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6.11)

发表日期: 2015年6月11日
节目长度:23分4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86 KB

22,25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6月1日收到18省55县市162人诉江状
河北高校教师冯瑞雪起诉江泽民
原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外科医生孔庆春起诉江泽民
乔高: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
艾菲尔铁塔下 真相渐入大陆游客心
大陆与国外对法轮功的态度冰火两重天
湖北麻城市中共官员遭恶报几例

6月1日收到18省55县市162人诉江状

(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一天内,明慧网收到十八省五十五个县市一百六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及一位法轮功学员亲属对中共前头目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这些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已将控告书和相关资料邮寄到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导致他们遭到绑架、抄家、勒索、拘留、劳教、判刑,遭酷刑折磨,被剥夺工作,被剥夺生存权利,孩子受到歧视、亲人在迫害中离世。


河北高校教师冯瑞雪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河北高校教师冯瑞雪女士通过邮政快递向北京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状,并收到短信回复。

河北中医学院教师冯瑞雪,女,现年四十六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冯瑞雪先后遭到非法拘留、抄家、两次被劳教每次一年、遭非法庭审等迫害。被非法劳教期间遭恶警电击和警棍毒打,身体的痛伤很久才恢复。她还被被单位曾扣发工资、降低工作职位等。冯瑞雪女士要求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把这个罪恶的元凶绳之以法。

冯瑞雪诉状陈述:“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反人类、群体灭绝、酷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不仅伤害了我个人和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亲友,同时伤害了整个中国社会的每一个人,打击真善忍,滋长着假恶暴,带动整体社会道德下滑,公信、公正、公平、正义、良知、道德等受到严重摧残。因此,江泽民的罪行应得到全国每一个正义人士的控告和制止。”


原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外科医生孔庆春起诉江泽民

(明慧通讯员大陆报道)孔庆春,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1995年4月开始学法轮大法后,在工作中一切为患者着想,不收患者礼物,不吃请,受到患者好评。

现年52岁的孔庆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近日,孔庆春把控告江泽民的诉状邮寄给最高检察院。

孔庆春曾五次遭绑架迫害。孔庆春说:江泽民的迫害使我妻子与我离婚,我的住所被强占,财产被掠夺,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父母亲属担惊受怕。其中痛苦难以用语言形容,这些年我失去稳定的经济来源,因在工作中讲真相,我多次被老板警告,甚至无数次失去工作。失去为患者服务的工作,大好青春年华流逝。

孔庆春要求最高检察院对被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乔高: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加人权社科年会曝光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世界第二,却几乎没有器官捐赠者。全球的调查发现,法轮功学员是被掠夺器官的主要受害者。”

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2015年加拿大人文和社会科学年会”的座谈上讲述了他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长达九年的调查。

曼尼托巴大学副教授玛丽亚•张博士(Dr. Maria Cheung)讲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和强摘器官的罪行,以及全球努力制止这种反人类罪的分析研究。

乔高认为,作为迫害发动者,江泽民应该第一个以反人类罪被国际法庭审判。

五月三十日到六月五日第八十四届加拿大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年会在渥太华大学举行,该年会是加拿大最大的学术会议,汇聚了来自全加的学者、研究人员、政策制定者和实施者等大约八千人。

从二零零六年起,乔高和麦塔斯就开始了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强摘这方面的调查和研究,最后他们得出的主要结论就是“直到现在还在发生着大规模地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的事情。他们的肾、肝、心脏和眼角膜被强迫摘取,以高价被卖出。”

乔高在发言中说:过去十五年中,中共针对和平的修炼团体法轮功实施了系统的谋杀。秘密地大规模攫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移植,牟取暴利。

他在论坛中列举了三十二类证据中的两个:调查员通过给中国的医院和拘留所打电话,被告知法轮功学员是移植器官的供体;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系统地验血和器官检查。

