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6.26)

发表日期: 2015年6月26日
节目长度:21分5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256 KB

20,57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山东法院撒野 辩护律师遭毒打
悉尼华人:支持法轮功起诉江泽民
邮局工作人员:“给我地址,我给您填吧”
迫害诉江公民 丧失良知和理智
支持法轮功 好运滚滚来
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警察恶报频

山东法院撒野 辩护律师遭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近日,山东聊城市一个法院在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时,警察冲进法庭把辩护律师拖出去殴打。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杨玉喜、李习柱、宋桂风、刘生、康林芬、陈玉珍、林秀伟非法开庭,代理律师王全璋、石伏龙、陈智勇在法庭上依法辩护。

庭审中辩护人依法提出回避,证人出庭作证,排除非法证据等申请,遭到审判长王英军,审判员许成信,无数次打断,并以庭后解决予以搪塞。

晚上七点左右,庭审进行到法庭辩论阶段,王全璋律师发表辩护意见再遭数次打断,并被审判长宣布驱逐出庭。一时间六、七个如狼似虎的警察冲上法庭,强行将王律师拖出法庭,之后王律师被殴打三次,衣服被撕烂后,警察自己买衣服强行给王律师换上。王律师头部被拳头击打多次,面部额头胸部腹部背部均伤痕累累。

与此同时,石伏龙律师和陈智勇律师被十几个警察扣押在法庭内,全身物品被搜索检查。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陈智勇律师先被允许离开法院。王全璋律师被带回法庭清点被摆在地上的物品,之后,王全璋律师和石伏龙律师被带到聊城市东昌府区湖西派出所被调查询问,办公电脑和U盘等随身物品被非法扣押,直至今天凌晨二时许,两律师才走出派出所。

本次事件中,律师始终依法履行辩护职责,却无辜遭合议庭无数次打断发言,并因依法辩护最终触怒庭外的不法势力,这是辩护律师始料未及的。王全璋律师已经是第二次头部受伤。

律师因辩护被拖出法庭殴打致伤,被非法扣押电脑等随身物品,这对所谓的依法治国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对这种滥权枉法的审判人员、法警,律师及法轮功学员家属坚决要求追究法律责任。


悉尼华人:支持法轮功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在悉尼华人聚集地伊士活(Eastwood)举办真相图片展活动,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声援最近中国大陆近万名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江泽民”的伟大壮举。

为彻底清算江泽民的滔天罪行、早日结束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行径,越来越多的海外华人也加入声援和支持这人类历史和司法史上极为重要的“公审江泽民”大潮。

很多走过“公审江泽民”横幅前的华人都会驻足或回头再看一眼,有的惊呼:啊,法轮功起诉江泽民了!有的说起诉他(江泽民)好,应该起诉他!有的站在横幅前深思不走。

来澳探亲者贾先生对目前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表示极力支持,他向记者表示:应该起诉江泽民,所有人都应该支持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因为中共暴政对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都犯下了滔天大罪。贾先生还补充说:法轮功健身强体有什么害处?!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了,江泽民自以为法轮功跟他们争夺民众了,如果大家都信法轮功了,就会没人信中共了,所以它就要迫害。

我经常来澳洲探亲,看到法轮功这么多人,真是声势浩大,全世界都可以炼法轮功,就是中国不能炼,迫害法轮功就是中共的问题。法轮功现在越来越强大,我真的很高兴。

每年来悉尼探望留学儿子的五十岁左右大陆官员李先生,在法轮功真相摊位前后四处寻找大纪元报纸,并说以前的也要。觉得『九评共产党』写的很好,最后在义工的帮助下做了三退。

在伊士活地区拉横幅和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两位母女表示:起诉江泽民,是民心所盼、众望所归的大好事!当所有的老百姓都觉醒,都站出来控告江泽民的时候,全民反迫害、全民公审江泽民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王校芳和庄玮母女俩还表示:她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邵桦在六月十七日,已经同时成功的向中国两大院寄出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并已经得到成功传送的确认回复。

教书育人三十一年王校芳女士: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我女儿先后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五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两年,被上海交通大学非法强制洗脑两次。我自己在二零零一年被库尔勒公安局的警察和二十九团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并关进了看守所。

我女儿被判刑两年后,六岁的外孙女一直哭着要妈妈,我心如刀割一样难受。我们整夜整夜睡不着,这一切的迫害给我及我的家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而这一切痛苦都是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这场对好人的迫害造成的。

另一位起诉江泽民的邵桦女士告诉记者: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九年期间,她被几次非法绑架到广州黄埔区洗脑班(实质是戒毒所)等处非法迫害,反反复复被迫害和被非法抄家。甚至还未成年儿子也一起被非法绑架到广州市东山区公安分局。期间她的母亲因为担心、受惊过度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去世了。

谈到这,邵桦女士感触万千,她继续表示:不仅仅是我一人受到江泽民的迫害,我的家庭也受到江泽民的迫害,全世界的许多人也都受到了它的迫害,所以我要起诉它,它必须为它所犯下的所有罪恶承受与偿还,这是人间正理!


