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44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2月17日
节目长度:57分4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538 KB

54,11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2月13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44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从自己小区做起、从身边做起
瘟疫面前的考验
补充《浅谈清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
师尊救度 正念闯过生死关
千度钢水烫伤 不住院没植皮痊愈
修炼交流摘录


从自己小区做起、从身边做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7/从自己小区做起、从身边做起-40082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从自己小区做起、从身边做起》,作者甘肃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

武汉肺炎已经肆虐中华大地近一个多月了,我从开始的着急,痛心,着急痛心这么多的生命被旧势力带走,到后来的麻木和无奈。这么长时间我终于理出了一点头绪。

这场瘟疫无疑是旧势力安排来毁人的,它们就是抓住了我们整体在正法结束前普遍存在的安逸、麻木和懈怠,才下此狠手的。既然已经爆发了,我们只能将计就计,在这段时间更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人。才能让旧势力毁人的计划落空。

当然很多地方已经采取封闭式管理,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去也不容易。如果实在出不去,为什么不给自己小区或周围的人讲真相呢?据我所知我们本地的同修多数都是到外面讲真相,周围的人由于顾虑心和怕心等等人心一直都没有讲。如今在灾难面前可能情况就不一样了。

今天早上我打算出去买饼子和菜,才发现前门已经封了。门口的保安出来解释说上面有命令不准开前门,一律从后门出去。我看到这个保安很善良就给他讲了真相,他听得很认真,最后同意用化名三退。我还嘱咐他给家里的人三退,他高兴的答应了。因为本小区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对四周卖菜的讲过真相,小区里的人尤其保安从来就没讲过。可是到了这个危机时刻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鼓起勇气说了很多,效果还不错。

我还想谈几点最近几天的认识,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1、首先我们都要从心里抵制这场迫害,心里不承认。疫情刚爆发时,我每天关注动态网上的消息,一个是判断疫情的趋势,一个是,是不是最后的大淘汰;而且根据疫情决定要不要多购买些食物。看这些,弄得自己每天心里焦躁不安,虽然每天也讲真相,可是有时效果不很好,因为我把自己等同于常人了,而且这种关注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提醒大法弟子不要再追看动态网上的消息、随着心浮动。我们就是多学法抓紧救人。网上一个同修说的好,最终的一切都会在师尊的掌握之中。

2、还有可以多买一点食物。不要超过两个星期。毕竟很多地方已经封锁了,卖菜卖饼的都没有了,不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便。

3、口罩尽量要戴,因为不戴口罩常人会不理解,而且会认为我们是恶意传播病毒。我曾经几次不戴口罩,行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口罩只是个形式而已。


瘟疫面前的考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0/瘟疫面前的考验-40099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瘟疫面前的考验》,作者湖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

我居住在武汉肺炎爆发的重灾区,小区内就有很多发热的疑似病人,周边的其它小区也是日前网络热传的肺炎高发区。

年前,我在和表妹通电话时,得知三舅一家都染病了,三舅确诊是肺炎,但住不進医院,舅妈也是,两个表妹发高烧、每天往返各个医院看病,都不想活了。我在电话中嘱咐表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

挂上电话我想:这怎么回事啊!我跟三舅一家讲过真相,他们都“三退”了,而且三退时都比较爽快。我心里自责真相没跟他们讲透,平时关心他们也太少,要是早点知道,告诉他们念九字真言,也不会到今天这一步。我心里急,想去看他们,不知他们分别都在哪里。

其实,这只是一个表面原因,向内找还是有点怕去他们家,虽然明白自己是炼功人,身上有功,病毒一上来就会被杀死,但内心深处还是不愿去那个场,有点不敢面对他们。这也是信师信法打了折扣。另一方面又想当面给他们讲真相,毕竟电话里不便说。

大年三十下午,妹妹打电话告诉我,说三舅不行了,已经肾衰竭,求生的欲望很小,最后只想喝一口藕汤,她有藕汤,没车子送。我心想这是师父给我一个机会,立即说我去送。我开车去了,表妹出来接,但不肯见我,怕传染我,要我把东西放路边上,她来拿。我说不会传染到我的,她还是不肯,我没有坚持,就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纸条上,并在电话里告诉她,这是救命的,让她告诉家里其他人也念。其实我这个没有坚持,心里还是有点不愿面对他们,觉得那个场不好,根子上还是信师信法不坚定,有保护自己的人心。

