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3.12)

发表日期: 2019年3月12日
节目长度:26分2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088 KB

24,68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76岁李钢女士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七年
从迫害实例看经济掠夺的残酷
2018年明慧网报道五百多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钢老太太,被区法院非法判七年。老太太认为修炼法轮大法没犯法,做好人没错,正在向上级法院上诉。李钢老人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遭绑架、构陷,具体情况不清。两年前,老人曾被绑架,被非法批捕,但因身体亮起红灯,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十天后回家。


- 安徽省淮南市法轮功学员潘峰,年前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监狱迫害。潘峰曾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冤狱迫害近十年。潘峰现年三十九岁,二零一八年四月份左右在所住的前锋一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淮南市看守所。


-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水泉乡七十九岁的赵兴有,和七十七岁的老伴史桂芝,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上旬被非法判刑,借口是他们家的院墙上喷涂有“法轮大法好”字样,赵兴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史桂芝四年。


-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法轮功学员孟宪强、张成武,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分别被青州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三年六个月。昌乐县马宋镇张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张成武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昌乐县红河镇法轮功学员孟宪强五月九日被红河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张成武被青州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孟宪强被被青州法院非法开庭。


大陆综合消息

靳付章新年期间被大连监狱加重迫害

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靳付章,今年四十一岁,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站前区东风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营口市西市区法院非法冤判五年,现被关押在大连监狱第五监区。

靳付章被绑架到大连后,先在入监队受迫害,每天不断有人对他进行转化、洗脑,后将其劫持到大连监狱,强迫他在监狱服装厂干活,不让家属接见。后来监狱想利用家属做他的转化工作,就允许家属接见,家中仅有的亲人八十多岁的妈妈、妻子和上小学的儿子都去看他。

二零一九年初,因孩子想念父亲,又正值放寒假要过年,一家老少三代想去看看久别的亲人,家人就与大连监狱联系,想确定一下看望亲人的时间,被告知靳付章不转化,现在不允许家属接见,而且不转化家属也不能给存钱,每月只允许花少量的钱。不转化花自己家的钱,而且在监狱里消费都不行。


李艳秋被冤判五年 元宵节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

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锦州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李艳秋秘密开庭,并非法判刑五年。目前李艳秋已经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李艳秋,女,现年五十二岁,李艳秋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身心受益。在法轮大法遭到中共的迫害后,她因讲真相,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但始终没有改变信仰。李艳秋个性单纯,不仅长相姣好,而且心眼特别好,总是想着帮助别人,不计私怨,在邻里亲朋中,口碑甚好。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李艳秋在向世人发送真相台历时,遭锦州太和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法官在李艳秋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独立行走、不能完整表达意愿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匆匆走了过场。在家家团圆的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天,李艳秋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在这过程中,家属曾经找到看守所、太和区国保大队、太和区检察院、太和区法院,但遭到推诿。家属聘请的律师也不让会见。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

本周一百八十一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二十三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年轻人也在觉醒

〖湖北来稿〗自去年十二月中旬至今年三月初,七十多天的时间里,湖北地区只有十几天是晴天,其余六十多天都是阴雨绵绵,有时还下雪,气温一直很低,经常在零度徘徊。这种奇怪的气候成了湖北人现在谈论的一个热门话题。

下面记述的是几位年轻人的谈论。

“气温这么低,不利于农作物生长,今年粮食要减产了。”“这种天气,好多工程不能开工。你看,某某地方的两个工程不是都停工了吗?”“商店都冷冷清清的,打折也没人光顾。”“中国的经济会雪上加霜呀!”“长期没见太阳的天气,利于细菌病毒滋生,容易发生瘟疫,非洲猪瘟恐怕是开始。”

一位熟悉明史,读过《万历十五年》、《明朝那些事儿》的年轻人说:“现在和明朝末年很相似——官场腐败、派系争斗厉害,中共内外交困、天灾人祸又多,这连续的低温天气,很象明朝末年的小冰河时期。如果再来点瘟疫的话,就和明朝末年几乎一模一样了。莫不是真的天要灭中共?”

