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7.2)

发表日期: 2019年7月2日
节目长度:30分20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8,166 KB

28,43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孔红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七岁。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孔红云给一个女学生模样的人讲法轮功真相时遭恶告,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清苑县境内)。

- 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退休教师穆志宏老人,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二十年来屡遭迫害,无数次被骚扰、入室抄家抢劫,被非法劳教、判刑,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各种折磨,身心受损,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五岁。

- 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船塘镇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邱汉浓,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四年三个月,并勒索罚钱3000元。邱汉浓已经上诉。二零一八年九月九日,东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邱汉浓家,非法抄家、抢劫;九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多钟,警察再次上门绑架了邱汉浓。

- 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万永红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万永红女士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残,至今左腿几乎没有知觉,走路平衡不好,不会下蹲。万永红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再次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


大陆综合消息

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对刘肖雄秘密开庭 家属控告法官

2019年5月20日,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法官金华在既不提前通知当事人、也不提前通知家属、律师的情况下,就私下开庭,非法秘密庭审法轮功学员刘肖雄。刘肖雄的家属向法院递交控告状,要求法院依法纠正金华法官的违法行为,撤销这种非法庭审。

家属在控告状中指出,辩护权是法律赋予案件当事人的一项诉讼权利,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当事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限制、剥夺其获得辩护的权利。在《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以及《高检规则》中都一再强调公检法机关有义务保障当事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

刘肖雄,三十二岁,是大连和众信拓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名软件工程师,为人善良诚恳,颇受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他的朋友们这样评价他:肖雄我们都认识十多年了,我们最了解他,肖雄为人憨厚老实、对谁都特别真诚善良,不可能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二零一八年七月,大连市七贤岭派出所给刘肖雄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去办理暂住证。刘肖雄到达派出所,所长毛宏亮从楼上下来问刘肖雄:你炼不炼法轮功?刘回复说:炼啊。毛宏亮说:炼那你就别走了!就这样刘肖雄便被非法扣押了。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构陷刘肖雄的案件被起诉至甘井子区法院,承办法官是高扬。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家属去法院递交辩护手续,正赶往法院的途中,法官金华突然给家属打电话说:刘肖雄的案子现在转到我手里了。家属不知为什么会突然换法官!到达法院后家属找到法官金华,想向法官金华当面递交家属辩护的委托手续,金华说:亲属辩护人要到当地派出所开具所谓“无犯罪记录证明”或者“不炼功的证明”(而实际上法律并没有这几项规定)。家属当面向金华法官递交了一份“不予受理申请书”,并告诉法官金华,委托的北京律师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来法院递交辩护手续。金华一听说请的北京律师,特别惊讶,然后说:律师也得到司法局去办理备案手续(而实际上法律也并没有这项规定)。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家属委托的北京律师到大连看守所会见刘肖雄,被告知:刘肖雄已经被甘井子区法院提走去开庭了。在律师还没有阅卷,也没有律师和家属辩护人为刘肖雄辩护的情况下,甘井子区法院法官金华就私下开庭,公然剥夺辩护权。这种开庭,违反《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关于“开庭”和“辩护”的有关规定。


上海79岁发明家曹红如当庭证实法轮大法好

上海市长宁区现年79岁的法轮功学员曹红如2017年12月4日因给邻居几本印有法轮功真相的台历,而被长宁分局国保绑架,被迫害致病危,12月25日取保候审回家,2019年6月6日在上海市奉贤区法院遭非法庭审。

在法庭上,曹红如老人从自己的经历、修炼后身体发生的奇迹、法轮功书籍完全合法、信仰自由等多方面进行了讲述,并当庭请律师递交了准备的所有资料、文件。法官们都静静地听,最终还是非法枉判曹红如一年,勒索罚金二千元。但考虑曹红如的身体现状,庭审后就让曹红如回家了。

曹红如老人曾连续五年被评为上海市劳模,发明大王、革新能手、劳动模范等荣誉应有尽有。他历年的技术革新成果,至今还在全国纺织机械厂广泛应用。日以继夜的工作,使曹红如健康每况愈下,多种疾病缠身。1995年11月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困扰他十几年的各种疾病消失了。长宁区电视台来采访过他,他的事迹在电视上播放。

