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42 期 2/2

发表日期: 2020年2月3日
节目长度:52分1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060 KB

48,96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20年1月30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42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在劳教所中走正大法修炼路
浅谈想改变别人
无悔的选择
修炼变的简单了
浅谈“恨”
修炼交流摘录


在劳教所中走正大法修炼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9/在劳教所中走正大法修炼路-40005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在劳教所中走正大法修炼路》,作者辽宁大法弟子吴尘(笔名),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二十多年的迫害,酸、甜、苦、辣、百味俱全,有血有泪,也乐在其中修炼。这漫漫神路如果没有师父的一路保护,没有真、善、忍宇宙大法壮我心胆,我是走不过来的。要写的东西很多,这一次只写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点滴之事。

一、半夜枪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夜里零点,值班员把我叫醒:老吴,大队长叫你去大队部去。多穿点,外面很冷。我穿上棉衣来到大队部,一看有大队长,还有三、四个警察都不认识。大队长向我介绍说:“这是市六一零来的,你要选择好自己走的路。”那个带着两杠三花的领头警察对我说:“今天就是要你一句话,你如果说不修了,明天就放你回家,如果你说修,立即拉出去枪毙。你知道教养院外面就是枪毙人的烂死岗子,找个坑毙完了埋上就完了,告诉你家里人说你跑了,我们还找呢,天知道你的死活,你想明白点。”

我笑着说:“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万古机缘难得一次,今生有幸焉能放弃,不修更待何时,一修到底,不出三界决不罢休。”那个警察一挥手说:“拉出去枪毙。”立刻上来两个警察来架我,我把手往两边一分说:“不用你们架我,我自己在前面走,枪毙算得了什么!”背着《洪吟》〈无存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大踏步的走在前面。

当走到大门口时,那个带头的手机响了,他紧跟在我的身后,手机里边命令他立刻回去有更紧急事需要他去干,告诉他这边的事先放一下再说。他收起手机说:“我们走,你回去睡觉吧。”我就又回去睡觉了。值班的跟我说:“老吴,吓死我了…… ”

二、天都哭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天很晴朗,上午八点半,突然阴风骤起霹雷闪电。许院长带领三十几名恶警,狼犬般的扑向我们住的监舍,那邪恶的院长站在门口大声的喊:“把他们十八个人都给我拉出去。”我是第一个被拉出去的,他们把我们十八个人都打倒在水泥地上,乱脚齐踢、乱拳齐打,十八个人都被打的头破血流、浑身青紫、遍体鳞伤、无一处好肉。打完后分到各个队监管起来。

那一天,教养院外面阳光明媚,可教养院内阴风凄厉,小雨夹着雪花,下了大约半个小时。在打我们的时候,许院长对我说:“老吴,你修法轮功做好人,我告诉你,我宁可要一百个小偷,也不要一个法轮功的好人,你们都做好人,我们吃什么?我一天抽两盒熊猫烟,还得喝点酒不,别人有小姘,我为什么就不能有,都做好人,我们做什么人,打你个做好人……”

后来他给小姘打电话时,一头栽倒,就死了,死时才五十多岁,这是政委向我说的。

三、学法机缘

二零零一年的七月,我被关在监舍里,又热又难熬,关键是看不到大法,又听不到外面的消息,师父的新经文一点也不知道。就是那个政委三天两头跑来,跟我说其它队学员们的所谓“转化”情况,他说形势大好,每天都有二十多人被“转化”。四、五百学员,没“转化”的没有多少了。老战友你还观望什么?“转化”的吃大米白面,猪肉粉条子,随便的玩乐,可减期三分之二,不“转化”的吃发霉窝窝头、咸菜和空汤,比死刑犯还严,经常还加带暴力迫害。你都这把年纪了,何苦呢?

