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7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894期 1/2

发表日期: 2019年3月4日
节目长度:67分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053 KB

62,87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2月28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94期《空中明慧周刊》。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清除迫害 唤醒良知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大陆综合消息
时事评论:山东教育出版社持续用“自焚”伪案欺骗学生
修炼园地


清除迫害 唤醒良知

- 芬兰法轮功学员二月二十三日星期六,来到繁华的甘比(Kamppi)中心举办传真相活动。米克拉(Mikaela)带着她的女儿看见法轮功学员的展位就上前签名,她说:“我也相信神佛,绝对支持你们。” 乔安娜(Johanna)是一位制片人,看到帐篷上写着征签支持法轮功反迫害的诉求,就想要签名支援,她说:“不管男人、女人,每个人应该是平等的。漠视别人的生命,把别人的生命拿走是不对的。”

一位中国的妈妈带着小女儿,看见法轮功学员是华人就上前询问:“你们是在干什么啊?”学员告诉她:“我们是修炼法轮功,在这里讲述法轮功是什么和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当学员告诉说天安门自焚真相和法轮功弘传一百多个国家,还有起诉江泽民,这都是她原先没听说过的。她说:“原来是这样。”当场她就做了三退。她的女儿很喜欢放在桌子上的莲花,说还想要,想送给她的朋友。学员教她念“真善忍”并告诉说要按照这上面的字做,妈妈说:“是呀,能按着做你就很乖了。”


- 位于澳洲东南部的维州首府墨尔本,是风光秀美的海滨城市,每年吸引众多中国大陆客。墨尔本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点,无论是在唐人街、城市广场还是游人必到的著名景点,也常年迎候来自各国各地的游客。中国新年期间,不少有缘人在墨尔本了解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

一天,一位大爷冲法轮功学员小刘说道:“年纪轻轻的,干点啥不好?” 小刘连忙说:“大爷,我们这是义务的,不拿钱!我有工作,我这是利用业余时间出来讲真相的。”大爷说:“义务的,骗谁呢?现在哪有不拿钱出来做事的?”小刘微笑着说:“以前网上有报道,说南方某大城市下大暴雨,河水倒灌把马路上的窨井盖给冲走了,有个老人发现后就站在窨井口边,守在那里等雨水退去,那您说说看这位老人他拿不拿钱?”他听后一本正经地说:“这种时候还讲什么钱不钱的,不及时处理就得有人掉下去啊,要我碰到了也这么做呀!”小刘紧接着说:“我们在这里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就是那个守在窨井口没人给他钱的老人。讲真相就是要大家真正地了解法轮功,认清中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劝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也就是要让大家远离那个要人命的窨井口下水道啊!”大爷听了之后略微地点了下头,接着开始看小刘举着的真相展板,看得很仔细,还时不时地问些问题。过了一会儿,小刘看到他读得差不多了,就悄声问他:“大爷您是党员吗?”“是的,我是党员。”小刘说:“我给您起个化名退了吧,免得跟它一起遭殃受它牵连。”他点着头很干脆地说道:“好!”


- 二月十日,纽约第三大华人社区——布碌伦八大道,法轮功学员们在真相点上给当地华人新年送福,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彩色氢气球,受到民众的青睐,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年长的爷爷奶奶带着孙儿孙女,一波一波地汇聚过来讨气球要吉利。学员们热情地向大家介绍气球上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把准备好的最新一期明慧期刊《天赐洪福》送给大家。学员们同时和每个人分享“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天机,并告诉众人说:“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真心念九字吉言,真的会天赐洪福。”


- 每当夜幕低垂,以台湾小吃闻名的高雄瑞丰夜市开始灯火如昼,在前往夜市美食区过道,有一道特别的风景线——法轮功真相长廊和为陆客提供三退的服务点(退出中共党、团、队等组织),吸引不少台湾民众和大陆游客驻足关注和了解真相。一天一个大陆旅游团,其中一位看起来像是明白真相的游客,周围有十几位团友跟他在一起,他大声地问:“你倒给我们说说,江XX是怎么迫害你们法轮功的?”徐先生就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仔细地、有条理地讲真相,结果好几位都三退了,连台湾导游都边听边点头认同。

位于台北市外双溪的国立故宫博物院,是台湾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第一个建立的真相点,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自发自愿的来在这里讲真相,为中外游客、尤其是来自中国大陆的观光客,递上打开了解真相宝盒的钥匙。前几天,一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在一旁等法轮功学员帮几位三退完之后,说他早已从新唐人等媒体讯息明白真相,可是还没退,学员帮他取了化名退党之后,他感激地说:“你们真的好伟大,我们真的是要靠你们!”学员说:“也要你们自己觉醒,这是很重要的。”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而被中共人员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折磨,并于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二岁。

