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01)

发表日期: 2014年4月6日
节目长度:55分3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655 KB

52,13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加拿大圣派翠克游行 法轮功受欢迎; 谁导演了这场戏; 善恶有报; 纳粹入侵波兰前夕
==生命的绿洲: 寻觅中我找到了法轮功
==风雨沧桑: 手铐、脚镣、野蛮灌食……
==心灵阳光: “公司里唯一过了金钱关的人”

==热点追踪==

(女声)联合国会议 加拿大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2014年3月12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25届大会上,加拿大政府首次正式公开提出中共强摘人体器官践踏人权的罪行。人权委员会加拿大代表罗里女士发言的力度和特点让与会代表印象深刻。罗里女士在发言中并表示,将继续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大会上,中共官员的说辞再次自相矛盾。与以往一样,中共官员拒绝承认强摘器官。但在移植器官的来源上,中共说辞始终前后矛盾,据香港《明报》3月12日报导,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证实,截至目前,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沟通。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2006年发表的调查报告中说,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时间内,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的合理解释只能是有数量庞大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2014年3月5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一致通过决议,要求意大利政府敦促中共立即释放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并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开全面调查。

2014年2月26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众议院在本年度的全体大会上,议员们全票通过了730号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该决议“强烈要求美国政府调查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全力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且要求美国政府禁止任何参与移植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进入美国。”


==真相与人心==

(女声)加拿大圣派翠克游行 法轮功受欢迎

2014年3月16日中午,加拿大多伦多市第27届圣派翠克节游行在市中心隆重举行,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和腰鼓队连续八年应邀参加,受到中西方观众的欢迎。多伦多副市长凯利(Norm Kelly)说:“乐队(天国乐团)的音乐总是那么美好。”有两位华人观众跟着天国乐团,来自广东佛山的容先生竖起拇指说:“你知道吗?这个队伍是这个游行里最棒的一个,最辉煌的一个,最值得捧场的一个。非常震撼!我们跟着走就是感受那种震撼。”来自广州的仲先生说:“这在中国是无法看到的,在中国他们受着很严重的迫害。我们才来三个月,今天很幸运看到了,所以我们忍不住就一直跟着走。这是中国人的自豪啊。你看老外多高兴,多欢迎他们。我们真正看到了法轮功弘扬世界的阵势。”

(男声)谁导演了这场戏

在电影、电视的片尾,经常会穿插一些拍摄花絮,这些普通人平时难得一见的荧幕之后的故事,常常让人们忍俊不禁,倍感放松。特别是在对故事情节陷入很深时,会让人记起自己是在看戏,不必为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太在意。

今天我们也来看一幕荧屏之后的故事:警察们抬着死者来到山上,他们把遗体吊在微波塔铁架上,在铁架下摆上一幅照片,敬上酒,并烧了七炷香。旁边,摄影机、照相机在忙碌地拍摄着,还有人对死者的妻子“专访”……

这是1999年5月23日中午,发生在吉林辽源杏林山上的一幕。警察们抬的人叫李友林,他于头天夜里吊死在微波塔。那么他是因何吊死的?警察们又是因何又把他的尸体抬到山上挂起来,并布置场景录像呢?一位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邻居的正义人士于2001年向国外媒体明慧网披露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李友林原是吉林省东辽县安恕镇的农民,后举家搬到辽源。李家很穷,靠李友林上市区给人修理自行车维生。1999年5月22日,李友林所有的修车工具都被城管没收了。失去了谋生手段,他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喝了很多酒,到山上自杀了。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了,就打110报警,警察来到现场。左邻右舍的人都去看。李友林的妻子也赶到山上,哭诉丈夫的死因,还说要告城管部门,是他们害死她的丈夫。警察们把李友林的尸体放下,运回他家中。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中午时分,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这时李妻的说法也由上午的“城管害死丈夫”变成了“练功自杀”。

就这样,一个被中共政权逼死的典型的“贫苦农民自杀案”,在中共人员一手导演下,摇身一变,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借口之一。

(女声)善恶有报

“我不再整(迫害)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这是2010年12月16日,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临死前在医院病床上的哀叫。上苍记录着每个人的善行恶行,并适时给予应有的福报或恶报。以下内容选自重庆地区恶报案例。

魏山(音),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男狱警,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受到重庆市公安系统的奖赏。2003年,他去新桥医院做健康检查,全身没病。一周后,魏山在办公室用电话布置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猝死在电话机旁,时年40岁。

