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4.28)

发表日期: 2020年4月28日
节目长度:38分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0,253 KB

35,70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17名法轮功学员疫情期间遭迫害离世
警察、“610”人员也在觉醒
时事评论:我所记忆的四·二五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程桂英、程桂靖姐妹被非法关押构陷近两年,被非法判刑:程桂英被诬判8年、勒索罚金4万元;程桂靖被诬判9年、勒索罚金5万元。程桂英、程桂靖和家属均已对判决提出上诉。

- 广东韶关市武江区法轮功学员蔡青,2019年12月30日被韶关市曲江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一万。蔡青上诉。蔡青,男,38岁,上海某外资企业高级工程师。2019年6月30日在广西南宁市兴宁区被广东省国保警察和南宁市当地派出所警察联合绑架。

- 河北辛集市王口镇七旬法轮功学员耿文景老太太,2020年1月17日被非法开庭,4月13日家属得知已被非法判刑四年。耿文景老人2019年8月29日在深州市大屯镇集市上发真相材料,被大屯派出所便衣绑架,后被送入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王秋菊、姚桂珍二零一九年四月底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女子看守所,至今已经近一年。据悉,构陷姚桂珍、王秋菊的案卷已经被移送到上海市静安区法院。


大陆综合消息

17名法轮功学员疫情期间遭迫害离世

武汉肺炎期间,从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至四月四日的74天内,17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悲惨离世。其中,辽宁省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17名法轮功学员中有5人是在中共监狱迫害致死的,1人在看守所迫害致死的。他们生前都被非法判刑并遭中共监狱、看守所酷刑迫害。

哈尔滨木兰县法轮功学员商贵民曾被非法判刑14年,关押在佳木斯监狱、牡丹江监狱遭受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本溪市传染病院医生赵成林两次被非法判刑,遭13年冤狱折磨。齐齐哈尔李惠丰遭12年冤狱;湖南省衡阳市72岁肖美君遭10年冤狱迫害。辽宁省辽阳市65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永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离世,看守所方面说“突发疾病”。大连市的六名法医对于永满的遗体进行了尸检,主刀法医发现于永满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伤痕。疫情期间,监狱看守所完全处于封闭管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迫害从来没有停止。


山东莒南县不法之徒骚扰、非法搜查抢劫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莒南县社区、政法委、综治办的不法之徒自去年底至今,一直不断地骚扰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身心造成巨大伤害。

二零一九年年底,莒南县黄庄社区、三义社区村干部在莒南县政法委、综治办(610)不法人员授意下,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逼迫签名按手印。

二零二零年新年后,手机号码为18853907129的不法之徒大面积电话骚扰莒南县法轮功学员或家人或工作单位。大店仕沟村法轮功学员刘长青被不法之徒非法入侵骚扰。

二零二零年农历二、三月份期间,莒南县十字路镇白龙社区村干部,对社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两轮骚扰,两轮逼迫签名按手印。

二零二零年三月下旬,城北派出所不法警察非法入侵洪沟朱姓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查抢劫。法轮功学员王希贞和张姓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搜查、抢劫。

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莒南县国保大队副队长郭强和城西派出所所长王波涛带领多个警察绑架杨广珍,非法搜查抢劫上万元私人财物。


传播避疫良方 河北郭志萍和陈秀梅遭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河北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郭志萍和陈秀梅,被保定市竞秀区先锋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只因为她们在瘟疫流行期间,给百姓送去躲过瘟疫的良方——“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四月八日,郭志萍和陈秀梅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疫情期间,陈秀梅和郭志萍为了把“躲过瘟疫的良方”告诉给家乡的父老,被保定市竞秀区先锋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警察又到她们家分别非法抄家。第二天,就把她们转到保定看守所关押。

家属多次给先锋街派出所主管此案的翟姓副所长打电话,郭志萍的七十多岁的大姐也亲自找到翟姓副所长,希望他们把人放了。警察说做不了主,让家属等着要走法律过程。郭志萍和陈秀梅于四月十日被非法批捕。


天津市滨海监狱仍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天津市滨海监狱是非法关押法轮功男学员的地方。二零一九年五月至今又进行着一轮疯狂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天津市滨海监狱在一大队内(一监区)成立一个“严管队”。到同年十二月份把“严管队”又转到监狱十大队(十监区)内。大队长范 X明、副大队高佩智、原“严管队”小队长梁汉文因在迫害中表现积极,现升为中队长。