认识到这些之后,过了几天,我主动打电话给表妹,一定要去看她,当面跟她讲为什么念九字真言一定会好,把装有真相的平板电脑给她,嘱咐她回去看,坚定的跟她说只要坚持念肯定会好,表妹只点头,眼里露出了希望的光芒。

我体会这些不是在电话里说一句,或托常人带个话能达到的,必须我自己亲口对每个人说,而且我说得越坚定,他们就越相信。我悟到救人的事还不能指望常人,必须自己亲力亲为。我放下怕电话被恶人窃听的人心,分别给另一个表妹、还有在医院隔离的舅舅、舅妈打电话,告诉他们不想别的,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一定会好,也是说得很坚定,他们都答应了。

现在他们家四口人的病情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变,他们的精神状态好多了,感到有希望了。在此,弟子叩拜师尊,感谢师尊对世人的慈悲救度和对弟子的苦心度化。

当下,大瘟疫突降,街道冷清,人人自危,整个城市一下子变成一座死城。我的内心一方面感到救人紧迫,一方面又感到怕心、观念依然很重,不能堂堂正正的跟路人讲真相,心里急啊!但我想,这样的心态也不对,越在此时,心越不能乱,必须还是要保证静心学法、炼好功、发好正念,不断修自己、突破自己,救的人才会多一点。

这场灾难,对世人是个惊醒,对我们大法弟子是个警醒。大法弟子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修好自己,在特殊的形势下调整好自己,理智的以合适的方法讲清真相、救人。

一点粗浅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补充《浅谈清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7/补充《浅谈清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40082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 《补充〈浅谈清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

以下是我在现阶段的一点见解,不当之处请指正。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看了明慧网文章《浅谈清除对同修的负面思维》,补充一下我自己的见解。

其一、同修之间有业力轮报、因缘关系等。

其二、同修有人心、执著,这些在原文中已论述。

我想还有其三,是邪恶利用同修自身和同修之间的业力、人心、执著等直接干扰破坏大法的工作。

关于其三,具体表现是有的同修自身有条件而且能力大,担负了很重要的证实法的工作,但他本身还是个修炼的人,有执著有业力,有修炼的艰难,艰难中还要顶住邪恶、顶住压力、排除困难去做大法工作,其他同修应该去保护,有问题善意的帮助,不能影响证实法的事。有能力、有条件、有热情、能做事的同修是十分宝贵的。

可是往往有许多的同修将矛头指向承负关键大法工作的同修,直接打击、背后散布缺点、挑唆或听信挑唆等等等等,致使证实法的工作难干,或干不下去,或直接搞垮、搞乱了。好象是在帮同修修炼去执著,实际上在干扰证实法。

确实,有的做证实法工作的同修有时表现出人心、不足,可是不能说让同修先修个十几年,等修好了再来做大法工作,那时过境迁,什么都耽误了。而当做证实法工作的同修遭到严重迫害、做不了大法工作甚至走在毁灭的边缘时,有些曾经弄事的同修又没有帮助的热情了。

我想这应该是人心、执著、业力等被邪恶利用了。

一方面有的做大法工作的同修,有时魔难来了、矛盾来了,磨呀磨呀,长时间把那个心硬磨去,不但自己痛苦还耽误大法的事,其实是没弄明白在那个环境中、在那个魔难面前怎么修,我们应该时时抓住修炼的本质——去执著心、去观念。

师父说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师父在《洪吟》〈真修 〉中说“时时修心性”。立着往上走。把矛盾和魔难当做证实法、提高的机会。

另一方面有时会针对做大法工作的同修,我们应该多学法修自己,对证实法的环境多保护,有事善意说。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作为我们每个人在修炼过程当中都应该正确的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还说:“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進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

