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47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4月9日
节目长度:78分8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862 KB

18,703 KB

73,30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4月5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47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认清埋怨心的危害
黑窝中得法 正念中背法
坚持重视发正念的体会
坚定的铲除邪恶
大法挽救了我危机四伏的家庭
珍惜正法延续来的时间就是珍惜大法资源
修炼交流文摘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认清埋怨心的危害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

说来很是惭愧,特别是近几年一直也没认清这个埋怨心,更别提修去它了。好象这个执著心一直伴随着我,如影随形,无处不在。现在也只是发现了它,认清了它。今天把它曝光出来也是决心去掉它,真正同化法,纯净自己,更好的兑现史前誓约。

好象从记事起就觉得很受父母的疼爱、宠惯,逐渐的养成了以我为中心的习惯。为这个执著心埋下了伏笔。什么事一不符合我了,这个埋怨心就登场了,马上就表现出来。

修炼大法后,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做一个好人。自己就努力的按照法去做,处处去考虑别人,不计较个人得失,不与人争斗了,心里平静了,身体也健康了,与周围人相处的很融洽。大家都说我变了,咋变的这么好了,也都知道是学法轮功才改变的。

可是,近几年来,这个心表现的非常强烈,也许是该去这个心了,就返到表面上来了。特别是与同修共同配合证实法时,往往当看不惯同修的做法时,心里就开始埋怨了。

和我经常接触的有两名同修A和B,我们经常共同配合一起去讲真相救人。一有不符合我的时候,我总是去说她们,有时心态不好就数落她们。这两名同修心性高,基本不说什么,也不表现出来,基本是你说啥是啥,我自己更是不向内找,还觉得自己挺对的,挺占理的。

一次,我和几名同修坐公交车去农村讲真相,下车后我们分成两组,A同修说好在下车处集合,并约定好时间,我们就分头去屯里了。我们这组同修很顺利的按正点回到了预定地点。可是另一组同修都过一小时了也没回来。A同修还没带电话,别的同修电话号还不知道,真是急人啊!这时,我的负面思维、担心、怕心直往大脑里涌,怎么也压不住,心跳加速,急的不行。这时,还看到一辆警车从身边驶过开往同修去的方向,就更担心同修的安全了。

通过别的同修联系后知道她们没事,一直在下一个站点等着呢!我心里又这个埋怨啊!见面后也不听同修的解释,就劈头盖脸的数落她们,把刚才心里紧张造成的身体难受的劲都发泄出去了,一点也没拿自己当炼功人向内找,完全忘记了这是修炼,哪有偶然的事情啊!

前段时间,又和A同修配合讲真相,可能是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了,因有人曾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还看到在不远处有两个警察。我们马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们都分别到小区的楼道里先躲避一下,后来我到小区门口一看没人,就先走脱了。出于怕心,我就没再回去喊同修,心想一会她也能出来。我转了一圈回来后没发现同修,自行车也没了,心想同修可能走了,我就打电话,电话一直响就是没人接,打了几遍都这样,我这心就又悬起来了。上同修家去看没回家,我就又去原地找。这时同修回电话说自己在商场呢!我一听,马上说:“你咋这么没心没肺呀!”心里一直埋怨她也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但说完也就知道错了!哎,咋又埋怨了呢!这个心可真难去啊!

过后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私心、怕心、保护自己的心、埋怨心、没有善心,不能宽容。自己出怕心了,先走脱了,没喊同修一起走,你怎么还怨同修呢!真是太自私了。与同修交流,共同找到了是心不正才招来的麻烦。因为我们去时看到人很多,就商量不去人多的地方讲,好像是怕如何似的,潜意识里已经承认了迫害。是心不正求来的。

还有,我对A同修也形成了观念,总是担心,不放心,当时也不知道这是人心,最主要的是不信师,不信法。因为每个修炼人都有师父法身在管,你担心这不是人心吗?这个心不去能行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

还有,如果自身状态不好时,我就更不在法上了,开始埋怨同修不与我一起承担,自己付出的多了心里就不平衡了,这不是妒嫉心吗?特别在乎自己的感受。有时因为一点小事就埋怨,过后也后悔,又没守住心性。真是苦恼,去人心怎么这么难呢!真是剜心透骨啊!

反复出现不好的状态,自己也消沉,身边精進的同修也经常鼓励我,给我加正念,耐心的帮助我。在此感谢同修的付出。有时自己也在想是什么原因使自己出现这样的状态呢?归根结底还是法没学好,没用心去学,流于形式,学法,炼功,发正念心不净,思想溜号。就是没有照着法去修,致使名利情这些执著不能看淡。

师尊看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悟,也多次点悟,在集体学法时总是让我读到《转法轮》中这段法:“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师父在《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中说:“在这条路上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放松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别是在证实法期间,而在压力面前、在各种困难面前就更容易灰心丧气。”对照法,这就是我的问题所在。不知不觉的放松了自己,没有做到真修实修,所以各种人心都在膨胀。

在家庭中表现的就更多了,不经意中就出现埋怨,几乎很多事情都存在,太普遍了。我与母亲(同修)也经常发生矛盾,说着说着就争起来了,有时看不惯她,说话也不好好说,总是指责、埋怨。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她,矛盾中不找自己,有时还气的不行。自己做的不对时也怨别人,干什么都埋怨别人,因为我这样的状态是你造成的,一点也不向内找,说话都成习惯了,张嘴就是埋怨。表现不好时简直就是一个常人,有时比常人做的还不好。根本不把自己当炼功人。自己心里想,哎呀!这可咋修哇!总是守不住心性,一到提高心性就那样,自己有时都灰心了,总是跳不出来。