“严管队”是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为目的,搞人人过关,包括七十、八十岁老人,和患病及迫害中导致身体出现病患治疗中的学员,还有即将到期回家的学员。

具体手段:把学员轮流单独关押在监狱内的“独居”里(约1.5x3米长条房间)黑白两班共计四个包夹看管。每日包括长时间罚站、坐小板凳。队长对坚定信仰的学员使用辱骂、殴打、用电棒电击等所有暴力手段。包夹负责体罚。限制学员食物数量(每餐半个到一个馒头)。迫害中的学员每日最多二~三小时能睡。

由于长时间罚站,造成被迫害中的学员出现腿肿、血液淤塞、行动不便、大小便失禁、神智不清、坐上了轮椅。染病被送到监狱内的新生医院进行所谓“抢救治疗”。这样的学员依然被强行转化。由于长时间罚坐小板凳等,造成被迫害中的学员出现臀部溃烂。即使在会见时,家属问及为什么走路腿瘸、为什么消瘦、为什么坐轮椅、为什么得病,都没有办法讲出被迫害的真相。

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少臣,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被天津市红桥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后转天津市滨海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二零年三月六日凌晨李少臣在天津市滨海监狱内的新生医院死亡,双眼未闭。


原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政法委书记徐世前的暴行

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法轮功学员王华君,于2001年4月18日早晨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2001年4月18日深夜至19日凌晨,被镇政法委书记徐世前打昏后,拖到广场,公安警察浇上汽油将她活活烧死,反诬陷她“自焚”,对外宣传成“炼法轮功走火入魔后自焚”。

白果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及责任人:

徐世前,男,原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政法委书记,白果镇镇长(-2011年 ),2012年至今任麻城市铁路经济建设办主任。

王义阶,男,1963年12月出生,1999年3月—2003年12月,任麻城市白果镇中共书记、人大主席,现任黄冈市广播电视台台长党委书记。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徐世前残酷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2000年首先在白果镇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监狱),罪恶昭彰,他还到黄冈地区交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也是整个黄冈地区迫害法轮大法的罪魁祸首之一。徐世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经常亲自动手打人,亲自施加酷刑,是活活烧死法轮功学员王华君的直接的杀人凶手。

王义阶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开始时到2003年12月任职白果镇,应对白果镇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行负主要责任。并且,王义阶还直接参与了对法轮功的污蔑活动。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三百五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二百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觉醒世人帮朋友三退 主动找真相

文: 长春大法弟子

一、帮朋友三退 主动找真相

一位大法弟子在长春某公司任经理,他和几位同修经常利用生意、业务等机会接触世人,给一些有缘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其中一位大法弟子曾被酷刑迫害瘫痪十三年,离开黑窝几天后,通过学法炼功,就使瘫痪的身体恢复正常,达到了健康人的状况,展现了大法的神迹,这事实也深深触动和震撼了世人。和他们有过接触和来往的世人,不但了解了真相,还用真名或化名做了三退。

担任经理的大法弟子给和他有业务往来的美玉做了三退后,还告诉她,还可以帮助亲朋好友三退,但必须经本人同意,并给了她一本明慧疫情特刊《欺骗与救度》小册子。

二零二零年三月的一天,美玉到公司找大法弟子,不但拿来了亲朋好友的三退名单,还再次要《欺骗与救度》这本真相期刊。

原来美玉回家后,仔细看了《欺骗与救度》期刊后,她当时就被感动的流泪了,她说,她不但被期刊中丰富多彩的内容所吸引,更被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慈悲救人之心所折服。当她的好朋友也要看真相《欺骗与救度》时,她当时没舍得给,自己悄悄的珍藏起来了。然后,她马上急匆匆赶到公司,找大法弟子再要几本真相《欺骗与救度》给亲朋好友看,并一直等到晚上拿走。

她还让我们代为转告,感谢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编辑制作这本期刊的同修,用心制作出了这么好的真相资料。

二、明真相的哥俩制止恶意举报

我和爸爸妈妈都学大法,这给我两个不修炼的弟弟也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明真相的机缘。所以,他俩都很支持我们,一有时间,就用他们的三轮车轮换着拉着我和爸爸妈妈以及我村的大法弟子去很远的乡村集市上讲真相救人。

有一次,他们哥俩正在集市上吃饭,就听到旁边的两个妇女说要举报两个正在集市上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于是,他们就走上前去厉声制止:你们干点儿什么不好,咋干这事?共产党给你啥好处了?它尽搞运动了,尽整咱老百姓了,文化大革命害死了八千多万人,现在又迫害大法弟子,大法是“真、善、忍”。

