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12.22)

发表日期: 2019年12月22日
节目长度:17分5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803 KB

16,73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


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工程师曲涛被非法判刑三年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交通局工程师、法轮功学员曲涛,被非法关押迫害已有两年三个月。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蔺海琰、西固陈官营派出所副所长郁万国等警察,冒充物业人员,闯入曲涛在兰州市七里河区的家中,绑架了曲涛夫妇,并抢走曲涛的法轮大法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及九万元现金。

四十六岁的曲涛被非法关押在陈官营派出所的四天中,遭警察吊在树上殴打,一人打胸部,一人打肚子;不让睡觉。四天后的九月四日,曲涛的妻子被放回家,曲涛被劫持到兰州市西果园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今年的十一月十五日,曲涛的律师收到城关法院的枉法裁判书,曲涛被非法判刑三年。曲涛已经上诉。


妻子被迫害致死 七旬老人遭警察、检察院构陷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涿州市检察院的人到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曹召会家,送去了起诉书和监视居住的文件,并说过两天还会来。

近一年多以来,涿州公安局和涿州检察院多次骚扰曹召会,曹召会今年七十多岁了,一个人在家居住。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二十年的迫害中,曹召会老人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四次被非法劳教或判刑,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他被涿州公安局多次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的打手们,对他进行了残酷迫害,逼他一只脚站在水盆里,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用胶皮棍毒打他。恶警还用多根电棍同时电他,还让他脑袋扎在厕所里两手翘到后背很长时间,叫“开飞机”。妻子陈凌梅遭三年冤狱,在石家庄市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双眼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仅三个多月后,陈凌梅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含冤离世。

近一年多来,曹召会时不时的遭涿州公安局警察和涿州检察院人员骚扰。


抚顺法轮功学员李刚的退休金账户被法院冻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报导,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李刚近日到银行领取退休金,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李刚:你的退休金账户被抚顺市东洲区法院冻结。李刚给东洲区法院打电话询问原因,执行局朴姓法官给李刚打电话让李刚交二万元罚金。

李刚是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今年五十五岁,是抚顺市老虎台煤业公司职工。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李刚在二零零零年被中共强制送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遭强制洗脑迫害,逼迫他放弃信仰。同年,单位单方面非法解除了与李刚的劳动合同,将李刚开除。二零一六年,李刚再次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二年十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

李刚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严重迫害。从冤狱出来后,身体非常虚弱,无力出去打工,妻子没有工作,俩人生活十分拮据。现在法院又冻结了李刚的退休金,使全家生活更加困顿。


武汉78岁汪文清遭警察骚扰 面临非法起诉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报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武汉市黄陂区姚集派出所警察闯入78岁法轮功学员汪文清的家,要求他在事先打印好的所谓“笔录”上签字,企图非法起诉汪文清老人,被汪文清拒绝。

汪文清老人因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到中共警察骚扰、非法绑架、抄家、非法拘留等迫害,仅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一九年元月就有四次之多。其中两次被绑架、劫持,警察和社区人员三次上门骚扰。


人心与因果

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就得福报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由于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所以在这些真实的事例中,为保护当事人,文章特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我有一家亲戚,他们全家都相信“法轮大法好”,捡到真相光盘、真相小册子都会拿回家去看,我也给他们全家做了三退。

一次,我想把一袋子周刊暂时放到他家,问他是否同意,他说:“没事,你放心好了。”事隔一年后,亲戚家的男士被调到离家远的地方去上班,他妻子不放心,就把我送的真相护身符给他带在了身上。没想到,这位亲戚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他被农用三轮车撞出十多米远后摔倒在地,农用车厚厚的车灯也被撞碎。人被送去医院检查,发现没啥问题,只有臀部有道伤口,医生说缝好后输几天消炎药就可以了。他的朋友听后都说:“真奇怪,车灯碎了你身上竟然没伤?撞哪了呢?”那位亲戚见到我后,手里拿着护身符激动的说:“我可真相信法轮大法了,是大法保护了我。”

还有一个大法修炼者家的亲戚,小伙子三十六岁就得了晚期肝硬化,大夫说生存的希望不大,他的妻子见事态无望就领着儿子回娘家了,只是偶尔来探望一下。他的父母哭的象个泪人,逢人就说:“你们快救救我儿子吧,帮着想想办法吧,儿媳都快变心了。”他的弟媳妇听说此事想起身边有法轮功学员,就找到这位大法修炼者说明了来意,看看大法能不能帮他家渡过劫难。