师尊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讲:“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通过学法认识到了其实就是我自我太强了,原来总觉得别人有问题,其实是自己有问题。

近期读《解体党之化》,发现自身被党文化毒害的很深,思维都变异了(参加工作后从事了好几年的政工工作,被强制灌输了很多的“党文化”),这些毒素不去掉,怎么能真正得法呢!不但严重阻碍着自己真正同化法,也严重的干扰着与同修共同配合证实法,被邪恶利用起着间隔作用。这是表面能知道的,说白了人心不去,就严重的干扰着师尊正法。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努力做好。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静详的文章: 黑窝中得法 正念中背法,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

每个人都有得法的机缘,但真正的机缘成熟了,才能得到,而我成熟的机缘是二零零八年的春天,当时是因为经济纠纷被诬告,押在看守所里,也就是说我是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下,我得到了大法。

当时我在看守所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担任号舍的管理。

有一天,来了一位炼法轮功的人,狱警的朋友让我照顾她,我就和她谈话,我说,我是学佛的,近二十年了,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佛,偏偏去炼什么法轮功呢?她说,法轮大法太好了,你也学吧。我说,你都学到这里来了,还不放弃,还来劝我?法轮功参与政治,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不学的。她说,那是你不了解,我看你人挺好的,我已经被非法关進这里好几次了,每次来这里都挨打,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好的号长,所以我一定把法轮功这么好的事情讲给你。

我笑了,说:那你说吧。她说,我说不好,我给你写吧。我就给她找了笔和纸,她当时就给我写了一首诗句:“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选自《洪吟》〈苦其心志〉)。

我当时不知道是师父的《洪吟》中的一首诗。只知道这首诗写的太好了,我说真好,还有别的吗?她就又给我写了一篇文章《越到最后越精進》。说实话,当时没有太大的感觉,对内容而言,但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在发生,就是我在看文章的过程中,我看到哪里,就有一个很好听的男中音就给我读到那里,那声音就在耳边,我内心好奇又欣喜,紧接着看第二遍、第三遍,不知看了几遍,不为看内容,只为听声音。

她看我看的那么认真又很愉悦的样子,就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好?我就把这个现象告诉了她,她也很开心就说;师父在点化你呢,看来你的机缘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她给我写了十几首诗(仍是李洪志师父写的诗词),还陆续有几篇文章(也是李洪志师父写的),再也没听到那好听的声音,但我每次都认真的阅读,崇敬之心冉冉升起,内心认定这个“法轮大法好”真实不虚。

很快她出去了,而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腐败的执法人员构陷,判刑十二年,关到女子监狱。切身感到国家的法律在当官的手里就是捞钱的工具,那种胆大妄为、那种无法无天,让我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视法律为儿戏,视天理为笑谈。我无数次问自己我怎么就来到了这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渴望,就是寻找修炼法轮大法的人。

终于三月份以后,一名大法修炼者被分到中队来了,我就利用一切机会靠近她,可是她受到的迫害很深,始终不敢和我攀谈,听说她下队之前被折磨的很厉害。有一次在去厕所的路上碰到她,我忍不住的说了发自内心深处的一句话:“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中国!”

她听后,对我说,“不只是救中国,是救人类。”这句话又让我明白很多。我進入了遐想,那以后在她身上再也没有得到什么,后来她被迫签了什么字,出去了。同时也把我带入又一次期盼中,下一位大法修炼者何时能到?

终于二零一一年底,她来了,在我和她之间,惊心动魄的默写法、学法、背法,持续了近四年。她在我的眼里是那样的了不起,使我终身难忘,对她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每当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光,脸上总是有泪痕,耳旁时常响起她说的话:“不要感谢我,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你的。”

背法的重要

在那样的一个人间地狱之中,在近四年的时间,我每学到的大法中的一个字、一句话都是前面说的那位同修凭记忆写给我的,我们出狱的时间相差不到一个月,她先我不到两个月出去的,也就是说,自从我认识她之后,我没有新经文可学的时间只有这不到两个月。

可以说近四年的时间里,我“搜干了”她所有对经文的记忆,其中包括《转法轮》四分之三的内容、《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的内容,《精進要旨三》的部份内容和《洪吟》一百五十多首。她后来跟我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太差劲了,就记这么多了。”虽然我已经感激涕零了,她还是自责的不行,因她知道所有的内容只要她写给我了,我都能背的很熟,如果她能多写一些,是不是我也能多背一些?由此看来,在大陆这个恶劣的环境下,背法有多么重要。

至今我获自由两年多了,师父的经文就是甘露,我每天都在背记,如饥似渴,每当懈怠时,只要想一下在监狱的艰辛,就会加倍精進的意志。我觉的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精進,慈悲伟大的师父把一切安排的这么好,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现在背法、背法、再背法,是我的必修课。

正念的威力

在那样的恶劣的环境下,同修把记忆中的师父的法传给我,与其说是同修的大无畏的精神起的作用,倒不如说是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正念的威力。

近四年的时间里,每每这时总是有惊无险,太多次的关口都是对我俩正念正信的考验,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是我们唯一能“闯”过各个关口的原因,发正念是我们在关键的时候唯一的武器和法宝,这一点感触太深了。