以上交流谨供参考。


师尊救度 正念闯过生死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0/师尊救度-正念闯过生死关-401008.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师尊救度 正念闯过生死关》,作者中国东北大法弟子一莲,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晚八点多,在小组学完法回家,打开电脑,浏览完当天的明慧文章,刚要上床发正念,就感觉我的五脏六腑被一只手使劲抓住,拧了几个劲,又使劲往后一拽。突如其来的剧痛,我“啊”的一声,肚子就象有把大刀在里边来回乱搅,难以忍受的疼痛,瞬间没了正念。

老伴没有修炼,他刚入睡,被我的喊叫惊醒。我这才认识到做事没考虑别人,再说修炼人没有病,肯定自己有人心招来的邪恶迫害,这都是假相,是针对我救人来的,邪恶迫害我不承认,必须否定,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为了不吵醒刚入睡的家人,再痛也不出声,咬着牙挺着,忍着,背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这一夜感觉时间那么长,看钟表象定住一样。一夜,我两只手按在床上,一直是俯卧,忍受着没有一秒钟歇息的剧痛,毛巾已被汗水渗透,若是没有师父为弟子承受,我是很难挺过来的,弟子对师父的感恩,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终于熬到第二天,早三点多,同修们互相传递着我身体被邪恶迫害的信息,由于整体正念加持,师父的看护,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自己的主意识也清醒了,升起了正念,彻底否定了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更坚定了。

在家坚持了三天,全身开始浮肿,腿粗了,脚大了,肚子慢慢在膨胀起来,硬硬的,肚皮一点也不能触摸,一碰就痛的难忍;全身皮肤黄色,白眼仁也变成了黄色。有搞医的同修说,如果是常人,就这状态,去医院就得让家人准备后事了。

当时我的身体状态极差,常人见了都很害怕,他们感觉我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可我自己在那样痛苦的魔难中,心里还潜在的有一种喜悦感,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我想这是生生世世积的业大、多,用这假相消业还债呢。

其实当时随时都有肉身被拖走的危险,我就坚定一念,我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绝不当破坏大法的魔。最可贵的是,同修在我危难之中不离不弃,都有一个共同念头:否定旧势力迫害。身边同修为了每天陪我学法和二十四小时发正念,主动把我接到自己家,生活上照顾,坚持陪我学法,近距离发正念,在这最关键时刻,我挺了过来,忍着剧痛坚持学法,听法,发正念清除邪魔乱鬼。

在同修家第五天,儿子找到同修家,看我那可怕的样子,拽着我的手哭着说:“妈呀,快去医院吧,再这样挺就完了,没啥我可别没妈呀。”当时我明白,邪恶利用亲情动摇我对师父的坚信,家人不明真相,不能绕开走了,怕家人送医院也是一个执著,必须回家讲真相。到家,老伴看我那副样子,对我能否活过来失去了信心,儿子坚持要我去医院。我把儿子叫到身边,握着他的手说:“妈知道你是孝子,可孝的方式不对,人家都说顺者为孝,妈现在是修炼人,就不存在有病的问题。我九八年得法至今,二十多年了,每次出现病业,从没去过医院,没打针,没吃药,不都神奇般的好了吗?出现过几次神迹,你们都亲眼见证过。就今年春天,我右眼神经麻痹,当时眼皮下垂,眼珠象换的假眼一样,几乎失明,对常人这也是医院治不好的病,我没去医院,就凭着对大法师父的坚信,按大法的要求学法、向内找,三个月就又恢复了正常。医院能给常人看病,修炼人是超出常人的。孩子,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如果真对我好,就听妈的话,不用去医院,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儿媳虽然不修炼,看我对师父的坚信坚如磐石,很佩服,鼓励我说:“妈,就凭您这份信,一定能好起来,放心吧,谁也不会送您去医院。”

儿子心里总没有底,告诉我的亲属来说服我,因他们都不修炼,对我不去医院很不理解,我只好用修炼的要求告诉他们不去医院的道理。

修炼是严肃的,出现这么重的病业,没有真正向内找,才被邪恶抓住迫害的把柄。回家后,没有好转,肿胀的身体象孕妇要临产的样子,不能仰卧,也躺不下,两只小臂、手腕子和腿的下肢出冷汗,冒凉气,冻的象按在冰水里一样,刺骨般的疼痛,每天晚间九点~凌晨兩点是最难熬的,邪恶几乎不让我睡觉,(因肚子肿胀也不能往后靠)双手按着床支撑着身体,四十天后手掌压出了硬膙。

