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412)

发表日期: 2014年7月3日
节目长度:60分5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84 KB

57,06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国际移植大会代表反對中共强摘器官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由国际肝脏移植协会(ILTS,International Liver Transplantation Society)、欧洲肝肠移植协会(ELITA,The European Liver and Intestine Transplant Association)和欧洲肝病重症监护组(LICAGE,Liver Intensive Care Group of Europe.)共同组织的国际移植大会在伦敦伊丽莎白二世会议中心(Queen Elizabeth II Conference Centre)召开,逾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麻醉师、护士和器官采购人员到会。

会议开幕当天,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会场外向与会代表揭露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并开展“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反强摘征签。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在了解真相后发出同一呼声:强摘器官是反人类罪行,必須坚决反对。

很多正要离开会场的与会代表注意到法轮功学员在一旁的讲真相和征签活动,他们有些表示已经听说过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希望自己能够为结束这一罪行做些什么。有些则是第一次听说并感到非常震惊,了解真相后就毫不犹豫地在征签表上签字。


==真相与人心==

(女声)中共的媒体 谁信谁上当

昨晚,与同事们一起聚餐,话题慢慢集中到中共的暴政和媒体造假上,一位湛江的同事说:“你们知道吗?98抗洪英雄李向群是造假出来的。”另一位当过兵的同事说:“啊?!当年,李向群还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呢!”

湛江的同事接着说:“这是李向群同村人亲口跟我说的。李向群那个村很多人都吸毒,他也吸毒,他的父母没办法,就送他去当兵,希望通过部队能管住他。1998年发生大洪灾的时候,李向群不去救灾,反而跑回家里吸毒,结果吸毒死了。部队的人到他家了解了死因后,觉得吸毒而死太丢人了,无法公布。这时,有个记者出了个主意,说:现在正好是抗洪救灾的关键时刻,不如把李向群塑造成英雄模范。李向群的家人问:那怎么能行?记者说:那很简单的,你只要穿上军装,扛着沙包,我们摄影只拍摄你的背影说是李向群就行了……”

同事们还有点怀疑,湛江同事说:“不信你看看李向群扛沙包抗洪救灾的录像,是不是都只有背影?”

哦,原来“抗洪英模李向群”是这样出台的。

今天上网查找关于李向群的资料,在百度文库里有一篇《98抗洪英雄小故事》,里面写了二个细节:“在入伍前,富家子弟李向群每天要抽两包烟。”还有个细节就是:“1998年,南方水灾。8月7日,李向群提前结束探亲假,随部队奔赴湖北参加抗洪抢险。”查百度百科《1998特大洪水》词条,发现当年6月中旬起就发生了洪灾,而直到8月7日前,李向群还在休探亲假,这说明那段时间他确实是在家。而且,如果他不是一个富家子弟,如果他没出钱打通关系,很难想象他能在服役期间请到“探亲假”。

如果仅仅是这一件事,还无法确定李向群就是造假出来的英雄。根本问题是,媒体本质上不是真正的媒体,而是中共政治宣传的“喉舌”;中共媒体的本性就是造假、撒谎的。

全世界都可以收听中国的广播,但中国听不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广播。全世界都可以收看中国电视节目,在中国看不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电视节目。全世界都可以买到中国的报纸,在中国买不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报纸。全世界都可以浏览中国的网站,在中国浏览不到世界上大多数的网站。这是什么概念,中共光一年封锁网络花费就几百亿。

在美国,所有人都可以办报纸,唯独政府不能办报纸。在中国,所有人都不能办报纸,只有共产党可以办报纸。

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利和统治,一边使用暴力,一边制造谎言欺骗人民,使暴力得以延续。中共的媒体在必要时可以完全成为散布谎言的有力工具。

1999年之前,法轮功因功效卓著而在中国大地广泛传播,并获得国家多个部门的嘉奖和众多媒体的赞誉。例如,1998年12月31日,《深星时报》在“热点专题”版以整版篇幅刊登法轮功简介及《法轮功修心健身走俏鹏城 三千学员勤修炼乐此不疲》、《大学校园设炼功点 教授学生自发炼功》、《法轮功祛病效果明显 不少病患者深受其益》等文章。

但是,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而全面开动宣传机器栽赃抹黑,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中共报刊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多达三十多万篇。

在了解了中共媒体的造假本性之后,人们都在感叹:这样的媒体,谁信谁上当!

