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3.26)

发表日期: 2019年3月26日
节目长度:30分1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128 KB

28,30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强制“转化”好人 中共洗脑班知多少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新疆喀什地区泽普县法轮功学员张顺新,现年五十三岁,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被非法关在农三师图木舒克市盖米里克监狱。张顺新因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晚再次被绑架构陷。

- 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王凤龙,二零一四年从家中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北京市柳林监狱长期遭受折磨,身体出现高血压、糖尿病、脑血栓等症状,二零一八年四月底出狱,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 辽宁沈阳市辽中区法轮功学员陈敏女士,原六间房学校优秀教师,被辽中区法院枉判四年,上诉到沈阳市中级法院。近日,中级法院做出枉法裁定,维持原判。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下午,陈敏在豪林购物中心门口讲真相时,遭一便衣警察构陷,被辽中区西街派出所副所长吴金龙等人绑架。

- 广西桂林市法轮功学员唐晓雁,屡遭中共非法劳教、骚扰、抄家、洗脑等迫害。二零一五年八月再次被绑架,被警察抓住她的头往墙上撞,在国保办公室喝了他们给的一瓶水后,难过万分,头痛得不停地撞墙,此后记忆开始变模糊,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七年三月左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大陆综合消息

金顺女被迫害致死 最高检察院要求辽宁高检审查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抚顺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顺女家属收到最高检察院的回复,告诉家属控告材料已收到,现已发给辽宁省高等检察院审查处理。

金顺女,六十六岁,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到抚顺市顺城区新华街道顺大社区开证明,在开证明的过程中告诉工作人员,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的好人。社区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派出所,金顺女被顺城区新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当天关押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十月六日警察电话通知家属,金顺女正在抚顺市中医院抢救。当家属赶到医院时,金顺女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医生对金顺女进行了抢救,但金顺女一直没能醒过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早四点,金顺女离世。

一个非常健康的人,被关押在看守所内十几天后突然死亡,对于金顺女的死,家属无法接受,找到有关部门要求调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扯皮,不予理睬。家属聘请了律师,律师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与有关责任部门沟通协商,并向抚顺市检察院递交立案调查申请。但有关部门没有任何回应。

无奈之下,金顺女家属只能向辽宁省高等检察院和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和赔偿申请。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家属收到最高检察院的回复,告诉家属控告材料已收到,现已发给辽宁省高等检察院审查处理。

希望辽宁省高等检察院,能够依据事实和法律,做出公正的裁决,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按照《国家赔偿法》对金顺女的家属给予国家赔偿。


检察院两次退侦 抚顺苏敏家属要求警察放人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苏敏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已经一百多天了。三月十一日,苏敏七十九岁的老父亲到顺城区检察院打听情况,检察院的人告诉他,案子又退回公安机关了。

检察院目前已经两次退侦,苏敏家属要求公安机关放人。苏敏老父亲对警察说:我女儿苏敏懂事贤惠,非常善良,对谁都好,知情达理,怎么就给抓起来了呢!我们真不理解啊。

其实,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都很简单,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侦查”的,警察的所谓“侦查”只不过是进一步制造假证据。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

苏敏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向人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绑架。家属到长春派出所问为什么抓人,长春派出所说是社区举报110的,我们出警抓的。家属去了社区,社区主任说,在我们小区发(资料),我们就抓,这是犯法。苏敏家属问:苏敏犯什么法了?哪条法律说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违法了?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你们乱抓好人才犯法呢。

随后苏敏的老父亲也赶来了,老人全身是病,手拄着拐杖,上气不接下气。苏敏的父亲等人去了长春派出所,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让家属去找分局。苏敏父亲奔波于顺城区长春派出所、顺城公安分局和政法委之间,要求放人。


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

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退休的民族教育副研究员、法轮功学员高锦淑,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与律师去安达市法院取更改起诉书,却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关押到安达市看守所。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

高锦淑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用她女儿的话说:我妈一辈子净为别人活着。在家庭中,因父母离世早,高锦淑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俩弟弟都是在她家带大的,并且给他们分别娶妻生子。

在社会上,高锦淑也经常做好事。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当时正赶上她的生日,高锦淑就象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给她过生日。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父母,生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

在工作中,高锦淑勤勤恳恳,经过她二十多年的努力,绥化市少数民族教育崭露头角:被国家教育部评为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创新教育先进单位;高锦淑本人也曾被评为国家教育部项目办创新教育、省民族教育先进工作者;先后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二十多篇少数民族边缘科学领域的论文;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青的女教研员》。

高锦淑用在大法中修来的真诚、善良,努力工作。可是二零零九年六月,高锦淑被包片派出所警察绑架拘留。之后她被剥夺了晋升正高级职称的机会,被迫离岗。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高锦淑等到兰西县了解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们的情况,并给她们送衣服,却因此被非法关押到兰西拘留所。兰西县国保准备把高锦淑等七人送到安达市检察院,因高锦淑血压太高,被取保候审。在之后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体检,三次被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七十二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七十三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明真相的世人说:“给我退了!”

