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892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2月18日
节目长度:61分1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6,506 KB

57,48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2月14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9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执着手机的危害与应对
摆正基点 不被假相迷惑
浅析破除经济迫害的误区
记一次修心过程
在家庭、工作中修好自己
修炼交流文摘


执着手机的危害与应对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执着手机的危害与应对,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

看了今年的神韵晚会最后一个节目,感慨很深,现代意识所造成的变异,让人们处在重重危机之中。而手机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表现。

在节目中让人哑然失笑的两组镜头:一对恋人拿着手机挽着手走路,女孩松开手去自拍,男孩独自走,走走顺势挽上了另一位沉迷于手机的男孩;两人一起走了一小段路,后来男孩的女友拍照回来提醒男孩,男孩才知道自己挽错人了;另外一个男孩被猛烈的摔到地上,他没有考虑身体怎样,第一反应是看手机有没有摔坏。

在国内电视台有句推广手机的广告词:现在人手里如果三五分钟没有手机就会感到手足无措……

按说手机普及到今天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从3G网络到4G网络到现在时间更短,这在很短的时间里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的思想逐渐的被其完全控制。人们走路上班等一有时间就开始摆弄手机。人们成了手机的奴隶。

在社会上因为摆弄手机而引发的各类交通以及安全事故层出不穷。因为长时间的摆弄手机严重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仔细想想,这种干扰绝不仅仅是一个表面科学所造成的那么简单。从修炼角度而言,是邪恶的生命利用人的喜好来控制人,为其邪恶输送能量,最后毁灭人的一种表现。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从有人类开始的几千年当中,在神的护佑下,人们都不断的丰富着自己的娱乐活动,在手机出现之前,人们从来没觉得自己过得不充实。记得我小的时候,因为家穷没有买过一件电动玩具,几乎都是就地取材。当时村里面小孩也多,大家玩投壶,捉迷藏等等,大冬天我们在外面一玩玩到半夜,也不觉得冷。在玩中锻炼了体质,增长了智慧。

而玩手机是我们的思维交给它去摆布,自己陷入其中,欲罢不能。自己成了手机的俘虏。这是绝对不应该的。

同时人们沉迷于手机是宇宙中邪恶设的一个毁人的圈套,让人们的思想完全被手机控制,对于真相更加淡漠的状态。

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而言,我们都要明白这种情况出现也绝不是简单的。是不是与我们自身也有一定的关系?如果我们都能面对这类诱惑坚决抵制,那一切都会成为假相,都会得到改观。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嘛!反过来说,如果大法弟子本身陷在其中不亦乐乎,那邪恶更会疯狂的干扰。

同时因为中共邪党发动这场迫害,手机、身份证等等都成为其监控和迫害的工具。那么在监控技术日益完善,监控力度日益加大的情况下,作为大法弟子还要更加努力的讲好真相,这种情况怎么办?

我个人觉得,首先应该彻底去掉对手机等各类通信软体和网络的执着。学会面对面的交流。执着于“手机、软体交流”其实就是加持外星人、邪恶生命。这道理是明摆着的。

传统的学法、交流方式是我们永远要坚持的。哪怕是与亲友交流也是如此。手机和各类通讯软件能不用,就绝对不用。

这是前提,然后再清除外部对我们的监控,让它们失控、失效。

当一个大法弟子做什么事不执着自我、也不想证实自我的时候,在做什么的时候,如果能保持一种低调和“隐身”的状态,我想,同时清除一切干扰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监控设备以及背后的一切生命与因素,那我想很多奇迹都会出现的。网上这类例子也很多,限于篇幅我们就不一一列举。

面对现在各类监控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尤其是大数据、刷脸技术的应用等等,我们不能总是陷入“技术上”怎么躲、怎么隐蔽的思维当中。那样最终我们还是陷在人中和外星技术的控制中。

我觉得我们首先对这些根本不执着、不给市场,从自身不给邪恶输送能量,同时正念对待,理性的清除现代科学给人所造成的一系列干扰,为众生善化得救创造环境,不辜负众生的嘱托。

最后对还在沉迷于微信、电报等即时通信软件的同修们说一句:我们本身修的好坏是我们个人修炼的问题,我们在此刻不应该成为邪恶的挡箭牌了,不要再帮助邪恶迫害我们、迫害众生了,不要再与邪恶同流合污了。


摆正基点 不被假相迷惑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 摆正基点 不被假相迷惑,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

