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4.23)

发表日期: 2019年4月23日
节目长度:18分3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016 KB

17,46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黑龙江哈尔滨市蔡伟华女士和丈夫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过年前,前往老家看望父母,因其身份证被中共人员做手脚,遭拦截、绑架,被枉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九年三月末或四月初,蔡伟华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 河北廊坊市文安县法轮功学员杨晓辉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晚十一点左右,文安县警察八人来到杨晓辉家撬门,家人感到万分恐惧。为避免再次被绑架迫害,杨晓辉从家中三楼阳台离开时,不幸坠落,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

- 北京海淀区四十二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桑霁迎(桑霁莹)女士,二零一七年五月份因使用一张有法轮功真相信息的纸币被中共警察绑架,劫持到北京海淀看守所,现在被非法关押近两年,被迫害致脱相,劫持到北京公安医院,现在情况不明。

- 山西省太原市法轮功学员王素平(67岁)、罗保军(62岁)、孙志芬(60岁)、张清香(69岁)、张润英(71岁)、郭润鲜(68岁)、田玉琴(60岁)、胡兰英(65岁)、王兰梅(72岁)等九人,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遭非法庭审。九人都已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出庭时全部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


大陆综合消息

43名法轮功学员2019年3月被非法判刑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三月份有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9人被非法庭审,其中11名65岁以上的老年人,最大的80岁。有12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庭上,律师明确指出,迫害法轮功是违宪的,是违法的,要求法院立即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三月份非法判刑最严重的地区是山东15人、辽宁6人、河北5人。判刑最多的城市是山东临沂6人。河北省深县法轮功学员田杏保遭诬判十年。二零一九年一至三月份,中共非法判刑169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月份判刑86人,二月份判刑40人,三月份判刑43人。


广州市吴健明被劫持半年 家属要求撤案

广州市越秀区法轮功学员吴健明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市越秀区看守所半年,日前家人向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提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要求检察院向公安机关发出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家人也同时向越秀区公安分局提交了无罪释放申请书,要求公安机关撤诉,无罪释放吴健明。

吴健明为人随和,忠厚善良,对邻里、朋友都很和善。吴健明自二零零九年开始担任广州康田商厦保安,工作尽心尽责。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下午,越秀区光塔派出所警察将正在上班的吴健明绑架。吴健明的住处被非法查抄,至少六名曾经与吴健明有过联系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抄家,但警察并没有找到任何制作的所谓“证据”。退一步讲,即使制作台历,也不违法。宪法规定,公民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越秀区公安分局将吴健明构陷到荔湾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退回补侦。

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吴健明屡遭中共迫害,累计冤狱近六年,在当地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在监狱被非法关押四年,期间受到种种酷刑,二零零五年出狱回家。因担心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承受不住,吴健明一直没向家人说出被迫害的过程。他妻子因为中共迫害的巨大精神压力而与他离婚。无论生活多么苦,吴健明都乐观面对。


上海耄耋老人信仰真善忍 遭绑架抢劫

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潘金娣、何杏娥、沈雪英三位耄耋老人,四月十日中午在三林镇海阳路南国龙苑小区潘金娣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几位老人没穿鞋,警察竟然连鞋都不让穿,就给抓到警车上了。

潘金娣和何杏娥已经是八十七岁的老人,沈雪英也是接近八十岁的老人。三位老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生活都能自理,不用儿女操心。

四月十日三位老人在一起诵读《转法轮》,心情愉悦。可是快到十二点时,有十几人蜂拥而入,其中有杨思派出所警察、浦东新区国保、三林镇综治办、三林镇南国龙苑居委会的人。警察抢走潘金娣的大法书,潘金娣说,“我没有《转法轮》了,我学啥呀?”警察就还给她一本。何杏娥说信仰自由,她的大法书也在被抢后,又还给了她。

三位老人都被非法抄家,不法警察抢走她们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明慧周刊》等。据说有人所谓“举报”小区居民信箱里发现真相资料,就怀疑是潘金娣。

当天下午三人都已回家。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九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二十八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明真相的人高喊:“我支持你!”

