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8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7):见证大法神奇 有缘人走入修炼

发表日期: 2016年5月21日
节目长度:34分2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9,269 KB

32,2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听众朋友,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延续了十几年,可是这些年中却有许多人通过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不但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甚至开始学炼法轮大法,过程中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今天在节目中就和大家分享几个这样的故事:

1. 老教授四次到千里之外听真相、学大法;
2. 学法轮大法太幸运
3. 新学员-系统性硬皮病痊愈
4. 忍苦炼功学法-肝硬化腹水半年消


老教授四次到千里之外听真相、学大法

文: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我今年八十三岁,老伴八十一岁,我们俩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三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们真象两棵枯树,在苦海里、在生死线上挣扎着,若不是大法的慈悲救度,根本活不到今天。回顾师父十八年来对我们的慈悲救度,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下面只想把一位老教授四次从千里之外来我们这里听真相学大法的故事写出来, 证实法轮大法是真正救人的大法、是最高而超常的科学!

老教授是个有名的科学家,负责几个大项目的科研工作,七十多岁的人了,为何四次到千里之外听真相学大法呢?

这得从我三十九年前去省城看病说起。早在一九七六年我双眼患白内障、玻璃体混浊、中心视网膜炎等症, 地市医院无法治疗,出具诊断证明,叫去省级医院诊治,因省城在千里之外,去一趟很不容易,我便托人求省城大学的一位教授帮忙找省城大医院的名医治疗,这位教授当年还年轻,就是现在我要讲的这位老教授,他很热情,先后多次帮我找过医学权威和专家名医,但我住院时间长达两年,仍然未能治好。在此期间,我曾一度在他家里住过,也在他单位宿舍与他同吃同住过,所以我原来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这几年他得知我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都好了,他很惊奇,因为他现在也得了白内障、玻璃体混浊等眼疾,他想问问我是怎么好的。由于他从事大项目的科研工作,平时工作很忙,只能在过年放假期间挤出一点时间。

二零一二年过年的时候,原定正月初三来,后因感冒打点滴延至初六,病还未完全好,他就冒着严寒千里迢迢来我家,我从一九七六年起一直戴着眼镜,这是他知道的,眼科专家嘱咐戴着眼镜等视力模糊到伸手不见五指时他给做手术,所以老教授见面就问:“你怎么不戴眼镜了,是做过手术了?”我说没做手术,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他觉得很神奇,要我说说详细情况。

我说:一九七六年你给我介绍的省级医院的眼科专家嘱咐我:“这种眼病没有特效药可治,只能根据视力的变化不断的换镜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视力会越来越模糊,到伸手不见五指时,你来给你做手术。” 所以我戴了几十年的眼镜,而且眼镜的度数愈戴愈大, 随着眼镜度数的增加,镜片的厚度和重量也越来越大,鼻梁骨和耳朵也被压出了疤痕,真是活受罪呀,到得法前的一九九六年视力已经很模糊了, 戴七百度很厚很重的镜子也不行了!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从此不仅眼疾好了,而且其它的病如冠心病、心律失常、萎缩性糜烂性胃炎、溃疡性结肠炎等十多种难治的顽疾都好了。

说到净化身体,师父真是为弟子操尽了心,在净化期间,有几天眼睛红肿发炎、怕光流泪,睁不开眼睛,行动困难,我就坐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有一天听着听着迷糊打盹了,有人拍我肩膀,我才醒过来接着又听,我以为是老伴在拍我,因为家里只有我们俩,但我叫老伴的名字无人答应。过了半个钟头她回来了,说是出去买菜没在家,我恍然大悟,才知道师父为了给我净化身体,一直守在我的身边。经过这次净化之后, 我的眼睛由模糊变清亮了,戴的镜子也由七百度降低到了三百度。

尤其意想不到的奇迹也出现了,在我八十岁时,竟然不戴眼镜就能看《转法轮》了。原来不戴眼镜,既看不成书,也看不清路上的行人车辆,现在出外骑上动力车看的远看的宽,视野开阔。都说电脑有辐射,许多人不敢学电脑,而原有严重眼疾的我,现在长时间操作电脑也毫无影响;我老伴的视力原来很差,走進修炼后也早已恢复正常,八旬老妇不戴眼镜可看五号字的大法资料,能穿針引线。我们俩原来无药可治的眼疾完全是师父帮我们修复好的,是大法重新给的光明,我俩戴过几十年的眼镜,现在扔了,没用了。

