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7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893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2月25日
节目长度:55分1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860 KB

51,75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2月21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93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谈“说”、“不说”与“被说”
妒嫉与怨恨
体会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
从生活中小事中看修炼的严肃
和小同修一起过关
静与净
修炼交流摘录


谈“说”、“不说”与“被说”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谈“说”、“不说”与“被说”,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

不久前,我经历了一场严重的病业魔难,期间很多同修想帮助我,可是他们的帮忙反而带给我额外的关难。

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一个另一片的协调人,她当着我的面就说:“某姐,我告诉你,我们都商量了,你的就是你自己的问题。”说话时那种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样子,至今在脑中挥之不去。

我的怨恨心一会儿压下去,一会儿又上来,因为找不到根本,从此以后我拒绝与她来往。

最近我们学法交流时,得知一个老年同修出现病业,这时他们的说法完全变了,告诉本片同修:“都得向内找一找,是不是有什么执著影响了大姐?”

当时我的心就起来了。同修说我不对,我还是愤愤不平。

回家和女儿一起学法,我提起这件事,女儿说:“妈妈,你别在这件事中纠结谁对谁错,你看到她对你说话的态度,你再看看自己是不是也那样?也是瞧不起人,认为别人不如你?”我一下明白了,是呀,确实是这样。女儿说:“你不能用你看到的衡量别人,你怎么知道人家没修呢?人家修好的一面都过去了,也不在表面。师父不讲过了吗?”

这时我才从牛角尖中退出来,想起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心也能静下来了。
过一会儿,我打开信箱,把刚刚看到的一篇常人关于修口的文章发到信箱里。结果让我很惊喜:一位同修的答复对我非常有启发,就是下面这篇文章《谈说与被说》,我就把它发到明慧,希望有机会和大家交流。下面是这位同修的文章。

谈“说”、“不说”与“被说”

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看到此文(指关于修口的常人文章)向内找自己——

如果我是“说”者,就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

如果对方不接受,也别怨对方,还得向内找,是不是自己的语气、善心、道理没达到大法的标准,或带有自己的目地和认识等。点到为止,不要执着别人的执着。劝善、劝善,别人不听,也不要有什么想法,不要指责埋怨,也不要强加别人。

如果我是“不说”者,向内找,原因有四:一是妒嫉,看到别人优点不说是妒嫉,看到缺点不说也是妒嫉,瞧不起,觉的不值得自己说;二是不负责任,觉的事不关己,不管别人好歹,没自己的事;三是自私,怕得罪人,怕自己受到伤害,保护自己;四是有看笑话、幸灾乐祸的心。只有自己受到伤害或冤枉时“不说”,这可能才算是一种智慧,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是要揭露邪恶的。

如果我是“被说”者,就要无条件的向内找,别人为什么说自己呢?为什么没说别人呢?是不是自己真存在问题,有就改,无就注意,不要看说者态度如何,有问题不要怕说,认识到了,改了就好。

即使是受冤枉了,也别怕说,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嘛,总讲那么一句话: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

更不要掩盖、反驳、开脱;掩盖是假修,反驳是向外找,走魔道,开脱会邪悟。

一点点浅显认识,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妒嫉与怨恨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妒嫉与怨恨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

有同修讲:妒嫉心是怨恨心的基础。我很认同,因为我就是先修去妒嫉心,然后自然而然的挖掉了怨恨心的根。我谈一下这段修炼过程,希望对同修们能有所借鉴。

一、修去对前夫的怨恨

我离婚十几年了,对前夫的怨恨很大,认为他伤我太深。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所以表面不再怨恨,但这颗心还是时不时的冒出来,有时表现还很强烈。

