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34):儿子沐浴在大法中成长

发表日期: 2019年1月3日
节目长度:14分4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953 KB

13,76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身心净化,道德升华 现在是明慧广播电台的修炼故事节目

听众朋友好,我是雪莉。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儿子沐浴在大法中成长》。故事的主人公两岁半时就跟着妈妈得法成了大法小弟子,如今沐浴在法轮大法中已经走过了十多个春秋,人们的赞叹也一直萦绕在他的岁月中,而那一份淡泊描绘出了他的人生。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一九九六年我怀孕了。那时我的精力都在未来的孩子身上。我感受到社会道德在快速下滑,世人的观念在不断变化,这让我很困惑,对下一代的教育充满了忧心和无所适从。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善良、乐观、幽默、儒雅。我找了许多材料和教育方法,最后选定了一种,从胎教开始实践。

一九九七年七月间,孩子半岁,我开始上班了。一天跟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同事探讨人生的意义,他建议我读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当我读到《论语》中“真善忍”三个字时,我真实的感到好似茫茫黑夜无边大海中的航灯一样,三束强光直照射到我心底最深处,我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光明,无比敞亮痛快,同时我明确的知道了我就用法轮大法的法理来教育孩子。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把两岁半的孩子从奶奶家接回来。回来的第一天,我就把他领到师父法像前,告诉他,这是师父。他的小手在胸前抱成拳头,瞅着师父乐弯了腰,弯成九十多度,直起来,又乐弯了腰。看着他那个小模样,我内心被触动着,我想就把他交给师父了。

从他進家的第一天,只要進家门,我都是先打开录音机,放师父的讲法,然后我忙我的,也不用过多管他,他边玩边听。我只是在生活中,结合实际时,给他讲一下做人的道理。

有一次,我跟孩子说,你是大法小弟子,要懂得忍让,比如在幼儿园,当小朋友发脾气、不高兴时,你不要跟他争,等他好了,你们再在一起玩。晚上接他时,他说:妈妈我今天忍了,小朋友大喊大叫的发脾气,我就乐呵呵的自己玩,等他好了,我们就一起玩。我说:好孩子,你做对了,有句话不是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嘛。孩子说:妈妈,还有一句话。我问他是什么呢?孩子说:“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1]。我当时愣住了,没有想到孩子竟说出了《转法轮》里的话,同时意识到我与孩子的差距。

孩子在幼儿园这两年,老师曾无限感慨的说:这孩子太好了,现在一家都是一个孩子,都很娇惯,也很自我,这孩子太有同情心了,不管老师还是小朋友有了麻烦,他都能走出来帮忙。一次开家长观摩会,老师正讲课,黑板擦掉在地上,孩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捡起黑板擦,递给老师,转身回到座位。一个家长说:看这孩子多会溜须老师,不像咱孩子傻乎乎的,不会讨老师喜欢。我一下子无语了,我家孩子原本善良,怎么是溜须呢?!

九九年七月之后,在江泽民邪恶小丑的蛊惑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一天晚饭,我看着孩子,心里有点酸,自言自语的说:孩子,其实你不知道,你比别的孩子都幸福。没想到孩子从凳子上下来,走到我跟前,用他的小手压在我的手上,很认真的说:妈妈,我知道,“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2]。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我没有想到他能用这首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词回答我。

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前,都要我给他读师父的《洪吟》、《精進要旨》,直到睡着。在我二零零一年因信仰被非法劳教时,我叮嘱他奶奶,给他读《洪吟》才能睡觉。结果他奶奶告诉我,他都会背。

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的时间,我从劳教所回来,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孩子所表现出来的善良影响着同学和老师,在选班长时,同学们都选他,一个比他少很多票的女同学要与他争到底,他就说让给她,但是老师还是让他当了班长。

老师曾跟我说,现在的孩子都很独断、自我,这个孩子太好了,非常有同情心。她曾经抱着孩子说:你要是我儿子该多好啊。

孩子在小学阶段,两次受了很重的伤。一次是被同学踢到小便处,踢得紫黑,小便很疼,一个星期才好。一次是被跳绳的同学缠住了他的脖子拉扯,也是紫黑的血淋子。但是孩子没有告诉老师,也不让我找老师、找家长,他说同学都不是故意的。

