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7.15)

发表日期: 2015年7月15日
节目长度:22分2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386 KB

21,08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逾六万人控告江泽民
-墨尔本20多位法轮功学员加入诉江大潮
-起诉江泽民的征签见闻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是这个救了我”


逾六万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从5月到7月9日止,已有逾六万人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7月初起,寄往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邮件在北京被单独所谓“安检”,部份邮件有停滞现象。法轮功学员正在利用网络、电子、录音、传真等更多方式投递诉江状。

据明慧网得到的部分数据统计,7月3日至9日一周内,又有超过16696人(13648案例)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诉状控告江泽民。从5月底到7月9日,明慧网已收到60156名(48261案例)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机关的诉讼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

其中,来自21个国家的567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司法部门投递了诉江状。

控状邮件的特别“安检”和地区610透露的信息

7月3日至9日投递的13648份控告状中,有7468份得到快递公司“妥投”或最高检察院、法院的签收信息。通过快递邮件信息跟踪,发现目前还有很多邮件被滞留在“北京邮政快递分拣中心”,称所谓“安检”。

近几日,河北、湖南、吉林、天津、陕西等地反馈,有当地市、县级 610、综治办、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政法委等人员,上门打探,或给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调查,询问是否本人递交了诉江状。

法轮功学员反问他们的消息来源,有的610人员含糊其辞,有的则出示法轮功学员之前邮寄出的诉状,称诉状被返回给当地处理。有派出所人员透露,法轮功学员的诉状到北京后,从北京又返回到了本地县委或本地法院,由本地解决。县委在不能明确“上面”态度的情况下,又把诉江状转给综治办、610、政法委等部门。

大部份警察在查询诉江讯息时,已非常收敛。当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回答“我控告江泽民了,有问题吗?”对方迅速收线、挂电话。

一些市、县的警察反馈:不愿意干这个事了,现在抓法轮功也拿不到什么现钱了,都不愿意干这缺德事。若抓法轮功,搞不好还要遭报应。很多警察知道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大面积遭恶报的情况,也亲口跟法轮功学员讲过。

但是,也有一些610、警察看不清形势,还在糊涂地跟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慈悲地对待他们,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如果这些人一味善恶不分,自有法律和上天的严惩在等着。

坚持不懈的努力

法轮功学员们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努力,一定要把诉江状递交到位,要把迫害元凶江泽民送上法庭。

除了邮寄之外,学员们目前还通过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网、最高法院诉讼服务网、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公安部“12389”举报网站等,网上投递控江状。通过最高检察院提供的录音举报、传真举报等方式提起控告。

有一些地区法轮功学员亲自到北京高检、高法,递交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尽管接待人员以各种理由推脱,在检察院、法院、上访接待处、中纪委接待处等各个部门之间推来推去,不敢接诉状,但法轮功学员不懈的努力已经让很多人看到了诉江大潮的气势。

诉江大潮 广为人知

近日,美国旧金山湾区、美国休士顿、加拿大蒙特利尔、丹麦、澳洲悉尼法轮功学员在当地举行集会,声援诉江大潮。

澳洲联合新闻社七月七日对现居澳洲布里斯本的法轮功学员加入诉江大潮的报导被澳洲绝大部分主流媒体迅速转载,引起强烈反响。澳洲悉尼有超过三十位来自中国大陆曾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将自己遭受江泽民集团迫害的经历写成控告状,邮递到中国最高检察院。

加拿大前联邦参议员迪尼诺(Consiglio Di Nino)称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勇敢的人,并祝福中国有好的未来。迪尼诺说,诉江最终会让所有的中国人受益。

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们大量散发、张贴起诉江泽民的信息,或进行支持诉江的征签。大陆民众反馈:“审判江泽民,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墨尔本20多位法轮功学员加入诉江大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明慧记者夏纯清墨尔本报导)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每天都在快速递增,他们要求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法院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绳之以法,为全体中国人讨回正义和公道。这一“诉江”大潮在澳洲也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媒体本周密集报导了澳洲境内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案例。