去年我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后回来,就住在父母家,在父母家,我努力静心背法、炼功、向内找,不断有新的法理展现出来。当学到关于“妒嫉心”这一节时,我想:我怎么没意识到自己有妒嫉心啊,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这么强烈,我肯定也有,可是,表现在哪里呢?我好象并没有妒嫉过谁呀。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儿子说他爸爸昨天带他理发了,理发师是他爸爸的朋友,他爸爸的朋友可多了。我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说:“消费多了就成了朋友,不掏钱谁跟你交朋友?!”又摸着儿子的头说:“理发师真行啊,留这么长头发,很快再去理,再挣钱。”看到儿子有些不悦,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不就是妒嫉心吗?我立刻说:“我错了,我有看不上别人的心。”儿子点头说:“这就对了。”

当时我没有说出“妒嫉心”这三个字,因为我一直认为这是一颗最不好的心,所以不愿在儿子面前说出来,但我知道这确确实实是妒嫉心。昨天师父看我不悟,今天特意给我点化出来了。

我不再想说话了,一边低头吃饭,一边惭愧的想:我妒嫉他爸爸朋友多,还妒嫉理发师挣钱多。我怎么会这样呢?人家朋友多、挣钱多,应该为他们高兴才对,我作为修炼人,对此还耿耿于怀,那不是还有执著名、利的心吗?此外,他爸爸好了,我为什么不高兴呢?是因为他以前伤我太深,我对他有一颗很深的怨恨心,怪不得他跟我通电话时总是气呼呼的,我都不愿意接他的电话,现在想来这是怨气,是我有怨气,一切的表现不都出自我这儿吗?

转天跟同修交流,同修也这么说,我随即在清理自身时,加强了对妒嫉心和怨恨心的清理。几天后,他爸爸打来电话,我接了(很多时候我都不接),在接起电话的一刹那,我告诉自己:去掉怨恨心。这次他的语气很平和,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平和,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其后的几次通话,他始终很平和,我知道自己做对了,师父把怨恨心给拿掉了。

后来在一次炼功中,这个怨恨心又冒出来,我脑袋里出现了他以前伤害我的那些事,我想:在高层次上看,受伤害,这不是好事吗?我应该感谢他才对呀。这一想,怨恨顿消,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

二、去掉对父母的怨恨

我母亲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乱发脾气。父亲不爱说活,当我被母亲无理责骂时,他从来没有安慰过我,我感受不到母爱、父爱和家庭的温暖。记得我小时候,曾对母亲说:“你老了,我都不理你。”她并不在意,以为我在说小孩话,其实我是发自内心的。我本是个内向敏感的孩子,而母亲那种挖苦嘲讽鄙夷的语气,令我剜心透骨的心痛,真想一死了之,我恨他们生下了我。后来,我还恨他们在我的工作和婚姻上没起到好作用,导致我现在在常人中不好的生活状况。

得法后,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于是开始放淡这个情,对他们表面上很好,在家务上叫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无怨言。但始终感到心中有一块坚冰隔着我们,那是积怨,积怨难去啊!

在学法中,我认识到:看不上别人是一颗很强的妒嫉心。通过向内找,我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有看不上父母的妒嫉心,总认为他们只知道过日子,安于现状,大法书都看了,也不想修炼。找自己,想让他们修炼是“情”,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示:“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

其实,他们都是有一定文化层次和社会地位的人,对家庭都很有责任感,如果不是他们这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能有这么稳定的生活吗?他们这么大年纪了,顿顿饭都想怎么给我和我的孩子吃好,而且我从看守所回来,他们几乎没有说过责备的话,我怎么还怨恨他们,我是一个修炼人吗?我连常人中的好人都不如啊!我哭了,哭了很长时间,这颗对父母的怨恨心在我自责的泪水中土崩瓦解了。从此,心中的坚冰消融了,我和父母生活的很溶洽,母亲也很少发脾气了。

以上两个例子说明了怨恨和妒嫉两颗心之间有关联,其实很多心之间都是有关联的,这是因为它们都是以“名、利、情”为基础的,其根源都来自“私”。复杂的人心搅在一起,有的形成了自然,很难觉察,只有遵照法向内找,时时查找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一点点把人心去除。