文: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我背上真相资料就出发了。公园里满是人,我尽量避开摄像头,礼貌的向游人递上真相资料,有人接,也有人不要。有一位老年阿姨很高兴的接受了,我问她:“阿姨,你认字吗?这真相资料可是好东西,不能随便扔呀!”她回答:“不认字,但是拿回家我老伴会念给我听的,我拿着吧。”

还有一位中年男子,我递上真相资料并问他有没有听说过“三退保平安”?他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看得出他非常想要,但又不敢要。我就笑着说:“拿着吧,您看现在发广告的那么多,谁知道你拿的是什么。”他回头看看随行的同伴,没有人注意他,就喜滋滋的接过真相资料装進了口袋里。

然后我就站在那和他聊起来。我说:“你看现在街上到处拉着打击无理上访的横幅,你说老百姓没理谁去上访,误工费时不说,还得花钱讨不痛快,谁会这样呢?”这下点到了他的遭遇,他抬眼扫了一下四周,说:“那都是糊弄人的!上访他们不会管你死活的。我以前做生意被人骗了,上访过,唉!”语气里满是无奈。我接着说:“是呀!我非常理解你,你看当年北京‘四·二五’法轮功万人上访不就是个例子吗!其实上访的本身表明法轮功对政府是信任的,就觉的我们这事有冤屈,具体办事人员说不通,那我们就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希望能够得到合理公正的解决。但是,江泽民却诬蔑说是法轮功围攻中南海,说不过去呀,你说对不对?而且它还打击报复,妒嫉法轮功师父,一意孤行地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一提江泽民,他马上接过话说:“江泽民呀,那个坏东西,我去过它老家,那可是人人都骂它……”还没来得及聊更多,他的同伴就招呼他走了。只见他一边走,回头看我,迟疑的不想走,眼里满是渴望。

一会儿,我又遇到一位四十来岁的工头,他正领着一帮人在修树枝,我向他走过去,他停下手中的活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双手递上一份真相传单,他一看:“哦,法轮功啊,我丈母娘也学,我还跟着学了半年,她还上天安门去打横幅了呢!那一年我刚结婚,半夜三更的被派出所的叫着去找人。”我说:“啊,你丈母娘真了不起呀!你可知道,那时候没有勇气和胆识,天安门广场你去站一站腿肚子都打哆嗦。”听我这么一说,他高兴了,拿着真相传单就给旁边的人看,还说:“你说这法轮功真好呀,教人变好啊。那一年,我丈母娘捡了两千多块钱,也没人知道,那时候两千块钱值钱呀,可她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失主还给了人家,人家要谢她,她一分钱不要。”

接着他回过头来问我:“那天安门自焚是啥意思?”我就说:“那都是江泽民为了栽赃法轮功造的假,你曾经学过法轮功,这就好解释了。首先,师父在法里讲了自杀是有罪的,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绝对不会去做那种事的,这你能理解了吧?其次,所有学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双盘腿,至少也是单盘腿,每个人往那一坐,双膝自然是平放下的,不会象那个当兵的一样,小腿交叉,双膝高高地翘着;再一个就是,双手的姿势,法轮功炼功的时候双手是有能量通过的,双手的大拇指指尖是对齐的,而那个自焚的人的双手拇指是岔开的。这些都说明他根本就不是学法轮功的。”

他会意地笑了。接着我又把《自焚伪案》视频上的分析给他讲了一遍,他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我劝他三退,他非常痛快的说:“行,都行!”

