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各界精英绝处逢生的故事

发表日期: 2018年9月9日
节目长度:27分5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667 KB

26,10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目前,虽然科技、医术发达,疗养保健条件优越,运动方式多种多样,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无能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缠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还有很多人因为贫穷治不起病,只能等死。也可能有人会说,人各有命,在现实社会中,常人也有长命百岁、绝处逢生的;在名山大川中,修炼人也有几百岁,甚至几千岁的。这的确是事实。但是,这毕竟为数甚少,屈指可数。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不是专门治病的一般气功。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法理为指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学炼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开智开慧,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传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亿修炼者身心净化,道德升华。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到法国传功讲法,开始了法轮大法在海外的传播。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着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陆医学界就为此作过五次医学调查,其后,北美及台湾的医学工作者也做了相关的健康调查。

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8%。明慧网等媒体报道中,有无数事例证实,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 而且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内外亿万修炼者群体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这其中就有明星名人罹患顽疾和绝症,可是,他们因各种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因篇幅有限,这里仅选集部份这类典型故事。

1、奥运泳坛明星黄晓敏经历的人生巨变

黄晓敏,一九七零年四月出生在东北鹤城工人家庭里。十岁那年,她在上体育课时被教练选中去学游泳;十二岁时,被选入国家集训队。之后,她每天要泡在水里游泳七、八个小时,完成一万五千米或更多的游泳训练。年复一年,每天超负荷量的机械式的训练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一九八六年,年仅十七岁的黄晓敏在汉城亚运会上夺得女子一百米蛙泳金牌,一举成为亚洲女子蛙泳第一人。此后,她又在亚运会荣获两枚金牌、在汉城奥运会上她又为中国队夺取了一枚银牌;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零年,在世界杯游泳系列赛她先后夺得十一枚金牌,并于一九八七年获得“亚洲十佳运动员”称号。被誉为中国游泳界“五朵金花”之一及“女蛙王”的美称。

很多人看到的是黄晓敏在世界泳坛上辉煌的成绩,然而,辉煌的事业背后带给她的是不尽的心酸和苦难,在拿到奖牌前的八年时间里,她都是这样过来的。

人生无常,喜怒哀乐,百态交集,无人例外。作为中国前国家队游泳运动员、泳坛明星,被广泛关注的“女蛙王”,也在其中。

一九九四年,因长期强化训练,训练中经常出现关节及肌肉的拉伤、肌肉劳损及关节错位;她是游蛙泳的,随之带来的是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状;由于身体的过度疲劳,难以及时恢复,她的心脏也出现了问题,时常心慌异常。如果正巧面临大赛的话,她就得靠药物强制治疗,以便参赛。

她出现风湿、心律不齐等病症,面临瘫痪危险,也曾去过多家有名的医院,然而所有的名医名药对她的伤病都无能为力,风湿病折磨的她膝盖以下没有了反应,身体的痛苦难以言表,她很清楚会面临瘫痪的危险。无奈之下她只好在二十三岁那年早早的退出了竞技场。

退出体坛后,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腰痛病发作时,要躺在床上半个月左右;仰卧时间长了、累了,却无力翻身侧躺,得父母扳头扳脚地帮忙;经常是七、八点起床后,到八、九点钟脖子还直不起来,那是全身瘫痪的预兆;长期低烧,心脏偷停,心慌使她无法入睡。经常早上起来脖子动不了,就那样耷拉着。妈妈为此抱着她哭泣着说:“孩子你才二十几岁,就象五、六十岁的人,未来的人生该怎么过啊!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她和妈妈在痛苦中煎熬着。黄晓敏绝望,想到过死。

为了治病,四处奔波,求医问药,却查不出病因。腰部、心脏功能检查后,显示一切正常,现代医学对她一筹莫展。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她幸运的走入法轮功修炼,发生了人生巨变。

一九九九的一天,邻居阿姨看到黄晓敏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就对她说:“晓敏,你赶紧炼法轮功吧,只有法轮功能救了你!”那时黄晓敏早已感到生不如死,听了阿姨的话,就象找到了一把救命的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之后,黄晓敏就跟着邻居阿姨学炼法轮功的动作。炼到第七天时,当炼腹前抱轮动作时,她感到手上呼呼地往外冒凉气。炼完后,她感觉身体相当轻松、舒服。她非常吃惊,因为当时在中国有很多气功,她从来没有信过,这一次她真的相信了气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后来黄晓敏明白了,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泡在水里,常年如此,体内充满了寒气、湿气。手上冒凉气是在把这些气排出体外,使身体正常。

从此以后,黄晓敏每天炼功,看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修炼不到半年,让她备受折磨的顽疾竟然全部消失了。

黄晓敏曾经热泪盈眶地对采访她的记者说:“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就是用尽了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大法师父的感恩!”