这位修炼者听后立即买上水果前去看望小伙子,给他们全家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然后叮嘱说:“你要敢炼功,就炼炼功,不敢炼功就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人跟着念就更好了。”老俩口急切地说:“只要儿子的病能好,每天不睡觉都要念。”于是这一家三口每天都诚心诚意的念诵九个字,过了三个月后,他的儿子都能开车给超市送货了。

这是众生正信大法得福报的两个真实故事,谢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浩荡佛恩,希望更多的众生都能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得到大法的福泽与护佑。


时事评论:中共操弄法律 预先裁决

作者: 向真

近日明慧网报导,广东省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棋、妹妹林燕梅一家三人被国保大队非法抓捕,茂名市中级法院通知律师在十一月十五日提交辩护词。十二月二日,中级法院非法裁定:维持原判。离谱的是,裁定书的落款日期却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也就是说:茂名市中级法院对于一审的冤案,提前在十一月十二日就做出了“不开庭、维持原判”的决定,却假惺惺地通知律师要在十一月十五日提交辩护词,更拖延至十二月二日裁定。中级法院法官张书铭,和一审法院一脉相承,家属聘请的律师都不见,以预先打印好的裁定书维持原判,是赤裸裸地违法,何谈“公平正义、依法治国”?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检察院、法院与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司法同流合污,助纣为虐,携手制造冤假错案,非法抓捕、起诉法轮功学员,把善良好人非法判刑送入监狱,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造成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二十年来,中共违法弄权,利用法律,罗织罪名,构陷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恣意关押与判刑,恶行昭彰,上述预先裁决的荒谬场景,并非特例。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对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盛淑莉和曲元芝的开庭,原定于今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庭,后来改为八月八日,又推迟至八月十二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机关“六一零办公室”直接胁迫盛淑莉家人辞退北京维权律师,威吓家人说:“请维权律师,判五年;同意指派律师,判三年。”

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审判长冯小林,面对法轮功学员家属的质疑不得不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吉林省农安县六一零办公室马主任说:“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法院是个讲法律的地方,在法院不让讲法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这不是变相的政治迫害吗?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对张德艳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前,主审的女法官对律师说:“不要跟我讲法律。”律师诧异,反问:“不讲法律讲笑话吗?”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某公然对律师称:“不要跟我讲法律,我们不讲法律。”江苏省苏州市中级法院庭长顾迎庆更说:“你跟我讲法律干什么,我跟你讲政治。”难怪在中国民间有句话: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讲法律;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耍流氓。

也有的法官被律师、法轮功学员或家属问急了,就说有内部通知(内部文件)给法轮功学员判刑,但是叫法官把内部通知拿出来让人看时,又不敢拿出来。用内部通知作为法院判决的“法律依据”,全世界大概只有流氓中共才干得出来,无怪乎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队长敢叫嚣,承认自己不讲理,自称是无赖、是流氓。

在中国现行法律中,既无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修炼法轮功违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刑法》的原则是“法无明文不定罪”。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非法的,属于黑帮绑架行为。中共法院滥用法律,最常见的就是滥用“刑法三百条”和“两高”的司法解释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定罪。

所谓“两高”,即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司法解释,《宪法》六十七条和《立法法》四十二条明文规定,司法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而不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两高”作为司法机构,没有立法权,它们的“司法解释”不具有法律效力,也违反了《宪法》和《立法法》而不能作为法律处理依据。

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中共卖命,如同为虎作伥者,一概没有好下场。明慧网已报导了二万多个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触目惊心。“二零一八年明慧网报导五百多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数据统计,其中检察院、法院、监狱系统遭恶报93人。分析遭恶报形式:死亡15人、被查处68人、重病4人、自杀1人。

在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如一日的讲真相中,大量中国民众已经觉醒,即使江氏集团余孽能在一定范围欺骗和胁迫公检法参与迫害,却已力不从心,最明显的就是目前各地众多的派出所和警察不受理、或以各种理由推脱对法轮功学员的举报,并抵制迫害。依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中,有2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出现了117例被警察绑架构陷,检察院以证据不足而退卷的情况,退卷达156人次,另有8人被无罪释放。

据大陆消息披露,中共一些官员早已开始“留后路”并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证明自己是被迫执行“六一零办公室”的迫害命令。许多党委、书记、公安、国保大队人员纷纷弃暗投明,私下帮助法轮功学员脱离迫害。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人员以各种形式与江氏集团切割,这些释放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是很多公检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的自保和救赎。

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恶贯满盈。《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超过三亿四千七百万人,世人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寒冬将尽,春天不远,正义终将战胜邪恶。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各级人员,应该赶快停止作恶,及早为自己的未来预留后路,才能赎罪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