记得警察们经常搜查号舍、工房和人身,可是我们俩人在这三个地方经常会有经文,数不清多少次明明是已经没法过关的,我们就是凭着正念过了关的,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比方说,大家都在工房干活,一声号子响,大家都要起立,然后两百多人的工房鸦雀无声,警察们各个角落大搜索,可那经文就在那里,你怎么办,发正念,感谢师父保护经文。

又比方说,好端端从饭厅列队在去工房或号舍的路上,突然队伍停下大搜身,口袋都要翻出来,可那经文就在口袋里,你怎么办,发正念,求师父保护经文。

再比方说我们正在工房上工,得知警察搜查号舍,地毯式的,扬言说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可那经文就在被子底下,你怎么办?发正念求大慈大悲的师父保护。

以上种种,神奇的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保护,别说四年,四天你试试,状态最好的时候,我们用正念、没有用一丝人力,使警察把中队两百多人的工序不会轻易变动的基础上,竟然把我们俩人调到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发正念,她集中精力默写师父的经文,每当警察巡查到身边时,我开始告诉她,过来了,到后来,我就不告诉她了,我就集中精力发正念,因为我不想分散同修的心,因为我太渴望那经文了,结果是同修一开始每次都是写上一张、两张纸,用卫生纸包上,在去厕所的路上,偷偷的塞给我,我呢,每次都是如饥似渴的把他背完。她发现她写的速度供不上我背的速度。到后来,就是这样五张纸到十张纸,最后干脆一天写完一整本,就象我说的,我发正念,她写,我现在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场面,恶警在同修身边走过,什么都看不见,这叫什么?正念的威力!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

感谢同修的了不起!

下面请听湖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坚持重视发正念的体会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

前几天,有个同修请我帮忙发正念,并说:“你修的好,正念强。以前某同修感觉到你发正念时的能量场强。”我说:“不是我修的比你好,也不是我正念比你强,可能是我比较重视发正念。”

同修的夸奖我确实有愧。自从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以来,我一直按部就班的做。可是由于没有任何感觉,我一直并不清楚发正念到底有多大作用。明慧上有很多关于发正念的文章,看了很震撼,但大多是开着修的同修写的。我一直是闭着修的,而且在人中我是很不敏感、反应很慢、很迟钝的一个人,所以我只是做,并不很重视。

我看到周围很多同修也跟我一样,不大重视发正念。没想到的是,在实际做的过程中,师父多次给我机会、点化我,让我逐渐的认识到发正念的威力。

最早一次,是一位过病业关中的A同修,肚子剧烈疼痛了很长时间,先生总是要求她上医院,她强忍着疼痛,不想让先生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她来到我当时住的地方,告诉我情况。看着A同修痛苦的表情,我不清楚该怎么办,只觉的应该发正念。于是,我对她说:“我帮你发正念吧。”我并不很自信的开始盘腿,就在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突然全身发热的很厉害,感到从未有过的、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在加持我、鼓励我。半个多小时后,我停下来,同修说,她很多天都没有像刚才一样平静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俩人都有了信心。通过她的过关,我们俩人的收获都很大。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资料点有位B同修被恶警绑架,由于我认识该同修并跟同修家人很熟悉,我每天尽量遇到整点,都为同修长时间的发正念。开始感觉效果很不好,感觉动不了邪恶,自己很虚弱、很无力,坐着都觉的吃力,好像没什么用,坚持一两天后,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发下去。在迷茫中我想:不管有感觉没感觉,师父教我们的发正念一定有用,我一定要发。就在我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一下子又全身发热的很厉害,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到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又在加持我、鼓励我、点化迷茫中的我。后来该同修正念从洗脑班闯出来。

师父还通过常人的口来鼓励我、点化我。有个常人朋友有段时间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她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她知道我要发正念,我们在外就餐、走路,到了发正念的时候,我就不再跟她说话,结束后,她总是说她有很强烈的感觉。有时正走在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很吵闹,我发正念很难静下来,而她却说感觉到翻江倒海、很强烈的感觉。我听了很震惊,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没有任何感觉,就借她的口鼓励我,给我信心。

最近两年,我有多次帮助同修发正念的机会。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的收获也是巨大的。有一次,和几个同修一起面对面长时间帮助“病业”中的同修发正念,我的小腹部又麻又胀,很奇怪的感觉。过几天,我突然想到,那不是法轮在转吗?是我发正念时法轮不停的转,小腹部才又麻又胀。我以前从来没有明确感受过法轮,这是唯一的一次。“病业”中的同修当时也有明显改善,本来十几天没吃东西,也不想吃,在我们发正念半个小时后,主动要求吃了一碗面。

以前由于受无神论教育影响,加上闭着修,我对发正念没太大信心。这时候,我常想师父讲的有关正念的法。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你们知道吗?大法弟子啊,你们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们每个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无比。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还说:“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开示我们:“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

我和难中同修交流发正念时,一定会提醒同修:别忘了师父就在每个人的身边,不管有没有人帮助,我们有师父,其实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但是难中的同修有时正念不足,我答应都一起发正念,但有时还是不自觉的怀疑自己的能力。

在不断的学法和实践中,我越来越坚信每个大法弟子都一定是有能力的,即使我们有时能力不够强大,但只要我们做的事在法上,师父和正神也都会加持和帮助。当我们的思想在法上的时候,我们的能力是上不封顶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告诉我们:“我在正法中看到个情况: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