我们除讲自身的变化外,还讲了当地其他真人真事:晚期鼻癌、肺癌患者,骨折和心脏病人等,也因作了三退、认同大法、念大法好而康复。这天真巧,就在我们正给老教授介绍大法时,两位亲友来我家拜年,也讲了大法使他们受益的神奇事迹:一个患腰椎间盘突出症,出现严重瘫痪,辗转两个大医院,越治越重,回家学《转法轮》半月痊愈;另一个骑摩托车被汽车撞飞,车已全毁,人却安全无事。

老教授听过这些超常的事迹不解的问:“法轮功为什么会这样神奇?很重的病为什么看书就能好?”我们说: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界专家,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老教授听了真相,又亲眼看到炼功人个个都是红光满面、身体健壮、对人和善亲切、 思想境界高尚的好人,当即就打开DVD看了几讲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走时带上了《转法轮》、神韵光盘、小册子等资料。

老教授知道大法能救人之后,尽管他工作很忙, 二零一三年元旦他带着他的朋友来听真相,作了三退。他朋友回省城,从明慧小册子上看到下载自由门 “翻墙”软件,可突破网络封锁浏览明慧网,但不会操作,想学。于是老教授又于二零一四年正月初三带着他朋友来了,说明来意后,我们当即就打开电脑, 教会了他翻墙软件的下载和使用,并为他下载了师父的《转法轮》等主要著作。他们要学炼动作, 正好,他们来的也巧,因为过年我女儿也在家里,我老伴提议和他们一块五个人集体炼功,边炼边教。

老教授的朋友虽是第一次学功,但一下就双盘的很到位,大家都笑了。老教授一行二人知道我们一家都是炼功人,高兴的说: “你们一家多有福啊,我们真羡慕!”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一,老教授独自一人来到我家拜年,因为这天我的几个儿女都回家过年,家里很拥挤,我便陪老教授一起住進了宾馆。老教授谈的很开心,坦诚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多次来拜访你吗?因为你原来的身体一直不好,我知道底细,可是你现在红光满面,还能像年轻人一样骑摩托,根本不象八十多岁的人,而且很善良,思想境界高,你的身心变化证实了法轮功的神奇, 确实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我也要像你一样学大法。” 我说你只要下决心学这没问题。

他又说想看看《九评共产党》,我说书这里暂时没有,但有光盘,我当即就在电脑上打开了《九评》光盘,他一看就是几个小时。这是第四次来访,呆了三天,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他每次总是难舍难分的说下次我还会来的。


学法轮大法太幸运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来,幸运之事太多太多,今天我仅举二例告诉大家。

一、没病的感觉

我从小就是病包子,父亲是医生,行医三十多年,工作过的地方无论是上级部门、同行还是那里的人们都称赞他的医术,可父亲对我的身体病状是按下葫芦起来瓢,父亲与其他医生会诊给我医治也只是缓解,过一段时间又出现其它病症,或原病症加重。

上小学时因为得了肺病休学半年,上初中时经常早上母亲给我热杯中药,吃过后才能吃饭。高中学习是在父母鼓励和细心照顾下勉强读完,这期间也常常扎针吃药。高考前体检我一米六五的身高,体重才九十斤。面黄肌瘦,女孩青春美在我这黯然失色。

高考落榜后父亲告诉我,你不能再读书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了。我那时食欲不振、月经不调、还经常低烧、头昏脑胀、心烦意乱、颈部僵硬胀痛、记忆力严重下降。有时觉得浑身烧得骨头都痛,就好象一台机器运转时间太长超负荷了,机器的部件要溶化了不能转了。我经常哭,小小年纪吃药象吃饭一样。

结婚后添了女儿,身体更糟了,我才二十几岁,三口之家的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样的家务我都很难操持,用手洗几件衣服,到了晚间觉得很乏睡着了,可是会被胳膊和手腕疼醒,前胸后背也疼痛难忍,有时胸部象被刀尖划破一样,痛苦的呼吸都难。我经常失眠,又患上风湿症、荨麻疹、乳腺增生等。有时我浑身疼痛的不能入睡,躺在床上象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看着丈夫工作一天劳累的酣睡,真不忍心叫醒他,可还是被我折腾醒了,给我捶背捏腿、捏胳膊,拿药倒水。

