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明慧小弟子园地

明慧小弟子园地(181):幸运从何而来

发表日期: 2019年6月6日
节目长度:23分1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272 KB

21,84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小弟子园地。

有一个小女孩从记事起,父母就双双沉迷于赌博,她放学回到家看到的就是烟熏火燎中围着桌子打麻将的父母与大人们的争斗算计、尔虞我诈。

这种苦难的童年在8岁的时候结束了,因为他们全家喜逢大法,开始炼法轮功了。父母彻底戒掉了赌博的恶习,不再动手打架,身体也恢复了健康,这个家庭拥有了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

但是在她10岁的时候,灾难再次降临,这个小女孩又是以怎样的坚韧和优秀走过了这段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岁月呢?让我们来听这个故事《幸运从何而来》:


幸运从何而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从小到大,在相识的人眼中,我是一个幸运的女孩。上学时,我学习成绩好,老师们对我很器重,给了我很多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中学毕业,我進入了一所名牌大学,学的是全国排名第一的专业。

高中时,我是学校的广播员。上大学后,我成为了大型社团的主持人,不仅主持过社团活动,还主持过学校的颁奖典礼。有一次主持校外活动时,一位教授还以为我是专业主持人,向我要工作名片。多数与我相识的老师和朋友都认为我聪明、有文采。朋友们要参加演讲、诗歌朗诵活动,总是找我帮忙撰写或修改稿件。大学校庆时教授们要進行诗朗诵,负责此事的副教授让我帮他修改朗诵稿,我修改后,他十分称赞我改写的文字,诸如此类的事常常有,总之,在我生活的环境中,我还真是个幸运女孩。

我的朋友说我命好,但是,我并不是生下来就如此幸运。在我年幼时,我的生活毫无幸福可言,而且按常理,那样发展下去,我也只会拥有不幸的一生。但是在我八岁这年,我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

*苦难之中幸遇大法

我出生于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青山绿水的环境让我的童年体会了贴近大自然的乐趣,但是,当我回到家中,却是另一种令我压抑的景象:一群人在烟熏火燎中围着桌子打麻将,争斗算计、尔虞我诈,我的父母就在其中。

从我记事起,父母双双都沉迷于赌博。我经常坐在麻将桌旁观看他们打麻将。虽然当时小小的年纪,我却已经精通了几种赌博游戏。有时候,他们在别人家玩麻将直到深夜,我就在那家的麻将桌旁的床上睡觉。有一次,我在家中半夜醒来,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父母在哪里赌博,就穿上拖鞋去找他们。当我跑到外面,迎面皎洁的月光使我镇静:如果我现在去找父母,他们会合起来打我一顿,我还得自己回家。我决定还是返回家中。虽然很害怕,但是,我知道我做了明智的决定。

那时候,父母经常吵架,甚至互动拳脚。父亲身患疾病,工作又不顺心,家里时常鸡犬不宁。

庆幸的是,这一切在我八岁这年结束了——在亲戚的劝说下我们全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父母彻底戒掉了赌博的恶习,更不再动手打架。最神奇的是,父亲身患的那些连医院都治不好的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竟然都不见踪影。这使我们家拥有了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每天早晨,父母早起炼功,然后给我做饭,送我上学;晚饭后,我们一起到同修家学习《转法轮》,然后有说有笑的回家;周末父母带我去镇中心的广场参加集体炼功,有时候,也会带我去爬山,去河边玩,那种温馨是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的我可望不可求的。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开智开慧。初入中时,我是班级的中等生,修炼大法后,我几乎每一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名。一个邻居看到我的父母笑着说:“我家孩子说也要炼法轮功,因为看到你家孩子炼法轮功后学习太好了!”