黄晓敏在韩国定居后,在几所大学里当专任讲师,教授游泳知识,还教一些孩子们学游泳。她用真、善、忍来教育孩子们,学生们的成绩非常好,每次参加比赛都会拿到前三名,还经常拿到冠军。

2、音乐创作“艺术家”李季明死亡边缘获新生

李季明,曾经在航天工业总公司三一零所音像中心从事音乐创作。一九九七年三月以前,他曾三次获得“北京市歌曲创作大奖赛”的一、二等奖;并经常担任系统大型文艺演出的导演。由于生性乐天、幽默,在社会上、单位里都人缘不错,广泛的交际,使得家中经常宾朋满座,歌声、笑声不断。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他春风得意之际,一场巨大的灾难偷偷地向他袭来。

那是一九九七年春天的一个早晨,他的右手上起了一个沙粒大小的水泡,不痛不痒。一周后左手也出现了几个,过了几天,身上各处骨骼开始疼痛,双手拿物吃力。又过了几天,手脚都出现了密集的水泡,并破裂流水。他去中医院求治,吃了三个月的汤药后,不见好转。双手、双脚的指(趾)甲反而开始变形上翘。紧接着浑身骨骼也开始剧痛,手脚不能沾水,不能行走,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他开始惊恐起来。那阵子,他每日穿梭奔忙于各大医院,北京协和、友谊、天坛、海军、空军总医院的专家名医,都去求治过,但都没有诊断结论。

在八月的一天早晨,当他正要去医院时,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剧烈的疼痛使他无法再站起来,他住进了友谊医院后,仅仅几天体重就下降了三十多斤,由于查不出病因,只能接受大剂量的广谱抗生素和强痛定等止痛针。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入骨髓,那时候疼痛使他犹如滚在刀尖上,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能碰,夜晚用大剂量的安眠药、止痛针才能暂时迷糊一会。当亲友看到他疼得浑身抽搐,意识不清时,甚至都想过是否能搞点白粉来缓解他的痛苦。难忍的煎熬使他想一死了之,他拔过氧气管,也曾恳求刑警队的朋友借他一只手枪,但没有死成。

这期间各大医院的检查报告,都显示他全身骨骼多处出现坏死,表明病变迅速,危在旦夕。为了判明病因,院方先后两次在他胸骨阴影部份钻孔穿刺,第三次索性用凿子、锤子剔下部份胸骨进行活组织病理检查。

在等待宣判的那一刻,四十分钟对他竟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难熬。但结果仍然是:不能确诊。当时,骨科所有医务人员都被调动起来到各处查找资料,寻求支援,并请积水潭医院院长和前来中国参加脊柱学学术会议的美国专家会诊病因。美国专家最后说了一句:“没见过这种病。”

医生百般努力仍无任何结果。他只好在住院七十五天后,带着“多发性骨坏死”的一纸诊断书,穿着医院为防止他日渐弯曲的脊柱随时发生病理性骨折而特制的玻璃钢胸架回到家中,并遵照院方的意思,在中医、气功、偏方、杂术间继续努力。他妻子甚至跑到南京,花费三千元求回一小瓶外用的所谓“灵丹妙药”。这样又熬了三个月,钱财耗尽,心机费尽,仍然没有丝毫转机。一切生活琐事,如吃饭、穿衣等,都得由保姆照料,明摆着一个废人了。彻底绝望中的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灭顶之灾”。那些日子,前途、事业、双亲、妻女,先前使他感到美好的一切,都变成了对他做生死取舍时的折磨。那时的状态真是活不成也死不了,只能是熬一天,算一天。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法轮大法救了他。一九九八年三月,他万分幸运的得到了《转法轮》一书。一捧起书,就觉得一股暖流从头灌到脚,浑身暖融融地很舒适。这些感受和书中所讲的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神奇,就在他思索这一切时,正巧得知邻居大姐一家也在修炼大法。经他们介绍,他第一次不穿“铠甲”、不用人扶的走下四楼来到炼功点。超乎想象的是,先前顶多只能靠着沙发勉强坐上十五分钟的他,第一天半个小时的抱轮就坚持下来了。他内心万分激动,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那以后,他按照大法的要求,放下了对疾病的执著,每天认真看书学法、炼功,在自学的基础上,还参加了两个学法小组。他学法时,身体上的疼痛也神奇的消失了。在心性越来越好的同时,身体也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炼功一个多月时,原先惨白泛青的脸色,变得白里透红,发着亮光,睡得也更香了,食欲大增,体重迅速增加,很快就恢复到病前状态,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与修炼之前真是判若两人。两个月后他就辞退了保姆,自己做起了家务。见到这些可喜变化,亲友的脸上重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先前所教的钢琴学生,又开始登门,家中再次传出美妙的琴声。