有一次学法看到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发正念这件事情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突然,我觉的非常震撼,因为发正念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来没有把发正念和“非常伟大”联系在一起,就想:为什么师父说我们发正念的事情非常伟大呢?我理解是师父给了我们特殊的荣耀和能力,这种荣耀和能力是前所未有的,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偏得,师父教我们怎样发正念,我们就可以除恶、更有力的助师正法。反过来说,师父赋予了我们这种神圣无比的能力,我们却不知道珍惜,不重视,不认真去实践,不好好的发挥正念的作用,我们又怎么对的起师父呢!我把我的想法和别的同修交流,有些同修非常认同。

二零一七年我两次参加了帮助被法院非法庭审的同修发正念。第一次是夫妻同修两人被非法庭审,我们三个同修在一个同修家里发正念,从上午9点到11点,发了两个小时。后来听说现场正义律师辩护的非常好,整个气氛非常好。

第二次被迫害同修是新学员,后来,我听到了现场非常详细的反馈。我们还是三个同修在一个同修家里发正念,本打算从9点开始,结果晚了半小时才开始,中间累了,就换着休息一下,始终保持有人在发正念。当时我心里全力以赴的对着法庭现场发出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及中共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式,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从而毁灭众生,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度……。

到11点时,另外两位同修有事,要先离开,我只好也准备走,其中一人说:“你再接着发会儿吧。”想到正常庭审到11点就结束了,我在犹豫。后来想,就多发一会儿吧,也许没结束呢。然后一同修跟我交待一些事,差不多半小时后,我一个人又接着发,一直到全球统一发正念。

几天后,听到同修反馈,那天律师的辩护非常成功,产生非常好的效果。本来迫害大法的相关部门的人看到被审同修是新学员,受迫害后,精神状态不太好,认为同修好欺负,就让社区组织了大量的人员,想让这些人员都来受诬蔑诽谤大法的所谓教育,选择了最大的一个法庭,还安装了视频设备,在另外房间还有相关部门的大量人员在旁听观摩学习,当事法官也想趁机表现表现。

由于人太多了,开庭拖延到10点才开始(看来我们晚半小时开始发正念也没有耽搁事)。开庭之前,律师对受迫害同修很担心,觉的她状态非常不好,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了这样的压力。开庭前,律师还看了周围,问家属:“这边就我们几个人吗?”估计律师心想怎么没有其他大法弟子在现场发正念呢?看到对方现场组织了那么多人,律师就说:来这么多人,就都借此机会受受教育吧。

开庭后,没多久,律师平和的辩护就压住全场的气势,很多人包括当事法官都听的目瞪口呆,有一次听众还发出掌声,最后法官完全控制不住现场,与公诉人象个小丑,理屈词穷。受迫害同修现场表现超常(我们认为是师父加持的),让律师都没有想到,该听见的问题都听见了,并做出非常合适的回答,不合理的问题全部没听清,叫法官无可奈何。但是到了11点的时候,邪恶气势有所抬头(此时,我们发正念的同修停止了),差不多半小时后,又没了气焰。

庭审结束后,法官对律师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由之前的傲慢无礼,变成客客气气。几周后,又听到反馈,所有参加的社区人员都在议论这事,说律师讲的太好了,法官真是丑态百出,法轮功完全是被冤枉的。这件事在当地公检法部门引起非常大的轰动,有的同修付出非常大,我们只是在庭审当天发正念。大家认为,发正念还是很重要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我想我们大法弟子发的正念,是无比强大的物质,在另外空间里威力无比,坚不可摧。而且我们在这边发正念十几分钟,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在另外空间可能是更长更多的时间。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说这个人在常人的空间里打坐了一宿,人家一看,说这个人真了不起,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六年了。因为我们一个时辰是那边的一年。我们人类是个极特殊的空间。”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其实呢,人的身体不是表面这一点点,层层层层都有你的身体,都有你的思想,都有你的细胞,都是你的一个整体;在做一件事情的表面上的行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整个细胞都在运动、都在思考,同时又不在一个空间中。越微观它的时间是越快,他的能力越大。你这边你觉的是经过这么微微一想,可那边已经想了说不定过去好几年了,因为它不在一个空间。”我就想,我们在这边发正念这么微微的一想,在另外空间说不定已经除恶好几年了。

每当我背着一包真相资料要去发的时候,都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平安的把发资料这件事一直做到最后。对着满街的摄像头,我也反复的发正念:所有的摄像头,你们都是正法时期的生命,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三界,也没有你们,请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大法,你们要帮助大法弟子,不要帮助邪恶,选择美好的未来,清除摄像头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资料发完后,我都发一念:让所有的资料都被有缘人拿走,大法真相一传十,十传百,谁看谁得救。

当和家人或同修有矛盾时,我过后基本都能认真查找自己的执著心,最近发现,所有的执著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私”“我”。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要求我们 :“无私无我”。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

当然,发正念是我们三件大事之一,我们还要同时做好另外两件事。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出。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坚定的铲除邪恶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

最近去外地,在检查站我被拦下,检查身份证后让我去另一屋里领证件,家人很奇怪,我说他们查出我是炼法轮功的。

進了屋子,一个小协警也可能是警察,电脑上调我的资料,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显示我被拘留过,我问那怎么了,什么问题?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查了什么,也没看见,说,问你们当地派出所去。就还了我证件,我就走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这就是网上说的大法弟子身份证信息被储存入了他们的数据库里,让警察动起来。在过程中,我一直在发正念,我不认可它们的任何迫害。就是要坚决铲除它。

