

杨木花,女,今年44岁,原安宁市大黄磷矿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杨木花屡遭迫害,被单位开除工作。

2006年,她被中共法院判刑3年。出狱后每次找工作都被警察蓄意破坏。2013年5月26日,安宁市国保大队队长叶林等警察以杨木花在市场向人讲法轮功真相为由,闯进家里绑架她。

(女声)在瓦砾沙石上被拖着跑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警察破门而入,未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把我扭翻在地,强行戴上手铐,抬出家门。他们做贼心虚,怕惊动邻居,竟丧心病狂地拖着我在水泥地上猛跑,一直拖出好几十米远,路面坑洼不平,加上碎石瓦砾沙土,我遍体鳞伤,膝盖、脚踝、双肘、肩头、后背全部擦伤,沙粒都搓到皮肉里了,真是体无完肤!就这样恶警把我劫持到店子洗脑班。

我全身是血,“610”警察看到我时也吓呆了,但是他们全然不顾我浑身的伤痛,把我绑在院子里淋雨。雨水浇在我累累伤痕上,钻心地痛,雨水冲下的血水淌了一大片。


==心灵阳光==

(女声)松树与梅

在北方的一座小公园里,雪花还在继续飘,整个公园被白雪覆盖,除了松树和梅花都还在冬眠。松树抖了抖头上的雪,对旁边的邻居梅树说:“梅树妹妹,别人都会保护自己,退掉叶子冬眠了,你怎么还这样有精神,不怕冻吗?”梅树听了后笑了笑也抖了抖身上的雪说:“我在严冬盛开,是为了给人们希望和美好,冬天总会过去,希望就在眼前。”

雪继续下,梅树好像想起了什么,问松树:“松树大哥,你怎么一年四季都是长青的,也不知道休息?”松树沉思了一下说:“我的性格是不随环境和季节改变自己,我就是我。”梅树听后佩服地说:“你总是给别人做陪衬,不惧风雨严寒,才是我的榜样。”松树听后略有所思,对梅树说:“让我们共同给这个世界带来希望和美好吧。”梅树欢快地连连点头,说“好呀,好呀。”

一阵狂风吹过,吹掉了松树和梅树身上的落雪,他们显得更加美丽和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