三、再向内找

我通常在遇到以下情况时,向内找:1.发生矛盾时;2.看到别人的执著心;3.自己情绪波动时(如生气、高兴、烦恼、开心等);4.学法炼功发正念当中有杂念时;5.干一件事时想别的事时;6.梦中出现点化时,通常这时可以找到一颗主要的执著心和附带的很多心,我都把它们随时记在手机上,发正念前五分钟重点清除这些心,平时这些心一出现,就抑制它们,一般一、二天它们就淡去了。

但有些强烈的执著心去的时间长一些,而且还会反复出现。在去心的过程中,要主意识清醒、正念坚定,不管它怎么在脑海中翻腾、怎么变幻招术,就是抑制,相信一定会去掉它,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有师父在管。这就要求学好法,不然很难做到。

比如,有一次我和一位阿姨同修交流,她说中午发正念时,她老伴又来干扰她。我说:“你生气了?”她说:“我肯定生气。”我说:你生气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你得找自己,要修心性!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发现你怎么不会向内找修心性,天天学法,周刊也看了不少,你还不会找自己,我给你说,就我发现的,你有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还有仇恨心……我一股脑的说了很多,而且语速很快,真想让她一下子明白过来、提高上来。她没说什么。可是,我们临分手时,她又说她老伴如何不对,我看她还是老样子,知道我那番话是白说了。

回家后,我想了想,认识到自己有一颗强烈的想改变别人的心,她才会这样的表现给我看,越想改变别人就越改变不了,是我这颗心阻碍了同修提高啊。其实大法弟子都有师父在管,都在不同境界中修炼,我执著什么呢?难道我会比师父管的更好?哎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大法的内涵这么大,难道就我认识到的是对的?太自以为是了。附带的,我又找到了看不上她的妒嫉心、显示心、执著自我的心等,我都记下来,重点清理。

有的心要仔细去找才能认识到,比如我有时会琢磨家务活怎么做合理,出去办事如何言谈举止得体,手机项目如何才能做好,讲真相如何去讲才能使人明白,交流文章如何去写等等。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时,被这些念头干扰,无法静心,这到底是什么人心呢?很长时间,我都找不到它的根源,最近我明白了,这是一颗执著于把事情做好的心,附带着干事心、显示心、求名的心、执著自我的心。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 “你人为的想达到某一目地,也是达到不了的。”找到了这个心,去掉它,打坐就清静了许多。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同时你自己在承受的时候,你可能心放的很淡,没有把它放在上。”我理解,只有平时扎实的学法修心基础,才能做到这一点。在一思一念上修好自己,矛盾就会少,因为矛盾就是冲着人心来的,即使有矛盾也会坦然而过。

以上只是个人在修心方面的一点体会和做法,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体会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

下面请听吉林大法弟子的文章:体会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

一天早晨同修A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到同修家她说:同修B听到一个声音告诉她说:老板(指我)和他身边的几个人要出事。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消息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

第二天,正好去同修B家学法。她就简单的说了一下近一段时间她遇到的事:她以前就能听到另外空间的东西,后来她觉的是干扰就求师父,帮忙关掉了。可是近一两个月又能听到一些声音了,并且预见了三个同修出事的情形,她不知真假,就没有说出去。可是前两个同修分别在十几天后和一个月后出了事,和她预见的一样。当预见我和身边的几个同修要出事时,她就想:告诉他们吗?觉的不告诉是不负责任,就给同修A打了电话,让她告诉我。

我想起师尊在《转法轮》中的一句法,“别人要看了之后,都能给你说出来你哪一步有难的话,你还咋修啊?所以根本就不让看的。其它法门谁也不让看,同门中的弟子都不让看的,谁也说不对的。”那么同修B预见我的这一难能存在吗?根本就说不对的,师尊是连同门中弟子都不让看的。那么同修b的预见就不是师尊让知道的,那它一定是旧势力干出来的,是不被承认的,是强加進来的。

这里要说的是,当同修B把这事告诉同修A的时候,她的潜意识中已经认可了这件事可能会发生,否则她是不会担心同修安危的。同修认为那一难会发生,和认为它是病是一个道理,她就是求了,那一难可能就会压進去。