九六年的一天,幸运的是我父亲给我带回一本《法轮功》,我打开书首先看到师父的照片,还有师父和家人的照片,就感到非常亲切。我如饥似渴的一页一页的读着。

看着师父讲的法,心里象敞开了窗户透进缕缕阳光,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全身的细胞都在喜悦的跳动,仿佛全身心多少年被漆黑的胶粘住的厚厚的东西在从头顶由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在熔化被洗净,轻松极了,不到一天时间我把书读完一遍,使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道理。

从此,我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按照书中说的我改变自己身心。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病不翼而飞,我一身轻松,丈夫也不用为我忙碌了。这时正是处暑时节,东北山上榛子成熟了,我与姐妹上山采了一丝袋(装五十斤大米的袋子)榛子,翻山越岭用肩膀扛回了家,这是我多少年来想都不敢想的事,邻居都称奇。有时一天上两次山,采山菜啊,捡些干柴扛回来,却不觉得累。

修炼前每次去浴池洗完澡(还是别人给我搓洗)回来后浑身无力要休息一两个小时才能起来做饭,而现在到浴池洗澡我能够连续给三四个人搓洗,回家后不用休息还能洗衣做饭,一点不累。每天下班我嘴里哼着歌曲,进屋就忙家务,忙完自己的,忙婆家的,再忙娘家的(住的较近)。

父母看到我换个人似的,他们也修炼了大法。丈夫每天下班回来不见其人就听其歌声,看到别人身体不好就说,你学法轮功能好。至今我修炼法轮大法十八年了,身体健康,一粒药没吃过。

二、家庭和睦温馨了

我是个脾气暴躁,性子急的人,以前在家里总是看不惯这个那个,自以为是,从小凡事都不想落后,弟弟妹妹凡事都得听我的。结婚后在家更是说一不二,丈夫和孩子稍有不顺我意,我就生气,吵闹,打孩子。每天丈夫和孩子要看我的脸色行事。全家人生活的很累,导致丈夫每天都出去玩到半夜才回来,我经常坐在孩子身边看着她熟睡时流泪,等听到丈夫回来的声音时我立刻躺下装睡,当丈夫进屋后,我还要细细的问这问那,惟恐他有不轨行为,发现他与异性接近我就找茬跟他赌气吵闹。时间一长,感觉这家很难维持了。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好,恨自己不能自拔,在心里呐喊:“谁能救救我!”

幸运的是我看了一遍《法轮功》,我就知道这是我要找的,我又请到宝书《转法轮》,我静心学法,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有病,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按师父讲的法理要求自己,用“真、善、忍”法理衡量自己,改变暴躁脾气,去掉那些不好的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言行,做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更好的人,以前那个凶巴巴的我不见了。孩子说,妈妈变温柔了。我把公婆当父母对待,把婆家的事和娘家的事一样对待。每天生活的充实愉快。

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家庭和睦了温馨了,与人相处的更和谐了。丈夫晚上也不出去玩了,有时间就帮我忙家务,照顾双亲,工作敬业。孩子也是优秀学生。人们都羡慕我们。几次被街道评为优秀之家。

是啊,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准则,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社会各阶层都做好人,更好的人。有了健康的身体,思想健康向上,道德高尚,工作兢兢业业,更好的服务于社会,有什么不好呢?可是,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国家的宣传机器使尽各种邪恶手段,栽赃诬陷抹黑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使多少人被毒害的不愿听或不敢听大法弟子讲述真相。我仰天对苍穹发自心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解真相、明白善恶,你也会得到法轮大法的护佑,会幸运的有美好的未来!


新学员:系统性硬皮病痊愈

文: 武汉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我是一名二零一四年走進大法修炼的新学员,最初是因病与大法结缘的。在一年以来的修炼路上,我无比幸运地沐浴了师尊的洪恩,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大法让我经历了一次从心灵到身体的大洗礼,使我重获新生,成为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因病结缘 破除谎言 洗涤心灵

二零一三年,我患上了现代医学很难治愈的顽症——系统性硬皮病,全身皮肤变黑发亮,肤色黑白不均,简直像烧伤患者一样,十分难看。不仅如此,我身体的关节和筋膜更是肿胀疼痛,双手不能握拳,双膝不能下蹲,坐下难起身,穿衣脱衣需要人帮忙,睡觉翻身都艰难……那滋味真是痛苦不堪,我甚至感觉死神就在身后,转身就能看见。容貌的改变,身体的苦痛,让刚三十岁出头的我身心备受煎熬,绝望不已。