修炼半年中,他剪掉了作为“艺术家”风采标志的披肩发,戒掉了烟酒等不良嗜好,扔掉了家中尚未服完的两大包中草药和那瓶“仙丹”。在他身体好转、妻子开始发火帮他提高心性时,他也能从开始悟不到、守不住,到不计较常人之理,一切向内找,毫无气恨的检讨自己,真正做到修炼人之忍。这一切变化带来的结果是,母亲、妻子和八岁的女儿也都相继步入了修炼的行列。

3、国家干部肖静走出病魔苦海获新生

肖静,在校读书时是“好学生”;参加工作后,是国家干部,在权力机关的领导岗位上工作,管理七百多个单位。

那时的她也随波逐流,经常出入高级酒店、天天山珍海味,吃喝无度,纵情寻乐。年节收礼那是常事……

那时的她权力大,又有精湛的业务能力,往往是居功自傲,盛气凌人,说话大嗓门,张嘴就训人,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好像谁都欠了她的。对找她办事的同事,不用正眼看人,不顺心就撵出去。很多时候,下属来办事的人没进门,都得先在门口哆嗦一会儿才敢进来。

那时的她拼命工作,业绩虽然显赫,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她不管家,不管孩子,导致丈夫有了外遇,与丈夫动手对打,家庭名存实亡,结果把自己的家庭和身心弄的一团糟。

一九九八年的寒冬,她骤得重病,那年她才三十八岁。一夜之间,她的胃和肠子突然烂掉了,一百三十斤的体重骤然下降到九十多斤。吃什么药都不好使,医生给她做手术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术刀。北京医大三院诊断她为胃溃疡、结肠炎。住院期间又得了一种怪病,症状是口水不停地流,主治医生说他们医院治不了,大概是脑袋的病,是个怪病。

她完全茫然了,这是她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无奈中,她只好出院,从医生的角度看,这个人没救了。

回家后她又突然不能走路了。她感到一把无形的尺子在丈量着她不多的时光,一个昔日很阳光的人,就要结束了这短暂的一生。想想这些,前所未有的悲戚油然而生,她想到,她将失去人生中她所拥有的,孩子将失去母爱,父母将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单位同事让丈夫给她准备后事。她与婆婆交待了遗嘱,那时她的孩子只有七岁……

面对她这个行将就木的人,白发的婆婆没有嫌弃她,老人家手捧着《转法轮》告诉她:孩子,你还有救,你相信法轮佛法做好人,你就会有救,你修炼吧。

她是中共体制下教育出的所谓“好学生”,国家干部,根本不认同自己是不好的人。她所有的思想基础,早已让她远离了神佛。中共的教育从来都是无神论:没有天国地狱,没有轮回报应。然而现世现报就应验在了她的身上,应验在她短暂的人生道路中。面对自己这样一个没着没落的境况,心中的五味瓶连同僵化了的观念,被“神佛”两个字掀翻。

有病乱投医,试试看吧。她在学炼法轮功五套功法动作的过程中,就感到身体发热,被能量包围着,非常舒服……几十年无神论的思想瞬间化为乌有。

通过看书修炼法轮大法,她完全明白了好人的真正概念,那就是道德回升,按真、善、忍的标准行事做人……不到一周的时间,她所有的病都好了,包括先前的心脏病、类风湿、胰腺炎,统统都好了。

当时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还钱。把所欠的抹账做买卖的黑钱全部还清,把所有企业可变成呆账的款还清。她改掉了先前所有的毛病,不再发脾气,不再与人争斗,不再收礼,不再出入歌厅、酒吧。严格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把客户当成了亲人,为他们排忧解难,客户心甘情愿、想方设法送来的各种各样名目的礼金,她全部一一拒绝。

