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41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1月27日
节目长度:85分4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3,081 KB

80,38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月23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41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老年大法弟子背法的体会
重塑生命 悟道归正
浅谈贪心
坚定正念 突破家庭魔难
修炼交流摘录


老年大法弟子背法的体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6/老年大法弟子背法的体会-399015.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老年大法弟子背法的体会》,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

我是河北农村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二年了。师父在历次讲法中都谆谆告诫我们要重视学法。《转法轮》我背过三遍。第一遍背《转法轮》是在邪恶疯狂迫害、流离失所中,为抵制迫害、增强正念、坚修大法到底,我决心背《转法轮》,用了一年时间背了一遍。通过这次背法,为日后证实法修炼、反迫害打下了较好的基础。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下、迫害中,都没能动摇我对大法的坚信与坚修大法的决心。

自从第一次背过《转法轮》,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尽管平时能抓紧时间学法,但学法入心的成度总觉的达不到背法的那种状态。曾几次升起再背《转法轮》的念头,因有许多证实法的项目要做,时间总感到不够用,一直没能如愿。回想起来还是心性上的问题。

当我下决心再背《转法轮》时,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这样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开始第二次背《转法轮》,用了半年时间背完一遍。三个月后,我又开始背第三遍《转法轮》,那天是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秋分节)。这次背《转法轮》收获很大,背法时那种感动、震撼时时会感受到,身体变化也大。下面将这次背法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第一部分:背法中的感动

每当静下心来背法时,内心无名的感动,难以抑制。有时一拿起书来,刚背两句,眼泪就下来了,再出声背就背不下去了。那种感受,不知是幸运,是喜悦,还是感恩。

当背到《转法轮》〈法轮大法的特点〉一节中,师父说:“目前象我这样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的,没有第二个人做。你以后就知道我给你做了件什么事情,所以希望你也不要悟性太低了。”我心里很震动,就想流泪,心里想着:师父为救度弟子、众生付出了多少心血,无法想象,也无从知道。此时内心升起无比的感动与正念:我要跟师父一修到底,尽自己所能,按师父说的去做,努力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不辜负师父的苦心救度。

师父在《转法轮》〈修炼要专一〉一节中讲:“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其实是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但能不能度也就是能不能修还得靠自己,我讲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的理。”背到这段法,心里很触动,眼睛湿湿的,心中暗暗的说:师父,我一定听师父话,坚定修下去,不错失师父赐予的“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见《转法轮》)这样的宝贵机缘,今后的路不管有多远、有多难,弟子都会一如既往,精進、再精進,直至圆满,随师还。

背到最后两页时,我捧着《转法轮》读法:“我想我传法的时间基本快结束了”,不知为什么,我眼泪刷刷往下落。那一晚上最后两页多,我是流着泪背过的。背最后一小段时几乎是泣不成声。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当时我就想:《转法轮》这最后一页我要坚持背下去,要每天背一两遍,因一放下就忘了,有点舍不得,所以至今未放。

背法中内心的感动,经常不断出现,激励我决心背下来,不畏难,不放松,就是抓紧时间,一段一段、一页一页往下背。每背过一段,我都双手合十谢师父对弟子的加持。

第二部分:背法中的考验

背法过程中,也不是很顺利,各方面的干扰也很大。思想中的杂念、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周围环境中的干扰等,把握不好,都会使你思想涣散,背法速度减慢,效果不好。

一、环境的影响

去年过年期间,我住处唯一的邻居大哥去外地医院住院,孩子、老伴都同时去医院服侍。整个胡同,前后左右,四邻无别人,只有我一个人了。天又冷,没有鞭炮响(不让放),寂静无声。天生胆小的我,此时胆小紧张的心又起来了。虽然几年前师父已给我拿掉了很多“怕”的物质,一般情况下能够坦然面对寂寞冷清。但在这特殊情况下还是有些紧张。这时,胆小害怕的心又出来了。

但我心里明白,这个“怕”不是我,我就排斥它、灭掉它!不允许它干扰我正常生活与静心背法,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与周围环境中的一切干扰,决心从根上清理干净。就这样,在正念作用下,每天晚上依然静心背法到九点半,没影响背法進度。

二、生活中的干扰

我家院中的水管为防冻,每年進九(冬至)就卸下水龙头,安上个堵头,这样做十年了没出过毛病。

去年正月初四晚上九点多,刚背完法,准备睡觉,院里“哐当”一声响,吓我一跳。但我马上镇静下来,心想:考验又来了,去怕心的。我大声念发正念的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同时开开院灯,出门一看,原来是水管上的堵头掉地上了,冻掉了。这怎么办呢?管中的冰一化开就得跑水,只能关总水闸。可铸铁的井盖很重,又冻着,搬不动啊!只好叫来外甥,打开井盖,关上水闸。他说明天上午来修。第二天,天很冷,刮着风,水闸关了,燃气炉上不了水,水少了就熄火,等了一天外甥也没来。因正是过年,少不了亲朋相聚,我没打电话催他,心想:修忍吧。静下心来向内找,相继发生的这些事是去我哪些心呢?一想要去的心太多了:怕求人的心,怕麻烦、怕有事的心,爱发愁放不下事的心,孤立无助的心,爱着急的心,胆小的心等等。找出一堆人心。就是因为这些心,平时老是很紧张、很累。这回到了去这些心的时候了,这不就是让你去这些心吗?这次一定得去掉它们。一想:反正有饭吃,暖气炉暂时还没停,屋里还不冷,不管它了,抓紧时间背法吧。先发正念,清除干扰,努力排除思想中的杂念,开始背法。该背〈偷气〉、〈采气〉两小节了。心放下了,法也背的顺利,一天背了六页,比哪天背的都多。到第三天(初六)勉强装上堵头,仍不牢,总水闸还要关,用水就搬井盖、开水闸,之后再关水闸、盖好。我每搬一次都出一身汗,维持到初九,才有水暖工。

