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7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3.9)

发表日期: 2019年3月9日
节目长度:22分1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978 KB

20,81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
信仰真善忍 众多清华人遭中共迫害
时事评论:凝聚全球力量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天津市王健遭迫害至精神失常 含冤离世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天津法轮功学员王健在中共残酷的精神和肉体迫害后,精神失常,在今年警察频繁骚扰后,病情加重,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

王健于一九七九年出生。他为人朴实,顺利的考上了天津市河北工业大学英语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运动,动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大法进行狂轰滥炸的污蔑与造谣。王健想不明白按“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错在哪里,他几次去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岁的王健被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王健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各种折磨:不给菜吃,不给水喝,被迫喝涮墩布的脏水,还被几个犯人强行塞到低矮的床铺底下。恶徒叫嚣说:“当流氓都可以,就是不能炼法轮功”。

残酷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王健被迫害的出现了精神抑郁症。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王健从劳教所出来时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就是这样,当地警察还经常上门骚扰,仅二零一六年一年就上门骚扰七次。王健在这种迫害中病情越来越重,于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

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地区北京市女子监狱,一直紧跟江泽民流氓集团用残忍的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女法轮功学员,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到二零一八年年底,北京女子监狱还非法关押着五十多位女法轮功学员。

在这所黑监狱里,女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随意打骂,剥夺睡觉时间,不给吃菜,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说要请示了狱警批准才可以,不许洗漱,经常被强迫看中共诬陷法轮功的光盘、材料等,强迫写所谓的“思想认识”,还要写所谓的“感恩”狱警、“感谢”在押犯人的所谓“帮助”、“教育”等等假话。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经常超时加班加点的做奴工。

种种折磨,使法轮功学员原本通过修炼后获得的健康身体出现了各种病态。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打、被折磨成内伤,虽然外表查不出来有伤,但身体疼痛难忍。这些恶行有的由狱警直接实施,有的由狱警指使在押犯人实施。狱警为了工作业绩,在押犯人为了眼前利益,在中共制度下的监狱里,二十年里一直用着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毫无顾忌的暴力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身体。


信仰真善忍 众多清华人遭中共迫害

据明慧网《2018年北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一文统计,2018年,北京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六十四岁的清华大学教务处职工邱淑芹女士。

邱淑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逼迫失去工作,并停发退休金,至少六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邱淑芹被劫持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头骨被打成重伤致残。回家后,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人员,警察和居委会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她,给她精神和生活造成极大压力。邱淑芹在多次住院后,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十九年来,清华大学至少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3人被非法判刑,25人次被非法劳教,多人次被绑架或强制洗脑,总计大约近百名教授、教师、研究生、大学生被强制休学、退学、停职、非法拘禁、关押和洗脑,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清华大学有十一个炼功点,法轮功修炼者超过五百人,每天祥和的炼功音乐在校园里回荡。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在“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李岚清的指使下,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张再兴等人积极响应,对修炼法轮功的师生进行残酷迫害,迫害面之大、迫害情节之严重,居全国各高校之首。

曾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两年的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在二零一零年七月美国华盛顿集会上说,“清华大学是当今大陆知识份子精英云集之地,中国最知名的学府。可是有多少人能想象到,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十一年,美丽的清华校园却持续上演着惨烈的悲剧。这些才华横溢的学子,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中共关押在牢狱中付出十余年黄金年华,甚至遭到血腥虐杀。面对这些目光中流露着纯洁、信任与期望的善良学生,中共和清华校方怎么能忍心下得了手?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为之痛心疾首。这使名声显赫的清华蒙羞,使千万清华校友蒙羞,更让创建清华学堂的先辈们蒙羞,这是清华建校百年的最大耻辱。”


辽宁省营口市老教师王爱云被迫害至瘫痪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报导,王爱云女士是辽宁省营口市熊岳胜利小学的退休教师。上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功洪传到她的家乡,王爱云老师和她的儿子、女儿、女婿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可是,从中共一九九九年打压迫害法轮功之后,王爱云的丈夫被迫害离世。在肉体和精神双重打击下,王爱云老师已被迫害的瘫痪在家中,整日需家人照料。

