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1.26)

发表日期: 2019年1月26日
节目长度:19分4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300 KB

18,45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欢迎收听明慧网报道的大陆消息,首先是內容提要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


大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河北沧州、黄骅、沧县等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自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至一月十六日,河北省沧州市、黄骅市和沧县有十名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当局绑架,两人被放回,还有八人被非法关押。其中,一月十日被绑架的黄骅市的滕义全现在下落不明。一月十六日,滕义全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带着律师到黄骅看守所,黄骅公安局和沧州市看守所要人,都找不到儿子。黄骅公安局国保态度极其蛮横,说是国家机密,不告知人在哪里。据知情人透露滕义全被黄骅国保酷刑折磨,迫害的十分严重。

按照现行法律,被害人被询问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之后需要放人或是送看守所,否则公安就是属于违法。在这种情况下,滕义全老母亲和律师到了沧州市检察院,控告黄骅公安局和沧县公安局。沧州市检察院一张姓检察官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并请示上面之后,却以各种理由搪塞并说可以不告诉人在哪里。现在滕义全家人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武汉市72岁李合珍被秘密判四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在武汉市汉口中山公园,宝丰路王家墩派出所的警察以所谓“维稳”的名义非法绑架了汉阳区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合珍女士。中共当局一直在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幌子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关押迫害。警察把李合珍老人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没有通知李合珍的家人。之后又在没有通知李合珍家人的情况下,公检法部门对李合珍老人秘密判刑四年,现在李合珍已被劫持到武汉宝丰路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李合珍曾因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而被非法关押过四次。


宁夏盐池县67岁宋来平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报导,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宁夏吴忠市盐池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宋来平在街上行走时被带队蹲坑的盐池县国保大队副队长韩芳绑架到盐池县花马池派出所。警察将宋来平挟持到盐池县医院体检,血压达200多。在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仍然把宋来平挟持到盐池县拘留所进行非法行政拘留。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吴忠市中级法院第二审判庭非法对宋来平开庭审理。律师为宋来平进行了无罪辩护;宋来平也坚称自己信仰“法轮大法”是合法的。

在举证与质证阶段,律师依据事实与法律一一驳斥公诉人马祖飞的举证,指出公诉人所举“证据”没有法律依据,不能证实宋来平有违法犯罪行为,并指出本案侦查人员侦查程序、获取证据的非法性。

公诉人马祖飞在事实面前无法自圆其说,期间连自己的稿子都找不到了,但最后仍然建议法官刘婧判决宋来平有期徒刑两到三年。

十二月二十一日,盐池县法院在青铜峡市法院第四法庭进行宣判。在中共政法委的授意下,法官刘婧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故意错误适用法律法规,诬判宋来平有期徒刑一年半、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宋来平当庭提出上诉,并在十日内提交了书面上诉状。二审将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吴忠市中级法院开庭。


救援晕倒路人 广州董丽娟被诬判两年

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报道,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上午,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董丽娟女士看到一名男子晕倒在海珠区昌岗路江南坊金康药房门口,已陷入昏迷状态,便过去帮助他。

董丽娟对晕过去的男子念“法轮大法好”,使他清醒了过来。随后董丽娟问该男子是否需要保平安的护身符,在征得对方同意后,董丽娟将护身符放到这名男子的衣服口袋中。

这时现场的两名保安用力拉住董丽娟,强行搜查她的包,并将她恶告到昌岗派出所。董丽娟被非法抓捕,随后被非法关押到海珠区看守所。在董丽娟被绑架时,她丈夫过世仅二十八天;十七岁的女儿在丧父的悲痛中,又被迫与母亲分离。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上午,海珠区法院非法宣判,董丽娟被诬判两年,罚款五千元。因为刑期已满,董丽娟在宣判后回家。