中共这两年搞党建非常凶,近段时间又强逼国人参与“学习强国”网上学习活动。先是党员参与,然后是要求国家工作人员参与,现在有的地方要求学校发动学生家长也参与。各单位建立专门的学习微信群,每个参与者必须在手机上下载邪党的“学习强国”APP,每天的个人得分(包括浏览观看得分、答题得分)和单位得分都有统计,上面还要评比。

我们单位那天召开“学习强国”动员会的时候,头头在上面讲,下面嘘声一片。坐在会场后面的几个年轻人嘀咕:“党建是党员们玩的,怎么要强拉我们呢?”“我们成天忙死了,哪有闲功夫搞这些没名堂的东西?共产党总是瞎折腾。”

有个大个子年轻人把他二月份工资短信的手机截屏发到单位QQ群里,大伙都会心的笑了。“一百七八十斤的人,才三千多块钱的工资,怎么说的出口呀!”“共产党专门忽悠人,一直拖欠我们的工资,怎么不兑现?”

头头说:“这是政治任务,没有参加的要扣款、还要通报批评。”

一个年轻人说:“共产党的东西真的很垃圾!开口闭口是‘政治’,尽是‘假恶斗’,还有脸叫人学!我一听就头疼。这哪里是学习强国,明明是学习误国。”另一个年轻人说:“土匪自有土匪的文化嘛。”

大家都小声笑了……


人心与因果

2018年明慧网报道五百多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俗话说:神目如电,报应如影随形。我们先来看看发生在二零一八年黑龙江、吉林的两个恶报实例:

姜振勇,黑龙江大庆市龙凤区东光公安分局警察,曾担龙凤区厂西自强派出所所长,亲自参与上门绑架和骚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姜振勇带两名协警去辖区农村刘高手(地名)执行公务时,不知从哪里出来一个火球,直接落到他身上,高高大大的一个人瞬间被大火烧的面目皆非,烧伤面积达96%,抢救一天也没保住性命。而另两个协警无碍。

孙恒山,吉林政法委610头目,二零一八年六月上旬在办公室遭下属狂砍数十刀,医治无效死亡。孙恒山在职期间,一直执行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的迫害政策,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纵观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十九年间,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两万多个案例,没有一个在恶报来时不怕的,那些口口声声不怕报应的人,只不过是狂妄自大,愚蠢的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其结局就是给中共陪葬。

二零一八年过去了,根据明慧网曝光的资料做了不完全统计,共有508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恶报,其中有往年遭恶报但在二零一八年首次曝光的191人,二零一八年当年遭恶报的有317人,在317人中有部份人是以前有病或被调查等已曝光,但在二零一八年又追踪报道出现的结果或阶段性结果(如死亡或判刑)均属当年的新增案例。

二零一八年恶人遭恶报的形式“被查处”的人数最多,共309人,占总人数的60%。遭恶报最多的部门是公安系统,有150人遭恶报,其中包括由8人殃及到的12个家人。在508人中包括被29人殃及到的52个家人。


相信大法好 真的得福报

〖河南来稿〗去年年中伏天气很热。一天上午八、九点钟时,我往河边小树林走去,看到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坐在树下乘凉,我走到他跟前问,“大哥,也在这涼快呢?”“这里有点风,也坐会吧。”

我停下了脚步和他聊了起来,这时我发现老人的手颤抖着。“大哥,你的手怎么啦?”“得了帕金森病。”“没到医院看吗?”我关切的问他。“时间长了,不好治。邓小平就是得了这个病,人家那么大的官都没治好,我能治好?”老人苦笑着说。“大哥,我教你个办法,肯定管用。”老人急切的问:“什么办法,快说!” “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诚心诚意的念才行,念的越多越好,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他凝视着我,我看到他不太相信的样子,我又说:“又不管你要一分钱,试一试吧。病好了不更好吗!”并且给他讲了退出中共党、团、队的重要性。

第二天上午,我又到河边树林去,又碰到这位大哥,我风趣的说,咱们有缘份呀,又见到你了。他很认真的说;“我在这专门等你,还不知你来不来,你昨天告诉我的那两句话,后一句我忘了,我就一直念第一句,就觉的身上好多了,我就等你告诉我后一句话。”之后,他又爽快的退出了团队。

