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海外消息

海外消息(2020.4.26)

发表日期: 2020年4月26日
节目长度:15分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044 KB

14,09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 台湾花莲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加拿大多名政要加入全球谴责中共行列
美参议员提法案 助中共病毒受害者起诉中共



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 台湾花莲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台湾花莲部份法轮功学员在火车站广场前,集体炼功,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二十一周年,并声援中国民众诉江征集签名活动;揭露中共残酷迫害的恶行及其邪恶本质,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当地警察暴力抓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要求当局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合法出版,并给予法轮功修炼民众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此次上访得到当时国务院总理的亲自接待,于当晚和平落幕,这就是“四·二五”事件。

但前中共头子江泽民出于嫉妒,执意要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全面迫害法轮功;并利用媒体铺天盖地的编造、伪造和散布各种谎言,欺骗中国百姓及全世界人民。

在车站前等待游客的陈先生说:“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迫害宗教、劳教维吾尔人、去年香港反送中事件,这些从电视上、从网路上都听过、看过,以前觉得那是距离我们遥远的事情,也庆幸自己不在中国大陆生活,是一种侥幸自私的心理;如今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共产党隐瞒疫情,让全世界都沦入其中,大家都蒙受其害,觉得那是因长期以来对中共的迫害姑息而招来的灾祸,我觉得这样的警示,要牢记。中共对人权的迫害,只要是地球人都应该发声。因此我很乐意签名,更谢谢你们,让我有机会尽一点绵薄之力。”

来花莲游玩的黄先生说:“我到各国去游玩、考察时,就特别去了解过法轮功,知道了中共迫害的事情,在美国就签过名了。最近更从媒体报导中,明白中共政权利用很多渠道不断地渗透全球,挑战人类普世价值的底线,而这次疫情终于让各国政府认清中国共产党才是世界的乱源并追责。在历史上,人类总是付出生命及血泪后,才会去省察自己,明白不可为了利益而失去道德原则,这样的教训是很深刻的。”

“四·二五”事件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长期被污蔑、监控,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关洗脑班,被酷刑致死、活摘器官致死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难以计数。然而,二十多年来,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们,仍旧秉持“四·二五”的和平上访精神,恪遵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法理,用真诚、善良、坚忍的方式,跟世人讲述真相;以理性、宽容的态度,来唤醒大家的良知善念。



加拿大学者:中共利用联合国组织掩盖疫情

加拿大渥太华麦克唐纳德·劳里尔学院(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寇谧将(J. Michael Cole)4月14日撰文指称,由于西方民主国家的忽视和缺乏领导,威权主义的中共在联合国积累了(大量)不良影响。他以中共病毒疫情为例,由于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听命中共,隐瞒疫情,造成了病毒在全球肆虐。

寇谧将评论称,与其它联合国机构一样,世卫组织的言行似乎经常成为中共外交政策的延伸。其最高官员“听命于”中共,中共利用其在幕后不断增长的影响力选举自己的人(例如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或来自其认为可以屈服于自己意愿的国家代表成为机构领导人。因此,尽管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因疫情爆发表现的)漏洞百出,却只是(中共操控联合国的)冰山一角。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允许中共这个世界上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者之一,加强了对联合国系统的控制。其侵犯人权的行径包括破坏公民社会、宗教信仰和言论自由,迫害持不同政见者,以及在新疆建立集中营等。

他抨击道,通过这种影响,它已经改写了联合国这个全球机构自二战后成立以来所秉持的原则。中共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它从根本上相信国际制度,而是因为这是它推动自身地缘政治野心的一个渠道。

寇谧将在文中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为例揭示中共的运作。谭德塞曾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据指控他曾参与掩盖该国的霍乱疫情。2017年,在中共的支持下,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马列主义政党)的谭德塞当选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面对处理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对台湾实施了空前的发难。台湾被世卫组织一再忽略,现在谭德塞却指责台湾策划了在过去三个月中针对他和黑人社区的“种族主义”攻击运动。

寇谧将评论指出,谭德塞对台湾进行指控是瞄错了目标。就在他提出控诉的第二天,台湾司法部调查局透露,所谓的台湾针对谭德塞的“种族主义袭击”以及随后的网上“道歉”,实际上来自推特上的中国账户——肇事方是来自中共的假冒者。

寇谧将称,台湾已熟知中共的政治战策略,很快发现中共的网军一直在进行污名化运动,以使台湾与世卫组织进一步疏远,并将注意力从台湾成功处理疫情以及向国际伙伴提供慷慨医疗援助等事实上转移开。