我说:老战友,我想和“转化”的交流交流,你能否给安排一下?他说:好哇!这就对了,你不能老在这里呆啊,这里不是咱呆的地方,出去看看,听听别人怎么说的,怎么做的。明天上午,你就出去和他们交流,我可以安排你和他们交流七天,但是,七天以后,你必须给我个说法。我说:行,七天就足够了,我一定给你一个答复的,但你们任何人不要干扰我与他们交流时间。

第二天上午八点,我往外走时,副大队长问我干啥去,我说:政委叫我和“转化”的交流。他说:老吴,我很尊敬你的人品,如果你要“转化”了,我就看不起你了。我说放心吧。

他们给我安排一个屋,去了两个被“转化”的男学员,这两个人口出恶语,不配合我,我一看不行,得换人,就求师父默默的说:师父呀,弟子想要学法、学新经文,请师父给我派来俩个学员,帮我学法是关键,加强学法,才有法力、有正念过关,请师父加持。

下午,他们把那两个男的调走了,又来俩个女同修,一个姓王,一个姓韩,我向同修说要看新经文,她们就把所有的新经文都给拿来了。看了五天新经文,两天看《转法轮》,心里有法了,过关是没问题了。

晚上,政委把我叫去,问我“转化”不?我说:这么好的大法,你让我往哪转啊,他气急败坏的一挥手:“坐小板凳去吧!”第二天,就开始把我关在一个监舍里,面对墙角坐在一百二十毫米长,一百二十毫米高,一寸宽的小木凳上,后边有两个犯人看着,从早上六点一直坐到夜里零点,连续十八个小时,零点睡觉,睡到早晨六点起床,接着坐。一晃坐了十八天。

第十八天的上午,政委在门外喊:“老吴,老战友,别坐了,坐床吧!”象似哀求我似的声音,喊了好几遍,我也没理他,仍然笔直的坐着。两个犯人把我拽起来说:政委说让你坐床,你咋还没坐够啊?我说,起来不坐了,真还有点失落感。政委说:你能谈谈坐板凳的感受吗?我说可以,给你作首诗吧。他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站直了身子高声说道:

大法众徒反迫害,历尽万难苦中修。
不畏强暴为真理,正法除恶几春秋。
大志心存真善忍,救度众生无所求。
全盘否定旧势力,法轮常转人心丢。
慈悲微笑看世界,浩然正气永存留。
修得圆满成大道,无量穹宇眼底收。
感谢师尊慈悲度,佛恩浩荡万古流。

师父给的智慧,一首正念除恶的诗脱口而出,使这个“魔头”目瞪口呆,一言未发,就走了。

谁都知道那小板凳是一种酷刑,一般人有坐两个小时,就承受不住了,也有坐一天、两天、最多挺不过三天,我却坐了十八天。有人问我疼不疼,我说一点也没觉得疼或难受,因为我把我会背的十几篇经文,还有几首《洪吟》和《论语》背大约两千遍,每天都背一百多遍,还要发十多次正念,我的心一刻也没有闲着,溶于法中,在除恶。更主要的是每天都求师父加持。就是对师父和大法百分之百的信,虽然人在世俗间,念已在方外,怎么能难受呢?其实说白了,都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四、“旧势力”来看我

二零零二年秋天,我被迫害的遍体鳞伤,躺在床上不能动。一天上午,政委带着十几个警察来监舍看我,那些警察都在门口两边站着,政委一个人走到床前,大声说:“老吴,老战友,我代表旧势力特意来看看你的,你看看你被迫害的这个样子,这个教养院里就你吃的苦最多,你说说,何苦呢!你还是跟我走吧,你要跟我走,我明天就可以把你送回家和嫂子团聚去,多好哇!何必在这遭罪呢?这里就我说了算,我让谁走谁就走……”

我忽的抬起头大声说:“你让我跟你走,你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你肯定下地狱;我要跟你走,不也得下地狱吗?我告诉你:我走的路是最正的,这是一条通天的、上天之路;我是一条大道走中间,不往两边看,不达目地决不罢休。”

再看政委呆若木鸡,定那儿傻了,张着大嘴,舌头也伸出嘴外边来了;呆了好一会,他才长出了一口气说:你修吧,我不管你了。就看他一点手把教导员叫过来了说:以后不要管他了,让他修吧。带着警察就走了。

从那时环境就更宽松,可以上任何大队监舍走动,在院里都可以一个人走到大门外去,自己再回来。

五、我对监狱教育科科长说:“我怎么能恨你呢”

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天,在监舍里有十几个人闲谈,这时教育科科长進来了,坐在我的对面的床上,说:“你在单位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何苦非得学那玩意……”我打断他的话说:“别看你两杠一花,你都不如这些犯人,他们没有破坏大法,也没有迫害大法弟子,尽管在生活中有些错,他们都可以被救度,比你强多了,你不行,你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你是罪孽深重,要遭天报的,还得下地狱,進入无生之门。”他红着脸走了。