邮局工作人员:“给我地址,我给您填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近一个月来,我地法轮功学员行动起来,动笔书写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并去各邮局往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

开始这个邮局里的人很惊讶,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向两高发控告信呢?控告谁呢?当他们知道了是法轮功学员在向两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大家就都很开心了。只要去一个法轮功学员寄信,他们就会说:“又来一个!”并大声说已经来了多少多少个法轮功(弟子)控告江泽民了。

一个学员填好了最高检察院和法院的名称后,发现没带这两个单位的详细地址和电话,这时工作人员说:你们都是寄往同一个地点的,给你一份你就照着抄吧!顺手递过来一个其他学员刚填好的快件让照抄。

六月十七日,两位法轮功学员去当地最大的中心邮局寄控江状。填单时,因为邮寄单子上的字太小,老年同修看不清。正好看到一工作人员的桌上有一副眼镜,同修就说:麻烦用一下你的眼镜行吗?另一位女业务员马上说:“给我地址,我给您填吧。”很快帮助老同修填好了。

六月二十一日,一老年学员拿着邮件和地址去了邮局。这位老人没上过学,拿着邮寄表格却不知如何填写。正犯愁呢,就看到有两个她熟悉的年轻人进到邮局里来办事。俩小伙子毫不犹豫地帮助老人填好,并帮助顺利地发出了控告状。


迫害诉江公民 丧失良知和理智

文: 飞鸣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根据中国宪法的规定,控告权就是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机关进行揭发和指控的权利。所以控告权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任何剥夺公民控告权的行为都是违法犯罪。

中共最高法院近期也出台《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宣称: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并称该意见将于五月一日起施行。

中国大陆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已经遭受江泽民及其帮凶近十六年的迫害。近日,他们纷纷向最高检察院等机构邮寄控告状,以翔实的事实,有理有据的控告迫害他们的元凶江泽民。这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控告权。最高检察院等机构应该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任何阻挠诉江、迫害诉江公民的行为都是严重的犯罪。

可是近日在江苏连云港却发生警察迫害诉江民众的犯罪事件。据明慧网报道,六月十三日早上九点左右,江苏连云港几个派出所统一行动,非法带走起诉元凶江泽民的连云港法轮功学员仲崇斌、袁春丽、仲进军、姚兴英、徐如花、徐龙彪(其中后面的三人目前已经回家)。江苏连云港警察的这种犯罪行径既丧失良知,又丧失理智,是凶恶而愚蠢之举。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向民众讲清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和遭受江泽民集团迫害的真相,也没有错,他们是在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可是他们却遭到江泽民集团的凶残迫害,很多人遭到酷刑折磨和虐杀。他们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这不应该吗?江苏连云港的警察迫害这些诉江的好人,这是对他们的再一次伤害,天理不容。

江泽民隐瞒自己的汉奸家属身份,爬到中共高位,向俄罗斯出卖领土,纵容其儿子大肆贪污国家财产,其贪腐淫乱的丑闻在中国已经尽人皆知,骂声载道。江苏连云港的警察却维护这样一个为国人所不齿的丑类,你们还有一丝的羞耻吗?

曾经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都已经锒铛入狱,表面是在中共内斗中落败,实际是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导致的恶报。江泽民一伙正在走向败亡,江泽民家族也因其贪腐而面临法办的命运,你们却依然为这些即将败亡的小人充当打手,值得吗?你们连眼前的这点形势都看不清吗?

法轮功学员只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希望各地曾经参与迫害的人能及时悔罪,弥补过错,为自己赎回一个未来。这是他们对参与迫害者的慈悲。江苏连云港的警察却不知珍惜这个机会,反而继续为非作歹。你们如果不知好歹,必将被追究罪责。

而且天理也不会放过你们。目前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610人员纷纷遭到恶报,610、政法委已经成了死亡职位。你们如果继续作恶,恶报就在眼前。

正告江苏连云港的警察立即释放所有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犯罪,不要等恶果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才后悔。

江苏连云港等个别地区的个别恶警的愚顽行径实为螳臂挡车,根本无法阻挡诉江大潮。据明慧网报道,从今年5月底到6月11日两周内,至少3946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以及因迫害流亡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控告、起诉江泽民。起诉江泽民,人心所向。公审江泽民,大势所趋。


支持法轮功 好运滚滚来

文: 东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我老伴已年近六旬,一辈子都没当过头头的忠厚老实人,如今管了一帮人。这是我都没想到的事,这是我和他意外的收获,这也是他支持法轮功得的福报。