一段时间过后,有一天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有一个人喊我,我一看又是这位大哥,心想,这么大的缘份呀。我急忙走到他跟前,亲切的问他;“大哥,好些了吗?”“你看我的手,你看我的手,一点不抖了,身上也舒服多了,还真是灵呀!真得谢谢你呀!真得谢谢你呀!”他眼睛湿润了,激动的一个劲的说谢谢。我急忙告诉他;要谢就谢我师父吧,是我的师父慈悲于你,是大法的威力,我只是给你捎捎话,救你的是大法师父。他急忙说;“就谢大法师父,就谢大法师父!我也遇到你这个好人了。”我说;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大哥,慢慢回家吧,记住这九个字,你会得福报的。


时事评论

强迫认罪:冰山下的邪恶

文: 正言

“陕北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失踪几周后突然在“央视认罪”,称其举报最高法“卷宗丢失”事件系自己所为,舆论大哗,称这是对司法极大的侮辱与讽刺,中共炮制“电视认罪”的违法行为再度被聚焦。

美国之音二月二十八日报导,“电视认罪”是中共宣称的“法治社会”的一个特色和产物,承袭了文革时期的“游街示众”的做法,让当事人在身陷囹圄、孤立无援、承受着巨大肉体和精神酷刑下,不得不屈服于当局的压力,做出违心的“悔过”。

设在亚洲的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曾发布一百多页的英文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报告称,过去五年来中国媒体播出的四十五例电视认罪,认罪时他们都还没被审判,绝大多数甚至尚未被正式逮捕。

这些当事人说,认罪视频的拍摄被安排得事无巨细,好似在出演一幕精心排演的戏剧。拍摄前,他们往往被获准洗澡,换上指定服装,有些是囚服,有些是普通的衣服。然后,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一路送到拍摄现场。他们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由他人事先写好,必须烂熟于心,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还要按照“导演”,即公安人员的指示调整自己的语速、面部表情、甚至配合“台词”适时地哽咽、抽泣。

如果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就要一遍一遍地重录。报告引述一位被迫拍摄这类视频的人权捍卫者说,他从白天录到晚上,整整七个小时,之后又被蒙上黑布,送回监牢。多名当事人说,他们是在获得免于酷刑、宽大处理的承诺下同意拍摄视频的,另有一些人在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

曾突然失踪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的店长林荣基称,他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深圳关员带走,后被公安押解到宁波。在此后的五个多月里,林荣基被据称中央专案组的人员多次提审,后来在“导演”的安排下,在摄像机镜头前强迫“认罪”,承认非法经营和销售“禁书”,二零一六年二月在凤凰卫视播出。“他们让你把要说的话写下来。他们不满意的话(内容),就帮你改。改完以后,你就念,‘悔过书’也是,我写出来,他们不满意,改完以后,签个名。”

英国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和妻子虞英曾在中国经营一家小型风险咨询公司。二零一三年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遭人举报腐败丑闻,韩飞龙受雇调查一名解雇员工是否是举报人。二零一四年八月,他和妻子被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刑。二零一五年六月在英国外交部的施压下,他提前被释放,回到英国。

时隔三年,韩飞龙在记者会上再次讲述了他被当局抓捕、监禁、胁迫认罪到判刑的经过,“他们给我下药,把我锁在老虎凳上,又把我锁进一个金属笼子里。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将他们的摄像机对准我,将我按照警察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念答案的情景录下来。”去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他正式向英国通讯管理局投诉,指控中共中央电视台及其国际分支CGTN违反英国广播电视准则,并且与中共警察共谋制造强迫认罪的假新闻,严重侵犯人权,呼吁英国吊销央视的播出执照。

二零一五年“709案”中被抓捕的人权律师王宇说,当年十月的一个半夜,她被从睡梦中唤醒。两名预审员前来告诉她,她十六岁的儿子已在云南边境被捕,当时他正准备经由缅甸逃亡美国。王宇说,当她看到儿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还写着“犯罪嫌疑人”几个字时,当场昏厥过去。她被告知,只要录制一个视频给公安部领导看,就可以救儿子。当局承诺,这些视频不会对外公开。拍摄时也只使用了平时审讯用的电脑摄像头。直到获得自由后,王宇才从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央视。

