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明慧小弟子园地

明慧小弟子园地(189):得法少年已长成

发表日期: 2019年8月10日
节目长度:22分1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975 KB

20,80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小弟子园地。大法被迫害的二十年间,有那样一群小同修,少年时初闻大法,沐浴佛光,懵懵懂懂间也经历着重重考验,一路走到了今天。有幸福、有喜悦、有彷徨、也有沉迷、有冤狱中的金刚意志、也有红尘中的安逸牵绊,但师父的慈悲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二十年间弟子的步履蹒跚,请听一篇山东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得法少年已长成》。


得法少年已长成

文: 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二岁。我十四岁得法,十七岁被绑架,后流离失所六年,二十三岁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监狱待了八年,二零一七年出狱回家。

幸遇大法 见证大法神奇

我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八年初,我得了一场病,每天在镇医院打针吃药,却越治越厉害,到最后吃了药就吐出来;打针后,就往上翻那种药的味,说不出来的难受,也查不出来什么病。最后医生就说这里治不了,让去县医院看病。

从医院回家的当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我迷迷糊糊的难受了一夜,第二天已无力下床。一大早,父亲和母亲把我抬到三轮车上去县医院看病。因县医院离我姥姥家几百米远,我们就先去了姥姥家,准备让我大舅找个熟人再去看病。到了姥姥家,我大舅去二舅家帮忙扫大棚上的雪去了。我姥姥和母亲就把我抬到姥姥的床上躺下等着。之后我姥姥就跟我母亲讲法轮功,不知不觉,讲着讲着,我竟然感觉自己头脑清醒了,身体感觉有劲了,当时就从床上爬起来往外走。我姥姥和母亲就惊呆了,问我干什么去?我就说去找表哥他们玩。当时我母亲不放心就没让我去。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我大舅回来就带我去县医院检查,什么病都没有。其实大舅带我来医院之前,我已从迷迷糊糊站不起来,到身体一身轻的状态了,我告诉大人我好了,不用看了,他们不放心才来检查的。

之后,我就留在姥姥家住了几天,开始跟着学法炼功,并请了《转法轮》回家学法修炼。

突破干扰 坚持学法

我得法时正读初二,那时学业很重。每天早上从五点左右去上学,一直到晚上八、九点放学,白天整天呆在学校里。没有时间学法。我就在放学回家后,坚持学法一到几个小题目。尽管学的不是很多,年龄小对法也没有很深的理解,也从来没有人督促我去学法,但我还是坚持每天学法。

就在得法一年后的寒假,我们当地举办了小孩大法辅导班,过完年在一起集中学法炼功。那时去学的从七、八岁到一、二十岁的大约有几十人,我参加这么多人的学习班还是第一次。年前地级市举办的小孩辅导班,由于我父亲不学、母亲刚得法,不让我去参加,就没去成,所以非常珍惜当地举办的这次学习机会。学了不长时间就开学了。开学后,每到星期天,还聚在一起学法。可是,学了一段时间后,就没几个人去了,最后就解散了,我一直坚持到最后解散。

那时是我初三下学期,再过几个月就要中考了,我还是坚持每天晚上放学回家后学法。我父亲不修炼,就不让我把时间精力用在学法上,他要我全力备考。我就把窗户挡起来,不让他看到我屋里的灯光,继续学法。在迫害发生后,我也一直这么坚持着。

晚上学法有时会遇到困魔干扰,实在困了,我就站起来学,鼓励自己勇敢突破困魔干扰,有意识的魔炼自己修炼的意志。

年龄虽小,学法面临的考验却不小。如放寒假、暑假期间,我想学法时,胡同里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孩子,就来找我打牌、出去玩。当我不跟他们打牌玩时,他们就在我家门口打牌。我在家里学法,他们就在我家门口大声大嚷的打牌,有时也经不住贪玩的诱惑,放下法出去看看,看着看着就跟他们打起牌来。但大多数时间我都能经受住诱惑坚持学法,不出去玩。

现在回想起来,是那时学法打下的基础,才使自己能在后来的助师正法的路上,走得沉稳、坚定。

少年弟子在大法中实修

在得法半年后,有一天在学校午休时间睡觉,我就梦着自己从没有扶手护栏的四、五层楼的楼梯上掉下来,我稳稳的站在了地上,也没有害怕,但一下就醒了。当时悟到:我是有师父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师父会保护我,心里觉的很安全。那就是一种幸福感吧。

得法以后,遇到问题,我会用大法去对照。悟对了,师父就帮我。有一次,我跟着父亲去外地拉东西,我就在附近的水池边捞了几条鱼捎着回来玩。结果在回来的路上,一急刹车,水和鱼全撒出来了,鱼也死了。不多会儿,我突然感到肚子疼。我当时就想到是自己杀生造业了。当悟到后,不一会儿就不疼了。