-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刘振屯乡法轮功学员李军旗,今年四十六岁,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被淮阳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从郑州新密监狱回到家中。后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被刘振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回到家不到四个月,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于春香,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被法院在没通知家属、也没有律师到场的情况下突然开庭,十二月十一日被冤判四年,所谓的“判决书”下达给她本人,家人委托律师去看守所探访时才得知。于春香已向大连市中级法院上诉,家人呼吁法官作出公正抉择,无罪释放于春香回家。

- 山东泰安市两位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朱桂贞和平秀英,向百姓传播法轮大法的真相,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被泰安市泰山区法院非法开庭,朱桂贞被诬判四年,平秀英两年。两位老太太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讲真相,遭邱家店派出所警察绑架。


世界各地海外学员证实大法、讲真相摘要

-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印尼巴丹岛第三十八国立中学校长邀请法轮功学员来到该校,向学生与老师们介绍法轮功,大约五百名学生、老师、工友集体学炼法轮功功法。炼完功后,校长说:“音乐与动作能帮人集中注意力,身体部分特别是腰、关节、后背感到舒服。”艺术老师说:“当专注于音乐时,闭着眼感受到光。我的小臂受过伤,通常很难把它抬高,但在炼第四套功法时我能抬小臂过头,很奇妙!”

- 台湾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受邀出席桃园杨梅区举办“2019靓靓杨梅庆元宵”重头戏,二月十七日踩街大游行,活动共计四十五支队伍、超过两千人报名参加,其中近二百位的天国乐团队伍,规模及阵容最为庞大,获得民众的赞叹。天国乐团演奏了《法轮大法好》、《凯旋》、《高山青》、《新年组曲》、《法鼓法号震十方》、《法正乾坤》等多首曲目,他们身穿唐宋的古装服,气宇轩昂,将“真、善、忍”的美好带给人们。

- 二月十七日,台湾南区嘉义、台南、高雄、屏东、澎湖、台东六个县市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高雄市福诚高中,举办南台湾春季一日学法和交流,比学比修,促进整体提高。七年前开始走入修炼的建尧,当时搬新家后,从卧室窗户向外看,是一个公园,天天有人在那边炼功,就跟太太说:“你的身体不好,要不要去试试看。”没想到原本天天整夜咳嗽的太太,中西医看了十几年都没效果的慢性支气管炎,炼法轮功后很快就改善了,真令人惊讶。于是只喜欢跑步、到健身房做运动的建尧也开始学炼法轮功。


大陆综合消息

善良夫妇被关押 全村205人签名营救

山东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夫妇,信仰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关押,全村人都说:“俩人为人厚道,是出了名的大好人……这么善良的人被关押,我们无法理解……希望各部门工作人员廉洁公正,让杜兆财、吴瑞芳早日回家。”

杜兆财、吴瑞芳夫妇家住胶州市胶莱镇红卫村,杜兆财今年五十岁,吴瑞芳四十九岁。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上午,夫妇俩被绑架,分别关押在胶州市看守所、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已经半年多。

杜兆财和吴瑞芳夫妇俩人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孝顺、照顾三位老人,在外以赶集卖杂货为业,诚信经商,口碑极好。杜兆财和吴瑞芳被绑架后,三位老人日夜思念,两个女儿也忧伤无助。

杜兆财和吴瑞芳这样的好人被关押迫害,全村人为他们不平。全村205人联名签名、按手印,证明他们是大好人。二月十八日,家属已将证明书递交给法官,并给法官写信,要求无罪释放。


众人夸赞的好楼长被判刑入狱 邻居义愤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姜玉芹女士,是众人夸赞的好楼长,经确认已于二零一八年十月被张店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已经被劫持至山东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姜玉芹的家里突然闯入张店区国保大队二十多名警察,将姜玉芹夫妇绑架并非法抄家,现场抢劫走法轮功著作二十多部及现金六千余元,后将姜玉芹丈夫放回,而将姜玉芹关押至淄博市看守所。

周围的邻居一片谴责声,有的说:“连姜师傅这样的好人也抓,什么世道啊!”有的气愤地说:“抓走姜师傅这样的人,真伤天理啊!”有的邻居悄悄去给姜玉芹女士家送饭菜……

姜玉芹女士在被庭审期间,她所在的社区——张店河滨社区居民们义愤填膺,纷纷写信或录像至张店区法院,证明姜玉芹女士是难得的好人,帮助社区做了很多好事,希望法院不要冤判了好人。据悉,河滨社区居委会主任李成在得知姜玉芹被法院庭审的消息后,也亲自写了证明材料递交至张店区法院,证明姜玉芹只是去居委会和自己商量修理下水道问题,并不是专门去给自己宣传法轮功,希望法院能采用他的证明。

