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23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9月23日
节目长度:55分5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5,050 KB

52,41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9月19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23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求结束的心是应该去掉的执着
放下自我 从根本上归正修炼的基点
自己选择
体悟修心的快乐
不修口带来的魔难
向内找消除间隔
修炼交流摘录


求结束的心是应该去掉的执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8/求结束的心是应该去掉的执着-39347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求结束的心是应该去掉的执着,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和同修接触时,发现不少同修都有求结束(正法结束,迫害结束)的心。盼望着迫害能早一点结束和修炼圆满。有的同修表露得比较直接,有的表露得比较含蓄一些……这都可以理解,迫害发生了这么多年,很多同修都经历了不少的苦难和压力,大法弟子毕竟是人在修,修炼人的人心和执着在没去掉时就会表现出来,很多年前就听同修说过:“怎么还不结束,迫害什么时候到头啊,一年盼一年,年年盼结束,现在都二十年了还是没盼来结束。”现在这个执着在不少同修这儿表现得很强烈,强烈得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了,察觉不到这是执着了。

回过头看一看,因为这颗强烈的求结束的心,使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指望和期盼常人为我们平反,结果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人心的失望和失落。因为有这颗求结束的心,所以我们关注常人形势和外界的变化,所以心很容易被这些变化带动。多少年来,每次因形势的变化,在大法弟子中造成了人心波动,随之而来的都是巨大的损失和惨痛的教训。

但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因为没有真正放下求结束的心,所以不久又在新的形势变化下被再一次带动,忘了以前的教训,再一次重复以前的错误,又再一次被邪恶钻空子搞了破坏。

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很多大法学员表现出来总是反反复复不能吸取教训呢?我想,一方面是有我们修好了的就隔开了的因素。另一方面可能是我们很多同修都没有意识到求结束的心不仅是执着,还是一个很大很强的执着,是和其它人心一样应该尽快去掉的执着。

我以前这颗求结束的心也很强烈,折磨了我很多年,在一次一次的失望和失落之下,自己的修炼曾变得懈怠和消沉,最严重的时候,还动摇了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直到前不久自己才发现和放淡了这颗心。两月前本地发生了严重的迫害,损失巨大,本地的环境从表面的宽松一下变非常严峻。在压力下,我们向内找,发现了迫害能发生是我们自己在方方面面的放松、懈怠和麻木所致,导致另外空间大量邪恶聚集,操控了原本不愿再参与迫害的世人又参与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所为。

认识到了这一点后,很多同修发自内心的知道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本地同修在大面积讲真相的同时,加强了发正念,大法弟子动真念时,那正念真是威力无比,清除了大量邪恶,后来,很多同修明显感觉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压力减轻了许多。但现在我们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知道不能再放松和掉以轻心了。

在这次的经历中,我觉得那颗求结束的心在其中放下很多。因为我有了一个切身体会:这根本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迫害能发生,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大法弟子长期的、严重的执着心的空子。迫害的结束,根本就不是求来的,也不是等来的,而是我们大法弟子真正提高了心性,在精進状态中,讲真相救了该救的众生,在我们重视发正念中,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销毁,或被彻底清除后,因为失去后面的邪恶生命和因素的支撑,迫害自然就结束了。

我从中也认识到,没有任何常人有能力结束这场迫害,常人在另外空间的邪魔面前,是那么的脆弱和无助,随时可能被各种外来的生命和因素操控,在世间没有任何一个常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不管他有多大的权势,能力如何,表现的再好或表现的再坏。

其实世间的任何事(不管是好事和坏事)都不是一个小小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一个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善恶面前选择。选择了善,他就能得到神佛的保护和帮助,做成了好事、善事,为他自己在新宇宙的不同的大法弟子的世界中摆放好了位置。而选择了恶,他就被邪魔控制,做了坏事、恶事,使他被正法淘汰,在无生之门中面临最可怕可悲的下场。

正法期间,我们和众生的关系是:可怜的众生等着我们大法弟做好了,除尽了邪恶,他们在没有邪魔干扰和控制下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果我们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些,反过来却把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在那些可怜的众生身上,用人心求结束、等结束、盼结束。看到哪个人表现得好一点,就对人崇拜、依赖、夸赞不绝于口;看到人表现得差,或走向反面,就对人失望、怨恨或一贬到底。我们这些不理智的言行,是众生的悲哀也是我们的耻辱。这真的不是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应做的。

