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传统文化

【神传文化】(第184集)荐才举贤 以德为先

发表日期: 2011年3月3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1 KB

9,3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很高兴又在明慧广播神传文化节目里与您见面了。欢迎收听我们今天的节目。

德乃做人之本,自古以来人们荐才举贤首先是以道德作为衡量的标准,从人的品行及为人,判断其是否是一个贤德之人。而荐贤者自身的操守也很重要,如果站在为私的基点上权衡亲疏弃取,那就是结党营私。《资治通鉴》中《李克荐相》的故事在这方面给人以借鉴和启迪。

东周时魏文侯召见外臣李克,说:“我要设置宰相一职,想从魏成子和翟璜中选一人,先生看谁较适合?”李克回答:“常言道:‘卑不谋尊,疏不谋亲’,我在朝廷外任职,不敢妄议朝政。”魏文侯说:“这是国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谦让!”李克沉吟了一下说道:“要想知道一个人的品质和能力,可以从五个方面观察:看他平时所亲近的;富贵时所交往的;显赫时所推荐的;穷困时所不做的;贫贱时所不取的。这样就心中有数了。”文侯听后高兴的说:“现在我能确定国相的人选了。”

李克在回家的路上,正好遇上翟璜,翟璜连忙拦住他问:“听说国君召见先生去选荐国相,最后选定了谁?”“魏成子。”李克说。翟璜愤然变色道:“西河太守为我所推荐;国君为邺城之事忧愁,我又荐举了西门豹前往治理;国君要讨伐中山国,是我举荐了乐羊子而取胜;攻克中山之后,无人守卫,是我举荐了先生您去任职;世子缺少老师,也是我推荐了屈侯鲋。这些都是先生知道的,我哪一点比不上魏成子?”

李克义正辞严的反问:“我和你以君子相交,你把我推荐给国君,难道不是为了国家大义,而是为了结党营私、谋求高官厚禄吗?”翟璜一时语塞。李克接着说:“国君今天问我谁做国相合适,我只是照实说了一些意见。我知道魏成子每年的俸禄有十分之九用于为国家招贤,只有十分之一留给家用。他从东方招来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皆道德之士,君尊为师,向他们学习治国之道;而你所推荐的五个人,只具有人臣的才干,国君把他们当成臣属。由此可见,你怎能与魏成子相比呢?”

翟璜听后满面羞愧,他再三向李克道歉说:“我冒昧了,刚才说了不少错话,今后一定提高自己的修养,向先生学习。”

李克的识人用人之道、魏成子的品德、翟璜的醒悟及魏文侯之所以用李克择相,都令人深思和回味。

再来说一个《左传》中祁奚荐贤的故事。

鲁襄公三年,晋国的中军尉祁奚告老还乡,晋悼公问他谁可接替。祁奚称赞解狐并举荐他,其实解狐是祁奚的仇人。晋悼公正打算任命解狐时,解狐却死了,于是悼公又去问祁奚还有谁可胜任。祁奚回答:“我的儿子祁午可以胜任。”刚好当时祁奚的副手羊舌职也死了,悼公问祁奚谁可接替羊舌职,祁奚答曰:“羊舌职的儿子羊舌赤可以胜任。”于是悼公就任命祁午为中军尉,羊舌赤任副职。

孔子评论说:“这样看来,祁奚确实是个能推举人才的人,称赞他的仇人,不是谄媚;安排他的儿子,不是营私;举荐他的副手,也不是结党。《尚书》说‘不偏不党,王道荡荡’大概说的就是祁奚吧。解狐能被举荐,祁午能被重用,羊舌赤能有职位,设置了中军尉一职,而成就了三件美事,这是因祁奚能够举荐贤人的缘故啊。唯独有德行的人,才能推举类似他的人。”

后来,在鲁襄公二十一年的晋国栾氏之乱中,羊舌叔向受其弟羊舌虎的牵连被抓。乐王鲋去见叔向,对他说:“我为你去请求赦免吧。”叔向不回答,乐王鲋离去时,叔向也没有拜送。别人责备叔向,叔向说:“乐王鲋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什么都顺从国君,怎么能办这样的事呢?祁奚外举不记仇,内举不避亲,难道独独会不管我吗?《诗经》说:‘有正直的德行,四方的国家都会归顺他’,祁奚就是一个正直的人呀。”叔向说:“一定要让祁奚为我讲情才行。”

晋平公向乐王鲋询问叔向的罪过,乐王鲋因叔向拒绝他的帮助心中恼火,便回答:“叔向不肯舍弃他的亲人,很可能也是参与叛乱的人。”

祁奚此时已告老还乡,闻讯后立刻赶到国都,拜见范宣子说:“《书经》 中说:‘智慧的人有谋略有训诲,子孙才能得到安宁和保护。’说到谋划而少有过错,教育别人而不知疲倦,叔向都是具备的,他是国家的柱石。即使他的子孙有过错,还是要加以赦免,以此来勉励有能力的人。如今他一被牵连,晋国就要抛弃这样的社稷之臣,这不会使人困惑吗?

“过去鲧被诛戮,而其子大禹照样兴起;伊尹曾经放逐过大甲,后又让大甲做了宰相,大甲始终没有怨恨;管叔、蔡叔被诛戮,而他们的弟弟周公仍能辅佐成王。为何仅仅因叔向弟弟有过错,就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呢?您如果多做善事,谁敢不努力为善呢,又何必多杀人?”

范宣子听了非常高兴,就与祁奚共乘一车,觐见晋平公,请求赦免叔向。事后,祁奚没有见叔向就回去了,叔向也不向祁奚报告自己得到赦免的情况就去上朝了。此后,羊舌赤、羊舌叔向、羊舌叔鱼三人鼎盛于晋平公一朝,将晋国治理得很好,史称“三羊开泰”。

由此可见,象祁奚、李克这样有德行的人,做事情的出发点完全是站在为公的基础之上,唯贤是举,才能做到胸怀坦荡,只做符合道义之事,因此也能赢得国君和贤士们的信赖。而成事之后根本不需表功,不需得到别人的肯定,而被举荐之人也无需感激,一切似乎都是定数,都是必然的。古人的境界和胸怀实在高出今人甚远啊。

好,又要跟您说再见了,馨语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次节目时间空中再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6/17113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7/133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