这事要在以前,我哭的心都有,各种人心都得起来。如今,因心里装着法,明白是叫我修的,去人心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因明白了法理,心放下了,关过了,背法没耽误。水管也修好了。

三、思想中的干扰

我从小爱记事,爱想事,心不静。修炼后这些心也是很难去,加上生活中琐事的干扰,很长时间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入静。背法中明白了静不下来的原因:是你的心不静,达不到那么高层次,所以要在修心上下功夫。我努力排除杂念,抑制它,什么都不去想,念头一出就念“灭!”。随着背法的深入,有了明显改善。

第三部分:背法中的收获

这次背《转法轮》,感觉背完后,印象仍很深刻,回想整本大法,每一讲、每一节都能贯通,历历在目,再通读时,也能静心和入心了,有象背法时的那种状态,溶于法中的感觉,发正念、炼功时杂念也少了。

一、背法过程中明白了更多法理

这次背法中,师父又点给了我不少法理。如背《转法轮》〈走火入魔〉一节,师父说:“他得真正去修炼,重视心性,真正去修炼才能祛病的。因为炼功不是体操,而是超出了常人的东西,那么就得有更高的理和标准来要求炼功者,必须做到才能达到目地。”我平时法也学了,功也炼了,事也没少做,但没有用更高的法理和标准来要求自己,背到这一段一下子警醒了:应该时时用法去衡量要求自己,达到标准才行啊!今后要按法中要求努力做到。

二、背法中心纯净了许多

过去亲戚同修到一起少不了说些家常事,相互问候。了解一些事情。过后才察觉,尽说人的事了,没在法上交流。那时候是抑制不说,现在悟到,是没有达到那个层次,就是那个状态。随着背法,对常人中的事,不愿去问、去说了,就是那些长期放不下的对亲情(已故母亲、兄长)的执著,时常泛起的往事的回忆,现在也不想去想了。这些心都在背法中不知不觉淡化了,去掉了。在常人堆中好像没什么话可说了。

三、身体变化也很大

背法前有一段时间,打坐有些艰难,有时腿很痛,左脚还往下滑,常用布带挂着。背法中不知不觉打坐一小时又很轻松了,并能随时抑制冒出来的杂念,心较以前静了许多,腿不疼了,脚也不往下滑了。

一亲戚同修见到我说:“你精神真好哇!”我说:“我在背《转法轮》了。”去大姑姐(同修)家,姐说:小霞(保姆,50多岁),看你老妗儿,脸又白又亮。小霞说:我老妗皮肤真好,比我这脸还光滑,没皱纹,哪象七十多岁的人哪!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炼的才这样。早已给小霞讲过真相,也退出了团、队。

外甥女(同修)到我这来学法,她说:“一到你这屋里,脑子就清亮,什么都不想了。一到家或单位就乱哄哄的。”

有不少人(有同修也有常人)一進我这屋,他们就说,感觉舒服,心里痛快。我觉的他们说的是真实的。

第四部分:一个月背完三讲《转法轮》

去年腊月,得知春天要去女儿家住一段时间,可《转法轮》还有三讲多没背完,离开自己家的环境,要背法就很难了。背不完这次就半途而废了。我想决不能因此影响背法。我要赶在出门前背完这三讲。按原進度是不行的,要加快速度,尽量提前。决心已定,放下其它事情,集中精力、时间背法。我要照师父说的做。在床上坐着背法,对面是白墙,就象屏幕。为了不分散精力,就注视白墙,意念中把背的那段法放在墙上,睁眼看到每一句、每一行在墙上显示,并记住每行、每个字的位置,这样思想集中,背的快,记的牢。

背的过程中,不断排除杂念,只守住一念:排除干扰,静心背法。不急、不躁,一字一句的背。有时感到很长、难度较大的一段法,当放下任何心去背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背下来了。如〈周天〉、〈意念〉中的某些段落就是这样。

为节省时间,生活从简:一次熬粥够吃三顿的,做一锅大米稀饭吃两天,再蒸出一锅包子,每顿熥熥,有稀有干,十分钟熟饭。从来不去外面吃早点,因为要排队也费时间,在家熥上饭还可以收拾房间。

背法时间:每天早晨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开始背法到八点,有时到八点半,再去熥早饭;晚上从七点半到九点半。这样背完第九讲时,回头一看,三讲整用一个月,提前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心里很踏实,也很满意。这次背完《转法轮》用了五个月零三天。

结语

我一个人生活整整十年,也是专业修炼的十年。期间有困难,也有诸多方便之处,我能全身心投入去做三件事,时间自己支配。如:炼功、发正念可放音乐,吃饭时可听明慧广播、《九评》连播与《解体党文化》,能出声背法,做证实法的事,早出晚归没牵挂、没障碍。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良好的修炼环境,使我得以能够大量学法、背法。在背法的这段时间,心里时刻想着法,在师父看护下闯过一关又一关,魔难中心性在提高,境界在不断升华。

但细想来自己还有许多需要突破的东西,许多要去的人心、执著与观念。今后我会努力做好,坚持背法,精進实修多救人,回报师尊!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重塑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重塑生命-39749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重塑生命》 ,作者山东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在生命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瞬间,但这却是让我刻骨铭心、永远难忘的岁月。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一路慈悲保护,使我能在那铺天盖地红色恐怖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把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做事能为别人着想,身体健康、与人为善的人,大法重塑了我。我发自生命深处对师尊无限感恩!

今天说说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段心路历程。

第一部分:一朝得法 心诚志坚

从记事到得法前,我一直相信世上是有神佛的,特别爱听老人们讲的神鬼故事,人生不如意,很羡慕、向往天上那些神仙的美好生活。特别是结婚后,因和丈夫的性格不同,经常为家庭的琐事吵嘴打架,加之工作和生活的诸多压力,使我心力交瘁。儿子几岁时,我就得了多种疾病,尤其是严重的神经衰弱,结肠炎和胃窦炎,三十刚出头就未老先衰。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人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来去一身光有何意义?