我认识到:在正法中,师父一挥手,就可以把邪恶瞬间全部清除,正法洪势一到所有的邪恶表现马上就终止,要让迫害在今天结束绝不可能让它持继到明天。但现在师父却不能这样做,因为得救的众生还没达到数量,很多大法弟子还没有到位,结束了,无数的众生永远就失去了生命和未来,没有到位的大法弟子就再也到不了应到的位置。

其实就这一颗强烈的求结束的心没去,我们可能都是到不了位的,而且还可能不只是一个能不能到位的问题。求结束,想快一些圆满,这就是强烈的执着。不去就很可能被邪恶钻空子,给自己的修炼带来魔难和阻力。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严肃的讲过:“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一个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断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会达到圆满的标准。特别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学员最容易产生想离开人间、快些圆满的念头,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仔细回忆自己在有求结束的心时的各种心理状态。向内找一找,其实求结束、求圆满只是一个表现,而它后面还隐藏着很多其它的心。最明显最大的就是一个“私”字,不考虑众生的安危和存亡,不考虑师父正法的安排,在求安逸心的作用下只执着自己在人世中一时的痛苦和压力。严重时甚至会冒出对师父迟迟不结束的怨,自己觉得不公平的妒嫉心……想一想,那些心真是可怕。

这些心不去能圆满吗?这个“私”就象一个枷锁,牢牢的锁住我们的本性真我去不了无私的新宇宙,使我们不能发生本质上的转变和升华。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还说过:“你们知道吗?心里头想着圆满的人是圆满不了的,更何况想圆满还放不下对情、财等执著的人。无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应该做的,什么都在其中。你只要想着你要圆满你就圆满不了”。

我想,我们现在最应关心的不是什么时候结束,而是我们如何正念修去那些人心。我们每天的学法入心了吗?这么一部万古不遇的大法,我们是不是应该花一些时间,下点功夫把他背下来?还有怎样去讲真相救众生?我们怎样发好正念去清除那些搞迫害的邪恶?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没有侥幸的。不在法上精進,不在平时去除各种执着,扎扎实实注重一思一念的实修,是混不到最后的。正法到了最后,邪恶也在加紧在往下拖那些长期带修不修的、至今还没修炼概念的、被名利情和各种欲望困扰得颠三倒四的、强烈的自我放不下的学员,它们想把它们看不上的学员都淘汰出去。提醒这样的同修,一定要惊醒,一定要振作起来,一定要听進同修的意见,别辜负了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换来的修炼机缘,别辜负了你世界的众生对你的殷切期盼。

其实在人世间,我们在助师救众生的修炼过程中受了一些苦难和压力,将来看,真的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得到却是永恒的幸福和美好,我们付出的一点点和师父为我们承受和赐予的远远不成正比。我们没意识到,今天我们能在世间修炼为师父的正法受一些苦难和压力,那是全宇宙的神都羡慕不己的,将来直到永远,再也没有其它的生命有这样的机会了。

如果我们真正能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一切,我们会觉得时间不够用,就不会度日如年,有求结束的心了。我们会发现没有结束的每一天都是珍贵的,那都是我们做好的机会。

师父在经文《参加欧洲法会的大法弟子大家好!》中说:“有没做好的,现在还没结束,那就做好你们该做的!”

所有的执着暴露出来(自己意识到,或被别人指出来)正是去掉它们的前提和好机会。其实,求结束的心和它后面隐藏的一切心都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只要一分清它,正念对待,它就能很快去掉,真正去掉它,你就会发现自己不会再被常人社会形势的变化轻易带动,自己的修炼状态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飞跃和升华。

个人认识供同修参考,若有不足请慈悲指正。


放下自我 从根本上归正修炼的基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8/放下自我-从根本上归正修炼的基点-393470.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放下自我 从根本上归正修炼的基点,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一九九六年,我走進大法修炼。写此文前,我犹豫了许久,因为自己不愿意面对和承认自己隐藏了许久的肮脏的心。今天写出此文,是想把自己对法的一点理解和读了同修交流文章后的启发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与家人同修一同实名控告江泽民。诉状投寄到最高检并收到回执。此后的一段时间,我所在单位与“610”勾结,对我威逼、恐吓、威胁、洗脑等等,后来单位非法开除了我的公职。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没有妥协。