*魔难之中志不移

一九九九年开始,江泽民和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电视上各种谣言铺天盖地,父母为了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被关進拘留所,之后又数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黑窝迫害。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 一進门,看到一屋子警察正在抄家,看到母亲被他们挟持着,我刚要哭,可转念一想,我是法轮功小弟子,不能被人瞧不起,所以硬憋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站在旁边观望着他们。当时我只有十岁。过后那些警察还对别人夸奖我,意思是说我一个小女孩居然临危不惧。当时邪恶恐怖的氛围真的是来势汹汹的。

父母都被绑架后,我来到修大法的亲戚家。一天凌晨三点,正在熟睡的我们被砸门声惊醒。亲戚开门后,一群警察闯進来将亲戚绑架,然后抄家。被惊醒的我呆在角落,悄悄掀开窗帘,抬头看,满天繁星,心想:人活着,真苦啊!后来警察要搜查我呆的那个角落,叫我站到旁边去。这时候,我看到其中一个警察的神情好象非常沮丧,似乎是觉的我很可怜,而他自己又无可奈何。多年后,我依然记得那个警察的神情,他让我知道警察中也有心地善良的人。

第二天是学校的期末考试,我依旧考了学年第一名。亲戚、老师们对此都称赞不已。

亲戚被绑架后,我到了另一个亲戚家。那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而我依然穿着露脚的单鞋和薄薄的衣裳,做值周生站在学校门口,冻得好难受。

一天,收留我的亲戚告诉我:你的父亲被劳教了,过两天送走。我当时年幼,以为劳教就是先在镇里游街示众,然后被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我的母亲被关在哪里?我不知道。所以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这辈子完了。各种负面想法笼罩着我,让我非常悲观、痛苦。但是师父慈悲看护着我,让我平安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外地的亲戚知道了我家的情况就把我接去了。我转学读的新学校是所重点学校,比我过去的学校大很多,我進入的班又是一个年级中的重点班,大多数同学的家庭条件优越。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没有自己的座位,只能坐在两张桌子的中间,占一点地方。每次上课,我的两条腿之间有两张桌子的桌子腿,一堂课下来,很不舒服,下课后,要站在教室走廊缓解一下。开始,和我一样处境的同学有三、五个,我坐在最后面。到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坐这样的座位了。

小镇的教学水平和新学校差很多,尤其是英语。在小镇学的英语到了新学校实在是捉襟见肘。第一次英语考试,我只考了30分,成绩倒数。但是,不到一年,我的成绩就名列前茅。尽管班主任比较势利,却也给了我一些荣誉。

有一次,好几个同学翻看了我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父亲当时的联络方式:某某劳教所(当时迫害父亲的黑窝)+某某大队+某某某编号+父亲的名字。这让我有些担心被同学们瞧不起,但是转念一想,我的父亲没有做任何坏事,是因为信仰被迫害,所以我没有什么好羞愧的。我想,如果他们因为这件事笑话我,我要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实情。但是他们从来也没有提起这件事,而且对我越来越尊重。

有一件事情,说起来令人惊讶:那时电视上诽谤大法的谣言铺天盖地,收留我的亲戚大多数对大法只字不提,其中一个强势的亲戚还对大法存在误会。颠沛流离年幼的我寄居于别人家,却珍藏着一个小法轮章。我将它放在旧铅笔盒里,很害怕被人看见,自己一个人时,偶尔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

后来,父母结束冤狱回到家。那些年,我家经常被邪恶骚扰。因为在大法中,我们的生命有意义,生活别有一种幸福。

*课堂上我为大法说公道话

读高中时,有一段时间政治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诽谤大法,散布谣言。我听到后非常难受。当时我的修炼状态并不好,可我想: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亲身受益,我一定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但是一直没有勇气站起来说。我就多学法,读了很多师父关于讲真相的讲法,对父母我只字不提。我清楚从黑窝出来的父母当时的修炼状态,如果他们知道我的计划,或者会阻拦,或者会担心,就会给我增加干扰。

通过几天的学法,我有了正念。下一周的政治课上,当政治老师又诽谤大法时我举手站起来,告诉老师,她讲的不是真相。我当着老师和班级七十多名学生,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了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政治老师带着几分恐吓对我说:“不知道在高中里炼法轮功会怎样。但是在大学里,如果炼法轮功,会被找谈话甚至开除。”我马上毫无畏惧的说:“我知道。我父母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很多次了。咱们当地还有人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政治老师听完,口气软了下来,说:“你不用说了,我不再提法轮功就是了。”

我当时很激动,坐下后就开始哭。可就在那一刻,我看到很多神佛菩萨在我前上方看着我,还看到天女在为我散花,无比殊圣美妙……

事后,没有任何人因为此事找我麻烦。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没有人再在我面前诽谤大法。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因为此事,老师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但是他们依旧很器重我。

