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849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8年4月23日
节目长度:51分2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2,300 KB

48,19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4月20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49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去怨同修的心
“恨”是毒瘤必剜除
清除恶党文化中的“争、斗、抢”
体悟在修炼中的“舍”
同修是面镜子
修炼交流文摘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叶子的文章: 修去怨同修的心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

同修J是我的同事,比我小两岁。二零零七年,我通过J正式走入修炼。当时觉得大法好,修大法的人正直,乐于助人,特别干净,不像社会上的人道德败坏,勾心斗角。

我的周围只有J一个同修,在刚开始修炼的那段时间,我和J常常看到对方不在法上的地方,互相指出对方不符合法的行为,却不懂得向内修,因此矛盾越来越大。结果在一次冲突之后,J甩出一句:“朋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一下子触动了我的自尊心,一气之下,我好几年没和J来往。

那几年,我一直自己看书、学法,也想到过找找自己,但是效果不理想,当时更不可能主动低头去找J和好。后来,J主动找了我,我们的隔阂慢慢消去。

今年年初,因为工作太忙,我向领导申请再增加一名工作人员,领导向我推荐了J。J当时所在的岗位很清闲,但是我知道J家庭负担很重,可能不愿意调过来,不过想想J工作认真负责,我就没有反对。后来想想这也是我的私心。当然我也为J做了一些考虑,比如,如果J调到我的部门,我应该怎样分配工作才能不影响J照顾家庭,如果需要加班的时候,一定要保证她能按时回家,我自己加班就行。可是过了几天,事情却发生了变化,J知道领导要调换她的岗位后,全力推辞,说家里怎么怎么忙,不能调换岗位。

我的心一下子就翻腾了,工资一样多,凭什么她可以挑三拣四的,为什么只知道保全自己,不考虑别人呢?更可恶的是,领导看J不好说话,居然同意她呆在原岗位。我对同修J的怨恨心快速膨胀,一想到J是如何在我面前说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法理,又如何推掉苦活累活,一点不为我着想的时候,我气得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一个人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怨恨心不是我,先天纯净的我是不会怨恨同修的。这是我应该修去怨恨心的时候了,遇到问题就应该实修。可是,怨恨心似乎很顽固。好几个晚上,我觉得自己在法理上已经想的很明白、很透彻了,但是一觉醒来,脑子里又是满满的怨恨。

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我经常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或你遭受什么痛苦的时候,你不要去记恨别人,因为你是在修炼。”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掉怨恨心,不能让这个执着心控制了我的行为。不管怨恨心反弹多少次,反弹一次,我就扳回去一次。这次不仅仅要用法理归正自己的思想,更要归正自己的行为,我一定要做到。

在一次次学法和思考后,我理清了思绪。第一、也许在工作上有自己要吃的苦,那么该吃的苦就吃;第二,J呆在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更有精力做好三件事,这不是好事吗?第三、假设J真的在工作上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我还修不修?当然要修,不但要修,还要配合同修需要的;第四、如果此时我真的无法消除怨恨心,那也应当把个人恩怨放下,因为大法在蒙难,我不应该和同修产生隔阂。

想明白后,心里每每涌起怨恨,我都对自己说怨恨心不是我,是要去掉的执著,我就是不怨恨J,我偏不怨恨。在行为上,怨恨心不让我看J一眼,我就偏要用正常的眼神交往,我想我应该对J微笑着打招呼。可是这实在太难了,我看着她,真是笑不出来。

于是,回到家,我就在脑海里想着J的形像,并一次次对着她真诚的微笑。结果没几天,在单位碰到J,我居然很自然的微笑了出来,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我一下子感觉到了没有怨恨心的状态。

后来和J的交流中,才知道J也在努力向内找,归正自己。两个大法弟子都努力地消除隔阂,这看似难以跨越的槛,一下子就过去了。

与几年前相比,我们都能够向内找,主动修去执著心了。这一过程中,我特别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同时也谢谢同修们的交流文章给我的鼓励和启发。