二零一八年夏天,我的两位亲人相继出现了重病的症状,婆家的那位正和几个人玩着扑克牌时突然不会说不会动了,随后就不省人事了。将他送往医院,检查确诊是脑中干出血,病情很严重。医生说,此病生还希望很小,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一个植物人,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因事情太突然,让家人都无法接受。

当晚,我回家打开电脑,浏览明慧当日文章《脑干出血的大哥诚念“法轮大法好”显奇迹》一文,很醒目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一震,迫不及待的看了下去。我想是师尊在点悟我,让我能正念面对亲人的病,我内心很感动。当时,因有其它的事情去做,对此事我没有往深处去想。

第二天我去了医院,把昨晚看到的消息告诉了守候在重症监室外面的几位亲人,(他们基本都明白真相)嘱咐他们下午進去探望时,在他耳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坐在外面也要默念。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

两天后,这个亲人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又从母亲口中得知,我的弟弟身体也出现了很重的病症,有一个星期不能吃东西了,每天只能勉强的喝几口水。我去了弟弟家,只见弟弟身体消瘦了很多,脸色苍白有些发灰,双手捂着肚子蜷曲在沙发上,面部显出了很痛苦的表情。我问:没有去叫医生治疗吗?一旁的弟媳说:去过医院,拿回的药吃了也不见好,胃部痛的无法入睡。我说:你赶快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弟弟有气无力的答应了。

两天的时间内,两个亲人都突发重病,这不是偶然的巧合,也不是正常的生老病死。出现在我身边,又发生在和我关系密切的两位亲人身上,一定和我的修炼有关系,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我要抛开亲情的牵制,摆正基点,把坏事变成好事。

我从法中明白:现在是正法时期,世人多是来源于高层的生命,是来盼大法救度的;师尊正法的准则,不看众生历史的过往之过,只看众生对大法的态度;现在的时间是师尊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延续来的,世上的一切都是围绕正法而动的,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而存在的;师尊正法是为了救度众生;而旧势力打着考验大法弟子的幌子,不惜毁掉无量的众生,是阻碍正法的。师尊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也叫我们全盘否定;只要对救人没有利、对正法起负面作用的都不是师尊安排的,我们都要彻底否定。

明悟这些法理后,我对两位亲人的现状,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这是旧势力以去我的情为借口,想毁掉这二人,也想毁掉我。我决不会让旧势力迫害他们的阴谋得逞!他们都相信大法,特别是我弟弟,在我这些年的多次被绑架迫害中,他一直关心支持我,顶着压力去公安局要人,去派出所、洗脑班、劳教所看望我。我想,只要对大法有正念的、帮助难中大法弟子的人,都是很了不起应该得救的生命。

认识到这些后,我从心底里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彻底解体旧势力强加给我两位亲人肉体的迫害!他们都是师尊的亲人。他们的生命是师尊说了算,旧势力是选择了被淘汰的生命,不配安排和考验大法弟子和其亲人。两个亲人身体尽快康复!这不是维护狭隘的人情,而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也诚心求师尊救他们。

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正念的强大威力,真有一种力可劈山的感觉。认真向内找,认识到了我身上还有比较重的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加大力度正念清除。我坚信旧势力强加给我两位亲人的迫害解体了!他们很快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上午我去了医院,得知亲人已脱离了危险,神智清醒了,此后恢复的很快,令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下午我又给弟弟打电话问询,他声音洪亮的告诉我:姐,我完全好了,中午吃了一大碗米饭也不难受,你放心吧。我抑制着激动的心情说:我知道你已经好了,是师父帮了我们。你一定要诚心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弟痛快的说好。

放下电话,我感恩师尊的泪水夺眶而出。我默默的跟师尊说:师尊啊,弟子做的很不好,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的亲人。让您为我们费尽了心,弟子今后一定会严格要求自己做好的。

他们健康的活着就是真相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开示:“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师尊在《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中还讲 “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大法弟子的圆满是没有问题的了,但是你早走,也给大法弟子要做的事造成损失,也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目前正需要人手,不要造成损失。”。

从师尊的法中,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只要没跟随师尊走到正法最后的,无论以什么形式离世的,都不是师尊安排和所要的,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对救人有害无利。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邪恶无论迫害谁,我们都要正念否定!