王爱云老师说:“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家终日不得安宁,天天都在被骚扰中。二十四小时被监控,警察经常来抄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鲅鱼圈四个警察到王爱云老师家跳墙而入,将穿着衬衣衬裤的王爱云老师强行拖走,绑架到鲅鱼圈公安局,后送至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期间,王爱云老师一直吃不下饭,曾昏死过两次,在第二次醒后,感觉浑身疼痛难忍,狱警说:“上边有令,死了给你拉出去,不许喊。”

十天后,鲅鱼圈公安局强行将身体虚弱的王爱云老师送进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一年,遭受药物迫害至生命垂危,出现大面积脑出血现象,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至今瘫痪在床。

王爱云及其家人包括被迫害死的丈夫、先天有语言及智力障碍的小儿子、二儿子和女儿、女婿都曾被非法关押、劳教或判刑。


山东昌乐县孟宪强、张成武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报导,山东省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借二零一八年六月在青岛召开的世界国际组织论坛峰会之名,在全省范围内非法监视、监控法轮功学员。潍坊市政法委书记孙起生在峰会召开之前的潍坊市电视会议上公开诬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之后,潍坊市邪党大面积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无法正常生活,遭到严重迫害。

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山东昌乐县马宋镇张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张成武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五月九日,昌乐县红河镇法轮功学员孟宪强被红河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

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青州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孟宪强非法开庭。昌乐县检察院公诉人出示的所谓“证据”是昌乐县公安警察入室抢劫的孟宪强的合法私人财产,其中包括:十几本法轮大法书籍、两部手机、两个电视接收天线和电视机一台。孟宪强当庭自我辩护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

在昌乐县“六一零”和潍坊市“六一零”的劫持之下,青州法院对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事实,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张成武枉判三年六个月、对孟宪强枉判四年。


院墙上写有“法轮大法好” 近八旬夫妇被冤判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报导,法轮功学员赵兴有,和老伴史桂芝,今年都是七十七岁的高龄,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水泉乡。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双城房产一名工作人员去赵兴有夫妇所居住的水泉乡赵家村一户村民家,给该村民的房屋拍照,发现赵兴有夫妇家的院墙上喷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字样。此名工作人员心生恶念,把字样拍照下来,传给双城区公安局和六一零办公室。十一月十一日,以双城派出所所长苏永生为首的警察将赵兴有夫妇绑架。

二零一九年一月上旬,赵兴有老人被冤判三年六个月,被劫入哈尔滨市呼兰监狱迫害。老伴史桂芝被冤判四年,并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都已年近八旬的赵兴有和史桂芝,在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史桂芝患了四十年的头疼好了,一身疾病都不翼而飞。老俩口二十三年没有吃过药、没有打过针。老人愿把自己在法轮大法中亲身受益的美好告诉别人,却因此被中共冤判入狱。


人心与因果

相信大法好 真的得福报

作者: 河南大法弟子 寒梅

今年中伏天气很热,一天上午八、九点钟时,我往河边小树林走去,看到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坐在树下乘凉,我走到他跟前问,“大哥,也在这涼快呢?”“这里有点风,也坐会吧。”

我停下了脚步和他聊了起来,这时我发现老人的手颤抖着。我问他“大哥,你的手怎么啦?”老人说“得了帕金森病。”我关切的问“没到医院看吗?”,他苦笑着说“时间长了,不好治。邓小平就是得了这个病,人家那么大的官都没治好,我能治好?”我说“大哥,我教你个办法,肯定管用。”老人急切的问:“什么办法,快说!” 我告诉老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诚心诚意的念才行,念的越多越好,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他凝视着我,我看到他不太相信的样子,我又说:“又不管你要一分钱,试一试吧。病好了不更好吗!”并且给他讲了退出了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重要性。