那俩个女人一句话也没说,没趣的走了。


警察、“610”人员也在觉醒

(一)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上午,有三位法轮功学员去邻村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

举报人先通知了大队,大队又通知了派出所。派出所来了三个男警,其中有一人是派出所所长。

来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很多人举着手机给法轮功学员录像。法轮功学员对大家说:“我们发资料是为了救你们。现在武汉肺炎闹的挺厉害。八号武汉开放,大批无症状感染者走向全国各地。可能很快就会有武汉肺炎的再次爆发。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常常默念这个“九字真言”就感染不上。

这时所长对围观的人说:“赶快都删了!”

警察把学员拉到了派出所,并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仍旧慈悲的向这些警察讲真相,希望他们也有好的未来。所长无奈的说:“你们就不能晚上发资料吗?”

一会所有的警察都离开了,三位学员就走出派出所。

因电车钥匙让警察拔掉拿走了。过了两天,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陪同那天被抓的A学员到派出所去要车子。刚進门,警察还刁难他们,问陪同的学员的名字。这位学员就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们。A被叫進屋里,他依旧给警察讲真相,警察把钥匙给了他。他俩顺利的把车子推回家。

为了消除在邻村被抓造成的负面影响,法轮功学员又去该村发了八十本大法真相期刊,还贴了很多真相粘贴,并去了当地的各门市讲了真相。

(二)

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发资料、讲真相被举报,被当地警察带到公安局。到了公安局,抓学员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如果没人举报,我们也不管。你们就在家里炼好了。我们都知道共产党坏,也骂它,可有人举报,我们就得管,我们也没办法。”

这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在公安局三天。在这三天里,他一直抱着善念去给这些被当枪使的警察们讲真相,启悟他们的善念,祝愿他们都有好的未来,不要成为邪党的替罪羊。

当法轮功学员三天后回家时,那些被派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犹大,一个个从学员面前走过,一个个的对法轮功学员说:“你别恨我。”法轮功学员一一回答他们:“我们无怨无恨,但希望你们能苏醒。”

学员离开的时候,国保大队长和一个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送到公安局大门外,佩服的对这位学员说:“我从来没送过任何人,你是第一个。”

中共邪党从建政开始,一直用谎言和暴力维护统治,然而越来越多的民众看清了它的真面目,尤其身在它体系之内的人。


人心与因果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国保总头目孙力军遭报落马

(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中共官方发消息称,公安部副部长、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孙力军,男,汉族,一九六九年一月生,山东青岛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至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任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兼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孙力军于二零一八年三月,晋升公安部副部长,分管治安工作。孙力军曾任中共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又称公安部一局,前身是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是具体执行、实施迫害的恐怖机构,二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抄家、绑架、构陷起诉,几乎都是由国保警察亲自或者胁迫下面的派出所干的。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在1999年6月10日,避开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在中共中央成立了一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也称“610办公室”,全方位地组织、指挥、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具体实施迫害的机构则是国内安全保卫局及其下属的国保大队,因此国保警察有时被称作“610警察”。

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的信息来源,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二十年来,在中国大陆里被中共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次(一人多次被抓算多次)至少为250万到300万。其中主要涵盖四种情况:第一、滥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非法设立各类洗脑班,以法制教育为名剥夺人身自由、强制精神改造;第三、极度滥用劳教所的所谓“劳动教养”(被废止);第四、滥用刑事诉讼法(包括拘役、有期徒刑,在看守所、监狱遭迫害;司法拘留,关在拘留所遭迫害)。

二十年来,中共党魁江泽民利用“610”非法机构,操控国保警察,用尽公开的和阴暗的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拘禁、随意勒索、抢劫财产、绑架构陷,劫持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戒毒所、精神病院等场所酷刑迫害、逼迫转化。明慧网突破了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收录了大量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案例。

作为中共公安部国保总头目、公安部副部长及“610”办公室副主任,孙力军罪责难逃。今天,孙力军被中共政治清洗,也是他昔日迫害好人的报应。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武汉一家五口染疫三人危重 念九字真言四人喜得救

〖湖北来稿〗我是湖北省一个乡镇的法轮功学员,近两年来住在县城儿子的公司里。公司里有个叫金星(化名)的武汉男子,今年四十二岁,在公司做了三、四年的销售,工作很努力,与同事们相处也很友好。他以前是党员,刚来公司时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并帮助办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很相信大法好,还经常在世人面前揭露中共的恶事、丑事。