孩子上了初中。在初一下半学期,我再次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半个月,孩子还配合其他法轮功修炼者去公安局要我。我回来后,由于心里没有走出被迫害的阴影,自己状态很不好,比较压抑。也就忽略了孩子的感受,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私。

我出去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发真相小册子时,为了安全,经常是电话关机,等开机了,给他打个电话,他就焦急的不停的问:妈妈你在哪儿?我又不能说,常常急急的训他,不是不让你问嘛,怎么还问呢?后来孩子慢慢的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出去玩了。

现在回头想想那段日子给孩子造成许多孤单、压抑、无助的感觉,都是因为我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过问题,没有体谅过他的感受,一味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好在孩子一直在大法修炼之中,走过了那段似懂非懂的少年阶段。

自从孩子上了高中,用他自己的话说,好象一下子懂事了。我也是这种感觉,面对高中的他,我强加他的情况越来越少,凡事都要跟他商量交流,达成共识。我也发现他能在生活中用大法指导自己。记得有一次,具体事不记得了,只记得孩子做的那件事是为别的同学着想的,但是如果他不去表白出来,受益的人不会知道是他付出的,可是他就没有表白,很平常的。我听他讲了之后,内心很震动。我发现我修炼的很有目地性,我要证实大法好、大法弟子好,所以我要把好表现给别人看,像这种不被人知道的做好,我可能会不做,如果做了,我也会想办法表白出来的。我认识到我得归正自己的这种状态,其实这里面是有私和有为的。

在高二上学期,孩子拿回来一张表,是评比市优秀青少年的,需要填写政治面貌。我问孩子,这个证书你在乎吗?他说不稀罕,无所谓。我说咱没有入团,只能填无,大不了咱不要这个优秀呗。我转念又一想,不对,咱们是修大法的,是好人,是最优秀的,为什么不该得这个证书呢?这跟是不是团员没有任何关系。孩子就这样把表交上去了,结果期末时,证书就下来了。拿着证书,他说,其实当时有点压力,上交的时候,教导主任还问他初中没入团吗?他就回答没入过,高中也没入过。

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在学习上,他所有的老师对他的评价,都是上课注意力相当集中,学习非常优秀。在人品上,老师同学家长对他的评价,都是说孩子善良、包容,太好了。由于成绩优异,他提前一年离开高中学校,進入一所很理想的大学上学。他的老师非常不舍得他,同学家长也都说,没有孩子比得了他的,说他学习、人品都是第一。

孩子上大学了,远离了我,现在我们只是在假期时,才能学法交流。一次假期,我说要买车,他讲了一件事,在他上学那个地方,有这么一个社会活动,抽奖抽到了他,给一辆小轿车,中午时,来电话通知他去取,他就说不要,对方以为他担心这事的真伪,就说还有律师公证,让他大可以放心,他还是不要,对方又说,如果真的不需要车,可以变换现金,他还是说不要。对方惊讶的问为什么?他说:我有信仰。对方表示遗憾的挂了电话。因为我被迫害,家庭经济比较紧张,没钱买车买房的,所以这个利益其实是很有诱惑的,但是做为大法修炼人,不能被不义之财的诱惑而起贪心。

和孩子之间的点点滴滴故事还很多。以往我总是希望他这样希望他那样,其实都是人的利益之心。现在我觉得不管他在哪儿,我都相信,他会很好的,因为他心中有大法、有师父。他会在大法中茁壮成长。

听众朋友,故事讲完了。在法轮大法中成长的孩子的确与众不同,对家长、对社会都是省心省力。孩子都能这样,还用担心社会道德下滑吗?还用忧心国家的未来吗?好,今天的《修炼故事》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觉者〉

本文改编自明慧文章:我和孩子一起走过的修炼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明慧法会--我和孩子一起走过的修炼之路-356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