在气功高潮中,为了找到能解脱人生苦难的功法,我到处去拜师学气功,几年中学了近十种功法,时间耽误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结果一无所得,原来多病的身体反而更糟。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讲的那样:“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我心灰意冷,觉的人世间再没有值得我追求的东西了。

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九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我得到了神圣无比的法轮大法。我见到宝书的一刹那,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来自生命深处的声音: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大法啊!师父啊,弟子终于找到您了!同时,一个坚定的信念扎在了我的心田:今生跟定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兴奋使我一夜无法入眠。天没有亮,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公园的炼功点。很快五套功法就学会了。第七天的早上,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时,一股来自东北方向强烈的热流直冲我而来,瞬间从头顶灌入全身,因力量太大我站立不稳,慢慢的倒在地上。后来才明白,是师尊给我灌顶清理身体呢。从此,折磨我多年的一身疾病一扫而光,我变的无病一身轻,至今二十多年没再吃一粒药。

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大法,随着不断学法修炼,我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变的年轻、开朗,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庭中,我不计个人得失,不争不抢,能善待他人。在单位里连续几年都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也荣获直属局的荣誉嘉奖。一次,我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后,我们单位退休的老书记知道后,急忙从家中赶到大街上,当着多人的面愤怒的大声说:“法轮功好坏我没有炼,不能随便说,但抓某某某(指我)我就不服气,她在我们单位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工作勤勤恳恳,认真负责,人家炼功身体没有病,没做任何违法乱纪的坏事,抓这样的好人你们公安算些什么东西。”这是后来其他人告诉我的。

第二部分:家中的好儿媳 “楼里最好的人”

在婆家和娘家,我是长女也是长媳,我和丈夫一直孝敬、关心双方的老人,就是在我们生活很困难的情况下,自己省吃俭用也要为老人尽孝,特别是退休后,弟弟、妹妹都上班,我们俩尽量的多为老人承担,让弟、妹们能安心工作。我俩和双方的兄弟姊妹多个小家庭相处和睦,都能相互关心和帮助。

我修炼后的行为得到了人们的好评和尊重,了解我的人都称我是好媳妇和好女儿,这为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打下基础,多数人都能相信和接受。

我与邻里之间关系溶洽。每年冬天下雪后,我都主动的去清扫楼前的雪,我居住的楼里,楼梯多年也只有我一个人扫。一邻居几次对我说,他老伴生前多次跟他说,咱这楼上的所有人,我是最好的人。我说:“是法轮大法让我做好人的。”

在这些年我被迫害时,我的邻居们都真心的帮助我,有的为我保存大法书;有的给我通风报信;有的斥责抓捕我的恶人,没有一家人在看我的笑话,更没有幸灾乐祸的。我很感激这些正义善良的邻居们,我也把大法的真相都告诉了他们,相信他们都会有好的未来。

得法后的前几年,洪扬大法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份,亲朋好友,同事熟人,只要见到能搭上话的人就一定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把大法的福音广传四方。我的多位家人、亲朋好友也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中,婆家和娘家的村里相识的也有多人修炼了法轮大法,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

第三部分:放下生死 進京讨公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大法发动疯狂的迫害,惊闻此事,我心中产生了坚定的一念:必须進京为师父与大法讨还公道,尽一个大法修炼者应尽的责任。想法单纯,没有犹豫和怕,没有想自己会如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三次顺利到达北京。

“七·二零”当天進京时,出现一个插曲:路上截访的警察很多,关卡一个接一个,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拦截回本地。我和一同修坐车出了本市不多远,就上来了一个警察,他不在座位上坐,一直站在车门旁,每当遇到关卡时,他就把头伸出去,告诉截访的人:“这车已查过。”下面的警察一摆手就过去了。他一直这样陪我们通过了很多的关卡后才下车。当我们天亮前到达北京时,车里有人很兴奋的大声说:“我们今天不知是借了哪个高人的光,这么顺利,不然可麻烦了!”我们大法弟子心里清楚,是师尊在一路护送着我们呢,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尊!

二零零零年底,我第三次進京,因上访无门,只好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为大法伸冤。当我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在头顶,发自肺腑的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的时候,我感到自己高大的身体屹立在苍宇间,真的象一个顶天立地的宇宙保卫者,内心发出强大的一念:“宇宙大法决不允许邪恶迫害!”一会儿,一群警察扑上来,抢去了横幅把我拖上了警车,拉到了北京朝阳看守所。

在那里,我目睹了那些警察的种种暴行。他们象魔鬼附身似的,心狠手辣,已经没有人性可言。有的同修被抓后不报姓名,被绑在一个木制的大十字架上,几个恶警用带高跟的皮鞋狠抽他们的脸和全身,瞬间头脸变紫肿大,嘴鼻流血不止;有的被扒光外衣,只穿一件单薄的内衣内裤推到零下近二十度的雪地上、在露天的放风场冻;有的被从衣领里向身体内倒雪和凉水;有的被恶警用皮带、棍子抽打得脸肿大变形,满脸淌血;有的被恶警拳打脚踢,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有的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差点丧命;一个年轻的同修被一个恶警用弹弓把脸弹的道道血痕……

我心寒到冰点: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

我也非常的气愤,心想:有机会我一定揭露他们的恶行,不允许他们这样迫害我的同修。几天后师尊果然给我安排了一个机会。

这天有上级部门的二十多人到该派出所“检查”工作,那时我正被警察叫去所谓“提审”。一会儿,这些人去了审我的房间,有人拿着录像机,有人拿着聚光灯照着我。面对这一群人,我心里非常的平静,没有一点怕,知道是师尊给我机会,在加持着我。

一大堆人围在我的周围,一个好象是头目的人叫警察给我解去手铐,比较客气的对我说:今天给你说话的机会,有什么话大胆的说,有什么要求也尽管提出来,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没等我开口,他突然表情有些严肃的对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来北京这么多的人,会给北京的交通、秩序造成多大的混乱?给国家领导带来多大的麻烦?这是违法的,是国家不能允许的。我意识到他的话具有很大的欺骗和煽动性,我不能让他再继续说下去,我眼睛紧盯着他,口气有些严肃的对他说:“你好象是个领导,相信你也是个有头脑的人,有个问题向你请教一下。”他赶快说:你讲。

我说:“在这寒风刺骨的大冬天,为什么能有这么多的人不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而非要跑到北京这里来上访呢?不分年龄职业,没人组织和号召,没人逼迫,都是自愿的不远千里的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跑到这里来,挨冻挨累不说,还要被抓被打?”他听后一愣,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我:你说为什么?