北京执业律师江天勇,曾参与爱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也曾经被“电视认罪”。江天勇律师之妻金变玲称,他被迫电视认罪,肯定是在里面受到了严重的酷刑。

“电视认罪”冲击的是一个人所能坚守的道德信仰和原来的价值观,瓦解的是一个人最后的尊严。在完全与世隔绝的状态之下,一个人的人身安全、健康状况、寻求司法救助的权利得不到丝毫的保障,在这种极端情况下采取的妥协之策。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警察可以打死白打。在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八至十三年的重刑。清华大学电机系九五级博士生李义翔,一九九九年十月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刑事拘留一个月,七处处长亲自审问、逼供,李义翔被绑在柱子上昼夜不停地被刑讯逼供,并遭到殴打、强灌浓盐水迫害。李义翔在互联网上以真名公开声明退党之举,震动了中共高层,江泽民亲自命令“抓住典型,不许判刑,一定要转化过来”。清华大学党委全力配合,在清华大学蹲点的“六一零”的头目李岚清,伙同清华校党委副书记张再兴,亲自督阵,组成了公安、宗教、科学、教授专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所谓“帮教队”,以酷刑、洗脑等卑鄙手段,炮制所谓的“转化典型”。

为防止逼迫过紧发生意外,让李义翔的母亲陪住,把李义翔隔离软禁在二百号(清华核研院设在一个偏僻山村的某实验基地)办学习转化班。二十几个人整月对李义翔施加精神压力,采取疲劳战术、与外界隔离、酷刑、及特务所惯用的攻心术等招数,进行封闭性的长时间的精神摧残。在身心折磨的巨大压力下,李义翔被迫违心地谈认识,写检查,但并不符合江泽民的要求。经文字打手们精心的篡改、加工,出台了 “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成为一篇用来蒙蔽全中国人民的典型“假材料”,粉饰酷刑下的强制洗脑转化。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监狱后,被强行扒去衣服,强制穿囚服,强迫认罪、强制背监规、强制打报告词、强制干活。如不“转化”,不写揭批材料,就不准会见家属,甚至遭到更严重的迫害。

山东省男子监狱长年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二零一四年九月份在监区区长李伟、副区长陈岩的指使下,十一监区强制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奴役,给法轮功学员上束缚带、捆绑在椅子上,并将法轮功学员的头用小绳系住、在后面挂上一个装满水的雪碧瓶、使人难以承受。

为了在山东寿光法轮功学员刘兴武出狱前将其转化,监区长李伟采取了各种高压手段。为了制止迫害、反迫害,刘兴武开始绝食抗议。绝食第五天,李伟怕出问题,找刘兴武谈话骗他吃饭,表面冠冕堂皇,变着花样,又强制叫刘兴武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刘兴武不从,他们就找了打手吴勤涛、王家岩强制。二零一七年三月刘兴武又开始绝食,绝食到了第五天他们就给强行灌食,导致刘兴武胃大出血,流血不止,送到监狱医院治疗,吐血不止,又被送到警官医院抢救一个月才得以好转。

福建闽西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数十位男法轮功学员多次实行 “三全转化”迫害,即 “全日制、全方位、全封闭”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体罚、殴打、洗脑,直至将人意志摧毁、逼迫在违心的情况下写保证书和“转化材料”,强迫“认罪”。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又名引晟学校,实质是一所法西斯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严管起来进行强行洗脑转化。上级恶党人员经常来参观视察,从外观上看绿草地、绿树、花园,给人以环境好的假相,实质上是整死人都无人知晓的地方。上司来参观从不上三楼,因为三楼关着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正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二十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数不胜数,据明慧网统计被迫害致死的就超过四千余人,上述案例只是冰山一角。相比之下,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英国私家侦探等外籍人士回国后,还能在他们自由的国度中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披露真相,甚至起诉央视违法。而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度,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那种极端恶劣、极端无助的环境下,甚至连律师、家人都见不到,他们精神上、肉体上所承受的折磨超乎想象。而他们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顶住重重压力走过了十九年,因为他们相信真理必然战胜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