虽然年龄小,师父也利用各种机会魔炼我的心性。有一次,在学校午休起床后,因为没睡够,迷迷糊糊的就去上课。第一堂课上生物课,老师课堂提问,叫到了我,我还在迷糊呢,没听清楚老师的问题,就傻站在那里。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极尽所能的羞辱我。我当时有些不平,心想:我也没怎么着,就是没回答上问题来,也不至于这样羞辱我。但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能跟常人一样,我要学会忍。这样一想的时候,心里就不生气了。

大法被迫害时,我正处在中考前的最后一年,学业非常繁重。另外空间的邪恶压進来,塞满了我们的空间。记得那时有一张卫星拍的地球的照片,整个地球像一张撒旦的脸。我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邪恶,但能感觉到压力,时常感到头里昏昏沉沉的。我坚持晚上放学回家学法,有时也跟着母亲去做些证实大法的事,本来学习成绩一般的我,顺利考進了高中。

上高中时,因离家远需要住校,学业也重,导致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学法,但心里一直渴求着能学法。到了高一的后半学期,我开始拿手抄的《洪吟》到学校学、背。高一结束放暑假回家,我拿起母亲放大法书的箱子,学了一遍师父所有的讲法,特别是学了九九年七二零后发表的《导航》等大法书,使我如梦初醒,开始投入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队伍中。

上学利用坐车机会发资料,在学校,利用早起时间挨个教室发资料,跟同学们讲真相,找时间炼功,捎着《讲法》在学校里学。但学业太重,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时间外,上课学习时间排的满满的,只能利用自习课或挤出时间学。

因自己是学理科的,每周有几节文科的课,只要最后会考及格就行,所以同学们都不太重视,一上文科的课,都偷着看别的书或干别的。有一次上政治课,我就在看大法书,由于看得太专心了,老师下来遛圈我没注意到,直到老师走到我跟前,问我看的什么书?我立即就把书锁到抽屉里。老师让拿出来,我没拿,结果被老师撵到教室外面站着,直到下课。下课后,老师就叫我改天到她办公室去一趟。第二天我就去她办公室,她没在,当时我就想不应该来。从那以后,我也没有再去找她,她以后去上课或见了我,也像不曾发生过这事一样。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给我化解了。

还有一次上自习课,我在学法,那天是班主任值班,他走到我跟前我也没发现,还在学,他就拿起我的书来,一看我在看大法书,就说:你怎么看这书?就把我的书拿走了。当时正处在迫害最严重时期,看过很多学大法的学生被开除,当时我压力很大,就跑到学校的四楼(因是电教室平时没学生)楼顶去发正念。一下课饭也不吃,利用吃饭时间去给班主任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烂鬼。经过几天的学法发正念,调整自己的状态后,我就去找班主任说:咱们有时间聊聊。他说改天他值班时找我。轮到他值班时,他就把我叫到教室外的走廊里,让我先讲,我就开始讲我母亲气管炎哮喘到处求医问药治不好,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还有我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和其他法轮功真相,到最后他也非常认可法轮功,就说他不会向学校汇报,这事就这样了。这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化险为夷。

流离失所中不忘救度众生

就在高二下学期,当时我十七周岁,我请假回家,路过同修家就進去了,结果她家有盯梢的,就把我给抓了,关到派出所。一个警察看着我,我当时看了看窗子等地方看有没有出去的地方,结果都不行,当时就想出去,不一会儿就肚子疼。我就跟看着我的警察说肚子疼上厕所,他就带我去了厕所。到了厕所他在外面等着,我就進去,当时我心里还是想着走。结果一進厕所,我就看见窗子和我学校走廊里的窗子一模一样,表面上看很结实,实际上找着窍门一弄就开,当时在学校里一下了课同学们就在走廊的窗户下玩,经常没事就去弄那个窗子。那时肚子也不疼了,我悟到这就是师父给我演化这种假相让我走。我当时就去弄那个窗子,一弄窗子出了响声,那个警察立即就進来看了看,看我还在就出去了。我就慢慢的去弄那个窗子,弄出个够我人身能出去的地方,我就爬上去从窗子跳出去了。跳出去后看见右边不远处是派出所门口,左边几米处是一堵两米多高的墙,我就想爬墙出去,结果两米多高的墙一跳就上去了。墙上立着些碎玻璃,当时天黑看不清,跳上墙后,手、身体其他部位扎上后也没感觉到疼,只是手破了点皮,也没出血。跳墙出去后我便流离失所了。

流离失所后,对于当时刚满十八岁的我来说,碰到的最大的一大关就是孤独寂寞。因从小养成了在学校一起过集体生活的习惯,突然陷進这种封闭孤独的生活,从骨子里返出来的那种难受的滋味真是难以言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调整,我才基本上适应了这种生活。