我的父母都八十多岁了,都是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他们对大法坚信不疑。修炼后身心变化很大,较同龄人显得年轻许多,认识他们的人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不少人都相信和支持大法。可是从二零一七年开始,他们的身体状况明显不如前几年了,母亲经常腿痛,背也驼了。去年,父亲出现了咳嗽、痰多憋气不愿吃饭的现象,体重急剧的下降,从原来的一百六十多斤降到了一百四十斤,引起了我的警觉。我想其中有他们个人修炼的因素,也有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因素。我也认识到了自己对父母情还挺重,是我要修去的。目前救人的时间这么紧迫,任何干扰众生得救的事情我们都不能认可。我父母能健康长寿的活在世上,就是一个救人的真相,他们是大法弟子,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了,老病死已远离他们。对他们不起作用。我和他们从法上交流,坚定他们的正念,同时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强加给他们肉体上的迫害。

期间,旧势力也在给我演化假相想迷惑我:“五一三”世界大法日那天,我一早买了两份供给师尊的水果和点心,在母亲家我给师尊上供时,突然看到香炉中的三根香有些异样:左右两根都烧一大半了,而中间那根没有点着,很显眼的立在那里。我的心一动,好象一个不正的信息在我头脑中闪现,但被我瞬间否定了:这是假相,我不承认!敬香是弟子敬师的一种方式,至于烧香过程中出现的现象,师尊法中没有讲的,我们不能乱悟。师尊明确告诉过我们不实修,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有用。

再如:开始帮父亲发正念的前两天,母亲告诉我父亲病状好象加重了,不修炼的家人叫父亲去医院治疗,被父亲拒绝。我听后没动心,我发正念的基点不是为了人间的亲情,而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师尊的法启悟我的,我继续加大力度发正念,也诚心的求师尊帮帮我父母亲。

不长时间,父亲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又能骑上电动车外出了,认识他的人见面都夸他不象八十多岁的老人。母亲身体也明显的好多了。

事情没错,是我的心不纯

一天早晨,我刚发完了六点的正念,突然我的手机铃响了,一听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同修打来的,还没等我说话,就听到对方大声说:大姐,我非常的恨你,我不让你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你为什么到处给我传播?你这样做太不应该了,我现在不恨你了,才能给你打去电话。说完后就把电话挂了,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拿着手机愣在了那里,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我丈夫刚好坐在我身旁,电话里的声音他听的清清楚楚,他很严肃的问我:是谁打的电话?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他,没有什么事,叫他不用担心。他不相信,又很生气的对我说:往后别人的闲事不准你再管,别人送的什么文章你也不许再接。(头天晚上,我不在家,同修把文章送到了我家)说完,他气呼呼的出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回味同修说的话,心里不解,她为什么会恨我呢?我知道,修炼没有偶然事情发生。既然牵扯上了我,一定有我需要修去的东西,我认真回顾了一下近期发生的事情。看我是否有做错的地方。

不久前,此同修因外出讲真相被绑架送往异地看守所。我们得知消息后,及时上网曝光,通知同修发正念,说服家属,向有关人员讲真相等营救工作。期间,我和一名同修几次去二十多里外的乡村找她的家人。此同修这些年因多次被抓捕迫害,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她这次又被抓捕,家人都很抵触,全都翻脸不干了。通过我们多次劝说,他们才转变了态度。随后由几名同修们配合,几次去公安和检察院要人。最终,在国保决定已经批捕的情况下,同修被无条件的放回了家。

我们两次和此同修交流,过程中,她心情很激动,光谈自己在看守所做得如何好,对向内找无话说,我们感到无法沟通,只能善意的提醒她回家多学法,不要急于做事。几天后,我见到她写给本市一国保头目的信,几处是她听到另外空间的信息写的,与法明显的不相符。我对她说:这信不适合给常人看,他们看后不会有好效果。咱们做事要用法衡量,不要轻易相信另外空间那些不实的信息,师父没有明确告诉我们的事情,不能随便对人说。可没过几天,她还是拿着此信去了国保,被那个国保头目狠狠的打了一顿,拖出了大门外。听到此消息,我既心疼又有点埋怨,拜托几个能和她联系上的同修帮帮她。此后多日我们再没见面。

从整个事情来看,我没有做错什么啊?这时,师尊在《精進要旨》〈清醒〉的一段法打入了我的脑海:“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的心一震:我真为她好,她为什么没被感动,反而恨我呢?我明白了:是有我要去的心!师尊点化,使我很快找到了多个没去掉的心。如:看到同修不理智时的焦急心,担心,埋怨指责、看不上人的心,求别人认可的心,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于别人,自我很强。修口也不太好,同修情较重。拿这么不纯净的心对待同修,人家心里能舒服呢?都是我的问题。我重视发正念清除。

我心纯净了,同修也变了。几天后,她笑容满面的来到了我家,真诚的说:大姐,我是给你道歉来了。我赶忙说:你又没做错什么,不用给我道歉,是我的问题。接下来,我们都很诚恳的交流了彼此的一些想法,我感到收获不少。

这件小事,暴露了我很多的人心,使我对如何修好自己有了進一步的认识。修炼不能陷在事情的对错之中,要透过表象看本质,修去人心和转变人的观念,明悟法理从心性上升华才是主要的。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叩拜伟大的师尊!