那么当遇到这种事时,首先能够认清这不是师尊的点化,否定它的这种干扰,不要这种事情的出现,那么师尊就能够顺理成章的为我们做主,这种旧势力的干扰就不会存在。如果往更深一层想,是谁让她预知的这件事呢?这个生命它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不在师尊正法安排之内,它们的参与就是对师尊正法的干扰。它的这种干扰是不被师尊所承认的,它应该存在吗?所以我们不但要否定它的所谓考验,还要清除它这个生命的本身。甚至要清除包括安排它的高层生命。就是对另外空间参与安排考验大法弟子的旧宇宙生命从上到下全部的清除。交流完,我们一起发正念。

没过几天,同修B就来我家学法了。她一定是认为那个预见不存在了,我家是安全的了。

很类似的又遇见一件事,在二零一八年春天,开两会期间,我们当地有六个资料点的同修遭到绑架。一位给我送小册子的同修对我说:现在是两会期间,环境挺紧的,小册子做的少,这一段时间你也就少发一些吧,过后再补上。又一个同修来我家说:现在开两会了,你发小册子要理智一些啊,不要出一个楼道门就接着進下一个楼道门,也不要一家一家的挨着发呀!

听了这些忠告开始是有些不知怎么办好了:要不这几天先不发了?过了两会之后再发?再去救人。这肯定是不对的呀,救人不能停啊。那么理智一些,改变一下发放方式?怎么改变方式呢?什么样的方法算是理智呢?越想越觉的不对,越觉的这里边有东西。发现越想理智时,就越觉的怎么做都不安全。这里边有个“怕”。所谓的理智是那个“怕”的借口。那么怕从哪来?渐渐的我看到了这些忠告后面的认可!认可两会期间的形势紧张,认可这期间发真相可能会遭到迫害!已经认可了迫害的存在,再去谈所谓的理智,不就是在迫害中反迫害吗!还是没有跳出它们的圈子,怎么能不怕呢?这种理智是小聪明,不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智慧。这种想法和认为有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还是一个理。这种认可很可能造成那魔难的存在。

那么我首先否定这期间形势紧张的说法,发自内心的不允许它的存在,并且正念清除制造这种紧张局势的旧宇宙中从上到下的一切邪恶生命。依据对法的理解否定旧势力,我堂堂正正的和以往一样,正常的发真相救众生,而且没有任何干扰,众生都在为救人让路,效果很好。

这些经历使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真能从思想深层不认可旧势力,它的安排就不会反映到表面物质空间中来,这才是最安全的,依据大法指导做事才是真正的理智。


从生活中小事中看修炼的严肃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从生活中小事中看修炼的严肃,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

中午,为家人准备午饭。我一边揉面,一边听着耳边传来家人播放的大陆年终青年歌手决赛曲。通常我是不看常人电视的,这时家人播放的这首歌,听到音调挺好听,再细听歌词不是歌颂邪党内容的,就想家人愿听就听吧。歌声也断断续续的传入我耳,我也没排斥,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听着歌曲。

不到半小时,我出现心慌、胸闷、气短,全身无力。这时引起我的警觉,因今年下半年来,由于不修口和干事心,忽视了修心性,执着心所致,每当干重体力活就会出现这一病业假相。可今天干的不是重体力呀,怎会出现这反应?