一点心得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恨”是毒瘤必剜除,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

在十恶毒世中修炼,纯净自己是必须的。从小生活在邪党文化灌输的毒素中,要想纯净自己,先要认清那些毒素。

说说我为什么有强烈的恨。找原因,原来是被欺骗。往回追想,一个是从小到大被邪党骗,一个就是被邪党灌输仇恨观念。

我一直生活在大陆党文化的环境中,“文革”爆发时,我才四、五岁,小小的年纪,脖子上就挂个邪魔像,被拉着去大队唱邪歌;走在大街上,斗人啊、杀人啊、游街示众的常有,跟着人群跑着看热闹。

记得有个四十来岁的老街坊,慈眉善目的,很和蔼,也很老实本份,每次看见我,他都喜欢逗我,要么掏出个小刀,送给我玩,要么就掏出块糖果,给我吃,不知怎么,却一下子成了“历史反革命”,天天被批斗,揪着游街示众,还要自己喊着打倒自己的口号。我就骇然纳闷,怎么好人被斗呀?现在才知道那都是一些无辜的人啊。

上学后,更被系统灌输恶党毒素,尤其是仇恨观念,凡事恨字当头,“仇恨入心要发芽”,那时候,就知道要恨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

修炼大法后,看到《九评》,才知道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被共产党欺骗、利用。在党校当老师,成为它们宣传机器中的一环,助纣为虐,于是转为更恨这个邪党。

有时给人讲真相,一说邪党就恨从中来,凝眉瞪目、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有时因一件小事,对家人也心生恨意,我都奇怪这恨从何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中指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原来是这个邪灵在作怪。

我太执着于恨这个情了,抱着它不放,障碍了提高的脚步,内境不清净,更影响讲真相的质量,我愤愤恨恨的和人讲,被情带动着,效果自然不好。我又找到了一个自设的障碍,“恨”这个毒瘤必须清除、剜掉。

现在我认清了,作为一个常人被骗,一个正常社会的普通人都不会恨,一个高尚的人更不会恨,作为一个修炼人,更要跳出常人之情,按照法理、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

恨也是情,要跳出这个情,把这个恨连根刨掉。爱恨情仇,都要修掉,才能提高心性,达到清净无为状态。

敬录师父《洪吟》〈圆满功成〉这首诗和同修共勉:“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 清除恶党文化中的“争、斗、抢”,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

前几天,我在進小区门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骑电动车的人,看她样子是要跟我抢着过门。如果我在她前面过门就不用费事下车了,结果抢着刚一進门就摔倒在地上了。这个人到跟前看着我,很不友好的对我说:“你抢的太快了!”

这个“抢”很刺激我,我一边扶起车子,一边在想,我是个大法弟子,跟人家抢什么?不应该为别人着想吗?让她先过去呀!难道这一小小的利益都不愿意放弃吗?都要“抢”吗?只有摔了跟头、受了刺激才想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吗?其实这又是恶党文化的“抢”在我身上体现了。

从小就受邪党文化的灌输中毒太深,以前总感觉自己认清了恶党的邪恶,清除了其流毒。其实不然,在我思想深处隐藏很深的恶党余毒还有还存在。在放松自己、不经意的时候它就会发作其魔性。

回想自己的修炼历程,有些事情做的很好,符合大法在一定层次的要求,但有的时候就不行、就不符合大法的标准了。特别是自身留存着恶党文化的余毒,没有完全彻底的清理干净,在有些方面还存在着有“争、斗、抢”,它体现在我的生活和修炼中,直接影响着修炼。