董丽娟女士,今年五十六岁,修炼法轮功后走出了抑郁症,人也变的开朗起来。二零零八年她的丈夫不幸患上出血性脑中风时,女儿才八岁多。董丽娟勇敢的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在培养好女儿的同时,耐心细致的照顾着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坚定而顽强的支撑着这个家。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信仰“真、善、忍”的好母亲和好妻子,却由于救援晕倒的路人,被诬判两年。


告诉百姓法轮大法好 江西南昌黄东安被冤判

南昌市法轮功学员黄东安,在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出差期间,给当地民众发“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光盘,遭吉安市国保支队长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永丰县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黄东安被江西吉安市永丰县法院冤判一年半,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监狱。永丰县检察院起诉科科长张根平说:“别说黄东安查到三十五个光盘,就是有一个光盘也要判刑”。

现年五十一岁的黄东安,是硕士学位,家住南昌市新建区。黄东安在单位负责企业融资贷款,他工作中不贪不占,口碑非常好,是公司的业务精英。在家里,他是家中的顶梁柱,多年来一直照顾身患残疾的弟弟。黄东安因为信仰法轮功,曾被中共江西省西湖区法院冤判五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里受到酷刑迫害。


少数民族女副教授遭绑架、构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报道,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黑龙江省绥化市的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女士到兰西县了解在兰西县北安镇被中共当局绑架的几位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情况,并给她们送衣服时,被兰西国保绑架、非法拘留,因检查出高血压被强迫取保候审,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期间,六十多岁的高锦淑四次被非法提审,四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现在已经被迫害成高血压,每次体检低压是140至160,高压达到250至280。

高锦淑是朝鲜族,原是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已经退休。高锦淑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来一次感冒都没有,一片药也没吃过。高锦淑曾被评为国家教育部项目办创新教育、省民族教育先进工作者;先后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二十多篇少数民族边缘科学领域的论文;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

可是在二零零九年,高锦淑因修炼法轮功被北林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和包片派出所民警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绥化市拘留所十五天,导致她不得不中断了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翻译在职硕士课程,之后也被剥夺了晋升正高级职称的机会,被迫离岗。


人心与因果

迫害法轮功 中共六一零头目遭恶报

一九九九年,为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专门成立了“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具体办事的办公室,因为成立时间是六月十日,所以该办公室被称为“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办公室”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于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和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严重破坏法律实施,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善恶终有报,“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尤其是头目遭恶报的事例屡见不鲜,“六一零”堪称为“死亡位置”。以下仅举几例。

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六一零”头子张福礼遭恶报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白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六一零”头子张福礼积极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组织、策划、抓捕迫害白山市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次,非法劳教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九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二月,法轮功学员滕伟强被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并被关押在白山市八道江区公安分局地下室。张福礼自称,他是那的头子,那的一切他说了算。张福礼扬言说:“我一定要撬开你的嘴。”然后,张福礼指使警察分别用两副手铐,将滕伟强的两只手臂分别向两侧斜向上方抻拉,固定在两面墙上,脚尖将将着地,而且还强行给滕伟强头上套上塑料袋,不让他呼吸。经过几天几夜的折磨,张福礼还说:“你心里一定认为我是魔鬼。”

二零零八年秋天,张福礼遭到恶报,猝死家中。他的老伴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头和手不停地颤抖,脖子僵硬、头痛等,身心极其痛苦。目前医学还无法治愈。


山西省运城市原六一零副主任薛王仁突死异乡

薛王仁(音),男,曾是山西省运城市“六一零办公室”的副主任。在二零一五年前后,六十多岁的薛王仁刚退休没几年,和朋友去南方旅游时,突然客死异乡。据说,那天早上,朋友吃早饭时,没见到他,以为他在房间睡觉;吃午饭时,还没见他出来,去房间查看时,发现他已经死亡。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初期,薛王仁在万荣县公安局上班,后来当过稷山县公安局局长,退休前曾任运城市“六一零办公室”的副主任。