回家后,我上网查了一下,近期很多这种事情,很多同修外出受到骚扰甚至判刑迫害。这种信息化系统,显然还把大法弟子作为敌人、罪犯来监控,这是犯罪,是对大法的侮辱。

但是作为修炼人,我自己的想法是什么呢,近些年我没有怎么再受直接的迫害,有时会有警察上门,我一般态度都很硬,你好好说话,不对我们有任何不好言行,我才理你。有警察上门做调查,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是不是×教,我直接把他们轰出去。我觉得我们对警察不缺礼貌,如果我们软弱,他们会得寸進尺,让你这个那个的。

有时也会有一些念头干扰,要迫害啦,再出现什么情况什么的。我就在想,我炼什么呢,修炼这么多年的大法弟子,将要有极高层次的觉者,主、王被迫害来迫害去?我是大法弟子,有强大的能力,一定要相信这一点。

很多同修是闭着修的,看不见正念与功能的威力,在面对邪恶,将信将疑中,最后撑不下去,选择了妥协,但是在去掉常人思想与执著的同时,你也可以试一试,加大发正念解决遇到的干扰。

我也是闭着修的,但是因有漏遇到过邪灵干扰,在梦中遇到邪灵,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发正念,立刻醒了,身上局部发凉,冒凉气,我就坐起来,发正念,请护法神帮我拦住邪恶,不能再让它跑了,我想如果我清除不了,我就去找同修帮忙,然后发正念,念完口诀后,后脑突然一股凉气,身体几乎冻住一样,像進了冷库,我就坚定的发正念,一会凉气弱了,过一会,又突然一股很强的凉气,重复几次,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吧,身体暖和了。一看夜里二点多。这种情况出现过几次,表现的越来越弱,我也主动清理,即使以后再有,再敢来,我也只当清理垃圾。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本身也是因为有漏被利用,但这不是我在这里想表达的,我想说的是,邪恶是真实存在的,而大法弟子的能力也是真实存在的。我曾被抓到所谓的“转化”班,当时各种人心很重,悟性也不好,但就是坚持发正念,后来他们一直倒班对我進行车轮战。结果熬我不让我睡觉的那些邪悟者,反而都困的实在受不了了,要睡觉了,也不得不让我睡觉。

我家附近原来有一个看守所,我就老去发正念,结果几个月后看守所竟然搬走了,非常振奋。一个同修被抓后,有人商量等消息,通过常人打听判什么罪,然后想办法,我说常人帮忙是好事,但我们大法弟子等它判我们,然后找常人想办法?根本就不应该承认它,我们去销毁它后面的东西,同修一听就说对。后来几个同修一起去发正念,我又自己去过几次,后来那个同修无罪释放。

所有这些都显得很平常,好像看守所本来就要搬走,那个同修本来就没什么事,我某次被非法关押结束后,一个当时这方面表现不太好的同修说本来也没打算怎么着你,意思是邪恶本来就没打算加重迫害我,所以我这么轻松就出来了。实际上当时警察到我家,没翻出什么,电脑有密码,也没非破解不可,就走了,否则据说查到东西要关三年,警察曾问过居委会,该不该把我再关起来,居委会主任非常正直,不同意,结果警察没动。当时我都不知道,到现在都是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这里也向他表示感谢。

我在劳教所时,当时负责转化的警察列了一个名单,某个同修看见了,说是按“转化”难易程度排列的,从易到难,你是最后,也就是最难的。今天如果不是为了给同修鼓励,这些我也就不说了,我从来也没有说过,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表现是要有坚实基础的。有一个同修被抓進去转化,有人说看见他直哆嗦,我和同修说这件事,我说我根本就不考虑这些问题,这对我根本不是问题。同修说:对,正因为不是问题,所以没有问题。有句话,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当然,我当初又何尝不是怕心很重呢。

我们要什么,我们是大法弟子,要在法上提高。我们是可怜巴巴的等人来救的么?一个人可怜兮兮的等别人把你拉起来,然后你去作伟大的神?我们学法,有师父给予的一切,也有我们形成的能力,虽然不知道他的形状表现,但你是有的,你行走在社会上,动念时一座山压住一切,而车站检查你的警察,他一定是被邪恶控制的,一定有邪恶在旁边,否则他有什么能力做什么?即使你有所谓记录,他看一眼也就不了了之了,还能干什么?一个低下的、丑恶的邪灵在那里操纵警察对你如何如何,一定是这样的,铲除它,世间、宇宙中没有它的任何容身之地。

还建议大家多炼功,我的体会是,多炼功,你的身体转变就大,这种体会使你对法更有信心,增强悟性。坚持多炼,坚持多炼,你就发现自己有了质变。

我还想提一个严肃的问题,在车站检查站遇到骚扰的同修,有一部份是没做好的,我想你应该想想这么多年,你在要什么,这道门槛真的跨不过去,最后是不是你自己的选择?每一个大法弟子,遇到骚扰,包括车站,没有妥协退让的余地,放下你手里必须处理的事,不计后果损失,就不退让了。一步也不退,大家都强硬的对待,寸步不让,再来看看今天的形势。当然强硬不是不讲理,但确实需要硬一点。

你是强大的大法弟子,一个世间常人,警察,被操纵来迫害你,清除其后面的邪灵,你不会吗?坚定的相信,试着使用你的能力。我记得有同修文章,相信师父赋予的功能,不产生任何怀疑,就像相信打开水龙头会流出水一样必然。

