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6.4)

发表日期: 2019年6月4日
节目长度:24分2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553 KB

22,82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上了贼船便会身不由己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唐健群、吴旭钦,二零一九年五月上旬被揭阳市榕城区法院在揭阳市610的操控下分别枉判八年、七年半,吴旭钦的母亲陈晓彬被枉判两年半,蔡林华被枉判两年半。吴旭钦的父亲吴梅平于三月十五日到法院办理旁听证时,却被法院人员叫来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

-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南庙村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任素香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多个警察非法闯入任素香的家,抢走打印机、电脑、现金等私人物品。当时任素香到邻居家,警察追到邻居家将她绑架、关押构陷。

- 广西钦州市法轮功学员廖大武,被非法关押一年多,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贲门癌并腹腔淋巴结、左锁骨淋巴结转移、胸积液、肺部感染,廖大武被钦北区法院诬判二年,并被勒索罚款一万元,四月九日被强行送到广西北海监狱。

- 四川成都青白江区现年57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洁,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陈洁因信仰“真善忍”,二零零零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第二次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 原籍河南省洛宁县法轮功学员陈少民,在三门峡工作后就安家落户在当地,二零一六年六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遭酷刑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状态后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含冤离世。据医生检查,陈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烂完。


大陆综合消息

山东省监狱酷刑折磨杨乃健:约束带捆绑致窒息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轮功学员杨乃健,遭受六年冤狱,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回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岛市公安、国安出动七十多个警察,包围了刘秀贞的家,打破门,非法闯入刘秀贞家,绑架了全家及朋友陆雪琴、李浩等十六人,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所谓“破获”法轮功学员演示在狱中遭酷刑的照片的案件,诬蔑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杨乃健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杨乃健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犯人杨宏有、李保庆、吴克军用约束带把杨乃健的双脚分别绑扎在两条椅子腿上,再把整个人用约束带紧紧地绑在椅子上,叫他动弹不得。之后将绑住杨乃健椅子的前两条腿悬空,后两条腿靠在一张撤去椅子背的长条木椅上。不仅如此,恶犯们还用捆啤酒的啤酒绳做成一个头箍套在杨乃健的头上,并从头后边用绳子把头箍拴在暖气片的管子上。这样杨乃健的身子和头就往后仰,身子、脖子和头全部悬空,头抬不起,脖子折得十分难受,闭合气道,既疼痛又憋气,嘴还被胶带封住了,憋得喘不上气来。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每经过一分钟都是漫长的折磨,倒控时间一长,人很快就恍惚了。但他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坚决不能上邪恶的当,不能写背叛大法师父的转化书。

这样杨乃健从早晨八点多钟被劫持到澡堂,一直被绑到下午,经济犯张少青不时给杨乃健测脉搏,过程中还量血压。一边是向邪恶妥协转化才能松绑,一边是承受到极限的痛苦难耐、生不如死的滋味,那种一次次濒临死亡的痛苦无以言表,最后杨乃健想: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把命还给师父又能怎么样!

经过一天的折磨,杨乃健人快不行了,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了,口吐白沫,刑事犯杨洪又慌忙去找警察,说人快不行了,最后把杨乃健送进监狱医院检查抢救,心肌缺血,心房心室肥大。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杨乃健的身体一直虚弱不堪,浑身无力,身子打晃,呼吸急促。监狱决定,以后再也不能用暴力对待杨乃健了。后来把他送进济南警官医院。

六年的牢狱生活,不仅让杨乃健身心健康遭受重创,家人承受也是极大。杨乃健的姥爷、姥姥去世,母亲刘秀贞在遭受长期冤狱后去世。这是中国大陆监狱对两代人残酷迫害的印证。


张秀珍控告仪陇县人社局非法扣除退休金一案开庭审理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西充法院,针对仪陇县人社局扣除法轮功学员张秀珍在被非法判刑期间的退休金一案,开庭审理,历时近四小时。张秀珍自述信仰“真善忍”是合法的,她的律师为她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

张秀珍,女,今年七十多岁,向民众免费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张秀珍的冤刑期满后回家,从二零一八年七月开始,她的退休金被仪陇县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人社局)扣发,造成七十多岁已失去工作能力的张秀珍失去生活来源。

张秀珍在善劝仪陇县人社局相关责任人后,在他们不听劝善的情况下,二零一九年二月底,向所属西充法院控告了仪陇县人社局相关责任人,西充法院受理,并于五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公开审理此案。