在此过程中,我开始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诉江目地不纯。当时不是为了证实法,而是为了诉江而诉江,为完成任务而完成任务,而且其实怕心很重。诉江状寄出后,自己心里明明很害怕,但嘴上却说着:“豁出去了,大不了一撸到底。”后来想到,这是一个负面的想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诉江是师父要的,也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诉江的本身也是合理合法的事情。而在寄出诉江的诉状后,自己的第一念想着的竟然是万一被迫害了,我该如何如何。这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

自己真的没有做到信师信法,总是用人的思维在想着如何应对和安排自己。在公安国保、单位找谈话的时候,虽然我给他们都讲了真相,但由于我对师父的法理不清,认为我做的事是堂堂正正的,所以我也认了,并签了字。后来我意识到我是上了旧势力的当,没有做到师父让我们做的“不承认,不配合”;意识到后,才又写了严正声明。虽然我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过了一次次的危难,但一路走来都是磕磕碰碰,走了一段不该出现的弯路,教训深刻。

最近,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和几个人在一起赌博,醒来后,心里很纳闷,我怎么会去赌博呢?是不是自己有求财的心?是有,但是这方面自己一直特别的注意的去修,似乎也不完全是这个方面。再深挖下去,突然有一个念头出现,是不是自己在“赌大法”?我心里一惊。

我回想当时单位和“610”威逼我“转化”、“认错”时,虽然我没有妥协,但心里有一个极其隐蔽的念头冒出:“我既然走了这条修炼的路,就没有回头路,只有坚定的走下去,因为哪怕我所谓的‘认错’,也没有好果子吃。”表面上看起来也是对的,实际上我还是把它当作常人中的事了。也就是说,我知道走到了这一步,我哪怕就是所谓的“认错”,他们也不会放过我,那么我就赌另一边(大法)赢吧。

这是我自己对法根本上不坚定,隐藏着如此狡猾又肮脏的想法,想利用大法,并赌师父会帮我过了这一关难。而不是用法来衡量,向内找,归正自己,同化大法。当时自己的心肮脏至极!师父慈悲,每一次在几乎不可能的时候都出现奇迹,每一次都帮我闯过了难关,可我多次都把师父的慈悲当筹码。师父啊!我错了!对不起师父!

我把所悟与家人同修交流时,我的女儿也发现了她自己有着类似的问题。当时诉江后,派出所的片警威胁她,她当时就是横下一条心,一切交给师父,并给他们讲真相,很快这件事就过去了。

之后,因为她在色、欲关上没过好,一度往下掉,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经过不断的学法,归正她自己后,又赶了上来。很多同修都夸我女儿每次都在紧要关键时刻,能悬崖勒马,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把握住,但是她意识到说:“如果能够时时刻刻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能够大事小事都事事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来对待,又何至于要到了悬崖才勒马,又何至于每次都要等遇到了眼看快过不去的大难大关的时候才想到师父?”她也意识到自己在利用大法、利用师父的慈悲。只有在大事危难之时才想到师父,而平时总是混同常人,用常人的思维去思考和对待很多事情。想着她自己读了这么多书,学有所成,那么就应该在常人中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要自己安排自己以后的路,要过的好、吃的好,多挣钱、挣大钱。离证实法的要求太远,完全变成了在常人中证实自己。

在偶然的一次读同修交流文章时,读到同修对师父讲的一句法的理解也让我深有启发,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看精神病院那个大夫手里把电棍一掂,他马上吓的一句胡话都不说了。为什么呢?那个时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他怕电他。”我想到我和女儿为何只能在大关和危难时才能清醒,因为我们怕我们自己受到伤害,怕自己痛苦和失去常人好的生活,我们是因为没有其他选择或者说是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才想到的师父,我们所说的能信师信法也是出于为私的基点,想到这,我们羞愧至极!似乎就是像精神病人那样遇到了“电棍”才清醒,而这时旧势力就会当起这个“电棍”来钻空子。

但与她交流中又发现,我与她的内心又同时像有另外一个自己,清楚的知道我们是为这部法而来,这是我们千万年的等待,我们要珍惜这机会和时间,我们要跟师父回家。我们不精進的状态就像精神病人一样,浑浑噩噩的把自己当成常人一样懈怠。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的修炼你自己”。那么我们不能像精神病人一样,更不能通过“电棍”的方式来修炼。

师父慈悲一次次的为我们承受,而我们现在才猛然醒悟这一点,唯有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抓紧归正自己,放下自我,信师信法,圆满随师还!


