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第842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8年3月5日
节目长度:58分40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165 KB

14,046 KB

55,04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8年3月1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84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背法使我找到执著的根
善用法律 掌控法庭
修去糊弄事的心
去欢喜心、显示心的一点体会
守住正念 在法理上提高
什么样的情况下需要写" 严正声明”
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背法使我找到执著的根,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最近看同修交流, 心中装有法,才能坚定正念,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受到启发,我决定背法。

我是一句一句再到一段一段背的,刚开始背时,觉得有些困难,但当我设身处地的理解师父那段传法的日子时,就能很流畅的背下来了。当背到《转法轮》中师父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时,想想自己平时和家人为一点小事而争来斗去的,我决心好好修心性、向内找,去掉这些执着。

果然,今天一大早,妈妈就来考验我了,说我这说我那的。我想着今天早上炼了功,可不能掉心性,就在心里向内找,背师父的法,要“高姿态”,嘴上就说着“知道了,我改, 我错了。”心里想着:别和她一般见识,要高姿态,要忍。

于是,妈妈训斥我时,我就笑,笑她那气急败坏的样,突然, 一个声音打入我脑中:你这是狡猾。我立刻向内找,妈妈说我时我笑,心里还想着:气死她,这是我想的吗?这不是狡猾、侥幸吗?多么自私、恶毒的心呀。

这时又有一个想法:忍不是狡猾呀。对啊,在表面上很乖巧,心里却没做到忍,还想着自己多好,这不就是狡猾吗? 多么可怕的心呀!

忍的基点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并不只是表面上的“忍”。明白了这些,我豁然开朗。

看来以后更要多背法、学法,否定这些坏思想呀。

下面请听辽宁省大法弟子的文章:善用法律 掌控法庭,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

十八年来,邪灵操控中共、操控公检法司打着法律的旗号,利用邪法、恶法迫害大法弟子。由于多数同修不懂法律,无法在法律层面破解邪法, 使我们长期处于被动地位。更为严重的是,邪法、恶法毒害了广大的公检法人员,加大了救度他们的难度。

如何善用法律讲清真相,如何破解被强加的罪名,如何运用法律反制邪恶,如何在法庭上掌握主动,把法庭变成揭露邪恶、审判邪恶、救度警察的平台,本文从一个角度進行探讨, 使不太懂法律的同修也能参考。

在法庭的质证阶段,检察院的公诉人在宣读所谓的“起诉书”之后,往往这样询问同修:
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
你在大街上发了法轮功资料了吗?
你在电线杆上贴了粘贴了吗?
从你家里搜出的法轮功书籍有多少本,数量对吗?
你家的打印机是做法轮功资料的吗?

还有许多类似的问话。

许多同修并不知道这是“陷阱”,而认为大法弟子应该说真话,所以有问必答,承认了这一切,殊不知,这正中了邪恶的圈套,配合了邪恶,而这种被动的配合,我们同修自己却不知道。从而使自己成为“被告人”、陷入被“审判”之中。

如何跳出“陷阱”、如何变被动为主动,变“被告”为“原告”?

“公诉人”构陷同修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按照《刑事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以事实为根据, 以法律为准绳。”那么我们必须严肃的质问,第一,公诉人必须详细论述什么是“邪教”,怎么“邪”的,有什么样的“组织”,又是如何“利用”的。最关键的是:国家哪部法律定性为其“邪教组织”的;第二,公诉人必须出示:究竟国家的哪部具体的法律被破坏到不能“实施”?以及由此产生的严重后果等。否则这条罪名就是强加的(也可以运用“刑法四要素” 破解之)。

在中共邪教操控的国家是从来不讲法律的,假法律只是镇压民众的工具,只是政治运动的帮凶。一切都是“党”说了算。党说“是”就“是”,不“是”也“是”;党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文革中,党说刘少奇是叛徒刘少奇就是叛徒,不是也是。特别在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政治运动中, 邪党对公检法司的指令是:不能对法轮功学员作出“无罪”的判决。可是,按照法律规定,公检法人员无论如何也无法用法律给大法弟子定罪,那么在高压下,他们或主动、或被动的在与本罪名毫无关系的其它方面做文章,千方百计的给大法弟子定罪。无论使用什么办法,只要给大法弟子定了罪,送進监狱, 他们就完成了党下达的“任务。”