我说:“起码有两点是肯定的。”他急忙说:哪两点?我说:“一、人多说明了法轮功是个好功法,这个功法从传出来,没有经过官方的任何形式的宣传,都是人传人、口传口的在民间快速传播着,一个人得了,受益很大,自然叫自己的亲朋好友也来学,不好不会叫自己的亲人上当的。因为这个法太好,才能有这么多人来学。”他听后赶快问我: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什么?我说:“因为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是冤案,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亲身受益者,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人都有责任来为蒙冤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澄清事实真相。再说,北京是人民的首都,打压法轮功的政策也是北京的领导制订的,人民有冤情不来北京去哪里?下面能解决吗?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们就是依法上访,没有做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违法乱纪的坏事,你说我们错在哪里?”

在场的二十多双眼睛都紧盯着我,静静的听我讲,没有一个插话的。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我们老百姓相信政府,希望能尽快改正错误的决定,还大法的清白,对国家和人民都有利而无害,别无它求。倒是这些穿着警服的警察才是真正的在违法。”他说:你能具体讲一下吗?

我口气有些严厉的说:“我原以为你们北京警察素质能比地方高一些,原来素质更差,打人心狠手辣,执法犯法。”我刚说完这句话,那个提审我的警察一下冲到了我的跟前,凶巴巴的说:“你胡说!谁打人了?”要动手打我似的,被那个头厉声制止了。我说:“领导你看看,这个警察当着你们这么多人的面对我都是这样,还要动手打人,可想而知,在没有人的地方,你们不知他们还会做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大坏事呢!我说素质差难道不对吗?”那个当官的表情有些尴尬。

稍停,他叫我继续说。我就我看到、听到的天安门派出所、朝阳派出所的警察打人行凶的那些暴行罪恶统统都揭露了出来,也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及我得法后心身的变化等,我讲了很多很多,我觉的那时我就象老师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课似的。话语流畅,不卑不亢,想说的基本上都说完了。屋内的气氛平静,都在认真的听我讲,相信他们也都听明白了。

停了一会儿,还是那个当官的打破了沉默,他转身问身边的那个警察:“她(指我)是什么文化成度?”我是高中毕业。那个头对我说:“你没有说实话,你不但有文化,而且文化成度一定很高,不然你不会说出这些话的。”我说:“并不是我的文化有多高,因我说的全是事实,是真话,所以能把事实讲清楚。”最后,那个当官的问我:“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我不假思索的说:“立即放我回家,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我们只是来向领导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领导尽快改正错误决定,我们没有犯法。”他说:你一个人走不安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叫他来领你回去,我们才放心。我说:“我能自己来就能自己回,不用你们费心。打压法轮功一定是错误的。希望你们不要继续执行错误的政策,不要再迫害在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你们首都的警察也真应好好提升一下自身的素质,不然会败坏警察在人民心中的形像。”他说:我们会考虑你的建议。

谈话到此结束,我感到心身格外的轻松,我深知这并不是我如何,都是师父给予我的智慧和力量,让这些人通过这种特殊的形式明白大法的真相,停止对大法犯罪。我在心里深深感恩伟大的师尊!

回到监室没有几天,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被无条件释放了。当时监室共关了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来自六个省,只有我俩是同省同地区又是相邻市的,其他的人有的继续关在那里,有的报了姓名被拉回本地继续关押。是我当时的想法符合了法,师尊加持我保护着我,让我做了应该做的事。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已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第四部分:历经魔难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進京上访到二零零七年春,我先后被警察绑架十多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开除公职。关在洗脑班时我糊涂过,向邪恶写了不上访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大错事。表面上几次是被同修牵连,也有和同修们交流时被人构陷,也有是讲真相发资料发到了便衣手中。多次被抓后,都是在师尊慈悲保护下回家了,使邪恶想毁掉我的阴谋没能得逞,但因多次被抓被关,我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零一年初,我们组织了一次五十多个人的修炼心得交流会,遭人构陷,被抓到本地看守所,随后我们八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他们让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时,我不加思考的签上:“这都是诬陷,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我不服!”几天后要往劳教所拉我们时,早晨起床后我突然昏迷,不省人事了,送医院抢救,整整一天我才醒过来。警察也只好放弃了送我去劳教,其他七位同修都被非法劳教了。

那时,我不知什么是正念,但心里就有一个念头: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下世救人的,我修大法没有错,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也不能背叛师父和大法,一定跟师父走到底,这一念牢牢的印在了我的心里,后来我想,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关键时刻保护加持我,才使我在后来的一次次的大难中能活了下来。感恩师尊!