接下来,我又给他讲了中共这么多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以及被中共蒙蔽的参与迫害的一些人遭到恶报的实例。我说:“从内心来说,法轮功不想那些恶报发生,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权力再大,江泽民邪气再盛,也拗不过天意,所以我们要全力向民众讲述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明白法轮功真相,远离邪恶,得到大法的护佑。”

也许作为大法弟子家属的他对这场迫害深有感触,也许是大法真相唤醒了他内心对大法的记忆,他一个堂堂男儿使劲仰着头没让泪水流下来。

该讲的都讲完了,我就离开了。大约在我走开四五步远的时候,突然听到那个壮年汉子在我身后高声喊:“我支持你——”

听到喊声,我的泪“唰”地涌出来了。我要带着这份正念去救更多的人。


人心与因果

河南省新郑市国保大队长樊红彬为何如此短命?

樊红彬,男,汉族,河南省新密市曲梁镇大樊庄十二村民组人。一九七二年出生,一九九三年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新郑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工作,生前任新郑市公安局孟庄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三年参加公安工作,从警二十六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二十一时许,樊红彬在驾车返回派出所途中车祸死亡,终年四十七岁。

樊红彬为何中年早逝?新郑警方和官方媒体为什么隐瞒樊红彬当过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这一事实,是怕人们知道樊红彬当国保大队长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这一事实。

官方在报道樊红彬事迹时,有这么一段内容:二零一七年三月,樊红彬奉命抓捕重大在逃嫌疑人史某。史某在逃多年,反侦察能力极强。受命后樊红彬迅速组织警察重新梳理了一切线索,挖掘与史某相关的所有信息,不分昼夜组织研判,最终获取了史某二零一六年一月曾偷偷潜回过新郑老家的重要信息。他安排警察秘密布控的同时,自己则化装侦查,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在一出租房内将潜逃八年之久的史某一举抓获。

樊红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由此拉开了序幕。他的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官方文章中提到的史某,正是新郑市二零零九年正念走出派出所,数年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史润山。是新郑市历任局长上任都没有侦破的疑难案件。樊红彬绑架该法轮功学员,就升官成了国保大队长,从此肆无忌惮、连续不断地对新郑市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关押和判刑。加速度地走向他生命的终点。

樊红彬从警二十六年,他在任国保大队长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残酷迫害了六名法轮功学员,犯下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法轮功学员多次写真相信,让他不要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要遭报应的。可樊红彬受中共毒害极深,哪里听得进去。既然他要一条黑路走到底,神不会放过他的。

二零一九年在万家团圆的元宵节前一天,樊红彬自己驾警车神驱鬼使地撞在了路边水泥电线杆上,车毁人亡。


河北定州国保大队马云飞获刑20年 长期迫害法轮功

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马云飞,于二零一九年三月被石家庄市长安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认为马云飞等三十三人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等。

马云飞任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约十年时间,同时也是当地的“黑老大”,期间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一点左右,河北定州市杨家庄乡大洼里村(胡萝卜基地)村民法轮功学员贾占民,刚浇地回家,杨家庄乡派出所所长曲波、指导员刘晓勇、乡政法委人员张建坡等开着警车紧随其后就闯进家门。约十分钟后,定州市国保大队的队长马铁柱、马云飞等五、六个人闯进贾占民家。后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恶警绑架贾占民未遂。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上五点多,定州市国保大队恶警又砸门翻墙,跳进贾占民家绑架了贾占民及他两个儿子(未修炼法轮功)。当时参与绑架的还有拿着电棍的特警,共出动了六十多人,三辆警车。贾占民被非法劳教一年;他的二儿子贾飞被以所谓的“妨碍执行公务”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六年,马云飞在河北平山县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讨债,平山县警方以非法拘禁罪,将其起诉。后来通过关系办理取保候审。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八年,在取保候审期间,马云飞利用职务强行侵占开发商财产,并长期雇佣十几名涉黑人员恐吓、威胁、殴打受害人,无视国家法律,被受害人举报。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马云飞被定州市公安局拘留二十天。四月五日凌晨四点多,河北省公安厅在定州市抓捕马云飞手下的十几个涉黑人员,同时把马云飞一同抓到石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