(女声)“早在二十年前遇到你就好了”

21年前的同事想要聚一聚,原来是当年的总经理从上海回来了。分别的时候还是26岁的小伙子,再次见到他已是47岁的中年人了。背稍稍有点驼,脸上有一点愁容,但眉宇间的锐气不减。他很惊讶我这20年容貌几乎没变。

当他得知我修炼法轮功时,非常震惊。他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他身边有一个团队,都是事业上较有成就的人。近些年他们从事各种公益事业,到处帮人喊冤,也为法轮功喊过冤。经常慰问贫困地区的人,救助没钱治病的患儿。在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们曾带去好几车的物资留给了当地的百姓。

在资助的人当中,有一个16岁的小女孩患了肾病,在一次透析的过程中,由于医护人员的疏忽,使她有了一次濒临死亡的体验:她感到自己坐在云朵上飘了起来,到了一个山洞,她顺着山洞往里走,越走越黑。身边没有一个人,她什么也看不到,那漆黑笼罩着她。她问这里是地狱吗?也没人回答她。就在她惊恐万状之时,她这边的父亲拽了一下她的手,把她叫了回来。醒过来之后她对资助过她的人说:“叔叔、阿姨,人真的有灵魂,你们都是帮助过我的人,我不会骗你们的。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活下去,活着我要赎罪,我要寻求一种信仰。”亲耳听到这个孩子的诉说,他们都有些慌了神儿了。如果说真的有灵魂,那么人的死不是结束,那么不怕死真的不行了,就得怕死。所以他开始山南海北地寻找,寻找信仰。

这时,我拿出《转法轮》来递给他说,看看吧,什么都在这本书里了。他接过书问:“这不是气功吧?”我告诉他:“把法轮功叫气功,只是为了符合现代人的思想意识,实质上是佛家修炼大法!”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又给了他一个U盘,里面有师父讲法录像。

他大概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转法轮》后,给我发信息说:“法轮已经转进了我的心里,师父知道!我在改变。”之后又发信息说:“昨天晚上步行回家,走了近两个小时,一点不累,简直是奇迹!原来走两步就累。”

再次见到他还是在聚会中。他详细地问了我家人的修炼情况,我告诉他我家上到80岁老母亲下到11岁的儿子,直系亲属14个人中有10个人修炼大法。

他意味深长地说:“我现在非常认同这部大法。从两个方面看,一个就是一本书,能让这么多人认同,他们的年龄、身份地位、职业不同,一般的情况下不同的人认同的东西都不同,但是这本书他能使所有的人都认同,这本身就是神奇。所以这就是法,只有佛法才能做到。”

他接着说:“还有一点就是我看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和书里面说的几乎同步。这又是一个奇迹!因为我们平时说话信口开河,你怎么说都行,没人会追查你,可是面对台下这么多人,那什么人没有啊,师父脱稿讲,那讲出的话是要经得住推敲的,历经这么多年,挑不出什么毛病,所以这又是一个奇迹!所以我认为这个世界有神,神是存在的。共产党讲建立什么新的世界,但是它讲斗争,要消灭一个阶级才能建立另一个阶级,现在看来共产党是邪恶的!”