据了解,张店区检察院及法院也表示调查中了解到姜玉芹是好人,同时没有人证明她具体做了什么违法的事,但在法轮功问题上检察院和法院无法做到司法独立,他们做不了主。据悉,当地政府及当地政法委为了不让消息继续外传,相关部门采取了种种手段,甚至姜玉芹的家人在夜间被数名不明身份的便衣及全副武装带着各种医疗器械的人员强行闯入家中抽血,并称是上面下达的任务。


2018年北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二零一八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第十九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持续遭受中共各种形式的骚扰和迫害,发生迫害的时间集中在恶党所谓的“敏感日”及会议期间。

二零一八年度,北京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3人;44人次被非法庭审,38人被非法判刑(包括在2018年之前被非法判刑的2人),被勒索罚金5万元;131人次被绑架,另有6人被绑架到洗脑班,其中73人次后来回到家中;128人次被骚扰(含非法采集信息),36人次被监视居住;4名北京法轮功学员失踪、失联。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一百八十七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零三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狱警明真相后帮助大法弟子

〖大陆来稿〗去年,我曾一度被绑架到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二十七天里,我和同修们配合,放下生死、不懈的给周围的人讲真相。被关押的常人告诉我们,看守所从所长到狱警都从内心里佩服大法弟子。

我也发现,现在大部分警察都明白大法真相,不愿再参与迫害。有的狱警不但不参与迫害,而且还善待、帮助大法弟子,有的人也因此得到福报。

看守所有一位女狱警,经常帮助大法弟子。她给我送了一年的牛奶、豆奶,我说不用,她坚持送,一直到我出看守所回家。在我向检察院、法院反映警察的违法行为的过程中,也得到这位女警的帮助。

据我所知,很多警察都不愿意在看守所上班,没有后门的人才被分配或调到看守所。我回家后不到两个月,这位女警就从看守所调到派出所。


看到大法美好 百姓传真相

〖四川成都来稿〗我们同修三人行,每天面对面讲真相,随身带有法轮功真相光盘。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上午,A同修给一人送光盘,因在一老者的饭店前,这老者突然说:“我要多点。”A同修返回说:“你知道这是啥?”老者说:“用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得福报,你必须要多给我点,要不,全给我。”B同修问老者:“你要那么多干啥?以前给你你不要,今天你全要,这些东西是有主的。”

老者就开始讲出事情的原由,上次给我我没要,过后心里想看一看、了解了解,别人拿那么多,到底有什么迷,跟那人要,那人说:“这美好贵重的东西我都不够,我家乡人都盼着呢!”老者好说歹说得到了一个真相光盘,当天就看,看完一遍又一遍。看了十多天,神迹出现了,老者说:“我的颈椎、肩周炎、腿疼不翼而飞,以前拿四十多斤拿不动,现在能担一百多斤,身体很轻松,到医院花了一千多元治不好,看了十多天真相光盘,身体恢复健康。我打电话告诉了兄弟、朋友、亲戚们,这消息一传开,家乡人托我一定快点拿到真相光盘。”

老者说:“我的兄弟是一个当官的,管单位几千人的安全、福利的,他说如果我单位的人都明白真相,人心变好,我也省事了,单位经济少损失,那不就太好了。”他就把了解明白大法真相的好处讲给单位职工听。此事传出,职工都盼望着得到真相资料,送了三次,都供不应求,还说只要是法轮功的东西,他们都要。真是众生都在盼着得救啊!

老者还说,他明白法轮大法是天理,法轮功是救人的,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共产党太坏了。我亲眼看见你们炼功人心地善良,身体特别好,脸色、气色跟别人都不一样。老者也诚心的退了团、队。

二零一七年腊月二十七日,我去市场买菜,一卖菜女士问我要真相光盘,当时已发完了,女士表情很期盼的说:“你不给我,我这年怎么过,我想要真相光盘呀,大年三十那天,我等着你。”我在大年二十九日给她送去二十盘真相光盘,她谢了又谢。

当时,还有一位男士要了十盘,另一位老先生也要了二十盘。他们都留着过年期间送给亲戚。

这些经常看真相光碟的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他们讲共同的感受是身体没有病、皮肤细嫩、脸色红润,生意也兴隆,有的以前提筐卖水果,现在开了超市,有的加工床上用品,原只有十平米铺面,现在扩大到三十平米铺面了。这就是明白大法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得到福报,受益良多啊。


人心与因果

八旬老人骨折16天愈合

〖大陆来稿〗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时许,现年八十三周岁的北京市民善珍奶奶(化名)在家中客厅穿衣时,不慎摔倒,右手腕部戳在餐桌一角,很疼痛。当时家人将老人送至就近医院检查。检查报告单中描述为:右侧桡骨、尺骨远段可见骨质断裂,骨折端掌侧成角,远折端背侧移位。

医生看了片子说:“年轻人必须要做手术,否则骨头长不好,但是老人年纪大了,做不做手术,由家里人做决定。”