到本文发稿时为止,在澳洲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已有超过二十位法轮功学员邮寄了控告书。起诉江泽民的大潮势不可挡,据明慧网报导,从五月到七月初两个月内,明慧网已收到超过六万份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自诉状副本。

已经递交了控告书的墨尔本法轮功学员表示,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对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的控告,敦促中国最高检察机关立案追查、严惩这个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的元凶,是为了尽快制止迫害,也是帮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重要方式之一,下面是部分快递了控告书的学员受迫害经历简介。

来自青岛的赵先生是最早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之一,曾分别在一九九九年年七月二十日和十月到北京上访,两次都被强行绑架回青岛并非法关押、酷刑迫害。第二次被关押期间,被单位明确告知,因为炼法轮功而被开除。二零零四年赵先生在广州被非法绑架关押近两个月,之后的两年内他和家人时常受到国安的骚扰、恐吓,再之后一直被监听。

来自辽宁沈阳的安女士,因为家庭的不幸导致对生活失去信心,曾感到自己活不过四十岁。修炼法轮功后,她从悲观失落苦闷的状态中走出来,成为了一个乐观向上快乐的人,家庭从此变得幸福和睦。迫害开始后,在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四年被绑架两次,安女士以绝食抗议迫害。特别是二零零四年三月在苏家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因为绝食遭受鼻饲折磨,导致骨瘦如柴,警方为推卸责任,把安女士急匆匆送到医院后丢给家属。安女士被关押不久就被验血,而且看守所就只有她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验血,见证了中共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指控。

张女士来自武汉,二零零零年五月曾到北京上访。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开始,到二零零三六月,张女士被非法关押十七次,最短被拘禁一天,最长的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到二零零三年六月近两年的非法劳教。期间强迫做奴工,还多次被抄家、敲诈钱财。

更多的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将于近日寄出自己的控告书加入诉江大潮。


起诉江泽民的征签见闻

文: 山东招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以下是我在对民众进行起诉江泽民的征签中遇到的见闻:

一.“谢谢你们冒着危险来让我们签名”

一个中年男子签上名后说:“谢谢你们冒着危险来让我们签名,我真想多签几个表达我的心情。”法轮功学员说:“有你一个就行,其他人我们再劝。谢谢!”

有一次遇到一个卖西瓜的人,他看了征签表说:“审判江泽民,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我签名按手印!给我老婆也签上名!”

二.“今天社会如此败坏,江泽民是罪魁祸首”

一个空调店经理说:“公审江泽民,我赞同,今天社会如此败坏,江泽民是罪魁祸首,他主政期间,黄、赌、毒泛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地痞流氓当村官,花钱买官当,给中国社会留下无穷的祸害。”

卖芝麻糊的老板在征签表上签字、按手印后说:“今天社会乱成这样,都是他(江泽民)造成的,早就应该把他抓起来了,社会上无官不贪,小偷遍地,我的东西丢了,报案给派出所,派出所不管,竟然说小偷无法抓,抓了还得放。这是什么社会?政匪一家。如果每个人都能像法轮功学员那样,讲“真、善、忍”,那这个社会得多好啊 !”

三.“江泽民是汉奸、卖国贼”

在一次婚宴上,碰到几个房产局的人。谈到江泽民,房产局领导说:“你知道江泽民什么出身吗?他的父亲是日伪汉奸,他是汉奸出身。”

另一个员工说:“他还是俄国的特务呢,中国的卖国贼,把中国北部本能收回的国土白白送给俄罗斯,听说那盛产石油、天然气,还有天然大牧场。”

另一人立马接话说:“那里还出海参呢,听说是一个天然不冻港。”众人都在惋惜那大片的国土,对这个汉奸、特务、卖国贼恨之入骨。

四.“他害死了太多的好人”

一个正在地里干活的农民看了征签表说:“公审江泽民,我举双手赞成,这个大坏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专门迫害好人,早该抓他了,老天有眼哪!”