晚上他叫我去值班室,我進值班室没有报告,走到他跟前,他叫我立正站着,我仍然自然站着,他大怒,挥拳将我打倒,我站起来,就立掌发正念,他就左一拳右一拳的打了我,差不多有十多分钟。他累的不行了,有点虚脱了,叫别人把我铐上,挂起来,他一晃一晃的走了,上院卫生所挂点滴去了。 他走以后,刘警察立刻把我放下来了,让服刑人员把我扶回监舍。其实他在打我的时候,我天目看到他原来是一条巨大的四脚蛇,能有两米多长,另外空间我的真体一脚踩在它的下身,它就逃跑了。

他到了卫生所,感到要不行了,就和大夫说今天他错了。以后有机会向我赔礼道歉,他挂了三天点滴。出来以后,他跟我说,他并不是非要把我怎么样,是想找回他的面子,他问我还恨他不?我说,我怎么可能恨你呢?如果我要恨你,那我不和常人一样了,就不够个修炼人哪!我们修大法的没有敌人,对谁都好,善待众生是我们的初衷;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功成圆满是我们的目地。

六、一念定生死

二零零三年八月末,我高烧39.8度,而且持续十八天不退,不吃不喝,人瘦的皮包骨,教养院怕我死在它那里,就请示司法局、公安局、六一零,三个上边单位同声说放人。可是,我户口住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都不管,谁也不来人接。那个政委急得团团转没办法,说把我送家去,老婆也说不要我,不来接。政委拿着手机对我说:“你呀,”有点藐视我的样子,“任谁都不要你,你说你修来修去的没人要,嗨!”我说:你叫我女儿接电话,我跟她有话说。

他把电话接通后说,吴X,你爸和你说话。我接过电话说:“女儿呀,把老爸接回家去吧,你妈不接我,你把我接回去,老爸就想回家了,在这里再呆就死了,你把老爸接回家,爸就好了,现在你就来接我来吧。老爸到家三天后,就好了。”女儿说:“这就去。”电话还给政委时,他斜看着我说:“这老家伙骗他女儿呢。”大伙都笑了。

女儿打个出租车把我接回家,我家住六层楼。老伴看我都脱了相了,都不敢上跟前,女儿在楼下找俩小伙子把我背上楼,放在床上。老伴开始给亲属挂电话,下午所有的亲属都到齐了,老伴说大家都到齐了,他现在都这样了,我看不去医院是不行的,如果人死在家里,这屋子我是不敢住的,亲属们齐声说送医院吧,人都这样了,不治能行吗?有的说需要多少钱……

就在大家要送我上医院的时候,我醒了,大声说:你们别吵吵了,都过来,听我说几句话。大家就都围过来了。我说:你们大家都说说,要说实话,你们是愿意要我死呢?还是愿意要我活着呢?都表表态,如果你们都愿意让我死,马上送医院,今天送去,明天就炼啦!如果你们不愿意我死,那你们再给我三天时间,在床上躺上三天,就好了。因为在那邪恶的地方三年也没洗过一次热水澡的,让我再躺三天,三天后,要自己去浴池痛快的好好洗个热水澡,这三天,我还是什么也不想吃喝,你们也别费心,三天后,洗完澡,回来我要大吃一顿,那时我就彻底好了,十五天后,我要去广州看大女儿去,因为大女儿想来看我,一急也病了,住院了,所以十五天后,要去看她。

大伙都说:那好吧,三天后再说吧。就这样,又躺了整整三天。第四天早上八点,我忽一下就起来了,告诉女儿给我准备洗澡用品。女婿来扶我下楼,我说不用扶我,自己能下楼,当我歪歪斜斜的走到一楼时,脚就稳了,身子也不飘了,一出楼门,外面几个乘凉的邻居说:老吴出来了,一楼邻居家的弟妹和我家处得很好。我说弟妹呀,你准备一桌可口的饭菜,我洗澡回来后,要大吃一顿。回头告诉老伴给拿一百元钱,让人家买菜去。

女婿陪着我洗澡,一下洗了两个小时,在水池里泡了近一个小时,到桑拿又蒸了半个小时,共洗了两个小时,就象孙悟空见师父前,先下东海净净身是一样的,我要洗去在黑窝里染上的妖气、邪气、脏气,吃饱了,我好看书学法炼功,让街坊邻居,让亲朋好友,让社会上的人都看到大法的伟大殊圣超常,看到师尊的伟大慈悲,看到大法徒的坚如磐石的信念和金刚不动的意志……