当你克服一些困难,用你的能力铲除了邪恶,环境随之改变,警察也对你不恶了,那不理所当然么,有很多了不起的表现,面对世间险恶如何如何,其实你本来就是极其超常的,你战胜邪灵、邪恶生命,那是毫无疑问的,你比警察层次高多了,一个常人在你面前对你无能为力,看上去惊险,不可想象,实质上不是必然么。

我自己很多地方没做好,有时想万一结束了,都不敢想,我们感激师父的慈悲,我们共同努力。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胜君的文章:大法挽救了我危机四伏的家庭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今天主要就自己如何利用家庭环境修好自己谈一点感受。

我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从小因为在家中是姊妹六人最小的一个,所以养成了懒惰、依赖的坏习惯。婚前常常幻想自己能找一个疼爱、体贴自己的丈夫,可是命运并不随自己所愿,丈夫脾气暴躁、性格内向冷漠,不用说体贴疼爱,家务活一点不想干。为了这一点,我们俩整天吵吵闹闹,丈夫有时甚至动手打人。有几次我们甚至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那时我不只是对他失望,内心更是充满了愤恨。同时我也把这种仇恨灌输给了儿子。每次打架后我都会气恨的不让儿子叫他爸爸,让儿子叫他大土匪。儿子比较小,我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有一次婆婆逗孩子玩,指着丈夫常骑的摩托车问儿子这是谁的车,儿子不假思索的说:是大土匪的摩托车。因为长期给孩子灌输,孩子从小也对他的爸爸充满了恨。

气恨不平,不仅导致家庭不和,更是招致了自己一身的疾病,面黄肌瘦,整天萎靡不振。记得我身边有一个在常人中很正派、在家中也很贤惠的同事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丈夫对她不好时,真想出轨来报复丈夫。其实那时的我又何止不是这样想。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人,更懂得了时时为他人着想。从此,我主动承担起几乎所有的家务活,虽然有时自己在做家务时,也产生不平的心理,我就背着师父的《洪吟》中的诗《跳出三界》:“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并不停的清理自己的气恨心、委屈心,自己的心性境界也在不断的提高。

现在不管家务活多繁重,我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气恨委屈。二零一四年婆婆做了肠癌手术和公公住到我家,婆婆手术后常常大便控制不了,拉到裤子里,而公公则做了膀胱切除手术腰里挂着尿袋,尿袋粘贴不住常常尿湿裤子。早晨我早早起来炼完功后赶快把婆婆公公那个屎衣尿裤洗出来,再忙着做早饭,做完饭后为婆婆打针(婆婆糖尿病需要打胰岛素),然后伺候两位老人吃饭,而丈夫每天早晨睡到要上班时才起来吃点饭就匆匆上班去了。当早晨忙完这一套后往往就到上课时间了,有时甚至顾不得吃饭就走了。

我婆婆公公常常觉得过意不去,而丈夫在我这种无私的付出中,也在慢慢的改变着,他没有了往日那种暴躁、冷漠。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总觉得自己在家庭中过关较多,我也悟到我的修炼道路可能就是要通过在家庭环境的魔炼中去掉自己根深蒂固形成的一些不好的观念。孩子在大学毕业以前,我都是在和丈夫过心性关,过得磕磕绊绊,拖泥带水;没想到儿子大学毕业以后,甚至比丈夫给我制造的心性关更大。

儿子自小比较聪明,但是顽皮、贪玩,而且比较固执。我和丈夫从小就对他寄予极大的希望,总想让他将来出人头地。每次考试后当孩子考试成绩不理想时,就会受到我们的批评,丈夫甚至经常动手打他,而我也没能耐心的引导孩子,给予的只有讽刺挖苦。在这种严厉的家庭“教育”中,儿子最终考入了一所重点大学。可是,因为这种畸形的家庭教育,再加之家庭的暴力争斗,导致了孩子孤僻、粗暴、怪异的性格。在大学期间有好几门功课挂科,最后总算有惊无险的大学毕业,回到家中,准备通过考试找份工作。可是回到家后,我发现他的所作所为仿佛变了个人,每天他会把房门关上,不是玩电脑,就是玩手机,而且常常玩到深夜一两点钟,一跟他提学习的事,他就会跟我吵架。更可怕的是他常常会在深夜发出一种恐怖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段时间我的心简直被撕碎了,深深的痛苦、失望、流泪,害怕孩子会得抑郁症。

有一次儿子刚刚拿到驾驶执照,就要拉着他的爷爷奶奶出去转转,我因为担心他的驾驶技术不够娴熟,就悄悄的对孩子的爷爷奶奶说暂时不要让孩子拉他们,没想到当他爷爷对他这样一说,他就像发疯般的对着我们三人大吼大叫,并摔门而去,我连忙跟随他出去,看到他要开车,我更加害怕了,哭着求他不要开车,可是他不理不睬,开上车子扬长而去,我惊恐、生气的回到家中,孩子的爷爷奶奶因为孩子对他们发火而受不了,也要回老家,总算在我的再三劝说下留下来,我進了自己的房间放声大哭起来。