我悟到不该听这些常人的抒情歌呀,便立即打开我的MP3播放我在明慧网下载的同修交流突破病业假相的交流音频,听了不到半小时,全身无力的状态不翼而飞,身体又充满了能量,非常舒服。

太神奇了!看啥、听啥、差别竟这么大啊。要不是身体特殊时期的敏感有反应,我还悟不到呢。修炼严肃啊!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什么东西灌進人的思想里就存在那了。人是有记忆的。说是记忆,这讲起来好象都是观念而已,其实它是实实在在的物质。”

午饭后洗水果,当时气温零下六度,自来水冒出的水,刺骨的凉。我想起,昨晚到家庭小组学法,路上吸入凉气,就刺激的心脏不舒服,这么凉的水,也会刺激到心脏吧。我咬牙坚持把水果清洗干净,洗完上床打坐,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天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便利用午休的时间做第五套功法打坐一至两小时,一年四季不间断。

可今天刚做下,就心跳加速,胸闷、气短、很痛苦,大脑冒出一念,是洗水果时凉水刺激影响到心脏造成,便按压左手内关穴位。外甥女多次告知:这个穴位和心脏相连,平时心脏不舒服可按压此穴,因她是学医的。

手刚按上,我立刻想起今上午播放的同修交流“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一切病业假相都能突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行!”我按压穴位,是常人手法,是对信师信法的打折扣。

想到此,立即停下按压穴位的手,坚定一念:我一定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丝毫不打折扣,疼、难受、是假相、不理它!立刻双盘,打坐。此时,心慌、胸闷、气短症状不翼而飞!我震惊了,以往出现这状态,每次按压此穴位都需近十分钟才能恢复啊,可今天只是一念,心脏就立刻恢复! 真如师父《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炼完静功,到洗手间洗衣服,水同样是刺骨的凉,我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肉身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水凉对我肉身不起作用。这次洗完再也没出心脏不舒服的感觉。同样的凉水刺激,动的念不一样,就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效果。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

这一天中的几件小事,引起身体出现的各种状态,都与我动的念有关。我悟到:动人念;就受常人理的制约,就出现疼、难受等病业假相。动神念;就能超越常人理,师父就会帮我们纠正一切不正的。

修大法,有师父护佑,真幸福!为少让师父操心,还限在病业假相中的同修,重视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吧,修炼真是严肃啊!


和小同修一起过关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和小同修一起过关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

我家的小同修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出生的,当时正是邪恶迫害大法疯狂的时候,我和妻子同修一起走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历经苦难,但我们没有自卑,一样堂堂正正的做人,做一个修炼人该做的,小同修也渐渐长大。从小我们就教他学大法、背《洪吟》,每天睡前都听一段师父的讲法,一直阳光的长大,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恰恰差几天,我们也没有找人早上学,就按照当时的规定晚上了一年学。

孩子从小体质比较弱,经常有病,并且每年大年三十晚上必会发烧。我们开始因为孩子小怕老人不理解也用过药,但是他很难灌進去药,同时又是过敏体质点滴也很困难,后来他老是有病,我们就悟道:他是大法小弟子,应该按照法去做。有一次高烧三十九度多,他妈妈问他:“你能把自己当作大法小弟子,把这当成病业关正念闯过去吗?”他毫不犹豫的说:“能。”于是他妈妈就发了一夜正念,孩子自己也有正念,结果第二天就好了。后来又有几次病业关,都在孩子和我们的正念下闯过去了,现在孩子已经很少再有病业关了。

我们一直没有让他入少先队,从来也不戴红领巾,我们和老师说家里信佛不加入政治组织,老师也没有强迫。但是孩子有时上学遇到值周生不让進学校,他就发正念,结果值班的孩子就不管他了。虽然家里老人怕孩子面临学校的压力,也怕孩子有心理阴影,但我们就这样坚持到了小学毕业,这一关也就过去了。

转眼到了初中,别的家长都找人分班,我们就按照大法的心性要求也没有去找人,结果分的班就比较差,但是班主任老师人挺好。我们也没有让孩子入团,老师一样也没有强迫,到了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孩子临近中考突然厌学,也可能是心理压力大吧,说什么也不愿上学,无论怎么从法理上切磋,家里人怎么劝导都不行,结果有一个多月没有上学,就说身体不舒服在家里呆着,我们心里很着急但又无奈,马上就要考体育了,如果没有成绩中考会受很大的影响,班主任老师也问孩子是不是打算复读了,可孩子自己却说要考试。当时他因为腿疼不能走路躺在床上好多天了,时间也来不及训练了,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新版《论语》下来了,我们就教他背新《论语》,奇迹般的他有精神了,状态也好了,只有一天时间了,我们还是担心他能否通过考试,短暂的适应性训练后,我开着车去送他考体育,包括跳绳、一千米跑,他竟然都达标了。记得看到他单薄的背影跑一千米转弯过来的时候迈着小碎步,双腿快速奔跑,我激动的掉下了眼泪,心里感激师父为小弟子的成长操尽了心。