见到检查结果,家人很着急,考虑到老人的年纪,立即将老人转往北京积水潭医院(三甲公立医院,除西医各类骨科外还含中医正骨科)。积水潭医院的医生也建议动手术。老人的儿子和其他家人商议并经老人同意后,决定采取保守治疗,由医生正骨后打上石膏固定,然后就带老人回了家。

二月十三日,老人在积水潭医院复查拍片时,医生发现老人骨折处竟基本长愈,医生说:老人家这个年纪了,一般都骨质疏松,半个月的时间,要想愈合到这种程度,就是年轻人,也是不容易的。并且说:老人的恢复情况确实很好。

善珍奶奶至今学习法轮大法两个多月,每天听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越听越喜欢。这次骨折的整个过程中,由摔倒后,直至打石膏完成回家,老人家都在心里诚心诚意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在身体的感受上,也没有疼痛难受的状况,她说:“一点都不疼”。当时老人摔在地上是自己爬起来的,后来家人问老人心里怎么想,老人说,师父说了,修炼人有师父保护,不会有问题。


师父治好了让我生不如死的牛皮癣

〖文: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的孩子〗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我由于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诱发了严重的爆发性牛皮癣,这在医学上是非常难治愈的一种疾病。

发病期间,我真的是体无完肤,皮肤又疼又痒,严重的脱皮,个别地方还出脓,腿肿得象面包,不敢走路,晚上不能入睡。使用了各种中、西药,血疗、蓝光照射,都无明显好转,反而越治越严重。这让我在身体上、精神上非常痛苦,一直阳光的我,心情糟到极限,真的是生不如死,折磨得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妈妈是修法轮大法的,爸爸没有学,但对大法非常认同。每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爸爸、妈妈都陪着我,为我读师父讲法。在我无望中,妈妈和妈妈的同修告诉我:“只有大法师父可以救你。”

在这期间,爸爸、妈妈劝我也学大法,把我交给了大法师父。就这样,我尝试着开始跟妈妈和妈妈的同修断断续续的学法、炼功,在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无效的情况下,通过学炼法轮功,渐渐的皮肤不那么痒、痛了,两个多月后,皮肤全好了,只是患处有些暗沉。在医学上,这么短时间内是无法解决的。我真的重生了!

用尽世间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我知道师父您一定为我承受了很多。虽然我现在没有完全走入大法修炼,但我会按师父您的大法法理指引自己前行的路。

在这里我和爸爸、妈妈再次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我要告诉所有世人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大数据”助共为虐 南京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暴毙

〖江苏来稿〗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晚加班时,突感身体不适,遂去医院做检查,于二十一日凌晨,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沈鹰,五十一岁,任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江苏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市长,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孙建友,即前往其家中吊唁,可以想见,沈鹰在南京警方数字化监控民众方面起的作用不言而喻。“大数据”使中共公安把迫害民众(主要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的行为,变的更精准、更方便、更顺手。大数据监控成为中共对广泛领域的民众的迫害工具。

据悉,一九九零年,沈鹰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即参加了公安工作,曾先后任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处副处长、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等职。他的主要工作是实现公安信息化,先后参与和主持了公安部、省公安厅、南京市公安局多项信息化项目的研发和设计工作,如其主导研发的“数字警务综合信息平台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成为公安部指定的推广项目,至今已在全国包括江苏、湖北、湖南、广东、云南等十二个省一百三十个地市公安机关使用。沈鹰也因为研发的项目,获得了中共的“奖励”——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然而,这些所谓“科研成果”却参与了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南京法轮功学员的被中共精准绑架、被非法判刑、直至被迫害致死,中共公安的大数据主任沈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那些隐形在网络上的所谓的中共精英们,听党话,跟党走,为求高官厚禄,不惜泯灭良知,让知识和技术参与迫害中国民众、特别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他们不知苍天在上,当恶报来时,党却保不了他们的命,而这个党也是面临天灭在即。


时事评论:山东教育出版社持续用“自焚”伪案欺骗学生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中共自导自演的世纪骗局“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执政期间,栽赃陷害法轮功,欺骗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弥天大谎,成为全球最大的迫害人权、迫害善良的丑闻,已被联合国备案。揭露“天安门自焚”的记录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而“山东教育出版社”还在持续利用“自焚”伪案欺骗毒害不明真相的五年级小学生,使天真无邪的孩子仇视“真善忍”,走入歧途,企图毁掉孩子们的未来!