之后他又不无遗憾地说:“我要是早在二十年前遇到你就好了。”


==生命的绿洲==

(男声)巴西幸运者的美好记忆

我生活在巴西,与50多岁的茂里休先生初识时,当时他右侧半边头剧痛,耳中轰鸣不止,右眼痛得睁不开,据他说,医生检查出他耳鼻间患有较大的息肉瘤,需要手术切除。他因为惧怕手术,暂且保守治疗。

当时我给茂里休先生和他家人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罪行,他们在征签簿上签名,反对这种邪恶,之后他又了解了法轮大法的情况,表示要上网浏览。

第二次见面,茂里休先生说对法轮大法法理很认同,我又深入介绍了大法,并送给他教功带。

第三次见面,他有些惧怕地给我看他吐出的拇指大小的一块息肉,他说一吸鼻子一下就吐出了这块肉,也不疼,也没出血,他还说:“不知为何我身上脸上都有东西在转,速度很快。”他很疑惑。当得知这是大法师父在给他清理身体并清除了这块息肉,他激动地说:“头已不痛了,呼吸很顺畅。”

这些事情也就在两个多星期内发生的。后来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息肉没有了,不用手术了。


==风雨沧桑==

(女声)三星宾馆里不为人知的血腥

白芙蓉宾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牛大道营门口路107号。人们也许难以想象,这个三星级宾馆光鲜亮丽、觥筹交错背后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2002年12月,四十多岁的钟芳琼女士在白芙蓉宾馆,被连续数日的酷刑摧残致神志恍惚后,从四楼坠下。

据钟芳琼讲述,她于2002年12月9日在住处被国安特务和警察,劫持到光荣小区派出所后被劫持到白芙蓉宾馆,被长期铐在椅子上,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被警察用冷水泼、用烟熏鼻孔、用酒泼脸,还用上鞋器毒打,就是一种专门用来打人的刑具,硬塑料做的,两寸宽,一尺长左右。在被折磨至精神恍惚并昏死过去后,用冷水反复泼全身,用带水毛巾全身抽打。不知何时被冻醒的钟芳琼,有继续遭到辱骂、威胁、摧残。

极度痛苦中的钟芳琼,恍惚中从窗台跳下。昏死了近9个小时醒来后,发现守在旁边的警察,没对她采取任何救治措施。后警察告诉钟芳琼说,是围观群众拨打了120,他们才把她送医院的。

钟芳琼原本是一位收入丰厚的个体经营者,因患先天性血管瘤,婚姻受挫、生活遭遇极大艰辛和不幸。先天性血管瘤这一绝症,经川医几十位专家会诊后,确认无有效治疗方法,只有等待瘫痪。修炼法轮功后两个月,钟芳琼竟神奇康复。

与钟芳琼一起被绑架的公司主管周慧敏,在白芙蓉宾馆被铐在椅子上,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在十二月的寒冬,警察脱掉她的羽绒服、毛衣,用冷水从头上慢慢淋透全身;并用湿毛巾、棍子抽脸,用圆珠笔尖猛刺额头,圆珠笔都被刺断。

此外,法轮功学员祝艺芳、张玉春也都在白芙蓉宾馆经历过连续几天几夜的吊打等酷刑。祝艺芳是广元驻成都干部,家住黄忠小区,已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九岁。祝艺芳在生前的自述中回忆说,两个年轻的警校实习生和两个保安轮流折磨她,学着黄色录相里的下流动作侮辱她,两人做同性恋表演、逼着她看、稍微一闭眼就用打火机烧眉毛烧脸、扯头发、摸脸做各种流氓动作。

利用宾馆作为酷刑场所,应该不是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的首创,但在这场对善良的迫害中,确实被金牛当局发挥到了极点。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而遭到金牛公安、国保酷刑迫害的,还包括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工程师张燕蓉,原成都市国家税务局青羊分局主任科员、优秀公务员朱均秀等多人。

(女声)上海洗脑班连续犯罪

上海市奉贤区浦星公路9900号,进入“七五一”基地大门靠左不远,有一幢四层楼独立小院,门口挂着“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的牌子,实质上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今年五月亚信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中共有关部门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不断增加,根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2014年1月至今被绑架的上海法轮功学员达57人左右。其中有的被绑架至洗脑班黑监狱,有的下落不明。