同修不断的和我交流,让我多学法,向内找,放下对儿子的情。我也开始深深的反思自己的修炼,儿子从小知道大法好而且会背《论语》,虽然没有真正的走入修炼,可是每当我发真相材料时,他都会和我一起去发,我给他读过《九评》,他从小知道中共的邪恶,所以上初中时,他不入团。上高中时我也经常给他抄一些师父的经文让他背,他甚至还劝退了班里的几个同学。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系。儿子今天走到这一步一定与我有关系,我认真查找自己,首先找到自己的求名心很强,不仅自己很重视名利,从小总想干什么事都比别人强,而且把这种求名的心也放到儿子身上,还找到自己从小不允许孩子跟自己顶嘴,不管自己做的对错,有一种固有的认识就是自己说什么孩子就要听什么,所以孩子一旦反驳,我就受不了。而且自己虽然修炼这么多年,实际上修炼很不扎实,尤其忍字修的很不够。找到自己的这些不足,我决心改变自己。

我每天不再只盯着儿子学习不学习,回家后就连忙進厨房给他做可口的饭菜,做完饭后,我就轻轻的敲敲他的房门让他出来吃饭,可是常常敲几遍他都不开门,等我们吃完饭了,他才出来吃饭。有时想到自己天天上班那么辛苦,回家后他不但不能替我分担一点家务,还要这样小心的伺候,气恨心又会冒出来,这时我就赶快背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种气恨不平的心理就会消失。看到他有时对前途失望时,我就劝他,咱怎样也能吃一碗饭,何况你有师父在管着。

就这样随着自己的心态逐渐变平稳,儿子的学习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在他毕业的第二年春天,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事业单位。还记得在他要参加考试时他先洗手恭敬的给师父上香。走入工作岗位以后,他也开始变得开朗起来。

儿子有了工作,丈夫的脸上也有了笑容,因为自己无私的付出忍耐,家庭也充满了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我相信这一切也是师父给予的。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珍惜正法延续来的时间就是珍惜大法资源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

师父在经文《和时间的对话》中和神有这样一段对话:

“神:我看不能当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实他只能是人。

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的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

神:其实能在新的世界里当上人也是不错的了,比起宇宙中被历史淘汰的无数高层生命来说,已是无比幸运了。

师: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选自《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这是师父一九九七年七月三日写的经文,按照旧宇宙掌管时间的神来讲,早就想让师父快点结束这件事情,不要再拖下去了。可是,师父为了大法弟子的回归和更多的生命得救,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

在师父延续来的时间里,我们应该百分之百的用在修炼与救人上,这就好比天年到了的老年大法弟子,延续来的生命是给他(她)修炼用的,不是给他(她)用来过常人生活的,必须把延续来的时间全部用于修炼。换句话说,延续来的时间不是我们自己的、是大法资源。珍惜正法延续来的时间就是珍惜大法资源。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会后顺便也告诉那些不精進的,你没时间了,你要怎么办?”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还讲:“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

我们应该感觉到时间的紧迫了,可是,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有的同修处于消沉状态、有的表现的比较麻木,而旧势力的残余因素疯狂的以病业形式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应该从教训中成熟起来了。现在,常人都觉的时间过的特别快,一天没做什么,时间就没了,都在感叹“时间都去哪里了?”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况且现在的时间又不是我们自己的,是师父用巨大付出延续来的。如果按照旧势力的安排,正法都结束几次了,常人根本不可能还生存在这个世上,大法弟子也修到哪儿算哪儿了。师父延续来的这些时间不是让我们来过常人生活的,是为了正法救度众生的。如果我们浪费正法延续来的时间,是不是在浪费大法资源,是不是犯罪?

前一段时间和同修交流,同修谈到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救度众生。我认为,对任何大法弟子都不存在没有时间的问题,只看你能不能走出人。我曾经有近四年半的时间在一家服装公司做管理工作,四年多加起来,共休息了十三天,每天工作加花在路上的时间至少十二小时,甚至十四小时,但我依然有时间学法和做证实大法的工作。

去年,我在同修办的公司上班,同修每天三点四十起床,五套功炼完,六点发正念,六点半带上真相资料骑电动车,到街上讲真相、劝三退,七点二十回公司吃早饭,八点上班。

所以,对任何大法弟子都不是没有时间的问题,每天二十四小时,除去吃饭睡觉的七小时外,还剩十七小时,除去工作必须占用的时间外,我们百分之百用于修炼了吗?师父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修炼的事情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情”,我们把修炼作为最大的事情了吗?忙与修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比如面临高考的学生,哪怕每天只用半小时学法,但在一天的复习功课及遇到的每件事中都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那就是精進;反过来讲,一个退休的大法弟子,哪怕你一天学了三讲法,其余的时间用来看常人的电视剧、旅游、逛街等等,那都是在浪费时间。在正法中走过这么多年了,我们应该明白“抓紧”是什么意思。不要给自己未去的人心找借口、也不要给自己的惰性找借口,给人心和惰性找的借口其实就是给旧势力留的机会。

今天的时间万分珍贵。即使是师父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结束的那一天终究会到来的。剩余的时间,我们就把自己当作是天年到了师父给延续来的时间,百分之百都用于修炼与正法,才不负这万古机缘和师父的无量付出。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通过学法悟道,我始终有一念“修炼中的人,有变化就是好事”,所以,对身体出现的一些状况,视其为是消业、净化、长功的好事、是人体在向神体转变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如果表现强烈一些,那就是“要多消些,要有大的变化了”。感觉自己虽然身体在经历痛苦,但心是愉悦的。几天前在一次清晨打坐中,很突然的,脑中一块长方体的区域疼痛骤起,我当时一念“又一层天体在净化了”,然后我就静静的体会它(感觉就像把这个区域扫了一遍),也就几秒钟吧,痛感消失。我对自己的解释是:它只是一个层次中的状态,心性上来层次提高了,低层次的状态也就不存在了。有时痛感消失,只在分秒间。
    ——《关于所谓“病业”的一些思考》