第十五天,就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去了广州。在广州呆了半年。

二零零四年春天回家,五月份又被绑架了,先送看守所押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天天讲真相,在监舍里讲,到外面放风也讲。后来给我和一个大老板(大老板有钱)、一个大学生(大学生的舅舅是某市的公安局长来走后门),还有一个是某厂的厂长(他儿子来给办了关系)分到一个屋子里,警察给我们拿了一盘象棋,在屋里下棋。其余的人全都去干活,其中有一个犯人说:他们四个人为什么不干活?警察说:“大老板有钱,大学生有势力,厂长有关系,老吴虽说啥都没有,可是他是炼法轮功的,头掉了他都敢炼,你行吗?你要行,也让你不干活。”

第十五天判决下来了,说又要给我教养三年,上午就送教养院。我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啊!弟子不想再去劳教,听说家乡那里没有人发资料,我出去上老家那里发资料去,师父救我出去吧,谢谢师父给我做主。

到劳教所,新上任的院长一看是我,他带领四、五个科长集体签字拒收。分局的警察说:“你别在家呆着,你走的越远越好,最好别让我们看到你,因为你不‘转化’我们心里难受……”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浪迹天涯了,资料发遍了辽南大地。

一路走来,这仅仅是反迫害一段历程,二十多年的风雨兼程从来没有写过一个“不”字,也没有说过一个“不”字。师恩浩荡,弟子无以为报,只有走好以后的路,让师尊少为我操心多点欣慰。

师父在《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中写道:“只要你们参透大法,精心体悟,时时守住心性,勤于实修,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我想你一定会修炼成功的。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我要在今后的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完成史前大愿。


浅谈想改变别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8/浅谈想改变别人-400373.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谈想改变别人》,作者未署名,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身边接触的都是阿姨同修,从小时候在接触同修时自认为学法不深懂得不多,所以不自觉的养成了“听大人话”的习惯。而在一段修炼中,总是能看到一些同修的言行不符合法的标准,甚至错的离谱,突出的表现是经常指出并指责别人的不足、各种你得这样或是她得那样、甚至有些是指责。之后就开始有了不满和逆反的情绪,思想中经常出现埋怨的念头:这个同修怎么总是这样不在法上,还尽找别人的不足,专修别人,不修自己,怎么不看看自己都偏到哪去了。久之,自己的思想中也变得总看别人毛病,想让别人改变,而不找自己第一念动的是正念还是人心。

这样坎坎坷坷走了两年多的弯路以后才渐渐的明白,原来自己的思维状态,都是旧势力思维状态强加于我身上。

近日学到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但是呢,在这件事情上,它们也充份的表现出了它们偏离法后心性所在的位置,充份的暴露了它们不纯的一面,所以才使有些事情出现了许许多多不应该出现的和各种干扰,这和我们今天个人修炼的学员心性表现极其相似。”

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的:“这和我们今天个人修炼的学员心性表现极其相似。”这句话让我恍然大悟!在我这个层次个人所悟,旧势力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思维层层强加于学员,以达到它们所干的,并以此为检验淘汰它们认为不能留下的人,从而毁掉学员毁掉众生。所以只要是有“别人不好”的想法,一定要警惕,自己是否又被外来信息操控。

这种强加的想改变别人的思想,表面是为别人好,让别人达到法的标准,实则极易形成怨,进而形成恶。换句话说是没有达到无我的标准,从而不能容忍别人的错误,更无法容忍别人有错不改,时间久了甚至会形成看不上,瞧不起,怨气激增以致用恶语攻击他人,或表面即使没表现出来,也会心生厌烦暗地抱怨,违背了忍的原则,更无从谈善了,并用为别人好、让别人提高上来的借口,不去修自己的不足。久之,在相互指责中,在改变别人的心理作用下,无意识中形成不想别人好,有意伤害他人,攻击他人甚至报复心理,形成一种怨力网而不自知。最后造成间隔小面积形成混乱局面,并在无形中给同修带来更大魔难,却说我真的尽力了。

同时,受帮助的同修对于大家的帮助觉得是应该的,别人要是帮的不在法上,帮了倒忙就会心生怨气,与古人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差之千里,这样在学员当中就是大家即使感觉周围环境不对,可并不清晰,这是生命变异后的心理状态。即使感觉环境不对但大家谁也不想过多触碰这些矛盾。