陈国海,重庆市铜梁县国安局头目,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不手软。2004年11月18日,铜梁县某地发生大爆炸,陈当时在值班,由于他坏事做绝,对此极端恐惧、心虚,怕报应找上门,坐卧不安。第二天早上六点,四十几岁的他竟在惊恐中猝死。

李国清,长寿区渡舟镇渡舟村书记,在村里的会议上公开谩骂法轮功,并扬言:“你们说法轮功迫害不得,要遭报应,我偏不信,我今天就来试一下。”说了这话后不久,他被查出癌症晚期,两个月后死亡。

杨大才,奉节县副县长兼政法委书记,奉节县迫害法轮功的“第一先锋”,结果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杨大才暴死他乡,妻子紧随其后赴黄泉,女儿无生育被丈夫抛弃、染上毒瘾。

朱涛云,奉节县政协副主席,紧跟杨大才行恶,2005年10月在渝万高速公路遇车祸,全车人只有他被甩出车外,当场死亡。

王子洪,奉节县公安局副局长,跟随杨大才行恶,遭遇与朱涛云同样的厄运,2006年12月29日遇车祸,全车人就他被甩出车外丧生。

(男声)纳粹入侵波兰前夕

希特勒上台后,为实现其称霸世界的野心,首先将紧邻德国的波兰选定为征服对象。

不过,要对波兰开战,得有拿得上台面的理由和借口。世人皆知,当时的波兰根本没有进攻德国的意图和迹象,而且也没有这样的需要和实力。然而,这难不倒惯于信口雌黄的纳粹。

1938年8月上旬,纳粹德国报纸炒作的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波兰是破坏欧洲和平的罪魁祸首,波兰已武装入侵威胁德国,波兰是和平的敌人。《柏林日报》头版大标题是“当心波兰”,《领袖日报》的标题是“华沙扬言轰炸但泽——极端疯狂的波兰人发动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挑衅!”

为了达到欺骗的效果,纳粹还精心制造了波兰进攻德国的假现场,用数名被麻醉过的集中营囚徒,把他们当作是被波兰人打得奄奄一息的“伤亡”人员,煽动德国人的仇恨。

8月31日,夜幕降临,150万德国大军悄悄地进入距波兰边境最近的阵地,等待次日出击。此时,希特勒亲自出马,对德国人民和世界舆论进行继续欺骗,发表了一份冗长的“和平建议”。当晚9点,戈培尔命令德国所有电台都播放“和平建议”。甚至在华沙被攻陷的前一天,纳粹还在报纸和电台上发动大规模的“和平“攻势,迷惑世界。

纳粹的宣传机器就像一条庞大的流水线,每天都源源不断地生产这样的谎言。戈培尔的一句名言: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在纳粹统治下,谎言的陷阱可谓无处不在,人们不掉进这个陷阱,也会掉进那个陷阱。

历史的这一页已经翻过,然而谎言政权及其制造的陷阱仍然存在。《红朝谎言录》序言中说:“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靠暴力和谎言来维系。但仔细深究,共产主义那一套更精致、更伪善,甚至常常还‘敢于’诉诸道德情感。”


==生命的绿洲==

(女声)寻觅中我找到了法轮功

须寅教授于1995年研究土木结构工程中的力学课题,获博士学位后,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执教13年,在学期教学评估中,须寅多次名列全校教师排名的前5%,是深受学生欢迎和尊敬的教师。

须寅教授说:“在共产党制造的历次运动中,众多中国人受到伤害,几乎涉及到中国的每个家庭。特别是‘6•4’学生反腐败走上街头,却惨遭屠杀;清华学生在主楼祭奠三位死者,遗体未寒,而中共国务院发言人在广播和电视中却说‘未死一人,未发一枪’,欺骗世界。我在思考,我在痛苦中寻觅: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寻觅中,我找到了法轮功,我惊喜地发现《转法轮》一书讲的是教人修炼自身的道理,用‘真、善、忍’启发人的善良本性。法轮功提倡从内心约束自己做个好人,这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刚开始教书时,须寅超负荷工作,承担着两门课程的教学,负责研究生的招生培养并担任一个本科毕业年级的级主任。当时他在北京没有住房,孩子又刚刚出生,加上工作压力大,造成神经衰弱,每晚很难入睡。

自从1995年须寅接触到了法轮功,他说:“我一天就看完了《转法轮》一书,看完后什么都明白了。那叫一个轻松啊,倒头就睡着了,从此再没有失眠过。”