因此,只要同修承认了自己还炼法轮功;只要承认了拥有法轮功书籍、资料;承认了发放过传单;承认了粘贴等等,那么他们就可以强加之罪了。他们不会再问:电线杆上贴了“法轮大法好”是否会造成停电,工厂是否会停产,学校是否会停课,是否会造成交通堵塞、财产损失、人员伤亡等。如果是这样问下去,他们就无法给同修定罪了。

我们以模仿法庭答辩的方式探讨大法弟子如何揭露、破解邪恶的指控,掌控法庭,由“被告”变为原告:

公诉人问: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
同修回答:这个问题与本案无关,拒绝回答。

公诉人问:你家里的打印机是用来做法轮功资料的吗?
同修回答:这个问题与本案无关,拒绝回答。

公诉人问:你经常去发放法轮功资料吗?
同修回答:这个问题与本案毫无关系,拒绝回答。

公诉人给我构陷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第一、公诉人必须出示法轮功是“× 教”的法律依据;第二、必须出示我究竟破坏了哪部具体的法律的“实施”,以及因此而造成的社会危害性。

但是查遍所有法律,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把法轮功定为“× 教”的。公通字(2000)第39 号文件中定性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三家最高权力机构的认定;而且,公诉人永远也拿不出我究竟破坏了哪部具体的法律的“实施”。

因此,公诉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诬告陷害罪】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 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公诉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公诉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枉法仲裁罪】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 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 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所以,我现在就以“诬告陷害罪”、“侮辱罪、诽谤罪” 和“徇私枉法”罪控告公诉人。

公诉人在法庭上几次提出与本案毫无关系的问题,说明公诉人连起码的法律常识都不懂。因此我要求:

第一、请公诉人信息公开,出示检察官的资格证书;

第二、要求公诉人撤诉,这是给公诉人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如果公诉人能够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撤销不合法的起诉,我也将撤销控告。

由此,法庭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由“被告”转为原告。

而且要紧紧抓住这些关键的问题,深刻的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和即将要承担的法律后果,警醒他们,救度他们。

亲友辩护人也可以参考这个思路参与庭辩。如果公诉人提出与本案无关的问题,辩护人就可以向法官举手抗议:审判长, 我抗议:公诉人提出的问题与本案无关。辩护人也可以要求公诉人撤诉,也可以当庭控告公诉人。

还可以出示我们的大量的证据:第一方面,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证,如:国内外的诉江潮,自焚事件、一千四百例、活摘器官等。第二、出示法轮功基本真相。

以上这些思路,同样可以用在派出所警察询问、公安局、检察院提审时运用。特别是我们不应该被动的接受所谓的“询问”、“审讯”,而是应该以主人的身份、主角的角度询问他们、审讯他们,从而达到惊醒他们的目地。

除此之外,我们都应该学习一些简单的法律常识:

警察進门:身穿警服、出示警察证、立案决定书、拘留通知书、搜查清单、打开执法录像仪器。

1、警察证上的五个信息:姓名、职务、警号、电话、单位(分局)
2、立案决定书:分局公章、局长签字;
3、拘留通知书上面:公章、局长签字、案由。人被关在哪里。最迟在24 小时内送达家属或单位。
4、警察搜查填写清单时,还需要两个方面人在场共同监督:主人、街道负责人(或邻居)。清单交给主人一份。
5、录像仪记录搜查全过程。

如果主人不在现场(警察把同修带走后,又来搜家),他们把东西拿走,可以以“盗窃罪”起诉他们(《刑法》第264 条);如果主人在场他们拿走东西,可以以“抢劫罪”控告他们(《刑法》第263 条)。

控告违法警察、打赢官司不是我们的目地。掌握主动、当好主角,走出“被告、被审讯”的阴影,讲清真相,破解邪法、恶法、归正人间法律、正一切不正的、救度他们才是目地。相信在大法的指导下,同修们在运用法律讲清真相方面也能走出自己的路来。

