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75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修炼故事

修炼故事:一只大手把我推出了车外

发表日期: 2016年1月29日
节目长度:26分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248 KB

24,45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世间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很难相信的,
然而这些只能被叫做“神迹”的事情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今天、在我们身边。下面我们就和您分享这样几则真实的故事:第一个故事
是“一只大手把我推出了车外”;第二个故事叫“读了八页《转法轮》带来的变化”;最后给您带来的故事是“丈夫的转变:从惊弓之鸟到学法修炼”。

一只大手把我推出了车外

文: 何德福自述 大法弟子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我今年二十四岁,以开私家小货车为生。有一天不幸遇大难,车完全毁了,我却一点没伤。

这事发生在前年新年后。那天老板叫我一大早就带他出发。车开到开发区一家工厂门口,老板下车去厂里收费,我就把车靠路边停好,在车里玩手机。过了一阵,路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上班的、上学的人来人往。

突然我的头顶上猛的一声炸雷响,车头盖下塌,油箱起火了,车门和前面挡风大玻璃的碎片乱飞,我感觉自己被压成了一个肉团,可瞬间有只大手把我推出了车外,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掉在冷水里,醒了。听见一个哭声说:“天啦,车烂了是小事,人死了我咋赔得起呀!”睁眼一看,老板蹲在我面前哭呢,而我正躺在地上,但哪儿也不疼,一下明白了,就立即站了起来。

见我半边脸漆黑,半边衣服漆黑且撕裂一块,但没流血,神态好像还行,围观的人们都大吃一惊,说:“这小子命咋这么大呀,得有神佛保佑啊!”我边听边看车,车头砸得和车厢一样平,上面卧着一根很大很粗的方形钢管,说是安电缆用的,安装时吊车在空中旋转,突然绳子断了,从高空垂直落在我的车头上。看到这景象,我想,我要不是被人推出来,现在我已经是一个肉饼了,真是后怕啊!

这人是谁呢?我一定要找到他,重谢他!

这时救护车来了,我被送到医院做全面检查。爸爸、妈妈、奶奶、姥姥等也赶到了医院,眼泪汪汪的陪我做全面检查。我对他们说:“没事儿,别难过。”进了病房,我洗净了黑脸,换下衣服,一摸衣兜,摸到了兜里的法轮大法护身符,我全身一热,一下子明白了:危难时把我从车里推出来的那只大手原来就是大法师父啊!他是我姥姥的师父,我也一直叫“师父”,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啊!我赶紧合十感谢姥姥。

姥姥严肃的说:“别谢我,你们全家得好,快谢谢我师父!”我平时见人就讲:“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今天这个事在我自己身上验证啦!

下午,全面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爸、妈热泪盈眶,抓住我的双手激动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大师真是神佛下世在救人啦!我们要永世不忘师父的大恩大德。”

读了八页《转法轮》带来的变化

文: 辽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我们这代人,从小挨饿,念了几年书,又赶上“文化大革命”,十四、五岁就和大人干一样的活儿,那时的生活很苦,能吃饱就不错了,所以我个子长得不高,腿也是弯的。自从我结婚后,一大家子人,事事都不如意,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天睡不好觉,风湿病、浑身关节都疼、严重的脑供血不足、气管炎、胃病,经常感冒还总不好。生完第一个孩子后,肚子里起了一个大包,着凉就顶着胃,疼痛难忍。

九五年,丈夫心梗去世了,扔下我和两个上学的孩子,还有一个患脑血栓不能自理的婆婆。本来生活就不富裕,又超生被罚,给老人治病也花了不少钱,现在他又撒手人寰……我过日子没有了主心骨,真是天塌了一样,精神崩溃,病更严重了,什么活也干不了。那时,可真是觉的老天把我推到死亡的边缘上了,我就象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被狂风、被巨浪掀翻的危险,好无助啊!后来我想:为了孩子,怎么也得活着呀,就勉强的活着,整天寻医问药,结果什么药也不好用。

九六年的十一月份,儿子给我借了一本《转法轮》,因从小受邪党教育,什么也不信,也听说师父来我地传功讲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一点没往心里去。儿子拿回书的当天晚上,我有意无意的看了八页,才知道这是一本教人修炼、返本归真的宝书,不是迷信。