自己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2/自己选择-392961.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自己选择,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

根子是不是扎在师父那,也就是根本上走没走在师父要的路上,成了未来下场如何的关键。常人相对就简单了,对大法的认识态度、三退与否成了能否進入下一步的分水岭。不能進入的那就是淘汰销毁。

对于修大法的学员(这里先不称呼为大法弟子),根子上信师信法,坚定的无怨无悔的要成为师父要的无私无我的生命,根子上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那肯定是会進入到新宇宙中去的,就算有这样那样未达标的地方,师父也会为学员圆容善解,或许我们自身到最后也就具备了圆容善解的能力。

那些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的学员,表现就多了去了,比较典型的是也看书、炼功和所谓的“修心”,但不管抱着什么心,不能走出来,有些抱着根本执着未去,有些在关键的关难中走到反面,或者走到反面而又未能醒悟过来抓紧弥补的,或者长时间陷在里面不能出来的,在生死大关中不能放下生死、不能放下自我,从而走向邪悟的……我理解,这些统统不能進入到新宇宙里面去,而旧宇宙在那一刻会全部解体,那这些生命可能就会随着旧宇宙解体而解体,没有中间道路,没有另一个结果。

心里放下了自我的一切,也就是全然的敞开心胸跟师父走,该跳钢炉就跳钢炉,该跳酒壶就跳酒壶,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师父在《精進要旨》〈悟〉中告诉我们:“乘法船悠悠。善哉!奋力精進,直至圆满。”我悟到这是最好的状态了。

常人这个空间表现出来是躲起来不参与助师正法,或者表面也出来也做救人的事,但是抱着常人的狡猾的掩耳盗铃的心在做,“看,我也在做三件事,应该算大法弟子吧。”那根本上是抱着利益之心的,我觉得这样的比那些不出来的还不好。

这里就从字面上看这样一句话,“不跟师父走,不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你会走到哪去,师父要把大家带到新宇宙中去,那现在实质上是你选择了不去,那下场就是什么呢?不就是淘汰毁灭吗?我们和师父都有誓约的,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明示:“怎么立的誓约一般就怎么办了,没有第二次机会,没有第二次机会。”

不能放下为私的那个根,不能放下那个顽固的自我,实质就是没有拔掉亿万年扎在旧宇宙的那个根,实质上为私的那部分和旧势力固守的是一样的。嘴上说完全否定旧势力,可旧势力在哪?每一层空间有20%参与正法的是旧势力,可我们内在对应的空间中有百分之多少是跟旧势力一样的固守旧宇宙那个私那个自我不放呢?完全的决裂我们旧宇宙的根是不是最完全的否定旧势力呢?

我们每个学员,就应该时时的问自己的心,问自己是不是大法弟子,师父要的是什么,我们是不是时时刻刻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体悟修心的快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4/体悟修心的快乐-39329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体悟修心的快乐,作者大陆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

今年年初一段时间,感觉自己没有善心和慈悲,好象总是产生怨气,连坐公交车都觉的看这个不顺眼,那个站的位置不对。修炼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这种状态,怎么回事呢?

一天集体学法,学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这句法:“当然有些人没有想修炼,到现在他也没有明白过来,那我们也管不了,我们管的是真正修炼的人。”当时读法的同修把“管不了”错读成“不管了”。

我突然悟到原来是修炼人不明白过来,师父想管也管不了,自己要主意识清醒,排斥清除假我才行。于是我给自己做个规定:永远不看别人毛病,不指责埋怨他人,只向内找,修自己的一思一念。过了几天感觉还是象压不住,总是不自觉的往上返不好的心。

可能师父看我有决心修又有些急于求成,便在学法时点悟我,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练武术气功它讲运气。可是开始这个气也不好运,说你想运气就运上来了,它还运不上来呢。那怎么办?他得去练他的手,他身体两肋或者是脚、腿、大小臂、头都要练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讲:“随着他练功,师父会教他,久而久之他会运气了。”我意识到修一思一念,有一个循序渐進的过程,是要不断的炼,主意识才会越来越强的。