近二十年来,全球法轮功学员通过自身的正念正行,有力地证实了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有力地揭穿了中共的“假恶斗”的丑恶嘴脸。

如今,山东省初中政治课本欺骗毒害学生、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自焚”骗局内容已被删除掉。

有一天,我问路边的一位中学生:“听说你们政治课本上‘天安门自焚’被删除了,是吗?”中学生说:“我听说以前政治课本上是有,现在没有了。”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了吗?”他说:“不知道。”我说:“那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骗局。你听见一个或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吗?相反,共产党迫害死了几百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已经四千多。我就是学法轮功的,已经学了二十多年了。法轮功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思想好,身体好,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学。”这位中学生点头明白了,退出了团、队,惊喜的接过我送给他的真相资料和翻墙软件。

而“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品德与社会》五年级上册,还在持续利用“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学生。

令人欣慰的是,部份明白真相的老师们,已经公开在课堂上把“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的真相讲给了学生,使很多学生明白了:“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是骗人的。”从而远离了中共邪教!

有一次,我问一位五年级学生家长:“你知道孩子的《品德与社会》一书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学生家长说:“我也是听我孩子说的,你问问孩子。”他指着身边的小女孩说。我问小女孩:“你怎么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小女孩说:“是我们老师告诉我们的。”

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曾被中共的各种媒体全天候重复播出,灌输到全国人的耳朵里,混淆视听,误导多少心存善良的百姓无法看到法轮功真相。希望那些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停止作恶,不做中共的陪葬品,给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修炼园地

各位听众,您现在收听的是《空中明慧周刊》。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浅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请同修注意修去情和怨
看守所狱警:今天我值班 你们炼功吧


浅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首先请听山东大法弟子晓慧的文章:浅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弟子。大法弟子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遇到问题在法上悟,闯过难关。现仅举两例与同修交流。

一、肿胀的手臂 十几分钟消失

一天晚上,我将洗好的衣服从阳台上收回来时,被隐藏在衣服里的一只大毒蜂(大约一寸长)蜇了一下,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毒蜂,它的毒针很长,我用手捏了出来,丈夫看见了,急忙抓住我的手“挤毒”,我的手指一下就肿了。儿子看见了,也跑来帮忙“挤毒”,我的手掌手背也肿了,不到十分钟,小臂也开始肿了,还逐渐的在往大臂上延伸。

刚开始我有点懵,不知所措,我猛的想起:我不是炼功人吗?怎么能用常人的方法呢?我大喊一声:“放手!快放手!”迅速甩开家人的手,并严肃的对家人说:“我的事你们别管,我有师父管,我现在回屋,在我出来之前,谁也不许進去,也不许敲我的门。”

我转身回屋锁上门,马上盘腿。这时手肿的更厉害了,手指已不能弯曲了,小臂也有点吓人了。我首先向内找我是否有漏被邪恶钻空子了。然后再在法上认识,并请师父点悟我,此时脑海里显现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话:“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我悟到,真正的“毒”已经被师父拿掉了,不会有生命危险。

那现在的肿怎么办哪?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家知道身体一层层的,我们现在的肉体细胞是一层,里边的分子是一层,原子、质子、电子,无限小,无限小,无限小”。我认识到,我的身体一层层,里面都是我的形像。我开始发正念清理细胞一层的邪恶因素,再清理分子一层的,原子一层的……再清理细胞与细胞之间的,细胞与分子之间的,分子与分子之间的,分子与原子之间的,原子与原子之间的……

不知不觉的十几分钟过去了,我睁开眼,发现手和手臂的肿消下去了,手已完全好了,只剩下一个针眼。打开房门,丈夫看到我的手后惊呆了,他说:“谁来了?你是怎么好的?谁给你治好了?太神了,太神奇了!”我笑着说:“我不是有师父管吗?!”

我在做大法资料时,也会用三千大千世界的法,清理打印机或打印头,也常会出奇迹(不是说打印机或打印头永远都不会坏了)。清理后,再用其它方法维修,真是事半功倍。

二、正念一出,伤腰即能坐

再说另一个例子。有位女同修,六十多岁,家庭环境开创的不是太好,丈夫是做生意的,对大法不怎么相信,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也不理解。

一次车祸,直接撞在了同修的腰上,人当时就撞飞了,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醒过来了,经检查腰被撞骨折了,下肢失去知觉了,躺在那里不能动,她坚持不住院,回到家躺在床上,只能让别人伺候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四、五天了,我知道时已经天快黑了,赶紧把家里安顿一下,坐上公交车赶到她家。她家是开店的,有个大院,大门是锁着的。我使劲摇门,她丈夫一看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理我也不给开门。我一面和她丈夫赔礼道歉,一面请师父帮忙:弟子今天一定要见同修一面。这时,她丈夫一边骂着一边把钥匙扔在院子里大货车的后斗里,转身就回屋了。一个给他家干活的小伙计出现了,我请他帮忙才打开了大门。

進屋后,只看见同修痛苦的躺在床上,她丈夫大声吼着:“你们师父不是保护吗?为什么人会被撞成这样!”我一面安慰她丈夫,一面安慰同修,同修流着眼泪诉说着经过,然后说医生告诉百天之内不能动,一旦错位下半生可能会瘫痪。