虽然从小受邪党教育,但是我一直对修炼和出家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也许是敬仰或是崇拜吧。我看完了八页后没多想,就睡觉去了。哇,一觉睡到了天亮,这是我几年里唯一睡的好觉,原来我根本睡不着觉,整天脑袋里像塞着一团乱麻,沉甸甸乱糟糟的,现在我的脑袋好受极了,清清亮亮的,浑身轻轻松松,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以为这是在做梦,就跑到院子里走了一圈,这些确实是真的,我这个高兴啊,就别提了!我跑到屋子里,叫醒了儿子:“我一点也不难受了,浑身轻松……”儿子说:“妈,你有缘份,师父管你了,这回可好了,你快好好学吧!”

我这时看天也高,地也宽了,四十四岁的我第一次尝到了没病是啥滋味,没病是多么幸福啊!大法太神奇了,太超常了,我仅仅看了八页啊,师父把我所有的病拿下去了,我亲身体验到了,受益了。几天,我就红光满面了。因此,我的母亲、弟媳和三个妹妹都请了大法书,母亲扔了七十多年的药罐子和弟媳一齐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一刻也没放松,《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书中师父所提到的现象,我都提前感受到了,等看书看到那的时候,就明白了。

丈夫的转变:从惊弓之鸟到学法修炼

文: 淑惠(化名)口述 同修帮助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我是四川省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年六十岁。我从一九九六年底因病开始炼法轮功,修炼一段时间后疾病痊愈。我正沉浸在激动喜悦中时,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丈夫出于怕心担忧的对我说:“你不要炼了!这么多的人炼,政府肯定要制止!你也不要到公开场合去炼!”话虽这样说,我早晨在家炼功的时候,有时他也会跟着炼一炼。

为阻止我炼功,十年无休止的打骂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共产党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开始了。我丈夫没看电视,还不知道四二五事件发生了。不久后的一天,有位女同修来我家找我商量:“四二五事件发生了,你想不想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这句话被我丈夫听见了,对共产党有强烈怕心的他,从此以后象变了一个人,对我又打又骂,激烈的阻止我修炼;并坚决反对我跟其他炼功人接触。

我的手臂、脚上、身上经常被他拧的乌青。他还到我上班的地方打我。有一次,我的老板看到我手臂上一团乌青的淤血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摔的。”一天,我的小孩问我:“妈妈你这里怎么了?拨了火罐吗?”我说:“你爸爸给我拨的‘火罐’!”就这样,他三天两头打骂我,因为怕心非要让我放弃法轮功。尤其到了四二五、七二零、过年过节等敏感日(这些日子,共产党会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更是怕的要命,不准我跟其他炼功人有任何接触。

二零零七年,我因讲真相救人,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七天。丈夫出于强烈的怕心,竟然在家将我的一整套大法书籍全部烧光,给自己造下了天大罪业。以至这些年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长期消化不良,还有严重的眼疾:视物不清、白内障、眼球上长翳子,白天连很大的字都看不清。

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丈夫为了让我放弃法轮功,对我无休止的打骂长达十年……,我一直记着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的法理,一直忍让着他,给他讲道理,他却听不進任何劝告。二零零八年的一天,他还扬言要跟我离婚。后经一位明真相的常人朋友劝阻,他才没离。

从二零一零年后,他不再打我了,但因为怕心还是经常骂我。

反对大法遭报瘫痪,同修讲真相劝善

从二零一三年开始,我平时抓住机会,一点一点的跟他讲真相。他开始渐渐的明白了,表现出理智状态。平时在外面遇到别人谈论法轮功时,他还经常说:“法轮功好,那些人是善人,不该迫害。”

我丈夫平时喜欢听收音机。二零一三年年底的一天,他听了广播中一则负面报道法轮功的诬蔑新闻后,怕心又上来了,对我紧张的说:“你要注意点!”我跟他讲道理,他生气的骂道:“你怎么就说不听?你想往牢房里钻呐?你要是進去了,我就不管你了!我不会给你送钱送衣服的!你要進去我就另外去找个女人!”