流离失所后,我主要负责各资料点的电脑装系统、打印机维修等技术工作。这项工作对很多年龄大的同修来说,是不敢涉及的领域,但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难的,有大法,有师父,加上我又年轻,很快我就干得得心应手,肩负起了很大一片资料点的技术工作。有两年时间,我经常到外县的资料点帮忙,甚至去外县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在这六年里,我从中也得到了很多的心性魔炼和提高。六年的流离失所生活虽然苦点,但想到能成为全宇宙生命都羡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在这特殊时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所签誓约,我感到非常的荣耀。

八年冤狱志不移

二零零八年,邪党借北京奥运会之名,掀起又一轮疯狂迫害,很多大法弟子被抓,我也身陷囹圄。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之前只看、通读《转法轮》和其他各地讲法,没有背过法,被非法关押后,确实尝到了学不到法的痛苦。加上各种酷刑的折磨,思想里很多次,都有活不下去的念头,最终导致身体站都站不住。但内心深处还有那颗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心,才使自己最终坚持了下来。由于我是搞技术的,被邪恶认为是重犯,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被非法判刑关進监狱黑窝后,那种渴求法的心情依然强烈。也许师父看我对法的渴求,不长时间我就得到了师父的新讲法。在得到法的那一刻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一口气就背了下来,永远忘不了。那个讲法背过后,直到八、九年后的今天依然能背过。当时背下来后,也想其他的同修,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和我一样有渴求法的心,要是其他的同修,都能看上师父的新讲法就太好了。结果师父就把我安排到其他的犯人花钱找关系都很难進的岗位上去,因为这个岗位,几乎可以接触到被关在监狱里的所有的同修,为同修传递新经文很方便。我深知师父把我安排到这里来的使命。在监狱,我与同修共同配合,使师父的每一次新讲法,都能让同修看到。尽管有时监狱里的形势很紧,不太好传递新经文,但每当我想做的时候,师父都会给我安排的非常好。尽管自己在传递经文的时候,有人心的执著,有怕心有压力,但在做的时候,时时都能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呵护。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太了解同修对师父新讲法的渴望了,因此,出狱后,我依然想尽各种办法,往监狱里传递师父的最新讲法。

在黑窝,我每天坚持背法,有机会就炼功、讲真相劝三退,特别注重高密度发正念。一是师父讲过监狱是邪恶聚集的黑窝,咱们既然来了,就踏下心来发正念清理邪恶。二是配合监狱外面的同修除恶。为减轻对监狱内的同修的迫害,外面的同修经常为监狱里的同修发正念,有的开车几百里到监狱附近近距离发正念。所以这些年我在监狱里,每天坚持背法、高密度发正念,觉的很充实,有时觉的时间都不够用,只有在自己有执着心的时候才觉的苦。

融入正法洪流

走出监狱黑窝后,自己的心有所放松,头几天早上都不想起来炼功,学法也松懈,但师父还是点化我起来,到了炼功时间就醒了,躺在那难受,一起来炼功就不难受了,从那以后每天坚持炼功。

回到家,家里人建议我不用急于找工作,而是让我调整身心,去学车考驾照。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大量参加集体学法调整状态,期间也没有把很多的时间用在练车上。摆正基点后事半功倍,驾考时,每一个科目都一次性顺利过关。就如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所说:“当然了,修炼嘛,你只要是个修炼人,你所有做的事情都与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其实也就是你修炼的路了。你所有做的事情都容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无论你在社会的工作中,还是在大法的项目中,还是你在平时的生活中,都贯穿着你的修炼,一定是这样。”

走出监狱黑窝后,我最大的提高就是参加集体学法。一开始去参加集体学法,各方面的不好的思想不断的往外返,不让我去参加集体学法,刚去学法小组时,读法都读的不顺畅,在学的时候,思想干扰也很大,有时困的睁不开眼。但我要求自己主意识一定要强,尽快突破学法犯困这一关。每次学完法走出学法小组时,头脑感觉清醒透亮,身体也感觉轻松。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整,再去参加集体学法时,这种不好的思想干扰就没有了。参加完集体学法,同修的切磋交流也使自己提高很大,毕竟这么多年跟不上正法進程,差距还是很大。集体学法交流环境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确实对我们的修炼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结语

静下心来想想这么多年走过的修炼路,很多时候就是自己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放松自己。师父说:“可是你的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修炼中,你在浪费你自己,你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在浪费有限的时间,没有走好自己的路。”(见《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其实修炼不只是不精進那么简单,自己一放松就会被常人心带动,就会走弯路,证实法讲真相中互相之间配合也差。”(见《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每一思、每一念都很关键,我会珍惜过去,走好今后的修炼路。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

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感谢您收听今天的明慧小弟子园地。


得法少年已长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1/得法少年已长成-370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