看到她的变化,同事们如释重负;有的客户感激涕零,他们找不到先前的那个肖静了;有的客户由此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肖静再看到中共制度下的那些比比皆是的贪官,不要命地搂钱,吃喝嫖赌,纵情声色,把自己搞得一身糟,她深深地感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因为她修炼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把她从那样的苦海中解救出来。“真、善、忍”高德大法洗刷了她从前所有的罪恶,使她身心健康,变成了这个社会中真正的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更好的人。

4、越南顶尖心脏病专家阮清泰奇迹般地复生

阮清泰医生是越南胡志明市大水镬(Cho Ray)医院心脏科主任。越南顶尖的心脏病专家。

阮清泰十岁时患有风湿热,这种病不多见,一旦发起烧,就有致命危险。这个秘密她保守了六十年。

当年,一群资深医生经过悉心调治,认为治好了她,向她的家人保证,以后不用担心了。然而情况不是这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清泰又开始感染肺炎、呼吸困难,不得不继续与药物相伴,承受着病痛折磨的她,脸上时时挂着疲惫的微笑,始终保持了温柔和善的性格。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她自己也成了一名资深医生,成为越南顶尖的心脏病专家后,清泰从未向她的心脏病专家同仁或是友人提起自己得过肺炎,直到一次突然肺炎再次袭来,而且医生们告诉她别无选择,必须动大手术,更换心脏瓣膜。这可把她吓坏了。

从外表看,她并不象个临终的病人,亲友们也都这么说,但医生们告诉她,要想活下去,必须尽快安排手术。

“我希望手术后,我可以回去上班。”清泰在心里企盼着,自己终于可以熬过病痛,象正常人一样生活。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这一天,对马来西亚国家心脏研究所(IJN)来说是很普通的一天。从越南远道而来的清泰躺在手术台上,身边是顶尖的专家和医护人员——多年以来,清泰就是亚太心脏病学会(APSC)成员,手术医生中好几位是她的朋友。

手术两天后,清泰忽然变得呼吸困难,然后发生了心脏骤停。护士们急忙围拢上来,努力让她恢复呼吸。这一刻显得很不真实:为什么阮医生会突然死亡?她们没有答案。

这不可能!手术医生们的操作准确无误。如今,他们使用起搏器来维持她的心跳。大家都希望她能醒来,希望噩梦可以结束。然而,情况却在恶化。

最终,医生让清泰的家人进了病房。他们握着她的手,做手术的专家们都过来了,护士们则忙着给她做扫描和体征检查。女儿看到妈妈的状况,失声痛哭,呼喊着“不要走”。

清泰的心已经停止了跳动,脉搏也没有了。

病房里的每个人都确定,她已经死亡;而这时,她突然苏醒了!

醒来时,清泰发现自己被女儿抱在怀里,女儿正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她则回答:“别担心啊,哭什么?我没事。”完全不知自己已死去多时,让亲友们沉浸在悲痛中,如今又奇迹般地复生。后来忆起濒死经验,她说:“我看到一群仙女般的生命,穿着白色的长袍,在我眼前飘来飘去,真不可思议。”

醒来两天后,她又开始发烧,一连近四个月不退。

一位朋友看到她这样受折磨,建议她学炼一种来自中国的功法——法轮功。这位朋友说:“泰,我告诉你,我炼了两个月,现在无病一身轻。非常神奇!”

当清泰翻开朋友给她的资料,她猛然想起来,十二年前,一位姓泰的女博士就向她介绍过法轮功。当时泰博士对她说:“我们一起炼吧!我就炼了几个月,血小板减少症、四肢经常出血、月经不调和鼻窦炎全都好了。”

那时,清泰没有学炼的想法,因为她是一名心脏科医生,喜欢西式疗法,而这种基于精神原则、动作柔和的功法,是一种传统的修炼方法。

十二年过去,卧病在床的她,需要吃两三片安眠药才能睡着,不得不尝试一下了。

于是,清泰每天四点钟出门,去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朋友也给她一本书看──《法轮功》,从那开始,她又开始阅读《转法轮》,越读感觉越不一般,身心豁然开朗。

不知什么时候,她悄然恢复了健康,发烧和疲劳症状消失,高血压的老毛病好了,心脏也康复了,就此告别了每天离不开的那些药物。学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她就回去上班了。

回到办公室那天,所有同事都注视着她,想知道阮医生有什么康复秘诀。女医生和病人们都羡慕她的好气色──她看起来更年轻、更美了。她分享说,她的秘诀就是: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