为了治病,母亲和我去了国内所谓的最权威医院,找到权威专家医治。在此期间,一位阿姨知道了我的情况,第一次向我洪法,让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由于受邪党谎言的蒙蔽和无神论的毒害,我当时心里十分抵触,没有接受阿姨同修的善意相劝,与大法擦肩而过。

在此后的药物治疗过程中,我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不断恶化,疼痛依旧,皮肤病变面积進一步扩大。更糟的是,使用激素和西药带来的副作用,使我的头发大把大把地脱落。半年的治疗毫不见效,我无可奈能地又一次踏上了求医之路。

慈悲的师尊没有因我的过失而放弃我,再次安排阿姨在我求医途中救我。在阿姨的耐心苦劝之下,我被接到阿姨家里小住。刚开始,我实质是碍于常人中的情面,应付着接受阿姨洪法讲真相的。可是,当看完大法的真相视频和各种真相资料后,我恍然大悟,原来邪党为了给迫害法轮功找借口,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欺骗民众,太邪恶了!我们都被它玩弄于股掌之中!

随着進一步对大法的了解,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深深触动了我。得法之前,因为身体的疼痛和心情的沮丧,我怨恨身边每一个人,把自己生病的责任归咎到别人身上,甚至有过很邪恶的念头。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些痛苦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遭罪是在还债。我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感觉解脱和超然,也为自己曾经那些不好的念头而感到羞愧和后怕。

我想起了在得法前夕曾做过的一个梦。梦里我去了地狱,看见很多人跪着接受各种刑罚,场景很恐怖。之后,我又看到一团团密集度很大的小黑虫爬满我家的墙壁,我大叫着让父亲用开水烫死这些虫子。烫死的小黑虫变成了黑色的绒毛,然后凝结成一块块黑色的晶体。当时我并不明白这个梦的涵义,只觉得是个可怕的噩梦,但却景象清晰,印象深刻。

学大法之后,我意识到梦见的那些小黑虫和黑色晶体可能就是自己的业力,师父用梦点化了我的病因和后果。想到这里,我不禁不寒而栗,如果我错失大法,再一直心怀怨恨不断造业的话,那些在梦中出现的景象便是我百年之后将面临的惩罚啊!是慈悲的师尊不计我的罪业,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

转变观念 坚信真修方显神奇

在修炼的初期,我就亲历了大法的许多神奇。比如,看同修的采访录像时,我感觉小腹有东西在动,热乎乎的,当时没有在意,后来学习了师父的讲法,才回想起那就是法轮在转动;开天目是一天晚上睡觉时,突然感觉到一道很刺眼的强光一晃而过;还有,第一次炼抱轮脑海里出现一尊金色的佛像,然后一直不自觉地流泪到炼完所有功法,等等。

遗憾的是,由于从小受无神论的洗脑毒害,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神奇,我还是被顽固的常人思维束缚着影响了悟性,对大法和师父半信半疑。这也导致我在随之而来的过关中不够坚定,摔了很多的跟头。

修炼不久,我就出现了病业假相,左眼球的眼白处无故鼓起一层透明的泡,不疼不痒,只是不舒服爱流泪。在法理上,我也明白这是在消业,可是时间一长,没有好转,心里就开始对大法信心不足,怕心上来挣扎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也没查出原因,只能开点眼药水打发我回家。用了几天眼药依然没有见效,我这才横下心当消业不管了。心里一放下,两天后眼睛不治自愈。

就这样,我跌跌撞撞地修了半年。在这段修炼过程中,我并没有進入真正的修炼状态,还是抱着常人的执着心,为了身体的康复而在学法炼功。对于修佛、圆满这样的修炼目地,总觉得不可思议,遥不可及,似乎跟我没有联系。没有真修,没有放弃执着,大法自然不会为我展现更多的神奇,我的身体状况也就没有明显的改观。

慢慢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观念渐渐发生了转变。修炼的种子终于在我心里发了芽,逐渐地我坚定了在大法中修炼圆满的信念。观念一转,修炼目地一归正,修炼的状态也随之大为改观。以前打坐,我总因怕疼而偷懒,左右前后扭动减轻疼痛。端正修炼态度以后,即使盘腿疼得汗水浸湿了衣服,也能咬牙坚持下来。

师父看到我的转变也在鼓励我。一次打坐中,我为了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一边打坐一边默背《洪吟》。这时只觉一阵凉风吹入心田,心中顿时升起无比美妙的愉悦和祥和。这种感觉胜于人间所能体会到的一切快感,非常舒服,妙不可言的美好。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心中无限温暖。