一次坐公交,我上车还没站稳,司机就猛一开,我差点跌倒,于是马上就产生一股怨气,心想“着什么急”,后来我把着扶手冷静下来想,车上站的人这么多,可能是要晚点了,司机会被扣工资的,我怎么就不能理解他呢?!刚才那个生气的假生命不是我,解体!我是真善忍构成的生命,人心都不是我。当我这么想之后,前边座位有人下车了,当时车上站的人很多,我肯定是要让座的,更何况我还不是站在那个座位旁边,可是那个座位边上站的人非把座让给我。我知道这是我修心师父对我的鼓励。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可是气是初期最原始的东西,随着他不断的练的时候,这个气会向高能量物质转化。”

随着不断的向内找,分清真我假我,渐渐的能更早一些意识到另外空间强加的败坏物质,识破它,灭掉它。

一位多年在一起学法的同修过年期间去外省帮刚生孩子的女儿带孩子,几个月后的一天,终于得知她回来的消息。我在吃饭正准备夹菜的时候,突然感到内心欢喜的不行,好象欢喜的要飞到天上去了。我就笑了,一边夹菜一边平静的在心里说:你是什么生命,这么欢喜,彻底解体!灭!然后,那么强烈的感觉瞬间消失了。同时,我也意识到要注意修去同修情。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武术气功的时候讲:“你要去击打别人的时候,不用再运气、再想了,那个功已经到那儿了。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还要快,两边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

在修一思一念上悟到,随着你不断的炼,那一面功的速度真是非常快的。在实修的表现中就是,当要做什么事情,突然来了一种负面信息,好象是一种负面的宇宙思维,可是这种不好的信息还没来得及形成人类的语言打入你的大脑,就被你及时发现并识破,灭掉了。

比如,一次跟受病业干扰的同修交流过程中,同修们觉的我悟的好,对同修很有帮助,然后突然感觉从另外空间飘来一个自大自傲的因素,还没完全打入我的空间场就被我发现并严肃清除了。这种因素怎么能被承认,被保留呢?与同修交流是在法上交流,交流的效果好完全是因为有师父点悟。

那段时间真的体会到了修炼的快乐,觉的那些低层不好的因素就象灰尘,好象很容易就被掸掉了。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也能清晰的知道哪些话是同修主元神说的,哪些是后天形成的假生命说的或其它生命打進来的因素,那么也应该帮同修分清,解体它们。

最近,看到一些同修在修一思一念方面信心不足,写出来希望同修有所借鉴,共同精進实修。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不修口带来的魔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5/不修口带来的魔难-393006.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不修口带来的魔难,作者吉林市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二十年过去了,想来真的是惭愧,虽然每天三件事照做,却发现自己在做三件事时知道是大法弟子,而在日常生活中却不能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忘记了在生活中也要以法为师,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才不至于脱节,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由于没有做到实修自己的心,所以各种执著心还都有,尤其是没有做到修口。

前段时间,在看管小外孙女写作业时,看到她不好好写作业,贪玩、不听话,还说小孩的天性就是玩。我顺口说出:“你不好好学习,长大后就得象你爸爸一样啥也不会,就能开个车。”结果孩子就跟她爸爸说了我的这句话。为此女儿和女婿干了仗,闹得家庭不和。因我不修口引起的事端,事情过后也没向内找,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感觉心里绞痛、恶心,并且越来越严重。一个小时后四肢无力,开始冒虚汗,恶心的更厉害了。那时正是做晚饭的时候,想吐却无力,站立不住,浑身往下沉。

这时我才警觉起来,意识到旧势力抓住我心性上的漏洞要迫害我,我立刻坐下来发正念,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我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决不允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扰迫害我!好一点我就去做饭去了,边干活边向内找自己。

我想起有很长时间看老伴不顺眼,总找他的毛病,一点都不善;对女婿更是如此,尤其是我说女婿的那句话,我问自己为什么能说出那番话呢?我知道那是我平时总看女婿不顺眼,嫌弃他整天吃饭店,喝酒、抽烟,结交的都是酒肉朋友,家里啥活不干,脾气还挺暴躁,在我们夫妻俩的心里,女婿各方面都不可心,我们都不喜欢他,烦他。我曾经可怜女儿命不好,跟他吃苦遭罪,挨打受骂。要不是我修了大法,这桩婚事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是因为我记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帐了。”