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出事了。清早起来不久,他就出现脑出血症状,半身麻木瘫痪,只能躺在床上。我马上将他送到县医院治疗。我白天黑夜守在那里,照顾他,给他端屎端尿,接近七天的时间里我都没空睡觉。他还对我又吼又闹。

那天清晨他刚出事时,我就劝他念“法轮大法好”,因为这些年国内很多人念“法轮大法好”,疾病痊愈和化险为夷的例子太多了。但他很反感,不相信我的话。

在住院这段时间,来了三个同修看望他,并向他劝善。

第一个同修告诉他:“你以前烧了大法书籍,这是造业的事,你应该发表一个郑重声明向我们师父认错,你的病才会好。”他听不進去,跟我闹,同修走了他就开始骂人。第二个同修来看他并劝他,他回答说:“我晓得你们都是好人,但是我怕!”第三个同修来看他,问他:“你好些了吗?我们说的话你要记住啊。”他敷衍道:“谢谢关心。”

我又再次劝他,说:“我们都是为你好,又不求你任何回报,你怎么就听不進去?”他表情紧张的说:“我晓得(你们是对我好)。你不要在这里说(这些事),别人听到了怎么办?”他一共住了三十七天医院,因为钱花光了,只好把他接回家继续养病。他还是只能躺在床上,每天由我照顾。

明真相学大法,身体迅速康复

他回来几天后,我就给他念大法真相听。这天晚上,我将《明慧周刊》“神传文化”栏目中的一篇文章《誓言与祭品》读给他听,他听不進去,还跟我吵。

第二天晚上,我又把这篇文章仔仔细细念给他听。他听進去了,听的很仔细,还不停的发问,说:“誓是哪个字?祭是哪个字?是什么意思?”我就给他解释字面意思。他听完之后,说了一句:“我(以前)确实做错了!我确实遭了报应了!我确实应该发个郑重声明。”于是,我就托人将他的郑重声明发到明慧网上去了。

在这之后,我学《转法轮》时,就念出来给他听,让他也学法。他能听進去,不再因怕心抵触了,以后跟我说到法轮功的话题时言必称师父。

他完整的听完一遍《转法轮》后,感慨的说道:“师父讲的好!讲的很透彻!如果人们都按照这个修的话,那社会就太平了!你们师父确实教的好,不然你也做不到那么好(指我多年来为他做的)!”

有时他为什么事跟我争了几句后,就说:“我又没守住心性!”他还说:“等我好了,我也学!”有时候他看到我要学法了,就说:“又学法了?读出来我也听!”

以前他解小便困难,学法后顺畅了。学法后的一天,他主动要求把中药停了。自从他明真相学法后,身体恢复的很快。回家半个月之后,他半边麻木的身体就渐渐恢复了知觉,手、脚可以伸缩了,还可以由人牵着,站起来走一会。一个多月后,他就可以坐一个多小时了。一个半月后,他可以爬一层楼的楼梯。几年以来,他由于消化不良,晚饭从来不敢吃。现在,他可以正常的吃饭了。他多年的眼疾从学法后也迅速痊愈,白内障,眼球上的翳子都消失了,眼睛看起来正常了。以前很多眼屎和分泌物的现象也没有了,眼角变干净了。视力也开始恢复,以前他视物不清,现在他能看清大字了。

现在,只要他哪一天觉的身体很舒服,他就连连说:“感谢师父!”有一天他问我:“我入门太晚了,我现在算不算進了门?”他还对我说:“我好了以后,你带我出去,你讲真相,我发正念。”有一天,我给他读《明慧周刊》上一篇同修写的心得体会文章。他听完后,感慨的说:“我差好远哪!”