个人认识,请指正。

下面请听美国大法弟子的文章:修去糊弄事的心,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上一直存在着问题:学法时犯困,走神,有两次大组学法时犯困,书都掉地上了。法学完了,师父讲的是什么都不清楚。炼功迷糊,同修看我炼功都睡着了,用手机给我拍了照,拍下来的照片简直没法看。发正念倒掌,自己录下来看时都感觉羞愧的不行。

自己也想做好,用了许多办法,收效甚微,感到无可奈何。看到一些同修还不如我呢,内心略觉安慰。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什么问题,总认为是另外空间的干扰太大。那还不是自己没做好招来的吗?还勾起许多执着心。

我每天夜里发完零点正念睡觉,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别人听了赞叹道:太精進了!听到表扬,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十分受用。

我一生养成的一个习惯就是爱睡午觉。来到海外环境,发生很大变化,特别还得打工维持生活。打工时没有睡午觉的机会,这对我来说太难过了。语言不通,还要找时间学英语。还要抓紧时间上平台打电话。舍不得时间睡觉,困极了就定上闹钟,睡十分钟左右。吃饭凑合,为节省时间,我经常是把饭从冰箱掏出来就吃。前段时间,晚上要去上英文课,一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晚上打电话时,困的心里发痒,坐都坐不住。那种困顿状态下,冲澡、去外面阳台站着、吃点什么东西……常人的法儿都想遍了也无济于事,就是困,人变的疲惫不堪。我也觉的自己的状态不对劲。同修关心的问我,劝我还是要注意休息,毕竟是人身。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我们讲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不要因为我们修炼了,把常人社会的一切形式都给改变了,这不行。”我这种超出常人社会状态的做法,不也是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吗,这已经是在走极端了,是不符合法的要求了, 麻烦是自己招来的。

正在这时,外地来了一位同修(下面简称同修A)暂住我家, 她第一次看我炼功,率直的告诉我:你炼功动作不对!听她这话,我当时头就大了,心想,怎么都落到这份上了呢,怎么什么都不行了,我还是个修炼人吗?我心沉到了最低谷。

同修A 并没有责怪我修的不好,而是在我空闲下来的时候, 和我一起对着师父的教功录像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帮助我纠正动作。她满意的时候,我觉的炼功时的能量流在我全身流转,整个身体酥酥的,非常舒服。

我以前不相信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的:“修炼是最好的休息。”师父在《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中要求我们炼第五套功法时,盘坐时要:“腰直颈正,下颏微收,舌抵上腭,牙齿微微离缝,嘴唇闭上。全身放松,松而不懈,双眼微闭,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 正确的炼功姿势使我在清醒状态下的炼功和发正念达到了最佳效果。如果我困,就去睡觉,绝不在迷糊状态下炼功。现在我炼功动作舒展大方,自己看着都觉着好,尤其静功,腰直颈正,感觉十分殊胜。也真切的感到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

平时总把以法为师挂在嘴头上,说师父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当我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时候,困惑多年的问题一下子化解了。

同修A 做事非常认真,做什么就把它做好,她刷的碗都和别人不一样,锅处理的锃亮,厨房经她手都变的倍加宽敞明亮。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糊弄事:学法不入心——糊弄事;炼功不到位,迷迷糊糊——糊弄事;发正念倒掌,起不到除恶的作用——糊弄事;打电话犯困,那种状态下能救的了人吗——糊弄事。表面看人还挺精進,二十四小时绝大部份时间都在做着证实大法的事,实际哪样也没做好,都是在糊弄。唉,这叫什么修炼人哪,还在享受宇宙第一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令人汗颜!