我的疼痛和师父为我承受不成正比,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只有坚信师父,才能闯过生死关,从没动去医院的念头,只有正念,才能清除病魔,咬牙挺着,后边的大牙也咬活了。每晚坚持听法,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看护,再疼痛没流过一滴泪,反复背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我深深记住师父的法,使我有了正念,我知道只有听师父话,师父一定为我做主!

病业期间,没有食欲,这也是旧势力强加迫害,我不配合,每天進食很少。十多天后,排大便,最多一天二十四小时排二十多次,排出些烂肉酱般的脏东西,有一天排了一天黑血,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使身体内腐败物质排泄出来。持续一个多月,家人害怕了,我知道这是好事,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动邪念,就牢记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讲的法,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中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

就在身体慢慢的有了好转时,接连又出现两次生死关,我就发正念,无论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都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由李洪志师父安排,邪恶就是要索我的命,我就不承认,就背师父在《洪吟二》〈正念正行〉中讲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和背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讲的法:“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

在师父的看护下,真的放下了生死,死神就离我而去,三次生死关,全靠对大法的正念和对师父的坚信才闯过来的。

第一部分:多学法、向内找

在病业严重时,很多事失去记忆,在同修每天的陪伴下,大量学法。同修们在休息之余,谈自己向内找的体会,我看到自己的差距,修了这么多年,光做事,没实修啊,当静下心去找自己的时候,才发现遇事没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最主要是每次遇到问题和矛盾时,不去找自己是针对什么人心来的,失去了很多师父给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

长期以来,不用法严格要求自己,严重党文化意识不到,强大的证实自我,做事瞧不起别人,遇事不修自己,在事上评对与错,愿听好听话,显示心已形成自然。当一件事整体配合做成的时候,不去证实法,而是作为炫耀自己的资本,证实自我的心越来越重,招来了同修崇拜和依赖。

在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多种人心不去,做起事来就很累,不在心性上找自己,还对同修产生怨心和委屈心,不平衡的心产生的妒嫉心和记恨心,这些执著都是要在法中归正的,绝不是邪恶迫害我的借口,但这也是沉痛的教训啊!

第二部分:同修的无私配合

在病业期间,有一位离我家很远的同修,为了每天来陪我学法发正念,法理上交流,每天坐公交车早八点前就到我家。可家中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双目失明快九十岁的老母亲(同修),老同修除了听师父讲法,天天给我发正念,每天都一早催女儿早点来我家,同修出来之前,因妈没人照顾,只好把煮好的鸡蛋和土豆和炸酱,再倒上一杯热水,给老人放到固定位置,为中午备用,有同修关心问:你出来,谁照顾妈妈?同修认真的说:“是师父照顾。”大家听了都很感动,这就是无私的境界。这次被迫害的一点食欲没有,什么也不想吃,同修们一起与我否定迫害,从自己家带好吃的逼着我吃。

有一位离我家近的同修,在不影响救人的情况下,还要照顾九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她克服自身的困难,在我病业最严重时,每天都给我做可口的饭菜,给我补充身体,使三界中的这个身体没有倒下,她的话语很平淡朴实:“你是大法弟子,吃饱了,快点好起来,出去讲清真相,多救度众生,我受点累算什么?”同修们来看我,都给带来水果和食品,我很过意不去,同修们说:“这是给你的正念,快好起来,助师正法。”

同修们无私的行为,感动了家人,儿子说一辈子不会忘记。从心底佩服大法弟子,个个都是好人,有力的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大家整体配合中,解体了迫害我的邪恶因素,给魔难中的我增添了正念,通过法理交流,找到自己的执著,心性提高上来,身体就有明显的好转,在师父慈悲的看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和鼓励下走过来了,这让我亲身体会到大法弟子亲如一家人。