师父在《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说:“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可是那不只是人干的,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败坏了造成的。这一切它们不敢说它们自己有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在变异着、变异的偏离了法才逐渐的变成了这样。历史上没有哪一层生命敢触动它,一切都由纵横交错的、变的非常复杂了的因素左右着。这一切不纯的东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我个人层次悟到,旧势力的变异表现在学员身上:感觉周围矛盾错综复杂,无法也不想碰。其实这背后有更深的因素而不只是人表面的这点矛盾,当然这一切不纯必须得归正,大家都能向内找,真正从法中认识法主动升华环境才会变,每一个人都有责任这样做。

不是要求魔难中的同修或者不在法上的同修怎么达到法的标准,而是过滤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不在法上,符合法的向内找善意提醒别人就去说去做,不符合法的向外看,修别人就不去做。

能否听师父的话也是能否信师信法的表现。有一种不听不信师父,反映在学员身上就是一再要求别人达到自己认为的法的标准,而不信大法可归正并且是圆容不破的,能使不好的事都变成好事,不能时时听师父话向内找修自己善意的提醒别人。我觉得这就是个人修炼中不在法上时旧势力强加的思维。

以上为个人理解,但总感觉自己还是有向外看的地方,不知是不是有断章取义解释法的嫌疑,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无悔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8/无悔的选择-400219.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无悔的选择》,作者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二零一零年九月下旬,浙江大学研究生保送(免试)面试现场,开始面试前,对面的老师递过来一个小条子,需要先回答上面的几个问题,前几个问题大致是:要报考的专业,四、六级英语成绩以及是否有读博士的意愿等,很快填完后,最后一项却是“是否炼法轮功”?

我第一次没有填,空缺着就递了回去。对面的老师说:最后这一项必须得填,你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当时脑子“嗡”的一下,突然间,脑子中好象是师父在质问我一样“你是个大法弟子吗?”我没加思索,坚定的用力在纸条上写下了“是”。

面试很快就结束了,虽然最后自己没能被录取,但是在师父的保护下,算是平安的回到了家里。

一九九七年秋我跟着妈妈一起走入大法修炼。虽然那时候不知道修炼是什么,但是就是知道大法好,几乎每天都跟着妈妈去集体炼功,背师父的《洪吟》。回想起来,小时候也有病业关,曾记着,睡梦中一位老爷爷喂我喝八宝粥,醒来后,马上就退烧了,我还和妈妈说我要再喝八宝粥,妈妈说:我们家哪有什么八宝粥啊。

我才十岁,迫害就开始了,自己也不懂什么是修炼,也没能真正明白为什么要修炼,不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在失去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后,再加上学业繁忙,自己很快就迷失了。然而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时刻在看护着我,虽然那时我只是放假时偶尔跟着妈妈炼炼动作。

在二零零四底年,我从妈妈那拿了一本新经文的合订书(那时封皮上写着“新经文一”),便开始读了起来,读着读着脑子象炸开一样,越读越明白,越读越想读,读完后,也明白了旧势力强加了这场迫害,也促使自己又从新走入修炼!从此自己的书包中多了一本《转法轮》或新经文,无论是繁忙的高三,还是各种考试期间,我都保证能坚持学法。

好象二零零四年之前是跟着妈妈学,不是真正自己在修,而是有条件的看别人修,自己才修,通过学法明白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路〉这篇经文中讲的:“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心中默默的念着:“我要自己真正去修。”

从新走入修炼以后,虽然那时也能坚持学法,也跟着当地同修一起去讲真相劝三退,但还是觉着自己的修炼状态总是不上不下。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中讲:“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自己也在向内思考,自己是什么想法走入修炼的,根本执着是什么?好象模模糊糊的也说不清。

然而二零一零年的面试现场,那是一句最神圣最严肃的质问:“你是个大法弟子吗?”我也做出了最无悔的选择“是”!也让我认识到,从根本上自己是不是个修炼人?还是常人中美好的愿望重于修炼?以前嘴上交流: 要顺其自然,师父肯定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当然如果自己内心发出的是正念,按照师父的安排去做个实修的修炼者,当然是应该的。可是,其实内心根本上是希望:只要我修炼了,只要做好了三件事,我一定能得到最好的,能考个好大学,能找到个好工作。内心根本上还是常人的“私”,是在向大法索取,做好大法的事就能得到常人中的追求,得不到内心还会生出怨恨心,是在用常人的标准衡量好和坏,什么“好”大学、“好”工作、“好”前程。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中明示:“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我问自己:本质上自己是修炼人,还是只停于表面上在修,内心深处死死的抓着常人中的得失不放?

