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6.15)

发表日期: 2015年6月15日
节目长度:20分5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007 KB

19,59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6月3~5日明慧收到329人诉江状副本
遭冤狱酷刑、被洗劫财产 宋桂香母女三人控告江泽民
善待法轮功学员的派出所所长
师尊救了我的年仅17天的女儿
发生在河北、山西、山东公安系统的恶报

6月3~5日明慧收到329人诉江状副本

(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六月三日至五日,明慧网又收到来自中国大陆二十省和四个直辖市共三百二十九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诉状副本。这些诉状来自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及朋友,已经通过邮寄投往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司法机关立案,依法追究发动并维持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灭绝性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造成的伤害,我们从这三百二十九人发来的诉江控告书中可窥见一斑。这三百二十九人来自河北省、山东省、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湖南省、河南省、四川省、重庆市、宁夏、陕西省、湖北省、北京市、广东省、江苏省、江西省、安徽省、甘肃省、上海市、天津市、内蒙古、广西、浙江省和贵州省。他们中有公司职员、教师、工程师、工人、农民、政府公务员、铁路职工、国防部公务员、医生、纪检办主任、银行职员、生意人、财务工作者、党务秘书、交通局职工、司法所职工、工商局干部、离退休干部、地质队人员、技术监督局局长、采矿工程师、炼油工人等。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十九岁,年龄最长的九十三岁。

这329人中除五人是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朋友外,其余324名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不同形式的迫害。这324人中曾被绑架并非法拘禁在拘留所或看守所的有265人,占324人的82%;230人被抄家或遭受其它经济迫害(诸如勒索钱财、非法开除、扣押工资奖金或退休金等),占71%;被关押期间遭受毒打或电棍电击、野蛮灌食、吊铐折磨、铐在铁椅子上、不准睡觉等酷刑折磨的有157人,占48%;被劳教迫害的有134人,占41%;被关入洗脑班迫害的有117人,占36%;被非法判刑的有49人,占15%。

这些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朋友在诉状中要求司法机构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赔偿受害人的损失。


遭冤狱酷刑、被洗劫财产 宋桂香母女三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胶州市的退休教师宋桂香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中,先后遭警察绑架二十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禁、劳教、暴力摧残;大女儿李梅也多次被绑架,小女儿李雪更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到非人折磨。迫害至今,累计她们被扣发的工资、抄家时被抢走的私有财产等,直接经济损失达数十万元。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宋桂香和两个女儿李梅、李雪,通过快递分别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给宋桂香及其家人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摧残。

其中,宋桂香在控告书中写到:

一九九九年期间,我前后四次进京和平上访,被本单位接回来以后,又被苑戈庄镇长江同国打的浑身青紫,凳子腿都打断了,随后将我非法拘禁在苑戈庄小学的一间阴暗的仓库内,达两年之久,仓库内缺水断电,冬天寒风凌冽,夏天酷暑难熬,还要遭蚊虫叮咬,真是非人的折磨。二零零零年,我和八十岁的母亲(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再一次去北京和平上访,在高密被火车站派出所绑架,当时下着雪,室外异常寒冷,一个警察竟然把我的棉衣扒下,推到室外冻了一个多小时。使我八十岁的老母饱受惊吓。

二零零三年,胶州市“610”把我绑架到张家屯洗脑班,强制“转化”洗脑,期间我遭到恶人的侮辱、谩骂、暴力殴打,把我铐在院子里的大树上,逼我说不学了,不炼了,还拿报纸包着炉钩子,问我“炼不炼”,一说炼,就用炉钩子打我的嘴,前牙都被打掉了。我在张家屯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了近一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早晨六点左右,胶州市“610”和胶州市公安局王文龙、十几名警察,三辆警车、还有面包车,撬门破锁,闯入我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手续的情况下,翻箱倒柜,强行抄走了复印机一台、打印机五台、刻录机一台、扫描仪一台、传真机一台、清华同方计算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两部、现金四千多元,还有二百多美元以及大量的法轮功书籍,办公耗材等物品,总共价值十几万元。抢劫后,没有留下任何手续。

二零零六年一年的时间里,我被胶州市“610”、胶州市公安局先后绑架五次,两次被关拘留所,胶州市“610”还企图将我非法劳教,并开始扣发我的工资,在非法扣发我的工资期间,胶州市“610”多次非法支取我的工资,作为迫害我的经费。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去胶州“610”要工资。“610”说:“青岛说了算”,腊月十八,我去青岛要工资,被华阳路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了两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胶州公安局又把我绑架到精神病医院,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没有精神病,迫害有罪,立即送我回家。”下午四点多钟,他们又把我送到胶西镇医院,关进三楼的一个房间里,每天有一名警察和一名教师看着我,二十四小时监控,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就是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头掉了,我也得炼。”最后,关了我二十多天,导致我大小便失禁,昏迷不醒。胶西医院看到我的身体状况极度危险,才通知了我大女儿把我接回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上午,我和女儿李雪驱车去亲戚家,途中,胶州阜安派出所的十几个警察将我们的车强行拦下,并开始非法搜查车内的包、袋等物品。随后,把我们母女绑架到阜安派出所。中午,十几个警察窜至我的家非法查抄,同时将我大女儿李梅也一同绑架,还抢劫总价值约十几万元私人物品,我刚领的两万元工资也被他们抢了去,至今下落不明。在阜安派出所,我们母女三人不配合非法审问,拒绝签字。警察对我们母女三人强行体检,欲进一步迫害。我体检不合格,当晚被释放回家。我的两个女儿则进行绝食抗议。后我们母女三人被胶州市公安局非法监视居住。