第三部分:体会到师父的慈悲看护

病业开始,两条腿根本没劲站立,五套功法没达到一步到位。近二十天后的一个晚上,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你不炼功,怎么给你净化身体呀?!”我知道师父为我着急呢。自己知道错了,这时我慢慢下床,一步一步挪到方厅,为了别摔倒,双腿轻轻靠着小茶几,颤抖双腿,坚持炼完了动功,刚好清晨两点,浑身的汗水,但我没有退缩,紧接着炼了第二遍动功,从那天开始,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时还多炼几套,从半小时抱轮又恢复到一小时。因身体还很弱,每天早坚持炼完动功,心里很踏实,因我听师父话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一个月后,坚持下楼去小组学法。一次发正念时,感觉一只大手捂着我的头说:今天你要吃两碗面条就能吃饭了,同修真的做了两小碗面条,逼着我吃下去,我只能用水强送進肚里,从那天起,喝水、吃饭都能品出味来了。

还有一天晚间,睡梦中师父给我一盒特殊的面条,非常好吃,我大声喊:“真好吃,真好吃!”梦醒后还在大喊,从那天,吃起面条有一种特殊的味,还有一次师父给我一块大发糕,吃完后,吃饭也香了。我知道师父给我的不仅仅是发糕和面条,给我的是鼓励和信心,以及身体的净化,让我懂得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以及众生对我的殷切期盼。

伟大慈悲的师父在我发正念时,两次灌顶,给我得法之前没痊愈的头骨换了新头骨,这是我亲身受益和见证师父真正的慈悲伟大!

第四部分:用神迹来证实大法

同修整体的配合,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师父在身边看护,对死神想拖走我的肉身就不承认,结果死神离我而去,现在身体神迹般的在康复,没有去医院吃药、打针,全身也消肿了,肚子也不胀了,正常排便了,虽然瘦了十七斤,但身体也有力气了。

没有死去的我成了活真相,家住山东的大姐正要来东北看我,听说没上医院好了,觉的不可思议,说:“大法是很神奇。”

刚出现病业时,一天去储蓄银行办事,那里工作人员看我那状态,说我必死无疑,三天都活不上。现在好了,就去给众生讲真相,这些工作人员听说我就凭着在家学法炼功没去医院不治而愈,当时不太信,我就讲修炼人的种种神迹和大法的美好,最后他们明白了真相,还讲了什么是“三退”,有的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

邻居来家看望我,对我不去医院医治不理解,我给她讲修炼人没有病因此不去医院的道理,又给她讲了大法洪传全世界和“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她明白后,用实名做了“三退”。

特别是楼群小区的邻居们,看到我出外又骑上自行车,都惊奇的为我高兴,说:快看,她好了,又骑自行车了。

修炼是何等的严肃,每个人的修炼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旧势力也以考验为名安排了它们那一套,如果我们走偏一点,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给大法带来损失、给师父带来操劳。这是我在闯生死关的亲身体会。没有师父承受和看护,没有整体同修们用心正念配合,我是很难走过来的。今后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思一念在法上修,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跟师父圆满回家。


千度钢水烫伤 不住院没植皮痊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2/千度钢水烫伤-不住院没植皮痊愈-40109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千度钢水烫伤 不住院没植皮痊愈》,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

我的工种是铸造业,当一千五百度的钢水浇注到铸件模型里,温度降到一千三百度时,钢水就呈现凝固状态,两个小时后,钢水基本上凝固,就要卸紧固螺丝,这时铸件冒口的温度也在一千度左右。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底,我和工友们一起在铸件上用扳子卸紧固螺丝,第一下正常,卸第二下时,不知怎么右脚一下踩到铸件冒口里,我本能的立即将脚从冒口中拔出,这时千度钢水已将我的裤管及高腰皮靴大部份化掉,鞋底还粘在脚上,我拔脚用力顺势一屁股坐在操作台上,扑打着裤子、鞋上的火焰,费了很大劲也没脱掉粘在脚上滚烫的靴子,情急之中我喊:“师父救我!”同时从四米高的操作平台一跃跳下来(平时上下操作平台都是逐步攀爬的),随后工友帮我将烫坏的皮靴撕开,才把残靴拽下。