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任何事情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因为呢,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

其实我们每个修炼者都会遇到同样的质问,从根本上我们是大法弟子吗?面对这样的考验我们也不用多想,肯定都能做出我们最无悔的回答“是”!

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从这次面试之后,每当我遇到难关时,心中都会默默的向师父回答着“我是个大法弟子”,顿时,脑子中就会充满正念,身体充满能量,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背后加持我。

在我们的修炼路上充满着种种的考验与质问,只要我们从根本上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我们肯定会做出我们最无悔的选择!

修大法是最神圣的,能助师正法是我们无上的荣耀,就像《洪吟三》〈我是谁〉这首神韵歌词中唱到的:“我明白了自己是谁 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希望同修们都能“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圆满随师还!


修炼变的简单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7/修炼变的简单了-39905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修炼变的简单了》,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记的孩子小时候磕了碰了或遇到什么困难了,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没事儿”,孩子也学会了这样说。而当这样说、这样想时,也真的没事儿。

现在常常想到的一句话是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的:“用着你操什么心哪?”每当遇到困扰或担心什么事时,头脑中自然冒出这句法,一下就坦然、放心了。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知道大法弟子的圆满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事情?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得给你管,用着你操什么心哪?你操的过来吗?你安排的了吗?是你说了算吗?我不是给大家讲过这个道理了吗?他福份没有,你安排什么都没有用啊,可是师父却能给你安排的了,有没有我都能安排的了。你说你操什么心哪?你只有去修炼,我什么都给你管,不是说过了吗?可是你们修炼不好,我什么也管不了。”

于是,我感叹大法弟子太幸福了,什么都不用管,都不用去执着,顺其自然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有时很累,或烦躁、孤独时,我就想到明慧网交流中同修说的一句话:“不就是累点儿吗”(大意)。所以自己感到苦时,就对自己说:“不就是累点儿吗”,想想那些紧张而忙碌的同修,自己就又精神起来了。

遇到麻烦或身体不舒服了,首先找自己,是要我去什么心呢?几乎没有找不到的时候。即使一时看不到是针对什么心来的,那也肯定是好事,不仅不在意,而且心里有种喜悦感。人活着就会造业,吃点苦消点业是好事,只要不影响三件事,常常消点业才不至于等难大了不好过,包括做证实法的事所吃的苦也是乐在其中。一直舒服自在反倒心里不踏实,有点欠债的负疚感和心虚感。

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波澜不惊,每天心里装的都是别人的优点,生命的可贵,善意理解别人,坦坦然然、乐乐呵呵的;每天背法字字入心,在真、善、忍的法理中不断熔炼、净化、升华着。修炼真好!


浅谈“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9/浅谈“恨”-400374.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浅谈“恨”》,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

在大陆党文化弥漫在社会与生活中,无孔不入,“恨”这种物质对每个人而言好象已经形成自然的存在,根深蒂固,并难以察觉,邪党就是以“恨”立国,所以党文化中最厉害的招术就是让人产生“恨”,怨恨、嫉恨、仇恨等等,因为有了怨才产生了“恨”,因为有了妒嫉才有了“恨”,因为有了仇才产生了“恨”等等。

红魔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邪恶基因,一方面也是因为产生了“恨”才不断的变异升级及分支分化,从中搞破坏。因为不讲包纳和宽容,与宇宙特性相背离,产生的当然也全是负面思维,所以“恨”一切不赞同自己的,“恨”一切不听自己的,“恨”一切比自己好的,“恨”一切不如自己的,“恨”一切说自己不好的,反正就是要证实自己才是最好的生命,最后膨胀自毁。

甚至让你产生“恨”邪党、“恨”旧势力皆不自知,也全是在“恨”中、在它的圈套中。这种党文化也使有些同修中产生长年累月的间隔。当然,学员是因为修炼没跟上造成的,甚至“恨”铁不成钢,加给同修一些不好的物质,看不起同修,同修夫妻之间也互相看不起,同修亲人也产生敌意。最终状态越变越糟糕的是自己,但是从中却起着不修自己搞破坏的作用,同时也使正法迟迟不能结束。(当然修得好的同修不会被干扰。)

师尊一直在加持着我们,等待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成就真正的正果,认认真真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纯纯净净的跟师尊回家。