但是监狱并没有因为我的身体状况停止对我的迫害,每次迫害都使我周期性的发病,且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了结核和胸膜炎的并发症,狱医看到我的这种情况也直摇头。在生死攸关时我想到了炼法轮功。监狱内是绝对禁止炼功的,每天都有四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看着我,不许我这样,不许我那样,更不许我炼功,我到警察办公室说:我要炼功。警察很吃惊的说:“你不想活了?”我说:我已经这样了,反正都是死,我当然不在乎你们再迫害我。我就是要求炼功,这样对我身体有好处,我也不是给你们找什么麻烦,我知道你们有上级的压力,所以我尽量少给你们找麻烦,但是咱们互相考虑。警察很生气的样子说:你给我回去。警察只要没说不允许炼就是已经默许我炼功了,因为直接说允许炼就违背了共产党的“纪律”。这样我每天晚上都打坐炼功,炼功时身体状态就在调整,有热流通透全身,并且全身大量排汗,棉衣棉裤从里到外全部湿透,但是每次炼完功都象换了个人似的。我从身体极度虚脱即将死亡的状态变成了全身充满活力能蹦能跳的状态,体重也在渐渐增加,由原来的一百来斤增加到一百四十斤,以至于在我出狱时我家人见到我的状态都很惊讶,我舅说:状态真不错,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比我以前在接见室看到的强太多,那时看我瘦的都没处看去。我爸也很高兴。
    ——《健康哪里找》

早上上班路上,我还在想这些事,想来想去,我确实有不二法门方面的事,不但有,还不少呢?从新走入修炼之前,单位居士同事发动募捐建庙,我认为这是做善事,也参与了。后来,一位供应商说请回了某位西藏修行者的舍利,我好奇也去看了拜了;女儿临近高考时,六神无主的我还领着孩子和同学去拜;还有本命年执著穿红衣服,图吉利;女儿结婚看喜日子,选什么黄道吉日……越想越觉得自己问题严重,好几法门我都涉足了,我竟然还自以为自己没有不二法门的问题呢。我的认识中,我没有学那一门的经就不算涉及那一门,原来,远远不是这样啊,我接受了他们那一门的东西了,就是要了啊。我才知道自己错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不要其它法门的东西。
    ——《修炼无小事 警惕不二法门》

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六十三岁的男同修,上午工作,下午坚持面对面讲真相,甚至去学法点的路上都能劝退几个人,有得救的人被他的善念感动落泪,有的从陌路变成朋友,家人同事明真相得福报的故事更是比比皆是。可是他写的交流稿拿给我一看,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故事在他笔下三言两语甚至一句话就概括了,错别字还很多。我开玩笑的对他说:您的概括能力也太强了,写文章这么精练。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真不知道咋写!上学的时候正赶上中共邪党搞运动,整天被强迫读一本书,要不就是下地干活、养猪放牛捡粪,大字没识几个。这些年征稿,年年参与,可是从来没发表过,重在参与吧。”话语中带着遗憾和无奈。我说您别急,坐下来给我讲讲您想写的这些故事,同修开始讲: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娓娓道来,讲的特别生动。我赶紧拿来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把同修说的话都录下来,个别需要弄清楚的细节我就问两句。这样,几个故事讲完,一篇生动的文章就大体成形了。帮助老年同修写交流稿的同修,可以试试用录音设备先录音,然后抄写下来再修改投稿。
    ——《帮助老年同修写交流稿》

这两天,同修给我一份材料,大概是师父在九九年五月答记者问的内容。我觉的这样的内容不应该看,也不应该在大法弟子中传。如果是真的师父答记者问,那会在相关媒体公开发表,能在网上看,或者所传资料中应该注明媒体来源。可是我所看到的资料并没有注明来源的媒体,而且打印出来的格式和平时师父答弟子问题一样。同时,这个材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内容了,就算是真实的,但是答记者问也不是法,现在再拿出来在修炼人中间传,有什么必要和意义呢?平时不能上网的同修,或者人心重的同修看了,又会作何想法呢?再者,这个材料内容的真实性都不能证实,看了之后,会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呢?师父在《精進要旨》〈永远记住〉中说过:“我看所有弟子把私自传来传去的、不是我公开发的东西马上就地销毁掉”。我觉的,看到这样的资料,应该不要看,或者就地销毁。
    ——《修炼小悟 放下利益之心》

很多同修说现在学法悟不到了,我认为,正悟来源于信,悟不到法理了,那么,我们问问自己,对大法信吗?在正法中走到了今天,如果说谁不信师信法,可能都不愿承认。可是,往往在实修中的一些行为却表现对法并非百分之百的信。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讲:“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炼中遇到困难克服后继续修炼下去,这是讲你的悟,真正从理上悟到什么。如果这个法不让你知道,你怎么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须具备一个条件,就是说你必须得真正的去修炼。”。开始入门时,师父就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可是,有时身体一不舒服,就往病那儿想。师父在《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还告诉我们:“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可是我们总是怀疑自己正念的威力,使邪恶至今还在行恶。我们对师父讲的法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法背后的理就不会给你展现出来。密勒日巴佛在上师给他安排盖房子的修炼路上从来不问为什么、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只知道上师安排的是最好的。我们如果在修炼中也能做到这一点,又怎么会悟不到呢?
    ——《正悟源于信和向内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6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5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6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5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5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4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4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3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3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2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2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8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