在控告书的最后,宋桂香还特别提到:对于其他参与迫害的人员,本人暂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因为他们也是江泽民欺世谎言的受害者,唯盼望他们在全球公审江泽民之前幡然醒悟,拒绝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弃恶从善,为自己的生命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善待法轮功学员的派出所所长

某某派出所所长平易近人,一天经过茶铺看里面坐满了人,就进去坐下与大家聊天。一些茶友七嘴八舌:“你们警察也不管一管,法轮功的人到处贴不干胶,弄得环卫工人们非常反感。他们见人就发光盘,你们咋不去抓呢?”还有一位妇女说:“法轮功反党……”

所长不急不躁的说:“其实你们不了解这些大姐大妈的行为是为了让大家了解真相。她们发的光盘是华人在美国演出的新年文艺晚会,表现的是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要说反党,我们内部党员干部也确实不像话,像周永康,原来是我们的省委书记,贪那么多钱,整的都是老百姓的。共产党的那些高官确实不像话,贪得无厌,弄得老百姓不得不骂娘。要说法轮功反党,你看她们没枪没炮,手无缚鸡之力,要反党是不可能的。我们派出所是针对危险分子,维护一方治安的,她们又没有犯罪,抓她们干什么?凡是有举报法轮功的事,我们都是妥善处理的。”

所长低声的对身旁的人说:“我们去抓了几起都是些老太婆,人家又没有犯法,你说咋办?还不是只有放了。”

这位所长确实是这样对待法轮功弟子的。二零一四年七月,炼法轮功的勇大姐在一家人的门前车上放了一张二零一四年神韵光盘,这家男主人看见了,快步冲出门,抓住勇大姐不放,非要勇大姐的身份证,找不到勇大姐的身份证,就使劲抓住勇大姐不放,打手机叫派出所来抓勇大姐。

所长来了,带勇大姐走,那人要跟着上车,说:“我看你们咋整她。”所长说:“那你叫我们来干啥?”那男人非要上车,所长说:“你非要上车去那好,关她好久,就关你好久。”那男人只好不去了。所长和勇大姐离开他家时,他还说:“明天我还要来看你们咋整她。”所长没理他,带着勇大姐上车走了。

在去派出所的半路上,所长问勇大姐:“你身上带钱没有?” 勇大姐问:“你问钱干什么?”所长说:“你回家坐车需要钱啊!”

到了派出所,所长给勇大姐所在社区的人打电话,不知所长说了些什么,社区的人先到勇大姐家,告诉她家人:“有东西就收拾一下。”然后就赶到派出所把勇大姐接出来直接送回了家(前后不到三个小时)。至今,没有任何人来找过勇大姐的任何麻烦。

这位所长的善行必然会得到善报!

希望这位派出所所长的所有同行们都象他一样,明白法轮功真相,善待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弟子,给自己及家人创造美好的未来。让自己及家人在神佛的护佑下,平安、健康、幸福!


师尊救了我的年仅17天的女儿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十月的一天,我跟平时一样在床上给孩子喂奶,吃饱后孩子就躺在我身边睡着了。刚睡了不一会她突然吐了一大口奶,我赶紧用一只手托起孩子的上半身,另一只手拍她的后背。可就在这时孩子还在继续吐,大口大口的吐,因为孩子太小,她只能睁大眼睛张着嘴任由奶水涌出而无法自主呼吸了。

我感到情况不好,赶紧喊在屋外的妈妈,妈妈进屋后看到这一幕马上把孩子抱起来拍她的后背,冲着孩子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喊着宝宝、宝宝、不怕、不怕。我就像懵了一样看着妈妈跟孩子,只能也在心里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

几分钟过去了,孩子由于呼吸不畅,脸色已经不太好了,随后渐渐瘫软在妈妈的怀里,就好象睡着了一样,而此时妈妈放在孩子后背上的手也已经感觉不到孩子的呼吸了。我还在这以为孩子是不是没事了,睡着了?可是妈妈却比刚刚更加大声的对着孩子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这才意识到不好,这要是象睡着了一样睡过去可就完了,心里有点慌了。