浅析破除经济迫害的误区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浅析破除经济迫害的误区,文章发表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

一段时间以来,我地部份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的养老金被扣发、停发,个别在法上认识比较清晰的直接站了出来,在与社保局协商解决不了的情况下,走上了法律诉讼的道路,过程虽然艰难,但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但现实中,我们看到,大多数被扣发养老金的同修处于被动承受迫害的状态,默认、无奈、麻木,致使同修被邪恶的“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拖着走。

有的同修按照社保局的文件要求,返回了非法刑期期间已领取的养老金,而“正常”的开着退休工资;有的无力返还的,每月只有基本生活费几百元、上千元不等,非法刑期期间已领取的部份被社保局在每月的退休费中扣除,直至扣完;有的一点养老金也没给开,也不去找社保局,即使有的去找了,遇到难度也就退回来了……

这种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上的损失,给家人、周围的世人带来了疑惑与不解,给救度众生带来了难度。

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明示我们:“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也正是由于大法弟子在破除经济迫害方面还存在着思想误区,促成了今天局面的发生。

下面列举几例被扣发养老金的同修的思想误区,以期大家都能够认清它,正本溯源。

1、我不缺钱,扣我那几万元钱,给我也行,不给我也行。现在主要是学法炼功,讲真相救人。找工资的人主要就是为了要钱,有钱买啥都方便。

2、找工资耽误时间,不如到外面讲真相,救一个是一个。

3、现在每月给我五百多元生活费,修炼人嘛,也没什么生活上的执著,足够了,不用找了。

4、按照“文件”我应返回社保五万多元,现在我只交两万多元,已经“少交”了,每月又给我开一千多元,相比其他同样状况的同修已经很好了,应该见好就收,如果我去找,触怒邪党,它一较真,恐怕还不如目前呢。所以我不找了,没给一分钱的人去找吧。

5、别人把工资要回来了,我借光,省时、省力,还没危险。

6、我现在状态不好,调整调整再找吧。

有的同修因为已经给社保局返回非法刑期期间领取的七、八万元养老金,又要给儿女买房还欠款,几乎全身心忙于挣钱而没时间考虑这事,更做不到主动去找社保局;有的有怕心,怕面对邪恶,怕麻烦,有畏难情绪;有的处于消极无奈状态,不积极主动看明慧网上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去突破自己,对交流切磋、配合发正念不重视,还掩盖……等等。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中还讲: “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

被停发养老金的同修没有想想,自己面临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修炼,是站在什么基点上看问题和给未来留下什么路的问题,是不能忽视的。

如果我们每一位被停发养老金的同修都能正念对待,用实际行动否定这种迫害,邪恶也就没有迫害的理由了。正是我们的种种人心、观念挡住了我们的路,同时也增加了站出来否定这种经济迫害的同修的难度。比如我地同修的民事上诉案,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社保局胜诉的民事判决,并驳回了社保局的起诉,而且同修在行政起诉社保局案一审胜诉的情况下,社保局还是坚持要扣回同修在非法刑期期间已领取的养老金(注:此事还在过程中)。这种结果的促成固然有多方面的因素,但是与大家的整体配合,和大部份被扣发养老金的同修的等、靠以及没有正念对待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从另一角度讲,如果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绝大部份出现这种被扣发养老金的情况,家人怎么看待我们?世人又怎么能理解大法呢?

实际上,真正能够去社保局或者走法律程序讨要被扣发的养老金的同修深有体会,那真是个修炼的过程,利益心、有求之心、争斗心、怨恨心等等很多人心都在往外冒,当我们能做到心平气和的与对方讲道理,使对方明真相而能站到支持大法这边时,已经给此人奠定了很好的得救的基础,那这不就是在救度吗?