针对目前国内外起诉江泽民的浪潮,乔高说:“江泽民应该以反人类罪被带到国际法庭前。”他谈到所有参与活摘的医生,一旦时机成熟……如果他们还活着,都将接受审判,在国际刑事法庭,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

他表示,“四·二五”法轮功学员请愿后,江泽民给政治局常委写的那封信就是有效的(证据)。我认为没有人会严重质疑这一点。单是那封信就足以提供初步证据,他是有罪的,并在以这种方式持续犯罪。

作为一名前检察官,乔高说:“把他带到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是检察官的梦想。我确信数以千计的世界各地的检察官们会很高兴这样做。在中国可能有许多检察官乐意这样做。”


艾菲尔铁塔下 真相渐入大陆游客心

明慧记者周文英采访报道)每天都有无数的大陆游客涌向巴黎。巴黎的法轮功学员在艾菲尔铁塔下建立了真相点,在这里迎接中国大陆游客,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帮助他们摆脱共产邪灵束缚,走向自由新生。

一次法轮功学员景女士头天给一游客讲过真相,他没退。第二天景女士又碰到了他,他和颜悦色,笑着对景女士说:“你昨天说退党的事,我没同意。我昨天晚上回去想好了,我要退,我要自己退。”景女士问他:“好啊,用什么名字呢?”“我不要你给我名字,我自己取名叫‘重来’。”他表示要重新再来,以前受共产党的洗脑毒害都不算数了。

君女士给一个游客劝退,怎么讲就是不退,后来君女士一点一点地给他讲,讲明白之后,同意退了。君女士说:“那就送你一个‘高强’的名字吧?”游客回答说:“我不要你给送的名字,我要退,那我就堂堂正正地用我自己的名字退。”他亲自把自己的真名写在了法轮功学员的三退名单上。

一天遇见一大陆游客,景女士对他说,三退保平安,我给你取个名字,帮你退了吧,就叫“永平安”吧!这位游客没有吱声,景女士说:“你不说‘好’就不能算数。”游客立刻回答:“好好好!”让景女士给办了三退。

真相点新增了炼功活动。一次景女士正静静地打坐,几个中国游客路过,一女游客说:“这法轮功的人都可善良了。”之后听见一个男的声音高喊:“法轮大法好!”然后这个女游客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行人过去了。等到炼站桩抱轮时,他们又都回来了,这个女游客走近景女士,对她说:“有没有炼功音乐?你能不能给我炼功磁带?”前一天还有一个导游也要炼功音乐,君女士把网址告诉了他,让他自己上网下载,君女士还告诉他,还可以下载《转法轮》,最好先看看这本书,再炼功。自从增设了炼功点,不断地有人求炼功音乐。


大陆与国外对法轮功的态度冰火两重天

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受了各种迫害,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国外工作的儿子非常担心我的生命安全,帮助我以难民的身份脱离了中国大陆的那种恐怖环境。现在我虽然来到国外只有一年多,但让我真切感到国内和国外对待法轮功的态度真是冰火两重天。下面我讲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1、警察常向我们竖大拇指

在中国游客停车处,每天我们都风雨无阻迎接中国游客,给他们递上真相报纸并劝他们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当地巡逻的警察每次走过来遇到我们时,都会竖起大拇指赞扬我们,说一声:“Very good!”或:“good!”看的出他们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但据当地同修说,过去他们可不是这样,一次在中领馆的煽动下,警察曾以我们挂出的展板有问题为由向法院提出起诉。现在警察对我们的态度完全改变了,我们每次办集体讲真相项目时,警察每天多次来到我们的现场,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有没有人捣乱等。

2、精英阶层对法轮功的态度

我发现国外的一些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知识的中青年人,对法轮功关注度高,喜欢深入了解。每当我向他们发真相资料时,尤其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资料,他们都非常感兴趣,并主动索要。觉得发生这样严重迫害不可思议。对于在这样严酷迫害下还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由衷敬佩,有的说:“你们真了不起,遭这样迫害还不屈服,我做不到!”同时他们非常同情,都很希望对你有所帮助。一次我用我的翻译笔和一位男士交流,他好象用电脑在工作。他用电脑给我写东西,因为我总让他看我写的东西,坐了一路车他也没有工作成。下车前我说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可我只想把法轮功真相告诉您,他却说和你交谈我很高兴,您让我了解了很多事情。认识您也非常荣幸!并主动向我要了许多真相资料准备帮助我散发。

