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传统文化

【神传文化】(第177集)贵以贱为本 高以下为基

发表日期: 2011年1月14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1 KB

9,3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馨语为您主持的明慧广播神传文化节目。

《战国策》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颜斶是战国时齐国的高士,一次,齐宣王召见颜斶,说:“颜斶,你上前来。”颜斶也说道:“大王您上前来。”齐宣王满脸不悦。左右大臣都责备颜斶:“大王是一国之君,而你颜斶只是区区一介臣民, 大王唤你上前,你也唤大王上前,这成何体统?”颜斶说:“如果我上前,那是贪慕权势,而大王过来则是谦恭待士。与其让我蒙受趋炎附势的恶名,倒不如让 大王获取礼贤下士的美誉。”齐宣王怒形于色,斥道:“是君王尊贵,还是士大夫尊贵?”颜斶回答说:“士尊贵,而王者并不尊贵。”齐王问: “这话怎么讲?”答曰:“以前秦国征伐齐国,秦王下令:‘有敢在柳下惠坟墓周围五十步内打柴的,一概处死,决不宽赦!’又下令:‘能取得齐王首级的,封侯万户,赏以千金。’由此看来,活着的国君的头颅,比不上死去的贤士的坟墓。”宣王哑口无言,内心极不高兴。

左右侍臣都说:“颜斶啊,颜斶!大王据千乘之国,重视礼乐,四方仁义辩智之士,仰慕大王圣德,莫不争相投奔效劳;四海之内,莫不臣服;万物齐备,百姓心服。而即便是最清高的士人,其身份也不过是普通民众,徒步而行,耕作为生。至于一般士人,则居于鄙陋穷僻之处,以看守门户为生,应该说,士的地位是十分低贱的。”

颜斶反驳道:“不对。我听说上古大禹之时有上万个诸侯国。什么原因呢?道德淳厚而得力于重用士人。由于尊贤重才,虞舜这个出身于乡村鄙野的农夫,得以成为天子。到商汤之时,诸侯尚存三千,时至今日,只剩下二十四。从这一点上看,难道不是因为政策的得失才造成了天下治乱吗?当面临亡国灭族的威胁时,即使想成为乡野穷巷的寻常百姓,又怎么能办到呢?

《易传》中讲,‘身居高位而才德不济,只一味追求虚名的,必然骄奢傲慢,最终招致祸患。因此无才无德而沽名钓誉的会被削弱;不行仁政却妄求福禄的要遭困厄;没有功劳却接受俸禄的会遭受侮辱,祸患深重。’所以说,‘居功自傲不能成名,光说不做难以成事’,这些都是针对那些企图侥幸成名,华而不实的人。

因此,君主不以多次向别人请教为羞,不以向地位低微的人学习为耻。以此成就道德,扬名后世的唐尧、虞舜、商汤、周文王都是这样的人。所以说‘无形者,形之君也。无端者,事之本也。’若能上溯事物本源,下通事物流变,睿智而多才,则哪里有不吉祥的理由呢?

老子说:‘虽贵,必以贱为本;虽高,必以下为基。’所以诸侯、君主皆自称为孤、寡或不谷,这大概是他们懂得以贱为本的道理吧。孤、寡指的是生活困窘、地位卑微的人,可是诸侯、君主却用以自称,难道不是屈己尚贤的表现吗?像尧传位给舜、舜传位给禹、周成王重用周公旦,后世都称他们是贤君圣主,这足以证明贤士的尊贵。”

宣王叹道:“唉!怎么能够轻慢君子呢?寡人这是自取其辱呀!今天听到君子高论,才明白轻贤慢士是小人行径。希望先生能收寡人为弟子。如果先生与寡人相从交游,食必美味,行必安车,先生的妻子儿女也必然锦衣玉食。”

颜斶听了此话,就要求告辞回家,对宣王说:“美玉产于深山,一经琢磨则破坏天然本色,不是美玉不再宝贵,只是失去了它本身的完美。士大夫生于乡野,经过推荐选用就接受俸禄,这也并不是说不尊贵显达,而是说他们的形神从此难以完全属于自己。臣只希望回到乡下,晚一点进食,即使再差的饭菜也一如吃肉一样津津有味;缓行慢步,完全可以当作坐车;无过无伐,足以自贵;清静无为,自得其乐。纳言决断的,是大王您;秉忠直谏的,则是颜斶。臣要说的,主旨已十分明了,望大王予以赐归,让臣安步当车返回家乡。”于是,再拜而去。

君子说:颜斶真是知足之人,返朴归真,则终身不辱。

这个故事阐述了君主戒骄戒傲、任贤纳能的重要,以及君轻民贵的治国道理。毕竟是王需要士大夫的辅佐才能够治理好国家,而如颜斶这样的贤士并不需要王。所以古时的那些诸侯、君王,虽位高权重,尚都懂得以贱为本的道理,自己谦称为“孤”、“寡人”,足可见时常提醒自己保持谦逊卑下,含蓄内敛不张扬的品质,对治国者也是至关重要的。

另外一方面,这个故事也展示给人们一个真正的贤士的精神境界。虽然齐宣王已经道歉求和了,但却还是用物欲来挽留颜斶,足见其境界之差异,因此颜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齐王的挽留,体现了孔子所说的“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以议也。”(《论语.里仁》)他宁肯“安步当车”也不为“五斗米折腰”,“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耻去服事那些在观念和认知上都自以为是的庸君。而今天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有这样风骨的贤士实在是凤毛麟角。更多的人以趋炎附势,最大限度的获取个人的利益为主旨,哪管人格为几何,祖先留下的五千年的神传文化的精神在他们身上荡然无存。士大夫阶层和所谓的精英阶层的整体堕落,直接败坏了全社会的道德风尚,同时也更加纵容了统治者肆意行恶法,这可真是今天中国人的悲哀啊。

各位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馨语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8/113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