跟头一个接一个的摔,我也没有真正的反思一下自己,只是单纯的认为:得大法了,什么也不可能动摇我修大法的心和信师信法的心。即使在洗脑班糊涂时,也没有对师父和大法不对的想法。修炼状态长期处于一个模式:抓了放,放了抓。不会悟,也不会修。自己也觉的好象不对劲,可就不知怎样往深处想。

第五部分:悟道归正

二零零七年,我最后一次被抓到异地洗脑班,回家后的一天,我在母亲家,一个亲属表情严肃的对我说:“知道你对法轮功是铁了心的炼,我们也改变不了你,但如果炼法轮功的人都象你这样,动不动警察说抓就抓,工作也丢了,家也不顾了,全家人都跟着你遭罪,有谁还敢再炼?你见人就告诉法轮功这么好、那么好,我们没有看出好在哪里,监狱能关好人吗?好好反思一下吧。”

亲属的话字字象重锤敲我,想想我这几年的表现不仅没有证实大法,反而给大法抹了黑,让人也不敢炼了。监狱是人间最不好的地方,是关押罪犯的,好人是不应该去那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但我的行为让人无法理解。我感到迷惑苦恼,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我诚心求师尊点悟,那就学法吧。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

我豁然开朗,原因我找出来了:这些年我法理不清,轰轰烈烈的做事象闹革命似的,并没有真正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在同修面前只是一个精進的外表,不会向内修,不修心性,才被邪恶钻空子多次遭迫害。

我得法不久,就参与了本地区的一些协调工作。一九九九年以前,我和另一同修分管几个乡镇的协调工作(我们都上班),每星期都往乡镇跑,什么事也不能干扰了大法的工作,有时让家人都不能理解。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我和俩位同修主动配合,多次的和同修们交流切磋,使本地一批批的同修都去北京上访。那时我们省是上访人数最多的,我们地区是我们省去上访人数最多的,我们市又是我们地区上访人数最多的,轰轰烈烈的形势膨胀了对自我的执著。平时同修有什么过不去的关也少不了找我,我都是热诚的去“帮助”。每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跑,家里也经常人来人往不断,接触的同修也多,在哪儿都爱谈自己的认识,使一些同修误认为我修炼很精進,不自觉的崇拜恭维我。因为我不会修自己,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自以为是等多种人心没有去,反而在滋长,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不知道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只是有个愿望动动腿,动动嘴而已,好象自己有多么了不起。现在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

不能静心学法,是对法的不敬,法的内涵是不可能显现的。对师尊也只是一种感恩戴德,对大法一直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从理性上得到升华。认识到这些后,我感到很可怕和后悔,家中无人时,我几次跪在师尊的法像前放声大哭。在心里暗暗的向师尊表决心:师尊,我错了,我一定要赶快归正自己,求师尊加持!师尊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开始真正的静下心来大量的学法。

通过一个阶段的认真学法和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学会了向内找,法理越来越清晰了,对于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概念也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认识到自己以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路。师尊把“七·二零”前得法的弟子都推到了最高的位置,“七·二零”后再也没有给我们安排个人修炼的关,我们的修炼全部转入正法修炼上了,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

我悟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这场大戏的主角,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在难中!过去度人的神被人迫害,是因为过去的旧法欠缺智慧,是层层变异的观念造成的。今天师尊传的是宇宙大法,从上到下归正一切不正的,是圆容不破的,度人的神是决不允许再被人迫害了。旧势力从久远年代就给每个大法弟子细致周密的安排了一套东西,对师尊的正法起到了严重的阻碍作用,是毁众生的,是不被师尊承认的,师父也叫我们全盘否定。我们和迫害者(那些死心塌地跟随江泽民集团与中共邪党的人除外),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关系。众生尊重师父和大法及大法弟子,他们生命才能得到保障。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世人又都是来源很高层的生命,代表着一个个庞大的天体和无量无际的生命。我们怎能不去救他们呢?

明白这些法理后,我的观念转变了,从“为我”转变成了“为他”,心的容量扩大了,对生命生出了慈悲心。我不再仇恨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不再抱怨那些讽刺挖苦我们的世人,遇事第一念不想我如何了,而是想是否符合法?是否对众生的得救有利?听到什么危险的消息,想到的不是自己能不能被迫害,而是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不允许毁众生。

去年一天的傍晚,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人说:你让不让我们進家?如果是前几年,我肯定不会让他们進家的,我会当作他们是来迫害我的恶人。这次,我不假思索的说:“怎么能不让你们進来呢?”我知道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没有让他们说几句话,也拒绝他们给我拍照,就是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都认真的听。临走时,其中一个人对我丈夫说:“这是最后一次,我们再也不来你们家了。”

从二零零七年至今,我一直稳步的走在师尊给我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不断的明悟法理归正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同化大法多救人。除了参与协调一些证实法的事外,还利用打语音电话,贴不干胶,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等方式救人。我在大法中成熟起来了,但知道自己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会继续努力做好。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跪拜师尊!


浅谈贪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浅谈贪心-399202.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谈贪心》,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

十多年前,有个女同修从弟弟那里進了一批MP3,卖给身边的同修,自己挣了点钱。后来周围同修提醒她把差价退还回去,不能赚同修的钱,这不符合大法。可是阴差阳错的就一直拖着,后来找不到当初买MP3的同修了,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个同修后来因讲真相被举报,被非法判刑三年。此同修很善良,也很坚定,但是为何被严重迫害呢?是不是挣了不该挣的钱呢?

我自己也曾贪心很重。比如:乘坐公车办私事,花别人给的购物卡,索要赠品,吃免费餐等等。有天学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咱不要,咱若要自己去买” 这句法时突然一震:是啊,作为一个炼功人,需要什么自己去买才是正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占了便宜就属于得的一方,那么你就得失。”以后,就尽量用自己去买的理来要求自己。

办公室洗手间里的手纸,一个星期只放三卷。以前,我洗手从不拿自己的手纸。有天想到:我每次都用公用手纸,那么我用的多了,别人就用的少了。后来我就自己拿纸去。但是养成的习惯很难改的,这个便宜没占着,有的时候贪心会痒痒,我就不断的反对它、抑制它、清除它。

我曾问自己:神会贪婪吝啬吗?神会占人的便宜吗?我是修佛的,口口声声要放下一切,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如果连一张纸都放不下,那么我放下什么了呢?