还有一次我和儿子和一位内科医生相遇,我向他讲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情况和我自己遭受的迫害。医生倾听后说:我能认识您深感荣幸。我们知道一些你们的被迫害情况,但我们由于经济不景气不能很好为你们发声,我对我们的政府深表惭愧。如果你有兴趣我把你介绍给我认识的人权组织,看看他们如何帮您。(近日还有西方人要引荐我去见当地人权组织。)

现在我无论去银行或什么政府部门办事,每当知道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时,多会得到同情和帮助。所以儿子对他妈妈说:“如果谁慢待你,你就告诉他说你是炼法轮功的。”现在妻子也看书学法,并开始参加各地讲真相活动。

3、普通民众对法轮功的支持和理解

我来国外认识的第一位西方人是个在药局工作的叫海蒂的中年妇女,当她了解到我是来自中国大陆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后,深表同情。她告诉我说她有很多朋友,她叫他(她)们来签名制止迫害!

一次坐车回家,我上车后给周围外国人发外文真相资料,我想对她(他)们进一步讲真相,我就从我的背包里拿出我被迫害的译文材料和几张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严重伤残的图片,我一边比划一边向我身边人讲,那个坐在我斜对面的中年妇女可能觉得我的语言不通太费劲了,她开始讲,因为她讲的我虽然听不懂,但她不停的说“法轮功”,尤其开始的时候她说“法轮功”这个词频率很高,我知道她在讲法轮功,但是褒是贬我一时还说不准。大家都听她讲,有的还不时插话,呆一会从大家对我的态度上我看得出来,她是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一直讲到她下车,并热情和我打招呼告别。接下来人人都开始专注看我给的真相资料,下车时都和我热情告别。

一次等公交车时,遇到一位西人老年妇女,我给她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她看完后,对我热情起来,想和我交谈,但发现我不会外语,她只是做了个“遗憾”表情。过几天她自己提了一篮子吃的东西,我判断是她自己做的送到哪里去。她给我拿出一块面包让我带上吃,这种面包我发现是她们喜欢吃的。这就让我为难了,不要的话怕伤她自尊,因为我不太了解她们礼节,所以谢过后拿过来了。以后常遇到她,不自觉她总想问我法轮功的事,我就把我被迫害的政治庇护翻译后的材料给她看,她非常同情我,不久她发现我丢了一只手套,第二天她给我买了一副皮手套。因为当时是冬天,还很冻手。我不想要人家给买来了,不要还说不明白,只好找机会还这个人情了。

前几天一位大约四十几岁的妇女坐在了我身边,我给了她一张传单,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内容的传单,她看后很吃惊,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这时我从兜里拿出几张同修被迫害的照片,她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同情,不只一次的拍拍我肩头表示安抚,下车时和我紧紧握手告别。这方面例子许多,他们为了对我表示同情,有的下车时过来拍拍我的肩,有的紧紧握着我的手,用这种方式表达她们的心情。

4、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尊敬

一次我在真相景点给中国人发真相传单时,来了一位西人小伙子,他从台阶上走下来,见到我后一边下台阶一边不停的向我鞠躬,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恭敬;还有一次在火车上,我给了一位中年妇女法轮功真相资料,她拿到手后,不停的向我合十,下车后她走了一段距离还在和我招手告别;另有一次我坐成铁来到农村一个小站,上来两个看样子有八十多岁老年妇女,在我对面落座后,我每人给她们一份真相资料,她们向我致谢,下车时等车停稳后,她们和我告别,其中一位站稳后恭恭敬敬的向我合十。