被扣发养老金的同修如果能够归正自己的思想;能够发正念否定这种迫害;能够直接去相关部门讨公道;甚至我们能诉诸法律否定这种违法行为,都在践行着作为大法弟子成就神救度一方的神圣责任。

我们地区原来直接扣发、停发遭非法判刑者的养老金,不与家属打招呼,由于有法轮功学员站出来找社保局,甚至诉讼到法院,所以现在社保局改变了一些方式,在主动争取被判刑者家属的意见,每月领取养老金的额度自己定,也就是说,如果有条件一次性返还非法刑期期间已领取的养老金,期满回家后正常发放退休工资;若无能力返还的,在发放退休工资时,每月要开多少钱自己定(当然不能全开),余下的部份,由社保局每月扣除,直至把非法刑期期间已领取的养老金全部扣完为止。这更增加了这种经济迫害的隐蔽性,非常容易把这种迫害和直接被绑架迫害区别开来,从而默认,这就达到了邪恶“经济上截断”的目地。

我们或许是已经被扣发养老金的其中一位,或许我们没有受到这种迫害,或许我们是普通同修,或许我们是协调同修,若我们绝大部份同修都漠视这种迫害,那么我们整体的空间场,就会因为我们这些人心而加重了这种迫害因素,那我们所说的救度众生仅仅体现在和世人直接劝退上吗?有多少世人就是对大法弟子自身经历的真实苦难(病业离世、被判刑、被扣工资等等)而畏惧真相、远离大法?所以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告诉我们:“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你才能救了众生,才能在救众生中走过去,就这么难,救众生的难度就这么产生的。有些不知深浅的人说要救众生,其实什么是救众生都不知道。”

从明慧网我们看到,有的地区已经成功的通过法律途径要回了被扣发的养老金。据了解,当地同修协调的非常好,那是在法中运作、师父成就的结果。所以,也希望我们地区和其它地区的同修,尤其是协调同修能够真正重视起来,从归正我们自身做起,真正破除邪恶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这也就是在救度众生。

以上认识如有不妥,敬请同修帮助指正。


记一次修心过程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记一次修心过程,文章发表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

二零一八年刚進入夏天,一次我跟同修换了一千元面值一元的真相币,当时没来得及细看。回家打开一看,里面有残币、脏币及很旧的币,盖上去的字也不清晰。当时我心里就不舒服,心想:退回去吧,落个清静。转念一想:有教养的常人都不这样,修炼人不能干这事,我要守住心性。

于是我着手清理,清着清着,心就闹起来了:这么脏的钱也盖的下去,这个钱破成这样还往上盖,有劲就把它盖清楚点啊,你盖的达不到救人效果,还在那儿蛮干,做事心?……我怨着、清理着。
清理完后一点,有两百多张很不尽如人意。我想不就是两百多元钱吗,我就认亏了。转念一想,不对呀,这不是两百多元,这是两百多张真相资料啊,能把它毁了吗?不能,等有空了还是把它整理了吧。

那段时间非常忙,有时脑力劳动做累了,就来做整理清洗真相币的简单劳动,结果一见到这真相币,我内火就蹿上来了,上嘴唇立马长满了水泡,第一个念头:退回去吧,我什么都不用管了、轻松了。转念又一想,不对呀,一般的常人都不这样做,这不是打人脸吗?常人还讲个面子呢,我修炼人怎么能这样做呢?下次怎么见面啦。不能这么做。怕得罪人的心、爱面子的心都出来了。

我坐在那里静下心来想一想:不对呀,善心哪去了,我们不是要修的为他的吗?怕得罪人的心、爱面子的心暴露出来了,不是灭掉它的时候吗?还掖着、藏着,那是修炼人的修为吗?我突然明白该怎么做了:虽不退,但我要善意的告诉同修们,不能这么做真相币。

第二周见面时,我把破的、旧的以及不清楚的带了几张,告诉同修们这样做的效果不好,我们不能求数量,不能有做事心,我们做的每一张都要精益求精,才能达到一传十,十传百的救人效果。我和她们切磋后,她们也乐意接受。

回家后我想,我这样要求同修,也要要求自己呀。我又挑出来了一百多张要洗的、要描的真相币,心里对它说:“对不起,我那时的一念不对,大法赋予了你使命,你是来救人的,发挥你的作用吧!”

天渐渐的热了,我把电风扇拿出来放在阳台上准备备用,丈夫看到了说:“你擦了吗?丢到这里,就怕麻烦?”听了丈夫的呵斥,我一点不气恼,因为他帮我找到了一颗怕麻烦的心。在这次整理真相币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心,就是一颗怕麻烦的心,是师尊通过丈夫的嘴点给了我。

钱清洗干净了,再不发出臭味,一有空时我就把该补的补好,该描清楚的描清楚,心里很平静,那些怨、那些怕得罪人的心、要面子的心、怕麻烦的心都远离了我。

想到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验你的人心,你怎么做能符合修炼人?你怎么做能够配当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炼吗?”
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恩,是师父、是大法使我有了这样平和的心境。