近期被洗脑班迫害的部分上海法轮功学员包括:长宁区房素珍;徐汇区78岁的龚乃芳;闵行区75岁的陈香女、79岁的孙绍芳、李燕;杨浦区宝钢唐连生、郑淑英、钱美霞;浦东朱冬娣、杜志龙;普陀区朱范利;虹口区陈绮;上海二医大退休教师、黎舒琴。

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被非法软禁关押。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及街道、居委的工作人员,借口让法轮功学员到警所、居委谈话为由或肆意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把他们绑架到洗脑班。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是从监狱、劳教所或看守所释放后,直接被绑架到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受到严重限制,不能自由走出房间,也不能自主和家属联系、通信。家人打电话联系全程被监听。每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般由两个或四个所谓“帮教”包夹,他们用谎言、恐吓等手段,从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有时还会胁迫家属从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施压。

洗脑班对外宣称为“法制学校”或“法制学习班”。其实采用的是精神控制和强行灌输等方式,从行为上已经构成了绑架和非法拘禁等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监狱。


==心灵阳光==

(男声)生命可以被剥夺 信仰不能被改变

古往今来的人们,都有自己的信仰,每个人对信仰的理解也各不相同。有人认为,信仰就像诗篇,偶尔读读,心驰神往;有人觉得,信仰就像星空,可以仰望,但遥不可及。而在真正的信徒看来,就像肉体需要水的滋养一样,只要活着,灵魂就需要信仰的引领,生命因信仰而高贵,信仰靠生命而传承。在生命与信仰之间,如果人必须做出抉择,那么坚定者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信仰。

两千四百多年前,在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面对当时的统治者控告他传播异说,并以毒害青年、反对民主的罪名,判他死刑。法庭在审判他时,允许免他一死,前提是他必须放弃信仰和传播他的信仰,他断然拒绝这个可以保全生命的条件,从容地对法官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放弃我的信仰。”

一千二百多年前,在中国唐朝,鉴真和尚准备东渡日本,弘扬佛法。而他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东海风急浪高,可能翻船、可能失去方向、可能饿死在茫茫大海的生命危险,还需要面对唐朝政府的重重阻拦和拘禁等的精神威胁。在他的大弟子祥彦和日本僧人荣睿因病去世,自己也双目失明,五次东渡失败后,他还是坚定地扬帆起航,开始第六次征程。鉴真说过“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在佛门弟子看来,弘扬佛法天经地义,死不足惜。

在人类发展的绵绵岁月中,捍卫信仰、传播信仰,有时需要勇往直前的坚决,有时需要舍生取义的坚定,有时需要千锤百炼的坚持。生命是可贵的,信仰是无价的,信仰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也是应该受到人类的法律保护的。社会在发展,敬畏生命、尊重信仰,在今天已经是普世的价值观念。但是现实是残酷无情的,直到今天,对信仰者的迫害一直还存在着。

自从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中国的每个法轮功修炼者都面临着选择:选择中共,可以保全生命;选择法轮功,可能面临被抓捕、被拘禁、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活打死。

2000年2月,一位山东潍坊的58岁退休工人在街上行走时,被街道办事处抓走,她的名字叫陈子秀。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暴怒的地方干部用高压电棍和警棍殴打她,电击她,还让她赤脚在雪地里跑。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瘀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妇女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大多数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是普通百姓,他们不会用哲理似的话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们只是在心中坚守“真、善、忍”的信念。而无法改变他们信仰的流氓中共,就残忍地迫害他们,甚至杀害他们的生命。

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等酷刑都可以施加在他们的身上;各种各样的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液的灌食都可以插进他们的嘴巴里;严寒的冬天往头上浇凉水、盛夏在太阳下暴晒,连续四十多天不准睡觉等体罚随意摧残他们的精神。在中共利用全部国家机器的迫害中,法轮功信仰者是手无寸铁的,是卑微弱小的。但是他们在用自己血肉之躯捍卫信仰的权利,他们也在用和平的方式告诉人们:生命可以被剥夺,信仰不能被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