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5.25)

发表日期: 2019年5月25日
节目长度:17分4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772 KB

16,61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吉林省临江市法轮功学员徐东成被迫害离世
汶川地震山崩地裂的那一刻
时事评论:瞒天昧地 欺人害己


吉林省临江市法轮功学员徐东成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报导,徐东成,男,一九五六年出生,吉林省白山市临江市人,曾患有坐骨神经痛、风湿症、心脏病、肾病等疾病,久治不愈。一九九七年,徐东成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所有病症都消失了,他终于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徐东成遭到多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徐东成因炼功,被临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耿立东等人绑架,遭拳打脚踢,被上了一宿大挂(用刑),然后被劫持到白山市拘留所关押了四十多天;二月份被劫持到白山市劳教所,遭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徐东成被警察劫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因为他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劳教所又对他非法加期三个多月。

二零零九年四月,徐东成因为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临江市警察绑架到白山市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多次迫害,使徐东成身心遭到巨大伤害,走路很吃力,浑身疼痛的几乎难以入睡。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武汉当局利用“世界军人运动会”加剧监控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报导,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在武汉举办,中共邪党一贯的做法是:在哪个城市举办大型活动,就利用来加剧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门骚扰、监控的最典型例子是,武汉关山街汽发社区法轮功学员范琴霞,已是八十三岁的老人,在四月二十六日左右,关山派出所警察去她家,强行将她带到派出所,到派出所,戴上了一种有监听、监视、外形象手表样的定位器,这个定位器听说有二百米远的辐射信号的范围,派出所和居委会随时监控她。定位器大概价值三百多元,警察强迫由范琴霞老人出。警察还恐吓老人说,如果不戴,就把她送监狱。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三月份,湖北省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排名第三,武汉市十七人被绑架,是绑架人数最多的城市;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至五月十日,又有二十三位武汉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四人陆续回家),八人遭警察、居委会上门骚扰,有的被录像。

上门骚扰的警察、居委会的人说:上面压得紧,我们也没办法。他们如果一次上门没找到法轮功学员,就多次上门,直到找到为止。


大连市女教师黄桂英遭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报导,原大连市白云小学教师黄桂英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和监狱里共计五年,在牢狱里遭受种种折磨,曾被警察在她的饭里下药破坏中枢神经;二零一七年九月,黄桂英出狱后被非法开除公职,丈夫又下岗,生活没有经济来源。她多次向学校、教育局提出正常办理退休的要求,但没有结果,身心压力很大,黄桂英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不幸离世,终年五十七岁。


杭州市杨洁第三次被劫持到浙江女子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报导,二零一九年三月,浙江省杭州市法轮功学员杨洁女士,第三次被劫持到浙江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十监区。据悉,目前杨洁血压很高,但仍然被严管迫害,不允许家属会见。

杨洁是浙江大学优秀毕业生,原浙江省医保进出口公司职员,父亲是原浙江大学材料系教授,母亲唐恺是杭州市建筑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六十年代初期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

从一九九九年以来,杨洁与母亲唐恺女士,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遭到多次残酷迫害。杨洁被非法判刑三次,累计刑期十三年八个月,被非法劳教两年,还有多次被短期非法关押。她的母亲唐恺于二零一二年底被中共迫害离世。


人心与因果

汶川地震山崩地裂的那一刻

作者: 大陆大法弟子(注:由于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中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我是一名退休的女工程师,今年七十八岁。我与儿子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中,师父的法光沐浴着我们全家。尤其是我的儿媳,在经历了一次师父保护她化险为夷之后,她从此支持大法。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儿媳因公事到汶川开会。她想借此机会和一个同事去青城山游玩。临走时,她公公说:“小静呀,这人出门在外说不定会遇上什么事,你遇到危险时千万要念‘法轮大法好’呀!”儿媳听后不耐烦的说:“知道了。”

因为我儿子经常遭中共人员骚扰,还被劳教迫害过,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起,我们家就没过过正常生活。儿媳怀孙子时,在临盆的前一天,她还得去当地“六一零”要被绑架的丈夫,差点被蛮横的警察推倒。孙子两岁时,儿媳抱着孩子去探望被迫害的丈夫。有一年除夕,家人还没来得及吃团圆饭,警察就闯入家门绑架了我儿子。警察常年在楼下监控我家,还曾用暴力破坏门锁、强行闯入家中。这一切都给儿媳带来严重的心理伤害。

可儿媳万万没想到,她公公的提醒正是师父对她慈悲的点化。她和同事开心的游山玩水,爬到山顶时,突然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山地瞬间被震开一道道沟壑,山顶顿时响起一片哀嚎,惊叫声、石头崩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刺痛着每个人的心脏;人们惊慌失措,四处乱跑,没跑几步就被滚滚的山石碾压而过,山体滑坡,瞬间人们被埋没……