尽管我明白这个道理,却没在法理上升华,思想一直停留在人的表面的理上。所以我不平衡的心并没有放下,看不上女婿的心也没有扭转过来。本来是向内找,可一想起他,我的心就不舒服,就又开始没劲,眼睛也睁不开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想我这哪是向内找啊,这明明是怨心、不平的心。

我就又坐下来发正念,反复三次发正念,首先不承认它是病,修炼人没有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求师父加持。我是助师正法的法徒,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验我!发完正念我继续向内找自己,发现在我心里并没有把女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对待他,“瞧不起”这三个字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过去对他所谓的好、所谓的关心都是表现出来的,是表现给女儿看的,是为了让女儿的心安一点。这不仅是私,还有分别心。而最为严重的是我没有做到真,而是一种伪善,这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掩藏在我内心深处,让我觉察不到,而它却能时时的表现出来。

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我告诉自己今后要在修上下功夫,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不能存有分别心,不能有怨心、不平的心。他既然能成为我的女婿,就一定与我有很大的缘份,我就得把女婿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用真心、善心去关心他、帮助他,才不失大法弟子的本份,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时心口窝有一股象河流般左右分开流通的感觉,心不堵得慌了,气也顺了,身体轻飘飘的,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知道我向内找对了,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场看似要命的魔难。

这次魔难让我体悟到:修炼真的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不是做三件事时是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在与常人相处时,尤其是与常人发生摩擦时,发生矛盾时,一定要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范:那就是真诚、善良、忍让和包容。在修炼的最后时间里,我告诫自己无论遇到大小事都要用法来对照自己,无条件向内找自己;不辜负师尊所望,跟上正法進程。

谢谢师尊赐我向内找法宝!没有师父的大法、没有慈悲的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

弟子叩拜师恩!


向内找消除间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5/向内找消除间隔-389057.html

请听明慧交流文章,题目是向内找消除间隔,作者河北大法弟子,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

同修A以前和我们在一起学法好几年,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在一起学法了。有一天,同修A和同修B都来了,正好赶上下午六点发正念,发正念过程中我看见同修A倒掌了。发完正念后,同修A与我丈夫切磋了一会儿刚要走,外边下起了小雨就又回来了,我很平和的跟同修A说:“姐,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发正念倒掌了。”同修A马上就急眼了,说:“你跟我有间隔,你总排斥我……我跟别人发正念就不这样。”当时我也被带动了。

同修A生气的走了,我跟丈夫说:“有她这样的吗?自己倒掌还怨别人,强烈的往外找。”丈夫说:“让你少说句,你不听,非得说。”我说:“你就会装好人,这个心也得去吧?!”丈夫说:“是,我好好修。”

过了两天,我去另一同修家说起这事,同修说:“她是你的一面镜子,看到她向内找自己。”当时我还有点不爱听,回来后冷静下来想了想,这不是师父借同修嘴点化我向内找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样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气,别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头来。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

通过向内找,我找出了争斗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等等,不管她说的对与不对,她发正念倒掌应该正念加持她啊,不应该被她带动生气,生气了就不对了,也不善啊。通过向内找,心性得到了提高,再跟同修A见面时和没发生过什么一样。我由衷的感谢师父慈悲点化,谢谢同修帮我提高心性。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们老家来了几位同修,恰巧同修A来了。到了整点我们就一起发正念,我儿子也参加了。在说发正念口诀前,同修A照旧说了很长的一段针对清除邪恶的话,我和丈夫都被带动了,但当时没有吱声。发完正念后,儿子就去楼上休息了。我们就在一起切磋,结果同修A就包场了,丈夫越听越生气:“姐,你走吧,今天就到这儿吧。”同修A也没理丈夫还在那自顾自的和同修们说着。丈夫越听越生气了,语调也高了催促着她赶紧走。