有一次,我把丈夫的退党声明送到一位老同修家。她那儿还有其他同修送过来的退党名单,她就都一起放在了桌子上,等另一位能上明慧网的同修过来拿。谁知就在这时邪恶突然闯了進来,她急忙顺手把名单丢到地上水坑里,事后她给我讲起这件事情,我问里面有我丈夫的退党声明吗?她说:“有”,我就立刻指责她:“为什么把拿来的名单不保存好,万一被邪恶发现退党名单很多人不就暴露了吗?”开始埋怨同修,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同修一再解释说她不是故意的,结果我们两个就争了起来,最后我气的把门一摔就走了。当我走到半路时,师父的经文《谁是谁非》显现在脑海里,“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选自《洪吟三》〈谁是谁非〉)。

我冷静下来认真的检查自己,发现其实是自己错了,是我有怕心、有私心、有担心自己丈夫安全的心,才跟别人争吵不休的,遇到问题首先想自己受没受到伤害,不考虑同修的感受,还跟同修争的面红耳赤,这不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道路吗?这不就是恶党文化中的“斗”,在我这儿作怪吗?必须完全彻底的清除它!放下自私的执著心,理解同修,归正自己,才能走正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想明白后,我就返回去跟同修道歉,同修感动的流泪了。

还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在一起学法,学完后,同修说:“咱们把第五套功法的动作做一遍看看对不对。”我说:“好呀”。做完后,这个同修说:“你的手印应该照我这样打,”我问:“为什么?”她说:“我们东北的同修都是这样打的”。我看到她那个动做不太标准,就说:“咱们最好是先看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吧”,她说:“我不看”,我说:“为什么不看”,她说:“我不看就是不看”,我听到这话有点生气,连师父的教功录像你都不想看,还想叫我跟你打一样的手印,怎么可能?最后我生气的说:“看不看教功录像是你自己的事情,不关我的事。”

到家后,我开始向内找,今天大姐为什么这样呢?难道是我错了吗?师父的话响在我耳旁:“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选自《转法轮》)

我忽的一下明白了,是师父的话把我给点醒了,这又是自身恶党文化中的“争”字在作怪。为什么要争,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你的善呢?看到同修做的不对的时候,要善意的去给她说清楚,真心为她好。

观念一转,一切都在跟着变。第二天我刚一進她的家门,她就赶紧的向我致歉,说她昨天错了,不应该那样说。我当时也很感动,这是师父把我们都点醒了,是大法的威力,是我们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去掉了恶党文化中的“争”字的结果,让我们共同精進。是慈悲的师父用各种形式在点悟我,让我明白自己是个修炼人,遇事要先为别人着想,先找自己的错,去掉自己身上的恶党文化,不走旧势力的安排,让我在修炼的道路上精進实修,真心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下面请听湖南大法弟子的文章:体悟在修炼中的“舍”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

师父在《精進要旨》〈无漏〉中讲:“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我体悟到:“舍”是实修的重要内涵之一。修炼的人要舍弃的东西太多了:各种人心,各种执著、各种人的观念。下面就谈自己经历的两个具体事例:一个是对名利的舍,一个是对常人观念的舍。

(一)对名利的舍

四年前,我公司的一名高管推荐我当所在部门的经理,我当时就婉言推脱,主要是担心影响自己的修炼与讲真相的事。可是架不住领导的一份信任,不管我怎么推辞,工资已经调上去了,岗位津贴也体现在工资条上了,只好干了。

头一年还行,尽管我所在的部门专业性很强,涉及的面也很广,工作负荷很重,但是我带领的团队协作的很好,工作井然有序,效率很高,对各项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可是后来的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有的同事被调到其它部门了,有的跳槽了,可是公司不能为我补充人员。本来人手就很紧张,现在一下走了两、三个,好多事情都压到了我的肩上了。

为了不影响部门的正常运行,我加班加点硬扛了好长时间,我感到很累,这还是小事,主要是影响到了我的修炼与讲真相的事。咋办?要是辞去部门经理一职,每月的收入要减少三、四千,更重要的是脸面上过不去。换上一个常人,他肯定会抓住死死不放:管它部门工作能不能正常运行,是人手不够又不是自己的问题,好不容易熬到这个位置,凭什么要主动放弃?可我不能这样,我是修炼人。