2017年12月4日,曹红如被长宁分局国保绑架到长宁区看守所。曹红如绝食抗议,三天后,在看守所所长带领下,对老人采用一种极其残忍的灌食手段,将他双手、双脚锁在椅子上,再叫五个狱警分别按住老人的双手、双脚及头部,由另外一名狱医灌食。这种野蛮灌食给曹红如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伤害,导致曹红如头颈僵硬,头痛头胀,每天要长时间躺在床上。2018年5月31日开始,曹红如呕吐伴着腹泻,4天没办法进食,大小便失禁。

就是这样一位病危的老人,2018年3月5日被警察构陷到长宁区检察院,4月20日被检察院构陷到上海市奉贤区法院。2019年6月6日开庭时,老人仍然顽强地来到法庭,证实法轮大法好。


举报广东恩平市政法委“防邪办”主任吴奕贤

近日,知情人士举报了现任广东省恩平市政法委“防邪办”主任吴奕贤,利用职务指挥警察监控、绑架、拘留法轮功学员,向教育系统的各校领导、师生污蔑法轮功,还要求恩平市各学校、图书馆、书店等单位销毁法轮功书籍,制造仇恨。

吴奕贤,WU,Yixian,男,现年约五十七岁,现任广东省恩平市政法委“防邪办”主任,广东省恩平市人,电话:13828091913;家庭住宅地址:广东省恩平市美华东15巷6号

吴奕贤的妻子:吴祝女,WU,Zhunyu,恩平市联谊小学教师,电话13686976077

吴奕贤的儿子:吴秉璋,现在广东省恩平市恩城街道办工作。

吴奕贤进行了一系列“积累政绩”活动,指挥、操控公安、国保对监控、绑架法轮功学员,操控下辖的派出所警察长期监控大法学员的电话,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动辄包围住宅、强行抄家、绑架、拘留,或迫使他们流离失所。

二零一五年以来,法轮功学员依法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吴奕贤亲自指挥,对起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打击报复,组织不法人员上门骚扰这些学员,有时全副武装上门绑架迫害,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致使一位男学员被非法抄家、关押后,由于精神打击,一病不起,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冬,吴奕贤召集恩平地区教育系统各校领导开会,宣讲“防范”和污蔑法轮功,但发通知召开会议的内容,不敢写任何字,只写“防”字,令人费解。二零一八年底学校放寒假前夕,吴奕贤又强行学校向学生发放污蔑法轮功资料,要求学校出抹黑法轮功的黑板报,并要求学生在黑板报签名,毒害师生。吴奕贤又约于二零一九年初赤膊上阵,到学校演讲,污蔑法轮功。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八十九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五十九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警察明真相 善良本性显

之一
〖河北来稿〗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在街上面对面给路人送真相期刊,让人们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一路口,她刚低头从手提袋中拿出一本真相期刊,在抬头伸手要递给路人的瞬间,一名身着正规警服的人正好走到她身边。他看到那位大法弟子手里的真相期刊,大法弟子与他四目相对。他先是一怔,随后迅速将脸转向一边,快速走开了。

一走一过,这位警察用智慧选择了自己的良知。真心祝愿每一位警察:也用自己的智慧守住自己与生俱来的善良,为自己的美好未来奠定基础。

之二
〖大陆来稿〗六月十八日下午,我们街道一名大法弟子甲利用下班后的时间,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当发给一名外地口音问路的中年男子时,被这名不明真相的人叫来另一个路人拦住,同时打手机到本地派出所举报,这俩人拦住甲不让走。

几分钟后警车到了,车里只有一名警察,从车上下来后对大法弟子说:“又是你呀,以前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上车吧。”说完就把甲带走了。

这个场景被另一名大法弟子乙的邻居看见了,就告诉了乙。乙和儿子按照邻居描述的模样,估计是同修甲,立刻赶到甲的家中,看到甲正在家呢,一问才知道确实是他。

警车把甲拉走后根本没回派出所,而是拉到甲家附近就让他下车了。等到乙母子出来时才注意到警车就在甲家前面的小卖点停着呢,三个警察在休息。

这个派出所的警察了解真相,尤其是所长更好。去年有一名大法弟子丙发真相资料时被警车巡逻时发现,带到派出所后不久,所长放他回家。


人心与因果

起死回生的老范头

〖大陆来稿〗今年84岁的老范头,大年初六得了一场大病,后事都准备好了,而老范头奇迹般的从地狱回来了。这件事在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中引起极大的反响,人们说这也太神奇了。