正当台湾积极实践世卫组织一直敦促的“国际合作”时,谭德塞却以来自中共的破坏性虚假信息对台湾大加挞伐。而中共也不失时机地出面扩大该事件的影响,称所谓的台湾人的指控是“有毒的”。



加拿大多名政要加入全球谴责中共行列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中共政府在COVID-19(中共病毒)爆发初期掩盖疫情真相,打压发出疫情警告者,导致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病毒全球大流行灾难。数名加拿大政要于四月十六日在此公开信上加入了他们的名字。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是独立于任何党派,位于渥太华的国家公共政策智囊团。

源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已导致全球超过二百七十万人受感染,超过十九万人死亡,经济损失难以计量。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共当局如果在病毒爆发早期向世界发出准确的疫情信息,而不是不断以没有“人传人”,“疫情可控”等假信息误导世人,今天的世界会完全不一样。该公开信刊登时,已有一百多位中国专家和资深政治人物联署,其中涵盖了世界上有关中国政治、法律和现代历史的一些主要权威机构。

此公开信分别在三个政策智库机构的网站上发表,包括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LI)、位于英国首都伦敦的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及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欧洲价值观中心(European Values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至本周四加入签名的加拿大政要包括,联邦保守党领袖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保守党领袖候选人彼得·麦凯(Peter MacKay)和艾琳·奥图尔(Erin O'Toole)、保守党国防评论议员詹姆斯·贝赞(James Bezan)、新布伦瑞克省西南区国会议员约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保守派参议员麦克尔·麦克唐纳(Michael MacDonald)、新布伦瑞克省内阁厅长多米尼克·卡迪(Dominic Cardy)。



美参议员提法案 助中共病毒受害者起诉中共

4月14日,美国联邦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一项新法案,取消中共主权豁免权,让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受害者,直接起诉中共并要求赔偿。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说,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受害者伸张正义法案,将剥夺中共政权主权豁免权,并将在国务院成立工作组,调查中共对疫情的隐瞒,禁止吹哨人发声等行径,并帮助受害者从中共政权那里获得赔偿金。

霍利参议员在发布的新闻稿中说:“有大量证据表明,中国共产党的谎言、欺骗和无能使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从地方爆发疾病转变为全球大瘟疫。”“我们需要进行一次国际调查,以了解中共对世界造成破坏的全部程度,然后我们需要赋予美国人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受害者权力,以追回损失。”

他说:“是中共引发了这场大瘟疫。中共必须对受害者负责。”

根据霍利办公室发布的消息,《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受害者伸张正义法案》将允许行使私人诉讼权,对中共政权的肆意行为而引发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美国大流行进行起诉,让中共政权对美国法院的民事索赔承担责任。中共的罪行包括隐瞒实情、禁止医生发声等;法案将剥夺中共政权的主权豁免权,以便原告可以起诉;并允许法院冻结中共政权的资产,以便受害者可以获得赔偿。”

该法案将在国务院建立中共病毒受害者工作组,领导国际调查,以确定中共如何歪曲和隐瞒有关疫情的信息,包括利用世界卫生组织掩盖其谎言;工作组还将领导国际间的协作,以获得中共政权的赔偿。如果中共拒绝国际索赔的要求,要强制中共进行赔偿。



中共隐瞒疫情 美议员痛批:人类史上最恶劣

美国福克斯新闻4月16日报道,美国众议员麦考尔说,中国共产党没有告诉人们疫情真相,使中国人民和世界遭受新冠病毒(武汉肺炎)的肆虐。麦考尔痛批中共对疫情真相的隐瞒,是“人类历史上最恶劣的隐瞒事件”。

德克萨斯州国会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由于中共的隐瞒,造成人员死亡,经济损失,民生受到影响。

作为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麦考尔表示,该委员会的调查帮助揭示了围绕该病毒起源的一系列事件。“我们知道中共病毒去年12月1日首次出现,实际上可以追溯到去年11月中旬,中共查办了最早揭露疫情的8名医生。”他说,“他们拘留了这些医生,之后,中共派人进入武汉实验室毁灭证据,并销毁了实验室样本,掩盖真相并控制调查。”

麦考尔继续说:“1月份,台湾和武汉的医务人员都在提醒世界卫生组织(WHO)出现致命病毒。我们现在刚刚发现了一份共产党内部一月份的备忘录,警告说病毒会人传人。”

他说,“当时病毒已具有传染性。世卫组织了解情况后,总干事谭德塞却决定不宣布全球进入紧急状态。”麦考尔表示:“疫情原本可以受到控制。但是,现在成了全球大瘟疫。”

福克斯新闻报道说,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共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

所有消息人士都认为,中共对疫情的数据和信息进行了隐瞒。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代价最高的政府隐瞒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