他现在还没炼功,因为精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有点畏难情绪。他说:“功要站着炼,我保持不了那么久。”我准备先教他炼第五套功法——打坐。他要是从学法开始就跟着一起炼功,精力恐怕早就恢复了。

现在他有时看电视新闻,看到什么报导后,就感慨道:“如果都按真、善、忍做,哪里这么多事?” “好人不保护,还整好人!” “现在来讲道德,按照真、善、忍做,道德都高尚,哪里还有这些事情!”
……

善良的人们,法轮功是高德大法,他为我们无数人祛病健身,提升了人们的思想道德,使上亿人从中受益。善良的朋友,请不要相信电视媒体的栽赃谎言,快快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吧!希望善良的您也从中受益,并把大法的美好传播给更多的善良人,让他们也从中受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师父帮我去掉坏习惯和消去业力

得法前,为了麻醉神经和缓解病痛,我养成了喝酒的坏习惯。得法的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照样把酒瓶放在了桌子上,却没喝,忘了,吃完饭,才发现了酒瓶子。从那以后,滴酒未沾,再也没有想过。师父给我戒掉了酒瘾,去掉了陋习,紧接着就给我消业。

第三天牙就开始疼,儿子鼓励我说:“同修说这是好事,你的缘份大,得法了师父就给你消业了。”牙疼得嘴都闭不上了,牙床肿得很高,我知道是消业,不需要吃药,没事。可是真的很难受啊。以前,农村杀猪,苦胆都留着,消个炎,去个火的,都管用,“要不也喝点?”这个念头一出,马上意识到那也是一种药,不能喝,喝了就是没听师父的话,我都一身轻了,怎能不听话呢?我把心一横:“不喝,挺着!”

那时不太明白怎么向内找。一次,孩子买了几斤牛肉,以前我最喜欢吃牛肉了,现在牙疼不敢吃,吃一点,好像疼得更厉害了,我就想:“是不是不叫我吃呢?我这么喜欢吃牛肉,不对呀,不吃就不吃,学法了,就得听师父的话,吃不吃无所谓。”没想到,牙立刻就不疼了,从那以后,我不在乎吃什么东西了,只要填饱肚子,吃什么都行,越简单越好,同时对肉也不执着了,吃不吃无所谓了。得法时间不长,我就看到了肚子里的大包是个什么样子,这个病折磨了我十六、七年。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师父把它拿走了,并让我看到了它的样子。从此,我的肚子变得平平的,软软的,再不像那时冷冰冰的了。第二天早晨打坐时,我就象坐在冰窟里一样,感觉每个汗毛孔都在“哧、哧”的冒凉气,但我并不觉得冷,我知道师尊在彻底的给我清理身体,从此我的胳膊、腿再也不疼了,风湿病彻底好了,什么活我都能干了,我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一分钱没花,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

提高心性 全家乐融融

我家是个大家庭,姐弟共七人。丈夫活着的时候很孝顺,兄弟之间的事从不计较,什么事都顺着老人,对错也不生气,修炼前,我也很支持他。没想到家里有人竟合伙欺负我们,冤枉丈夫,我就和大嫂干起来了,并且决定再不和她们往来。

得法后,我对他们一点气都没有了,好像以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连我自己也纳闷,我对他们的那些气啊、恨啊,都哪去了?我总想着和他们说说话,总想帮他们干些活儿,他们伤害我的事我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反倒看他们象怕我似的。别人家有事,我主动上前,件件事都办的有条有理,样样活儿都干的利利索索。从此,他们的气恨都消失了,大家在一起谈话,商量事情都互相尊敬,其乐融融。

婆婆是脑血栓患者,不能自理,哥四个轮流照顾。丈夫去世后,大伯哥就不让我伺候了,我非常感激,我尽我的所能,做好我该做的,婆婆八十一岁那年,我找大伯哥商量,给婆婆做了寿材,费用我和哥几个一样均摊,材料不够,我家有。可是寿材做完了,谁也不同意放在自己家里,我说:“我不害怕,放我家吧。”我马上把地方收拾好,没想到,他们又决定不放了。

婆婆死后,早有风言风语,说老太太死了,家里非得打仗,我听了也不动心,我是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做事要为别人着想,我要和别的儿女一样承担我该承担的一切,该给的我给,该办的事主动去办,我要证实法,我要为法增光,我要师父放心,决不给师父丢脸。哥兄弟都很感动,大家有尊有让,把事情处理得很好。在这一刻,要说的话太多了,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弟子,弟子的每一步都渗透着师尊的心血,是师尊给人类带来了无边的福份,除邪灭乱,福泽苍生。