从常人道德层面思考,部门的工作不能正常运行也许是自己能力不行,必须让贤;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层面思考,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必须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我想作为一个修炼者,对这么一点名利都不能舍吗?想到这,轻轻的一声叹息,很快就递上了辞职报告,又当上了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说是这么说,当时我心里头真的是难受过了一阵子。这种痛苦是由“舍”而生,对这种痛苦的承受也就是修炼人所说的“忍”的一部份。

(二)对常人观念的舍

我妻子退休两年了,身体不好,呆在家里总是哼哼唧唧,一脸痛苦的样子。我能为她做点什么呢?除了花钱给她治疗,就是自己分担家务了。我每天早上七点多一点就上班了,晚上六点多才到家,吃完晚饭还要做将近一个小时的家务。一个小时转悠下来,腿都酸了。她却抱着手机在玩,丝毫看不到她有半点痛苦的感觉。

我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总觉得自己辛苦了一天,不应该还干家务,家务活是妻子的事。毕竟我是一个修炼人,当我为这事心里过不去的时候知道向内找,想想师父是如何教导我们的。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讲的:“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我想是什么东西没放下才导致自己心里不平衡呢? “她不上班她就应该做家务”这不是常人的观念吗?修炼的人怎么能按照常人的理去思维?

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关于小和尚的法:“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修炼就得吃苦,这不正是修炼的好环境吗?想到这些我的心里逐渐平衡了,常人的观念也慢慢放下了,心里平衡了,也就没有气恨了,也就做到了修炼人的“忍”。

以上个人体会,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欣然的文章:同修是面镜子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

同修是面镜子,看到同修的问题不是怨别人、担心别人,而是修自己,这是我花了很长时间、碰到很多钉子之后才明白的一个道理。

(一)年轻同修照出我的显示心、嫉妒心

A是位年轻同修,漂亮、能干,干什么事情都能自己琢磨出一套和别人不一样的办法,而且很多时候确实比我们的方法好,久而久之我们都觉得她能干。B同修干活略微粗糙,她就很担心,自己手里干着活,眼睛还在盯着B同修,怕她出错。我看在眼里,心里想又在显示自己,有时她还没说话,我就知道她又要校正一下我的做法,结果真是这样。

有一次和A同修一起炼功,我胳膊疼的放下来了,她笑了一下,我脱口而出:“你笑什么,眼睛干嘛盯着别人?”她自己也感觉不对了。其实我这句脱口而出的话绝不是一时冲动,而是长久以来对A做事时显示自己的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了。

我从A的言语乃至一个表情中都可以感觉到这种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但她自己感觉不到。好在我们之间可以很坦诚、很直接的交流,我和她说咱俩太像了,我看到你就像看到我自己,这说明我也有很多自己完全意识不到的东西。比如别人说我冷,说我不随和,自己至今也意识不到。

我对A同修的能干也有很强的嫉妒心,她《洪吟》背的挺好,而我却记不住几首,有时她脱口而出的时候,我就问她是怎么理解的,觉得她只是在背,但对法的内涵理解的并不深,其实这就是自己的嫉妒心在作祟。她曾和我说,我说完之后她两三个月都背不出《洪吟》,我把她给抑制住了,这也把我吓了一跳,自己不好的心怎么给同修加了这么多不好的物质呢?

与A同修在一起,我们一直配合的很好,看到她我就像看到自己。有一次她本来是帮忙,结果帮了倒忙,我开始是怨,后来想这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是我给A同修加了不好的东西,我老觉得她漂亮能干但却婚姻不幸,为她不平,其实她自己都知道这是还债来的,我一个旁观者还有什么不平的呢?其实是自己还有追求常人幸福的心。

从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都没有注意过的问题。

(二)从老年同修的问题中看自己

我和一位老年同修接触较多,发现他的很多问题,读法添字,炼功时间也不准,做事不细致,自己学法从来都是坐在高椅子上而不是盘腿,在家想吃肘子就做一锅,想吃肉皮冻就做一大锅。他做事就爱出错,我心想学法都添字,自己不净,添加自己的东西,做事能不出错吗?不净呀,还不是自己业力导致的吗?