糊弄事是邪党文化的东西,看上去事情不大,却使自己的修炼大打折扣,使讲真相达不到救人的目地。师父在讲法时也提到了糊弄事的问题,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有时候媒体用你们,有的时候项目用你们,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我们真得应该重视起来了。

修炼已经到最后了,什么人心都得去。师父在《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中说:“大志者学正法,得正果,提高心性,去掉执著方为圆满。” 让我们拿出修炼如初的劲头儿,真修、实修,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去欢喜心、显示心的一点体会,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昨天儿媳从老家带回几幅真相对联,我展开看时发现有一副对联的内容是十年前自己写的在明慧网发表的,不由的激动得和儿媳说这是十年前我写的。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显示心又出来了,特别后悔。

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主要表现在写文章方面,由来已久,去的也特别费劲儿。之前曾经写过去显示心的体会,这次突然又冒出来,知道了过去并没有挖出它的根。记得过去在小组学法时,有位同修很在意我写的文章,每看到我写的文章总要说一句我看到你的什么文章了。我听后表面上表示很谦虚的样子, 心里却美滋滋的。而且同修未提到时,还拐弯抹角的说出来想让人知道。

可能同修看到我的显示心,以后再也不提了。我也意识到自己的显示心已经特别严重,文章发表后再也不有意的去说了。去年网上法会时写了一篇有关写文章的体会,见没有发表,我想可能文章中仍然存在显示心,修改后想再投,心想再投还是有证实自我的心,才又作罢。

昨天的事让我深思,为什么欢喜心、显示心在自己的身上表现的这么严重?它的根源是什么呢?我想到了党文化。因过去一直在邪党部门工作几十年,受邪党毒害洗脑很深,修炼后无论在自身修炼中或做协调人时,处处都能表现出来。在常人工作时曾经做过文秘工作,经常写材料。修炼后写文章中不时冒出党文化的词儿或思维,除努力在思想中清除外,在文章中反复审核,发现党文化用词就立即删除。特别是在写评论文章时,邪党争斗、激进的词儿不时的往出冒,总的看现在好多了。

在写文章中党文化还表现在证实自己上,把“我”字放在第一位,比如我做的如何如何好,我写的文章如何如何好,我比别人如何如何强等。文章发表了就美滋滋的,感到满足;文章没发表,就没精打采的,感到特别沮丧。实质是在显示自己、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把功劳归于师父和大法,这种心有多么危险啊!

显示心往往与欢喜心连在一起,只要欢喜心一起肯定就会有显示心在跟着。而这种心的根源是私心在作怪,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这是修炼人的大忌,发展下去就是魔变,彻底掉下去!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成熟〉中说:“没有了完成任务式的党八股不实的虚假程序与内容,没有了报功式的‘不说谁知道’的人心,基本上没有了党文化的思维逻辑。”可是自己所做所写出来的文章与师父的评价差距多大啊,到现在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私心还没有去干净,说白了就是修炼不扎实,没做到真修实修, 说起来真是惭愧。哪一颗心不去都达不到修炼人的标准,更不用提圆满了。一副对联使自己警醒,今后要扎扎实实的实修, 一颗一颗心的向内找,挖其根源,再不能浮皮潦草糊弄事了, 华而不实不是修炼,而是掩耳盗铃,欺骗自己。

一点粗浅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 蒲公英的文章:守住正念 在法理上提高,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我是二零零一年在邪党铺天盖地的抹黑大法时接触大法的。当时没什么概念,同修让我看书,我就看;她炼功时,我就在后边比划,也就十天八天的时间。之后由于邪党的迫害,我不得不去了外地, 同时由于经济原因,居无定所,当时也没什么学法基础,就这样和大法擦肩而过,这一撂就是七年。

二零零八年左右,我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到现在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由于业力大,执着心也多,中途也是带修不修的状态,但我心里始终有一种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无论如何, 我都要修到最后,跟师父回家。所以每次去执着心的时候,虽不尽如人意,但还是磕磕绊绊的走过来了。虽然修的不太好, 但在师尊的不断点化下,三件事也都在做,我想这可能是师尊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

可能是由于根基的原因,所以以前遇事做的还算可以。可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感到越到表面常人这一块,不好的东西越多越顽固,各种观念、业力以及生生世世所欠的债, 还有这一世后天的污染,加之学法跟不上,正念不足,我吃惊的发现,我以前还算不错的修炼状态没有了,有的只是各种磨难的来临和心性提高不上去的关。