我悟到:修炼就在具体的事情中、就在你心里的种种表现的过程中,让一颗一颗隐藏的执著心显露出来,修去它,这就是修心过程。

这件事也提醒了我,我们平常积攒的零钱也要把它整理干净、整理好,可减轻下一个环节的工作量,更好的保证质量。每个同修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每个同修都要把握好自己的那一个环节,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在家庭、工作中修好自己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家庭、工作中修好自己,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

我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入职政府机关,成为政府工作人员。刚去上班很纠结,是不是在机关工作就不能修炼了,不能做大法弟子了?其实很多大法弟子是政府公务员,是因为自己当时没有学好法,才有这种错误想法。慢慢随着自己学法炼功,渐渐放下这种不必要的担心。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确说了:“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

下面讲讲这两年多来自己做好三件事中的点滴,与大家一起分享。

一、去除党文化 在家庭中修好自己

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所谓的党文化,从小对共产党没有好感。《九评》看过部份章节,也看相关的视频,还有《解体党文化》这些书籍。开始认为这是给常人看的,作为大法弟子,无需再看,共产党的假、恶、斗一直都是大家深恶痛绝的,自己相当排斥的。

可是修炼这几年中,家庭环境虽变好过一段时间,但后来又出现家庭关的考验,有时候觉得是被强加的,没在意,发正念就可以。但是发现发正念效果不明显,特别是这段时间家庭环境直接影响做三件事了。

通过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找到了答案——就是自身存在的党文化造成的干扰,特别听了去除党文化的专题交流文章,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恍然大悟,原来党文化在自己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静下心来向内找,在深层找到争斗心、妒嫉心、党文化的狡猾心、自私等等。下班回到家,很少跟家人讲话,把全部时间放到看书学法中,对家人不闻不问,家里安排的家务活也不用心去做好,对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很少主动去带,造成妻子的抱怨和责骂,甚至动不动就发火。自己只知道对这些责骂不动心,认为都是干扰。

有一次妻子说:“只会看书,早上起来炼功,除了工作就是这些,儿子也不管,真是自私,没见过这么自私的人!”我觉得说我“自私”这不是小事,为何我天天按照大法标准、师父的要求去做三件事,却被家人说成是自私?大法修炼是无私无我,为他的,为何家人这般评价我?还是自己的原因吧,自己不顾一切的只在修炼上所谓的精進,只想自己圆满。大法能圆容一切,为何其他同修能做到家庭和睦,让家人看到大法的美好,而我却造成家人的误会,是自己修炼上有漏。

向内找,的确私心太重,只顾自己的事情的伟大。其实就是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态,没有神圣使命感,这就是党文化中的走形式。发正念清除这个私心。家务事包括带小孩等都不主动做事,妻子安排的家务事也不用心,就是为了赶紧学法。妻子说:“去出家吧,当和尚去吧,冷漠无情!”向内找发现这其实是走了极端。师尊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既然是党文化造成的这种状态,我就认真对待,认真看去除党文化的交流文章和看《解体党文化》的书,考虑问题从他人角度着想,家人态度也改善了很多。

说谎是属于党文化一种,跟大法的“真、善、忍”违背的。我经常很晚回家,有时是工作忙,项目多。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在单位学法,做真相光盘。回到家,家人总问为何老是晚回家,就经常说自己“加班”。撒谎了,还认为自己为了大法,为了众生,善意的谎言,师尊会原谅的。其实自己这种做法跟大法的“真、善、忍”中的“真”是违背的。谎言也是属于党文化,邪党不就是靠谎言起家的吗?必须修真,去掉谎言。当妻子再问起回家晚的原因,我就坦诚的如实告诉她,是看大法书,说加班或开会。家人从此不再问这些了,只是说:“没事早点回家帮忙带小孩。”

身边亲人都是缘份很大的人,是来帮助自己修炼的,一定要慈悲对待。

二、工作中修自己、去执着

不收红包,留下一片净土。现在中国民众被中共引向崇尚金钱、名利主义,在工程领域更加严重。自己在这个行业中,在这个大染缸中也是随波逐流,修炼前自己希望能够在吃喝卡要中多少捞点油水,这似乎成了工程建设行业的规矩,不占便宜是傻。逢年过节有人找你喝茶,那都是一套潜规则,就是借此机会送红包。