其实在传统文化中,清廉是高尚的美德,而贪婪是腐败耻辱。可是随着人类道德的败坏,我们也都随波逐流,变的不知羞耻了,有时也以不花钱、占便宜为乐了。其实这是变异的、不正的、扭曲的价值观。古语讲:“贪他一粒粟,失却半年粮。”(语出《五灯会元·护国景元禅师》释咸杰)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语出《左传.襄公十五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如山间之清风与水中之明月。”(语出宋.苏轼《前赤壁赋》)真正的修炼者就要放下这贪财、贪物之心。

有这么个故事:叶天士治好了康熙皇帝的搭背疮,皇上欲重赏他,他却婉言谢绝。叶天士说:学生行医以来只收诊金,从不接受病人的任何馈赠,无一例外。皇上说:“怎么,叶天士,连朕的赏赐都不接受吗?”叶天士说:“学生行医30余年,深知医道通于天道。医道有割股之心,而不可有一己私利。医术乃济世之术,医者关乎千万人之性命。人命关天,若把医术当成求名求利之术,则无异于盗匪。学生深知,医术万不可和钱财扯在一起,只有无私无我,医术方可圆容如意,医道方可为正道。还望皇上能体谅学生求全之际,成全学生之意愿。”

如果说,用医术求利无异于盗匪,那么,用大法求利,也许无异于旧势力、烂鬼、黑手。修炼远比医道要严肃的多,有私欲私利就没有无私无畏,也就心性没提高。所以,一定不能把学员当作市场,赚大法的钱。只有以纯净心,走正路,才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小说《水浒传》中有一段写道:鲁智深将出一包金银彩缎来,供献本师,智真长老道:“吾弟子,此物何处得来?无义钱财,绝不敢受。”智深禀道:“弟子累经功赏积聚之物,弟子无用,特地将来献纳本师,以充公用。”

反思自己:我省的钱是干净的吗?用的电脑是公家报废的,包书皮的纸是朝别人要的,邮寄真相信件乘坐的是公车。花的都不是自己的钱,还觉的自己挺聪明的。

不久前,有个同修让我复印抄写经书的纸张。我在单位复印的时候,主管看见了,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我立即停止复印,低头走了出去。为什么我要用单位的复印机呢?还是自己舍不得花钱,有占便宜的心。我应该用自己的钱,复印抄法的纸,才是真正的为同修负责。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去掉贪心,提高心性,才是圣洁的、才有威德。

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我现在理解:没有放下钱财,就没有真修,还可能干扰破坏佛法。有的搞传销、有的搞集资的同修,可能根本不懂这句法的真意,也就没得这句法,才会走偏,远离了大法。他们为了一点点钱财,犯下如山如天之罪,是极其可怕。

最近听说一件事:有个同修会做生豆芽的小机器。A同修到他家看见了,觉的挺好,让他给自己也做一个。B同修知道了,让他给自己也做一个。C同修知道了,让他给自己也做一个。其实这种小机器,网上都有,价格也不贵,为什么不自己买,而让同修给自己做呢?其实,这件小事上,反映出这些同修有贪心没去。如果同修利用做三件事的时间,为他们做机器,这不是耽误了同修的提高和救人吗?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其实“不失不得”(见《转法轮》)的法理,师父一直在讲。但是稍不留神,人的私欲贪心就会泛起。所以,一定要学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在利益上,修炼人一定要清白,不但不能干顺手牵羊这种事,而且还要把修炼前贪占的如数偿还,才是真修。

一点拙见,请慈悲指正。


坚定正念 突破家庭魔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9/坚定正念-突破家庭魔难-34881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坚定正念 突破家庭魔难》,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

现将如何突破困扰我多年的家庭魔难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开始我丈夫支持我学大法。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我到北京上访遭迫害回家后,他出于对邪党迫害的惧怕,对我学法炼功开始進行干扰,对我大打出手,家庭的魔难从此开始了。

一次次的上访,一次次被迫害,同时伴随着家庭暴力。我对丈夫的“怕”时时干扰着我做三件事,所以一路走来真是磕磕绊绊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吃完饭后,因为放不下夫妻之情,为了点事我和他吵了一架。第二天,我和同修到乡镇集市上讲真相,那天心态不好,我还是坚持去了,救人效果特别不好,也没有向内找找是什么原因使人不听真相,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结果表面看是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家人被勒索三千元钱,傍晚我回到家。

回家后丈夫对我又是一顿谩骂,说什么:“在家不许你炼,我只要看到大法书我就撕,看见你炼我就打你。”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不明真相的丈夫针对我的“怕”来的,而我当时的心态不稳,怕自己的皮肉受苦。只好把书和师父法像藏了起来,利用他上班的时间学法,晚上到学法点学法。

傍晚六点发正念正是他下班吃饭的时间,但是我得发正念呀。我坐在床上,盘腿发正念,丈夫看到后就打我,往门外拖我,让我出去炼。有几次我就早一点吃饭到同修家发六点的正念,但又觉的这不是办法,只好在家不打手势发正念。那些日子每当傍晚六点以前,那个“怕”的物质笼罩在我的空间场,让我透不过气来。自己也知道这个状态不对,应该突破,但就是没有这个正念。

我到学法小组跟同修说:“家里没有学法的环境,没有办法,我要离婚。”同修说:“你离婚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起不到证实法的作用,还把你丈夫害了。本来这些干扰的出现,是旧势力控制你的丈夫针对你没修去的人心来的,你还不快清除这些人心,解体这些干扰,解救你的丈夫?你太自私,满脑子想的是自己,真正可怜的是你的丈夫。我们是修炼人,有师父有法不怕苦,可他是个常人,常人就泡在名利情中。在这个迫害的环境下,我们的家人,顶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们应该善待他、关心他,在生活中好好照顾他,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怎么能怨恨他呢?你丈夫的怨恨、不善,就是你的心的对应。但是做三件事中绝对不能退让,不能上邪恶的当。修炼没有捷径,你快入心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那个‘怕’,法能坚定你的正念。师父加持你有正念之后就知道怎样做了。”

同修对我有所帮助,但想离婚和离家出走的念头时常还有。直到有天晚饭后,我丈夫带着酒气又骂着说:“你不是说我不让你在家炼你就离婚吗?我就不让你炼,我看你能怎么样,你今天必须选择要大法还是要这个家!”看着他被邪恶因素控制、眼睛露着凶光,真是胆寒,但我还是坚定的说:“我两个都要,我不会放弃你,更不会放弃大法!”他又恶狠狠的打了我。