我感觉什么都不对了,也不知道向内找。那时也看不到明慧,也没有集体学法切磋的环境,结果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后来,偶然看到明慧网发表的同修的文章,才知道当遇到各种事情时,应当找自己那颗心,师父最《转法轮》中讲:“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 不修炼心性不长功。”于是每遇到问题,我也学着向内找, 当找到一颗心时,就发正念清除,但又觉得好象没找对,就又找出一大堆人心来,因为不好的心都是连带的,这样不断的发正念,但总觉得去的很慢,有时发现这颗心没去呢,另一颗心又来了,弄得我焦头烂额、灰心丧气的,总觉得师父不要我了。遇事逃避,封闭自己,越这样想越消极,就这样消极的承受着, 不但没修上去,反而心性掉的一塌糊涂。我苦恼,我挣扎,每天只是看书,却不修心,再看有什么用呢?

我心里很着急,因为正法到最后了,再修不好,真的是很可怕的,我不敢想下去。可能师父看到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有点修炼的心吧,突然有一天,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二》〈理智醒觉〉中讲的一段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我就真正的静下心来, 想自己目前是什么状态,还有哪些心没去,该怎么做?再遇到事情该如何?心里虽有点亮堂了,但遇事还是不行,虽然表面平静,可心里还是过不去,一遇到事情就启动了负的思维模式, 被魔性一面带动着。这时脑子里又反映出师尊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讲过的话:“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师尊在《转法轮》中还讲:“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

我终于明白了,如果我们遇到任何人、任何事,都会用正的思维模式去想,都信师信法,同时都用真、善、忍去衡量, 那就不一样了,那才是真正自己的思维,再遇事情就轻而易举的过去了。我发现我的容量变大了,现在觉得自己可轻松了, 遇事很快就过去了。

比如身体消业状态时,我会想起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中的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这样念,一直念,有时能念一个多小时。再比如,遇到讲真相时出来的各种人心时,就会想,如果站在真、善、忍的基点去想问题,那人心自然就解体了。再比如, 遇到别人惹我生气时,我就会想师父在《洪吟》〈人觉之分〉中讲的法:“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 何为佛 善德巨在 何为道 清静真人”。还会想师父《精進要旨》〈境界〉一文中讲的:“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跳出来这样想,也很轻易就过去了,现在才知道怎么修了。

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没扔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的点化着弟子。同时也感谢明慧网发表的同修的文章,使我受益匪浅。师父在《洪吟二》〈法网〉中讲过:“明慧救度有缘者 新生可去脑中恶”,同时也感谢刚刚加入的学法小组,使我真正的找到了差距,也鞭策我更加努力精進,虽离师尊的要求还差之千里,但我有信心,从现在开始放下一切人心,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师尊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讲过:“有一样执著,它都象一把锁,象一道关,象一个不能让你起航的缆绳一样,都得把它断开。”放下心来, 现在不是有一口气、有一个正念在吗?就在大法中修。比如说你真的保不住了其它部份,最起码正念的这一部份你能保的住吧!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还讲过:“要配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

以前好也罢,坏也罢,只能用一声叹息作为结束,但我不能在叹息中沉沦,旧势力是毁灭人类的,师父是拯救人类的, 正法还没结束,还有机会,为了千万年的等待,为了自身身后的所有生命,为了更多的需要救度的生命,要走好以后的正法修炼之路,这不是简单的善恶一念,而是正与邪的较量,也请求师父加持弟子。

明慧网是大法弟子的家园,今天写出这篇文章,就想和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互相切磋,把我的这段历程和大家分享, 希望我的这段与旧势力抗争的经历,帮助还有很多执着或很强人心的同修能尽快提高上去,在正法最后时刻,我愿与同修们共同精進实修,信师信法,走好最后的路。

下面请听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什么样的情况下需要写" 严正声明”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

在平时和同修的接触中,发现有部分同修对“严正声明”没有能够很好的理解,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才应该做”严正声明”。

我就知道曾经有个同修和同修之间发生了矛盾,在发生矛盾的过程中说出的话很深的刺痛了对方,使得矛盾一度陷入激化中。过后这位同修很后悔,就提出要严正声明。有旁边的同修也是随和着说应该写个严正声明发到网上。