今年大年期间,武汉肺炎大暴发,湖北全省各市县都成了重灾区。正月二十那天下午,金星焦急地跑来找我说:“阿姨,武汉一个同学打电话说她公婆与丈夫三人都染上瘟疫发高烧住院,三人都很危重不行了,现在她与十多岁的儿子壮壮也开始发烧了,她感到非常恐慌,您想想办法救救她一家人吧。”我一听就说:快,帮他们三退,叫他们念大法好。我赶紧拿来一枚真相护身符叫金星用手机拍下立即传给他同学。

金星一听有了希望,赶紧拍了照传给了同学,安慰同学说这下有救了,叮嘱她千万要照着护身符上念,只要诚心念就能救命。并当即在电话里给她丈夫退了党,同学本人退了团,儿子壮壮退了队,金星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郑重地交给我帮他们上网声明三退。金星又让同学转告全家人,包括住院的,只要人还清醒的都赶紧照护身符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同学接受并照着做了。

到了正月底,金星再打电话问同学时,同学千恩万谢法轮功救了她,说只有公公年纪大病情重走了,婆婆、丈夫和儿子都保住了性命,并感谢金星在她全家性命攸关时关心他们。金星又嘱咐同学说以后全家都要记得天天念。同学答应了,说肯定会天天念的。


时事评论:我所记忆的四·二五

文: 善舟

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距今整整二十一年了。对于那场和平大上访的记忆,仿佛就在眼前。纵使时间会慢慢老去,但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永恒精神不会老去,她的善与纯正将会在天地间永放光芒。

大学期间,外教上课时多采用互动式、启发性教学。中共教育体制基本就是灌输、记笔记、考试、拿分,混毕业。现在想来,这套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人,似乎是在一个设定好了的单向轨道上奔跑,你所能做的就跟别人拼命的比,中国人美其名曰奋斗。

有一次,外教居然领着我们在校园的环廊底下聊天。同学们很开心,谈的话题就多了。那个外教很年轻,我仍然能记得他的模样,他当时谈的一个话题让我非常的不解,也非常的吃惊,他说他信神、信上帝,显然他是认真的。我记得我也非常认真的问了他一个问题,当然,我那时根本不是想追寻他的信仰,而是想发掘一下好笑的题材,他到底是怎么傻乎乎的认为世上真的有神存在的。

我问:“上帝真的存在吗?”他微笑着看着我,轻缓地、但无可置疑地说:“是的,当然,他存在。”他的眼神与微笑有种说不上的力量,霎那间,我感觉我和他不在一条轨道上,本想嘲笑他的那种心情突然消失了,我无语,没再追问下去。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走过的这条轨道,兄弟姐妹、同学朋友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成绩好就叫做“有出息”,将来捧金饭碗,一辈子就不愁了。当然有个好爸爸,他将来工作也是不愁的。大家不都是这么一条轨道吗?

上帝和神是谁?怎么会出来这么一条轨道?反正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人提过这些。那时中国人通常对外国人信神的解释就是外国人生活好,没事干,精神空虚。这有点站不住脚。我看到那些校园里颓废的同龄人,借钱拼酒量,逃课打牌“斗地主”,难道是雄心壮志吗?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社会流行各种气功热。我因祛病健身的原因练了很多种气功,并广泛涉猎中国传统佛家道家的书籍,自练功法。一位大学副教授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她本人并不学法轮功,但她对法轮功很感兴趣。一九九五年底,我有缘看了师尊的济南讲法录像。我感觉,在大学里我感受到的那个外教的那条人生轨道,正在向我走来。

当时,同学中我知道的就有四个人在炼法轮功。我们平时并不接触,只是在自己的环境中修炼,做好人,强身健体。

我从不知道中共的政治为何物,中共怎样利用政治对正信信仰进行伏击与构陷,经过了“四·二五”,我明白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中共科学院的科学痞子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刊物上登了一篇关于强调青少年不适合练气功的文章,里面出现了对法轮功污蔑的内容。当时看到文章的题目,我就在想,这个所谓的大牌科学家做过调查吗?他怎么就能下结论青少年不适合练气功呢?因为当时,我所在的炼功点就有很多炼功人的子女跟着一起炼法轮功,效果非常好:有的孩子撒谎、懒惰,炼功后改了;有的儿童爱哭闹,爱纠缠着父母,告诉他念“真、善、忍”三个字,很神奇,坏脾气就不见了。最神奇的就是,还有一个四岁的小顽童,不小心在门缝里把小手给夹紫了,妈妈让念“真、善、忍好”,他很乖,就跟着念,结果很快就好了,不疼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当时,自己也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和肠胃病,修炼大法后,痊愈的很快。这个切身感受是骗不了自己的。天津法轮功学员针对何祚庥污蔑法轮功一事,前往天津教育学院讲述事实真相,没想到遭到天津公安的抓捕。后来被抓捕的学员家属去找天津公安说理,警察说,此事要找北京中央才能解决。