“修炼法轮功后,精神状态特别好,身心健康了,工作效率也高了。”因在工作中表现优异,须寅数次获得清华大学校系先进工作者、多个国家级教学和科研成果奖。学期结束后,在学生给予的评估中,须寅多次获全系最高分。有学生在评语中写道:“须寅教授是我从中学到大学以来遇到的最好的老师。”


==风雨沧桑==

(男声)手铐、脚镣、野蛮灌食……

广州法轮功学员何文婷,是一位女画家,生于1986年,原籍湖南邵阳。2013年12月18日,何文婷在广州大学城向民众派发翻墙软件时,被人恶告而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福涌看守所。何文婷绝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残忍的暴力灌食。以下是何文婷在狱中的日记,托人辗转带出。

2013年12月19日
昨天,我和功友因派送翻墙软件而被广州外语学校保卫科绑架,我拒绝上小谷维派出所的车,被五六个人强行摁头,抬腿,铐手塞进警车。在派出所要给我拍照,两女一男抓我胳膊,揪头发,仍没拍成。半夜一点半左右,送我们去体检后骗说送我们回家,结果被推进番禺看守所。半夜二点,我被推进一间昏暗的女仓,几个女犯上来迅速扒光我的衣服,强制换囚服,不给穿内衣,内裤也是纸做的。我失声痛哭,这是对我莫大的羞辱!

被子很薄,我冷得发抖,无法入睡。高窗外一男狱警说:那个不报姓名的法轮功不给被子盖!

2013年12月20日
一早又被拉去强制体检,被迫戴手铐、脚铐,我们拒绝配合体检后被送返看守所。我不是犯人,不该穿囚服,我将衣服脱下,面对着墙壁,要求穿回自己的衣服。姓林的狱警过来威胁女犯们轮流看管我,强制我穿上衣服,如果我不听就惩罚她们。

2013年12月22日
今天上午被绑去强迫灌食,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和脚,往我鼻里插胃管,我痛得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我质问他们:“你们就忍心看着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被这样对待吗?你们也有妻儿老小!我只是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还我清白,我不恨你们,不怨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良心上有个正确的选择!”

2013年12月24日
今天两次被灌食,七八个男犯和警察抓住我的手,抬腿,戴手铐,我拼命挣扎,被摔在地上。他们摁住我,在地上剪我头发。剪得乱糟糟一团,头发落满地,剪完就把我抬去灌食,我的鼻子被插出血,呕吐得满头满身是污物……

2013年12月28日
今天又是两次被迫灌食,我的手被铐得满是瘀青,呕吐中带出血来,我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下午,姓杨的狱警找我谈话,试图给我洗脑,我澄清真相。她恼羞成怒,她说:你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管!

2014年1月16日
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伴我抵御惊涛骇浪……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血泪和期盼!窗外的人们啊!真心希望你们早日了解真相,获得生命的平安!


==心灵阳光==

(女声) “公司里唯一过了金钱关的人”

2006年,我到了现在的公司。一个月后,国安警察把公司老总“请”到他们的车上,要老总注意我,要有什么动静及时报告。老板很厌恶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当场回复:“他信什么,这是他的事,我们用他只看他的工作能力。他要有违法的事,那也是司法机关的事,个人生活和信仰我们公司无权干涉。”

工作中,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事待人,每年一百多万元的IT设备采购,我都是以最低的价格购进,从来不吃一分钱的回扣。有时厂商送来几百、几千元的“感谢费”,我都如实上交财务。哪怕是赠送一只水杯,一盒月饼,我都交给公司。老板也从他的渠道了解到:我在外采购时,同样的品牌,我买的价格确实是最低。

供货商们也都知道我的品性,习惯了我从来不虚开发票的作风。这些传到老板耳中,他对我更加信任。有时其它部门需要的一些昂贵的非IT设备,老板也指定我去采购。几乎每次公司大会上,老板都会说我“是公司唯一一个过了金钱关的人,是公司道德水平最高的人”。

我本来是部门经理,但是一年之后,老板把我的工资提高到了仅次于老板的水平,高于所有的部门经理。

法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通过技术创新,为公司每年节约直接成本近一百万元。听老板讲,开始几年的逢年过节,国保警察都来问我的情况。老板每次都说:“这个人很好啊,工作能力很强,品德很高,非常敬业。”警察后来再也没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