修炼大法后,自己看淡了功名利禄,放下许多的贪心。自己管理的几个项目中批复资金有些几千万,都是有油水可捞的,面临诸多考验。一边是小孩出生家庭开支大大增加,一边是婉拒红包,面临很多的是种种诱惑,当人心起来时候,觉得大家不都这样吗?刚有这个不好念头出现,赶紧发正念清除,这想法不是真我,作为修炼人更要正念正行。

二零一七年中秋前夕,因为我所管的几个项目的参建单位,都知道我不会收礼,更不会收红包,我这边是风平浪静的,可其他同事一般都会接受所谓“节日礼物”,按照工程中的规矩,送的是月饼和茶叶,可礼盒里面都放着很多现金和购物卡。我当时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一个不正念头:“他们按规矩会送礼物了吧?”自己突然问自己:“我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向内找,发现自己是有名利心、显示心,强烈的显示心,觉得自己心性高,别人来送礼可以考验人,让人看到我多好,只有我不收礼和红包!一副骄傲的样子。

后来,果然这些包工头老板和监理单位的负责人纷纷找我,冠冕堂皇说是“汇报工作”,其实就是送礼、送红包给我。虽然我都没接受,其实内心是接受的,这些考验没有必要的,是自己求来的,是自己心不正求来的关难,后悔莫及。知道这方面必须严格按照大法要求归正自己的言行和一思一念。

中国年假期前,有个老板趁我不注意,放了一个装满百元钞票的信封在车厢里,发现时想直接还给他,但有很多单位的人在一起看施工现场,硬塞回去,可能会让这个老板很难堪,出洋相,没面子,决定找机会还回给他。晚上就打电话向他说明情况,他说:“就是一点心意,没关系的。”我说:“重视道德,留下一片净土吧。”他马上好像明白一样,说节后再联系。节后我找了个机会还给他。

争斗心与妒嫉心,他们两者是紧密相关的。一直觉得即使在得法前自己对名利就看得比较淡,平时安贫乐道,不会去羡慕和妒嫉有钱的老板或同龄人中工作职场的佼佼者。修炼后认为这些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和关,应该很容易修好。所以就不去思考自己这方面还有什么执着和人心的干扰。近期发现其实自己有很强的妒嫉心,单位一同事是本地人,看他利用征地、拆迁补偿一夜暴富,衣食无忧,买房买车,就在心里说:这都是不劳而获的“拆二代”,没啥本事!从心里瞧不起他。这个争斗心、妒嫉心等各种各样的人心涌上来时自己还觉得自己很对,不知道自己悟偏了。学法时候,看到师父关于妒嫉心的那段法,马上说:“师尊,弟子错了!”争斗心、妒嫉心都是必须去掉的,尤其是妒嫉心,一定得赶快去掉。

实践告诉我们,修好自己才能讲好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讲真相中碰到的人形形色色,有恐吓的、骂人的、嘲笑的,还有假三退的,有要钱的,各种情况都会遇到,都需要自己向内找。有一次,给一个人讲真相,他不停的说“给五百万就三退”。我说,生命得救和拥有美好未来比金钱更重要。他仍然要钱,说这是实在的。我慢慢冷静下来向内找,什么原因呢,自己是不是也在追求名利呢,有缘人的提醒就是近期名利心困扰着自己的反映,还是自己有漏。这件事告诉我,要救更多的人,一定要修好自己。

回首两年的修炼路,其实自己经历的考验很多是没有必要的,只有自己学好法,正念正行,修好自己就能多救人。我会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完成历史使命,跟师尊回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修炼交流摘录

干事积极轰轰烈烈,“正念正行”不离口、不注意安全,貌似精進的同修,被迫害后转化或走向反面,给其他学人不学法的同修带来很大迷惑与误解,多年来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个人认为,这是对安全与怕心这方面的法理认识严重偏颇所致,有没有怕心不是表面上注不注意安全的行为能决定的,“注意安全就是有怕心了,不注意安全就是没怕心了”,反过来,也不是注意安全就没有怕心了,往往怕心还会体现在极端的注意安全中。所以注意安全和有没有怕心不是简单的对号入座,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判断是与不是。

我现在认识到注意安全和修去怕心是两件事情,个人层次所悟:怕心也是执着心的一种,是要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到位后,对人心、观念、执着等有了清晰的理悟后,在实修过程中发现怕心的种种表现及背后的执着根源,并扎扎实实的修去,才能达到符合法的标准的不怕。怕心的表现也是复杂多样的,不是以不注意安全的不怕就代表了所有其它方面都不怕,更不是做注意安全的事或不做注意安全的事就能修去此心的。既不能用注意安全掩盖要修去的怕心,也不能为修去怕心而不注意安全。