大家停下手中的活,神情紧张的安排我去医院。当时我虽然想到了自己是炼功人,有师父管,大法是超常的。但还是被表面现象带动了,心里就不太稳,有点慌,觉的去医院简单处理一下也好,于是自己走到更衣室,换上干净衣服,工友们把我送到烧伤专科医院。这期间,我的腿脚及身体哪个部位也没有感觉疼。遗憾的是当时我没悟到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并加持弟子正念闯关,我从中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证实法轮大法的超常,救度众生。

医生检查后,告知:小腿、脚面三度烫伤,需要住院治疗,并在我受伤部位涂了药,包扎后就给我送到了病房。坐在病床上,我想:修炼人住院这不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吗?正想着,护士就来做皮试准备挂点滴了,我说:“不挂吊瓶”,她说:“住院怎么能不打点滴呢?”她又搬来医生,医生很严肃的说我:“在这住院就要按照医院的方案治疗,打针吃药,打点滴是必须的,你这是烫伤中最严重的,是三度烫伤,皮下脂肪肌肉都有损伤,后期还要做植皮手术呢,不植皮以后会影响走路的。”当听到医生的这番话,我才悟到不能住院了,本来就想来医院简单处理一下,涂点药就行了,这又挂点滴,又植皮的,那不就是常人的治疗方法,就得听命医生摆布吗?这院不能住了。

中午妻子来到医院与我交流,加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我当即决定不住院了马上回家。院方不同意,不管医生怎么说,说的多么严重,多么危险,有什么严重后果,我们就是打定主意不住院了,当时就和妻子回家了。

回家后考验接踵而来。先是厂领导多次打电话要求我住院,按工伤处理,否则一切后果厂里一概不负责,不住院要签后果自负协议。我坚定表示不住院了。接着又面对隔天就换药的问题,去还是不去?隔天恰好要跟厂里办事人员见面,签协议,他们好办理出院结算手续,我们就商量着在医院见面,见面签完协议后我一并换了药。换药时医生又强调说:“你这种烫伤程度需要住院治疗的,否则我们不承担任何后果责任!”我说:“不用住院。”医生又说:“不住院的话,回家连打三天消炎针,再每隔两天回来换一次药,这样还会出现腿肿,发烧等症状。”

我虽然坚定的放弃了按工伤住院治疗。可回家后,各种不好的念头就不断的往外翻:打不打消炎针?发烧怎么办?去不去换药?腿肿怎么办?不植皮以后影响走路怎么办?也知道要信师信法,可是不好的思想念头不断的翻腾,排斥一个,又来一个。

同修们也来与我交流:千度钢水没有化掉你的腿脚就是奇迹;烫伤后从四米高处跳下来竟安然无恙也很神奇,那相当于从二楼跳下,正常人也可能腿脚受伤啊,何况你的腿脚已被烫伤;烫伤后几乎没有灼伤疼痛感,都是师父在为你承受呀!同修们的交流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不再换药,也不使用消炎药,就信师信法,做个堂堂正正的法轮大法真修弟子。

话好说,心难去,不时的还有不好的念头往出返:不住院单位不负责,医院也不负责,发烧怎么办?伤口感染怎么办?以后走路一瘸一拐怎么办?依然是排斥一个不好的念头,又涌上一个,我就不断的排斥、解体不好的思想念头。第二天发现坐不了了,原来臀部也有两块烫伤,正好是坐着的位置。推测应该是从冒口抽脚带出的高温物在操作台上,正好让我坐上了。这样不能坐了,学法炼功也不能耽误,每天坚持学三讲法,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动功静功开始是躺着炼,稍好一点就坐着炼,站着炼。

三度烫伤没怎么疼,说来常人都不信,只有修炼人才明白,是大法师父在为弟子承受。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正念强时,一点疼痛感也没有,只有两次不在法上的时候出现疼痛,第一次是去医院换药后疼了一、二个小时。第二次是一个半月后,同修来看我,询问:“没洗一洗?”于是我被提醒了,自己在家用淡盐水清洗伤口,这次清洗完后一直不停的疼,连续疼了几个小时晚上都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好长时间,最后求师尊帮助才睡着,第二天醒后就不疼了。