快到中考的日子了,他已经缺课一个多月,成绩下滑严重,我们找了一个补课班,每天晚上坚持学法,大约补了一个月课就中考了,考试那几天我每天开着车送他,我们俩一路背着《论语》,他心态也挺好,一扫过去的阴霾,每天考试回来我的车开的比较快,感觉就像飞回来一样,就这样顺利的考完了,成绩出来了,超乎我们意料的好。我们报了一所新建的学校,没有报以往的名牌老学校,结果最后很多学生都报了我们那所学校,导致那所学校分数急速上升,而他的分数刚好多一点被录取了,而那个名牌学校却从那一届开始没落了。很多朋友都羡慕我们报对学校,而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孩子也对大法更加坚定。后来我找机会用电话给初中班主任老师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初中顺利的结束了。

高中的三年确实是很辛苦的,尤其孩子数学不好,很拖后腿。但他一样是坚持着学法炼功,不管功课多紧,学的多晚,他都坚持听一段《广州讲法》录音,炼一套动功,虽然时间短一些但是孩子都坚持下来了。因为数学差一些就一直在补课,借着补数学把补课老师夫妻俩都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孩子学校的班主任老师教政治,非常积极有干劲,但是脾气不好,一数落起学生就没完没了,说的话很难听,搞的孩子们很烦。当时我们也是托了一个朋友想分个好一点的班,也知道炼功人应该顺其自然,但还是放不下,也没有送礼,就是熟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打个招呼(还是心没放下,想钻个空子),结果分下来是最差的班,我当时就意识到是我错了,不应该动这一念,人各有命,什么好班坏班,师父安排的才是最好的,师父能把最不好的变成最好的。

一次老师的孩子有病了,我和妻子都是医生,她咨询我们,我抓住这个良机和她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并嘱咐她不要在课堂上讲污蔑大法的内容,她都听進去了,一个看起来被邪党灌输的满满的政治老师居然也得救了。讲的过程中孩子和妻子同修都发正念,结果一个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从此以后老师的脾气变好了,对同学们也温柔了,不再大喊大叫没完没了了,孩子们的学习也都進步了。高考时全班居然超常发挥,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好成绩,老师也被调到了新高一的重点班当班主任,孩子们最后录取的学校都挺好,三退为她和全班孩子带来了好运气,我们全家给班主任老师和补课班老师各送了一面锦旗表示感谢。

小同修的高考分数也达到了他的正常水平,录取的学校就是我一直打真相语音电话的南方某省的省会学校,也是他心仪的学校,录取的分数总分和单科分数和小同修的高考成绩一分不差,也就是踩线录取,一分也没有浪费。

大学的生活开始了,孩子第一次独立生活,对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大学就是个小社会,我们嘱咐孩子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角色,不要忘记了大法这个主线,社会是个大染缸,要把握自己很不容易,好在孩子从小学大法和我们有共同语言,没有现代学生那种逆反,也不执着电脑手机,遇到事情知道用大法来衡量对与错。

我们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和小同修多沟通,多在法上交流,希望他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继续修好自己,师父在看着他,也在看着我们,我们全家一定都做好各自该做的,向师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静与净

下面请听湖北大法弟子的文章:静与净,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

修炼很多年了,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一个同修病了,住進医院了。同修们在谈论中,这个同修一直都有很强的争斗心,同修问我这是什么心造成的,我脱口而出,说是心不净,是心里不干净。同修说我们有的同修修炼这多年,还是有争斗心、妒嫉心没去,才造成很多魔难。