面对同修的痛苦,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她,为了不引起她丈夫的反感,我们寒暄了几句,发现她还铺着毛毯,人直接躺在毛毯上,我说:“明天我去买两条床单来换上,都六月了还躺在毛毯上怎么行。”她丈夫不吭声了,这给了我再次来看同修的理由和机会。天已很晚只好回家。

第二天一早,我买了两条床单送了过去,她丈夫没说什么,也不看着我们了,让我们说说话。趁他出去办事,赶快与同修交流。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一定要在法上认识法,三天后我再来看你。并对她说,在这三天内,不管听了哪段讲法录音,看了那段法,一定要记住,哪怕只记一句法都行。她答应了。我又找到她丈夫,同他商量,能不能每天放师父的讲法光盘给她看、听。她丈夫同意了。

第四天我去了,一進门,我吃惊的看见同修端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赶忙问她是怎么悟到的,她说学法时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她悟到:“医生说千万别动,说的是常人的理。那按照高层的理衡量,师父无所不能。我一定要动。”她把床单捆在腰上,手把住床头使劲翻转着自己的身体。汗水,泪水把枕头都打湿了,在痛苦中一直坚持,大约过了三、四十分钟 ,她觉的有只温暖的大手一下子把她扶着坐了起来,同修马上盘腿打坐炼功,然后发正念。她丈夫回来看到时,震惊了,赶忙叫来干活的工人,他说:“快来看啊,法轮功太神了!”她丈夫还说:谁要说法轮功不好,谁不三退,就开除他。家里的环境一下子正过来了。

三、在法上认识法才能否定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也容易出现问题。”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能在法上悟到,是很难提高心性与层次的。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邪恶”。这部大法这是师父赐予我们的法宝,是真正能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迫害的,师父能给予我们的,都压進这部法里了,我们只要学法,悟道,做到,就好了。

以上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请同修注意修去情和怨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请同修注意修去情和怨,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最近当地连续有同修出现病业,这些同修自身修炼虽然都各有不足,但却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情和怨比较重。

去年下半年,一对年轻夫妻同修的不到两岁的小儿子在车祸中离世,事件震惊所有同修。孩子的母亲(同修A)更是伤心,眼睛经常哭的红肿。有相当一部分同修认为,她儿子突然离世,同修A伤心是在所难免的,过几天,她就能从悲伤中走出来,平静下来,再好好找自己修炼上的不足。但是,在同修A还没有完全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的时候,就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所有内脏器官衰竭,全身浮肿,也就是她整个肉身从内到外都被旧势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部破坏掉,最终离世,而这位同修还不到四十岁。

虽然同修A的离世有很多原因,但是她的情和怨很重。儿子离世,她被亲情控制长期沉浸在悲伤之中,又将自己儿子的离世归咎于其他同修对她儿子发出不正的念,从而对同修怀有深深的怨恨。直至她出现越来越重的病业时,她不是一心学法,而是被夫妻情控制,希望自己的丈夫同修时时刻刻陪伴在身边。虽然她个人的修炼状态、周围同修的人心及对钱的执著都是加重她病业魔难的原因,但是儿子离世、情和怨的全面爆发并整个人陷入其中,很可能是她突然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以致离世的直接原因。

一位大资料点的老年女同修B对师对法对众生的心特别的纯正,她的大资料点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直顺利的运转了十几年,在当地救度众生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她的正念正行是有目共睹的。新年期间,同修B的老伴突然离世。同修B并未因为老伴的离世表现出过多的悲伤,依然正常的在做着三件事,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老伴的形像浮现时,却可能很牵动人心,毕竟夫妻几十年。几天前,同修B突然出现脑溢血,昏迷不醒,被家人送進了医院。在为同修B长时间发正念的过程中,突然有一念浮现在脑海中,她是被亲情带动,从而被旧势力下手迫害。由此会想到一些细节,比如同修B作为协调人在大组交流时一直随身带着手机,理由是担心老伴随时会打电话找她。其他同修为了整体的安全多次与B交流,她都放不下。写到这里要强调一点,千万要理性对待所有的人和事。比如和情有关的事,浮上脑海时如果不能及时排除,还随着去回忆,对于修炼人来说可能招致致命的危险。

我们当地还有一对中年夫妻同修,男同修C在跟一位外地女同修D结婚后,对妻子的情非常的重,女同修D却对他比较淡漠,致使同修C由浓浓的情转为深深的怨。甚至为了能够带动D的心,以自己不学法不炼功相要挟,最终C真的掉下去了。由此可见,情和怨如果不修去,完全可以彻底毁掉一个修炼人。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去年年初病业离世的另一位老年同修E。E同修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学法读书很吃力,但是对于修炼还是比较重视,也天天参加集体学法,总有三退名单,三件事一直做的比较稳健。后来老伴突然离世,同修E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后来听说,同修E在老伴离世后,经常觉的空落落的,希望儿女能时常回来陪自己说说话,有时寂寞了就到楼下找常人聊天。其实当自己感觉空落落时,就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夫妻之情,并修去它,但可惜的是,这位同修病业中没能及时找到心性原因并归正自己。当儿女不愿意陪伴照顾自己时,又对儿女生出了强烈的怨恨之心。E的妹妹也是同修,E的妹妹由于家中有孙子照顾,也没有做到天天陪同修E学法,同修E又对妹妹生出了强烈的怨恨之心。最终在情和怨中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