这个老范头是我妹妹的公爹。十几年前我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他,给他讲大法教人修心向善的美好,讲祛病健身的奇效,老人很认同,并表示要学学。我给他一个mp3播放器,他和老伴经常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和他家相距很远,我也没有经常去看他,也没有教他炼功动作。

2019年正月初六,老人突然病危处于昏迷状态。家里人为他买了棺材、寿衣、后事都准备好了。我妹妹从北京回来看到老人还有微弱的气息,马上送老人去医院。

第二天老人醒了,说他是从地狱回来的,还看见了过世多年的亲人;看到了已去世的老伴;他还看见了李洪志大师为他治病。

家人以为他是病的说胡话呢。有的说:“人见着鬼了还能活吗?”老人一看他说的话别人都不信,就跟他的儿媳妇(即我妹妹)说:“把你的三姐叫来。”这个“三姐”指的就是我,说我一定能理解他经历的事情。

接到妹妹的电话,我马上赶到医院。家里人问老人:“你看她是谁?”老人直接说出了我的名字。这时候他认真的讲起了他昨夜的经历:他去了地狱,那里太恐怖了,好象听到有人说他到寿了。但是管地狱的人不收他,叫他回去,于是他就离开了地狱。他到了一个很祥和的地方,看见几个过世的人在那里,其中就有他老伴,他老伴坐在梳妆台前梳头,他们都不和他说话。他又来到了一个地方,忽然看见无比高大与威严的师父!就听到师父说:“给他做手术。”就看见两个人,在他前胸拉了一刀,一点也没疼,并给他上了药,他看见几个穿着古装的人托着盘子,盘里面好像是药,但不是人间的药。然后就醒了。现在身体一点也不难受了,很舒服。

听了老人这么一说,我告诉他的家人,修大法的人都有师父在保护着,他的事情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都经历过。老人说的是真的,请相信他的话。第二天我妹妹把老人康复的视频发到了微信朋友圈中。老人精神十足,跟没有过病一样。亲戚朋友看到老人的迅速康复,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

过了三个月,我和丈夫到重庆去看儿子。回来的途中,丈夫突然说去我妹妹家,我说不想去,他说:“不去闹心”。于是我们来到了妹妹家。老人见到我们高兴万分地说:“你可来了”。他就讲这几个月中发生的事。有一天他肚子变的鼓鼓的,肚皮胀的锃亮,摸上去很硬。但他不怕,没有告诉家人,怕儿子儿媳着急上火。几天后,他在厕所一待就是六个小时,便出来很多脓和污血一样的东西,不是正常的大便,心里知道一定是不好的东西被师父清理出来了。结果肚子不鼓了,病完全好了。

还有一个事,我给他的mp3播放器,不知为什么就是听不到师父的讲法了。他直接跑了几十里路到镇上商店买一个,还是听不到师父的声音。我们来时他急得正团团转呢。听他这么一说,我明白了,是师父让我们来帮他解决问题来了。我看了看他的播放器,是卡里的内容被误删了。正好我手头有两个卡,就给了他一个。把老人乐得合不拢嘴。


迫害法轮功 南京高官劣迹斑斑 恶报连连

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走过二十个年头,这场迫害一开始,江苏省南京市的高官们紧随江泽民,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正是那些身居高位的领导们的决策与指挥所致。

自中共十八大后,南京官场震荡不息,高官们正在吞食自己参与迫害所带来的恶果。有的被查办,有的被判刑、有的病亡、有的自杀……近几年来先后落马的有:原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原江苏副省长李云峰;原南京市市长、江苏副省长缪瑞林。

江苏是江泽民、周永康的老家,在江泽民当权时期提拔了大批“江苏帮”人马,近几年除以上“五虎”落马外,还有不少外派官员也被调查或贬职,如: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等。

江苏南京高官们的恶报,还在蔓延。近日有原南京市政协主席沈健自杀身亡的消息。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沈健先后担任南京市委、市政府秘书长、常务副市长、政协主席等职。生前与南京“三虎”交集,他们是:获刑15年的原南京市长季建业;获判12年半的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前不久被查办的南京市长、江苏副省长缪瑞林。

沈健也是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的心腹,沈长期担任罗的“大秘”,罗志军任南京市长、市委书记时,沈健担任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市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职。