第二天上午我又到河边树林去,又碰到了这位老人。我风趣的说,咱们有缘份呀,又见到你了。他很认真的说;“我在这专门等你,还不知你来不来,你昨天告诉我的那两句话,后一句我忘了,我就一直念第一句,就觉的身上好多了,我就等你告诉我后一句话。” 之后,他又爽快的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一段时间过后,有一天,我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听到有一个人喊我,我一看又是这位老人,心里就想,我和他怎么有这么大的缘份啊?一定是师父要救他,让我来做好这件事。师父告诉弟子,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那么他也就是我的亲人。我急忙走到他跟前,亲切的问他;“大哥,好些了吗?”,老人说“你看我的手,你看我的手,一点不抖了,身上也舒服多了,还真是灵呀!真得谢谢你呀!真得谢谢你呀!”老人眼睛湿润了,激动的一个劲的说谢谢。我急忙告诉他;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我的师父慈悲于你,是大法的威力,我只是给你捎捎话,动动嘴,救你的是大法师父。我的师父就是来世上救人的。他急忙说;“就谢大法师父,就谢大法师父!我也遇到你这个好人了”


时事评论:凝聚全球力量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作者: 唐恩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美国阿肯色州众议院通过一零二二号决议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决议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月二十七日,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通过《S-240法案》,旨在打击强制摘取、非法贩运人体器官。该法案将在海外移植未经许可的器官视为刑事犯罪,且不接受参与过非法器官交易者以移民或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中共江泽民集团以洗脑、酷刑、虐杀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残酷暴行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在江泽民集团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与“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十多年来在中国大陆各监狱、劳教所普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等异常体检,早已启人疑窦。

加拿大自由党国会议员博里什·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用“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强摘人体器官。他说:“自二战以来,我们从未看到过象中国那样,由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运作的工业规模的人类恐怖。”新民主党议员特雷西·拉姆齐(Tracey Ramsey)表示,“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强烈反对贩运人体器官,以及操纵、虐待人们以攫取其器官的恶行。”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进行器官买卖牟取不法暴利,严重违反国际人权公约,受到联合国、美国国会、欧洲议会高度关切。随着中共活摘器官多项证据在全世界大量曝光,引起了各界的震动与关注,越来越多国家的国会议员相继对这种罪行表示愤慨与谴责,制止迫害成为国际主流社会的共同愿望。已颁布相关立法的国家,包括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挪威和台湾等,在阻止其公民从中国非法获得器官方面,已有了显著成效。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一百零六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所掌握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前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罗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和前新泽西州民主党众议员安德鲁斯(Robert Andrews)共同发起281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强摘器官行为,并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起诉那些参与此项罪行的人。决议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美国第114届国会共和党与民主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已持续十六年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澳洲联邦参议院通过了一份议案,就联合国和欧洲理事会提议的一项防止贩卖器官,打击贩卖被摘除的人体器官的国际协议,要求澳洲政府支持联合国和欧理会的倡议并反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各地民众极为关注此事,许多人主动签名声援反迫害,仅澳洲新南威尔士州一地在短时间内就收到超过十万份市民签名的请愿书,递交该州上议院,强烈要求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暴行,并支持新南威尔士州立法禁止非法器官移植和交易。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高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法轮功学员只是一群遵循真善忍的善良好人,无辜遭到中共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活摘人体器官这一暴行的残酷血腥,超过二战时的纳粹行径,却发生在当今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泯灭人性与良知的灾难,美国新泽西区的众议员史密斯表示活摘器官的罪恶,正挑战英语这种语言,因为即使采用“残忍”一词仍是太过于平静的字眼(来形容这一罪恶)。

近年许多正面反馈代表了世人的逐渐觉醒,中共已无法掩盖它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可预见的是,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与活摘器官,参与罪恶的加害者,最后都将在法律的审判与严惩中偿还其罪恶。正如各国议员的诚挚呼吁,祝愿更多的人能站在正义与善良的一方,凝聚全球力量,共同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

本期明慧网大陆消息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