妈妈掀开包着孩子的包被,我摸了摸孩子的腿已经有点凉了,还好象有点硬,孩子异常乖巧的在妈妈怀里一动不动,只有些几乎听不到了的微弱呼吸。我当时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股冷汗一下窜上头顶,觉得头皮发麻,我知道了孩子看起来象睡着了,其实不是啊。妈妈怎么摇晃着孩子,她都没有反应,这个时候即使打120等着救护车来,孩子也不一定能挺到那个时候了。我们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师父能救这个孩子,我赶紧打坐双手合十求师父救救这个孩子,妈妈也抱着孩子求师父。这个过程太煎熬了,但是我们都坚信孩子一定会没事,师父一定会救孩子。

又过了一会,妈妈开始尝试着弹孩子的脚心,刚开始的几下孩子还是没什么反应,就是皱一下眉头,哭一声,就又马上象睡着了一样,妈妈接着使劲弹孩子的脚心,真的是弹的啪啪响。渐渐的孩子的哭声越来越有力量了,而精神也在渐渐恢复。看到孩子有了知觉,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感谢师尊慈悲救度啊!谢谢您救了我仅有十七天的女儿!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的心情,没有语言能形容我对师尊的感谢。妈妈抱着孩子跪在了窗前,深深的鞠躬感谢师尊救命之恩!

这件事就是现在想想还有惊心动魄的感觉,当时的经过虽然时间不算长,但是每一秒都是那么惊险,孩子的命是师父给的!

如今孩子非常健康,白白胖胖的,我们全家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发生在河北、山西、山东公安系统的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广仁遭恶报

玉田县公安局副局长——原玉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广仁,男,1962年出生,于二零一四年夏季一天深夜,被河北省承德警察从家中抓走,成为阶下囚,至今音信皆无。临走时,他丢给家人一句话:“我回不来了。”

在任职期间,王广仁为了往上爬,一直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周永康流氓犯罪集团。他人品恶劣、手段残忍。有时同事看不过,去说情,都会挨他骂,经他手办的案子,除了对当事人的重判重罚外,还要向当事人的家属敲诈巨款贿赂。

王广仁践踏法律、破坏人权,对信仰法轮功的善良群体迫害造下累累罪孽,他不听真相,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

被王广仁迫害的玉田县法轮功学员有:彩亭桥镇黄土桥村的黄克军、潮洛窝乡小赵村的李汉新、玉田镇的李泽梅、梁秀梅、散水头镇戴家铺村的韩广山和韩福元、散水头镇十里砣村的孙玉山、鸦鸿桥镇姚八庄的张雪、虹桥镇珠树坞村的陈柏兴等数十起之多,其中张雪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孙玉山身患疾病,出狱后一年身亡。

善恶有报是天理。昨日的座上客,今日的阶下囚,王广仁今天的下场是迫害善良、摧毁普世价值“真善忍”的必然恶果。不管中共邪党以什么样的借口掩盖,恶报是天定的,也是王广仁自己作恶定下的果报。

山西省怀仁县看守所麻姓医生遭恶报死亡

麻姓医生,山西省怀仁县吴家窑人,四十七岁左右,原山西省怀仁县看守所医生。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四位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其中一位大法弟子心脏部位剧烈难受,所长害怕,拒收,但此麻姓医生执意要收,说:“没有问题。”不但不往医院送,还把这位大法弟子送到一间小房子里,用大拇指卡她的动脉血管,往死里整。

还有一个看守所副所长王佛小,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下手狠毒。

大约二零一二年冬天,在怀仁泰安门附近,麻姓医生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位老人被撞倒,他下车看发生了什么事,一辆车突然驶出,此麻姓医生被撞倒在地,当场毙命。

山东德州国保警察刘宁因参与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殃及父母

刘宁,男,今年四十一岁,原是德州经济开发区某派出所的警察,在二零零六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邢立秋等人后,调到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多年来,刘宁跟随国保队长张希坤参与多起绑架、抄家、提审法轮功学员事件,其中就包括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绑架法轮功学员徐世英、刘玉秀等人,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志强。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做了坏事要招来的恶果,劝其不要再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了,他却不以为然,继续助纣为虐。

刘宁的父母刚六十多岁,目前都得了脑血栓,瘫痪,不能自理,只好高价雇保姆来伺候,搞得刘宁十分痛苦、烦恼。谁家有这样瘫痪的老人肯定也会痛苦不堪,何况还是父母同时瘫痪在床。

然而凡事有因才有果,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敬天信佛,对修炼人都极其尊敬,也只有共产党教唆出来的什么都不信的亡命警察才敢于迫害正法修炼者。

不信报应不代表报应不存在,因迫害法轮功而自身遭恶报乃至殃及父母妻儿的案例比比皆是。明慧网上已经曝光的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警遭恶报的案例,相信只是冰山一角,更多恶人遭恶报的案例因为信息闭塞或掩盖等原因,被披露出来的很少。据说,德州德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张希坤自从绑架德州法轮功学员李志强以后,身体一直不爽,药瓶不离手,不久,他妈还去世了。

奉劝张希坤、刘宁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认清形势,叫你们迫害好人的“上边”都已经开始陆续被清算了,停止迫害法轮功,将功折罪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否则周永康等人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榜样!不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毁了自己的前程及家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