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原六一零头目杨国贤遭恶报

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原“六一零办公室”的一把手杨国贤,在六一零任职期间,追随中共和江泽民流氓集团诋毁法轮功,最终害了自己。杨国贤刚退休就发现得了脑瘤去北京做手术,回来后变成象植物人似的,据说,杨国贤瘦成一把骨头,变得不认识人了。


时事评论:迫害佛法最终害了自己

两千年前,耶稣说过,“一个人赢得了整个世界,却失去了自我,又有何益?”这句话意味深长。两千年来,世界沸沸扬扬,人间熙熙攘攘,苍生忙忙碌碌,都在奋斗拼搏,想要赢得更多,想要赢得世界。而结果呢,也如耶稣所言,如果迷失了方向,即使赢得了整个世界,可能会失去真我,徒劳无益,得不偿失。

高官厚禄、富甲天下、名扬四海,是很多人的毕生向往。在追求荣华富贵的路上,人们在争先恐后,在狂奔赛跑。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有的人尔虞我诈,有的唯利是图,有的居心叵测,有的心狠手辣。

靠着趋炎附势、不择手段、出卖良心,也许有的人能爬上官位显赫,积蓄家财万贯。也许有的人能走上人生之顶点,达到了权力之巅峰,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切。

但是,任何依靠暴力、迫害、打压得到的功名利禄,都是危险的一时之欢。而最终失去的却是真正的身家性命,失去的是自己的百代之福,失去的是永远的声誉名节。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些中共的高官追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煽动造谣,歪曲佛法,抹杀正信,打压修炼者。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李东生等等,都在迫害中张牙舞爪、推波助澜,他们对这场迫害的发生与延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十九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决中,许多法院院长手中生杀予夺的权力,没有秉公执法,没有为人民伸张正义,而是用于了助纣为虐、残害良善,结果也是害人害己。湖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吴振汉卖力迫害法轮功,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奚晓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二级大法官奚晓明,在二零一七年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奚晓明在任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申诉案件上,都是根据中共的要求枉法断案。

依靠着迫害,他们加官进爵、日进斗金,他们得意忘形、欣喜若狂。他们自以为赢得了世界。然而,他们的高位还没有坐够,他们的享乐正欢愉,就开始摇摇欲坠,丧钟已经为他们鸣响。

他们纷纷落马,被判以重刑,打入深狱大牢,有的被处死,有的被吓死,更多的生不如死。曾经的一手遮天,曾经的财宝如山,曾经的呼风唤雨,急转直下,剩下的只是恶名昭著,剩下的只有身卧囹圄。

为什么位高权重却害了自己,为什么家财万贯却毁了儿孙?因为他们迫害了佛法,迫害了修炼人。古人云: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佛家讲,害佛之罪,如山如天。害佛敛财者下场之悲惨,绝非危言耸听,历史上著名的“三武一周灭佛”中的几位皇帝,虽贵为九五之尊,结局都落花流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拆除寺庙,焚烧佛经,捣毁佛像,坑杀僧尼,七年后被宦官宗爱谋杀,其父子都不得好死。

据不完全统计,自迫害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证实的已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有的被迫害致疯、致残,有的被活摘器官,也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居无定所、流离失所。这样的恶贯满盈的罪孽,招来的天怒人愤,天惩地罚,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迫害者,当然难逃法网。

赢得世界与失去自我,位高权重与阶下囚徒,富甲天下与一无所,周永康、薄熙来之流,从前途无限到穷途末路,只在几年之间。人生之跌宕起伏,让人唏嘘叹惋。

世事无常,兴衰不定。周永康、薄熙来再一次以身试法,再一次身败名裂。历史与现实都在昭示:参与迫害佛法赢得的一切,只是一时之乐,失去的是永远的前程、家业、名誉,甚至家破人亡。

佛法慈悲,广度众生;佛法威严,不容亵渎。前车之鉴,值得借鉴。敬重佛法,珍重自我,才能保全自我,才能安乐绵长。


本期明慧网大陆消息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