罗志军、季建业、杨卫泽均为江派大员,季建业在江泽民老家扬州任职长达八年,被称为江泽民老家的“大管家”;杨卫泽是周永康的马仔;罗志军则被江派政变集团内定为公安部长人选,前几年已从江苏省委书记岗位调离。

罗志军、季建业和杨卫泽三人都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


武汉新沟桥街派出所副所长杨睿遭恶报死亡

〖湖北武汉来稿〗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凌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公安分局新沟桥街派出所办公室里,正在值班的四十七岁副所长杨睿因突发心肌梗塞暴毙。

杨睿的死再一次验证了“善恶有报”。杨睿在“善”与“恶”的选择中,选择了“恶”。杨睿是因迫害手无寸铁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死亡,是受天理惩处而死,中共却要把他包装成所谓的“英雄”来迷惑欺骗警察继续为它卖命,迫害善良民众。

杨睿恶报死亡后,公安部和国家禁毒委专门发了唁电,《长江日报》连续五日大肆宣扬报道杨睿的所谓的“先进事迹”。对于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只字不提。

杨睿从警二十七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任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新沟桥街派出所担任分管刑侦的副所长。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新沟桥街派出所参与了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杨睿任新沟桥街派出所副所长十五年,分管刑侦,他是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二零一七年公安部推出“敲门行动”,二零一八推出“万名警察进社区”以来,新沟桥街派出所参与了对辖区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和绑架。

明慧网曝光的新沟桥街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此处略,请见明慧网原文)。

所有参与迫害者,首先应该选择自保,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中共这条破船即将沉没,继续追随中共是自取灭亡。只有退出中共恶党,真心赎罪,揭露中共恶行,停止迫害,才能保命保平安!


时事评论: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1942年3月,年仅18岁的鲁道夫·弗尔巴被抓进奥斯维辛集中营,随时都可能被送入毒气室。

1944年4月,弗尔巴与难友维兹勒躲在一堆用来搭建棚屋的厚木板下面,他们悄悄在身上洒了些烟草叶子和汽油,以迷惑可能追踪而至的纳粹大狼犬。在躲过三天三夜的大搜捕后,他们成功的逃了出来。

到1945年1月,在弗尔巴近9个月的呐喊与呼吁中,几乎无人愿意相信他所述说的事实,甚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菲历克斯·富兰佛特也不相信此事。

弗尔巴经过9个月的无奈与煎熬之后,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正式解体,然而在9个月中已有43万人被屠杀。

相比于9个月,从2006年3月辽宁省沈阳苏家屯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已经整整13年过去了。

第一部分:迫害仍未停止 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时至今日,迫害仍未停止,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2019年6月17日,设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正式宣告,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仍未停止。

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从去年10月起成立,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

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在过去的8个月里,“独立人民法庭”从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受害人那里广泛搜集证据,调查中共政府的活摘器官罪行。

尼斯爵士在公布宣判结果时说:“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所涉及的受害者众多。”

确凿证据证明,中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包括谋杀罪和群体灭绝罪。

第二部分: 中共邪恶彻底曝光

在“独立人民法庭”判决书中的最后一段,向世界表明:所有与中共政府打交道的组织,无论在政治、医疗、文化还是经济方面的任何机构,你们要清楚,和中国(中共政府)打交道,就是在和一个犯罪的政权打交道??

这是“独立人民法庭”在宣判后,发出的道德启示。

中共窃取政权70年间,迫害良善、虐杀肉体、摧毁道德、扼杀自由、制造暴力和动乱,一步步地毁灭中国,也企图把世界和全人类推向深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行,让世人看清暴政的极度残忍和邪恶。

任何对罪恶的漠视或沉默,都与同谋无异。

奉劝大批跟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和人员,包括参与活摘的武警、监狱、劳教所、医院、医务人员,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看清形势,清醒选择,不要继续当中共的帮凶!

第三部分:举报“迫害者” 让罪恶无处藏身

5月31日,明慧网发布的《通告》说,“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

6月3日,美国驻华使馆微博发布了《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相关介绍。此法律规定,实施人权迫害的官员和打手均可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制裁方式包括限制其签证以及冻结其在美资产等。

目前,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难以为继,中共也走到了末路,正在被全球正义力量四面围堵。面对铁证如山的罪行,面对犯下滔天大罪的政权,所有世人都应站出来,揭露中共残害法轮功学员真相,举报迫害者名单,早一刻曝光罪恶,就早一刻制止杀戮,早一刻让仍有呼吸的生命获得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