这位同修找到我和我说这件事,我和这位同修交流说你自己知道错了,以后改正就可以了,这不就是修炼吗?如果这么点事都要上网声明,那么明慧网的同修不用干别的了,光处理这些事情了。

我还听说有同修犯了色戒也写严正声明的,据说还不止一两个同修这样做,今天就又有个同修跑过来和我说要写个严正声明发网上,说周围的同修也赞同他这么做,说某某同修也是因为犯了色戒已经上网声明了。我当时没有答应帮助他做这件事情。

等到他离开我家以后,我想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止一次让我遇到,我们修炼人所遇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于是我就上明慧网找到了“严正声明”网页,想认真看看具体相关内容,我看到有编者注是这样写的:

“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这段话很明显表明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只是为学员“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是给学员的一次从新走回修炼的机会。而不是随随便便的做错了什么事情都要声明一下,那还有什么事情是让你自己修的呢?而且我看到每天发表的题目只是有多少多少学员从新开始修炼,并没有其它的。

我想如果同修有很强烈的色欲心修不掉,那就是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如果这样的同修能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并加以清除色欲心, 认清色欲心并非是真我,同时严格要求自己,并付之以坚强的自制力,就能摆脱色魔的束缚,从而以真我主宰肉身。真能做到了,这笔账也就要算在旧势力的身上了。

以上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前段时间,我又亲身体验了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近年来,我主要是用真相语音电话讲真相救人,救人效果还不错。但随着中共对电话的严密监控,尤其实施购买电话卡实名制等措施后,电话卡也就非常紧张了。

前几天,我好不容易买到几张电话卡,兴高采烈的和同修一起外出充值:第一张卡很顺利的充上了,没想到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卡经过多次充值均充不上,这时,我的心有些不稳了,怀疑电话卡是否被做了手脚?充值卡是否被盗用?忧虑之心也随之隐隐而出:要是废卡怎么办?

有一天小组学法,协调同修给我说:他有两张电话卡,就是开通不了,等找到有关同修开通后给我,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可等到再次碰到他时,我问他电话卡是否开通?他说:开通了, 我很高兴的向他要,可他回答我说:只能给你一张,我要一张。当时,我一下急了,冲口就说:你不是答应这两张卡开通后给我吗?怎么又变成一张了呢!心里那个不平衡劲呀直往上冲。

后来,我想:算了吧!一张就一张,总比没有好。我又开口找他要,没想到他出人意外的说:这张卡也不能给你,我要给某某,他已经要了好长时间了!我强忍着没有开腔。他又说: 你要不要旧卡(就是用久了的、费用高的那种卡)?我心想我才不要你淘汰下来的旧卡!冲口就说:我不要!

等学完法后,我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下来了。我看到电脑桌上确实有两张卡,就问他是什么卡,他说:是旧卡。我说:那就给我吧!心想总比没有强!可他又说:不能给你!我脑海里马上闪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句话:“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我意识到:慈悲的师父正在看着我呢, 希望我能过关成功!

说实在的,矛盾发生后,我感到很不平,觉得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说话不算话呢?怎么会处处逼近呢?而且是当着全学法小组的同修扫我的面子,以前他都不是这样!今天到底怎么啦?

静下心来再一想:矛盾发生了,怎么还是向外找呢?肯定是有自己要修去的心。我仔细分析了我买卡的动机及矛盾的全过程。在当前电话卡非常紧张、封卡也相当严重的情况下,我想买几张电话卡轮流使用以增加安全性,同时也可解封卡之危。但此时,你想到过因封卡而无卡可用的同修没有?又有多少做此项目的同修也想买卡备用?协调同修有他的难处,你设身处地为他着想过没有?这种只考虑自己不为他人着想的自私心理离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讲的:“先他后我”这一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有多远?同时,从矛盾过程中的语气、态度都强烈的反映出强势之心、自己想说了算的心、得理不饶人的心、争斗心、利益心以及给他不给我的失落心以及让我感到下不了台的面子心等,这些暴露出的执着心必须立即清除、归正。这也是慈悲的师父在考验我的宽容、忍让,使之能扩大心的容量。