在开庭过程中,张秀珍阐明了自己信仰真善忍,是合法的,向人们发送法轮功真相材料,没有触犯刑法“三百条”,不构成判刑,因嘉陵区法院错判而导致的仪陇县人社局扣除退休金工资,更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此从维护法律和自身权利角度来讲,人事局都是不能扣除,而应该发放工资给她。

张秀珍聘请的北京律师也从法律角度辨明,不能停发张秀珍的退休金工资。最后法院经双方同意,决定择日进行法庭调解。

在开庭前一段时间,法院出庭该案的法官和人社局的相关人员等,都接到从各地邮寄的大法真相信和海外的劝善电话。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七十九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九十四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派出所副所长的善举

〖大陆来稿〗那天我们三个同修在商场里面发《九评》,我发到了商场保安手上。

他接到《九评》的碟子,就来抢我的包,一只手抓住我不放。一下来了好多保安,我当时想:来了正好,救他们!一位同修在楼下,她讲:迫害好人啊!大家看看。

我跟着保安去了二楼,里面有十多个保安,打牌的打牌,抽烟的抽烟,乌烟瘴气的。他们围上来把我的一包真相资料全部倒在桌上。他们拿着看,我在讲。他们就七嘴八舌的,我就坐在沙发上发正念。

他们打110,来了三个年轻警察,他们叫我跟他们走,我不走,他们把我从沙发上拖到地上。我还是盘着腿一直发正念。我听有人说:她不走拿块板子来抬她走。还有人说:她象释迦牟尼一样从進来一直这样一个姿势。还有的说学盘腿。

过了十来分钟,来了个副所长。他说:谁叫你们把她搞到这里来的?保安说:她发了《九评》给我,我知道是法轮功,就把她抓过来了。所长说:法轮功又怎么样?!并把我的资料收進我的包,然后抓我的衣服,说:起来,起来,走,走!我一直发正念,他说:你怎么不走?

我说去哪里?他说:回家。我问:真的?他答:你回家以后,不要来商场里面。我对他合十。同修看我下楼来了,也对他合十。我们离开商场回家。


上门骚扰的警察三退

〖大陆来稿〗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号上午,家中来了三个便衣警察,一進大门就喊有人吗?我说你们是找我的吧,他说是。他又说:“我们来了三趟了。”“你们找我干什么?”他说:“没事,就是看看老太太您身体挺好的。”

我说:“好也是学了法轮功才好的,炼功以前浑身病,炼功后都好了,什么活都是我干,多好!”我又说:“不许你们给我照相。”他说:“不照不照。”我说:“你们一来老百姓就说来抓我来了。”他说:“谁敢抓!没那事!”

我没容他说别的,我说:“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天要灭中共了,天要降灾了,就是人入过党、团、队的不从内心退出来,大灾难来时,就会有灾难,不退出来的一个也剩不下。你们都上有老下有小的,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你们有个好歹,你们的家不塌了吗?你们三个都是党员吧?”他们都说:“是。”我说:“退!”

两个岁数大点的都说:“我退!”那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说:“我也退!”我说你们姓什么?两个岁数大点的都说姓李,岁数小的姓张,我说你叫老李,他叫中李,他叫小张。他们都说:“行!”

“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说好。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人心与因果

迫害法轮功 青海省多巴劳教所孙青松遭恶报暴毙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原青海省多巴劳教所(强戒)所中队长、主任科员孙青松在上班时,突感胸闷、呼吸困难,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龄四十八岁。

青海省湟中县多巴镇的青海省劳教所,俗称多巴劳教所,后改为青海省第一劳教所,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男学员。孙青松自一九九七年毕业后就在青海省劳教所、戒毒所二十二年之久,全程参与了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看看中共邪党给予孙青松所谓的荣誉称号就能看到孙当年是如何效忠中共全力迫害法轮功的。

二零零四年,孙青松被青海省司法厅评为所谓“个别教育能手”,二零零五年度、二零零六年度被青海省多巴劳教所评为“个别教育能手”。当年的这个“个别教育能手”称号,是对暴力转化法轮功,强制让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种卑鄙的美化称号。

孙青松任职中队长的五中队是当时的严管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一年。为“转化”法轮功学员,五中队采取了种种卑鄙的手段。孙青松还经常传授年轻狱警“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方法,自称“有一套”。

当年的劳教所,后来的戒毒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前沿阵地,劳教所的所长、大队长、中队长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就在孙青松暴毙的二零一九年,还被中共青海省戒毒局表彰,前有车、后有辙,孙青松的暴毙是他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