而注意安全是在邪恶的迫害没有结束前必须严格遵守的,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不注意安全,是在给邪恶实现监控迫害提供方便,这不是正念的表现。注意安全是反监控的反迫害行为,是破除旧势力监控安排的一部份,是正法修炼的需要。注意安全可以确保证实法救度众生项目的顺利实施,可以减少邪恶迫害下的损失,因此,注意安全是正法时期修炼大法赐予众弟子的理智与智慧。个人所悟:正法正觉修炼者的不怕体现在无私为他、为法、为新宇宙、为同修、为众生的安全负责的不怕中,是智慧的、圆容不破的。
    ——《提醒同修注意手机安全要到位》

一天傍晚,师父让我看到一句大法弟子写的歌词“不会嫌弃”而点醒了我,那一刻,我的眼泪哗的下来了,我心里真诚的对师父一遍一遍的说: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了,原来自己一直是在嫌弃同修,一直在用“人心”和“情”对待同修。面对老弱病残和贫困的人,我不会嫌弃他们,还会尽力帮助他们,但对于同修的一些行为做的不象个修炼人时,我心里却在嫌弃他们。我是在用人的“情”在对待这一切。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正因为我的空间场中强大的“情”的存在,使得我不能时时刻刻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慈悲的心态,使我才不能更好的去宽容他人。当我真的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时,真的是又高兴又万分羞愧。
    ——《师父和大法让我的生命变得美好》

许多老年大法弟子起初都是为祛病而走入修炼的,可不管你修炼了多长时间,这个对“病”的根本执着,你放掉了没有?你觉得你修炼了,身体好了,可这并不等于放弃了根本执着。那是你在不同层次中修炼,提高了心性所拥有的状态。想想平时,认为吃这个好,吃那个好,“硬的胃受不了”,“凉的怕着凉”,“衣服穿少了都怕冻着”,“谁有个毛病,给个偏方”,等等,这些生活中的小事罗列起来,还不是一个“怕得病”的根本执着吗?修炼人,站在法上去认识问题:修炼就是要修掉人的观念,吃什么都行,填饱肚子就行。别不把生活中的小事当回事,不向内找,时间一长,堆积如山,形成自然,都觉察不到,久之,就是大问题。
    ——《老年大法弟子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吴同修的侄子开车压坏了某处“井盖”、被当地几个保安毒打后躺在床上。侄子电话叫来姑妈(吴同修)和父亲,说要约一车人前去报复。姑妈和父亲都是修炼人,开导他说:这种失德的事不能做,他们打你,是在给你“德,你再找一车人去打他们,你不仅把他们给你的“德”推回去了,你还不知要把多少倍的“德”给他们。侄子接受了姑妈和父亲的劝告。这时吴同修看到,躺床上的侄子的腿上,冒出来一股股黑烟儿!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好多年前,宁同修与某教师(此人早已放弃修炼)经常一起去菜市场。她发现这位教师在买菜时爱劈菜叶子,就多次提醒,可对方总会讲出一大堆理由来,认为劈菜叶子并没啥。一次宁同修看见她在劈菜时,从她腰部位置冒出来一股白烟儿,像一小片云彩,直接飘進那卖菜人的身体里。
    ——《从小事看守德与失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的一天,上午十点钟,有两位四十岁左右的检察官找我说:“你已经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了,我们要对你实施逮捕,你有什么话说吗?”当时我的心很平静、心态也慈悲祥和。我微笑亲切的对他俩说:“你们俩例行公事,我不会怪你们的。但是我是修佛做好人的,你我有缘,你能允许我讲二十分钟真相你再做决定,好吗?”他们听后心也宽松了。他们说:“你讲吧,我们愿意听。”那天我讲的很理性,也很愉快。我讲了我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目地是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仇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也讲了法轮功是叫人重德、行善,叫人如何做好人的高德大法;讲了你、我、他与宇宙特性真善忍之间的生命关系;也讲了他们不要参与此事与走回传统的因果。他们听完了,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与喜悦,说:“说的太好了,你们法轮功真是好人啊!你放心,这事我们选择回避、不参与,就这么定了。”说完他俩就笑着挥手告别走了。下午五点,只听见有人叫我:快把你的东西清理好,有人找你。出来一看,原来是当地派出所所长与这次参与绑架我的六一零的人。我上了车,眯上眼,一路发正念。车停了,只听他们说:“不要发正念了,下车吧,已经送你到家了。”我停下了发正念,见证了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所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下了车,双手合十,叩谢师恩!
    ——《做好人就看《转法轮》》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