〖大陆来稿〗有一次,我给几个人讲真相,我问他们:过年的时候,家里敬天拜神祈求保佑吗?他们说:拜啊。我说:可是你们又入了共产党的党团队无神论组织,神没办法保佑你们,要想让老天保佑,得跟老天说退出无神论组织。他们纷纷答应退出,并拿了真相资料。

这时从南边开来一辆电动三轮车,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拉着他的妻子,他可能隐约听见了我说话的内容,到跟前停下车来问道:“我是党员,怎么啦?”我就把我以上的话重复了一遍,他毫不犹豫的说:“给我退了!”然后拿着资料欢天喜地的开着车跑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讲真相,有一个人一直微笑着站在远处看,等我们讲完要走时,他过来说:幸亏有法轮功,要不谁敢揭露共产党?它太坏了。

一次我跟一个人讲真相,告诉他不要相信共产党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他气愤的说:共产党什么时候干过人事?他发泄完对恶党的痛恨后说:这些书我看完后一定传给别人看。


国安局长劝三退

〖大陆来稿〗前段时间,我家因需要装修,请了装修工小A,简单协商后,很快就开始施工了。在相处过程中,感觉小A人还不错,我就开始给他讲大法真相,讲中共几十年来的倒行逆施。他喜欢听,他说他知道中共很坏,可能比我还清楚。因为他家中有当警察的,知道很多事情。这时我才突然明白了他常穿警服、保安的衣服的原因。我就讲天要灭中共,劝他三退,他说只参加过少先队,但是不答应退。好象生怕被人利用似的。我想还有一段工期,那就晚两天再劝退吧。

隔了几天,小A见到我,很认真的谈了施工進展。然后,他很肯定的对我说:“那天说的退队的事情,你帮我退了吧!”

我很感意外,那天他还满不在乎的,今天怎么就转过弯来了呢?我问他怎么想通了?他悄声说,他的亲戚中有一个是国安局长,退休了,前几天到他家里来,特别提醒他快把入过的党、团、队退了。我问,你这亲戚炼法轮功吗?他说没有听说过。我说:他没炼法轮功,但是他在工作中能够接触到真相,他们中、高层干部更明白中共内部的腐烂程度和分崩离析的现状。所以真的不要对中共抱任何幻想。那我就用真名帮你退了吧。三退的人会得到神佛的护佑,有美好的未来。他连声道谢。我说,你就谢我师父吧!

后来有一次他帮了我的忙,我谢他,他说:“你把我的命都救了,该我谢你才对!”我们会心的笑了。


卖菜人道出了实情

〖山东来稿〗我今天去买菜,来到一个菜摊前。一位大叔正在忙着秤菜,看我要买菜,他说:我在城里给儿女看孩子,老家在乡下,家里的菜吃不了,送来让我们吃,我们也吃不了,就便宜卖了。我刚要蹲下买菜,他说:这里边还有,你来这秤吧,说着走到三轮车旁,急忙打开车子上的袋子往外拿菜。

我想这是个有缘人,为了便于讲真相,我就跟到了车子旁边,趁买菜空隙问:大叔,人家有没有和你说法轮功的事?我刚说完,他就说:“我退了两年了。”我明白,他是说法轮功学员早给他三退了。他又说:那时我在工地干活,人家来给我们退的。我说:“那就好。法轮功是来救人的。”他很赞同。

秤完菜付钱时,他又说:“现在世道不行了,走到头了,我早就不相信它了。” 我说:“是啊,怪不得你红光满面,这么健康。”他笑了,向对待亲人一样和我说着话。我要走时,他说:“现在是怨-声-载-道。”最后四个字他是加重语气一字一字地说出来的。


人心与因果

大庆市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纷纷沦为阶下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头子周永康,曾十一次到大庆,为迫害法轮功撑腰打气,大庆的一些官员为捞取政治资本而疯狂迫害法轮功。大庆是座不足三百万人口的地级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60人,占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总数的10.8%,占全国被迫害致死总数的1.4%,是全国地级市迫害严重之冠。

头上三尺有神明,恶有恶报。从大庆走出的几位省部级高官的恶报就是例子。如:

(一)福建省省长苏树林,原黑龙江省大庆油田总经理,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被带走接受调查,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处罚金三百万元。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苏树林在大庆任职期间,为了捞取政绩,积极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他亲自出马,耗资二百万元组建洗脑班(对外美其名曰法治学校),用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法西斯式的迫害。在他的推动下,二级单位也纷纷办起了荒唐的洗脑班达一百多个。在他的推动下,油田上下乌烟瘴气,搞人人表态。