法轮功修炼者们,不分男女老少,都信奉“真、善、忍”三个字,都非常纯真善良,让到北京反映情况,说说自己的冤情,说说炼法轮功的原因和好处,那就去吧。

大概是四月二十三或是二十四号的一天,一位炼功点上的同修告诉了我天津发生的事,并说,咱们是不是也去向国家反应一下情况,法轮功这么好,师父一分钱也不要咱的,把我们的病都治好了,那些所谓的科学家怎么能随便说话不负责任呢?我说那我去反映实情。

四月二十五日,我一个人骑着一辆单车从住所出发了。那天的天气晴朗,尽管路途比较远,因为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心情是愉快的,所以也没感觉到累。也没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心想,到时候见到政府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吧,他们不信就来调查,法轮功就是好的,亲身经历。

大约骑到离府右街还有一公里的地方,就看到有不少公共站点上下来了很多学员,估计是从郊区或河北、天津来的。尽管知道是同路人,大家没有扎堆喧闹,下了车后,依旧步行赶路。有老人,有年轻人,还有妇女抱着婴儿的。

到了府右街一带,我在内里胡同找了个地方,把单车停在了那儿。早上九点左右,府右街一直到北大医学部那儿几乎都站满了人。人们把主要街道让开了,所以道路是完全通畅的。现场已经有警察站在学员们的外侧,看着学员们。

整整的一天,现场很安静,比邻的学员偶尔相互小声说点什么,不少学员打开《转法轮》默默的阅读。警察们的状态由紧张到好奇到轻松,可能他们已经感觉到我们这帮人不是来“闹革命”的。在后来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我曾被非法劳教,一同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一位曾经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这天在现场看着我们的警察,他被法轮功学员的静默、理性与和平震惊了,而且相互之间素不相识,人员结构几乎涵盖全社会的每一个行业。后来,他主动寻找《转法轮》,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晚间,学员们散去后,地上确实没有一片纸屑、警察的烟头,学员们都给捡了起来。

听说,中共事后震惊了,高层震惊了,这些人组织性、纪律性怎么这么强,高度一致,吓坏了。因此,这也成为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的一个潜在理由,觉得力量太大,不镇压会对中共不利。好人太多,力量太大,会对中共构成威胁。这就是中共的逻辑。孰正孰邪,不言而喻。

在修炼人的眼里,纪律性是个可笑的概念,我们都知道,修炼人讲心性,道德高尚,处处事事、时时刻刻为别人考虑。修炼人眼里没有敌人,只有被救度的众生。对于修炼的人群来说,组织性更是多余的。中共体制只讲斗争,败坏了道德,即便是一个集体,也如同多动的“病人”,各自为政,需要“组织性、纪律性”等药物介入,才能达到动作的协调一致。

那天的府右街,我碰到了我那四位炼法轮功同学中的一位,我很高兴,和这位同学简单地说了两句,就各自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四·二五”归来后,我得知,还有一位同学那天也去了中南海。我们仨事先都不清楚对方是否去,事前也根本没有联系过。何来的组织性、纪律性?

大道无形。这是中共永远也无法懂的,它只知道肮脏的权术与黑厚的政治,也只关心它的腐败政权,把上亿的好人假想成具有高度组织性的阶级敌人,悍然举起了屠刀。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六日,我还听说不断地有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赶往北京,向中国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之后,中共中央两办发布了一个“对各种炼功健身活动政府从来未禁止过”的通告,似乎风波平息了下来。

但,不到三个月,人丑江泽民和中共狼狈为奸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也将中共釘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一书的发表,宣告了“天灭中共”时代的到来。

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从中共对“四·二五”和平大上访运动的污蔑与诋毁中,我们就能得出中共的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一历史性结论。时至今日,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使世界各国认清了中共在这场疫情中的掩盖罪责与种种不人道的行径,针对共产党而来的这场疫情危机最终会彻底清理与中共恶魔为伍的一切生命。

认清中共的邪恶,退出中共,远离中共邪恶,才是每个人、每个国家与民族目前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