老伴平生为人厚道,心眼儿好,人称好人;他精力充沛,吃苦耐劳,人称能干。年轻时偏偏遇上了我,疾病缠身,他的心比吃冰棍还凉,眼里都是泪。我从儿时就患了慢性咳喘病,常年请医看病,干不了重活,家里的二十亩田他一人忙活,实在忙不过来就求亲戚帮忙,他辛辛苦苦得的微薄收入,他和孩子都舍不得花,全拿出来给我看病,家里的日子饥寒交迫。

一九九七年四月,我在生命垂危时有幸修炼了法轮功。开始我炼不了功,只能听师父讲法,第三天晚上,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我吐出来既苦又涩、还辣的半盆水,胀得象扣个小锅的肚子消下去了;我每天无数次便尿,七天后浑身浮肿也好了,我能炼功了,又能做家务了。

一个月后我能和丈夫下田干活了,他高兴的见人就说:“法轮功真神,给我眼看进火化场的媳妇救活了。”乡亲们纷纷来找我学功,冬天丈夫给大家烧热乎乎的炕,准备开水让大家喝。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和江魔头开始疯狂迫害深受中国亿万民众拥护和爱戴的法轮功及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我身为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弟子,我能不站出来为法轮功、为恩师说句公道话吗?当时,当地政府把丈夫找去,一个副镇长问他:“法轮功到底好不好?”他说:“法轮功好,给我媳妇的病治好了。”在场的官员们都哈哈大笑。我因为告诉百姓及被邪党蒙骗的警察“法轮大法好”,当地公安局抓我未果,把丈夫抓到派出所,警察问他:“法轮功好不好?”他说:“法轮功好。我媳妇的病好了。”一恶警气急败坏,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拿电棍要电他。在一个好心警察的阻拦下,才不了了之。

在我流离失所的几年里,当地派出所经常去家里骚扰我丈夫,所长因为抓不到我,老挨上级批评,在难以承受的情况下,几次找到我丈夫商量:“你和她(指我)离婚吧,你要她不要她都一样,反正她也回不来家了。离完婚,她户口一迁走,就不是咱这儿的人了,也不归咱这儿管了。这样你也净心、我也净心了。这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咋样?行不行?”丈夫总是不表态,心里说:“你们要不抓她,她能回不来家吗?让我离婚我才不离呢。”所长最后只能放弃了他的歪主意。

我修炼十八年,遭受邪党迫害五、六年,家里的日子没耽误,丈夫一边带着未成年的孩子,一边种田、养猪,并攒了积蓄。这十年中家里建起了一百多平方米的新房,儿子娶了媳妇,儿子、特别是媳妇很孝顺;孙子聪明伶俐,身体非常健康。

近年,我种田,老伴打工,日子红火。老伴开始打工时是干力工,一周后被领导提拔看机器。老伴帮助我传真相,把真相护身符、真相台历、真相小册子送给身边的工友们,他们都知道我学法轮功,车间主任每次接到真相电话后,就去找我老伴告诉说:“你老伴又给我来电话了,给我讲法轮功如何好。”我老伴说:“不是她打的。”主任说:“就是。别人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呢?”老伴无可奈何:“你说是就是吧。”

老伴工作兢兢业业,得到了车间主任和总老板的赞赏。亲戚朋友都知道了老伴到月开资,在单位有一定威信,许多人求他帮忙,很愿意去打工。一旦有空位,他就给办去,其中一个贫困户走上了致富之路。半年前,总老板选中了老伴,派车间主任几次找老伴谈话,提拔他当班长,老伴因为文化低又厚道,几次拒绝。半年后主任又找老伴谈话,还是让他带班,他从心里不愿意干,不愿操心,主任主动答应他许多条件,老伴任了职。

老伴抱着活泼可爱的孙子,常对我说:“没想到咱俩能有今天,住着楼房一样的房子,吃穿不愁,还抱上了大孙子。”我说:“这是法轮大法救了咱一家,咱要好好感谢我师父。”“所以我才支持法轮功的。”老伴语重心长地说。


河北省张家口市看守所警察恶报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四年至今,张家口市看守所先后有十二个警察遭起诉,其中有七个警察被最终起诉,五个警察取保。所长李兆国等五人取保候审后离职,副所长刘占被判刑七年,副所长张晓东(原是看守所狱医)、警察范华松、刘新宏、杨志国、李建业、史鹏分别被起诉。

此前,张家口市看守所原政委范某得癌症死亡;二零零八年的大年三十,办公室主任马重生,开车回老家过年的途中,翻入山沟里,死亡,三天后,才被人发现尸体。

看守所,是一个正常的国家机器,本应是关押坏人的地方,以保证社会安定,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来,却沦为迫害大法弟子工具。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张家口市看守所在所长崔卫东主使下,看守所的警察却有意或无意间充当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已知有八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有上百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被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