(二)中石油副总经理王永春,原黑龙江省大庆油田总经理。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王永春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二百万元。

二零零八年王永春到大庆油田任总经理,当时法轮功真相已经广泛传播,但他为了博得主子的欢心,亲自组织召开迫害法轮功的会议,划定迫害名单,甚至还亲自划定了对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重点迫害;并要求在整个油田继续推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

(三)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盖如垠,大庆原市委书记,二零一七年四月遭恶报被判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盖如垠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八年二月任黑龙江省大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大庆市委书记;二零零九年八月至二零一二年一月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任职期间对当地迫害的严重情况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尤其在大庆期间,他勾结大庆油田等各大企业,动用公检法司等一切资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提供各种条件,使大庆迫害法轮功的形势异常恐怖。

(四)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原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免职,被判刑十二年半。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日大庆市代市长韩学键在市第七届人大代表第四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叫嚣:“坚持不懈地与‘法轮功’作斗争”。由于他积极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得到了周永康的赏识,二零一零年七月当上了黑龙江省常委。但最终没能逃脱恶有恶报的下场。

那些由迫害法轮功而起家的大庆高官纷纷遭遇恶报的例子就在眼前。如:原大庆市长杨信(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原大庆市副市长韩冬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大庆前市委书记王志斌、东北石油大学原党委书记孙彦彬(正厅级),大庆市副市长杨彦彬等,都成为了阶下囚。还有大庆市副市长(原肇源县县委书记)冯忠宏跳楼身亡。


姐姐家走投无路 诚念“法轮大法好”获救

〖大陆来稿〗我姐夫是回族人,人很善良,退休前是邪党干部,落下个心脏偷停的毛病。由于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和宗教的影响,我多次给他讲大法真相他都不听,还污蔑大法。

有一天,他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赶快去他家,情况很紧急。电话里我也没多问,第二天去了长春姐姐家。到了那里,姐夫没有把我接到他家,而是把我安置在他家附近的宾馆。这时姐姐也到了,看到我二话没说,放声大哭。我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姐姐哭着说,天都要塌了,这回你来了,我心里可有底了。

姐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四十多岁了,由于精神有毛病,离婚后一直住在姐姐家,已经二十多年了不上班了,每当犯病时,爸妈都不认识,胡言乱语,得去精神病院治疗。二女儿工作很好,但是身体不太好,当时由于丈夫有了外遇,精神受到打击,突然象老大一样出现精神病的症状,又哭又笑、还要跳楼,她的丈夫不但不管,还要离婚。

这时,姐姐的大女儿又要犯病,姐姐他们一家加上她外孙六口人挤在一百二十平的房子里,白天姐姐看着老大和外孙,姐夫领着老二去医院;晚上,姐姐和姐夫轮流睡觉。几天下来,两个孩子病情不见好转,他们俩已经被折腾的精神都要崩溃了。他们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就给我打了电话。

姐姐讲完后,姐夫又加了一句:“实在没办法了,我都想领着女儿吃点药,一起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我听完后说:“没事,有大法在,一切都能化解。”姐夫听我提到大法,这次没有反驳,只是找个借口先走了。姐夫走后,我跟姐姐说:“你们家这几年总是事事不顺,就是因为姐夫诽谤大法造成的,只是他人还很善良,就是他受邪党毒害太深了。他以前曾经一次次的车祸,是因为他善待大法弟子,我师父保护他,他才安然无恙的(我坚持修炼,被中共非法关押在黑窝很多年,丈夫跟我离婚,是姐夫在经济上一直帮助我)。如果要化解眼前的魔难,第一,让姐夫退出邪党组织;第二,发自内心的向大法师父道歉,然后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姐姐听我说完点点头说,“我相信你说的,在你来时,我看到了很多法轮。”我说:“这是师父点化给你的。”姐姐说:“回去后,我一定把你的话转达给他,并且说服他。”当时姐姐已经做过三退。

第二天早饭刚过,姐姐急忙来到我住的宾馆,高兴的告诉我:“你姐夫自己举着手说:退出中共邪党,以前骂师父、骂大法错了。接着姐姐说,昨晚两个女儿很消停,老二的丈夫也没闹腾。

中午饭前,姐夫来到我的住处,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还给我买来很多水果。我拿起了《转法轮》,翻开第一页,是师父的法像,我恭恭敬敬摆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水果摆在师父法像前,姐夫看到之后说:“对呀,要先敬师父才对。”

之后,我又在那呆了几天,姐姐和姐夫每天都到宾馆高兴的告诉我他们家的变化,就这样,一场看似闹得不可开交的家庭魔难,慈悲的师父给化解了。

就在我回到家里一个多月的时候,姐姐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姐夫的生意越来越顺利。从那以后,姐夫每次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我念呢。”有时我去他家,如果到发正念时间,还会提醒我,该发正念了。

时隔两年后,一次,姐姐从一个建筑工地路过,一个碗大的铁块从九楼落下,砸碎了姐姐的眼镜,划破了姐姐的鼻子和前胸,其它无大碍,因为电话里说不方便,姐姐只能告诉我,她知道是谁保护了她!我明白,姐姐是想说:是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啊!