我遇到的不管是青年、老年、甚至一些少年,许多人一看到法轮大法真相传单都会表露出欣喜的表情。并还想和我进一步交流。可惜我语言不通,不能满足她(他)们,她(他)只能带着遗憾表情和我告别。

我讲的上述小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我的亲身体会使我感到国际社会无论是民众还是政府组织,对中共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有一定的认识,民众更对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非常反感甚至深恶痛绝!许多人都表示出想为制止这场迫害尽一份力。

鉴于此,我真心希望那些迫害的参与者和支持者悔过自新,将功补过;也真心希望中国的民众远离邪恶,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湖北麻城市中共官员遭恶报几例

为什么湖北麻城市官场频频出事?因为这些官老爷们大多是追名逐利,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佛法的急先锋。他们不仅没有实现梦想,反而丧失了名声、权力、健康、自由、甚至是宝贵的生命。

1、副市长孙丽燕车祸死亡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下午,麻城市副市长孙丽燕的丈夫戴某驾驶一辆富康私家车,一行四人从武汉返回麻城,孙丽燕坐在后排左边。下午六时左右,小车途经武麻高速红安到麻城路段时,撞上护栏。车门撞开后,孙丽燕被摔出车外又重重撞上护栏。孙丽燕因伤势过重送往医院救治,当晚不治身亡。高管部门介绍,这是一起单方事故。

孙丽燕,生于一九六八年,教师改行从政,二零零五年任麻城市南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期间,亲自去武汉洗脑班充当“帮教”和“包夹”,直接参与迫害转化麻城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她不声不响,不动声色,但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积极汇报。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零一二年十月,孙丽燕任麻城市副市长,在文教系统诽谤大法,对在职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包保转化责任制”,不许晋级加薪;禁止职工修炼法轮大法。

孙丽燕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人,最终在二零一二年十月遭了恶报。


2、原政法委书记占泽贵中风瘫痪

占泽贵二零零三年前后任政法委书记,是麻城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徒。在他任期内, “王华君被自焚”、“摩托车拖人”等惨案震惊世界;黄建勇(二十多岁)、李学春、王华君、何行宗、李继菊、罗开军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杀。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有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到他家面对面讲真相劝善,他一意孤行,给江泽民团伙充当打手和替罪羊,现在中风三年,卧床不起,老伴中风偏瘫坐轮椅。

3、麻城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金立章心脏病手术

金立章,麻城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黑打手,四十出头就到北京做心脏手术。麻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批捕判刑几十人次,最长刑期十年。此外,金立章的妻子朱超平是麻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指导员,负责配合610阻止法轮功学员办理港澳通行证及护照,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

4、原公安局副局长吴敬妻子患乳腺癌五年,女儿没有生育

二零零四年,麻城市国保大队试图在法轮功学员胡灵芝邻居家安装监控器监视胡灵芝,被拒绝。吴敬与胡灵芝家相距不远,他亲自出面做胡灵芝邻居的“工作”,安装了监控器,并非法绑架胡灵芝家三口人。

还有一年,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截回关在鼓楼派出所,吴敬的老婆刘浪花(音),是龙池桥办事处工作人员,发了疯似的冲到鼓楼派出所,猛抽法轮功学员的耳光,又打又骂。刘浪花一九五八年生人,患乳腺癌已五年。其女儿不能生育,结婚后又离婚。

5、万家堰社区干部上班时间带彩打麻将被警告

麻城南湖办事处万家堰社区干部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为了“创优争先”,分别于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配合610与国保大队、南湖派出所恶警一起绑架万家堰社区内三名法轮功学员到麻城市拘留所洗脑迫害,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万家堰社区干部迫害善良遭到恶报,自己丑行被曝光。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南湖派出所干警陈凡、万家堰社区干部聂全斌、袁宏炎、叶世炳在万家堰社区办公楼上班时间带彩打麻将,被市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其余的官员们能以此为戒,悬崖勒马,停止迫害,选择维护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