随着腿部渐渐恢复,同修们也来深入交流:虽然魔难闯过来了,到底哪儿做的不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平日一直以为自己修的还可以,三件事都在做,可现在向内找找,其实名、利、情哪一样都没少,没有做到扎实的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修炼,学法少,导致心性提高的很慢,其中也夹杂着同修情、爱听好话、显示心、名利之心等。

其实这之前,师父已经点化我了,但我没悟到。

那是烫伤前一个月左右,干活时一个重物砸中左脚拇指上,拇指出现黑紫色瘀血,当时很痛,过了几天就好了,我也没在意,同修知道后提醒说:脚受伤是不是修炼路没有走正呀?当时我也没认真的向内找哪方面有问题,没去归正自己、没有清除邪恶,那不好的物质就积攒下来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能静下心来向内找,不把做事当成修炼,放下心来大量学法提高心性,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做起事来也会事半功倍的。

烫伤后五个多月我就开始上班了,生活和工作一切正常自如,走路也不瘸不拐的。我没有住院,没有植皮,没打针吃药,没打点滴,也没有发烧,也没出现伤口化脓等症状,烫伤部位一直没怎么疼,现在皮肤颜色由深黑色和深红色在逐渐变淡。烫伤过去九个月了,现在与我撞面的人,没有一个人感觉我有什么异样,更不能想象我曾经是一个三度烫伤的患者。大法神奇,大法超常!大法师父慈悲,洪恩浩荡普度众生!弟子万分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们!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新学员:在学法、背法中实修、救人》一文中写到:

现在背法已成习惯,越背越爱背,越背越感受到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和修炼的殊胜、超常;感到时间特别的珍贵,要更加珍惜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分分秒秒,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踏踏实实地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开始背法的时候,感觉这个过程看起来很难,经历过反复,其实这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放下人心后,静下心来认真背法时,其实不难。如果心不净,那就怎么背也背不来。当净心背法时,当法理展现出来时,就会体会到大法的伟大和超常,体会到修炼人是多么幸福。用一颗纯净的心背法,才会溶于法中,身体就在改变,生命就在升华。背法,使我的思想清净、简单、快乐,做什么事情,心都被慈悲包容着,周围的环境、人与人的交往,一切都那么自然、祥和、美好。凡事都用法来衡量,做什么、想什么,都用大法来指导,有师父真好,修炼真好。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把修炼的路走正》一文中写到:

在背法上也有这方面的体会,一段时间,我决定把《转法轮》背下来,每天背两页,今天如果落下,明天就背四页,有时脑袋不清醒、有时头晕恶心,真想放弃,有时甚至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往下拽自己,我就加强自己的意志力,用湿毛巾绕太阳穴裹头一圈,雷打不动,坚持背下去,最终克服了累、困和一切干扰。经过大量的读法背法,发现头脑越来越清晰,整体身体都被能量包裹着。其实,有时惰性上来了,或者学法炼功时松懈了,我们不要认为是自然状态,这里面一定有邪恶的干扰,我们加强意志力,就能解体一切干扰因素。如果你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周学一遍《转法轮》,学完一遍后,即使还有时间,你也会从心里放松,觉的自己完成任务了。如果你给自己定的是一周学两遍《转法轮》,不管时间多紧,也一定能学两遍。大法弟子的潜能更是无限的。只要我们时刻保持清醒,在对待正法与修炼上有一个强大的意志力,就一定能走过一切魔难,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在常人中要想成就一番事业,也都需要坚持,何况修炼呢!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不能坚持最后导致半途而废的。(有删减)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大疫面前别忘救人》一文中写到:

有个别同修因城市封闭(公交、出租车、大的商场、卖场全关门)、小区封闭感到很震惊,就不敢出门了,资料不取也不发了,只是自己在家学法。一次,一个同修遇到资料点的同修甲,问:“大姐,你去哪?”甲小声回答:“同修没来取资料,我出去发。”我们不是指责同修不发资料,做其它的救人的事也行。如果该做的什么都不做了,那我们怎么救人?怎么兑现誓约?别忘了救人是头等大事。尤其是大疫的非常时期,救人急,救人急啊!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不管常人怎么封闭,大法弟子总有自己走的路。特别是在人们都躲避在家里时,真相材料还真是救人的宝贝,我们就需要给人一个正念,让人明真相得救度。在当前这个特殊的时期,更要修好自己,不忘救人,走好最后的修炼路。师父说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但是呢,我刚才说,走到最后了,我们要更加做好我们该做的,因为越到最后越关键。”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近期讲真相经历点滴》一文中写到:

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看着口罩上面露出的一双双不安的眼睛,我心急如火。我在初一、初二、初三分别给我家小区的三个门卫拜年,送去了礼物和真相小广播,并讲真相。其中一个门卫,大约半年前我就送他小广播,他当时没接受,这次还是没听没接受。另两位接受并在再见时热情有加。这三个门卫都是最近一年新换的,以前的门卫我也都讲过真相。乘坐公交车,上车时我都说:“司机,过年好!”初八开始改说:司机好!然后心里发正念,让众生都能听真相,明真相,被得救。车上乘客很少,一般四、五人,也有七、八人的,待到车上起步报站等广播停了,我就摘下口罩站到人多的前面(或后面),微微颔首说:大家好!非常时期,告诉大家一个自保的好方法: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瘟疫肺炎就和你不沾边。祝大家好运!有人说:谢谢,也有人点头示好,当然也有不屑的眼神。然后我再走到后面(或前面)对另外一、两位乘客说: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啊!担心他们刚才没听清楚。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一眼看去百、八十米只有两、三个行人,我就快走几步追上,或迎面告诉他们自保的秘诀。超市里买菜买果,我故意一次少买,力争多去。每次都跟售货员及顾客讲自保秘诀。另外,每次出门我都带上几份真相资料,明慧网新刊发的《真相》与《明白》等期刊都有紧跟时事的内容,众生都喜欢。面对面没有发出去的,我就放到楼栋里,偶尔出门的居民一定会带回家,在解闷的同时了解真相得到救度。几天下来,我为得救的众生高兴,也为排斥真相的人们惋惜。不管世人态度如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只有我们去讲去做,众生才有选择的机会,才有得救的希望。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不要被疫情封住救人的心》一文中写到:

救人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救人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任何一种形式上的规定,如果我们都有一颗迫切救人的心,是任何阻碍形式都挡不住的。是会想出千条妙计去救人的。我们多看看最近明慧网上写出的文章。还有同修们做好的各种关于疫情内容的,不干胶、传单、条幅、小册子、语音电话等等。我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方式救人。就是再不方便也可以带支笔出去,写下告诉世人得救的九字真言吧。迫害以来,邪恶一直是害怕我们出门,所以采取各种方法阻碍我们出去。有的利用同修对家人的亲情,考验同修,不让出门,这都是我们需要修去突破的。同修们,邪恶迫害大法都二十多年了,它们使用的招术也用尽了,我们也该修出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了,看穿它们的招术,不被任何形式带动,用我们的智慧想尽各种办法,用我们修出的慈悲心去多救人。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师父叫我学大法》一文中写到:

二零一七年春一天深夜,我带着资料刚走出家门不远,就被夜间巡逻的警察绑架了。在派出所里,三个警察看着我。我就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让可怜的警察得救。我说:我那包里有光盘你们看呗。他们就开始看光盘,连续看了三个真相光盘,一直看到天亮。早晨警察都来上班了,我就把我的光盘、真相期刊,每个人都塞進他们的衣兜里一份,并说:这么好的东西,你们回家全家都看看都能得救的,你们全家都有福了。记住三退才能保平安。他们就都收下了。在这过程中我一直想到的就是救人,怎么样才能叫他们明白真相,怎样才能救他们。他们也是来得法的生命啊,只是职业不同而已,听从了邪党的谎言,迷失在常人中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只管做师父叫做的,自己的安危就不用自己操心了。到了九点多钟,有个警察说:您准备回家吧,已经和您儿子联系好了,一会就来接您了。不一会我儿子开车来把我接回家。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