在我看来,这位老同修就是“我行我素”。最近半年老同修出现腿疼、牙疼等病业,我还想,还不是自己不双盘、不吃苦造成的吗?总之是对老同修就是看不上,还又担心他落下。

有一天我突然明白,我不仅没帮助同修发正念清理不好的因素,还给邪恶找迫害他的理由,多不善呀。而且同修的问题都是让我修的,同修修好的一面可能已经很好了,不好的东西也是用来提醒我,考验我的,让我去掉看不上别人的心,他的种种不好是看我动不动心,我要不动心他可能就变好了。

而且同修身上的“我行我素”在自己身上一样存在,同修是不按全球统一时间炼功,我是有时没起来也不补上,尤其是不爱炼第二套,怕吃苦。同修有时好吃,我也如此,就说早上吃油条这一件事我都戒不了,明明知道油炸食物不干净,还是戒不了,到了早餐店就点上了。有时觉得自己累了或者想放松一下的时候也点个带肉的菜。同修不爱双盘,我虽然能盘一个多小时,有时过了一个半小时也能坚持,但就不想坚持,不严格要求自己拿下来了,完全是自己的安逸心造成的。

其实,和老同修在一起,我最大的问题是老想改变别人,看到别人的问题要改变别人。看到他做事出错就着急,就不想再让他做了,后来我想我不动心,即使做错浪费了也让他做,他就真的出错减少了。

看不起别人,想改变别人,就是执着自我,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我们都应该在法中归正自己,而不是用人的办法去改变别人。

(三)从B的主意识不清照自己

B和我们相识三年多,从认识她就在说儿子怎么反对她修炼,至今状况未改,在她被非法关押数日之后,家庭矛盾越来越严重了。我们一直觉得B说话絮叨,抓不住重点,她自己也感觉自己有时脑袋发懵。有一次她突然说要回老家一个月,我当时就急了,我说你还得给附近同修送资料,你说走就走,别人怎么办?我当时就狠狠的说她主意识不清,事后知道自己伤了同修。

经过这些年魔炼,B有很大進步,也承担了不少工作,甚至我们觉得比较难以完成的工作她都做的很好,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就把一个项目交给她。本来進展的很顺利,结果邪党两会之前警察给她孩子打电话说她是被监控的重点,根本就没找她,就把她给吓住了,哪儿也不敢去了,怕有便衣跟踪,走進小区觉得怎么哪里都是摄像头,连邻居家的猫在阳台上看她都把她吓的够呛,觉得猫的眼神怎么那么邪恶。在压力之下她撤出了项目,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我当时怨就出来了,答应好的事情说不做就不做了,也太不靠谱了,而且最不能让我接受的是,怎么能被吓成这样,简直判若两人了,该承担的事情全忘了,完全不提了,就想着自己怎么过家庭关,离家后怎么安身。我虽然也理解她的压力,但还是难以接受这种判若两人的变化,怎么能不清醒到这种程度呢?

最近,我自己也遇到了类似的魔难,邪恶都没有直接找我,我就被干扰了,和B一样的想法都出来了,万一被监控,万一牵涉到同修,万一怎么怎么样,什么不好的念头都出来了,也曾出过大不了就不干、反正也有别人干的想法。这时,我就想自己怎么也和B一样了呢?怎么也这么不清醒了呢?也把自己的使命甩到一边了?师父这么保护我,看我这样该多伤心呀!这时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安全,表面上是想自己安全同修安全,但实际上是站在人的角度上想,站在法的角度上想就应该正念解体邪恶,不受干扰。但是人的想法时常冒出来,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正念就是没那么强。但我知道这是让我过关,让我扩大自己的承受力与忍耐力,去掉对家庭、对亲人的情,对利的追求。