一年多后,我将这件事告诉了父母,没想到他们非常高兴,也很激动。

后来,我辗转听到一位同班同学的母亲讲的一件事,她说,她的女儿听到我在政治课上讲的法轮功真相后非常震惊。这位女同学是一个很文静乖巧的女生,从来想不到电视和政府会撒谎。这位母亲说,我讲真相这件事对她女儿的影响非常大。

高中毕业时,一个平时没有太多接触的同学在我的同学录中大意是说她无法想象一个像我这样柔弱的女生竟然有那样的勇气,让她很敬佩。

*有幸证实大法

高考对于很多大陆学生来说是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读高三是多数学生和家长非常重视,也非常紧张的一年。在我即将读高三时,我的母亲再次被绑架关進了黑窝。因为父亲在外地工作,所以我独自在家备考。

我很想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证实大法。但是,因为当时修炼状态不好,求名求利和对情的执着干扰着我,让我的压力非常大,而且我的人际关系突然变的紧张,昔日要好的朋友对我产生敌意。种种压力加在一起,使我无法静心学习,模拟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差。

有时候放学回到家,我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愣愣的发呆直至凌晨。有一次,我突然昏倒跌在瓷砖地上,恢复知觉后,站起来就去上学了,没有人可以倾诉。

但是,无论多难受,只要我能翻开《转法轮》,哪怕只静下心来看几分钟,我就觉的豁然开朗,有力量乐观的面对眼前的一切。

有一次放假,我自己去看望母亲。我借了一个很大的双肩包,装满了亲戚为母亲准备的食物。包非常沉,我背着时,觉的前胸被压的很难受,就用双手拽着双肩包的肩带,以缓解疼痛。

我先坐客车到省城,然后坐公交车,再倒车。在我换车时,不知道下一个公交车的站点在哪里。恰好看到有一群人站在附近,就去问路。那些人都是黑车司机。他们看到我后,热情的劝我不要坐公交车,他们送我去。

他们说坐他们的车很便宜的。我有些心动,因为包非常沉,坐轿车能少走很多路。我就问车费多少钱,他们说,你下车时看着给点就行。我心想,这些人真热情、真善良。但是如果我坐了他们的车,下车时,只给几块钱,连油钱都不够。他们也得养家糊口,这样实在是给人添麻烦。所以感谢他们后,就很坚决的走开了。我顺利坐上公交车,见到母亲。母亲见我独自去看望她,很欣慰的说,女儿长大了。

现在回头想想此事,那些黑车司机的行为很奇怪。渐渐知道这个社会有多败坏,有多乱,我越来越明白: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

高三时,我的模拟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差,但是父亲和其他亲戚并没有责怪我。临近高考时,每次父亲来看我,都为我做些美食,并且用法理开导我。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学生的责任就是好好学习,不应该执着考个好大学。在我为高考紧张时,我就回想师父的讲法,用法理开导自己。渐渐的,我的心胸变的开阔。高考那天,我不再紧张不安,轻松自如的走到考场,站在门口的老师们看到我,笑着说:你看某某(指我),一点也不紧张,心态真好!

進入考场后,我先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我考出好成绩,证实大法。试卷发下来后,我花几分钟快速看了一下试卷上所有的题目,然后开始认真答题。我的数学原本不是很好,可高考时所有的数学题目都得心应手。高考时数学考了近一百四十分。听同学和老师说,我们高考那一年,数学题目非常难,很多人都是数学没考好。

我考了近六百五十分,上了一所名牌大学。老师们很惊讶,因为这超出我平时成绩四十多分。很多人相信,这是法轮大法师父在帮助我。很多人知道我高三时母亲正在遭受迫害,父亲又在外地上班,当听说我取得的好成绩都为我高兴。

有一个熟人在大街上遇到父亲,离很远就大声的喊:“看来我也得让我家孩子学法轮功啊!”

*结语

师父在《精進要旨》〈论语〉中说:“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

我知道,虽然我当时修炼状态并不好,但是因为我坚信大法是好的,大法受到如此的迫害是不公正的。尽管谎言铺天盖地,恐怖的氛围令人不安,但是我能分清善恶,对大法心存感激,敢于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所以师父赐予了我幸福和荣誉。


幸运从何而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9/幸运从何而来--378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