儿媳和同事被眼前的景象吓的魂不附体,儿媳一下想起临行时公公的嘱咐,她拽着同事的手说:“快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儿媳用尽全力没命的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同事好似意识到自己抓住了救命的机会,也跟儿媳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奇的事发生了,那些石头就象长了眼睛一般,绕着她俩走。她俩找了一个树窝下躲着,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不知过了多久,地震才渐渐的平息了。只见刚刚满山的人群,只剩她俩毫发未伤。刚刚还在赞赏的美景奇峰,此刻好似人间地狱,一片残垣断壁,山上横尸遍野,遗体也残缺不全,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脑浆迸裂……目睹此景,她俩象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此时,我们家和儿媳娘家的亲戚们,象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一趟趟去查“死亡名单”。终于,大家在度日如年中惊喜的盼回劫后余生的儿媳。

儿媳的同事回家后把遇到的神奇事和看到的惨烈景象一遍一遍向亲朋好友讲述。儿媳更是激动的把死里逃生的经历告诉她身边的每个人,并以此劝退了很多人三退保命。


时事评论:瞒天昧地 欺人害己

2018年11月6日,《人民日报》旗下杂志《新闻战线》前总编辑胡欣,从该报社三十六号楼十九楼跃下身亡,终年六十六岁。《新闻战线》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期间大量发表污蔑、丑化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文章;中共理论刊物《求是》杂志副主编朱铁志,2016年6月25日凌晨在地下车库自缢死亡;《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2012年8月22日跳楼自杀;西安灞桥区宣传部长张浩然,2015年10月22日在西安市水晶岛酒店割腕自杀;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宋斌,2014年4月28日在办公室自缢死亡;深圳《晶报》原编委、广告部总经理张敬武2014年5月8日自杀等等……

这些舞文弄墨的才子佳人,饱读诗书、仕途顺利、生活安逸,但又为什么抑郁苦闷,为什么精神恍惚,为什么自缢自杀呢?是鬼使神差,还是谁在不依不饶?是自己后悔莫及,还是天理难容?在唏嘘慨叹的同时,人们也在追问探求。

其实,“文章千古事,得失寸草心”。一个人撒谎,愚弄的是几个人;一个媒体撒谎,可能惑众万千;一个政府撒谎,欺骗的是全世界。舆论可以促进文明和谐,舆论也可以导致动乱屠杀。媒体影响力越大,媒体人的责任也就越大。苍天有眼,谁在瞒天昧地、撒谎骗人,谁也就在引火烧身,玩火自焚。

约瑟夫·戈培尔是纳粹的宣传部长。纳粹的媒体,煽动民族仇恨,通过谎言洗脑与仇恨灌输,鼓噪清洗、杀戮、战争,暴虐横行。据统计,有近600万犹太人在纳粹的民族清洗中丧生。1945年5月1日,48岁的戈培尔与妻子将自己的6个孩子毒死,然后自杀了。

七十载光阴似箭,在信息爆炸的当下,谎言还能大行其道吗?戈培尔那样疯狂的骗子还有吗?事实上,哪里有独裁,哪里就有谎言、欺骗、暴力和迫害。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动用了所有的国家宣传机器,捏造谎言,罗织罪名,肆意抹黑、栽赃陷害法轮功。

据不完全统计,在迫害开始后的六个月里,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就达三十余万篇次。时至今日,中共还在诬陷法轮功,迫害还在持续。那些弥天谎言,或是在领导授意下、或是在强迫要挟下、或是在主动积极下,撰写完成了,登载发表了。而作者、主编、社长、宣传部长,人人都难辞其咎,因为他们都参与了。

法轮功不仅仅是一种气功,而是真正的佛法。一篇违背了事实,诬蔑、批判佛法的文章,不仅仅是撒谎欺骗,更是如山如天的罪业。为什么这么说呢?佛法是宇宙的真理,是造化万物的根本,是衡量好坏的标准。万事万物都是佛法造就的,人咒骂佛法,就如孩子虐杀父母,父母可以原谅孩子,但是法律必须依法治罪。佛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诽谤佛法的人,犯了毁佛之忤逆重罪,为天理天法所不容。

中共媒体的栽赃陷害,把教人向善的正法歪曲为残忍暴力的邪法,把善良的修炼人描绘成狂徒暴徒,继而把迫害合法化,为迫害的加剧推波助澜。二十年来,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有鞭打、电刑、冷冻、烙烫、吊刑、性虐待、强奸等等,至少有40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数家庭妻离子散,更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的罪恶被曝光。

还有,一些偏听偏信了谎言宣传的中国人,积极主动地参与到迫害的链条中。他们在参与迫害的同时,自己也误入歧途,走向危险,有的恶疾缠身,有的身陷囹圄,有的家破人亡。据统计,因参与迫害法轮功,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其中死亡的人数高达7000多人。

苍天有眼,神目如电,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从古至今,诽谤佛法都是如山如天的重罪,也是生受煎熬,死入地狱的罪孽。诋毁佛法者,谎言诬陷,欺骗害人,罪恶斑斑在册、罄竹难书。天朝地府都在怒斥他们,天罗地网都在捉拿他们,天地鬼神都在鞭挞他们,所以他们才活的煎熬难耐,死的蹊跷离奇。

媒体是社会的公器,媒体人的责任是客观、准确、公正地报导真相。如果媒体人能起到匡扶正义、抑恶扬善的作用,也就在为自己积德累福。反之,在谎言欺骗的同时,也在毁灭自己。请记住:瞒天昧地、欺人害己。

本期明慧网大陆消息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