同修G是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很会向内修自己,讲真相也做的很好,在多次被绑架中,都能正念闯出,平时不张扬,不显示,默默无闻的修自己。但是在临近新年被绑架时,却正念不足,一定程度上配合了邪恶。同修G性格内向,生活圈子就是丈夫和孩子,在跟同修G交流中,她三句不离丈夫,对丈夫有诸多怨言,她也意识到怨恨是对丈夫的情引起的,却总是拖泥带水,这边刚排斥完,那边又怨上了。对于修去情和怨也是只想去执著心的表面,不想从根本上放弃,没有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无论丈夫对自己的好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是自己应该执著的,而且还要真心的慈悲对待他。在情和怨的纠缠下,再加上困魔的干扰,在一次睡了一觉,又没发正念的情况下,出去贴不干胶,被旧势力钻空子绑架迫害。

所以,修炼人不从内心放下长期执著不放的情和怨是很危险的。

上述情和怨的表现,也是自己最近才深刻认识到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梦中老是过关,对方是自己曾经很喜欢的一个人,最后又被其耍了。每次梦中,我都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没有发生那种事情,觉的自己色关过去了,但是却总是做同样的梦,梦中除了情,还总是质问对方为什么要欺骗我?这种梦做的多了,就意识到可能不是色关,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随之是修炼状态下滑,也常常犯困,甚至发正念时睡着了,我就想一定是空间场的邪恶太多,有一次连续发了两三个小时的正念后,思想变的非常清晰,在早上打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很深的情和怨,原来那个梦根本不是在考验自己色欲心是否放下,而是在考验自己情和怨是否修的干净呀!虽然我平时好象对从前的事情早没有怨恨心,也不再有情,但是我梦中却完全没有过关。我意识到自己很深的情和怨的根子象顽石一样隐藏在内心深处,非常的危险。由此才突然认识到最近同修中出现的病业,很多都与情和怨有关。

情和怨除了个人修炼中的表现,在同修间也体现出很强的同修情和同修间的怨。比如有的同修长期跟哪位同修配合,突然跟自己长期配合的同修由于种种原因远离了自己,就对相关的同修产生了很深的怨。其实这种怨的产生是自己长期没有重视的同修情导致的。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系,当跟自己长期配合的同修突然远离了自己,这时应该向内找,自己是不是已经产生了同修情,或者有依赖心了?是不是师父在利用这个机会去自己的这些心?但是,往往很多同修不会实修自己,遇到事情就向外看,不仅产生怨恨,还在同修间制造了不小的间隔。这种同修情和怨恨心导致心性下滑,如果长期认识不到,也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本文只是为了写清情和怨的表现,并非是针对哪位同修,如果有言辞不当的地方,还请相关同修原谅,请同修慈悲指正。


看守所狱警:今天我值班 你们炼功吧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看守所狱警:今天我值班 你们炼功吧,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后,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在看守所的四十八天里发生的事情,我记忆犹新。

一、狱警说:“丧良心的事不能干”

那是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日子,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关押了近三十人,大法弟子有十几人。晚上睡觉时,只能侧身睡,俗称立板。吃饭、睡觉、卫生间全在这间屋子里。没有床,就在地板上睡觉。

看守所的办公室里有一台缝纫机,狱警家里的一些零活拿来,让监舍里的人帮着做。因我会做缝纫活,我被非法关押到那里后,有活就让我帮着做,这样我和她们就熟了。

一天,隔壁监舍里的同修在监舍里炼功,当班的狱警不让炼,还打了同修。几天后,关我的监舍的狱警让我去帮打人的那个狱警缝点零活。打人的这个狱警和其他人说,她老妈去世了,走的很安详,八十多岁了,修个好死。

她也是山东人,我和她还是老乡。我感觉她还有点善心,于是干完活后,我对她说:“X管教,我看你这个人挺好的,咱俩还是老乡,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怕你不爱听,不说我心里又憋的难受。”她说:“你说吧,没事。”我说:“咱们有言在先,我说了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当我没说。”