通过最近发生了几件事情,我看到自己在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做到忍,都没有做到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遇到关难时没有真正靠修心性闯过去,而是顺坡滑,用常人的办法去解决问题。我明白自己要真修自己,并且要和同修一起走过关难,以法为大,走正我们的路。

(四)修去同修情,归正自己

一位和我接触最多的同修对我帮助非常大,但因受过迫害负面思维比较重,我有时不自觉的也被影响,出现意志消沉,所以我们之间接触应该吸取好的东西,对不好的思维要一起归正。

还有一位同修对我影响也比较大。有一次,她说不喜欢福字是黑色的那幅年画,问我怎么看,其实我很喜欢,我觉得福字黑色很突出,背景特别好看,但当时我也没说什么,结果我塑封时就这张福字走歪了,做坏了。此后我和同修交流了此事,我们都应该归正自己。

我一直觉得这位同修长的漂亮,又能干,但却离异,心里也是为她不平,她像大姐一样对我,不由得滋生出同修情,每次去她那里都很高兴。后来有一次她说起来,我有一天去她那里时状态特别好,脸色特别好,她觉得我那天特别漂亮,像画里的侍女。其实我长的不好看,但在她眼里生出情和色,其实也是因为我对她有情和色。我一下警醒了,虽然我们一直都没说出来,但无形中就影响到对方,我们修炼人的空间场是相通的,真的是相互影响的,不好的一念都是加给对方不好的物质,同修情、相互欣赏都是该去的,都应该严格要求自己。

我发现在上述种种干扰中,自己再难也有清醒的时候,而与丈夫的情是我最大的陷阱。我们俩人志同道合,相互非常珍惜,夫妻情加上同修情,就特别重。有一次一个同修和我提到一对流离失所的夫妻同修,两人总是形影不离,我当时就说这是他们该修去的情,你们怎么也不提醒提醒他们呢?说别人容易,但自己做到就不容易,在朝夕相处中很容易动心。

我和丈夫几年前就断了夫妻生活,但我有时觉得精神压力特别大,很想借此放松一下,但每次一想就上火,出现病业。有一次丈夫也说,自己有点太绝对了,觉得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咔嚓就断了,不是顺其自然,我就开始想我们在一起的场景,这么一想就坏了,感觉眼前出现一些不好的形象,身体反而觉得很累,那是自己招来的色魔,能不让你难受吗?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增加魔难吗?丈夫的那番话实际就是考验我呢,我还真上套了。最近我突然眼睛发痒,开始没注意,持续一段时间后,我明白是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不是什么网上不好的东西,是我坐地铁时看到两对情侣就关注了一下他们的言谈举止,动了凡人心。

这一年来磕磕绊绊走过来,几次走到岔路,遇到关时,都是同修和我在一起学法、发正念归正了,这里深深感谢同修的帮助,更是感激师父的慈悲保护。师父担心我不悟,还安排同修在我身边提醒我,看护着我。

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听说很多同修都在背《转法轮》,几年前我也曾背过,但没坚持背完,就没决心了。最近,我暗下决心,《转法轮》共332页,一年365天,我一天背一页,一年下来足能背完。就这样,每天早晨发完六点正念就开始背,等孩子醒来时,我才开始做饭,时间长短不等。结果,不到半年,背完八讲。真是不背不知道,一背真奇妙。每一讲都有更高、更广的法理展现,真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这个《金刚经》怎么和常人间那个《金刚经》不一样了呢?还有的人说:极乐世界的经书和下面的简直面目皆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不但字不一样,涵义、意义全都不一样了,发生变化了。”这样别人的一举一动,就象镜子一样,照出我的执著:如看到别人的喜、怒、哀、乐,就照到了我的“人之常情”;看到水管漏水,就照到我的修炼有漏;听同修说有色欲心,原本认为自己没有,现在也照到了;看到家人挑食,照到我贪吃的欲望和安逸心;跟邻居闲谈时,她总是说她儿媳妇不好,照到我证实自我的心、清高心等等……真是师父在《法轮功》〈第二章 法轮功〉中讲到的:“大道至简至易。”
    ——《镜子》