我看同修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就和她说:“姐,你先走吧,有事以后再说吧。”A一句话没说就走了。我对丈夫说:“你今天做的太过份了,哪有把人家给轰出去的,还修炼人呢?连常人都不如。”丈夫也不服气,我们就吵起来了。这时老家的同修说:“你俩别吵了,咱们都得向内找,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同修们走后,丈夫说:“咱们俩心平气和的切磋一下,你说同修A说的话在法上吗?一晚上她都包场了,说的都是证实自己的话。”我说:“不管表面对和错你都得向内找,你向外找就不对了,因为有咱们要修去的心,同修是你的一面镜子,她有的执著心你也有,我也有。”我说:“咱们应该形成向内找的习惯,多看同修的优点,咱们应该扩大容量,修出慈悲心来,包容同修。同修A也有很多优点,以前也没少帮咱们,如果师父也看咱们的人心就不度咱们了。”丈夫听后没吱声。

这时儿子过来了问切磋的咋样啊,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儿子说:“爸,你得向内找了,你看自从我姨A不来了之后,你和同修们切磋时你总是高高在上的,取代了我姨的位置,我姨有的执著心你都有。”

儿子的话对丈夫触动很大。丈夫说:“儿子你这句话点醒我了,是师父借你嘴点化我呢,我确实有证实自己的心,怨恨心,妒嫉心,高高在上的心。证实自己的心再发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了,太危险了,我得好好向内找了。”

过了几天,同修A来了,丈夫跟她说:“姐呀,对不起啊,那天是我做错了,我非常后悔!”A笑呵呵的说:“你真气人,咱们俩还用的着道歉吗?”丈夫说:“作为修炼人做错了就得道歉。”这时我们会心的笑了。间隔我们的物质解体了,我发现同修A也有可爱的一面。

从这件事情上我们悟到:我们带着什么样的心去对待同修,同修就表现出来什么样的心给我们看。要多看同修优点,遇事无条件向内找。我们深刻体会到修炼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有一天,我在看法,就觉得有一股很大的力度把两眼跟法拉在一起,心里觉得是那样的幸福。一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幸运儿,来在世上的生命那么多,自己能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大法。而且只要是学大法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师父的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什么时候想看书,打开就看;什么时候想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打开录音机就能听到,我们是何等的幸福……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有一天我们打开书,书上什么也没有,打开录音机,也没有了师父的声音,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还能不能接受的了?不用说,我们谁也接受不了。别看我们不精進,平日老被常人的事挡着,不积极学法,但是,我们离开大法,谁都没法活。据我知道,就在我周围的同修,平日不精進,如果要收走他的大法书,那坚决不行,都知道那是宝书,在心中的份量都非常重,就是不知道好好珍惜,好好学。师父在《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嘱咐我们:“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可见学法的重要。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可见法的威力有多大。我们为什么在学法时,真觉得自己是炼功人,放下书,遇到常人的事,我们还会用常人的观念处理问题,就是没有做到把大法装在脑子里。明慧网上同修交流的经验是:把法背下来,做到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要求我们的:“事事对照”,就能把事做好,我们就能象个修炼的人,这样大法的美好自然就表现出来,我们讲真相救人自然就会做好。
    ——《学好法 做师父的真正弟子》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发现其实内心深处我有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夹杂着争斗心,表现出来就是说话只顾表达自己,怕被别人拒绝,不愿听進别人的表达。经常有希望了解真相的有缘人,他们走上前来希望跟我沟通,交流他们的想法,但却被我堵回去,只是我在不停的向他们讲。在征签讲真相时常常遇到西方人对此表示不满。我之前觉得如果我听進去了他们的不好的思想,会动摇我的正念,同时也加强他们的受毒害中负面的东西,所以就一味的抵制,结果适得其反,救不了人。后来经过反思,与对西方社会更多的认识,我转变了。觉得在讲真相的时候应该给予对方更多的空间,一是尊重,二是更容易让人接受。其实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已经明示过:“一定要理智的去做,清醒的去做。跟人家讲真相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成度。”
    ——《讲真相 救人急》

眼见为实、耳听为真,是人的理。我们的眼睛和耳朵是三界内的物质,也就是分子构成的,但是我们身边遇到的事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那么简单的事,从修炼角度讲很可能有另外空间的原因。如果我们只是看重我们看到和听到的,那就是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陷在就事论事的纷乱中,没有用修好的一面正法。当我们能运用自如的用本性的一面来看待常人中的一切,那我们就不受任何三界物质的干扰也就是不迷不惑。其实人类空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我们遇到的一切也是我们自身的假我的显现。师父在《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告戒弟子:“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我们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把假我修掉,不断的归真。
    ——《浅谈眼见为实》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儿。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