在回家路上,我对“心不净”有更多的看法了,原来的我只停留在执着、欲望这个表面上,现在发现心不净其实不只是这些,我们人所拥有的常人的那颗心都是不净的,因为常人所拥有的就是想怎么过得好,过得舒服,我们是修炼人,只要是现在还在想自己要怎么过得好,过的舒服,那么就把自己当作常人了,那这个心就是不干净的了。常人想要的就是怎样过得好,过得舒服,那么就可能做了损害别人的利益了,在常人中想这样做、那样做,都是为了自己,而作为修炼人正好相反,不求常人中的这些。

而我的心也有很多不净的地方,比如:情太重,时时想着儿子,看着儿子工作很辛苦,总是放不下要照顾他的那个心,怕他这没做好,那没做好,看着儿子吃苦受累也心疼,看见先生不好好学大法,也很着急,看见他遇到魔难也要着急,明明知道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
心不净,不只是体现在以上这些方面,往下追查下去,是自己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这是最关键的东西。刚开始学师父讲法的时候,我没分清静与净,以为是自己的心没安静下来,那时自己确实有很多杂念,炼功和学法的时候,思想开小差,这也想,那也想,一直没注重两个字的差别,还以为是同一个字,就认为是自己的心安静不下来。

后来有一天发现这是两个字的时候,吓一跳,学了好长时间,自己把字都搞错了,原来这是两个字,没做到净根本就做不到静,发现净的含义太深了,自己做的太差了,到此时,才能明白师尊讲法的这一层涵义,当然还有更高的涵义。

查查自己的心——争斗心、欢喜心、好奇心、怕心、妒嫉心、贪心、欲望之心,懒惰之心、显示心、利益之心、贪玩的心、怕吃苦的心,对家人的情没有放下。我理解有些干扰来自同修之间,有些干扰来自亲朋好友,如果你不修炼,你就会被拉回常人之中。

我还发现,心不净与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紧密相关的。在常人生活工作中,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时常会冒出来,当我学法认真,三件事做的好的时候,没有这个现象,当我放松修炼的时候,这个就会冒出来,例如聚会什么的,就会刻意打扮自己,总是想在同学面前显示显示,看见同学做的比自己好,比自己过的好,就开始妒嫉起来了,看见朋友比自己差就暗暗得意,看见父母偏袒姐姐、妹妹就想去争,这是一颗多么不好的心,你说有了这个心,能静得下来吗?

追查下去是一个很不好的心——利益之心,表面上,我好象放下了很多对名利的追求,其实自己骨子里还是有对利益的追求,那么这个时候肯定静不下来,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有。这么多年修炼虽然修去了很多,放下了很多,自认为有的已经没有了,但是今天发现自己好象还有很多没去一样,把这个心隐藏的很深很深。其实就是自己的利益心从根本上就没有去掉,影响着自己的层次往上长。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我现在想起来,只有赶快去掉这些执着,只有去掉了一些执着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干净多了,心真的能静下来了。


修炼交流摘录

从邪恶的黑窝出来,我对学法的重要性高度重视起来。我开始抄写《转法轮》,并背法。抄法又慢又累的,就会起急躁心。背法,对我来讲,那就更不容易了,每天要做豆腐挣个零钱来维持生活,时间紧,心不静,背了这句忘那句。听同修说一天背几页,而我一段法要反反复复的背,一天也记不住一小段,就想是不是自己岁数大了,快五十的人了,记忆力不行了,就想放弃。然而,一想到在黑窝时,自己脑海一片空白、没有法的痛苦,就没有理由不背。我不再想每天背多少,而是每天都在坚持。时至今日,我已手抄《转法轮》五遍,背法是一段一段的背,背完这遍背那遍,背起来也容易了。现在我在一讲一讲的背,背到第三讲了。不管怎么背,各种人心也会出现,出来就要克服它,归正它,我就是要背法。因为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中说了:“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
    ——《喜得大法接圣缘》