面对这一切,我想我哪里没做好?就开始向内找,突然一个想逃避要离婚的念头闪了一下,是师父看到我向内找,把这个念头打入我脑中,告诉我就是这不正的念头,叫邪恶钻了空子,控制我丈夫对我如此的凶。旧势力的目地就是为了让大法弟子家庭破裂,在世间起到破坏法的作用,来毁我的丈夫。

认识到后我特别内疚,感觉真对不起他,因为我没修好,叫他承受着不应该承受的,差点毁了他。认识到之后,他再也没那么凶恶,但是在家学法还是干扰我。

这段时间,我隔三差五也出去讲真相,有更多的时间学法发正念。有一次,碰到个同修,同修说:“家庭环境怎么样?”我说:“另外空间那个‘怕’还在干扰着我,还没有突破。”同修说:“你能不能豁上?”我说:“我现在的心性还真达不到,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有的同修说:“是不是你上几世欠他的?”我说:“现在正法时期所有影响我们做三件事的都是干扰,都不能承认,是我的人心叫邪恶钻了空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手表到六点多一点就停了,我把时间调好以后,它又继续跑,第二天又是这样。我悟到师父点悟我得往前走,不能停在这。上学法点和同修交流,同修也说:“师父看着你这么长时间还没突破,师父着急啊!”

第三天下午我在家入心学了师父的讲法,从法中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怕”什么呢?背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又不断的背《洪吟二》〈怕啥〉来加强自己的正念。每到整点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并清除另外空间强加给我“怕”的那个邪恶生命。

到了傍晚,我坐在床上发六点的正念,“怕”那个东西还在干扰着我,慈悲的师父加持着我,我坚定一念:我今天豁上了。丈夫回家一看我坐着发正念,把我拉出门外。我又進家继续发正念,他拿起一个凳子朝着我的头顶打下来,凳子落到头顶他停住了手,我的腿自然松了下来,他骂骂咧咧的回去吃饭。我继续盘腿发正念,他又过来朝着我的脸打了一巴掌,当时感觉半边头都麻木了,他又去吃饭了。我盘上继续发,他过来后拽着我的一条腿把我拖下了床,又打了我几下才罢休。

当时我找了找自己是不是带着争斗心在做,当时想还发下去吗?也是师父的加持,当时心一横,今天必须冲过去,绝对不允许另外空间的邪恶来迫害我和我的家人。我又盘腿结印坐着,丈夫回头一看笑了,说:“我熊了,你炼吧,炼完过来吃饭。”这时我发自内心说了一句:“谢谢师父!”

我一看早过了发正念的时间,那就吃饭吧。右手有点抬不起来,我用左手吃饭,心里对他一点怨恨也没有。我知道师父给我拿掉了这些败物。我平静的对他说:“我知道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几年,你承受的压力不小,你放心,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一天很快会来到,法轮功平冤昭雪的一天很快会来到,你承受的这一切都会给你带来福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这样对你不好,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说:“别说了,吃饭吧。”

第四天我就把师父的法像挂了出来,书也摆出来了。

叩拜师尊,今后,弟子会珍惜师尊承受着一切延续来的时间,精進实修,不负师恩。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在学法小组切磋后 我们受益匪浅》一文中写到:

B同修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我和同事在银座开了一家火锅店,每到晚上客人不断,一直忙到深夜,有时忙到下半夜,回到家经常是十二点以后。一天回到家,卧室的门打不开,妻子在里面反锁上了。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呀,我辛辛苦苦忙了一天,深夜回到家你不问一声也就罢了,怎么都不让我進屋休息?要敲门,会影响对面屋子里的父亲休息。干脆我就坐在沙发上炼第五套功法。刚坐一会儿,妻子出来了,一脚把我从沙发上踢下来了。我一下子摔懵了,这是咋回事?

妻子生气的说:“你天天半夜三更回家,搞得我整天为你担心,每天都休息不好,你知道吗?”我一听马上明白了,我是个修炼人,遇事咱得为别人着想呀,我总是考虑自己怎么辛苦,怎么没有替妻子想一想,她白天上班,回到家,要侍奉年老的父亲,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够辛苦的了,还得为我操心,天天休息不好,她能不生气吗?从那以后我回来晚了,都提前给妻子打电话,让她安心早休息。妻子也体谅我了,回家晚了不再说啥了。”

B同修又讲了一件事:“我们当地一位女同修,修炼以后,丈夫经常打骂她,她非常痛苦,在心里产生怨恨,心性提高不上去,长期处于家庭的魔难中。师父一看她总是不提高就点悟她。有一次,她打坐时看到她和丈夫在高层天国世界都是王,他们约好随师下世正法,在往下走的时候,丈夫双手摘下头戴的皇冠,对她说:“我宁愿不做国王,我也要成就你!”女同修一出定如梦初醒,泪如雨下。她在心里感谢这些年丈夫对自己的付出,从此更加善待丈夫,只可惜丈夫已经得了重病,不久就离开人世了,女同修心里留下莫大的遗憾。”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该从人中走出来了》一文中写到:

最后的关键时刻,我们要把握好宝贵的每分每秒,好好在个人修炼上看看自己,对照法的标准,严格修去不符合法的一切人心,思想、言行,真正同化法,从起心动念到表面言行,真正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针对能否圆满的考验每时每刻都有,是全方位针对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标准度身定做的,没有偶然,没有雷同,所以,每天面对的所有事,不管是做好三件事还是人世生活的一切事,都是考验都是考试,都是对修炼人从内心到表面言行能否达到标准的根本检验。最后的每一天都很关键,千万别松劲儿,越最后越精進才行。还悟到,从现在起,修炼人就应该自觉的走出人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基础,真到了结束时一个人心就能拖住不让离开,修炼人在世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趁现在剪断它,所有的观念人心,不趁现在转变放下,真的都会在关键时挡在回家的路上。趁着还有时间,赶紧从人的千般情万般挂中走出来吧,试一试断开它、放下它。放不下断不开的赶紧修去它。让自己当一回专修弟子,达到标准,以法为大。圆满不是一时一刻的结果,那是从第一天修炼开始就一直在精心栽培的果实,日复一日辛勤付出艰苦劳作,直到硕果累累挂满枝头,圆满只是把丰满成熟的果实摘下收获的时刻。虽然这果实生长于泥土,但是她凝结了天地万物的精华,成熟时美丽晶莹却不沾有半点泥土。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也谈请律师营救同修过程中的体悟》一文中写到:

二零一九年,我地有同修被绑架,我想让外地律师在做无罪辩护的时候,让本地律师看看,其实这种无罪辩护并不是很难的。就在我打算自己拿钱为同修请一位外地律师做无罪辩护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下子出现一个场景——修炼人与常人法律在另外空间的显现,原来常人法律根本约束不了修炼人,修炼人不受常人这层法律的约束。也就是那所谓的法律程序中的几个阶段跟修炼人没有关系。如果修炼人认可了常人法律对自己的约束,那层法律对这个修炼人就起了作用。如你认为会被抓,那警察就抓了你;你认为会被起诉到法院、会被重判,还真的就成这样了;你认为家里的那些大法资料和机器设备是犯罪证据,就都变成这样了……看到这个场景后,我一下子知道了,给黑窝内的同修,只带進去四个字就可以了——多背(背法)多发(发正念),就可以解体一切邪恶因素。

面对这些年来,跟律师配合营救同修出现的各种问题,我知道是自己依赖律师导致的,也没有真正理解大法弟子是主导的法理内涵,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听师父的话,就象之前对那个总理的执著,使那个结果与大法弟子的想法相悖。长期以来,一直以为是和律师配合利用法律营救同修,今天看来,是大法弟子利用法律救度众生,包括律师。律师对大法弟子所做的无罪辩护,是一个常人在大法徒蒙难之时以律师身份摆放他的位置,是为他自己而作,不是为法轮功学员。就如一位律师所言:法律只有能够保护他,才能保护你,才能保护我。正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和政治安全,我才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我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实际上就是在为自己作无罪辩护。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有求之心》一文中写到:

由于珍惜修炼时间,只想心无旁骛做好三件事。一做家事心就急,一遇到麻烦心就急,潜意识里人中所有琐事都是干扰,心里沸腾着急躁,随后便是怨恨、争斗。一刻都难得平和。被急躁心煎熬了很多年,摔了很多跟头,才发现急躁心背后是一个根本的私心在作怪:自己要做的事最重要。没理悟修炼的本质:同化真、善、忍,无私、为他。当懂得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时,其实才是在修。随之,心胸扩大,没了怨恨,心中只有慈悲和善良,心也舒服,做事也顺畅了。不知不觉少了急躁。体会这才是修炼人该有的心态。

长久以来,在思想中常常因为一些事没做好而责备自己,而且是叫着自己的名字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等等。最近一两年,常感到这个念头不对劲。看似没错,但它好象不是我的意念,我跟自己在对话,为什么用“你”呢?那么把自己叫作“你”的生命是谁呢?有一天突然明白了,这个意念中有个很深的误区,它让我从来都找不到真正的自己,它蒙骗了我许多年。现在想起师父从一开始就在《转法轮》中明确叫弟子:“找自己”、“修自己”,“谁炼功谁得功”,听着直白却有很深很深的内涵。连自己都找不到,我们修谁啊?现在才明白,真的是有副元神一直在同一身体里在修炼。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清醒〉中告诫弟子:“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师父在《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中还说:“过去无论什么修法都是修副元神”。旧势力只有那样的智慧。从法中我们知道师父要度的是修炼人的主元神。师父经常告诫弟子“找自己”,让弟子的主元神真正在修炼。现在我想激励自己的时候,就这样发念:主元神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身体,我自己要争气要按师父说的做。渐渐的在学法、发正念、炼功时反复加强这一念,渐渐的我找到了自己。才真正的开始实实在在的修到我自己,感觉到了修炼的变化。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兑现誓约救众生 修炼更加精進》一文中写到:

前一段时间读到《洪吟五》里的一段话:“放下执著才能走在神道上 按着圣者的话善如羔羊”。我深感震撼,我发现了自己身上还有很多的不善:有时说话语气不善、指责,甚至用强制命令的口气与同修说话,觉得他们不了解情况,身上有太多的党文化,心里对他们的很多做法都看不顺眼,自己认为是为他们好,想让他们尽快改变,但我才发现自己的不耐烦,看人不顺眼,指责别人,甚至很强势的做法,不正是党文化的表现吗?一点都不善,说白了就是恶的表现,自己那个时候却意识不到,还觉得是在帮助别人呢,想到这里觉得很惭愧,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我真的才认识到自己的错,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要改,我要做到善如羔羊,这段时间“善如羔羊”这四个字经常在我脑中盘旋,我想是师父要我好好修善吧。有一天我在想:既要善如羔羊,又要勇猛精進,这两者应该不矛盾吧?师父看到我有疑惑,就在我炼第三套功法时,我听到师父说到“心慈意猛,通天彻地。”(见《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让我心中茅塞顿开。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我是同化法来了 不是接受迫害来了》一文中写到:

十几天后,他们以我有真相资料又進京为法轮功上过访为借口,决定非法劳教一年半,手续都填完了。一天,我仰望监室的天棚,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是同化大法来了,不是接受旧势力迫害来了,弟子一定是境界达不到标准,该正悟的法理没悟出来才呆在这里,无论是劳教,还是到什么地方,弟子什么时候悟到了,达到了法的标准,请师父什么时候就能让弟子回家了!就这正信的一念,柳暗花明,几天后我被无条件的释放回家。就这样,站在正法理上,破除了劳教的迫害。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