二零一二年母亲同修被绑架,一时间我怕心、争斗心、怨恨心都出来了,还有对母亲担心和情,因为我的得法过程中,母亲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平时很多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也经常与母亲交流,所以对她很依赖。可是,师父在《洪吟三》〈生生为此生〉中讲过:“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我知道不能让旧势力得逞,不能让家里的常人再对大法产生误解,从而被旧势力毁掉。通过大量学法,看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我渐渐放下对母亲状态的执着,我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照顾和鼓励父亲,拿起法律武器反迫害。父亲从最初的无奈、恐惧变的勇敢无畏,他积极的为母亲去公安局、派出所、各级检察院、各级法院、监狱、610组织、中央巡视组奔走,还自学法律,写大量的控告申诉材料邮寄给中央到地方。在这个营救亲人的过程中,父亲越来越明白大法的真相,越来越认清共产党的邪恶,胆气越来越壮,甚至到黑窝监狱探视母亲时,大声支援母亲,说:“你不要怕,我还在为你的冤案上告呢,我不是只为了你,我是为了正义!”他从不配合邪恶伪善的610人员,从不承认母亲有罪,在接冤狱期满的母亲回家时,也能智慧的抵制610送母亲去洗脑班的企图,给母亲开创了很好的环境,减轻了对她的迫害。母亲回家后,父亲更加支持我们修炼,每天多干家务,节省时间,让母亲学法炼功,他自己也敢去公众场合讲大法真相,讲共产党的邪恶。
    ——《法轮大法使我在浊世中保持善良》

我们认为同修A老伴这人人缘很好,平时对A修炼大法很支持,同修们到他们家从来不说什么,但只要一提三退就认为是搞政治,他是被邪党的运动吓怕了,其实是被邪党绑架了,不敢越雷池半步,让共产邪灵给他捆的牢牢的。我们觉得首先要转变自己认为他顽固的观念,站在他的角度善意的理解他,加强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心平气和的跟他探讨,不指责、不争论。当我们自己的心性到位后,他的态度很快发生了大的变化。我们说共产邪灵这东西对我们炼功人干扰极大,这些年您老伴经常出事,无缘无故摔了几次跟头,有时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等等,这次又遭这么大的难,您想想哪有偶然的事情啊!跟他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讲九评,这次他不反驳了,他说:我现在怎么办?我们说我们帮助您把两个壁柜的书处理了。他同意处理了,说让儿子弄走吧。过几天我们过去再一看邪党的东西没了,还有许多历史书、辞典等等其他书,我说你们年岁大了,眼神又不好,这些书看不了了,不要的就都卖了。他说这都是好书。我讲:这些书再好,它对我们炼功人也有信息干扰,还是搬走吧。他同意了,这在以前他的东西是绝对不许别人动的,我们借机就一本都不剩都放到另一间屋里,他再慢慢收拾。这次我也深深体会到师父关于讲真相不能讲高的法理,其实世人都有他明白的一面,有时由于我们大法弟子有人心、观念、党文化的极端、高调的做法,不但没有救了人,相反还把人推了一把,使家庭环境没有根本改善,给同修修炼带来干扰,帮同修就等于帮自己。
    ——《帮同修就是帮自己》

几年来,在整体配合中,看不清自己的角色,是主角、配角、还是丑角,也摆不正各种关系,摆不正基点。看到自身存在的问题,深思熟虑后,就给自己定下了,对照法修好自己是基础,法中怎么讲,就怎么修,只要是师父安排的绝不打折扣。在平时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让负面思维占上风,一点一点的理顺思维,把任何事都看淡看轻,看最后的基点是不是为他的。对任何生命的不好想法没有了,看不上别人的心没有了,瞧不起他人的心、自以为是、我行我素等等,许多观念就在不知不觉中修掉了。能進能退,整体中需要主角,就担负起主角的责任。需要配角时,就演好配角。选好自己的位置,就不当拆台的“丑角”。能站到对方的角度想问题了,面对任何生命都能理解。这种超脱“自我”束缚的状态,修炼起来感觉轻松了。感到在法中的升华,心里特别踏实。
    ——《把自己当成炼功人 真正实修》