近期在学法中发现自己以往忽略的一句话,就是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讲的:“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而我竟然忽略了师父这段法前面的那句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回顾自己以往走过的路,每每感到压力重重的时候,就会反复的诵读这段法,心中充满了对伟大师父的感恩,增加了冲破难关的信心。但是却忽略了内省自己当时那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否都在法上,是否达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要求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的标准。只有达到了,才能有后面的结果啊!
    ——《忽略了前一句话》

有一次,婆婆用我们给她的生活费买了一件T恤衫,回家后,她说是别人送的。婆婆本身受党文化影响比较深,焦虑症症状表现得很严重,总是担心别人会害她,担心下一刻就可能死于非命。所以我知道这件事后当时也没和她说,直到一年后在一次闲聊中我才和她提起这件事。婆婆的第一反应是:她得去找给她泄密的那位阿姨,为什么要给她挑事。我看着婆婆平静的对她说:“你应该感谢那位阿姨才对。你想啊,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但是一年多了我也没对你怎么样,是不是?其实我觉的,你年龄大了,有钱你能自己买来东西这说明你老人家胳膊腿都还好使,身体硬朗,这也是我们晚辈的福份!以后你想要什么东西直接说,不要再这样了,因为你一旦没说实话,接下来你肯定做什么事都会小心翼翼,唯恐说漏了嘴,这样不必要的造成精神紧张,而精神紧张会加重你的焦虑,对你身体没有好处。就拿这件事来说吧,现在我和你挑明了,你心里就放下了,精神上也就轻松了,是不是?”婆婆听我这么一说,刚才的火气一下子就没了,低着头只是沉默。

我的同事中有一位退休的高中政治老师,他爸爸曾是华东军区的司令员,他也向来只认为“枪杆子才能解决问题”,而且“文革”中他妈妈被迫害死了,他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当我告诉他法轮功教我这样平和处世后,他张着嘴巴愣了半天说:“以前收到法轮功小册子,我都毫不犹豫的扔掉,现在我觉的我错过了那些好东西,我要好好了解法轮功。”我身边的一位老阿姨听说我这样处理婆媳关系,感慨的说:“啊呀,还是法轮功教人懂大理呀,现在这个世道让共产党都给糟蹋完了,这样懂大理的人难找啊!哪里有教法轮功的呀?哪里有教法轮功的呀?我想学。”
    ——《生活小事中见证大法的威德》

有个同修问我:“新版炼功音乐下来了,你要卡不?”我说:“要。”同修说:“越抱轮越轻。”我心想,先试试看,不行还炼原来半小时的。可是,当我第一次抱轮一小时,累的满脸是汗,两臂发酸,一点也不轻松,倒是炼完后感觉身子发轻,心里有亮堂感,身子象刚洗过澡似的,轻快兴奋。又过了几天,一个同修说:“咱们每天这么忙,时间过得又快,一星期炼两次就行,其余抱半小时的。”这话正对我心思,我也是不想坚持一小时,太累。可是,当我去一个学法小组时,发现同修每天都抱轮一小时,又遇到几个同修,他们说也是坚持一小时。尽管我知道,有的同修炼功不是那么太着调,别说一小时了,有的几天都不炼功,什么状态的都有,我也清楚,要是被这样的人带动,那就是下滑的开始。我还发现,新版炼功音乐下来后,多数同修都不想落下。我一下子看到跟同修的差距,境界上的差距,我忽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一小时抱轮也是吃苦修心的一部份。于是,我决定按新版炼功音乐时间炼功,抱轮一小时,我想,师父怎么加快给我演化身体我看不到,有多深的内涵我也悟不到,我就是信师父的,跟上,一定要跟上。几天过去了,感觉还好,打坐和抱轮杂念不那么多了,也不那么累了。现在想来,修炼人会遇到许多关坎,每个关坎都是成就自己的丰碑,一使劲上去后,回头看看也没啥,那种感受和境界上的领悟是没上去的人想象不到的。
    ——《那一步迈上去是不一样的》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儿。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