同时,我也意识到:多买卡备用本身没有错,但在怕心作用下,多买卡备用就是在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基础上、用人的方法反监控,是在承认旧势力安排的基础上救人,我们不能依赖于此。所以我决定在电话卡紧张的情况下,不再提出买备用卡的问题。

没想到我把此心放下后,协调同修主动为同修登记所需要求,很自然的解决了这个备用卡的问题。

想到此,我决定将其中正在运行的三部真相语音手机停止拨打,删除其痕迹,改串号,再上上新卡,用其先前多次充值均失败的充值卡试充,并请师父加持,同时念动正法口诀清场, 三张卡均如意的顺利充上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们好不容易舒了一口长气。

可是高兴之余,我忽然意识到我做了一件傻事:在慌忙中,我把其中两部真相手机中的录音、日志也全部删掉了!也就是说这两部真相手机中近五天拨打的三退名单一个也查找不到了!怎么办?那个懊悔之心呀真是无法形容。这怎么对得起无限慈悲的师父?怎么对得起对大法寄予生命之托的三退众生啊!这是神要看的名单啊!

此事的发生绝非偶然,我们意识到一定又是自己的心性出了问题,赶快向内找:第一张卡很顺利的充上后,我们生起了欢喜心,随着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卡充值失败,又产生了忧虑之心、怕心、急于求成等人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一路发正念清除、归正我们的所思所想,并诚心请师父帮助挽回损失。

回家后,我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双手合十三拜师父, 非常虔诚的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今天错了,把两个真相手机中的三退名单全部都弄丢了,我怎么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啊!那是神要看的啊!弟子请师父帮我把丢失的三退名单找回来吧!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第二天下午,当我在电脑上打开昨天一个运行完好的白色真相手机内存准备听录音和抄写三退名单时,发现录音特别多, 三退名单也多,是平时一部手机的2.5~3 倍,我的心也开始跳起来了,预感到师父已把我昨天在慌忙中删掉的那两部真相手机中的录音、日志全部找回来了,集中在这部手机中。

而且,我清楚的记得:这三部手机中,共有三个是按键三退的,其余均是留言三退的,而其中白色真相手机只有一个按键三退,那么如果现在白色真相手机中有三个是按键三退的话, 那就更加肯定的证实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把删除的三退名单全部找回来了,并集中在这部手机中。经查找,内存卡日志中果然赫然发现有三个按键三退名单。那一刻,我立刻蹦起来,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双手合十,边拜师父边大声激动的说: 师父啊师父!弟子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感恩之情那真是无言以表,难以表述!

通过此事,我又一次真切的体验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不但为整个宇宙穹体的安危,为我们的修炼耗尽了一切,承受着我们想象不到的一切,同时也再次体验到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实修呢?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一次,妈妈在听师父讲法,我看见妈妈的身边有一个金光闪闪的佛像,听着听着,发现妈妈拿起手机看起来了,然后我就看见那佛像放出的光芒变的很暗淡,有些飘渺了。那佛像的眼睛有些失望的盯着妈妈手里的手机,旁边的恶鬼也鬼鬼祟祟的在探头探脑的看,这时妈妈可能想不能一边听法一边看手机, 这样对法不尊重,就把讲法录音关掉专心看手机了。然后我看到佛像不见了,这时有一 个恶鬼跑到妈妈的旁边,模仿着佛像却在狞笑。我跟妈妈说了看见的那一幕,妈妈立即关掉手机, 打开讲法录音,又专心的听法了。刹时,那佛像又重新现出了光芒,站到了妈妈身旁。恶鬼们全狼狈的逃窜了,那个装佛像的恶鬼马上变成了一堆烂泥,消失殆尽了。
    ——《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