我接着说:“X管教,你这个人挺善良的,你说你老妈修个好死,那你也得为自己着想,给自己留点德。我炼法轮功,炼的不太好。但我师父教我的话我记住了,就是‘失与得’的理。人身上有两种物质永远带着:做好事得到德,德是白色物质,做坏事得到业力,业是黑色物质。这两种物质生生世世带着,还影响子孙后代。你打人就是用自己身上的白色物质德去换对方身上的黑色物质业力。不失不得。你打人,这多不合适啊。”我又接着说:“我亲身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我们单位那些打人的凶手没有一个善终的,不是遭遇车祸就是得了癌症,死的都很痛苦。你可千万别再打人了。何况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修佛的,你打了她们,你得造下多大的业啊!给儿女留钱儿女有花光的时候,给儿女留德祖祖辈辈都受益。”

她听后,先是愣了一下,马上说:“我记住了,我以后再也不打人了。我要手刺挠(痒痒,想打人),就是打墙也不能打人了。”接着她又问我:“法轮(狱警们都称我们大法弟子为“法轮”),你给我讲一讲你们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炼法轮功,一是为了祛病健身,二是做个好人。我炼功前一身病,严重时起不来床。我家住七楼,上楼中间得歇四、五次,吃药、按摩,花了不少钱,可都不好使。后来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好使,我就去炼了。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就全好了,走路轻飘飘的,回家一口气就上到七楼,也不累了。你说我这个师父我也没见过面,师父没喝过我一口水,没吃过我一口东西,更没花过我一分钱,《转法轮》这本书我看一看,到炼功点去炼炼功,一身病就全好了。病好了,心情也就好了,性格也变好了。现在政府不让炼了,还抓我们,让我们说师父不好,我能说吗?中国人都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比如说,你对我挺好的,现在你有难了,让我说你不好,我能说吗?”她马上说:“不能说,丧良心的事不能干。‘法轮’你炼吧。”

那时我得法时间不长,学的也不好,也只能从感性上给她这样讲。

从此以后,一到她值班就告诉我们:“‘法轮’,今天我值班,你们炼功吧。”还对那些关押的犯罪嫌疑人说:“你们都跟‘法轮’学着点,看人家‘法轮’多好!”

二、几个年轻的女犯举着拳头喊:“法轮功好!法轮功好!”

一次,同监舍的常人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让她问一位老大法弟子。过两天她又和我说:“姨,你就给我们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说:“我不是让你问某某吗?”她说:“她讲的太神了,我们听不懂,你给我们讲讲吧。”我说:“我学的不好,只能按我理解的给你们讲。法轮功讲三个字‘真、善、忍’。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就是用善心对待一切人和事,对谁都好;忍就是要有大忍之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炼人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这几个年轻的女犯举着拳头喊:“法轮功好!法轮功好!”

听着她们的喊声,我很感动,明白真相的常人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做出了她们的正确选择。

一天半夜,监舍又来了一个犯诈骗罪的嫌疑人,她是让年轻的女性去勾引男士,然后其他人去现场抓“现行犯”勒索对方钱财。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她指着我说:“一看你这个人就一身正气。”她是被别人举报后抓進来的,那天她站那说:“等我出去,我整死他(指那个举报他的人)!”我在旁边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她瞅瞅我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我是生活所迫,再说他们也不是好人。”我说:“为了生活你可以做别的事情,你这个钱来的也不干净,给儿女花也没有好结果。将来你怎么面对你孙子、孙女,你敢告诉他们你这钱是从哪儿来的吗?你这年龄得给儿女留点德了。”

她听了后沉思了一会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好好想想。”

那时我们只有一份师父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就读给她听。她听了后说:“我以后也要做一个白粒子,不做黑粒子。”这个人不骂人不说话,张口就骂人。我说:“你要想做一个白粒子,做一个好人,首先要从不骂人开始做起。”她说:“行,我保证做到。”以后她真的不骂人了。有一天她刚要说话,嘴动了一下没说出来,我问她:“是不是想说什么了?”她说:“是,刚想骂人,我想起做白粒子不能骂人,就憋回去了。”

分局的警察来提审我,我告诉警察:“回去告诉你们领导,强制和法律都管不了人心,而法轮功能教人向善,你们抓我们是错的。”

关我的监舍的狱警明白了真相后,在派出所警察来提审我时,她说:“你们(指警察)这些人真差劲,这人多好啊,你们赶紧把她放了!”

在看守所里,我关心每个人,尤其那些常人,在我被转往马三家教养院的那天,刚好看守所卖东西,趁我去取鞋的时候,她们将买的东西都塞我包里了,我也不知道。到马三家被搜查没收了。当我被带走时,监舍里的那几个人哭着喊:“管教啊,不能带姐走啊!姐可是好人啊,姐多保重啊……”我说,“没事,你们放心吧。”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也不大会修,对法的理解也不深,只能从感性方面讲真相。在我与看守所的那些常人接触中,我对师父的讲法有了切身体会,师父在《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只剩下邪恶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们学员,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从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谎言、假相都将被一个个的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