从《转法轮》开光中悟到:佛像能保护修炼人不是佛像本身的作用,而是佛像上面有一个觉者的法身在起作用。真相币能救人,也同理,是字上面有正念的力量,解体了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才把人救了。如果只从做了或做的数量上来想问题,那只是钱上印了字,人做人事,不是救人。在制作真相资料过程应该专心致志、一心不乱的去做。发出的念头不纯净或不是正念就救不了人。有时资料打偏了,很多时候是正念不足脑子想别的事了,或没有用心的熨平纸币,或出现不正的念头没有排斥清除它。应该在自己的正念上多下功夫才能救了人,钱也会少受损失。后来在打印时注意自己心态,思想是否纯净。常坐下来清理自己空间场,用正念去加持真相币多救人,清除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这样做以后很少有损失了。
    ——《在制作防水资料中修自己》

这时,我地准备大面积发一次真相资料。农村部份有俩同修长期发,为了避免重复,镇上的分片发。这次同修只给我留了镇上的一小片,她们以为我腿好了,我也没让同修看见我走路的状态。我心里想腿还这样,走路又慢,就过几天去发吧,再说也不想让常人看见我走路一跛一跛的样子,怕影响大法声誉。但我又考虑不能拖得太长,就想让一个男同修帮我代发,可那个男同修自己分片的资料都没来拿去发。我悟到这是我应该放下人心的时候了,真正不承认这个假相,那就是坚定的迈步走出去。悟到这里,我感到全身升起一股强大而坚定的力量,我决定晚上自己出去发,因晚上路上行人少,没人看见我走路。到了晚上我把资料装了满满一挎包背在身上,平静的对老伴说:“老头子,我出去发资料去了”。老伴以往每次都很支持我,可这次就是不让我出去。我就以坚定的口气对老伴说:“家里的事可以听你的,救人的事得依我的。”说完来到师父法像前向师父双手合十,请求师父看护弟子,然后就背着资料出门了。我尽量不让世人看见我走路的样子,没人时我就快点走,我把资料发完后回家,内衣全汗湿了,就去房间换衣服,同时问老伴几点了,老伴当时没作声。我换了衣服出来一看钟,才只出去了四十分钟。老伴说:“你连去带回总共只有半个小时,我以为把钟看错了,就没作声”。我说太神奇了,这简直是在飞,不是在走。老伴见我这么短的时间将一大包资料发得一份都不剩,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再也没说过什么用药之类的话了。三个月后,我全好了,学法比以前更入心。
    ——《坚定正念 魔难消》

中午回家吃饭,心中一直在想:A为什么会这样?她平时都很平和,是不是有我要去的心?仔细找自己,有颗要强的心,要自己说了算的心。挂件这样做是有些不妥,可同修也不是有意的,我没和同修诚心商量该如何做,就让从新做,几乎是命令,带着党文化的因素,争斗心也出来了,伤了A的心。找到了这颗心,自己问自己:这是谁给你的权力?这是师父要的吗?赶快去给同修道歉吧。下午我去A同修家,她给我开门时笑着说:“我还以为你生气不来了呢!”想必她也认识到自己的话有点过。我笑着说:“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你帮我提高,帮我去人心,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对不起!当时是我不理智伤害了你。”她也笑着说:“没事啦!”此时我再看A同修,和上午简直是判若两人。就这样,在矛盾中,我们都向内找,不强调自己,都提高上来了。
    ——《遇到矛盾向内找 修去执着快提高》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