在公园唱戏的一个老人,说:“江泽民自从上台后,没干好事,祸国殃民,把他抓起来公审,我们要敲锣打鼓上街庆祝。”

一个在路边纳凉的老太太听说征签公审江泽民,让学员帮忙签上名,自己按上手印后说:“他如果在面前,恨不得用刀割他,他害死了太多的好人。”

征签中还有许多感人事例,现在人们都明白恶党坏事做尽,江泽民祸国殃民,大家都在期待全球公审江泽民的那天早日到来。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文: 小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人类因信仰而靠近神灵,因信仰而忍让关爱,因信仰而高贵睿智。人类在追求信仰的漫漫长路上,有时会遇到荆棘密布寸步难行,有时会遭受高压的恫吓,有时会被追杀的血流成河。基督徒曾经被关在笼子里被狮子活活咬死,佛教徒曾经数次被赶出寺院、受尽凌辱,孔子和他的弟子曾经历经困境。在围剿屠刀下,在生死攸关时,正信者都平静的选择信仰,压力下不妥协,死亡下不偷生。

现在,信仰自由也被写入了国际人权公约和各国宪法。人们期待“信仰被践踏、信仰者被蹂躏”永远地成为历史的过去。可是在神州大地,信仰者仍然生活在共产邪灵的红色恐怖下。每一天,都有人因为不改变信仰法轮大法而被抓捕,每一天,都有法轮功信仰者遭受鞭打的呼啸、谩骂的凌辱,他们用肉体承受着中共的迫害,他们用灵魂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不能让诋毁佛法的谎言象野草一样蔓延,毒害善良的心灵。他们开始了顽强而平和的抵制,理性而智慧地讲真相。十几年来他们以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平和、忍耐面对暴力的残杀,今天他们依据佛法的威严、人间的正义要求惩治罪恶的凶手。

江西省南昌市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余宝珍,五月三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控告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她的独生儿子在这场浩劫中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身后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秀芹,与丈夫卢广林,被分别冤判十三年和八年重刑,卢广林被盘锦监狱折磨致死。盖秀芹也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江西法轮功学员陈宝芝及妻子张园珍五月二十七日共同控告江泽民给他们及家庭带来的十几年的灾难,要求中国司法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陈宝芝,原南昌市第五建筑安装公司职工,先后三次遭江泽民集团绑架、诬陷、非法判刑,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在江泽民江的嫡系中共“六一零”头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下,被非法判十一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牙齿被打落四个,右耳失聪,右肋骨骨裂,肝脏严重受伤,双臂、双手丧失功能、下肢行走困难,多次摔倒,腿部时常抽筋,过了几年才逐渐康复。在中国,象这样的被迫害者数以万计,他们承受的精神折磨与肉体苦难是惨烈的,是悲怆的,是无法弥补的。

十几年来,中共法院打着法律的旗号审判那些受害者而不是犯罪者,这是中共司法界的罪恶。今天,世界在瞩目中国,国人在关注法院,是把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还是将受害者再推進牢笼,法官在选择。

中共恶首江泽民,控制整部国家机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运动。这场迫害使用了酷刑,群体灭绝,侮辱和虐待,非法抓捕与拘留等罪行,这些罪行都是在江的命令、策划、监督和管理下進行的,其目的是在中国彻底消灭法轮功。江泽民,作为暴力迫害的主要策划者和责任人,他已经犯有群体灭绝、反人类罪行,他必须对这场迫害负责。起诉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是结束这场迫害的重要步骤,也是中国走向法制的起点。

越来越多的诉状送达检察院和法院,要求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呼声已经震天动地。作为中国百姓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是冷眼漠视,还是鼓劲加油。其实司法正义、信仰自由需要每个人的支持和维护,我们心里的天平偏向哪一边,也许事态就象哪一边倾斜。在美国的黑人运动中,很多的黑人和白人都选择了抵制歧视,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就取消了。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打砸抢运动中,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了默许和参与,中国就陷入了一场浩劫,所有中国人也都成为受害者。