写出此感悟以共勉。


修炼交流摘录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节日期间发真相资料不懈怠》一文中写到:

我一直都是自己做资料,除了每星期提供给同修四百本小册子之外,我自己每星期出去发两次,每次发一百本小册子。从做到发都是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告诉真相资料:你们是救人的,谁见到谁得救。二零一七年新年,我想从年三十到初六,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和与没讲过真相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外,我就不出去讲或发了。这时却忽视了这一念不符合法,心想:也就一周的时间。不知不觉中放纵了自己的思绪,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结果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来到一个广场,只见师父给很多大法弟子每人一个大黑手拎兜,里面装着满满的真相小册子,我来到师父身边,师父也给了我满满一兜真相小册子,我接过兜子,瞬间就从大法弟子中间穿过去,来到我记忆中的一个小区,只见小区一片沉寂、落寞的景象,那里的众生一个个面目表情呆板,我开始一家一家的送真相小册子,拿到真相小册子的众生欢呼雀跃,一片生机,整个小区沸腾了,有三个没有拿到真相小册子的中年男子急切的来到我身边,诉说着: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我说:你们等着,我上我师父那儿去取。瞬间我就回到师父给我真相资料的地方,只见同修们拎着师父给的真相还是满满的一兜,一个个在慢悠悠的走着,一见此景,急得我大喊:快去发啊,众生都在等着!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时醒来了,我还不由自主的在流泪。想到自己还想在节日里不出去发真相、想放松、轻松过几天人的日子而脸红,同时我也为踌躇不前的同修而心急,众生都在等着明真相,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不兑现誓约?!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炼人眼中的“孝”》一文中写到:

做儿女的应该对父母孝,尽孝是做儿女的本份、责任。父母养儿女小,儿女养父母老,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天经地义的。这对人来讲绝对没有错。那么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法理修炼自己的。首先就应该跳出人世间的理,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人与人之间是有因缘关系的,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都是业力轮报关系。你羡慕别人家儿女孝顺,也许那儿女欠父母的,今生来还债来了;你抱怨自家孩子不孝顺,很可能你欠他(她)的,他(她)来管你要债来了。虽然有后天教育因素在里面,但改变不了先天定数。所以修炼人要顺其自然,莫强求,该还尽快还完。常人还讲:无债一身轻。拖的时间越长,还起来越重。……我觉的不修炼的孩子能认同大法(这里不包括修炼大法的),支持我修炼,帮助我做一些有益于大法的事,这是对我最大的孝心。同时也摆放了他们自己的位置。人都说孝顺,孝顺,什么是孝顺?就是顺着老人的心愿去做,就是孝顺。那么对于修炼人来说,真正的孝顺就是能顺着我修炼人的心意和要求去做(这里单指不修炼的儿女而言),在我看来就是“孝”。其它什么都不是。这就是修炼人眼中的“孝”。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修炼和生活不脱节》一文中写到:

看书学法时,开心喜悦,啥也不想,一到家庭生活琐碎小事之中,好象脱掉了伪装,不足之处暴露无遗,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修炼与生活好象脱离开了,不能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彻底去掉那些不好的思想与行为,真是又着急,又无奈。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点化我,在我读法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一句法就从书页中凸出来:“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虽然几秒钟就恢复如初,我真是汗颜,自己与常人争论对错不就是错的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所有的家务活儿都是自己的,也该认真做好。当自己心态平和,没有人心,无怨无恨,语气平和时,丈夫的态度也改变了,经常主动做饭或做其它的活儿,自己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就改变了,自己变好了,周围的一切也都顺应啦,这是多么美好的状态。


本周明慧交流文章《我把修炼中的每一天都当作是最后一天》一文中写到:

时间太有限了!我也感受到做好三件事,也是师父在以最大的承受来成就我们大法弟子圆满的威德,如果我们不努力做好,实在是对不起师父,更对不起自己生生世世追寻的人生真意,只有抓紧实修,才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每天都从五套功法开始,当然也有落下的时候,我想即使我一遍不落,也炼不了多少遍;每天都要学法,即使啥也不干,也学不了多少遍。若不抓紧时间,真的学不了多少。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所以我经常讲,我说不要因为一时这一世的错念影响这次得法,那你将永远后悔都弥补不了。事实上我看基本上这个缘份这根线牵的很牢,都没有落下,都在得法。只是在精進成度上不一样。”我们只有精進!留给我们的修炼时间真的不多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