时事评论:强制“转化”好人 中共洗脑班知多少

文: 欧阳非

中共迫害一个群体,少不了两手。一是软的一手:宣传抹黑,煽动人们的仇恨,不惜一切手段营造一个对这个群体非常抵触和仇视的社会环境,同时利用就业、升学、升迁、住房、养老金,以及株连家人、同事和领导来挤压这个群体每个人的生存空间;二是硬的一手:暴力镇压,非法抓捕关押和酷刑折磨,从肉体上进行摧毁。中共对法轮功信仰民众的迫害,不但这两手的力度和规模都更加邪恶,而且还多了一手:就是要把人的信仰从脑子里、从心底里刨除去,从信仰“真善忍”变成要不再信仰“真善忍”。如何做到这一点呢?那就是办强制转化的学习班,也就是“洗脑班”。

洗脑班就是一个法律之外的黑监狱。在里面要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各种谎言,搞车轮战,疲劳战,剥夺睡眠的权利(这是中共专家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洗脑经验),用尽歪理邪说来进行精神折磨,要把人的信仰灭绝掉,用签署“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作为转化指标。转化率是中共对各级官员和职能机构的硬性考核杠杆,于是中共就动员起整部国家机器来对付法轮功。不转化的学员就面临可怕的后果:酷刑折磨,送劳教、送监狱,开除工作等等。就算到了劳教所和监狱,那里一样有洗脑班,继续强制转化。

历史上中共要打倒谁,三天就搞定。可是,对于一个有信仰的群体,中共的常规手段失灵了。于是,中共把它历次运动中积累的所有邪恶的东西都用在了对付法轮功身上,而且搞出了数不清的更加邪恶的手段。“洗脑班”就是其中的一个,中共要求全国上下都搞洗脑班,而且常常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来迷惑外界,其实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反法制的地方。

根据中共自己提供的数字,中国有681所监狱,310个劳教所。这些监狱和劳教所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场所。那么,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黑监狱)有多少呢?

答案只能是数不清。中央、省市县和乡镇以及各个单位、学校、工厂、军警都有自己的或联合的洗脑班,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是临时的,有的是长期使用,一期又一期,把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进去。

二十年来,法轮大法明慧网(www.minghui.org)上收集的有关洗脑班的资料可以帮外界窥视一下中共洗脑班的规模。

以下的分析结果是基于1999年7月到2019年3月2日明慧网上的网页内容。

在明慧网上搜索“洗脑班”,一共有64,911篇文章(约6万5千篇)。“洗脑班”在这些文章中一共出现了211,939次(21万多)。

1.按年份,“洗脑班”出现的次数

洗脑班出现的次数本身并不意味着就是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很多文章中提到洗脑班,是在说以前发生的事情。

2.能确定地区所在地的洗脑班

我们希望整理出一份洗脑班名单,至少要包括省(市)信息。很多洗脑班在文章报道中没有明确的所在地信息,就不计算在内了。在不同的文章中很可能有不同的称呼,我们就取其一个。经过这些处理以后,我们整理出了3600多个洗脑班名单。由于中共的信息控制和封锁,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收集起来的名单中的地址和具体地方的名称也有可能不准确的,有的也无法核实。

现将明慧网报道的3600多个洗脑班按省份统计的结果整理如下:

河北省 439个
山东省 383个
湖北省 336个
四川省 301个
吉林省 272个
辽宁省 198个
重庆市 173个
黑龙江省 171个
广东省 170个
江苏省 147个
湖南省 137个
北京市 136个
河南省 128个
安徽省 91个
内蒙自治区 70个
浙江省 67个
广西自治区 60个
陕西省 53个
新疆自治区 41个
贵州省 40个
云南省 38个
甘肃省 38个
天津市 31个
江西省 27个
上海市 23个
福建省 21个
海南省 20个
山西省 19个
青海省 6个
宁夏自治区 4个
总计 3640个

洗脑班覆盖了中国大陆除西藏以外的所有地区。西藏的情况,明慧网上有一篇报道:《西藏地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虽然没有明确提到洗脑班,那些被非法关进拉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一定会面临在监狱里被洗脑的精神折磨。

中共迫害法轮功,越是残酷,掩盖得就越厉害。所以,我们外界能得到的信息也只是冰山一角。中共是以转化率作为指标,其洗脑班是遍布全国的。我们这里对明慧网收集的中共洗脑班(黑监狱)的整理,不过是通过明慧网这个窗口,从洗脑班的角度来分析中共的这场邪恶至极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