每个人心的选择都是一种力量,当人心的正义压倒邪恶时,就是罪恶的终止时。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开始时是极端狂妄、不可一世的。而有一个山东人,流着眼泪讲了一句话:“如果这样坏的日本人会得胜,我就相信老天爷没有眼睛了。”这一句话简单朴素,却意味深长。老天有眼,正义长存,罪恶也许会逞凶一时,但绝不会持久蔓延。

在被惨无人道的迫害的十六年中,法轮功修炼者依然虔敬的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平静的告诉人们真相,现在他们又平和而理性地把罪魁祸首控诉,再一次给人们选择善与恶的机会。他们不只是英雄,就不应该被孤立、被歧视、被贬低;他们在黑暗里不惧怕、不妥协,他们是勇士,就应该被尊重、理解与支持;他们是圣者,与历史上所有的圣者一样传播着神的信息。

人性的光辉在于不欺凌弱小、不趋炎附势、不落井下石,而是代夜行者点一盏灯,给落难者些须抚慰,为勇敢者鼓劲加油。这些都是良知、善良的体现,也是人性高贵、生命尊严的体现。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为停止迫害法轮功而三次公开上书,遭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更多的正义律师没有被吓倒,而是挺身而出、伸出援手,他们以确凿的法律依据和事实,申明信仰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律师们已为法轮功修炼者做了上千场辩护。他们在为正义伸张,在为罪恶控诉。

你可以在公开的表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支持赞许,也可以私下里关心帮助他们,给他们以理解,还可以默默地在内心为他们加油。你的每一个善举,都是在给良善增添力量,为正义增加砝码,也是在证明我们的良知尚存,我们的同情还在,我们的正义还有。


“是这个救了我”

文: 北京大法弟子 净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我公公今年71岁,婆婆72岁。他们老俩口单过,住在北京某小区。

我2006年得法。二老看到我学大法后身体的巨大变化,也都认同大法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给了他俩每人一个法轮大法护身符,几年来老太太一直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老爷子把护身符放在随身小挎包里。这些年俩人身体蛮好,公公常骑着自己那辆电动三轮车,带老伴出去逛街。婆婆坐后面的小斗子里。

2013年11月一天,老俩口到医院拿了药高高兴兴往回返。从医院到小区要经过三个比较大的十字路口。在最后一个路口,他俩由北往南再左转向东。当公公正在准备左转弯时,突然从东向西飞驰过来一辆小轿车,司机见状急刹车已来不及,不偏不倚正好撞上了二老的三轮车。公公被撞飞起来,在空中翻了几个个儿摔在地上;婆婆被撞在头部,满头满脸都是血。奇怪的是公公当时就站了起来,婆婆也坐起来了,只是人有些发懵,愣愣地坐在那儿。

司机吓坏了,把车停在路口中间。肇事的车是一辆几乎要报废的老旧桑塔纳。

我家就在这路口西侧的一栋九层楼里。那天我正好在家。下午4点左右,突然传来一声特别刺耳的急刹车声,足足持续四、五秒钟。我判断是出车祸了,还不是个小车祸。不一会儿丈夫打电话来说,老俩口被车撞了,就在楼下路口,我意识到刚才那声急刹车是公公婆婆出了事。

我急速跑到路口,看到公公站在路边,身上没有血,看不出有什么伤;老婆婆头上有血迹,坐在马路上,我判断俩人伤势都不大。

120救护车来了,婆婆被送到县医院。医生在她的右侧额头和头皮上缝了十几针,她说没有难受的感觉。因为年纪大了,为了安全还是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才出院;公公脖子上有点伤,伤及气管,被送到某医院做了气管部位的小手术,也是一个月回家的。一个非常严重的车祸,俩个老人很快又能正常的生活了。

目睹这起车祸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老俩口命真大呀!据说,公公当时出奇的清醒,起身后,他问司机:“打120没?”司机吓得没言声,他就给女儿打电话,还给110打了电话。

从那以后,老俩口不再骑电动车了,因为三轮车被撞得不能骑了。现在他俩见人就指着护身符说:“是这个救了我,不然早就命归西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