师父开示:“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我其实头天晚上几乎没睡,当天中午也没吃饭,我只想到发正念和背师父的法。师父一直在加持我,使我不困也不饿。发正念达到前所未有的纯净,而且“灭”字非常强大,威力无比。平时我在家发正念连半小时都难坚持,并且还常常走神,而那天那么长的时间反而没觉的时间难熬。这边表面上很平静,可是另外空间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就是真的感到解体了那个派出所另外空间及那几个警察背后的邪恶。在表面上感觉到那些警察没那么恶了, 中途我出来上厕所,看见那警察时我对他微笑,他也微笑着对我说:“让你在这里反思,等到晚上八点钟放你”。 我从中午一点一直坐到晚上八点,整个过程没有一个警察来讯问我。看管我的年轻警察就一直在玩手机,我跟他搭讪,他不理我但也不邪恶。最后他们放我走的时候,就连来抄家时狠狠训我的那个警察也和颜悦色了,实际就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没有了。我和他说“你是可贵的中国人哪!”他很高兴,旁边一位年轻警察也笑着说:“你这样说我们很高兴。”我继续跟他们讲法轮功没有违法等真相。然后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修去怕心》

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我没有感到时间的漫长,只觉得收获很大。 因为背法中清除了很多障碍,这些障碍不只是干扰我背法、得法,还干扰我做好三件事。现在我背法的速度快多了。我几乎每天早晨做饭前, 都先把要背的一段《转法轮》看几遍,然后再去做饭,一边做一边背,一会儿就能背过一段。再抽时间校对一下,看看背的对不对。一般早晨做饭的时间,我都能背一段甚至是两段。我感到师父在加持我,在这个时间段里背法特别快。我基本上每天都背一页《转法轮》,然后学法。其实,背法一点儿都不难, 就是那些不让我们得法的东西,在利用着我们的执着、观念阻碍着我们背法。只要我们坚定了背法的这颗心,这些东西就会被清除掉。
    ——《踏踏实实的修》

面对迫害,我认识到:旧势力以“迫害”为题,要我们考试过关。这是一份旧的考题,耶稣考过;释迦佛考过。我们也有了那样的承传思维,渗透于我们的一思一念中。其实,我认为师父也给我们出了新的考题,仅仅在旧考题上将计就计加了一个“反”字,叫“反迫害”。师父要求我们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存在与迫害;再做好三件事。如果我们真做到了, 就考过了师父给我们出的题;否则就考了旧势力的题,经历迫害,走太多的弯路。我就是属于后者。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高能物理学研究中,人们认为能量就是中子、原子这些东西。许多气功师也都测过,比较有名望的气功师都搞过。我也被测定了,测定发出的伽玛射线和热中子超过正常物质放射量的八十倍到一百七十倍。这时,测试仪器的指针指到极限了,因指针到头了,最后多大还不知道。”人的尖端科学仪器都测量不了高境界中的东西,人的肉眼能看得清吗?你的人心能有这个能力判断得清吗?我们的人生路是师父从新安排的, 你看的见吗?我们的身体是师父清理过、处理过的,你的眼睛看不到,但我们的心看到了,我们能感知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感受到许多的玄妙。常人连这些都感受不到,他们说的、做的, 你怎么能信呢?你的疑问是不是人的疑心?这些心都是要修去的。师父带我们往高层次上走,我们的心也要放在高层次上, 在法上正面去认识法,自觉清除那些负面的因素,走出人来, 思想从人中解脱出来,才能真正在高层次上修炼。
    ——《不要被表象误导了修炼的路》

最后我被同修用担架车推出了医院(车祸断了七根肋骨, 有一根断了两节,已下病危通知),同修开车送我回家。来到我家楼前时,几个同修愁的没有办法抬我上四楼,(我身材高大肥胖)我心想 只有求师父加持帮我了,一来不想让常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们不理解可能给大法抹黑;二来不想 让同修为难,我求师父,并坚定自信:我一定自己能上去楼。此念一出,奇迹出现了:我大步流星 的一步一个台阶的跨上了四楼,超过了平时上楼的速度。身后同修都惊呆了。我当时就觉的有人在身后推着我,一点没费劲就回了家。
    ——《七根肋骨被撞断 不医自愈奇迹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4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4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7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6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3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83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2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明慧修炼园地:《绝处逢生》(1)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