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局长伊世金遭恶报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多个媒体公布了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伊世金被双开,并被立案审查。这个消息说明伊世金的官路不仅走到了头,想过个老百姓的平安日子也成了奢望。

伊世金是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在工作单位被带走的,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免职。当局公布伊世金的罪行,列举了其累累劣迹,据说从他家中搜出了一千六百万元。

伊世金当年曾历任鲍山(济钢)、槐荫、天桥等多个分局局长,他走到哪里,哪里都充满了无辜者的苦难与冤情。在他的指使下,仅三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红祥被迫害致死;鲍山分局警察对济钢修炼法轮功的职工进行骚扰、绑架、监控、拘禁;对依法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迫害残疾人李建美,致其被非法判刑九年;伊世金任天桥区公安分局局长时,再次迫害济钢退休工程师刘嗣堂,使其两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和三年。

江泽民用“闷声发大财”来利诱各级贪官污吏,只要死心塌地的执行迫害政策的,就给他升官发财。这场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打压“真善忍”,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深受其害。


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的康复

〖大陆来稿〗你知道抑郁症吗?一种病因不明、无有效疗法,反复发作,能让人痛苦到自杀的病魔。据说中国大陆有九千万患者,我曾是其中之一,还是重度的。

我是名退伍军人,在某高校做技术工作。不是自夸,我的家庭、工作都挺好,本人一米八零的个头,挺拔、俊朗。可是二零零六年春我开始莫明的心情不好,消极、消沉,老觉着活的没意义、没意思,干什么都没心情。没心情上班,没心情过日子,常常心慌胸闷,喘不上气来、出汗、焦虑烦躁,睡不着觉,尤其后半夜,凌晨二、三点钟吧,坐立不安,屋里呆不了,非上外头走不可。妻子、父母困乏不堪,都陪不起啦。一天凌晨大约四、五点钟,在校区走着走着就不行了,当街倒下,象要死了一样。

当心脏病治了一段时间,没见好转。后来才确诊为重度抑郁症,医学上也没有什么有效办法。后来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真的是生不如死啊。那时我不仅情绪失控,还行为失落。在单位对同事、在家里对父母说发火就发火。对媳妇更甚,又吵又骂,有时还动手,没轻没重的。媳妇伤心失望,离婚走了。我更加自暴自弃,萎靡不振。

万幸,我父母,我一个哥儿们的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见我治又治不好,管也管不了,这样下去就废了,便劝我炼法轮功。好歹我还有明白的一面,我才三十岁,不能这样不死不活的了。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炼法轮功。头几天坐不住,书也看不下去,有五、六位炼法轮功的亲友陪我一起学法、炼功,围着我发正念。一次发正念时,屋里陡然刮起一股旋风,把扣着磁锁关闭严密的换气窗刮开冲了出去,太奇怪了,太神奇了!从此,我什么症状都没有了。整个人如同重生,焕然一新,至今未曾复发,当然没有再求医用药。

在学法炼功中,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逐渐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做事,改掉了吸烟、喝酒等习惯及羞于出口的恶行。媳妇和我复婚了,还怀上了宝宝。师父和大法对我恩同再造。在这里,我想对师父说,千言万语也无法报答师恩,只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时事评论:上了贼船便会身不由己

人都想主宰自己的命运,可是一旦做了错误的决定,就象上贼船一样,身不由己了。关于这一点,身处中共组织中的人给出了最好的诠释。

每当看到中共官员“自杀”和“被自杀”的新闻,心里总是又沉又酸,而且这种事情现在越来越密集了。奇怪的是中共媒体给出的死亡理由,几乎都是“心理压力太大”造成的。贪污腐败、鱼肉百姓、无法无天的中共官员们,怎么会有压力呢?

十多年前,我曾接触过省级落马的某贪官的两位“小跟班”,得知了他们曾经的糜烂生活,也知道他们后来都坐了几年牢。我分别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后,他们都退出了中共组织,庆幸自己因“祸”得福,不会做中共的陪葬品了。

其实不只是中共贪官身不由己,所有中共的少先队员、团员、党员也都是身不由己,因为他们的命都被中共攥在了手心里,因为他们都曾经说过类似“把生命献给党”的话。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把生命交给中共管理的人,就无法主宰自己的生命了。当中共“翻船”时,就是上天惩罚中共时,所有人也就成了中共的陪葬品。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是在从贼船上往下救人。谁接受了法轮功学员的帮助,谁就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