放下了生死,端正了修炼态度,我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修炼前,动一下都全身疼痛,起卧困难,现在痛感全无,跑跳自如,走多远的路都不累,皮肤也由黑亮不均变得细腻好转。在这些奇迹面前,同样受谎言蒙骗而对大法十分排斥的父母,也不得不折服于大法的神奇,由当初反对我修炼到现在主动支持和督促我学法炼功。

自从真修以后,我便沉浸在修炼的幸福之中。我常常在睡梦中过关,看到法轮,梦见师父对我讲法,告诉我要慈悲。现在的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的生命将去向何方。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巨大承受,感谢师尊对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一直不离不弃!弟子唯有精進实修,以报师尊的洪恩。

总想把所有的修炼经历和感受叙述得更详尽一些,但无论怎么描绘,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现大法修炼的美好。我只希望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对大法心存疑虑的人们:只要你能转变观念,接受和走進大法,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就能展现在你面前。千万不要错失这万古机缘!

层次有限,如有不正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忍苦炼功学法 肝硬化腹水半年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辽宁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下面记述的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
忍苦炼功学法 肝硬化腹水半年消

二零零四年左右,我的一个兄弟媳妇四十六岁,得了肝硬化腹水,病情异常严重,肚子肿的老大,比妇女怀孕要生时还要大,浑身浮肿,大腿肿的好似房梁。吃不下饭,只能每天喝半斤左右的牛奶,走路得勉强挪着走。

她曾经到沈阳医大检查,医生给下了病危通知,说还能活三个月的时间了,回家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她回到家里心灰意冷,伤心欲绝。

有一天,她坐在院子外面流泪,我正好路过,看她这么伤心,就关心的问她怎么了。她说:“要死了,大夫告诉我回家等死吧。”我说:“要想活命,跟我学大法吧!”当时她没有回答我,过了十几天后,她主动到我家来,要跟我学大法。

我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她在家里自己看了两三天,跟我说要炼功。我就连续教了她半年时间,天天早上三点到她家喊她炼功,先炼静功,后炼动功。我告诉她,炼功要有毅力。我给她讲了一个在心性交流会上听来的故事:有一个男的一身病,第一次打坐就坐了一个小时左右,腿疼的死去活来,可是就不拿下来,心里想象脖子上架着两把刺刀,腿疼的汗水、泪水混合在一起往下流,淌的满身都是。儿子和妻子劝他:“你别炼了,拿下来吧!”但是他还是坚持到一个小时。令人惊奇的是,炼完功一身的病全好了。

她听了以后就记在心里了。头两个月,身体的浮肿消了一些,可是后来又有反复。在她和家人唠嗑时,我听她说,曾经偷吃一片、半片药。我听说就和她说:“你要把心放下,半片药也别吃了。”我劝她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把心放下。她说:“我信你的话,我把心放下。”

就这样,坚持炼功半年左右,我有一天到她家去,突然发现她身上的浮肿全消失了,和正常人一样了。我说:“你怎么消下去的?”她说:“有一天晚上炼功,大汗淋漓,身上像洗澡一样,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我想起你讲的那个事例,就想象自己脖子上也有两把刀,腿再疼也不把腿拿下来。第二天,身上的浮肿就都消下去了。”

经过学习法轮大法,炼功,大法师父救了一命,全家人高兴极了。她的老婆婆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去世时无疾而终,什么罪也没遭。

全身的皮肤病因念诵“法轮大法好”而消失

有一个老头姓景,他和我丈夫是同学,五十多岁,工人,在盖州市客运站看车。他有严重的皮肤病,胸口、肚子上、头上都有。我以前跟他讲过大法真相,今年七月,我送给她一本《二零一五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神韵光盘,并且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

有一天,我到客运站去讲真相,他突然跑过来把我拉过去,说:“你看我全身皮肤病全都好了!”说着掀起上衣让我看,可以看出身上曾经有得过皮肤病的痕迹,确实都好了。以前我只是看见他头上有皮肤病,谁知道身上还有这么多。

他说:“我照你说的做,我看了神韵光盘,还念诵‘法轮大法好’,心里别提多静了,睡觉可好了,我不但皮肤病好了,我的糖尿病也不吃药了,谢谢你啊。”我说:“不要谢我,要谢就谢大法师父!是大法师父救了你呀。”

迷中的世人啊,千万不要相信邪党邪恶的谎言,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度世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